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49章 十一号狐狸团子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雁岐狠狠压住怀里的少年,少年急促的喘息着,额头上滚下晶莹的汗水,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好像不会说话,只是热情的喘着气,不停的蹭着雁岐的耳朵,表达着自己的喜欢。

    雁岐的理智几乎被少年身上的香气给驱散了,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只剩下雁岐疯狂的粗喘声,还有少年顺从的呻/吟声……

    天蒙蒙亮了起来,雁岐皱了皱眉,猛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整个人一惊,似乎想到了昨晚的事情,立刻从床/上翻身下来,猛地抓起桌上的眼镜戴上,回头一看。

    只见自己的床/上根本没有什么狐狸尾巴的美艳少年,只有一只可爱的小白狗而已,被他抱回来的棉花糖蜷缩在床/上,因为是隆冬天气,还缩在被子里,正打着小呼噜,睡得特别香。

    雁岐皱了皱眉,慢慢抬起手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难道是自己做梦?

    雁岐看了一眼褶皱的床单,自己的睡衣还有些潮/湿,应该是出了一身汗,床/上还有一些不明白色液/体,雁岐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尴尬,难道是自己平时积累的太多了,实在是忙于工作,没时间处理感情问题,所以才会做这种奇怪的梦,竟然幻想了一只小奶狗……

    雁岐走过去,把棉花糖抱起来放在一边,然后抽下床单,这种东西肯定不能等零时工过来整理,雁岐只好把床单放在洗衣机了,顺手给洗了。

    小十一睡得朦朦胧胧的,雁岐以为是做梦,其实小十一感觉也跟做梦似的,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了,他觉得自己身上很烫,呼吸急促,急需找到发/泄的出口,而雁岐就帮了他,几乎是救了他。

    实在太舒服了,小十一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舒服的感觉,好像灭顶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的打过来,小十一虽然没有任何经验,但是身为狐狸的后代,还是很善于这些的,根本不会感觉疼痛,只有舒服的感觉,自然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小十一让雁岐也很舒服,甚至舒服的不真/实。

    小十一没有疼痛或者不适的感觉,如果说不舒服,那就是实在太困了,毕竟天亮之前,小十一还没有睡,雁岐的体力竟然异常的惊人,小十一虽然是只狐狸精,而且还有烛龙强/健的体魄,但是他只是一个一岁多,对于狐狸来说刚刚成年的狐狸精,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竟然做了那么久,小十一的确要犯困。

    小十一用小爪子抹着自己的脸,他想揉眼睛,但是爪子太短了,根本够不到眼睛,迷茫的睁开眼睛,就看到雁岐从外面走进来,然后脱掉自己的浴袍,又脱掉了内/裤。

    小十一吓得直捂眼睛,不过小爪子还是太短,根本捂不上,跟卖萌一样捂着自己的两颊。

    雁岐的身材非常棒,肩膀很宽,看起来非常安全,腹肌流畅,因为他脱/下内/裤的动作,腹肌微微张弛着,看起来无比的……骚气。

    小十一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好像没有流鼻血。

    雁岐打算换衣服,因为他一直一个人在家里,所以没什么顾虑,都是直接在卧室换衣服的,结果就感觉到了一双火/辣的视线,回头一看,竟然是那只捡来的棉花糖。

    棉花糖一双黑黝黝的小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屁/股,小鼻子一耸一耸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的相当专注,竟然还有一种痴/汉的眼神。

    雁岐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从一只小奶狗的眼睛里看出痴/汉的眼神,简直太天方夜谭了,雁岐觉得可能一直都是自己忙于工作,或许自己也不知道,是太寂寞了。

    小十一见他转过头来,顿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装作什么也没看的样子,玩着自己的小爪子,等雁岐转过身去找衣服,小十一又快速的抬起头来,不放过一丝偷看的机会。

    雁岐穿好衣服,他今天没有穿西装衬衫,而是换上了一身休闲服,在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长风衣,似乎是要出门的意思。

    小十一怕他丢下自己,赶紧跑过去,撒娇一样蹭着他的裤腿。

    雁岐把小十一抱起来,亲了亲小家伙的小鼻头,亲完之后,小十一顿时脸热起来,而雁岐也是一愣,因为他竟然从小家伙的身上,闻到了昨天梦中少年身上的气味,让他热血沸腾,不能自已的气味……

    雁岐赶紧咳嗽了一声,他本身就不苟言笑,公/司里的人一直都很怕他,只要板起脸来,就有一种冷漠而拒人千里的感觉,没人能看出他在想什么。

    雁岐抱着小十一,说:“走吧,现在兽医院开门了,我带你去看看脖子,不要感染了。”

    小十一听不懂什么是兽医院,但是他听懂了医院,一点儿也不想去,他挺害怕医生和护/士的。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雁岐抱着小十一很快出门了,到了车库取了车,开着车往最近的兽医院去了。

    小十一趴在副驾驶上,晃了晃自己的小尾巴,他好像有点坐不下来,坐下来的时候怪怪的,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小尾巴。

    雁岐在开车,旁边的小家伙总是不老实的摇尾巴,一摇尾巴,那短/粗的小/腰还有雪白浑/圆的小屁/股就摇来摇去的,雁岐一愣,不由得好笑起来,就棉花糖这五短身材,圆/滚滚的小短腿,他怎么能把昨天晚上的怪梦看成是棉花糖呢?

    梦中的那个少年,明明四肢纤长,媚/态十足,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仪态的美/感,还有那惑人的眼神,青涩却热情。

    雁岐又看了一眼小十一黑溜溜的小圆眼睛,顿时更加无奈了,看起来自己是病入膏肓了,才会把这两种事物有所关联。

    很快到了兽医院,雁岐停好车,抱着小十一从车上下来,进了兽医院,这家兽医院很大,小十一从没来过,好奇的趴在雁岐怀里左顾右盼。

    因为时间还早,没什么人来,雁岐等了一小会儿,就被引导的小护/士带了进去,不知道是因为雁岐太帅了,还是因为小十一太萌太可爱了,仿佛是一只萨摩或者博美品种的小柯基,憨憨的样子和灵动的眼睛特别招人喜欢,小护/士红着脸和雁岐说了好几次话。

    不过雁岐态度很冷漠,他对着人的时候都这么冷漠,小十一是幸/运的,因为在雁岐眼里,他只是一只小奶狗,雁岐会放下冷漠的伪装去对他。

    医生看起来很年轻,不过动作麻利,给小十一检/查了一下伤口,没什么大事儿,只是划破了,养几天就好了,也没有感染。

    小十一乖乖的趴着让医生摆/弄,很快就弄好了,把伤口重新贴上。

    医生突然说:“你家的宠物没有做绝育啊,是小公狗呢。”

    小十一迷茫的看着医生,什么叫做绝育啊?

    雁岐一愣,这句话又让他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眼睛晃动了一下,咳嗽了一声。

    医生说:“这还要看您的意思,给小狗做绝育有好有坏,有利有弊,如果是母狗的话,那我绝对就推荐做绝育了,不然宠物得病的几率太高,不好养活,不过是只小公狗。”

    雁岐一时没想好,按理来说做绝育也是有好处的,甚至好处大于坏处,坏处就是对于狗来说太不人道了,有的狗狗绝育之后会有抑郁症,毕竟狗也是有尊严的。

    还有一点也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小公狗做了绝育,遇到了其他没做绝育的小公狗,肯定是会被骑的,主人还要多看着。

    而雁岐还想到了另外一点,那就是昨天晚上出现的奇怪的少年……

    医生又说:“当然这也不是说做就做的事情。”

    幸好并不是说做就做的事情,雁岐抱着一脸迷茫的小十一就走了,小十一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在电光火石之中,保住了自己的蛋/蛋……

    小十一的伤口没事儿,雁岐就打算在旁边的超级市场给小十一买点日用/品之类的,不过超级市场不让宠物进去,小十一只好呆在车里,雁岐自己进了超级市场。

    小十一趴在副驾驶上,困得不行,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嗡——!!!”一声,吓得他仿佛是一只小猫一样,瞬间炸毛了。

    小十一抬起头来左右看了看,发现竟然是一只手/机掉在了驾驶座上,肯定是雁岐出去的时候,手/机从大衣口袋里滑/出了。

    手/机孜孜不倦的响了半天,当然不会有人去接,等手/机不响了,小十一突然蹦起来,跳到驾驶位上,然后用小爪子扒拉着手/机。

    雁岐家里就他一个人,都没有设座机,小十一终于找到了通讯工具,打算给家里打电/话,不然爸爸们和哥/哥们一定会着急的。

    小十一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用小爪子扒拉着手/机,雁岐的手/机没设密码,简直是太好了,结果小十一弄开了手/机,瞬间有点愣住了……

    虽然没有密码,但是打开了拨号界面,小十一好像不知道/家里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他从来没记过!

    小十一是被宠到大的孩子,从来没离开过家门,甚至几乎没怎么自己走过路,不是爸爸抱就是哥/哥抱,也没想过要离开家门,自然没想过要记电/话号码。

    小十一懊恼的不行,这个时候雁岐就去而复返了,似乎发现自己的手/机落下了。

    雁岐一看,顿时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小十一的小耳朵,说:“棉花糖,你竟然还会玩手/机?”

    小十一憋着嘴巴,伸着小爪子去戳雁岐的大手掌,说:“我才没玩,我要打电/话。”

    但是雁岐可想而知什么都听不懂,只能听到一堆的“嗷嗷嗷嗷……嗷嗷嗷……”的叫/声。

    雁岐动作很快,买了东西就回来了,买了食盆狗粮之类的东西,毕竟小奶狗太小了,总是吃普通人吃的东西不好,尤其是雁岐的口重,还喜欢吃咸的食物,这样对小狗狗更是不好。

    小十一虽然没吃过狗粮,但是他真的见过,一看到一大袋子的狗粮,顿时小/脸都皱起来了,使劲摇头。

    雁岐以为他是在撒娇,抱起小十一揉了揉,说:“就这么一会儿,想我了吗?”

    小十一耸/动着小鼻子,用小爪子推他的脸颊,不让雁岐亲自己,小十一心里气愤的想,我不是狗,我是狐狸精,虽然有一点点犬科的特性,但是我真的不吃狗粮,给我只小老鼠我都吃了!

    雁岐抱着小狐狸在外面转了一圈,很快就回家去了,雁岐这个人比较闷,在外面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就带着小十一回家去了。

    车子刚开到家门口,小十一扒着窗户,突然“嗷嗷”叫了两声,竟然有人站在雁岐的别墅门口,而且正在徘徊,似乎正在等雁岐回去。

    雁岐看到那人,皱了皱眉,脸色瞬间就不好了。

    小十一歪着头看雁岐,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在门口徘徊的人是一个看起来相当漂亮的女人,不到三十岁的年龄,是女人最性/感成熟的年纪,大/波浪的头发,染成了酒红色,一身风衣裙,下面踩着高跟鞋,看起来成熟迷人。

    那女人看到雁岐的车子,立刻走过来,说:“雁岐,我能跟你谈谈吗?我们好好谈谈。”

    小十一奇怪的看着那个跑过来的女人,雁岐没有下车,把车窗也升起来,说:“不好意思赵小/姐,我赶着回家。”

    他说着,把车子开进停车库,然后抱起小十一,锁好车子,准备去开门。

    女人跟着跑进车库来,把雁岐堵在车库门口,说:“雁岐,咱们好好谈谈,我知道你有很多误会,所以咱们才要谈谈。”

    雁岐脸色非常冷漠,仿佛要结霜花,笑了一声,说:“赵小/姐,我给你面子才跟你说话,不然直接叫保安了,请你离开吧。”

    女人一愣,随即委屈的说:“雁岐,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我是你女朋友啊。”

    小十一看着这一幕,默默的打了一个小哈欠,然后从雁岐的怀里钻了出来,他其实看多了这样的一幕,温叔叔家里的璟琛哥/哥就很会招桃花,好些人跑到门口去闹,不只是女人,还有男人跑去闹,对此小十一也已经免疫了。

    小十一很纳闷,为什么都是面瘫招桃花呢?

    小十一无聊的在旁边转,咬着自己的尾巴。

    雁岐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和不耐烦,说:“赵小/姐,您已经不是我的女朋友了,一个月之前咱们就已经分手了,因为赵小/姐出轨,是吗?”

    小十一眨着眼睛,心想出轨是什么意思啊?

    女人立刻就哭了起来,委屈的说:“不是,不是雁岐,我没有,我只是逢场作戏,你也知道的,我也要谈生意,我只是逢场作戏,我心里只有你。”

    雁岐又笑了一声,语气更加寒冷起来,说:“逢场作戏做到床/上去,赵小/姐也真是敬业,不知道不是逢场作戏,会玩到什么程度。”

    女人脸色一僵,有些恼/羞/成/怒,说:“雁岐!你别说的太过分!我是女人,你竟然骂女人,你还是不是男人!?”

    雁岐藏在眼镜后面的双眼眯了眯,说:“说实话吧赵小/姐,我本身就不喜欢你,不过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我也没有喜欢的人,和你交往可以两全其美,我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但是我不能容忍和我正在交往的人和别人上/床,我觉得一般男人应该都不能。”

    女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气的通红通红,雁岐继续说:“我这人本身没有洁癖,但是现在我嫌你脏。”

    别看雁岐是面瘫,他说起话来竟然如此毒舌,女人根本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满脸通红,眼睛里都是血丝,“呋——呋——呋——”的喘气,说:“好好好!雁岐你等着!有你哭的一天!”

    她说着,转头就走,看到一边正在玩尾巴的小十一,顿时把火气都洒在小十一身上,“嘭!”的一脚踹过去。

    小十一根本没有防备,他哪知道那边吵架,会把自己牵扯到,一下被踹到了小肚子,疼得他冷汗都冒出来,女人踹到之后,立刻还想蹬鼻子上脸的泄愤,猛的一跺,用高跟鞋的尖儿使劲去跺小十一的小爪子。

    小十一吓了一大跳,雁岐眼睛一眯,快速的冲过来,一下将小十一抱在怀里。

    女人没踩到,用/力过猛还一屁/股摔在了地上,鞋跟差点断了。

    雁岐发现小家伙在自己怀里一直颤/抖,脸色瞬间就沉下来了,什么话都没说,立刻拿出手/机,打了物业电/话,说:“这边有个神/经病,在我的车库里打人,麻烦你们保安过来一趟。”

    女人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就跑了,一边跑还一边说:“雁岐你等着!”

    雁岐根本没理她,抱着小十一,说:“棉花糖你没事吧,让我看看。”

    雁岐伸手去扒/开小十一的小爪子,要看他的小肚皮,结果小十一就仰躺在雁岐的手心里,小蛋/蛋和小鸟都暴/露/出来了,小十一立刻脸上一热,小爪子来回蹬,急得不行。

    雁岐把小十一抱进家里,给他仔细检/查了一下,如果不是小十一抱着沙发腿/儿不撒爪子,雁岐又要带他去看医生了。

    两个人折腾了一上午,中午饭雁岐给自己随便做了点,把饭摆在桌上,拿出新买的食盆,把狗粮的袋子打开。

    小十一看他要给自己倒狗粮吃,吓得毛儿都站起来了,一下窜上桌子上,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雁岐的食物,趁着他正在忙着给小十一“做饭”,小十一赶紧跑过去,狼吞虎咽的吃了雁岐的午饭。

    雁岐弄好了狗粮,回头一看,顿时愣住了,小号的棉花糖,变成了大号的棉花糖,小肚子都鼓/起来了,仰躺在自己的餐盘旁边,餐盘里干干净净的,连汤汁都给舔干净了,棉花糖身上又是一堆的汤汁……

    雁岐无奈的摇摇头,走过去坐下来,摸/着小十一的小肚子,说:“你总是吃这些会生病的。”

    小十一从桌上翻起来,艰难的坐在桌上和雁岐对视,认真的说:“不会生病。”

    雁岐就听到“嗷嗷嗷嗷”四声奶声奶气的小狗叫。

    雁岐又说:“狗狗不能吃的太咸。”

    小十一又认真的说:“我不是狗狗,我是狐狸精!可以吃的可以吃的!”

    雁岐又听到棉花糖“嗷嗷嗷嗷……”一串叫,好像和自己对话一样,可惜他什么也听不懂。

    雁岐没办法,草草吃了一些,然后抱着小十一进了浴/室,说:“小家伙总是吃一身,你喜欢洗澡吗?”

    小十一的确喜欢洗香香,热水很舒服,他喜欢暖和的东西。

    雁岐抱着小十一进了浴/室,本身就是想给他洗洗毛,结果小十一不老实,总是抖毛,抖了雁岐一身水。

    雁岐没办法,只好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扔在一边,也进了浴缸。

    小十一顿时就感觉浴缸里的温水顿时又增加了一个温度,雁岐的体温真是太温暖了,甚至比哥/哥的体温还要温暖,让小十一特别想要撒娇。

    小十一靠在雁岐怀里,小爪子扒拉着雁岐的胸肌,轻轻的蹭,好像很好奇似的,雁岐起初有点别扭,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昨天晚上在自己梦里出现的奇怪少年。

    但是后来泡着热水,昨晚又一晚上没睡,立刻就有些困了,仰躺在浴缸里,准备闭会儿眼睛,休息一会儿。

    小十一靠着热/乎/乎的大暖炉,也有些困,小脑袋靠着雁岐的胸口,很快就睡着了,打着小呼噜,结果越来越出溜,越来越往下,“噗通”一声,直接掉进了水里。

    小十一吓了一大跳,猛地一下醒过来,吓得全身毛都炸起来,“哗啦——”一声从水里扎出来。

    雁岐也听到了声音,好多水溅到他脸上,雁岐一下就醒过来,睁眼一看,就见到自己的浴缸里,棉花糖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美艳白/皙的少年。

    少年一脸惊慌,似乎呛了水,咳嗽的脸色通红,奶白色的皮肤染上了一层潮/红,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也咳嗽的红彤彤的,有一种脆弱的美/感。

    少年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湿/漉/漉的贴在胸前细/腰上,遮掩着挺翘的小臀/瓣儿,毛/茸/茸雪白的尖尖耳朵从黑色的长发中冒出来,一双笔直的长/腿淹没在清澈的温水中,身后从股/沟的位置还冒出一只又长又大的尾巴,奶白色的毛被水弄得湿/漉/漉的,有点可怜兮兮的趴着……

    雁岐一愣,没想到在自己梦里出现,并且和他疯狂欢/愉的那个少年竟然又出现了。

    雁岐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小十一第一次化形是在梦里,他自己都不知道,第二次化形是被水呛着了,这下小十一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会化形了,兴/奋的甩着自己的尾巴,细/腰和臀/部随着甩尾巴的动作轻轻晃动着,看起来无比旖旎。

    雁岐的呼吸陡然就粗重了起来,似乎有些忍不住,猛地一把拉住少年的手腕,一下将人拉倒在自己身上,贴着小十一的耳朵,轻轻吸了一口气,果然是那种香甜的好像红酒的味道,又醇香,又醉人。

    怀里美艳的少年青涩的发着抖,似乎有点害怕,但是又有点渴望,随着雁岐的动作,顺从的把细白的手臂挂在雁岐的脖颈上,张/合/着红艳的小/嘴唇,露/出一点儿舌/尖儿,轻轻的舔/着雁岐的嘴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49章 十一号狐狸团子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