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46章 小鱼仔X白老虎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小老虎在温白羽他们家里住了很久,大家也都熟悉起来了,九命是鼎力支持儿子东涉上了小老虎的,小老虎似乎也很喜欢东涉。

    不过东涉觉得,小老虎对自己的喜欢,应该是小崽子对父母的依赖,并不是带有情/欲的喜欢,因为四千岁的小老虎似乎还没有什么情/欲,完全不懂这些……

    小老虎留在温白羽家里,而且经常化形成小少年,东涉给他买了好多衣服,从休闲装,到小西装,竟然还有cosplay的衣服,甚至连洛丽塔的女装都有……

    这一点东涉的感觉跟万俟景侯特别像,简直就是个养成癖,万俟景侯还很专注的看了那两件女装几秒钟,看的温白羽头皮发/麻,立刻转头就跑。

    小老虎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女装,也不知道女装和男装的区别,不知道裤子和裙子的区别,于是东涉笑眯眯的让小老虎过来穿衣服,小老虎知道是东涉新给他买的衣服,立刻就蹦蹦跳跳过去了,一脸特别乐意穿的样子。

    这是继鬼师之后,第二个自愿穿上女装的人……

    东涉给小老虎换了衣服,紫黑色的洛丽塔衣服,其实有点暗黑风,泡泡袖,掐腰,蓬蓬裙,可爱的蕾丝边,这一系列穿在小老虎的身上,一切仿佛都非常惊艳。

    小老虎从房间里走出来,万俟景侯正好要出门去小饭馆,结果回头看了一眼,瞬间就笑起来了,温白羽见到万俟景侯嘴边的笑容,后背发/麻,就知道他不安好心。

    万俟景侯把东涉叫过来,两个人耳语了几句,然后就出门去了。

    温白羽眼珠子乱转,心想着万俟景侯一定和东涉密谋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过小老虎穿这身衣服真的好可爱,紫黑色的裙子在小老虎身上,显得并不暗黑,反而非常禁欲,说不出来的性/感,配合着小老虎白/皙的皮肤,明显的反差衬托出他精致的五官,大眼睛笑起来竟然比狐狸还要勾人,一副不明所以的状态,光着小白腿,脚上踩着可爱的小高跟,还穿着带花边的小袜子,可爱到温白羽想要冲过去亲/亲抱抱举高高小老虎……

    东涉走过来,冲小老虎挥了挥手,小老虎立刻就抛弃了怪蜀黍一样的温白羽,冲过去扑到东涉怀里。

    东涉将人抱起来,让小老虎坐在他坚/实的臂腕上,亲了一下小老虎的额头,说:“小白,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小老虎使劲点了点头,他还不能说出完整的话,但是一个字一个字还可以,一边点头一边说:“玩!要……要玩!”

    东涉笑眯眯的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小老虎毫不吝啬的抱着东涉的脸颊,“么!”一大口亲在了东涉的额头上,还用肉肉的小/脸颊蹭了蹭。

    东涉笑了一声,说:“真乖,咱们走吧。”

    温白羽看着东涉,说:“你们去哪里?中午回来吗?”

    东涉笑着说:“万俟叔叔让我给他带两件大号的女装,估计中午回不来了。”

    温白羽:“……”日了万俟景侯了!

    东涉带着小老虎出门去玩,顺路给万俟景侯带女装,温白羽那身高,虽然长相清秀,但是到底也是纯爷们,不是小少年,小老虎这型号的衣服绝对穿不下。

    小老虎的鞋子是高跟的,走一会儿就累了,东涉把他抱起来,小老虎就听话的抱着他的脖子,两个人在商场里逛了逛,东涉又给小老虎买了不少衣服。

    东涉这个养成癖没救了,小老虎穿什么都好看,东涉的口袋几乎都要瘪了。

    东涉让小老虎坐在专柜旁边的沙发上休息,导购带着东涉过去刷卡结账,小老虎就乖乖的坐着,晃着小白腿,结账的地方有点远,已经看不到东涉了。

    小老虎一个人玩着自己的衣服,揪着上面的蕾丝花边,瘪着小/嘴吧,色/色好慢,去了好久都不回来。

    结果这个时候有一个中年大叔从旁边走过来,这个高档商场下面有个很高档的超级市场,那个大叔手里提着一个纸袋子里,里面是买的奶酪和一些熟肉,从旁边路过,看到了穿着洛丽塔衣服的小老虎,顿时眼睛就亮了。

    那个大叔不知道小老虎是个四千多岁的公老虎,还以为是个可爱的小萝莉,看起来撑死了十四岁,可能还要小一些,身材纤细苗条,穿洛丽塔的衣服竟然不会显得胖,但是很圆/润,也不觉得干瘪乏味,身上充满了线条的感觉,露/出来的手腕和手指都很精致,露/出来的小白腿有弧度,不是一味的干瘦,那线条白/皙又性/感,让人莫名的吞口水。

    中年大叔一副猥琐的看过去,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就忍不住走过去,笑着从纸袋里掏出一颗糖来,递过去,笑着说:“小妹妹,吃糖吗?”

    小老虎不喜欢吃糖,小老虎更喜欢实在一点的东西,他抬起头来,一双绿色的瞳孔盯着那个中年大叔。

    中年大叔差点被电倒,这小妹妹竟然还是混血儿,虽然不是金发,但是是碧眼,眼瞳漂亮的不行。

    小老虎不看糖果,反而盯着中年大叔手里的熟肉看,中年大叔眼睛一亮,笑着说:“跟叔叔玩玩,这个都给你吃,怎么样?”

    小老虎不知道玩什么,但是色/色平时都和自己玩,于是小老虎欣然就同意了,使劲点了点头。

    中年大叔迫不及待的把小老虎抱起来,然后把纸袋塞在他手里,分散注意力,果然小老虎没有乱喊,抱着纸袋翻找,就被中年大叔抱走了。

    小老虎还在翻找纸袋,里面好多/肉,还有奇怪的东西,闻起来臭臭的,他不知道那是奶酪,小老虎想着,选一个好吃的留给东涉吃,剩下的自己吃。

    东涉交了钱回来,小老虎突然不见了!

    衣服全都放在一边,并没有人拿走,但是小老虎不见了,东涉顿时有些着急,专柜的导购帮忙去问其他人,但是其他人也没听见。

    因为小老虎是自己乖乖跟人家走的,所以没什么争执,都没有人注意什么。

    东涉急的要死,脸色难看的要命,一张脸沉下来,已经根本没有了刚才带着“妹妹”选衣服的温柔模样,黑着脸的样子非常可怕。

    导购连忙说:“先生,我带你去看一下商场的监控吧,肯定能找到的。”

    小老虎身上没有手/机,联/系不到,只能去看监控,路上东涉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温白羽接的,奇怪的说:“小老虎?没回来啊,不是跟你出去了吗?”

    东涉脸色更加难看了,幸亏监控很快就调出来了,竟然是一个很猥琐的中年男人把小老虎给抱走了,一路出了大厦的门,庆幸的是,那个中年男人出了门之后,还在监控的范围之内,就拐进了旁边的一个酒店。

    东涉看他抱着小老虎进了酒店,脸都沉下来了,好像要结冰,导购小/姐觉得周围的环境莫名的掉下来十度,实在太可怕了。

    东涉一个字都没说,快速的出了大厦,立刻进了旁边的酒店,酒店前台还不能透露入住者的信息,东涉仿佛是一个随时都能炸开的冰块,周/身散发着一股寒冷的气息。

    时间比较紧迫,小老虎被带走也有二十分钟了,东涉没解释,立刻拿出手/机来报警,这个时候前台的迎宾才相信,赶紧给他差了房号。

    电梯还一直不下来,比较繁忙,东涉干脆直接冲进楼梯间,一口气跑上了十六层,看准了房间门,“嘭!!!”一脚踹上去。

    酒店很豪华,房间门很厚,但是架不住东涉踢一下,别看他外形是个年轻男人,但是其实他是个鲛人,鲛人的力量很大,一条鲛人的鱼尾能勾住一条渔船,转瞬掀翻,更别说是一扇门了。

    “嘭!!!”一声巨响,们瞬间就掉了下来,东涉快速冲进去,大喊了一声:“小白!”

    东涉一冲进去,顿时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倒在地上,一脸昏/厥过去的样子,衣/衫/不/整,皮/带和文明口都解/开了。

    而小老虎蹲在一边的地上,正抱着一个纸袋,吃里面的熟肉,吃的满手满嘴都是。

    小老虎的裙子是后背拉锁,竟然也被解/开了,但是没拉到最下面,裙子还挂在手臂上,变成了一字领,一副香/肩半露的样子,但是小老虎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

    小老虎看到了东涉,立刻跳起来,举着手里的肉,说:“色/色!色/色!吃!”

    东涉冲过来,把小老虎抱起来,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没有受伤,身上也没有奇怪的痕迹,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又沉下脸来,把小老虎放下来,似乎非常生气。

    小老虎有点慌了,他从没见过色/色这么生气,色/色都不理自己了,脸色很难看,不看自己,不跟自己说话。

    小老虎追着东涉往外跑,连纸袋里的肉都不要了,东涉身材高大,是大长/腿,小老虎比他胸口高一点点,追了半天根本追不上,如果不是东涉在前面走放慢了一些脚步,小老虎就看不到东涉了。

    本身中午不回来吃饭的,但是因为小老虎因为几块肉,跟一个想要猥亵他的怪大叔跑了,所以东涉也没心情带着他玩了,就走回了家,一路上小老虎一直一边追一边喊色/色,但是东涉都不看他。

    小老虎委屈死了,憋着嘴巴,一路上都要哭不敢哭的样子,吸溜吸溜着鼻子,他的肉肉都掉在酒店了,还有给色/色留的,因为走得太急都给丢/了。

    现在色/色不理他,小老虎又委屈又可怜,偏偏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难道是因为自己先吃了肉肉,所以色/色生气了吗?

    温白羽一进家门,就听到山崩地裂的哭声,顿时捂住了自己的两个耳朵,还以为是蛋/蛋在哭,但是一想不对,蛋/蛋已经长大了,根本不会这么哭了,而且小时候的蛋/蛋,如果不是温璟琛惹他,也不可能哭成这样发洪水的样子。

    温白羽走进家门,就看到小老虎坐在沙发上,还穿着那身洛丽塔的衣服,但是衣服乱七八糟的,袖子裙摆都擦了大鼻涕了。

    小老虎一边哭一边抽噎,不知道哭了多久,眼睛都肿的成了核桃了,又红又肿,那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小老虎低着头哭,蜷缩着小白腿,抱着膝盖,看起来好像是没人要的小白菜一样。

    温白羽惊奇的发现,小老虎在哭,东涉竟然没出来哄,四周看不到东涉,不知道他去哪里了,难道不在家?

    温白羽赶紧跑过去,把小老虎抱起来,说:“小白怎么了?别哭别哭,眼睛都肿了。”

    温白羽也不敢给他擦眼泪,因为他眼睛肿的太厉害了,擦了肯定疼。

    小老虎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又委屈,见温白羽来了,挽住他的脖子,嚎啕大哭的说:“呜呜……色/色……呜呜呜……呜呜呜……”

    温白羽心里一惊,这哭法怎么跟东涉得了绝症一样?!

    两个人不是好好的出去玩了吗?小老虎现在一个人哭的这么伤心,难道东涉出/事/了?

    温白羽赶紧说:“小白,别哭了,东涉怎么了?”

    哪知道小老虎下一句非常/委屈的哭着说:“色/色……呜呜呜……色/色不理我了……呜呜呜……”

    温白羽:“……”

    果然是天崩地裂的大事儿啊……

    小老虎哭嚎着,温白羽怎么哄都没用,一直从中午哭到下午,中午都没吃饭,温白羽用他最喜欢的小鱼干逗他,大块肉逗他,都没反应。

    小老虎总是一脸委屈的说:“色/色……色/色不喜欢我吃……呜呜呜……”

    温白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东涉在家,而且在和小老虎冷战,根本不出来露面,还得温白羽当爹又当妈,幸亏他有经验,以前温璟琛和蛋/蛋冷战的时候,蛋/蛋也这么哭,温白羽都有经验哄来了。

    小老虎底气十足,一哭一下午,从来没断过片儿,万俟景侯都从小饭馆儿回来了,小老虎仍然在哭,天都黑了,其间很多人都回家了,轮番去哄小老虎,就连东小白哄他都不管用,只是一直哭。

    万俟景侯被哭的脑袋直疼,温白羽还贱兮兮的凑过来,笑着说:“东涉和小白冷战呢,没给你带衣服。”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小白哭的这么伤心,你在他旁边笑,这么做长辈的?”

    温白羽:“……”竟然被老流氓烂泥鳅给抢白了!?

    大家根本没办法吃饭,晚饭都上桌了,但是小老虎是强力的后背音,这要是听着小老虎的伴奏吃饭,晚上肯定消化不良。

    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终于站了起来,就见他走过去,一把将小老虎抱起来。

    温白羽以为他有什么好办法,结果他把小老虎抱起来之后,动作优雅的打开大门……直接丢/了出去。

    “嘭!”一声,门又合上了,高档小区,隔音非常棒,一下就没声音了……

    温白羽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说:“你干什么啊,万一小老虎丢/了怎么办。”

    万俟景侯却拦住他,拉着温白羽坐到桌边,说:“有人会管的。”

    他说着,拿起筷子,在桌上戳了戳,把两只筷子戳齐,嘴角带着笑意,提高了声音朗声说:“再说了,丢/了也没什么。”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一脸“老谋深算”的刻薄相,不由得心里打鼓,暗暗的给自己默哀。

    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楼上的门拉开了,东涉黑着脸从卧房里走出来,一句话没说,从楼上下来,然后快速的走到门边上,“咔”一声拉开大门。

    大门一打开,果然就听到“呜呜呜呜……呜呜呜……”的声音,小老虎蹲在门边上正在哭呢,哭的更伤心了,似乎怕他们不要自己了。

    东涉一开门,小老虎先是一愣,停顿了大约两三秒,然后“呜!”的一声又哭了出来,眼睛肿的都不行了。

    东涉黑着脸把人抱起来,然后“嘭”的关上/门,并没有带着小老虎进门,而是把他带到了楼梯间里。

    楼梯间里黑/洞/洞,小老虎一哭,灯就亮了,但是电灯有点昏暗,看不太清楚。

    东涉把小老虎放在楼梯拐弯的扶手上,让他坐好,小老虎吓得伸手挽住东涉的脖子,不放开东涉,说:“呜呜色/色……不要……不要丢掉我……色/色……呜呜呜……”

    小老虎哭的那叫一个伤心,东涉叹了口气,低下头来,轻轻拍了拍小老虎的后背,说:“好了,别哭了。”

    小老虎抽噎的说:“色/色,别不要我……呜呜呜……”

    东涉无奈的说:“你看你这个样子,哪像什么四千岁的老虎。”

    小老虎一抽一抽,可怜兮兮的看着东涉,东涉不让他哭,小老虎就憋着嘴巴,极力制止自己的哭声,但是哭的太久了,小老虎一直在打嗝儿,样子很可怜,揪着东涉额袖子,不让他走。

    东涉抬起手来,轻轻给小老虎擦了擦眼泪,说:“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

    小老虎使劲点头,东涉心想,真没白让他哭一下,这下吸取教训了,中午的时候差点把东涉吓得魂都飞了,一向沉稳冷静的东涉,从来不知道自己会那么着急。

    结果小老虎委屈的说:“呜呜……我……我叽道了……我不该……不该先吃肉……呜呜……应该先留给色/色吃……”

    东涉:“……”什么鬼?!

    跟肉有什么关系……

    东涉突然觉得,自己的天敌应该是肉没错了……

    小老虎一脸认真的忏悔,东涉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说:“我没说吃肉的问题,是你不应该跟别人跑了,你知道那个人要对你干什么,你就乖乖的走了?”

    小老虎迷茫的看着东涉。

    东涉:“……”第二次无奈了。

    难道小老虎年纪太小了,根本不开化?

    可是四千岁了,应该也不小了,怎么就是不能理解呢。

    不过小老虎还是很聪明的,顿时就注意到了,问题不在肉上,而是自己跑掉了,小老虎可怜兮兮的搂住东涉的手臂,晃着说:“不……不跑……色/色,呜呜,色/色别不理我……我不跑了……”

    东涉听到小老虎认错,而且认错认对了,其实也很心疼他,那一双眼睛肿的跟红桃花似的,脸颊都哭的皴了。

    东涉把小老虎抱起来,说:“以后不许跟别人走知道吗?我会担心的。”

    小老虎使劲点了点头,刚刚还哭着,突然“咯咯”笑了起来,似乎因为色/色担心他,所以特别高兴。

    小老虎笑着,又瘪了瘪嘴巴,拍着自己的小肚子说:“色/色……肚肚饿……”

    东涉无奈的说:“我肚子不饿,是小馋猫肚子饿。”

    小老虎一点儿也没有老虎的威严,东涉说他是小馋猫,小老虎也不介意,用头在东涉的脖子边拱着,一脸撒娇的表情。

    东涉伸手摸了摸小家伙,小老虎舒服的直打挺,主动去蹭东涉的手,小脖子在东涉的手下面直打颤。

    小老虎的皮肤白/皙,摸起来滑溜溜的,好像段子一样,一点儿也不夸张,奶白的肤色,柔韧滑腻的手/感,让人流连忘返,可惜小老虎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好摸,总是打击着东涉的意志力。

    东涉咳嗽了一声,把手伸回来,毕竟四千岁的小老虎太纯洁了,根本不知道情/欲是什么东西,总是一脸纯洁。

    东涉刚想把他抱回去吃饭,结果小老虎突然皱着眉,一张精致的小/脸皱的像包子一样,抓/住东涉的手,可怜巴巴的说:“呜呜色/色……”

    东涉连忙说:“我不走,你怎么又哭了?咱们回去吃饭,你不是饿了?”

    小老虎不放开他的手,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身上,焦急的说:“色/色……呜呜你看,小鸟……”

    小老虎说着,拉着东涉的手掌,覆盖在了他的……的小鸟上……

    东涉的手掌一碰到,小老虎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差点从扶手上掉下来,歪在东涉怀里,急促的喘着气,刚刚不哭的大眼睛瞬间又变的雾气蒙蒙,一脸懵懂的甜腻呻/吟着:“呜呜……小鸟它好奇怪……色/色一碰,就……呜呜就要飞起来了……”

    东涉:“……”意志力也要飞起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46章 小鱼仔X白老虎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