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40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又怀/孕了……

    虽然是做梦,但是每天早上起来,还是在游仙枕的梦境里,温白羽每天早起都要望着天花板出神,这可怕的噩梦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不过怀/孕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万俟景侯不会再动他了,温白羽悬起来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自从上次那个小妾找茬之后,就再也没有小妾敢跑过来找茬了,毕竟侯爷的态度实在太明显了,很宠爱自己的新夫人,再加上新夫人还怀/孕了,简直就是风生水起,谁赶来招惹温白羽?

    温白羽一怀/孕,万俟景侯就不往宫里去了,天天都呆在府里,足不出户,而且寸步不离的守着温白羽,虽然因为温白羽的身/体不允许做什么事情,但是亲/亲额头嘴唇的事情却越来越多了。

    温白羽一天到晚吃了睡睡了吃,万俟景侯只是趁着他睡午觉的时候才会出门一趟,然后一天都陪着他,温白羽感觉自己是圈养的,绝对胖了好几斤!

    尤其是这些天,那些小妾特别安静,之前还有人跑过来谄媚,一副妖/娆的样子叫自己“夫人姐姐”,温白羽差点当场炸毛,你才是姐姐,你/全/家都是姐姐!

    结果这几天,找茬的没有,跑来谄媚的也没有,伺候的小丫鬟笑着说:“夫人,您原来不知道啊?那些个人,早就被侯爷给遣走了,现在侯府里头安安静静的,什么闲人都没有,侯爷为了您,前些天还拒绝了皇上赐的歌女呢!”

    温白羽听着,心里哼了一声,心想着万俟景侯敢花/心,剁了他这个烂泥鳅。

    温白羽午睡睡得不是特别好,总是出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时间越来越长的缘故,反正身/体不是很舒服,完全给热醒了。

    古代也没有空调这种东西,全都是用冰块镇着,偏偏温白羽现在的体质不能贪凉,冰块放在外面屋子里,万俟景侯不让放进来,怕他凉着身/体。

    温白羽热醒了,实在睡不着,小丫鬟说侯爷刚走不久,还没回来呢。

    温白羽在府里没事可做,这个时候一个小丫鬟急急忙忙跑进来,说:“夫人,不好了不好了!门外有人在闹呢,非要夫人出去,说……说……”

    温白羽奇怪的说:“说什么?”

    小丫鬟说:“她说夫人要是不出去,就把夫人的秘密告诉全城的人,还骂……骂夫人是……是怪物……”

    温白羽险些忘了自己这个身/体有秘密,想了一会儿才突然想起来,猛地一惊,说:“外面是什么人?”

    小丫鬟摇头说:“不知道是什么人,一共两个人,一个二八年纪,另外一个看起来还少小一点儿,似乎是她带的丫鬟,那两个人嘴巴可难听了,一直在骂夫人,还扬言要找侯爷呢。”

    小丫鬟又说:“就是侯爷此时不在,若是侯爷在的话,还能叫她们撒野?早就叫人撵走了。夫人,我去找护院把她们撵走吧,嚷嚷的可难听了。”

    温白羽思考了一下,说:“我去看看。”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外面嚷嚷的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喊着:“你给我出来!你偷了我的侯爷!不敢出来了吗?!”

    温白羽走出来一看,他不认识门口那个骂街的女人啊,不过女人旁边的小丫鬟他认识,就是跟着他一起嫁过来,结果跑路的那个小丫鬟。

    小丫鬟说:“小/姐,他出来了!”

    原来这个骂街的女人,竟然是要嫁进侯府的原主!

    那小/姐指着温白羽的鼻子,说:“你这个不/要/脸的,你还我的侯爷,你根本就是怪物,根本不是什么侯府夫人!你是假的!我才是真的!”

    旁边来了很多侯府的卫兵和护院,那两个人一看这场景,有点心虚了,不过很快的,那小/姐就梗着脖子,说:“你敢动我试试!我才是真正的小/姐,你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小厮!不,你连小厮都不是,你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

    温白羽的丫鬟一听,气的说:“住口!你是什么东西,敢骂我们夫人?”

    那小/姐冷笑一声,说:“我是什么?他是什么才对!我才是你们的夫人,他是假的!他偷了我的身份,想要抢走我的侯爷!”

    温白羽看着那两个撒泼的人,简直太热闹了,还有好多路过的人在围观,毕竟是侯府在闹笑话,看笑话的人肯定不少。

    温白羽无奈的说:“你不是逃婚,跟一个真爱书生私奔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那个书生始乱终弃把你甩了?”

    温白羽的话一说完,那小/姐差点跳起来,大喊着:“你!你说什么!?”

    温白羽笑了笑,说:“看你面红耳赤的,一脸怒火中烧的样子,显然我猜对了。”

    那小/姐气的指着温白羽鼻子说:“你!你闭嘴!你胡说!我没有!是你想要抢走我的身份,嫁给侯爷享尽荣华富贵!”

    温白羽又笑了笑,一脸了然的说:“啊我明白了,肯定是那个书生把你甩了,你的如意算盘打破了,结果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侯爷比较好一点儿,有权有势,还有钱,与其被甩,还不如享清福,做侯府的嫡夫人?”

    那小/姐全都被说中了,竟然哑口无言,只好大喊着:“你胡说!”

    小/姐脸上已经烧红了,气的头顶冒烟儿,旁边围观的人很多,虽然大多数人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不过温白羽脸上笑眯眯的,一派轻/松,那小/姐则是面红耳赤,好像被人戳了痛脚一样。

    那小/姐气的说:“你!你胡说!你这个贱/人说什么!?”

    温白羽眨了眨眼睛,说:“那么请问高贵的大小/姐,你和你的真爱书生做过吗?”

    那小/姐完全没想到温白羽问这种问题,旁边好多男人都哄笑起来,小/姐更是无/地/自/容,脸色通红,羞得差点哭了,伸手捂着脸。

    温白羽又了然的说:“这意思是做过了。”

    小/姐只剩下一句话了,就是跺着脚喊:“你胡说!”

    温白羽笑眯眯的说:“万俟景侯是什么人,是你要甩就甩,要嫁就嫁的吗?”

    小/姐已经气得七窍生烟,瞪着温白羽发狠,但是旁边护院太多,她也不敢冲上去,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哒哒的马蹄声响起,众人回头一看,就看见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从远处而来,马上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身材高大,肩膀很宽,一身紫色的华贵长袍,一手拉着马缰,另外一手虚搭在腰间的黑色长刀上,面容似无瑕白玉,眼睛下方还有一颗黑色的痣,看起来冷漠又性/感。

    竟然是万俟景侯回来了。

    那小/姐一看万俟景侯,虽然不认识,但旁边的丫鬟是认识的,立刻小声说:“小/姐,是侯爷!”

    那小/姐一听,立刻冲过去,就差抱着马腿了,大喊着:“侯爷!侯爷!我是你的妻子啊,我才是刘家的大小/姐,他是个怪物,他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抢了我的身份,想要害我,还当街辱/骂我……侯爷,我……”

    那小/姐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嗬!!!”的抽/了一口冷气,就听到“咔!”一声,万俟景侯冠玉一般的脸突然沉了下来,眉梢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心猛地一缩,同时嘴角一压,似乎非常不愉快,与此同时搭在腰间的手腕一转,就听一声轻响,那黑色的长刀陡然出鞘,刀刃猛地就变长了几寸。

    “嗖!”一声轻响,小/姐还在往前冲,头发被长刀一划,堪堪划过,扑簌簌的往下掉。

    小/姐“啊!”的大喊了一声,直接跌在地上。

    万俟景侯的手腕一转,黑色的长刀“唰——”一声又变短,一下收回鞘里,随即翻身下马,紫色长袍在仲夏的微风中翩翩吹拂,动作行云流水,美得仿佛是一幅水墨画一样。

    温白羽吸了吸鼻子,连忙伸手摸了一下,还好没有流鼻血,那黑色的长刀,竟然是吴刀!

    万俟景侯翻身下马,行色匆匆,大步往前走,直接跨过小/姐和她的丫鬟走过去,来到了温白羽身边,伸手扶住温白羽,说:“今日怎么醒的如此早?没睡好吗?”

    温白羽面不改色的说:“哦,吵醒了。”

    旁边的小丫鬟“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心想着夫人也学坏了。

    万俟景侯一听温白羽是被吵醒的,顿时脸色又不好看了,抬头扫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姐。

    小/姐吓得一哆嗦,连忙说:“侯爷,我才是刘府的千金小/姐,他是冒牌货,他不过是我府上的一个小厮,而且是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小厮,他是个怪物!我好心收留他,他却算计我抢走我的身份……”

    那小/姐还没说完,万俟景侯已经不耐烦的说:“闭嘴。”

    他的话虽然只有两个字,而且还轻飘飘的,但是那小/姐突然就不敢说话了,猛地打了一个哆嗦,连退了好几步,吓得屏住呼吸。

    万俟景侯面色很阴沉,仿佛是阴天,要下暴雨,森然的说:“我不管你是谁,温白羽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就是侯府的嫡夫人。”

    那小/姐一脸晴天霹雳的样子,万俟景侯不耐烦的挥了一下手,然后扶着温白羽转身进了府宅,外面的卫兵和护院赶紧把小/姐和那个丫鬟撵走。

    万俟景侯扶着温白羽进了房间,让丫鬟都出去了,说:“躺下来睡一会儿,刚才太吵闹,肯定很耗神。”

    温白羽的心脏梆梆跳,万俟景侯是不是知道了?刚才那个小/姐一直在喊,恨不得全城的人都听见了,但是万俟景侯仍然一脸淡定。

    温白羽突然打了一个冷颤,难道万俟景侯一直知道吗?

    他们新/婚洞房的那天晚上,两个人做都做了,而且还一枪中标,温白羽醒过来的时候的确是穿着衣服,但是他不确定有没有脱/下来过。

    温白羽第一次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已经露馅了?

    温白羽狐疑的盯着万俟景侯看,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看什么?你这么看下去,我可要做些什么了。”

    万俟景侯说着,低下头来,亲在温白羽的额头上,温白羽突然伸手搂住了万俟景侯的脖子。

    万俟景侯一愣,笑了一声,温白羽说:“你知道了吗?”

    万俟景侯轻笑说:“知道什么?”

    温白羽心跳的非常快,脸上有点红,一咬牙,一只手搂住万俟景侯的脖子,不让他抬头,另外一只手拉住万俟景侯的手,然后慢慢往下,颤/抖的让万俟景侯的手掌覆盖住自己的下面。

    万俟景侯的手掌很烫,烫的温白羽一哆嗦,然而万俟景侯的手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没有哆嗦,也没有僵硬,只是万俟景侯拂过温白羽耳边的呼吸,猛地加粗了。

    温白羽还在纳闷,万俟景侯倒是给个反应啊,怎么跟定住了一样,结果突然“嗬!”的一声,腰身差点弹起来,猛地睁大眼睛,说:“你!你摸什么!”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口气很无辜的说:“嗯?不是你让我摸得吗?这么主动?”

    温白羽气的大脑嗡嗡作响,一股酸麻涌上来,根本说不清楚,温白羽伸手去推他,这回是万俟景侯不放开他了,说:“嘘——白羽抖得好厉害,舒服吗?乖乖的。”

    温白羽脸色通红,陌生的感觉,第一次有些疼,这次万俟景侯很温柔,而且还照顾了他前面,温白羽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差点直接晕过去。

    因为他身/体的缘故,万俟景侯自然不能做什么,伺候温白羽发/泄/了一次,给他整理了衣服,盖好被子,让温白羽躺好,然后亲了亲温白羽的嘴唇。

    温白羽还沉浸在多重的余韵之下,身/体轻微的发/抖,眼睛迷离的半张半合,被万俟景侯亲/吻了一下,就主动含/住了万俟景侯的嘴唇,还伸出舌/尖舔万俟景侯的嘴角。

    万俟景侯的呼吸陡然又有些粗,一脸无奈的看着温白羽,说:“诚心的是吗?”

    温白羽轻笑了一声,一脸得逞的奸笑,还像小猫咪一样,一脸餍足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万俟景侯捏住他的下巴,在温白羽嘴唇上咬了一下,说:“我都记着呢,咱们秋后算账。”

    温白羽躺在枕头上,有点困倦,也是因为刚刚发/泄过的缘故,迷迷瞪瞪的要睡着了,猛地想起什么,说:“你怎么知道我叫温白羽?”

    他似乎从来没说过?但是刚才在门口的时候……

    万俟景侯以为他要睡着了,听着温白羽突然发问,突然笑了一声,似乎被逗乐了,眯着眼睛说:“现在才想起来?看来白羽的反射弧还挺长的?”

    温白羽瞪着眼睛,震/惊的看着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笑了笑,指了指温白羽身下的地方。

    温白羽顺着他的手指回头一看,就发现他头下面枕着一个枕头,白玉做的,雕刻的非常精美。

    温白羽更是一脸震/惊,妈/的,游仙枕!

    就在温白羽的震/惊中,万俟景侯的嗓音仿佛有魔力,带着浓浓的磁性和沙哑,笑着说:“白羽,好梦。”

    温白羽听着他的嗓音,终于陷入了沉睡之中,很困很困,睡了也不知道多久,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猛地一下就从熟睡中醒了过来。

    温白羽顿时睁开眼睛,四周不是古香古色的装饰了,也不是高科技的军校城堡,是他家里!

    终于醒过来了!

    噩梦结束了!

    温白羽惊喜的翻身起来,结果一翻身顿时有点不太对劲,身/体稍微……有点重。

    灵力稍微……有点受制。

    这种种的表现,说明他可能是……怀/孕了。

    温白羽一脸懵的坐在床/上,平摊自己的手掌心,使劲了好几下,但是灵力显然受制,掌心里的小火苗发出“噗噗”两声,就熄灭了,好像打火机没油了一样!

    这个时候,就听“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万俟景侯一身干练的黑色衣服,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温白羽笑了笑,说:“醒了?睡得好吗?小心把床烧了。”

    温白羽瞪着眼睛看着万俟景侯,总觉得自己隐隐知道了什么真/相。

    温白羽气势汹汹的想要翻身下床,气的想要咬人,说:“这怎么回事!?”

    万俟景侯只是笑眯眯的,用一副很淡然的口气说:“哦,赵芳芷说,小的那个是雄枕,他记错了。”

    温白羽:“……”他就知道!而且绝对不是记错了这么简单,绝对是被阴了!

    温白羽要跳脚,万俟景侯猛地把他打横抱起来,亲了亲温白羽的额头,笑着说:“白羽,小心身/体,这可是咱们家小八。”

    温白羽:“……”

    温白羽脑子里“嗡——”一下,顿时一脸懵,说话都结巴了,说:“真……真的又……”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笑着说:“当然……白羽也高兴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40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