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39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说的自己好像很想洞房一样……

    温白羽无语的时候,万俟景侯已经慢慢走了过来,他走一步,温白羽就下意识的退一步,这可把万俟景侯逗笑了,刚才脸上还有些不悦的神色,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ia/u///】

    万俟景侯眯眼看着温白羽,说:“为夫这么可怕吗?”

    温白羽简直无力吐槽现在的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竟然开始走邪魅路线了,骚气的不能忍,尤其是眯着眼睛,还有点醉酒的样子,实在太骚气了。

    万俟景侯走过来,温白羽已经退到了床边上,“咚!”一声撞到了床沿,根本无法再后退了,万俟景侯就用猫戏老鼠的眼神盯着温白羽,挑了挑眉,似乎想看看温白羽还能退到哪里去。

    万俟景侯一扬手,把红色的盖头直接扔在床/上,然后突然一探手,一把抓/住了温白羽的手腕。

    温白羽“嗬!”的惊呼了一声,直接被万俟景侯带到了大红色的喜床/上,“嘭”一声闷响,两个人就全都倒在了上面。

    温白羽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后背一阵发/麻,其实并不是因为和万俟景侯很亲近,而是因为他现在的身/体太尴尬了,蛋/蛋不翼而飞,这太丢人了!

    而且他们在梦里,万俟景侯就跟第一次见自己似的,这奇怪的身/体要是被发现了,而且还是个代嫁,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温白羽觉得自己真是太倒霉了,怎么还不醒过来,这个雄枕控/制起来也太难了。

    温白羽使劲挣扎了两下,万俟景侯浑身却是一股怪力,握住温白羽的手腕,温白羽就根本无法动弹了,只能抬腿去替万俟景侯,万俟景侯“呵”的轻笑了一声,屈膝一压,温白羽的腿一下就被压在了床板上,腰身弹跳了一下,完全变成了砧板上的肉……

    温白羽瞪着眼睛,也不敢说话,自己这是新娘子的打扮,穿的也是女式的喜服,但是温白羽的嗓音最多是偏中性,比较柔和,一开口仍然是的的确确的男人嗓音,肯定会露馅的!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脸色稍微晕红,虽然并不是羞怯的,而是挣扎的有些出汗,热汗洒在他的额头和鬓发之间,在微红的烛/光下,显得旖旎而柔和,瞪着一双大眼睛,黑色的眼神一直在晃动,也不知道想些什么,看起来分外的灵动,又纠结又气愤,越是这种眼神,万俟景侯就越是想要欺负他。

    万俟景侯压住温白羽,低下头来就在温白羽的额头和嘴唇上各亲了一下,弄的温白羽更是睁大了眼睛,心里想着万俟景侯这个烂泥鳅,真是没节操,第一次见面就能亲,也不管是男的女的!

    万俟景侯低声笑着说:“娘子真漂亮。”

    温白羽气的想要把一口血直接喷在万俟景侯的脸上,鬼是他娘子,老/子的蛋/蛋虽然不翼而飞了,但是仍然是带把儿的!千真万确!

    温白羽此时庆幸着,幸亏还有把儿!幸亏是做梦!

    温白羽气的睁大眼睛,瞪了万俟景侯一眼,然后抿起嘴唇,板着嘴角,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别开头。

    万俟景侯就顺势低下头来,在他脖子上又亲了一下,然后用牙齿轻轻的咬,疼的温白羽“嘶!”的一下,哪知道万俟景侯咬过之后,又开始舔/他的脖子,舔的温白羽全身直抖。

    万俟景侯笑着说:“娘子,**苦短,那咱们洞房罢?”

    温白羽吓得脸差点白了,万俟景侯已经开始拽他的衣服了,红色的喜服“唰——”一声剥落了,不过幸亏他的衣服比较讲究,里三层外三层的,不然直接就曝光了!

    温白羽怕他看到自己奇怪的身/体,手腕一翻,猛地就从万俟景侯的掌心挣脱出来,然后双/腿一蹬,简直是用上了吃奶得劲儿。

    万俟景侯被他一翻,猛地挣脱开,瞬间一愣,那表情似乎是没想到,眼看温白羽就要从床/上窜下去,结果却被万俟景侯一把抓了回来,“嘭!”一声又按在了床/上。

    温白羽就听到“呲啦——”一声,喜服直接被撕坏了,万俟景侯这个暴/力狂,温白羽赶紧按住自己的衣服,自己的蛋/蛋不见了,但是也不是女人,可是正经的平胸啊,万一真露/出来身/体来,那就惨了……

    温白羽按着自己的衣服,蜷缩到角落里,万俟景侯看见他这个动作,顿时笑了一声,说:“本侯长得也不算面目可憎,夫人何必躲那么远呢?”

    温白羽:“……”

    温白羽一身都是汗,和万俟景侯僵持着,万俟景侯终于退开了一些,站在床边上,说:“夫人是我明媒正娶的嫡妻,却不愿意和本侯圆房,总要有个理由吧?如果夫人能说出一个听得过去的理由,那本侯今天就出去睡。”

    温白羽听他这么说,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低着头冥想了一会儿,绝对不能说自己的蛋/蛋不见了,也不能说自己是糊里糊涂代嫁的,难道要说万俟景侯是个花/心萝卜?

    温白羽想来想去,突然灵光一现,机智的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和一些,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温白羽给自己的机智点赞,虽然他其实并没有喜欢的人,但是这个说法实在太妙了。

    结果温白羽刚说完,万俟景侯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他的皮肤本身非常白/皙,配着红色的喜服相当帅气英俊,结果脸色瞬间就黑了,而且还沉了下来,那表情一下特别可怕。

    温白羽一抬头,发现万俟景侯的脸色不对,以他多年来的经验来看,绝对是摸了万俟景侯的逆鳞了!

    温白羽心想,不对啊,自己和万俟景侯还不认识呢,他也没必要吃醋啊,再说了,万俟景侯府上那么多小妾,自己还没吃醋呢。

    万俟景侯突然“呵”的冷笑了一声,然后一把抓/住蜷缩在角落的温白羽,猛地将他按在床/上,脸色罩着一层寒霜,笑着说:“是吗?不过本侯的一大乐趣就是棒打鸳鸯。”

    温白羽:“……”什么鬼?!万俟景侯为什么改走邪魅狂狷的路线了?总裁都够玩了吗!

    万俟景侯刚才的手劲只用了几分,现在脸色难看,手劲儿就大了,温白羽根本挣扎不开,万俟景侯的吻落了下来,含/住温白羽的嘴唇。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一吻,立刻就软/了,鼻子里发出“嗯”的声音,全身都在抖。

    万俟景侯把他吻得晕头转向,看着温白羽瘫/软在床/上直喘气,笑着说:“舒服吗?那个人也能让你这么舒服吗?你喜欢的人?”

    温白羽晕晕乎乎的,根本没听清楚万俟景侯说什么,而万俟景侯现在的表情就是一头野兽,而且是一头被人动了猎物,正在发狂的野兽。

    万俟景侯拽住温白羽的裤子,温白羽吓得猛地缩起腿来,紧紧/夹/住,说:“等等!等等!别……别动我,我是……我是男人!”

    温白羽一着急就说出来了,结果万俟景侯却冷笑一声,显然不信,一手按住温白羽,另外一手隔着他的裤子轻轻摩挲,笑着说:“哦?那这是什么?”

    温白羽“嗬!”的急/喘了一口气,如遭雷劈,身/体战栗的猛地弹跳了一下,万俟景侯的手,在摸/他根本不熟悉,可以说是非常陌生的地方。

    温白羽仿佛是一条缺水的鱼,猛地弹跳了两下,眼睛翻白,刺/激的他险些晕过去。

    万俟景侯笑着说:“夫人,舒服吗?”

    温白羽脸色“咚!”就红了,他这辈子就没这么尴尬过,简直不作不死,这个可怕的梦怎么还不醒过来!

    温白羽急/喘着气,说:“我真的……我真的是男的!”

    万俟景侯显然不信,温白羽真想让他的手再往上摸一点儿,但是这话说出口显得很不对劲儿,好像邀请一样。

    万俟景侯笑着说:“看来夫人也迫不及待了。”

    温白羽心里大骂着,迫不及待你大/爷啊,这个噩梦怎么回事!

    万俟景侯想要脱他衣服,温白羽宁死压着自己衣服,万俟景侯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也没和他较劲,只是笑着亲他的额头,一脸宠溺的口气,笑着说:“夫人喜欢穿着衣服,这样也不错。”

    温白羽实在忍不住了,说:“我喜欢你大/爷!”

    万俟景侯笑着说:“那可不行,夫人是我明媒正娶的,只能喜欢我一个。”

    温白羽:“……”他差点忘了万俟景侯的脸皮很厚,他绝对不能用自己的脸皮和万俟景侯的脸皮死磕……

    红色的喜服被汗染湿/了,贴在温白羽的身上,勾勒出他纤瘦的身形,细细的瘦腰,疼痛让他浑身颤/抖,咬紧牙关,满脸通红,有气无力的狠呆呆的说:“疼……疼死我了,早晚日了你,别……别得意……”

    温白羽觉得自己是羞愤的晕过去的,意识有点模糊,意识回笼的时候,猛地吓了一跳。

    温白羽一下坐了起来,丝丝的疼痛让他皱了皱眉,随即脸上又是通红,外面天还黑着,万俟景侯就睡在他旁边,温白羽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大红色的喜服还穿着,就是衣/衫/不/整,都露了肩膀了,喜床/上一片狼藉。

    温白羽捂着脸,实在太可怕了……

    他轻手轻脚的准备从床/上摸下去,然后悄悄逃跑,结果那地方真的很疼,该死的万俟景侯还把东西留在了里面,一动就很异样,忍不住“嘶”的痛呼了一声。

    他这一声轻呼,万俟景侯一下就醒了,看到温白羽,嘴角挑/起笑了一声,伸手把人一搂,又带回自己怀里,看起来还没完全醒过来,声音非常沙哑,说:“夫人起的这般早?还没天亮呢,昨天晚上你辛苦了,再睡一会儿?”

    温白羽:“……”好想咬人……

    万俟景侯搂着温白羽,轻轻给他揉/着腰,真别说,手法很正确,和平时一样的感觉,揉的正好是温白羽酸疼的地方。

    万俟景侯说:“身上难受吗?是要沐浴?”

    温白羽这时逃跑是来不及了,只好点了点头,万俟景侯笑了一声,翻身起来,给温白羽盖上被子,亲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自己走出去,让下人打水沐浴。

    很快热水就打过来了,还抬进来了一个很大的木澡盆,下人注满水之后就退出去了。

    万俟景侯站在澡盆旁边,就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他本身只穿着中衣,一下上身就光了。

    温白羽吓了一大跳,说:“等等!你干什么!?”

    万俟景侯打着赤膊,转过头来,歪了歪头,说:“沐浴?”

    还歪头?!卖什么萌……

    温白羽说:“我……我先,你等一会儿。”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让本侯等一会儿的,夫人可是头一号。”

    温白羽:“……”万俟景侯这口气,绝对是早中晚都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万俟景侯没有再说话,反而是捡起地上的衣服又披上,然后走过来,把温白羽从床/上打横抱起来,放在木澡盆旁边,还伸手帮他解/开衣服。

    温白羽又吓了一跳,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你……你转过身去。”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娘子害羞了?”

    温白羽:“……”今天牙格外痒,还是想咬人……

    万俟景侯逗完了温白羽,就转过身去了,躺回床/上,背对着他,面朝着里面。

    温白羽赶紧三两下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迈进澡盆里,把下巴都埋进水里,生怕露/出一点儿。

    澡盆里有好多花瓣,盖住了水面,温白羽的身/体一下就看不到了,热水很舒服,缓解了温白羽的肌肉酸疼,温白羽忍不住哼哼了一声,终于放松了一些。

    万俟景侯面朝里躺着,突然笑着说:“夫人再发出声音,我可要再来一次了。”

    温白羽吓得毛都要站起来了,瞪了一眼万俟景侯的背影。

    他身上难受,那陌生又尴尬的位置还有些疼,又不敢伸手去碰,温白羽脸色通红,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但是万俟景侯的东西在里面,不弄干净也不行。

    温白羽第一百零一次感叹,幸亏是做梦,不然的话太可怕了!

    温白羽泡了澡,不敢泡太长时间,怕自己露馅儿,赶紧擦了擦,刚要出来,万俟景侯突然翻身起来了,吓得温白羽猛地又扎进了澡盆里。

    万俟景侯却施施然的说:“差点忘了给夫人找干净的衣服,我找下人去要。”

    不一会儿下人就送来了干净的换洗衣服,温白羽一看,妈/的!裙子!

    温白羽快速的擦了身/体,套/上衣服,虽然是裙子,但是总比光着强,裹严实了才是正经。

    万俟景侯见他洗完了,这才自己去洗,而且很坦然,一点儿也不怕被看,雾气蒸腾,万俟景侯那骚包到极点的身材在水雾中若隐若现,两条肌肉流畅的手臂搭在澡盆边缘,仰着脖子,头发全都背起来,露/出他完美光洁的额头,水珠从额头上滚下来,顺着脖子一直往下滑,“哗啦——”一声滚进热水之中……

    “咕嘟!”

    温白羽斜眼看着,一脸痴/汉的表情,咽了一口唾沫,突然感觉鼻子痒痒的,伸手一摸,妈/的流鼻血了!

    太丢人……

    万俟景侯头上没有父母,也不需要敬茶,温白羽洗了澡之后去睡回笼觉,醒了之后发现屋子里没人了,伺候的小丫鬟说侯爷进宫去了。

    温白羽想要跑路,结果去找陪着自己嫁过来的小丫鬟,下人说没看到,温白羽这才知道,那个小丫鬟自己跑路了!

    温白羽是侯爷府的大/奶奶,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一票人前呼后拥,简直非常壮观,就去个厕所,都有好几个人站在外面等,温白羽根本没机会跑路。

    万俟景侯似乎特别忙,每天都早出晚归,自从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圆房之后,万俟景侯就没有再进过他的房间,这让温白羽狠狠松了一口气,他这尴尬的身/体一直没有露馅。

    侯府里小妾真的不少,很多官/员和富商都会送小妾和歌女给万俟景侯,专门有一个院子,里面住的都是这样的人,全都没有名分,但是数量壮观,恨不得比丫鬟还要多。

    那些小妾听说温白羽失宠了,侯爷自从洞房之后就没再见过他,立刻全都得意起来。

    温白羽在花园里唉声叹气,看了看地形,墙太高,他现在又不能变成鸿鹄,好像飞不出去,结果就有人过来挑衅,顶着一张炮灰脸,炮灰气场十足的走了过来。

    温白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可是个爷们,才不想干什么宅斗,转身要走,但是那个小妾一脸的找茬,把自己的钗子往地上一扔,突然“啊呀!!”大叫了一声,说:“哎呦撞死我了,你怎么撞人!我的钗子!钗子都碎了!”

    温白羽:“……”

    温白羽可算是长见识了,原来宅斗这么斗?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头上的钗子往地上一扔,温白羽离他起码有一尺半的距离!他们两个人中间都能再塞下两个丫鬟了!

    温白羽瞪着地上完好无损的金钗子,金的怎么碎?嚼碎的?

    那个小妾一脸得意,说:“这可是侯爷送给我的,你把我的钗子弄碎了,你要怎么赔我?!”

    温白羽又低头去看那个钗子,还是万俟景侯那个烂泥鳅送的?这口气简直不能忍。

    温白羽抬起头来,看着那小妾,随即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声,然后一抬腿,简直国足,钗子发出“嗖——”的一声,直接被温白羽踢进了旁边的荷花池里。

    “啊啊啊啊!!”

    这回小妾是真的叫了起来,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瞪着已经没了钗子影子的荷花池,跳脚的大骂:“你干什么!!你把我的钗子踢进水里去了!!你这个贱/人!”

    温白羽耸了耸肩膀,说:“不好意思,没注意。”

    小妾气的要动手打人,温白羽头一次见识泼/妇,太可怕了,那小妾尖/叫一声,就劈头盖脸的冲过来,吓得温白羽一惊,连忙往后退。

    小妾抓/住温白羽的衣服,使劲的撕,一边撕扯一边骂:“贱/人!赔我钗子!你这个贱/人!”

    温白羽按住他的手,说:“我一般不打女人,但是你别撕我衣服……”

    那小妾就跟发疯一样,温白羽被她逼得一直后退,旁边的丫鬟都吓傻了,赶紧叫人。

    温白羽没看到身后有东西,撞到了台阶,猛地一下往后倒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大手一把揽住了温白羽的腰。

    小妾刚刚还“啊啊啊啊”的大喊,突然一下就闭了嘴,瞬间从武疯/子变成了娇滴滴的美/女,抹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撒娇的说:“侯爷~~她把我的钗子踢进了水里,侯爷您要为我做主啊~”

    温白羽:“……”四川变脸,国宝级……

    万俟景侯沉着脸,伸手把温白羽扶起来,低头看了看温白羽,轻声说:“有没有磕到?”

    温白羽摇了摇头,那个小妾撒娇说:“侯爷,您怎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万俟景侯突然扫了小妾一眼,冷声说:“夫人只是踢了你一根簪子,如果夫人喜欢踢,那你应该把自己的钗子都拿出来给夫人玩。”

    小妾:“……”

    温白羽:“……”说的好有哲理。

    万俟景侯说完,搂着温白羽的腰,说:“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身/体不舒服吗?”

    温白羽并没有身/体不舒服,要说不舒服,只是这些天胃口不好,可能天太热了,还有点想睡觉,可能是正午的缘故。

    万俟景侯今日没什么事儿,带着温白羽回了房间,非要找/人来给温白羽看看身/体。

    温白羽有点无奈,只是把脉还好,就怕自己这尴尬的暴/露了。

    很快大夫就来了,还是御医,万俟景侯面子就是大。

    老御医给温白羽把了脉,然后问了两个问题,没有直接问温白羽,只是问伺候温白羽的小丫鬟,小丫鬟都如实回答了。

    老御医笑眯眯的说:“恭喜侯爷了,夫人这是喜脉啊!”

    温白羽:“……”

    温白羽脑子里“嗡”一下,他家小七都十八岁了!孙/子都要有儿子了!现在告诉他又怀/孕了!?万俟景侯不愧是烛龙,真是百发百中啊!

    不过温白羽转念一想,松了一口气,瞬间就释然了,拍着自己胸口,庆幸的喃喃自语,“还好还好,做梦呢做梦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39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