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37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为了完成自己的“复仇大计”,温白羽这个挂牌的荣誉教授,还在联/邦军校里住了下来,学校特意给温白羽安排了一间教工宿舍,而且是单人间的,非常豪华。

    温白羽其实并没有导师任务,而且也不教课,因为地位非常高,还是荣誉教授,其实就是督场的,什么课他都能去旁听,而且讲课的老/师还要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其实温白羽全都听不懂,这些太先进太科学了……

    温白羽专门找有万俟景侯的课过去旁听,因为万俟景侯身材高大,所以坐的比较靠后,温白羽坐在最后面旁听,正好可以和他挨着。

    低年级的校服很朴素,就是纯黑色的军装,相对于温白羽黑色带金边的军装来说,简直太朴素了,但是万俟景侯竟然能穿出一股骚气来!

    万俟景侯的身材本来就太骚气了,就算围块抹布,估计也挡不住万俟景侯的身材,穿什么都是衣服架子。

    禁欲的军装让万俟景侯整个人都与众不同了,虽然万俟景侯平时也挺帅的,但是他从没穿过军装,这种军装温白羽只在漫画里看过,枕头真是好东西啊,想怎么做梦就怎么做梦,军装play太萌了!

    温白羽侧着眼睛,暼着万俟景侯,一脸花痴的样子,差点流口水,而且就是这样的禁欲军装,还是个吃了抑制剂的小ega,忽略身材,小只是说攻受地位很底层。

    温白羽已经迫不及待的脑补着万俟景侯的抑制剂丢掉了,然后欲求不满的来找自己,变成绕指柔,他们再来个教室play的样子。

    温白羽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因为看的实在太专注了,一直专心听课的万俟景侯突然转了一下头,奇怪的看着温白羽。

    温白羽一下醒过来了,无声的吸了一下口水,然后自然的对万俟景侯笑了笑,一脸好老/师的样子。

    万俟景侯的态度虽然一直比较冷淡,但是偶尔和温白羽目光对上的时候,还会稍微笑一下,那温柔又有些小害羞的笑容,差点把温白羽电着。

    自从那之后,温白羽就卖力的去旁听,只要是万俟景侯在的课,温白羽一定会去旁听,而且还专门找万俟景侯搬器械一类的,这个高科技的时代,搬器械已经不需要人力了,在其他人看来好像老/师故意找一个beta的茬儿一样。

    说的没错,温白羽的确就是故意找茬儿,不过万俟景侯完全没觉得是找茬儿,每次都会主动帮忙,让温白羽指挥着,把完全不需要的器械搬来搬去。

    温白羽计算着时间,在第一次综合大考之后,万俟景侯就会高兴的拿着他的成绩单来找自己,全校第一的好成绩,两个人在温白羽的职工宿舍,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的抑制剂刚好用完了,于是乎,老/师发现这个可爱米分/嫩的小新生竟然并非是个beta,而是一个吃了抑制剂,抑制发/情期的ega!

    军校里从来没有ega,第一是因为ega身娇体弱,在大家眼里只能生孩子,绝对不能做其他事情,更别说来军校读书了,第二也是因为ega有强烈的发/情期,一旦发/情,是任何alpa都无法阻挡的,再加上alpa具有强烈的占有欲,如果真的有ega读军校,那岂不是羊入虎口,实在太危险了。

    温白羽想到这里,已经美滋滋的笑了出来,搓/着手心,第一次大考马上就要到了,他终于等到了干翻万俟景侯的机会。

    第一次综合大考,温白羽比学/生还要紧张,一直走来走去的,温白羽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万俟景侯应该来了,怎么还不到。

    温白羽在宿舍里等不下去了,就出门看看究竟,结果走在宿舍楼道里,还没走两步,就看到拐角的地方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是万俟景侯,而女的……

    不,男女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个女的是个alpa,也就是传说中性别是女,但是下面带把儿的,而且那个女alpa身材高大,几乎跟万俟景侯一般高,裸/露/出来的胳膊上全是纠结的肌肉,一隆一隆的鼓/起来,好像起伏的小山丘,脸长得也十分粗犷,这才是真正的女汉子!

    温白羽狐疑的看过去,那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女alpa开口说话了,脸上似乎有些小娇羞,说:“万俟景侯,我……我知道你是beta,但是我……我还是喜欢你,你……你能不能和我……”

    温白羽心里警铃大震,妈/的,这是情敌吗?有人要和万俟景侯求交往了!

    温白羽正想着,就听那个女alpa说:“你能不能跟我交/配!”

    “噗!!!”

    万俟景侯仍然一脸淡然冷漠,脸上根本没有多余的表情,而不淡定的是温白羽,温白羽没想到女alpa这么豪迈,不求交往就交/配,这是什么鬼啊!

    温白羽没忍住喷了出来,那边的女alpa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竟然是老/师,立刻吓的就跑了,要知道一个alpa竟然想要和beta交/配,简直就是人生的耻辱,传出去会被笑话死的。

    那个女alpa落荒而逃,就留下万俟景侯一个人,转过身来,和温白羽的目光撞了一个正着。

    温白羽是偷听,结果被人发现了,赶紧咳嗽了两声,装作正好路过的样子,又开始扮演好老/师,说:“大考结果怎么样?”

    万俟景侯木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配合着笔挺的军装,温白羽心脏又被猛地一电。

    万俟景侯说:“我正想去找老/师。”

    温白羽心里说正好啊,于是克制着自己跃跃欲试的心情,说:“过来吧,来我宿舍说。”

    两个人前后脚进入了宿舍,温白羽关上了门,心里几乎要狼笑出来,小ega马上就要变成绕指柔了!

    万俟景侯坐下来,很快把电子的成绩单拿了出来,成绩单投影在半空中,所有的成绩都是最高的,在新生的排名里也是第一,全校的混合大排名也超过了高年级的学/生。

    万俟景侯看着半空中投影出来的成绩单,笑了笑,说:“老/师,我想要奖励。”

    温白羽心里一阵激动,小ega竟然如此主动,这可怎么好,自己还没做好准备。

    万俟景侯见他不说话,低下头来看着温白羽,眼睑微垂,脸上一丝小心翼翼的表情,说:“不可以吗,老/师?”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那一句“不可以吗”,说的热血澎湃,也可以说是狼血澎湃,激动的差点哆嗦起来,结巴的说:“想……想想想想、想要什么奖励?”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似乎觉得温白羽的结巴很有/意思,他把电子成绩单的投影关上,然后慢慢走过来,黑色的军靴敲在地上,发出“踏……踏……”的声音,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温白羽的心脏越跳越快。

    温白羽不知道为什么,万俟景侯离近之后,他突然觉得心跳加速,比以往还要加速,身/体一下就火/热起来,仿佛是被烧了,他能闻到万俟景侯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浓烈的香气……

    对,是香气,说不出来是什么香味儿,但是绝对是香气,很勾人,仿佛是一种有形的荷尔蒙,萦绕在温白羽的鼻息间。

    温白羽的脸颊一下就潮/红了,豆大的汗滴顺着额角滑落下来,一下染湿/了鬓发,他突然觉得房间里的空气太灼/热了,几乎要灼烧他的鼻腔,领口扣得太死了,想要抬手解/开。

    温白羽听着自己“梆梆!梆梆!梆梆梆!”的心跳声,慢慢抬起手来,摸/到了自己的领口,但是他的手竟然发软,手指无力,都无法解/开自己的领口。

    温白羽头脑晕乎乎的,感觉自己生病了,不然为什么突然这么难受……

    万俟景侯走过来,伸手慢慢搂住了温白羽被粗腰带黑色军装紧束的细/腰,万俟景侯的手,仿佛一条毒蛇,慢慢的缠上他的腰。

    “嘭!”一声,两个人一下倒在了旁边的床/上,万俟景侯双手撑在温白羽的耳侧,慢慢低下头来,笑着说:“老/师,你知道自己现在身上有多香吗?”

    温白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自己身上香?不对,明明是万俟景侯身上有一股香味儿,香的温白羽晕晕乎乎的,几乎要窒/息了。

    温白羽浑身滚/烫,被万俟景侯压在身下,万俟景侯低下头来,滚/烫的嘴唇亲/吻温白羽的脖子,向温白羽后颈划过去。

    “嗬——嗯……”

    温白羽突然拔高了呼吸声,猛地抽/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一丝甜腻的喟叹,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温白羽以前后颈就挺敏/感的,这是万俟景侯知道的事情,吻一吻他的脖颈,温白羽就像一只小猫咪一样乖/巧了。

    但是温白羽不知道,自己的脖颈竟然变得这么敏/感,几乎被万俟景侯吻一下,就能高/潮了。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热汗从他的额头上滚下来,万俟景侯解/开他的领口,亲/吻着他的后颈,同时张/开嘴,突出滚/烫的舌/尖,舔/吻着温白羽的脖子。

    温白羽浑身痉/挛,猛地颤/抖着,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被单,不断的战栗,眼前一阵阵的闪白光,在朦胧中,他看到万俟景侯脱/下了自己的军装,黑色的军装一下甩在地上……

    温白羽脑子里一片混沌,那感觉就跟自己中了药似的!简直不科学!

    在混沌之中,温白羽似乎隐约听到万俟景侯沙哑低沉的声音在笑,说:“嗯?第一次发/情期吗?想要我标记你吗?”

    温白羽听不清楚,也听不懂,但是本能的抱紧万俟景侯,颤/抖的点头,嗓子里发出乖/巧的声音,露/出一脸的渴望……

    “嘀嘀嘀——嘀嘀嘀——”

    “嘀嘀嘀——”

    “嘀嘀嘀——”

    温白羽头疼欲裂,全身都酸疼的,耳边竟然传来刺耳的声音,一下从梦中醒了过来,感觉自己像宿醉一样。

    原来是放在一边的通讯设备在响,温白羽有气无力的挥了一下手,通讯设备就接通了,投影出一个男人的影响。

    “将军大人,国王陛下请您回国一趟,似乎是国的使臣来了。”

    温白羽头疼的厉害,不知道这是哪出,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到这个剧情里有什么国的使臣?

    温白羽敷衍的答应了,然后从床/上爬起来,他脑袋里有些混乱,只记得昨天万俟景侯向自己“撒娇”,要求奖励,然后就不记得了,一切仿佛都像喝醉了一样,而且他头疼,浑身酸疼,这反应也跟喝醉了一样。

    温白羽活动了一下脖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不由得“嘶——”了一声,抽/了一口气,感觉脖子有点疼,不知道怎么回事,刺辣辣的,一摸还全身过电,爽的他“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温白羽觉得莫名其妙,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也没时间去找万俟景侯了,来接他的校尉已经到了,温白羽只好登上飞船,返回国去了。

    一路上温白羽还在想,难道大好机会被自己给搞砸了?但是他怎么也记不起来昨天晚上到底自己干了什么,难道在不知道不觉中把万俟景侯干翻在地了?一点儿记忆也没有,那也太亏了?

    温白羽揉/着自己脖子,不过一想到之后还有很多机会干翻万俟景侯,也就释然了。

    来接温白羽的校尉发现,将军大人总是捂着自己脖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而且几日不见,将军大人身上的alpa信息素的味道,竟然变得如此浓郁强大了!

    温白羽刚到了国境内,就被国王召见了,温白羽进入了大殿,抬头一看,心里只剩下了果然……

    大叔叔又来play了……

    国王的确是大叔叔的样子,他坐在宝座上,见到温白羽,立刻走下来,焦急的说:“孩子,你来晚了,国的使臣已经离开了!”

    温白羽说:“怎么了?要打仗吗?”

    国王说:“不是,比打仗更严重!刚刚国的使臣过来,说他们研制出了一种能够投放、瞬间杀死ega的药剂,国的人听说最近我们和y国的关系不好,y国正秘密的和他们购/买这种药剂,企图对我们投放,国的使臣有/意和我们合作,如果我们合作,他们就不会把这种药剂卖给y国,如果不合作,他们就会把药剂卖出去,到时候咱们国/家没有ega,那就完蛋了!”

    温白羽说:“那就合作啊,条件是什么?”

    国王拍着温白羽的肩膀,感动的说:“孩子,我就知道你深明大/义!”

    温白羽:“……”等等,怎么觉得合作的条件是把自己卖出去?

    温白羽的第六感还是很敏/感的,就听国王说:“国的使臣说,他们想要和咱们国/家联姻,而且联姻的对象必须是你。”

    温白羽:“……”包办婚姻啊!

    国王又说:“国的使臣说了,将军大人如果同意,他们一定会选一个国的高贵贵/族和你联姻,绝对不会怠慢。”

    温白羽:“……”不只是包办婚姻,而且连对方是谁都没敲定?!

    国王不等他说话,又说:“孩子,我知道你最深明大/义,我已经同意了,国的使臣刚刚已经回去了,他们明天就会把贵/族送过来联姻,你放心吧,国是能和我们抗衡的唯一大国,如果这次咱们联姻,那就实在太好了!”

    温白羽:“……”我没说同意呢!

    国王自说自话完,让温白羽就住在城堡里,明天婚礼也在城堡举行。

    温白羽气的不行,这分明是软/禁!

    这破剧情也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错误,应该没有这一出啊,明明只有alpa将军和他的小ega学/生各种啪啪啪的故事,怎么突然蹦出什么联姻了,还要被/逼婚!

    温白羽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踱步,外面站着好几个士兵,窗户倒是没锁,但是窗户外面全是巡逻的小型飞船,真是太先进了。

    温白羽苦思冥想了一阵,反正走大门不现实,还是应该从窗户爬出去。

    温白羽观察了一阵,外面的巡逻飞船是无人机,根本不需要换班,想要见缝插针是没戏的,只能找盲点逃跑。

    温白羽好不容易找到了盲点,跳出窗户,顺着城堡外延往下爬,感觉自己头上都是汗,这么高的城堡,万一摔下去就成肉饼了!

    温白羽落地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胳膊和腿都软/了,不敢停留,快速的往前一滚,快速的冲进了花园的花丛里。

    花园里也有巡逻的士兵,温白羽屏住呼吸,蹲在花丛里,就听到“沙沙”一声,突然一只大手猛地捂住了温白羽的口鼻,将他一下向后拽去。

    温白羽吓了一跳,但是那股力气很大,温白羽根本无法挣扎,一下就被勒了过去。

    “嘭!”一声,温白羽一下仰倒在地上,瞪大眼睛一看,拖住他的黑影,竟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一身黑色的军装,脸上有些热汗,两个人倒在花园的草丛中,这附近已经没有士兵了,不知道被万俟景侯拖到哪里去了。

    温白羽见到万俟景侯还挺高兴,但是万俟景侯的脸色不太对劲,带着一股冷然,盯着温白羽,压低声音,说:“老/师,你要结婚了吗?”

    温白羽心里“梆梆”一跳,心说消息传得真快啊……

    万俟景侯低头看着他,目光非常专注,红色的眸子仿佛要把他吸进来,慢慢低下头来,伸手环住温白羽的脖颈。

    万俟景侯的大手轻轻搂住温白羽的后颈,轻轻的摩挲了一下。

    “啊!”

    温白羽浑身一震,一下倒在地上,双眼几乎要翻白,战栗的感觉似曾相识,让他快速的急/喘着。

    万俟景侯俯下/身/体,伸手按住他的后颈,那种酸麻的感觉一股一股的窜上温白羽的大脑,温白羽几乎瘫/软的不能动,在充满花香的草地上不断的颤/抖着,他似乎又闻到了万俟景侯身上撒发出来的香气。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眼睛愉快的笑弯了,配合着黑色的军装,分明要融入黑夜,但是又那么突出耀眼。

    万俟景侯笑着说:“老/师,你真美味,已经被我标记了,还要和别人结婚吗?”

    温白羽没听懂,他虽然是临时抱佛脚看的ab文,但是也知道标记是什么意思,当然是alpa标记ega,可是万俟景侯不是ega吗?自己才是alpa啊!

    万俟景侯的笑容带着一丝愉悦,而这种笑容在温白羽眼里,那就是风雨欲来的鬼畜啊,说明万俟景侯很不高兴,自己很危险!

    但是温白羽跑不了,全身瘫/软,万俟景侯的吻落了下来,亲在温白羽的脖子上,温白羽猛地一阵激动,伸手搂住万俟景侯的脖子,急/喘好几声。

    万俟景侯“呵”的笑了一声,说:“老/师,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吗?”

    温白羽说不出话来,紧紧搂着万俟景侯,伸手勾住他军装的皮/带,但是柔/软的根本扣不开,无力的看着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低下头来,贴着温白羽的耳朵,沙哑的声音带着一股温柔,说出来的话却一点儿也不温柔,笑着说:“一副……想被我上的表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37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