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35章 明鬼X穷奇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明鬼把穷奇从浴缸里捞出来,好歹擦了擦身上,然后扔在外面的床/上。

    穷奇脖子上扎着一根金针,全身僵硬的不能动,面色已经从潮红变成了痛苦,只有眼珠子可以动来动去,好像桌上弹球一样晃来晃去的,嘴角的口水还在源源不断的流下来,完全没有什么四大凶兽的样子。

    明鬼忍无可忍的把他的手指从嘴里抽/出来,让穷奇平躺在床/上,然后居高临下的站在一边,脸色难看,抱臂说:“一会儿就要开讲学大/会了,我要和你约法三章。”

    穷奇不能动,眼珠子快速的点了好几下,示意他听到了。

    明鬼竖/起一根食指,说:“第一,不到必要时候,不许说话。”

    穷奇想问什么叫必要时候,但是他无法通/过眼珠子的晃动表达出来,而且他和明鬼也没什么心有灵犀,简直太痛苦了,于是只好屈服在明鬼的淫/威下,使劲点了点眼珠子。

    明鬼笑了一声,但是显然是冷笑,他心里知道穷奇是怎么想的,平时都是自己被穷奇气得半死,终于有机会扳回一盘了,明鬼心里当然想笑。

    明鬼竖/起食指和中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说:“第二,整个讲学过程,你都不能笑。”

    穷奇:“……”穷奇更痛苦了,让他像死人脸一样,不可以笑,简直没乐趣了。

    明鬼一想到刚才穷奇对着小姑娘笑笑笑,就像掰掉他那一口大白牙,明鬼就是这么闷骚。

    明鬼又说:“第三,不许吃东西,水也不许喝。”

    明鬼一说完这条,穷奇的眼珠子使劲摇,摇的天昏地暗的,抗/议的身/体都弹跳起来一点点了,但是他的脖子上扎着金针,根本没办法动。

    明鬼抱臂看着他,又抽/出一根金针,捏在手里慢慢的捻动,说:“不答应?”

    穷奇那叫一个气啊,但是他很害怕明鬼的金针,气的他鼻孔都要冒烟儿了,但是还是委屈的使劲点了点眼珠子,死人脸不让他笑不让他说话就算了,还不让他吃东西!

    穷奇屈服在了明鬼的淫/威之下,明鬼这才走过去,一把捏住他脖子上的金针,在穷奇“嗷——!”的一声大吼之下,金针一下就拔了下来。

    穷奇感觉身/体上麻木和酸疼的感觉慢慢驱散了,“嘶流——”一下把口水吸回去,使劲擦了擦嘴巴,瞪了明鬼一眼。

    明鬼转身说:“行了,我的话都说完了,时间差不多了,赶紧起来,咱们走了。”

    明鬼要往前走,结果穷奇突然拉住了他的手,明鬼一回头,就看到穷奇坐在床/上,一脸“小媳妇儿”的表情,有点委屈,特别不情愿,脸颊还有点绯红,这一切都奠基在“明鬼”的身/体上,明鬼顿时看的精神一震,天雷滚滚。

    明鬼皱眉说:“又怎么了?”

    穷奇拉着他的手,不情愿的指了指自己的身体。

    明鬼:“……”挨了一针了还这么精神,明鬼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这么欲求不满吗。

    穷奇现在反应很大,让他这么出门不实际,但是明鬼对着自己的样貌压力很大,完全没办法下手。

    穷奇一脸正义的说:“你不帮我,又不让我自己摸!”

    明鬼头疼得厉害,只好走回去,伸手摸上了穷奇的脸颊,然后用大拇指在穷奇的嘴唇上摩挲,把食指轻轻的伸了进去。

    穷奇“嗯……”了一声,乖顺的张/开嘴唇,含/住了明鬼的手指,就在穷奇很享受的含住明鬼手指的时候,他没想到明鬼竟然来阴的,另外一只手一翻,一根金针猛地“嗖!”一声扎进了穷奇的肉里。

    “啊——”

    穷奇大吼了一声,声音还带拐弯儿的,起初是痛苦,后来就有点变味儿了,听得明鬼头皮发/麻,穷奇被扎的一下就发/泄/出来了,猛地瘫在床/上,狠狠的喘着气。

    明鬼把金针取下来,说:“大/会要开始了,没时间跟你做这种事情,没事了就快起来,咱们要迟到了。”

    明鬼正施施然的说着,穷奇一脸满足的瘫在床/上,一脸傻笑的说:“哈哈……原来死人脸你的身/体也早/泄啊,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这样呢,一扎就泄,原理你也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咱俩一样嘛。”

    明鬼:“……”明鬼身为一派掌门,平生第一次很想弄死一个人,不,他不是人,是凶兽。

    明鬼和穷奇经历重重“磨难”,终于到达了墨派大/会的现场,墨一是满脸是汗,掌门人竟然迟到了,而且姗姗来迟,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穷奇被人簇拥着走到最上面的主/席台坐下来,一回头就看不到明鬼了,明鬼竟然还站在台下面,穷奇立刻就要站起来往下走,被墨一是一把拦住。

    墨一是说:“师叔,去哪里啊,这里是您的座位。”

    穷奇的目光去找明鬼,明鬼示意他稍安勿躁,不过还是快速走过来,穷奇这才松一口气,慢慢坐下来。

    明鬼附耳在穷奇耳边说:“这是墨派内的会/议,我不能旁听,一会儿我就要出去了,你一切都听墨一是的,他会帮你,记住我跟你的约法三章,别惹事儿。”

    穷奇紧张的抓着明鬼的手,说:“你不在啊,那我要是捅/了篓子怎么办?”

    明鬼一阵欣慰,看起来穷奇还是有点担心的,他就怕穷奇觉得好玩,那才难办呢。

    明鬼说:“放心,我不是让师侄帮你了吗,他就在你旁边坐着,我先出去了,在门外。”

    明鬼说着,就有墨派的高层长老过来,请闲杂人等离开现场了。

    还有好几个小弟/子盯着明鬼看,在八卦掌门大人的男朋友。

    明鬼走出了会/议厅,穷奇紧张的要死,笔杆条直的坐着,装成一副死人脸的模样,墨一是在旁边看着,“噗”一声就笑出来了,感觉真是太有/意思了。

    虽然是讲学,但是掌门一般都是镇场的,根本就不会发言,虽然明鬼让他不要担心,尤其旁边墨一是还在,别看墨一是嬉皮笑脸的,但是在墨派里级别很高,明鬼有/意培养他做接/班人,墨一是那张嘴可不是省油灯,一开口能把人说死。

    一场讲学会很无聊,桌上虽然有甜点,水果,各种饮料酒水,但是穷奇答应了明鬼不能吃,憋得他脸颊通红,满眼血丝,看起来精神恍惚,墨一是怕他突然晕过去,小声说:“师叔,您怎么了?”

    穷奇也压低了声音,摇了摇头,痛/心/疾/首的说:“饿的……”

    墨一是:“……”

    明鬼不放心穷奇,站在门外等着,这一场讲学怎么也有三个小时,明鬼却哪里都不去,抱臂站在门口,他本身就是个沉闷的人,别说三个小时,让他这么站三十个小时,明鬼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明鬼一个人静静的站着,就听到“踏踏踏”的声音从走廊里传过来,而且还是很多人的脚步声,明鬼不由得皱了皱眉。

    明鬼听到声音是从远处往这边来的,立刻挪动了几步,往柱子后面一藏,果然很多人跑了过来,而且身上都有武/器。

    打头的是一个长老,那个长老已经称病好久了,因为疾病缠身,所以没有参加墨派的会/议,没想到突然出现了,而且还带了这么多弟/子。

    那个长老笑着说:“快,动作快,把大殿围了,里面也差不多了。”

    明鬼皱了皱眉,心里感觉不对劲……

    穷奇坐在主/席台上正准备睡觉,他虽然在睁着双眼,但是已经老僧入定了,还打起了小呼噜,墨一是刚开始没听清楚,结果后来听得清清楚楚,分明是打呼噜的声音,旁边的长老都听见了,直往这边看。

    墨一是赶紧在主/席台下面踹了一脚穷奇,穷奇“嗬!”一声从梦中惊醒,更是一脸痛/心/疾/首,在梦里吃一碗蛇羹,都被死人脸给一脚踹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主/席台下面的席位里突然有点喧闹,主/席台上面的讲学无法进行,一个长老说:“谁在喧闹,都安静下来!”

    席位里突然有人站了起来,说:“我看讲学就到这里吧!”

    穷奇有些奇怪,外头对墨一是说:“啊?结束了?”

    墨一是皱起眉来,脸上嬉皮笑脸的笑容都收敛了,也站起来,抱臂说:“看你的衣服是尚字弟/子,掌门和墨字长老都没有说话,你为什么突然站起来喧哗?”

    那个尚字弟/子笑着说:“不错,我是尚字行的弟/子,但是我父亲是墨字长老,我之所以会突然站起来,是因为咱们台上坐的掌门,根本不是掌门!”

    他的话一出,大家立时喧哗起来,纷纷看向穷奇,穷奇一瞬间差点跳起来,没想到自己都没吃东西,竟然还被人看穿了。

    那个尚字弟/子说:“他是冒牌货!根本不是咱们的巨子!”

    墨一是脸色一下就寒了下来,这件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如果有另外的人知道,那一定不简单,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当着众目睽睽的面,显然是有备而来。

    墨一是冷声说:“一派胡言!”

    那个尚字弟/子冷笑说:“师叔这话,莫非是怕了?”

    墨一是眯起眼睛,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穷奇竟然慢慢站了起来,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反而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那是身为凶兽的一种狞笑,明鬼脸上从来不会露/出这种笑容,这样突如其来的笑容,让台上和台下的众人突然觉得有些可怕,大家都觉得,或许那个尚字行的弟/子把掌门给惹怒了。

    穷奇慢慢站起来,冷眼看着台下的人,说:“你说我不是掌门,那我是谁?”

    那个尚字弟/子被穷奇的语气给吓着了,一下有点六神无主,别说他了,旁边的墨一是都被吓着了,没想到穷奇这么有范儿?

    尚字弟/子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不是我们的掌门,大家如果不信,可以让掌门人证明!”

    这个时候那弟/子“啪啪”拍了两下手,会/议室的大门“嘭!!”一声就打开了,无数带着武/器的弟/子从外面涌进来,一下将会/议室团团包围了,顿时众人一片哗然。

    打头进来的是一个墨字长老,就是刚刚那个弟/子的老爹,显然他们是有备而来,想要趁这个机会上/位。

    会/议室顿时一片哗然,这狼子野心已经尽/人/皆/知了,穷奇站在台上,一脸的冷漠,盯着台下的那些人,冷冷的看着他们手里的手/枪,仿佛没看到一样。

    长老冷笑说:“掌门人,我儿子不懂事,他说你不是掌门,你不要介意,但是既然有人怀疑了,也不妨让掌门露一手给我们看看。”

    他说着,一挥手,几个弟/子拿出一个类似于魔方的东西来,魔方每一面上的小方块非常多,每一个小方块上都写着不同的字,每一面组合出来其实是一篇墨派的典籍。

    长老说:“这个小游戏,一直以来都只有掌门人可以玩转,今日掌门人也不妨在众人面前演示演示,如果你能在五分钟之内将玩具拼好,大家还认你这个掌门,如果你不能,那就是冒牌货!”

    墨一是有点流汗,这东西看起来像是个小玩具,但是因为方格太多,上面都是典籍,可以说是千变万化的,就算是自己也要两个小时才能拼出来,更别说是什么都不会的穷奇了,五分钟之内,恐怕真的只有明鬼才能做到。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口突然又走进来一个人,竟然是明鬼!

    不过明鬼现在顶着的是穷奇的身/体,穷奇见他走进来,顿时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

    明鬼走进来,那个长老说:“你是谁!?我们这是墨派内部的会/议,谁让你进来的?!”

    明鬼一脸冷漠,慢慢往里走,有弟/子伸手拦住他,明鬼突然抬了一下手,也不见他如何动,那个弟/子突然嚎叫了一声,一下倒在了地上,半个身/体都瘫/软/了,趴在地上只会流口水。

    明鬼慢慢走进来,说:“我不是谁,只是想说,你这种小娃娃过家家玩的游戏,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用这个考验墨派的掌门?就算我不是墨派的人,两分钟之内,也完全可以拼回原型。”

    众人听了明鬼的话,顿时一片哗然,穷奇和墨一是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明鬼来救场了。

    明鬼走上台,伸手拨动魔方,众人平气凝神,就听到“咔咔咔……咔咔咔……”的声音不停的响着,“咔!”随着最后一声的响起,一分半多一点儿,明鬼竟然将一个魔方拼好了!

    那个长老满脸惊讶,随即恍然大悟说:“是你!原来是你!”

    他说着,突然举起手来,长老的手心里藏着一把枪,对着明鬼“嘭!”一枪放出去。

    穷奇猛地张大眼睛,猛地扑过去,一下将明鬼扑在地上,那个长老一枪放空,立刻大喊着:“开/枪!!”

    四周顿时乱七八糟的,明鬼一把抓起穷奇,护着他往前跑,大殿里都是那个长老事先安排好的弟/子,火力非常强,不过明鬼刚刚也用自己的巨子领牌去调了弟/子,但是还需要拖延时间。

    穷奇突然听到明鬼大喊了一声,但是他没听清楚,“嘭!”的一声,突然眼前一黑,猛地就陷入了昏迷,一瞬间就没了知觉……

    穷奇感觉自己在做梦,他梦到自己周围有好多蛇羹,但是就是吃不到,每次自己要吃的时候,死人脸就会突然出现,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然后一脚踢翻蛇羹,气的穷奇大喊了一声,猛地就醒了过来。

    穷奇“啊!”的一声大喊,一下坐起身来,顿时觉得胸口特别疼,“嘶……”了一声,就感觉有人扶住了自己。

    穷奇一抬头,原来那个人是死人脸的明鬼,而且真的是明鬼,明鬼用的就是他自己的身/体,但是明鬼似乎有点不对劲儿,因为他不是一张死人脸,而是面带焦虑,皱着眉,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

    明鬼伸手搂住他,说:“怎么了?伤口疼?快躺下来,不要突然坐起来,你的伤口要崩裂了,快躺下来,慢点……”

    穷奇顿时头晕脑胀的,明鬼竟然一反常态,而且声音也很温柔,很不对劲儿!

    穷奇狐疑的看着他,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凶兽了?”

    明鬼:“……”

    明鬼无奈的说:“你这话跟谁学的?”

    穷奇毫不犹豫的把混沌出卖了,说:“混沌啊,我看他演的电视剧都是这台词儿。”

    明鬼:“……”

    明鬼让他躺好,穷奇的脸色有些红/润起来了,并不是那么苍白,终于松了一口气。

    穷奇这才反应过来,说:“咱们是换回来了吗?”

    明鬼点了点头,穷奇说:“那小粽子终于肯给咱们换回来了?!”

    明鬼说:“这倒不是,咱们之所以会调换身/体,其实是墨派内部出了点问题。”

    穷奇那个简单的脑回路根本听不懂,其实是墨派内部有长老想要当掌门,但是他的能力又无法超越明鬼,所以想到了这种办法,想要在讲学的会/议上揭/穿明鬼是假掌门,但是没想到穷奇定力那么好,当时的态度还很唬人,再加上明鬼发现的及时,调了弟/子过来,这件事情就平息了,不过穷奇当时中了枪。

    中枪之后明鬼和穷奇就换回来了,穷奇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

    明鬼让他躺好,脸上竟然有点笑意,说:“你这回做的非常好,谢谢你。”

    穷奇顿时一脸天崩地裂的表情,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你是谁!死人脸在哪里!”

    明鬼:“……”

    明鬼无奈的从手背里抽/出一根金针,穷奇一下就嚎叫起来,说:“别别别,别扎我!我……我跟你开玩笑的!”

    穷奇反应很大,都要跳起来了,明鬼怕他伤口撕/裂,说:“别动,赶紧躺下来。”

    穷奇觉得腰酸背痛,不知道躺了多久了,说:“咱们好不容易调换回来,别躺着了。”

    明鬼挑眉说:“那要做什么?”

    穷奇从床/上蹦起来,一个猛虎扑食,将明鬼一下扑倒在床/上,明鬼怕他撕/裂了伤口,赶紧接住他,也不敢和他较劲。

    穷奇压在他身上,底下头来亲明鬼的嘴唇,笑嘻嘻的说:“当然是做这个,我都忍了好多天了。”

    明鬼笑了一声,没想到穷奇还挺有精神,其实他也忍了很久了,只不过对着自己的脸真的很难下手,现在就没什么顾虑了。

    穷奇这方面一直很主动,舒服他就会说出来,一点儿也不会害羞,明鬼虽然总是一脸嫌弃他的表情,但是其实明鬼是个闷骚,心里并不嫌弃穷奇这样,反而很喜欢。

    穷奇主动搂住明鬼的脖子,两个人衣服扔的满地都是,穷奇简直是十年没吃饭的恶狼一样,发狠的啃着明鬼的嘴唇,一脸的享受,明鬼觉得自己嘴唇生疼,好像自己是一碗蛇羹一样……

    明鬼扶住他的腰,说:“小心伤口。”

    穷奇低下头来,说:“没事没事。”

    他说着,又含/住了明鬼的嘴唇,两个人很快吻得都是气喘吁吁的,穷奇突然勾起舌/尖,趁着明鬼不注意,猛地舔/了一下明鬼的上牙堂。

    “呼——”

    明鬼突然使劲喘了一口气,穷奇一脸得意的哈哈大笑说:“怎么样死人脸!是不是爽/死了,哈哈真好玩,你这表情好逗啊。”

    明鬼一脸要吃/人的表情,穷奇完全不知道危/机来临了,还笑的一脸得逞,结果猛地就被明鬼一下压在床/上。

    穷奇大喊了一声,声音拐了好几个弯儿,都不知道怎么叫才好了,脑袋里一下发麻,眼泪瞬间就流出来了,说:“等等……怎么回事!?这和预计的不一样啊!嗬……”

    明鬼嘴角挑/起一丝笑容,亲/吻着穷奇敏/感的后颈,声音低沉沙哑,笑着说:“你自找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35章 明鬼X穷奇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