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32章 小狐狸团子X小鱼仔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东煦和齐雪斛搂在一起激吻了将近三分钟,东煦实在是要憋死了,齐雪斛这才放开东煦。

    东煦几乎要瘫/软在地上,顺着墙壁往下出溜,双/唇微微张/开,发出“嗬——嗬——嗬——”的喘气声,好像随时都要晕过去似的。

    齐雪斛则是淡定的多了,笑眯眯的伸手托住东煦的腰,不至于让他倒在地上,笑着把东煦扶到沙发上坐下来,说:“怎么样?大冒险过关了吗?”

    旁边围观的男生女生都已经怔愣了,随即才省过来,都“哈哈”干笑着说:“当……当然过关了!”

    好些女生都觉得有点蹊跷,但是齐雪斛的表现实在太自然了,蹊跷什么也说不出来,但是这种蹊跷来源于女生的直觉和……八卦心里。

    还有好多“直男癌”,完全当做大冒险了,一点儿怀疑都没有,还笑嘻嘻的拍着齐雪斛的肩膀,说:“学弟你/爽/快啊!亲男人感觉怎么样?”

    齐雪斛轻笑了一下,似真非真的说:“还不错。”

    其他人又笑了起来,气氛好像特别好。

    东煦则没有齐雪斛那么淡定了,粗喘着气坐在沙发上,连忙拿起杯子一杯都喝了,喝完了之后才发现旁边的小十盯着自己看。

    东煦表白的心跳飞快,又被小十深/吻,又被抚/摸的,现在浑身发软,接/触到小十的目光,顿时又一阵手忙脚乱。

    结果齐雪斛笑着说:“煦哥,你刚才喝了我杯子里的酒。”

    东煦:“……”

    东煦的脸一下就红了,好想死,难道这是间接接/吻?但是他们直接的都吻过了,还怕间接的吗!

    东煦这么安慰着自己,齐雪斛笑着继续说:“我的酒有点上头,煦哥没事儿吧?”

    东煦也觉得了,这酒好上头,喝的时候甜甜的,有点辣,后劲儿竟然这么大,顿时头晕脑胀的,再加上他本身浑身无力,简直不能再好了。

    东煦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我……我去趟洗手间……”

    他摇摇晃晃的走出去,好几个人说:“东子没事儿吧?要不要找个人跟他去啊,不会掉坑儿里吧?”

    齐雪斛本身想要跟他去的,但是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儿,自己暗恋煦哥那么多年,煦哥之前可能是瞧出点矛头了,所以突然就跑了,开始躲避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煦哥一改常态,先是给自己买早点,又是一起唱歌,最后来了个表白加湿吻。

    别看齐雪斛淡定,但是他心里也是狂跳不止的,一向只有别人揣摩他的心思,齐雪斛还是第一次看不懂别人的心思,而且这个人还是一直大咧咧的煦哥。

    说实在的,齐雪斛心里没底儿,不知道是煦哥突然接受了自己,还是煦哥真的喝醉了,在玩大冒险游戏。

    众人又唱了三支歌,过去十五分钟了,东煦还没从洗手间回来,一个女生说:“东子不会真的睡在那边了吧?你们找个人把他拽回来啊。”

    有人站起来准备去,齐雪斛倒是先站起来了,说:“我去吧,正好饮料喝完了,我再去服/务台买点。”

    齐雪斛说着,就走出了包厢,往洗手间走。

    洗手间里很安静,因为已经是深夜了,学校也不在市中心,这地方的ktv夜里很冷清,所以洗手间也没人。

    齐雪斛一走进去,就看到一个人影歪在洗手池旁边,竟然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上,还在打小呼噜……

    果然是煦哥。

    齐雪斛无奈的走过去,说:“煦哥?”

    东煦蹲在地上,似乎是睡着了,歪着头,一副睡得很艰难的样子。

    齐雪斛看着他的睡相,东煦是身材高大的类型,手臂上有很多肌肉,看起来是个高大的型男,再加上他小麦色的皮肤,运/动场上挥汗如雨,性格也大大咧咧,别人都觉得东煦特别硬派,纯爷们儿!

    不过在齐雪斛眼里,他家煦哥特别可爱,有的时候很呆,说话也很直,完全不会弯弯绕绕,性格很真,都是他喜欢的。

    齐雪斛伸手摸了摸东煦的脸颊,也蹲下来,笑着说:“煦哥,别在这里睡,快起来吧。”

    东煦还在做梦,他梦见自己豪爽的和齐雪斛表白了,然后他们……

    在梦中,齐雪斛白/皙的脸颊泛起莹润的红晕,白/皙的身/子也一片潮/红,晶莹的汗珠儿星星点点的淌下来,染湿/了滑腻无瑕的身躯,他还轻轻的喘息着,搂住东煦的脖子,一脸羞涩的说:“煦哥,轻一点……”

    东煦做着梦,口水差点流/出来,嘿嘿傻笑了两下。

    齐雪斛奇怪的看着煦哥一边傻笑一边打呼噜,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竟然笑的这么可爱。

    齐雪斛伸手晃了晃东煦,东煦刚要进入主题,结果就突然被人晃醒了,可爱漂亮,乖/巧呻/吟的小十突然消失了,东煦朦胧的一睁眼,顿时看到了小十一张脸正在自己面前,专注的看着自己。

    “嗬……”

    东煦吓了一跳,猛的抬头,结果他忘了自己蹲在洗手池下面,“咚!”一声,脑袋差点给磕漏了,疼得他直抽气。

    齐雪斛吓了一跳,没想到东煦这么激动,赶紧伸手捂住他的脑袋,说:“煦哥,怎么样,别抬头,小心点。”

    齐雪斛扶着他从洗手池下面站起来,东煦双/腿发软,还在醉酒,两眼发直的盯着齐雪斛,似乎还沉浸在自己刚才的美梦之中,他突然伸手搂住齐雪斛,然后猛地吻上去,一边吻还一边撕扯齐雪斛的衣服。

    齐雪斛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煦哥喝了酒之后酒品这么奇葩?

    竟然强吻人,还要撕衣服?

    东煦的动作非常粗/暴,带着一股急切,齐雪斛的上衣被他撕/开了,穿的本身就不多,一下露/出了齐雪斛的胸膛。

    别看齐雪斛四肢有些纤长,没多少肌肉的样子,其实齐雪斛的肌肉都长在看不到的地方,真正的穿衣显瘦脱衣有料……

    东煦一撕/开齐雪斛的衣服,顿时有点懵,好像和刚才看到的小十不一样,小十白白/嫩/嫩的身/子怎么突然多出这么多肌肉了?

    不过也很好看,白/皙的皮肤,流畅的肌肉,看起来漂亮又不失性/感成熟,掺杂着一股力道的美/感,那种感觉非常的吸引人。

    东煦的手掌迫不及待的贴上去,使劲摸了两把,傻笑着说:“好舒服。”

    齐雪斛的眼神一下就沉下来,一双黑色/眼睛的伪装色突然变成了红色,齐雪斛挑了挑嘴角,笑着说:“煦哥,你想/做什么?”

    东煦一时间说不出来,结结巴巴的,只是盯着齐雪斛的胸膛看,然后伸手竟然去脱他的裤子!

    齐雪斛真的忍无可忍了,猛地一把将东煦抱起来,然后大步往隔间里走,“嘭”的一脚踹开,将东煦带进隔间,“咔嚓”一声锁上/门。

    齐雪斛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异常的“可怕”,带着一股浓浓的风雨欲来之势,好像要吃/人一样,这个时候东煦才意识到,不管说狐狸还是烛龙,好像都是吃肉的!

    齐雪斛将自己撕/开的衣服“哗啦”一声脱/下来甩在地上,然后“咔嚓”一声解/开皮/带,很自然的脱/下自己的裤子,嘴角挑/起,声音沙哑的笑着说:“煦哥,又是表白,又是亲/吻,现在还撕我衣服,我真的忍不下去了,这是你自找的。”

    东煦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脑子里嗡嗡作响,盯着齐雪斛全身到下仅剩的一条内/裤,好像很碍眼,着魔一样凑过去,伸手去扯齐雪斛的内/裤。

    齐雪斛一笑,搂住东煦,说:“别着急。”

    而东煦的反应则是很急很急,迫不及待的扯着齐雪斛的内/裤,伸手搂住他,仰着头吻上齐雪斛的嘴唇,透露/出一股野兽的急躁,而这种急躁,完全取/悦了齐雪斛。

    东煦隐约间感觉有点不对劲,刚才明明是可爱漂亮的小十在自己身下战栗,怎么现在好像反了!

    东煦可不知道刚才是他做梦,现在是实打实的真枪实战了!

    东煦全身发/抖,猫耳朵“嘭”一声冒了出来,与此同时双/腿打颤,搂住齐雪斛的脖子,颤/抖地说:“小十……不,不行了,我的腿……腿……”

    东煦激动的直颤/抖,齐雪斛低头一看,煦哥因为太激动了,他的原型要冒出来了,猫耳朵已经出来了,双/腿开始染上紫色的鳞片,“唰——”一下变成了滑腻的紫色鱼尾。

    齐雪斛一愣,简直太破/坏气氛了,东煦猛地变成了冒着猫耳朵的鲛人,站立不住,一下就要倒下去。

    齐雪斛伸手一抄,将东煦搂在怀里,东煦一脸茫然,使劲儿喘着气,显然两个人都被打断了,还没有完全满足。

    齐雪斛伸手擦着东煦脸上的汗,笑着说:“煦哥这样也很漂亮。”

    东煦听着齐雪斛的话,嗓子发干,紫色的大鱼尾慢慢卷住了齐雪斛的小/腿,轻轻的拍打着,双手搂着齐雪斛的后背,借力站着,拉着齐雪斛的手往下来,绕过自己的后背,往下抚/摸,顺着紫色的大鱼尾向下,声音沙哑又发闷,小声说:“可以……可以用这里,轻……轻点……”

    齐雪斛一愣,随即猛地兴/奋起来,笑着说:“煦哥,你真可爱。”

    东煦简直没脸见人了,自己人高马大的,竟然被称赞可爱,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可爱过,毕竟是小麦色的皮肤,配着紫色的鱼尾,还有肌肉,怎么看怎么诡异,而齐雪斛竟然总是说他可爱。

    东煦是晕过去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喝多了晕过去的,还是被爽的晕过去的,他竟然在原型的情况下,和小十做了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型的缘故,东煦异常兴/奋……

    东煦眼皮很沉重,腰酸,酸的不能碰东西,有点迷茫,睁开一点儿眼睛,发现天都亮了,而且自己不是在ktv,而是在宿舍。

    “嗬!”

    东煦一睁眼就看到了舍友,舍友一脸八卦的盯着他,笑的异常猥琐,说:“东子,昨天去和谁家姑娘搞了,看你这一脸憔悴的样子,啧啧。”

    东煦使劲眨了眨眼睛,拍了拍自己脑袋,宿醉的头疼脑胀,他只记得自己去ktv,然后真心话大冒险,然后……表白了,还激吻了!还……那个什么了!

    东煦一想,顿时心里发慌,但是仔细一想,不对啊,好像是喝醉了,不会一切都是脑补出来的吧?

    东煦脑袋里实在很乱,根本记不清楚,揉了揉自己的脸,说:“几点了?”

    舍友笑着说:“十一点了。”

    东煦吓了一跳,说:“什么!?上午的课怎么办!”

    舍友说:“唉,你有个好弟/弟啊,齐雪斛都帮你签到了,放心吧,现在呢,我去吃饭了,拜拜了兄弟!”

    舍友说着,就施施然的走了,留东煦一个人在宿舍里。

    东煦揉/着脑袋,从床/上爬起来,然后下床,结果刚一站地,双/腿一软,“嘭!”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东煦一阵发懵,自己怎么突然这么“柔/弱”了?但是他身/体真的好酸,双/腿好像因为超负荷运/动根本站不住,一直打颤。

    东煦倒在地上,就听到“咔嚓”一声,齐雪斛竟然从外面走进来了,一进来就看到了煦哥,赶紧放下手上的东西冲过来,说:“煦哥,你怎么了?”

    齐雪斛把东煦从地上抱起来,放在床/上,紧张的检/查了一下东煦的身/体,说:“磕到没有?”

    东煦全身僵硬,猛地想起自己做的那个梦……

    梦中他和小十抵死缠/绵,而且还因为激动变出了原形,更可怕的是,他主动引导小十和自己的原型那个什么……

    东煦脸上一片烧红,小声说:“还好是做梦……”

    齐雪斛见他有点魂不守舍,把自己带来的午餐拿过来,笑着说:“煦哥,饿了没有,吃点东西,我给你买了一些好消化的。”

    东煦纳闷的看着塑料袋里的粥,说:“为什么要吃好消化的?”

    齐雪斛一愣,看向东煦,说:“因为煦哥身/体不舒服。”

    东煦的确身/体不太舒服,挠了挠头,但是毫无头绪,他以为昨天那些都是做梦,根本不知道自己豪爽的表白了,亲/吻了,而且一下三垒了!

    东煦被他盯得浑身发毛,试探地说:“小十……那个……昨、昨天晚上……咱们是不是去ktv来着?我……我不太记得了……”

    齐雪斛眯了眯眼睛,也不知道煦哥是临时后悔了,还是真的宿醉不记得了。

    齐雪斛笑了一声,不过这些都难不倒他,说:“煦哥不记得了?昨天咱们在ktv玩真心话大冒险,煦哥突然就吻上来了。”

    东煦“嗬!!!”的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呛着他,自己真的这么禽/兽!?

    齐雪斛见他表情变化,继续笑眯眯的,一副老谋深算的说:“后来煦哥喝多了,在洗手间睡着了,我过去找你,然后……”

    东煦一阵紧张,好像有点印象,说:“然后什么?”

    齐雪斛说:“然后煦哥上来就扒我衣服,还咬了我一口。”

    齐雪斛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那里果然是有吻痕,当时的东煦相当热情,非常可爱,而且身为鲛人,东煦也有很强的占有欲,在齐雪斛身上留下了很多吻痕。

    东煦一看,那么大一块吻痕,都青了!自己真是禽/兽啊!

    东煦紧张的说:“然后……然后呢?”

    齐雪斛一笑,说:“煦哥当时喝醉了,是做了一点儿事情,不过也没什么。”

    齐雪斛这么一说,东煦瞬间明白了,自己昨天做的梦都是真的,但是听着齐雪斛的口气,东煦觉得好像是自己非礼了小十,毕竟小十那么可爱听话,肯定是自己强/迫了小十!

    东煦心里罪恶感飙升,似乎觉得小十口气中有一点点委屈,但是不愿意表露/出来,昨天晚上自己一定特别粗/暴,而小十竟然还来给自己送午饭。

    东煦猛地一把抓/住齐雪斛的手,说:“小十,我……”

    齐雪斛盯着他,脸上都是笑容,歪了歪头,说:“煦哥?”

    东煦觉得,小十这一声煦哥,叫的他心都要化了,立刻给自己壮胆儿,说:“小十,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并不是因为喝醉了才和你做那样的事情。”

    齐雪斛嘴角慢慢化成一丝笑意,说:“煦哥的意思是,你在清/醒的时候,也可以和我做?”

    东煦大/义凛然的说:“那当然!”

    东煦看着齐雪斛嘴角有些笑意,一张白/皙的脸上有些殷/红,顿时心跳飞快,有些着魔痴迷的说:“我现在就可以证明。”

    东煦说着,迫不及待的一扑,将齐雪斛一下压倒在床/上。

    齐雪斛顺从的倒在床/上,嘴角的笑容扩大了,声音沙哑的说:“嗯?煦哥身/体可以吗?”

    东煦说:“当然可以!”

    齐雪斛笑着说:“那就好,毕竟……”

    齐雪斛说着,猛地一翻身,他腰上力气竟然很大,一下将高大的东煦猛地压翻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在东煦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说:“毕竟,心上人主动跟我表白两次,我也忍不住了。”

    东煦一阵发懵,只能听到“心上人”三个字。

    等东煦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和想象中的有点反了?而且这种战栗的感觉,竟然似曾相识。

    “呵,”齐雪斛笑了一声,尖尖的狐狸耳朵已经冒出来了,低下头来亲/吻着东煦,毛/茸/茸的耳朵贴在东煦的脸侧轻轻的磨蹭,东煦一阵阵打抖,就听齐雪斛说:“煦哥,你的鱼尾又爽出来了,这么喜欢我吗,和昨天晚上一样呢。”

    东煦一脸懵逼,和昨天晚上一样?!

    东煦来不及想明白,齐雪斛就在他耳边低声说:“煦哥……煦哥,我好喜欢你……”

    都说狐狸有蛊惑性,东煦这才明白是什么意思,他完全无法思考了,听着小十那一声一声的喜欢,东煦觉得身在云里雾里,紧紧搂着齐雪斛的脖子。

    舍友下楼吃了饭,正好碰到了要上楼的齐雪斛,齐雪斛说是去送饭,结果舍友吃了饭回来,发现宿舍的门锁了!

    舍友只是去吃饭,根本没带钥匙,他使劲拍了拍门,说:“东子?你在吗?开门啊,我没带钥匙!”

    东煦还在激动,被门外的声音一吓,猛地抛高,眼睛直翻白,嗓子里发出呻/吟声,齐雪斛伸手捂住他的嘴。

    东煦吓得不行,想要赶紧起来,齐雪斛压低声音,笑着说:“煦哥,还没完呢,嘘——”

    舍友不知道里面有人,还以为临时出去了,在门外面站了一会儿,拍了一会儿门,只好去找他女朋友了。

    东煦和齐雪斛交往了,这事情家里很快也知道了,九命痛/心/疾/首,因为他家儿子高大帅气,竟然是底层受!不过九命也得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原来鱼尾原形也可以那个那个……

    九命瞬间脑子里精光一闪,搓/着手笑得一脸贱兮兮的就去找东海了,心想着自己这么高大帅气,怎么也要上了东海一次,而且是鱼尾原形,蓝色的鳞片,想想就觉得爽呆了!

    东煦看着爸爸一脸猥琐笑容就走了,顿时觉得很头疼,通常爸爸这么一笑,好像哪方要遭难了,但是事实证明,遭难的永远是爸爸自己……

    果然,夜里的时候,东煦和齐雪斛刚睡下,就听到隔壁的房间传来凄惨的猫叫/声,一声比一声凄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32章 小狐狸团子X小鱼仔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