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27章 齐三爷X小狐狸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齐三爷看着那个被啃得乱七八糟的礼物盒子,突然有点想起小狐狸了,不由得笑了一声,这可把秘/书给吓坏了,还以为自己做错什么事情了呢。

    齐三爷挥手说:“算了,重新包一下就行。”

    秘/书立刻说:“是的是的,我一会儿叫保洁部过来给您清理一下办公室,按理说咱们办公室里不应该有老鼠啊……”

    秘/书很疑惑的就走了,小狐狸团在柜子里,心说你才是老鼠,我可是狐狸!吃老鼠的!

    小狐狸在办公室里一直团着,为了避免齐三爷发现自己,小狐狸一直抑制着自己身/体散发出来的香气。

    不过其实小狐狸也是很厉害的,伪装能力十足,只要齐三爷不撩他就行,小狐狸对齐三爷根本没什么定力,一撩就出香气了。

    中午齐三爷在办公室里吃午饭,小狐狸团在柜子里闻着香味,又把柜子里的文件袋给嗑坏了好几个,他从早上起来就没吃东西,肚子里饿得叽里咕噜的,偏偏齐三爷不知道小狐狸就在他的柜子里。

    一股一股的香气飘过来,小狐狸磨着牙,好几次都要冲出去吃肉,不过还是克制住了。

    一直饿到晚上,齐三爷在走之前还吃了点晚饭,毕竟是去应酬的,不是去吃饭的,所以吃点晚饭垫垫肚子,小狐狸又一阵磨牙,饿得都要虚/脱了,还让他闻饭香味儿,简直就是酷/刑。

    很快秘/书进来了,说:“三爷,车子已经停在楼下了。”

    齐三爷的声音说:“我知道了,等我一会儿。”

    很快齐三爷就进了洗手间,然后是开水的声音,似乎去洗手去了,小狐狸趁机赶紧溜出了办公室,然后贼头贼脑的往楼下跑,顺着楼梯间一路狂奔不止,摸出了办公大厦,果然看到一辆豪车停在路边,是齐三爷的那辆车。

    司机站在豪车旁边,车门是打开的,白手套扶着车门,一副很恭敬的样子,小狐狸趁机窜了上去,然后又团起来,窝在角落里,但是害怕被发现,于是把酒柜的门拉开,然后直接钻了进去。

    小狐狸觉得自己真是机智,后座的酒柜空间很大,再加上小狐狸个头不大,进去还能翻跟头,不过小狐狸忽略了一点儿,那就是酒柜的温度好像不高,是个小保鲜箱……

    小狐狸想要重新钻出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秘/书的声音说:“三爷。”

    小狐狸:“……”他心里一阵哀嚎,只好团起来,让自己奶白色的毛蓬起来,这样还能保暖一点儿。

    车子开得很稳,但是路程很长,小狐狸在保鲜箱里冷的“得得得”的打颤,感觉自己要成冰鲜狐狸肉了,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

    齐三爷皱了皱眉,说:“什么声音?”

    秘/书笑着说:“酒柜不太满,里面的酒瓶在晃吧?”

    小狐狸:“……”

    车子大约开了一个小时,已经到了郊区,这才停了下来,这地方是钟小/姐的私人别墅,占地面积非常大,怪不得要建在郊区,今天是生日宴会,已经来了很多人,一辆一辆的车排着队往停车库里进去。

    因为停车要排队,所以齐三爷就临时下车了,他下车的时候,小狐狸愣是没有找到下车的机会,结果车子发出“嘭!”一声,车门就关上了,然后车子又启动了,往停车库去。

    小狐狸急的团团转,这下和齐三爷走丢/了,简直不能再好了!

    小狐狸顶开酒柜的门,从里面钻出来,车子还在行驶,也没开门,小狐狸跳到窗户上,然后机智的按了车窗,把车窗降下来,“嗖——”一下跳了出去。

    司机哼着歌,开着车,就看到后视镜里一个白影突然从车子里跳车出去了,吓了他一跳,在黑/暗的停车库里,还以为见鬼了呢!

    小狐狸跳车出去,“嗖——”一声掉在地上,然后发出“咚咚咚咚……”的翻滚声音,感觉自己差点给摔傻了,这个跟/踪过程太艰辛了!

    小狐狸摇了摇脑袋,从地上爬起来,赶紧往上跑,准备去追齐三爷。

    小狐狸不敢变成/人形,因为变成/人形没有衣服,别人看到他会尖/叫的,所以只能悄悄的往上走。

    他跑出停车库,外面人山人海,非常热闹,根本不知道哪里去找齐三爷。

    小狐狸站在原地一阵迷茫,然后就听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说:“呀!麻麻那里有一只小白猫!好可爱啊!我可以养他吗?!”

    小狐狸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小女孩指着自己,顿时一阵无语,心说自己可是犬科的,怎么可能是猫啊,我是吃肉的狐狸!

    不过小狐狸怕引起骚/动,赶紧就跑了,带着女孩的女人回头一看,根本没看到什么小白猫,女孩见“小白猫”跑了,伤心了好一阵,“哇哇”的嚎哭。

    小狐狸心惊胆战的,赶紧往宴会厅里面冲,外面安保很严格,但是难不倒小狐狸,小狐狸想到了一个绝妙又机智的好办法,那就是躲进大裙摆里面,然后混进去!

    小狐狸觉得自己太机智了,找准了一个女人的大裙摆,立刻钻了进去,那个贵太太的裙摆太大了,根本没反应过来,小狐狸钻进去,还帮她撑起了一点儿裙摆,然后跟着她慢慢往里挪动。

    小狐狸一直往前走,因为蒙着,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但是听外面那种嬉笑的声音,应该已经到了宴会厅里面了,大家都在聊天谈笑,还有高雅的钢琴曲声音。

    小狐狸刚想从裙摆里逃脱出去,就听到女人的声音笑着说:“啊呀,是齐三爷!齐三爷真的来了!我们真是蓬荜生辉啊。”

    小狐狸的耳朵瞬间就竖/起来了,仔细的听着,果然就听到了齐三爷的声音去,齐三爷的声音带着笑意,很随和的样子,说:“钟太太您言重了。”

    原来大裙摆的女人是钟太太,就是今天宴会女主角的老妈,钟太太是个寡妇,他老公非常有钱,不过死的很早,留下了大把的遗产,钟太太只有一个女儿,非常宝贝,今天是女儿十八岁生日,当然要宴请各种人过来了,宴会非常盛大。

    小狐狸躲了一会儿,听到齐三爷离开的脚步声,很着急的准备往外钻,结果不小心碰到了钟太太的小/腿肚子,钟太太“嗷——!!!”一声就叫了出来。

    小狐狸吓了一跳,紧跟着被“嘭!”一脚踹了出去,钟太太因为非常害怕,以为是老鼠,所以脚步凌/乱,踹的力度很大,小狐狸瞬间变成了一个白色的小球,一下被踢了出去。

    翻滚着就飞出了裙摆,然后“嘭!”一声,撞到了酒桌的桌脚,顿时头晕脑胀的,感觉眼前的桌脚有八个!一直在晃来晃去!

    小狐狸一团奶白色,坐在地上摇头晃脑,尖尖的耳朵抖来抖去,眼前一片昏花,就看到有八个桌脚之多的酒桌被自己在晃得不堪重负,“哗啦——!!!”一声巨响,直接倒了!

    小狐狸吓了一跳,“啪嚓!!!”一声碎裂的声音,上面落得高高的高脚杯全都掉在了地上,一瞬间变成了红酒的海洋,香甜的红酒味道直冲而来,熏得小狐狸差点醉了。

    小狐狸吓蒙了,看着一地的酒杯碎片,缩了缩小脑袋,结果祸不单行,那边钟小/姐似乎正在和齐三爷羞涩的告白,最重要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哗啦!!”一声,洒出来的红酒一下溅到了钟小/姐身上。

    钟小/姐也蒙了,她雪白的晚礼服都毁了,全都是红酒的酒渍,很不好洗。

    齐三爷笑眯眯的说:“钟小/姐,快去洗手间清理一下吧。”

    这条裙子是钟小/姐的挚爱,钟小/姐只好快速的进了洗手间,齐三爷这时候才像老狐狸似的笑了笑。

    宴会厅因为酒桌倒了,顿时一片混乱,齐三爷回头一看,就瞥到了一抹奶白色的小毛团,那小家伙溜的很快,就好像是个错觉一样,再看过去就没有了。

    小狐狸闯了祸,头晕脑胀的,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就跑,这个时候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大喊着:“麻麻!是那只小奶猫!!”

    小狐狸一听,吓得毛都站起来了,真跟一只小奶猫一样,快速的往前跑,见到拐弯就钻进去了。

    齐三爷走过去,蹲下来看着一直闹腾的小女孩,笑着说:“能告诉叔叔,是什么样子的小奶猫吗?”

    齐三爷似乎有一种欺/骗性,因为他的外表看起来很和蔼,带着一股亲和,小姑娘觉得他亲切,就绘声绘色的讲起来,说:“这么大的小奶猫,白色的,一团团好可爱!耳朵尖尖的,尾巴比身/体还要大,好粗好粗,刚才就在那里!敲可爱哒!”

    齐三爷一听,不由得笑了起来,说:“是吗,我也觉得很可爱。”

    小姑娘一听有人应和自己,立刻高兴的要蹦起来。

    小狐狸吓得不行,差点被发现了,赶紧四处乱跑,结果发现了一个空着的房间,而且门是半开的,就立刻钻进去了。

    小狐狸趴在地上,感觉自己做了六年犬科动物,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累成狗了,趴在雪白的地毯上使劲喘气,还用小爪子扇扇风。

    小狐狸低头一看,自己的小爪子上,还有身上,雪白的毛上,全都是红酒的酒渍,不由得皱了皱眉,小狐狸可是很爱干净的。

    小狐狸蹭了蹭自己的毛,但是不怎么管用,于是“唰!”一下变回人形,使劲擦自己身上的红酒,虽然白色的毛擦不干净,但是人形的小狐狸皮肤奶白,非常光滑细腻,一擦就掉。

    就在小狐狸给自己清理毛皮的时候,突听“咔嚓”一声,房门打开了,小狐狸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没人住的房间,结果竟然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是个陌生人,小狐狸不认识。

    那个中年大叔突然看到自己的房间里有一个美少年,而且是光溜溜的美少年,两只眼睛都直了,口水一下就流下来了,笑着说:“小/美/人儿,你怎么在这里呀?迷路了吗,没关系,哥/哥帮你啊……”

    小狐狸:“……”什么鬼。

    那个中年大叔一看就是喝醉了,快速的扑过来,就要亲小狐狸,小狐狸赶紧跳起来就跑,他也忘了变成狐狸比较好跑,冲着门冲过来,中年大叔似乎觉得小狐狸在和自己玩情/趣,立刻把门“咔嚓”一锁。

    小狐狸看着那大叔猥琐的笑容,顿时头皮发/麻,门也出不去了,但是如果齐三爷发现的话,肯定又要生气了,小狐狸委屈的觉得,这也不关自己的事情啊,都是齐三爷太坏了,出门不带着自己,所以自己才会跑过来的,结果遇到这种事情。

    小狐狸的目光转了一下,然后就锁定了半开着的窗户,立刻冲过去,这里是二楼,小狐狸刚才一直乱跑,直接从楼梯间扎上了二楼,一打开窗户,小狐狸顿时有些头晕目眩了,楼层很高,二楼跳下去,自己又不是猫!

    “啊!”

    小狐狸惊叫了一声,那个中年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小/腿,似乎很惊讶小狐狸的皮肤如此白/皙,笑着说:“别走啊,小宝贝儿!跟我玩玩嘛!这里是二楼,你难道要跳楼啊!”

    小狐狸气得不行,一脚踹开那个中年男人,一闭眼,真的从二楼跳下去了,心想着不就是二层吗,自己还是狐狸精呢!

    小狐狸感觉到一阵失重,“嘭!”一声,猛地跌进了一个炙热的怀抱,吓得睁大了眼睛,一睁眼就和齐三爷焦急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小狐狸瞬间傻了……

    齐三爷接住小狐狸,把人抱在怀里,紧张的说:“摔倒了没有?哪里受伤了?你怎么从二楼跳下来!”

    小狐狸眨了眨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有脚步声过来了,齐三爷低声说:“变成狐狸的样子,乖。”

    小狐狸赶紧一缩,“嘭”一下就变成了一只奶白色的小狐狸,齐三爷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盖在他身上,瞬间就看不到了。

    秘/书跑过来,说:“三爷!”

    齐三爷抱着小狐狸,说:“没事,不过我临时有事,想要回去了,你帮我准备一下车辆。”

    秘/书很尴尬的说:“不好意思三爷,我以为宴会要在凌晨之后才完,让司机回去了,我估计他现在刚到家,我现在就叫司机回来……”

    齐三爷说:“没事,我自己开车也行。”

    齐三爷抱着小狐狸往地/下车库走,小狐狸被西装盖着,团在齐三爷怀里,耸了耸小耳朵,探出一点头来,似乎在观察齐三爷到底有没有生气。

    两个人到了停车场,找到了车子,齐三爷把车打开,然后把小狐狸扔进去,的确是“扔”。

    小狐狸仿佛是个“小毛球”,“嗖”一声就被扔进了后座,小狐狸还以为齐三爷生气了,刚要爬起来,结果齐三爷已经挤进了后座,“嘭!”一声关上了门。

    小狐狸团成一团,看着齐三爷。

    齐三爷坐过来,轻轻/抚/摸/着小狐狸尖尖的小耳朵,说:“你怎么跑过来了,嗯?”

    小狐狸还是兽形,但是被齐三爷一碰,身上的香气立刻出现了,抖得很厉害,嗓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仿佛特别舒服,一瞬间就软/了,瘫在后座上。

    小狐狸瘪着嘴巴不说话,齐三爷笑了一声,说:“不说话?”

    小狐狸转过头去不看他,齐三爷伸手过来,捏住小狐狸的耳朵,然后慢慢低下头,在他雪白的软/毛上轻轻的舔/了一下,笑着说:“嗯?红酒味的,好香。”

    “啊……”

    小狐狸一阵颤/抖的呻/吟,被齐三爷一舔,白毛上还有红酒,舔的小狐狸敏/感的不行,“嘭!”一下,瞬间从兽形变成/人形,雪白纤长的手臂勾住齐三爷的脖子,双/腿也夹上来,奶白色的脸颊一片潮/红,那种润白之中泛着红晕的感觉,仿佛一块可爱诱人的糕点。

    小狐狸呼吸急促的说:“亲/亲我,亲我……”

    齐三爷挑了挑眉,伸手搂住光溜溜的小狐狸,说:“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小狐狸瘪着嘴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齐三爷吊着他的胃口,亲/亲他的耳朵,伸手抚/摸/着小狐狸又白又长的尾巴,说:“啃礼物盒的小老鼠?嗯?”

    小狐狸“啊呀……”叫了一声,齐三爷捏他尾巴,爽的小狐狸身上的香气散发的更加强烈了,全身都在抖,迷蒙的看着齐三爷。

    齐三爷又说:“钻进钟太太裙摆里,还把酒桌给打翻了?”

    小狐狸没想到自己做的那点儿事情全都被发现了,但是他现在已经完全没办法想那些,勾着齐三爷的脖子,带着哭腔的撒娇说:“亲/亲我,亲/亲我。”

    齐三爷笑着说:“你这么调皮捣蛋,还要我亲/亲你,嗯?”

    小狐狸委屈的说:“谁让你不带着我,以前你去哪里都抱着我,现在你都不带着我……你回家还特别晚,走的又早,你讨厌!”

    齐三爷一听,瞬间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说:“小家伙,在和我撒娇吗?”

    小狐狸打死不承认是撒娇,这是严肃的控/诉!

    齐三爷笑着说:“谁让我家小家伙长得太漂亮了呢?”

    小狐狸迷茫的看着齐三爷,其实齐三爷不带着小狐狸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小狐狸太惹眼了,走到哪里都是个美/人,而且年纪还不大,容易招惹一些龌龊的变/态,再加上小狐狸定力不好,只要齐三爷在他身边,小狐狸身上一直都是香喷喷的,简直就是一个活动的荷尔蒙,而且不止招女人,还招男人。

    简单来说,齐三爷就是吃醋了,齐三爷想把小狐狸关起来,只有自己能看到,这样最好。

    但是齐三爷才不会说出来,因为那样太丢人了。

    小狐狸没听懂他说什么,齐三爷却不解释了,因为他觉得小狐狸一脸委屈的向自己撒娇的样子也很可爱。

    小狐狸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个表情,简直激发了齐三爷鬼畜的欲/望,还在咬牙切齿的控/诉齐三爷。

    齐三爷低下头来,轻轻/舔shi着小狐狸皮肤上的红酒酒渍,小狐狸瞬间就不能控/诉了,瘫在车子的后座上,奶白色的皮肤上染上了一层晶莹剔透的热汗。

    齐三爷看着小狐狸突然激动起来,瞬间瘫/软/下来,把自己衣服都弄脏了,无奈的笑着说:“嗯?我还什么都没做呢,这么舒服?”

    小狐狸脸色通红,感觉无/地/自/容了,没见过自己这样丢脸的狐狸。

    小狐狸委屈的说:“你……你亲我了!”

    齐三爷笑着说:“你真的是只狐狸吗?狐狸精只有这种水平?”

    小狐狸被戳着痛楚了,感觉真的浑身都痛,这是他一辈子的痛啊。

    齐三爷见他一脸青涩的表情,心里其实很喜欢,只是故意逗逗他,把人抱起来,说:“你以为这就完了,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舒服了,不帮帮我吗?”

    小狐狸满脸通红,主动伸手搂住齐三爷的脖子,齐三爷挑眉说:“只有这样?”

    小狐狸又侧过头来,在齐三爷嘴上亲了两下,齐三爷几乎要笑场了,说:“小家伙,你就是这么勾引男人的?”

    小狐狸气的使劲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说:“你真讨厌!”

    齐三爷被他一咬,呼吸都急促了,小狐狸的口腔又湿又热,咬过之后还用小/舌/头舔/他的脖子,一片刺辣辣又滑腻腻的感觉。

    齐三爷声音沙哑的低笑了一声,把小狐狸直接压在车子的后座上,笑着说:“我这么讨厌,你还喜欢我吗?”

    小狐狸噘/着嘴,一脸不甘心,头上尖尖的白色耳朵一直抖,粗/长的尾巴卷起来,卷住了齐三爷的手臂,闷闷的说:“喜欢……”

    齐三爷低下头来,含/住了小狐狸嘟着的小/嘴唇,笑着说:“好孩子,给你奖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27章 齐三爷X小狐狸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