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26章 齐三爷X小狐狸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小狐狸没有名字,他之前向齐三爷说过,想要一个名字,因为别人都有名字,只有自己没名字,齐三爷管他叫小狐狸,齐三爷家里的佣人管他叫小少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每次齐三爷都会笑笑,说他不需要有名字。

    小狐狸出生在沙漠里,是一只小白狐狸,可能是因为他的毛色,所以在沙漠里非常难以生存,而且那时候他还没有满一岁,实在太小太小了。

    狐狸都是抚养幼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狐狸的父母没有抚养小狐狸,小狐狸有/意识开始就是自己一个人,然后他看到了齐三爷。

    齐三爷在硕/大的沙漠之中,仿佛是其中的一粒沙子,脸上尽是沧桑之色,看起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可以说是个大叔。

    然而这个大叔却异常的迷人,第一眼就很与众不同,他如果是沙漠中的一粒沙子,那也是那粒最与众不同的沙子。

    齐三爷当时穿着棕黑色的对襟衣,他的腿有残疾,脖子上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脸上带着成熟稳重的微笑,甚至眼角和嘴角还有皱纹,但显得非常和蔼亲和,慢慢将小狐狸抱了起来。

    小狐狸记得那个时候,因为他很小很小,被齐三爷抱在怀里,实在太迷你了,感觉齐三爷的怀抱异常的温暖……

    齐三爷家里很有钱,在北面势力很大,自从双/腿恢复之后,就已经慢慢开始退出圈子了,但是他并没有金盆洗手,退出了那个圈子,又进了古董这个圈子,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古董商,反而越来越忙起来。

    小狐狸跟着齐三爷好几年了,今天他快要六岁了,以前还能常常看到齐三爷,齐三爷出去会抱着他,谁都知道齐三爷有个小狐狸宠物,非常可爱。

    但是自从齐三爷双/腿恢复之后就不抱着他出门了,每次出门上班或者谈生意,都会把小狐狸留在家里,让他乖乖看家,外人觉得,这么算算,那只宠物狐狸也应该六岁了,估计已经死了。

    小狐狸气的磨牙,自己根本没有死,还活得好好儿的,虽然对于人来说六岁还是个奶娃娃,但是对于狐狸来说,六岁已经相当成熟了,可偏偏小狐狸不是普通的狐狸。

    家里空荡荡的,佣人都在一楼不会上来,除非小少爷按铃,才会有人上来伺候,不过一般小少爷都不会叫他们,只是一个人自己玩儿。

    小狐狸已经六岁了,但是他的外形长得还像是一个少年一样,看起来最多十四岁的样子,百无聊赖的趴在齐三爷的床/上打滚儿。

    因为齐三爷的房间里都是齐三爷的气息,尤其是床/上,很浓郁的气息,小狐狸一打滚儿,突然“阿嚏!”打了一声喷嚏,一个没忍住,耳朵和尾巴瞬间全都冒出来了!

    白色的耳朵尖尖的,非常大,还有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又圆又滚,尾巴上的毛儿因为齐三爷的气息炸起来,看起来特别亢/奋。

    小狐狸在床/上翻滚着,耳朵和尾巴不停的耸/动着,拍着床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齐三爷还是不回来,气的小狐狸想要磨牙。

    小狐狸从床/上溜下去,他身上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奶白色的皮肤,纤细的胳膊和手脚,细细的小/腰,挺翘的臀/部,典型一个“祸国殃民”的长相,毕竟他是只狐狸,而且在狐狸里面也算是好看的。

    小狐狸跳下床来,然后钻进床底下去,原来他在齐三爷的床底下放了一只玩具老鼠,别以为只有猫咪喜欢玩具老鼠,犬科的小狐狸也喜欢玩具老鼠,因为狐狸的主要食物就是吃老鼠,在沙漠里的时候老鼠很少,小狐狸总是吃不饱,后来被齐三爷领走了,齐三爷就不让他吃老鼠了。

    不过捉老鼠还是本能的,小狐狸总是时不时给齐三爷一个惊喜,捧着一只翻白眼的老鼠过来献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齐三爷已经无奈了,所以那天下班之后,特意去了一趟宠物商店,给小狐狸买了一只玩具老鼠,严肃的勒令小狐狸绝对不能再捉真的老鼠,否则就不会和他亲/亲了。

    小狐狸很苦恼,不过以后都没有捉过老鼠,只是玩他的玩具。

    狐狸都喜欢洞/穴,所以小狐狸把自己的玩具老鼠藏在了齐三爷的床底下,一有不开心的事情就钻进床底下去咬老鼠。

    小狐狸对着玩具老鼠使劲咬,不知道是什么橡胶的,竟然无比的结实,小狐狸咬的牙都酸了,把头探出来看了看时间,他竟然咬了两个小时,已经十二点多了。

    小狐狸又缩回床底下,继续咬老鼠,不知道又咬了多长时间,小狐狸都要睡着了,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佣人的声音,说:“三爷,您回来了?需要夜宵吗?”

    齐三爷的说话声没听见,不过很快有脚步声传来,小狐狸本来想窜出去的,但是转念一想,很生气的缩在床底下没吭声。

    齐三爷很快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来,把东西放在一边,然后解/开自己的衣服,换了家居服。

    齐三爷的腿已经恢复了,只是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平时跑跳都没问题,大长/腿笔直笔直的,非常帅气,带着浓重的性/感。

    小狐狸看着齐三爷的大长/腿在床前晃来晃去,咬着老鼠都要流哈喇子了,赶紧擦了擦自己的嘴巴,做贼一样躲着,继续欣赏齐三爷换衣服。

    齐三爷换了家居服,然后拿了浴袍,似乎准备去浴/室洗澡了,就在这个时候,齐三爷突然蹲下了身/体,一下和小狐狸打了个照面,小狐狸吓了一跳,耳朵都竖/起来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床底下的小狐狸趴在地上,尾巴和耳朵都竖/起来,白色的毛很长,很顺滑,炸起来耷/拉在他奶白色的皮肤上,看起来无比美艳,带着一种性/感的诱/惑力,而小狐狸的表情则非常吃惊,最重要的是,他的嘴巴上咬着一只玩具老鼠,作为狐狸的那种诱/惑力一下大打折扣!

    小狐狸睁大了眼睛,他的眸子是椭圆形的,在黑/暗中很亮很亮,看起来特别可爱,咬着老鼠含糊的说:“你……唔,你怎么发现我的?”

    齐三爷无奈的摇头说:“你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有多大吗?”

    小狐狸一听,瞬间明白了,谁让齐三爷在自己面前脱衣服的,小狐狸一看到齐三爷心里就蠢/蠢/欲/动,更别说齐三爷脱衣服了,所以小狐狸身上的味道一下就控/制不住,飘了出去,齐三爷当然闻到了。

    齐三爷晃了晃手中的浴袍,笑着说:“一起洗澡吗?”

    小狐狸惊喜的立刻从床底下蹦出来,光溜溜的窜到齐三爷身上,两条细白的大/腿还夹/住齐三爷的腰,伸手搂住齐三爷的脖子,挥动着手中的玩具老鼠,说:“要!要洗!”

    齐三爷抱着小狐狸,把他手里的小老鼠拿下来,丢在一边儿,说:“这个可不能一起洗。”

    两人进了浴/室,小狐狸窜进浴缸里,齐三爷在旁边放水,小狐狸躺在浴缸里玩水,伸展着四肢,扬起脖颈来,仿佛特别享受,嘴里说:“唔……好舒服,再热一点儿……”

    齐三爷把水开到最大,水温再调热了一点儿,然后把自己的家居服脱/下来扔在一边,再也忍不住了,“哗啦——”一声跨进了浴缸里。

    小狐狸吓了一跳,“嗬——”了一声,突然有人进来,水位一下就上涨了,差点呛着小狐狸。

    不过小狐狸一看齐三爷进来了,立刻缠了上去,手脚并用的抱住齐三爷,而且很主动得用奶白的身/体磨蹭齐三爷那里,嗓子里还发出舒服的咕噜声,好像一个肚子饿的幼兽一样。

    齐三爷笑了一声,说:“不乖的孩子。”

    小狐狸很不甘心的噘/着嘴,说:“我六岁了!”

    齐三爷一听,差点笑出来,说:“对,你六岁了,那你自己来好吗,我腿有点不舒服,今天走多了路。”

    齐三爷当然是骗他的,但是小狐狸就真的信了,担心的看着他,说:“那……你不舒服……能,能做吗?”

    齐三爷见小狐狸一脸纠结,他身上的香气已经完全冒出来了,非常浓郁,却抑制着自己,这作法真不像个狐狸。

    齐三爷笑着说:“我说不能做,你忍得住吗?”

    他说着,故意伸手去摸小狐狸的脖子,小狐狸奶白色的脖子特别敏/感,只是被齐三爷的手掌触/摸,轻轻的磨蹭,小狐狸就会仰起脖子,发出舒服的叹息声,瞬间软的一塌糊涂。

    果然,小狐狸身上的香气更浓郁了,他顺从的抬起脖子,低低的呻/吟着,不过很快发现不对劲,坚定的说:“我……我可以不做的!”

    齐三爷真的忍不住了,笑了起来,说:“你不要做?可是我想/做,你说怎么办?”

    小狐狸的忍耐力似乎已经崩溃了,扑过去骑在齐三爷身上,气的往齐三爷脖子上咬。

    齐三爷说:“我可不是你的玩具老鼠,你再咬我要打你屁/股了。”

    小狐狸和齐三爷在浴/室里折腾,虽然小狐狸是狐狸,按理来说应该在做/爱这种事情上很游刃有余,不过小狐狸自从两岁成熟之后,就只和齐三爷做过,小狐狸所有的经验都是从齐三爷身上得到的,可以说是一只经验匮乏的小狐狸,在别的狐狸眼里看来都是种/族的耻辱。

    所以小狐狸完全斗不过齐三爷这个老姜块,尤其这个老姜块的本体竟然是烛龙,自从齐三爷拿回尾巴之后,齐三爷的体力就非常惊人,每次做这种事情,小狐狸总觉得自己要死了一样。

    最要命的时候,有的时候小狐狸的耳朵和尾巴会爽的蹦出来,齐三爷也会很优雅型的变出烛龙的兽体,吓得小狐狸魂儿都要废了,哪只狐狸不怕蛇啊,更别说那么大的一条蛇了!

    小狐狸一脸凄惨,耳朵上尾巴上的白毛都湿/漉/漉的,他的毛很膨,一泡湿/了就塌下来了,其实尾巴和耳朵都不粗/大,有点纤细,耷/拉着湿/漉/漉的白毛,看起来特别可怜。

    小狐狸奶白色的身/子上全是吻痕,可怜兮兮的颤/动着耳朵,齐三爷把他抱到床/上,低头亲了亲小狐狸的脸颊。

    小狐狸吓了一跳,声音弱弱的,可怜兮兮的说:“不……不能再做了……”

    齐三爷一愣,笑了一声,原来这小家伙还以为自己又要和他做,自己有这么禽/兽吗?不过为了逗逗小狐狸,还是和他闹了一下。

    小狐狸可怜兮兮的求饶,尖尖的耳朵都耷/拉在头顶上,觉得自己真是狐狸界的耻辱,只听说狐狸把别人吸干了,没听说过别人把狐狸吸干了。

    小狐狸搂着齐三爷,就好像抱着一只“大老鼠”一样,怎么也不撒手,齐三爷早上起床的时候有些无奈,只好把小狐狸摇醒了,说:“我要出门了,你自己再睡一会儿吧。”

    今天是周六,齐三爷竟然还要出门,他天天早出晚归的,几乎一天到晚看不到人,小狐狸咬着嘴唇,一脸不愿意的样子,就是不撒手。

    齐三爷无奈的看着小狐狸,这小家伙现在越来越会撒娇了,只好哄着说:“乖,撒手,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买个小老鼠好吗?”

    小狐狸“哼”了一声,心说你就用一只小老鼠贿/赂我吗?我要大老鼠!

    齐三爷怎么哄小狐狸都没办法,只好低下头来,吻住了小狐狸的嘴唇,小狐狸一和齐三爷接/吻,立刻软得一塌糊涂,纤细的身/子不停发/抖,齐三爷趁机就翻身下了床,笑着说:“真可爱。”

    小狐狸这才发现自己着了道,气得不行。

    齐三爷今天竟然穿了西装,他平时都不/穿西装,觉得不舒服,还在给自己打领带。

    小狐狸趴在床/上,摇着自己的大尾巴,盯着齐三爷打领带,觉得穿西装的齐三爷好帅,特别性/感,真想立刻扑过去,不过小狐狸的腰疼,腿疼,哪里都疼,实在动不了。

    齐三爷揉了揉小狐狸的头,说:“我要出门了,晚点儿回来,别等我睡觉了。”

    小狐狸瞪着齐三爷,不知道他又去哪里,他就没有早回来的时候,每天都是十二点之后回来。

    小狐狸盯着他出了门,摇了摇自己的尾巴,椭圆形的眸子转了两圈,似乎在想什么坏主意。

    “嗖!”一声,床/上的少年突然一下就消失了,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小狐狸,小狐狸快速的从床/上窜下来,然后顶开门,从楼上跑了下去。

    齐三爷的车子已经在外面停着了,司机打开车门,齐三爷正在嘱咐佣人给小狐狸准备一些好消化的午餐。

    小狐狸趁机溜上了车子,快速的躲了起来,齐三爷上车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车子很快就行驶了起来。

    齐三爷的车子往公/司开过去,很快就到了,小狐狸去过齐三爷的公/司,所以说是熟门熟路,齐三爷去开/会的时候,小狐狸就溜进了他的办公室,往柜子里一钻。

    没过一会儿,齐三爷就回来了,然后同时进来的还有一个穿着正装的女人,那个女人是齐三爷的秘/书。

    秘/书说:“三爷,今天晚上七点,有一个钟小/姐的生日宴会,您千万别忘了。”

    齐三爷点了点头,说:“我记得。”

    小狐狸眼珠子转了转,原来齐三爷今天穿了西装还打领带,竟然是参加什么钟小/姐的生日宴会?

    小狐狸一听,顿时醋性大发,气的随便抓了个东西就当老鼠咬,咬的都是坑,咬完之后一看,是个包装很精美的盒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齐三爷说:“礼物你帮我准备好了吗?”

    秘/书说:“准备好了,就放在这个柜子里。”

    秘/书说着冲着小狐狸走过来,小狐狸吓了一跳,使劲团起自己的身/体,团成了一个小毛球,藏在柜子的最里面,秘/书的手伸进来,把刚才被小狐狸咬的盒子拿了出来。

    就听秘/书吃惊的说:“天呢!老鼠把钟小/姐的礼物盒子给嗑出了好几个洞!”

    小狐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26章 齐三爷X小狐狸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