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24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8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柔的王子一秒变成了鬼畜……

    温白羽真的很难接受这个设定,刚刚还窃喜万俟景侯变得温柔又善解人意,原来全是装出来的,现在鬼畜气息原形毕露,简直不能再好了!

    温白羽有点走神了,突然“嗬——”的一声,感觉自己差点就断气了,睁大了眼睛,一副灵魂要出窍的样子,爽的魂都要飞了。

    万俟景侯笑着说:“在想什么,专心一点。”

    温白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其实他在想,为什么自己和万俟景侯“第一次”见面就是做,万俟景侯也太无/耻了!

    温白羽紧紧搂住万俟景侯的后背和脖子,把头埋首在他的颈侧,深深的喘着气,轻声说:“我不行了。”

    万俟景侯笑着亲他的耳朵,说:“没关系。”

    温白羽极力忍耐着,打着颤说:“会弄脏你的衣服。”

    万俟景侯低头看了看自己,笑着说:“反正已经脏了,再来几次?”

    几次?!

    为什么要用几次这种词!

    温白羽感觉自己浑浑噩噩的,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旁边的钟楼敲了一次又一次,随即他们听到了脚步声。

    万俟景侯一把捂住温白羽的嘴,说:“嘘,都怪你叫的太好听了,把守卫引过来了。”

    温白羽气的翻白眼,使劲咬住万俟景侯的手心虎口,不过他没什么力气,这动作就跟撒娇一样,让万俟景侯火气很大。

    万俟景侯笑着说:“我先去把他们打发走,一会儿再来教训你。”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很有精神的样子,几乎要崩溃了,自己的体力完全跟不上那个鬼畜的禽/兽啊!

    万俟景侯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披在温白羽身上,然后整理了一下,走出去引开守卫,不让守卫继续走过来。

    温白羽听见守卫远去的脚步声,松了一口气,不然自己浑身到下只有一个披风盖着,实在太像暴/露狂了。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就听到“噗!”一声,很快的半空中/出现了一个穿着白纱小裙子的小兔子!

    小兔子手里还拿着一个仙女棒,模样非常可爱,动作也很优雅,小尾巴从裙子的缝隙里钻出来,摆了摆。

    是讹兽。

    讹兽突然出现,笑着说:“哦哦,你果然和王子上/床了,感觉怎么样,还是野/战,超激烈呀!”

    温白羽:“……”这个耿直且不知道害羞的小兔子!

    很快万俟景侯的脚步声就要回来了,越来越近,讹兽睁大了眼睛,兔耳朵直晃,说:“对了对了,我差点忘了!快上车,没时间解释了!”

    讹兽说着,挥动自己的小魔棒,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水晶的南瓜马车。

    讹兽一把拉住温白羽,说:“快快,他来了,来了就走不了了!”

    温白羽根本没听懂小兔子在说什么,只是说快上车,上什么车啊,就算现在上车,也完全走不了啊,难道马车要在天上飞过去啊!?

    温白羽被拽上马车,盖在身上的毯子“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

    万俟景侯回来的时候,根本没看到什么水晶马车,他只能看到一张红色的披风从天上落下来,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白色的闪光,温白羽消失了……

    温白羽迈进马车里,讹兽关上马车门,很快又打开了马车门,温白羽惊讶的发现,他的马车已经停在了灰姑娘家里,外面的场景已经不是王宫了,简直就是个任意门一样。

    讹兽蹦蹦哒哒的从马车里跑出来,温白羽赶紧把之前的衣服穿起来,说:“你有什么急事吗?”

    如果没有急事,自己很想先洗个澡。

    讹兽说:“当然有啦,你的继母和姐姐快回来了,在这之前,你要写一下用户体验报告,刚才幸亏我机智的把你带走,不然王子殿下一定不会给我时间写报告的,那我这个月的业绩就泡汤了。”

    温白羽:“……”

    用户体验报告……

    就讹兽这个不靠谱的样子,还让他写用户报告,什么鬼!

    温白羽无奈的给他填写了报告,讹兽挥动着小魔棒,说:“你是我见过最配合的用户了,如果以后有需要,例如和王子一/夜/情啦,一定要再叫我哦。”

    温白羽坚定的说:“不,没有需要了,谢谢。”

    讹兽笑着说:“不用跟我客气啦,拜拜,哦忘了说,你的继母已经在门外了,你最好把脖子上的吻痕遮一遮。”

    温白羽赶紧伸手挡住自己脖子,就听到“咔嚓”的声音,果然是继母回来了,温白羽无奈得赶紧把房子收拾了一下。

    继母和两个姐姐回来了,但是非常不高兴,因为王子只和一个看起来美若天仙的女人跳舞,然后就消失了,一直都找不到,看起来王子是被那个女人迷住了,那自己的两个女儿岂不是没有机会了?

    两个姐姐也很气愤,对着温白羽撒气,把温白羽根本没怎么捡的一盘豆子,猛地一下又踹了一地,发出“哐啷!”一声。

    温白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现在幼儿园的熊孩子都不这么干了。

    那两个人还要踩温白羽的手背,温白羽心想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再说自己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被那两个女人欺负呢,虽然平时他都不打女人的,毕竟自己是男人,但是暗搓搓的使坏还是可以的吧?

    温白羽的手腕一翻,正好错开了,然后猛地一勾,就听到“啊!!”一身惊叫,一个女人立刻“嘭!”一声摔了一个大马趴,一下跌在了地上,再加上她吨位不小,差点把二楼给砸穿了。

    顿时就鸡飞狗跳起来,继母那叫一个心疼女儿,另外一个也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在旁边窃喜,那意思是摔死了她的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的家伙,她当上王子妃的概率就高一点儿了。

    温白羽心想,万俟景侯那个眼睛不至于这么出气儿吧?

    大家鸡飞狗跳了一番,继母勒令温白羽不捡完豆子不能睡觉,马上已经要天亮了,然后就带着两个女儿回房间了。

    温白羽也懒得捡什么豆子,去浴/室洗了澡,该死的万俟景侯,自从自己进入这个奇葩的世界之后,万俟景侯就非常肆意,总是把东西留在他身/体里,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温白羽洗了澡,就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了,不过刚睡也就两个小时,外面竟然天亮了,紧跟着就是“叮铃叮铃——”的声音传过来了,是摇铃的声音。

    温白羽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就听到原来是继母的房间在摇铃,因为铃/声太刺耳了,温白羽不得不走过去,一进入继母的房间,继母竟然已经打扮的花枝招展了。

    继母说:“动作快点,一会儿王子殿下要过来,把房间打扫干净一点儿。”

    温白羽吃了一惊,万俟景侯?

    这个时候,“嘭”一声门撞开了,两个姐姐兴/奋的冲了进来,笑着:“妈!王子什么时候来!?你看我的脚,能穿上水晶鞋吗?”

    “起开!丑女!是我穿!”

    “我穿我穿!”

    两个姐姐立刻就掐上了,温白羽站在一边,可算听懂了,原来水晶鞋的段落要开始了。

    温白羽一想到那个十二厘米的水晶鞋就头疼,最可怕的是,那个水晶鞋并不小,温白羽身材也不算矮,脚和身高是成正比的,鞋号自然也不小,这样一想,那水晶鞋合自己的脚,怪不得别人穿不了,并不是穿不下,而是穿上就掉!

    温白羽想要捂脸,这是什么诡异的世界,太可怕了,一切都很羞耻崩溃,打死他也不想在众人面前穿那个羞耻的水晶鞋!

    温白羽只睡了两个小时,然后就开始干活了,看着两个姐姐把自己打扮成了花孔雀,简直妖/艳得不能直视。

    很快就听到了哒哒的马蹄声,温白羽从二楼的窗户往外看,就看到了王子的马车队,那仗势,果然是万俟景侯干得出来的,一队车马停在门口,很快万俟景侯就从马车上下来了,他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腰上还别着象征王子权力地位的佩剑,帅的简直又不可描述……

    不过今天的万俟景侯,完全没有昨天那种温柔有礼貌的感觉,身上带着一股冷漠和疏离,又恢复了温白羽认识的万俟景侯,而且看起来心情不太好,通常这种状态下,温白羽都不会招惹他,毕竟遭殃的是自己。

    王子很快进了大门,继母和姐姐冲下去迎接,两个姐姐一直在朝万俟景侯抛媚眼,幸亏万俟景侯定力好,不然都能吐了,温白羽在二楼笑的都要抽筋了,好像在围观免/费的好戏。

    王子的侍从很快拿出了水晶鞋,温白羽看见这一幕,果然想要捂脸,已经不忍心再看了,那个水晶鞋有点太大了……

    两个姐姐争先恐后的去试水晶鞋,当然他们都能穿进去,但是绝对不能走路,毕竟温白羽是男人,那两个人是女人,身材都没有温白羽高。

    温白羽真的在捂脸,这个场景迷之尴尬,已经不能再尴尬了。

    王子的侍从说:“这个家里所有的未婚女士都试过水晶鞋了吗?”

    继母立刻说:“是的。”

    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皱了皱眉,继母被王子殿下的表情吓到了,立刻颤/抖地说:“那个……还有……家里还有一个低贱的女仆,没试过,但是她绝对不可能……”

    王子的侍从打断说:“请她下来试鞋。”

    温白羽就在楼上,还正在往下看呢,顿时一脸尴尬,自己真的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试那个巨型的水晶鞋啊!

    结果继母就上来了,愤/恨的看着他,说:“快滚下去,反正你也穿不了。”

    温白羽无奈的走下来,他一直很不理解,灰姑娘的设定是没穿上漂亮的礼服,王子都认不出来,需要用水晶鞋才能认出来,所以他想知道万俟景侯能不能认出自己。

    果然他走下来的时候,万俟景侯一直盯着他,那目光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可怕。

    温白羽不由得“咕嘟”咽了一口唾沫,赶紧坐在试鞋的椅子上,不过他还没有动作,很快万俟景侯已经大步走了过来,伸手握住了温白羽的手,然后将人一把打横抱起来。

    温白羽吓了一大跳,其他人也吓了一大跳,温白羽说:“干什么!”

    万俟景侯低笑了一声,在他耳边笑着说:“干/你。”

    温白羽:“……”日了万俟景侯了!

    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说:“房间借我用用。”

    他说着,大跨步走上台阶,往二楼去了,然后踢开卧房的门,将温白羽抱进去,猛地又关上/门,两个人贴着门板立刻亲/吻了起来,吻得如火如荼。

    万俟景侯将温白羽的衣服撕/开,笑着说:“顶着这一身吻痕就想跑?”

    温白羽被他亲的腿软,顺着门板往下滑,说:“没……没有。”

    自己是被讹兽硬抓回来的好嘛!

    万俟景侯轻笑一声,说:“坏孩子,偷偷自己跑掉了,要给你点教训。”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说:“等等,不是……我没跑,是……呃!”

    讹兽两个字已经变成了突然的呻/吟,万俟景侯简直是禽/兽,说上就上,根本不管时间地点……

    “圣诞快乐!”

    “玛丽怎么睡着了?”

    “快起床啊玛丽,圣诞节到了,快看教父送你的礼物!”

    温白羽绝对睡眠不足,耳朵边一堆人在说话,实在太烦人了,还有什么圣诞节?

    温白羽一向不过圣诞节的,结果有人为了圣诞节吵他睡觉,温白羽头都要炸了,使劲睁开眼睛,结果就看到大叔叔站在了他的面前。

    很好,又是大叔叔……

    温白羽觉得自己很头疼,因为每次看到大叔叔,感觉都很不祥……

    果然!

    大叔叔穿着一身红棕色的礼服,看起来还是西方的打扮,头发也向后背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很绅士。

    大叔叔笑着对温白羽说:“玛丽,起床了。”

    温白羽眼皮跳了跳,玛丽是什么?我还玛丽苏呢!

    温白羽这时候注意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大沙发上,似乎刚才是在这里睡着了,万俟景侯不见了,温白羽这次也不惊讶了,心里只是无比淡定的想着:哦,换剧本了。

    与此同时温白羽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游仙枕头是古代的东西,据说是给赵芳芷陪/葬的宝贝,枕上枕头之后,怎么梦到的全都是西方的东西,这枕头绝对是赝品!

    大叔叔笑着捏了捏温白羽的脸颊,说:“小玛丽,还在做梦吗?”

    温白羽心说,是的,还在做梦……

    温白羽站起身来,房间打扮的很漂亮,果然是要过圣诞节一样,房间里还有圣诞树,火炉旁边摆放着各种礼物,桌子上全是大餐,温白羽瞬间都有点饿了。

    然而,他转过头来,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妈/的!

    温白羽差点爆出一声粗口,裙子!又是裙子!

    而且是小萝莉的小洋装,头上还梳着一个很可怕的大蝴蝶结,穿的跟洋娃娃一样,温白羽觉得,自己还有点缩水,严重缩水,这个样子看起来最多十六岁,但是自己已经二十六岁还拐弯了啊!

    怪不得大叔叔叫他小玛丽……

    大叔叔没有注意温白羽的失态,笑着弯下腰来,把手中一个礼盒交给他,说:“小玛丽,看看我送你的礼物。”

    温白羽接过来,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剧本里,于是谢过了大叔叔,然后把礼盒拆开。

    礼盒不太重,拆开之后有个包装,里面放的竟然是……

    ——胡桃夹子木偶!

    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小人,嘴里咬着一个小/核桃,身上带着金色的佩剑,手脚的关节都可以用,笔直的躺在盒子里,看起来表情非常严肃。

    温白羽吃了一惊,这咬核桃的小人,竟然和万俟景侯长得一模一样!

    虽然小人很迷你,而且很q版,但是那种严肃的表情真的一模一样,特别传神。

    大叔叔见温白羽盯着胡桃夹子发呆,笑着说:“看来你很喜欢?来先把胡桃夹子放在这边,咱们去吃饭了。”

    大叔叔把胡桃夹子拿起来,然后放在旁边摆饰品的桌子上,拉着可爱的“小玛丽”的手,就去吃饭了。

    家庭晚餐之后,“小玛丽”就要睡觉了,教父大叔叔把温白羽送回床/上,笑着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说:“小玛丽,晚安,做个好梦。”

    温白羽已经可以想象自后要做什么梦了,必然是胡桃夹子的梦。

    他本身不想睡觉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躺在床/上就特别困,根本睁不开眼睛,两个眼皮就跟黏在一起似的,一点儿也动不了,很快沉入了梦乡。

    温白羽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听到“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咚!”一声,有什么东西蹦到了自己的额头上。

    温白羽一睁眼,顿时看到自己床边有东西在晃动,低头一看,竟然一堆的胡桃夹子木偶,小木偶太小了,在他床边晃动,与此同时,地上竟然还有老鼠!

    温白羽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他真的很怕老鼠,按理说他是开饭馆儿的,肯定会见过老鼠,但是温白羽特别痛恨老鼠,所以把饭馆儿弄的特别整洁,都可以当卫生标兵了,所以他的小饭馆从来没见过老鼠。

    温白羽差点吓飞了,一堆的老鼠在和胡桃夹子的小人打架,是梦!是梦!

    这是胡桃夹子的故事情节!

    温白羽想着,但是那些老鼠真的很烦人,来回来去的窜,胡桃夹子的小兵就来回来去的和老鼠打游击战,他们手里有的挥舞着别针一样小的剑,有的则端着枪在开火。

    刚才崩在温白羽额头上的恐怕就是火/药,温白羽真是庆幸,幸亏不是老鼠屎!

    那些胡桃夹子的小人/大喊着:“保护王子!保护王子!”

    温白羽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那个长的和万俟景侯一模一样的小人还在他的客厅柜子上。

    温白羽低头看着床边的老鼠,赶紧拿起床头柜上的东西驱赶,还是觉得一身都是鸡皮疙瘩,恶心的不行,把老鼠驱赶走,才下了床,跑到客厅去。

    一进客厅,温白羽傻眼了,这简直就是……老鼠的海洋!

    地上全都是“老鼠大军”,柜子上则是“胡桃夹子大军”,两拨人正在火拼,而胡桃夹子们的王子殿下,就站在柜子上。

    那个胡桃夹子在同类里似乎算是身材“高大”的,但是在温白羽眼里还是个小不点儿。

    胡桃夹子粘在柜子上,他的手握着腰间的长剑,低头看着下面火拼的两拨大军,脸色很凝重,一身红色的军装制/服看起来非常帅气,虽然他现在是个q版的胡桃夹子……

    一个胡桃夹子小兵冲过来,说:“王子殿下,鼠王出动了!我们要抵挡不住了,王子殿下快走,一定要找到糖果公主,解除咒语!”

    温白羽差点晕过去,妈呀,糖果公主,谁能救救自己,这迷之尴尬的剧本!

    “吱吱!”

    温白羽听到有叫/声,转头一看,就见一只巨大无比的老鼠爬了出来,他的体型太大了,大约有三十厘米那么大,对于老鼠来说,已经是巨型了!

    温白羽吓得差点大喊出来,那边的胡桃夹子小兵们护送着王子殿下,“殿下快走,我们来断后,一定要找到糖果公主!”

    现在是胡桃夹子的万俟景侯突然抬起来,身姿非常矫健,一把抓/住了吊钟的下摆,猛地往前一荡,凌空翻了一个身,“嘭!”落在地上,然后猛地往前冲去,飞快的一下跃进熊熊燃/烧的火炉之中。

    温白羽“嗬!”了一声,吓了一跳,还以为万俟景侯疯了呢,他现在是胡桃夹子,肯定是怕火的,结果他竟然跳进了火炉里,他晚上刚吃过烧鸡,不想再吃烧万俟景侯了!

    温白羽想要阻拦,但是万俟景侯即使变成了木偶,动作也依然矫健迅捷,他根本无法阻拦,没有那个时间。

    但是奇迹发生了,万俟景侯并没有在火炉中烧成灰碳,而是瞬间消失了。

    “吱吱!”

    巨大的老鼠飞奔过来,温白羽吓得腿软,回头看了一眼火炉,一群老鼠跟着巨大的老鼠也窜过来,“吱吱”的叫着,说:“这有个漂亮的小女孩,给大王带回去做夫人。”

    压寨夫人?!

    温白羽差点气飞了,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冲着那个火炉也冲过去,猛地一缩肩膀,一头扎进了火炉里。

    “呼——!!!”一声,火炉就像任意门一样,瞬间打开了,温白羽快速穿过那扇门,“嘭!!!”一声,掉进了一个大洞里,猛地摔了下去。

    “咚!”一声,下面是厚厚的草甸,温白羽没有摔伤,睁眼一看,竟然是鸟语花香的场景,并不是个闭塞的深洞,天空蔚蓝,空气清新,四周都是花草。

    温白羽惊讶的爬起来,结果他发现自己身边还有人,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捂着自己的胳膊坐起来,正靠着后背的树干,温白羽惊讶的发现,明明很q版的万俟景侯,竟然和自己一般高!

    自己缩小了……

    万俟景侯是个木偶,身上都是关节,嘴巴上也是关节,远看挺帅气的,近看非常简陋,温白羽“噗”的一声就笑出来了,太逗了!

    万俟景侯则是一脸不认识温白羽的模样,说:“笑什么?”

    温白羽怕他发飙,说:“没有,没笑……”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他只是靠坐在,捂着自己的手臂。

    温白羽注意到,他的手臂关节似乎“脱臼”了,温白羽也是从上面摔下来的,但是问题在于温白羽身上是肉,而万俟景侯身上都是木头关节,那么硬的东西,掉下来没什么缓冲,肯定有问题的。

    温白羽见他的手耷/拉着,说:“我帮你看看吧?”

    万俟景侯显然有些不相信他,但是没有拒绝,放开了自己的手,温白羽赶紧过来,果然是“脱臼”了,其实就是关节摔开了,但是万俟景侯身上的关节是拧扣的,再拧上就可以了。

    温白羽把他的手臂对接好,把螺丝拧进去,然后拧好螺母,说:“好了,你试试看。”

    万俟景侯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说:“你竟然可以治愈伤口?”

    温白羽:“……”不,只是拧了一个螺丝螺母……

    不过看着万俟景侯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温白羽心里顿时油然而生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

    温白羽突然想起还没有介绍自己的名字,万俟景侯活动着自己的手,然后把金色的长剑插回腰间的剑鞘中,说:“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小玛丽。”

    温白羽:“……”什么鬼!

    万俟景侯继续说:“我听你的教父说的。”

    温白羽纠正说:“我不叫玛丽,我叫温白羽。”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重复说:“温白羽。”

    他的嗓音很迷人,带着磁性和沙哑,非常动听。

    万俟景侯继续说:“我被当做胡桃夹子礼物,送给了你,摆在柜子上,不过夜色降临之后,鼠王的大军出现了。”

    温白羽听着万俟景侯一脸严肃,声音沙哑低沉的讲述童话故事,顿时想要笑,笑得肚子都疼了。

    万俟景侯狐疑的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在笑什么,说:“我要启程了。”

    温白羽说:“你去哪里?”

    万俟景侯说:“去找玫瑰湖、牛奶河,巧克力城堡,杏仁糖宫殿,还有糖果公主。我需要糖果公主的亲/吻,才能变回原样,如果我一直这么小,根本无法和鼠王的大军斗/争。”

    温白羽听着,也没觉得自己找错了重点,自言自语的说:“啧,我讨厌杏仁味儿。”

    万俟景侯看了他一眼,说:“你要和我一起吗?毕竟你的家里现在都是老鼠大军,只有得到糖果公主的亲/吻,我才能变回原样,帮你消灭家里的老鼠。”

    温白羽忍着笑,心想感情万俟景侯已经变身灭鼠大队了!

    温白羽虽然以前没有仔细看过胡桃夹子的童话故事,不过按照童话故事的尿性,“女主”肯定是那个糖果公主,也就是说自己就是。

    可是温白羽脸皮还没厚到让万俟景侯亲自己的地步,难道要说,我就是快亲我快亲我!

    温白羽一想到这里,顿时满脸通红。

    万俟景侯皱眉说:“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温白羽赶紧摇头,说:“没……没事。”

    温白羽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觉得自己特别机智,那就是跟着万俟景侯一路走,等到了晚上,万俟景侯肯定要睡觉,等万俟景侯睡着了,自己悄悄亲他一下,反正就是一个吻啊,亲了之后万俟景侯就能恢复原样了!

    温白羽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两个人很快就上路了。

    他们从天亮走到天黑,天色很快就黄昏了,两个人没有见到任何的人,这地方虽然鸟语花香,但是一片荒芜,两个人席地而坐,晚上稍微有一点点凉风,躺着的时候有点冷。

    万俟景侯把自己的披风摘下来,披在温白羽身上。

    温白羽:“……”真是谢谢他的体贴,但是万俟景侯的皮肤是木头做的,看起来像是个直板……

    万俟景侯说:“你等一下,我去点个火,以免有野兽过来。”

    温白羽说:“你可以吗?不会烧到吗?”

    万俟景侯说:“没事,我小心一些。”

    温白羽站起来,说:“还是我来吧,我也会。”

    万俟景侯似乎有些吃惊的看着他,温白羽心想,以前经常在野外露宿,这点儿事情他还会做的。

    温白羽找了些树枝来点火,虽然他现在身上没有什么灵力,不能直接用凤凰的火焰,但是野外求生的能力还是有的,很快就把篝火点起来了,这样也不冷了,而且晚上还安全。

    万俟景侯似乎特别绅士,和温白羽保持一定的距离坐着,温白羽心里有点心虚,总觉得万俟景侯这个样子,似乎知道自己晚上要偷袭他一样。

    温白羽躺在地上,都快睡着了,万俟景侯还不睡,温白羽说:“你怎么不睡觉?”

    万俟景侯说:“我来守夜,你安心睡觉。”

    温白羽:“……”你不睡觉我怎么偷袭你啊!

    温白羽心里都在咆哮了,但是没有办法,只好干笑着说:“没关系,一起睡吧。”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温白羽瞬间想把自己舌/头咬下来,什么叫一起睡吧!好像邀请一样,温白羽的确实在邀请万俟景侯睡觉,但是并不是那种睡法!

    温白羽的脸一下就红了,说:“我是说……”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严肃的脸上第一次有些微笑,虽然是个木偶,但是依然看起来性/感迷人,透露着一股绅士的优雅。

    温白羽差点看痴了,万俟景侯慢慢躺下来,闭上眼睛,说:“晚安。”

    温白羽又被他那句晚安给迷酥了,躺在地上强/迫自己不要入睡,一会儿偷袭万俟景侯。

    不知道等了多久,万俟景侯似乎是睡着了,不过木偶他也没有呼吸,温白羽实在辨别不出来。

    他只知道,如果再不偷袭万俟景侯,就该天亮了!

    温白羽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悄悄的,悄悄的爬过去,动作很慢很轻,来到了万俟景侯身边。

    万俟景侯睡觉的表情很严肃,不苟言笑,或许是因为木偶的缘故,脸部表情很紧绷,躺得姿/势也很严肃,看起来一丝不苟的。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然后慢慢低下头来,他紧张的要死,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当然会紧张啊,马上要吻到万俟景侯的嘴唇的时候,温白羽羞耻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嗬!”了一声,因为他感觉到有东西碰到了他的腰,一只手!

    万俟景侯竟然醒了,他的手正搂着温白羽的腰,温白羽正大了眼睛,对上了万俟景侯的目光。

    万俟景侯竟然似笑非笑的,眼睛温柔又充满情/欲的看着他,温白羽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从一个木偶的眼睛里看出情/欲这种东西。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万俟景侯的吻很硬,字面意义上的硬,毕竟他是木偶,而且也不能湿吻,两个人只是纯洁的亲/吻。

    温白羽却觉得意外的紧张,亲/吻之后……却什么也没发生。

    温白羽瞬间有点蒙,难道不是吗?不是应该亲/吻之后就恢复原样了吗,为什么万俟景侯还是木偶?难道自己不是什么糖果公主吗?剧本又改编了?!

    如果自己不是糖果公主,难道万俟景侯还要去亲/吻其他人?温白羽心里的醋缸顿时翻了。

    而万俟景侯似乎并没有想这个,木偶一个翻身,将温白羽压在身下,低下头继续亲/吻温白羽的嘴唇,然后伸手解/开温白羽的衣服带子……

    温白羽:“……”等等,他之前还在想,这回的万俟景侯挺绅士的,起码没有第一次见面就上,结果现在又是这样。

    不过温白羽突然有点狐疑,木偶也有那个部位吗?不会这么丧/心/病/狂吧?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突然停下了动作,认真地看着温白羽,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温白羽狐疑的说:“什么?”

    万俟景侯还是一脸认真,似乎在求教,用沙哑低沉的嗓音说:“那个部位,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夜光的?螺旋的?还是比较大的?倒刺的?”

    温白羽根本没听懂,结果就看小木偶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很自然的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他的重点部位,竟然真的有!也是木头的,很丧/心/病/狂。

    最丧/心/病/狂的是,那个位置还和Вjd一样是可拆卸的,可以换的!带着螺母和螺丝的!

    万俟景侯摸出一个大口袋,然后放在温白羽脸颊旁边,从里面开始翻找,翻找出一堆可以换的“零件”,排放在地上。

    温白羽脑子里“嗡——”的一声,夜光的、螺旋的、巨大的、倒刺的……

    简直千奇百怪,无所不有!

    万俟景侯拿起一个,很认真的就开始要“组装”自己,说:“这个你喜欢吗,很漂亮是吗,夜光的,你看,它在发光……”

    温白羽几乎要晕倒了,用胳膊捂着自己的眼睛,简直不能直视,太辣眼了好吗!

    温白羽大喊着:“你饶了我吧!”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嗯?现在就求饶了?那可不行,刚才想要偷吻我的人是谁?你吗?真是坏孩子。”

    温白羽:“……”说好的绅士呢?怎么又鬼畜上身了!

    万俟景侯拿着夜光的,笑着说:“咱们先用这个,一会儿再换别的,好吗?”

    温白羽坚决的说:“不好!”

    万俟景侯说:“难道你要一起用?我也没有/意见,只是怕你受不了,你真热情,白羽。”

    温白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24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8》,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