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23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7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众人惊讶的看着一个完美的男人,穿着昂贵的礼服,从红宝石的马车上走下来,不由的纷纷惊叹不已。他们没见过谁比这个男人更英俊高大,更绅士贴贴,更有气场的了。

    温白羽瞪着那个男人,万俟景侯!而他此时的下/身就是双/腿,根本不是什么烛龙的尾巴,他已经从野兽变成了人形。

    何止是温白羽惊讶,伯爵也非常惊讶,走过来客气的说:“这位先生,您好,您是……?”

    万俟景侯一身黑色的礼服,非常得体的站在众人面前,就跟无数次万俟景侯见自己的大叔叔一样,一脸的“和蔼可亲”女婿样子,还不吝啬的轻笑了一声,说:“伯爵先生,我是您女儿的丈夫,在不久之前,他已经做了我的新娘。”

    围观的人立刻一片哗然,纷纷议论起来,那个神/经病的男人这才反应过来,大喊着说:“不可能!她是我的新娘!伯爵已经答应了!再说了,她这些天都被野兽关在城堡里,怎么可能做了你的新娘!你明明是在骗人。”

    万俟景侯一副很有教养的样子,垂着头看着那个几乎要跳脚的男人,轻笑了一声,不过这回是蔑视的讽刺笑声,说:“您所说的,有野兽出没的城堡,其实就是我的城堡。”

    猎人从森林里回来,一直在说城堡里有野兽出没,还歌/功颂德的说自己多么伟大,不过其实大多数人都没见过什么野兽,他们都听说那个城堡住着野兽很可怕,谁也不敢过去,所以全都是听猎人的一面之词。

    现在突然有一个英俊的王子站出来说城堡是他的,顿时大家都开始动/摇了,毕竟万俟景侯的脸真的很有欺/骗性!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颜值即正义……

    万俟景侯说:“我们的婚礼在城堡仓促举行,也没能通知大家,有时间的话,我也想再办一次,毕竟我不想委屈了我的新娘。”

    万俟景侯说着,还很温柔的看了一眼温白羽,温白羽觉得他真是演技帝,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把胳膊上的鸡皮疙呼噜下去,简直太能装了!

    伯爵思考了一小会儿,猎人还在锲而不舍的说:“伯爵大人,您要相信我,他就是那个抓/走您女儿的可恶野兽!我是镇子上最英俊的男人,当然会给您女儿幸福!”

    万俟景侯冷笑了一声,似乎对于他自封最英俊的男人很不屑,笑眯眯的说:“这是疯/子吗?还不给带下去?”

    他的话刚说完,跟随着马车的士兵突然出现了,快速的把猎人抓起来,伯爵看在眼里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许了。

    婚礼还在举行,但是突然……换了男主。

    温白羽糊里糊涂的就被推到了婚礼仪式上,万俟景侯笑了一声,捏住了他的手心,很温热,带着熟悉的体温,让温白羽突然松了一口气。

    温白羽的手挽着万俟景侯,两个人慢慢的往前走,温白羽小声说:“你怎么变成/人形的?你不是……”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说起来还要谢谢你,我在城堡里听到了你的声音,你说我们已经结婚了。”

    温白羽猛地记起来了,难道是自己这句话,打破了野兽的诅咒?

    温白羽皱眉又说:“可……你不是说……我离开的远了,你可能会死掉吗?身/体没事吗?”

    万俟景侯听了一愣,随即又笑了一声,说:“身/体没关系,除了太想念你……那句话,其实是我编出来骗你的,想让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温白羽:“……”

    温白羽一阵无语,这家伙撒谎撒的很坦然啊!脸上一点也没有愧色。

    万俟景侯一点儿没有愧疚之色,两人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然后万俟景侯将人一把打横抱起来,旁边都是起哄的笑声和催促的声音。

    温白羽有点不好意思,说:“你干什么!”

    万俟景侯说:“嗯……当然是迫不及待的和你独处,是吗,老公?”

    温白羽一听他叫自己老公,顿时浑身都软/了,美的要上天,于是万俟景侯用两个字,成功的收/买了温白羽。

    万俟景侯说:“乖,挽住我的脖子,小心掉下来。”

    温白羽因为被收/买了,也没有任何抵/抗,顺从的伸手挽住了万俟景侯的脖子,两人快速的进入了新房,外面的客人们还在庆祝婚礼。

    万俟景侯将温白羽放在床/上,然后快速的直起身来,就开始解自己的礼服。

    温白羽仰躺着,从下往上看万俟景侯,更觉得他身材高大,腿也特别长,他正伸手解/开自己的袖口,正好要抬手解/开领口。

    温白羽突然觉得口干舌燥,嗓子都要冒烟儿了,慢慢撑起身来,伸手握住万俟景侯的手,磕磕巴巴的说:“我……我来。”

    万俟景侯从善如流的放下手来,然后双手撑在温白羽的身侧,微微仰起下巴来,让温白羽给他解/开扣子。

    然而温白羽只是有豪情壮志,现在手直打颤,根本解不开,试了好几次,都觉得非常艰难。

    万俟景侯呵呵的笑了一声,说:“别紧张,慢慢来。”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说:“谁紧张,我……我只是……”

    越说越是解不开,温白羽气的一把抓/住万俟景侯的领口,然后猛地就听“嘶啦!”一声,竟然直接给撕/开了。

    万俟景侯低头看了看在自己大敞开的领口,笑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同时眼睛也从黑色变成了血红色,猛地将温白羽压倒在床/上,快速压上来。

    温白羽主动仰起头来,搂住万俟景侯的脖子,两个人嘴唇贴在一起,不断的厮/磨着,万俟景侯的舌/头快速的钻进他的口腔中,对着他的舌/尖又咬又啜。

    温白羽很快就丢盔卸甲了,脑子里一片糊涂,就在温白羽庆幸现在的万俟景侯是人形的时候,他突然看到红光一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然后紧跟着发出“嗯!”的一身高/亢的呻/吟声,惊得温白羽全身打抖。

    温白羽急促的深呼吸,仿佛要断气了一样,身/体也在床/上不断的急促的耸/动起来,艰难的说:“不……不要,怎么又是……”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低声说:“因为野兽的状态,有两个那个……可以好好的满足你。”

    温白羽几乎要崩溃了,生理泪都给爽下来了,死死勾住万俟景侯,仿佛是溺水的一片树叶,随着巨浪被抛上了高空,他当然知道烛龙有两个丁丁,因为烛龙是蛇啊,但是人家蛇一次也不会用两个啊!

    万俟景侯这个没节操的烂泥鳅!

    温白羽嗓子里发出“唔……”的一声,好像受伤的幼兽一样,猛地瘫在床/上,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万俟景侯低下头来,温柔的亲在他的额头上,沙哑磁性的声音说:“晚安,好梦。”

    温白羽意识混沌的想,不,并不是好梦,他已经要做梦梦死了,每次都和万俟景侯玩各种play,他要受/不/了/了……

    温白羽睡得混混沌沌,突然有人在踢他,温白羽觉得腰上一痛,立刻就醒过来了,猛地睁大眼睛。

    就看到一个女人叉腰站在自己面前,说:“偷什么懒?!还不快点起来干活!听说你想去参加舞会?就你这身丑陋的衣服,还有这种丑陋的面貌,也要去参加舞会,你会吓着王子的!”

    温白羽听的懵懵懂懂,什么鬼?舞会?还有王子?

    不会又是换剧本了吧!?

    那个女人说完,旁边一个中年女人伸手拦住了她,笑着说:“我的女儿,我们并不是这样刻薄的人,如果她能在去舞会之前,把这些豆子从灰碳里全部捡出来,那么我们就会带她去舞会,当然了,前提条件是,她有去舞会的衣服。”

    中年女人一说完,旁边两个女孩都娇/笑起来,笑声几乎把房顶掀飞了……

    温白羽盯着那盘豆子,“哗啦——”一声全都掉进了灰碳中,脑子里立刻“嗡——”一声,捡豆子,还有去舞会,恶/毒的继母和姐姐,他瞬间就明白了,原来是灰姑娘!

    “嘎达”一声,继母带着两个姐姐关门走了,笑着说:“姑娘们,咱们去打扮了。”

    温白羽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伸手锤了一下地,“草”的骂了一声粗口,怎么又变成“女主”了,说好的纯爷们呢,一共三次了,只有第一次变成了“男主”,还是个王子,结果并没什么用,男主竟然被小人鱼给压得透彻……

    舞会很快要开始了,继母和两个姐姐已经穿戴漂亮,她们几乎把所有的首饰全都戴在了身上,炫耀的在温白羽面前绕来绕去。

    温白羽整个人都无语了,这打扮的也太妖/艳了,王子肯定不会喜欢的。

    温白羽想着,有点出神,王子是谁呢,难道又是万俟景侯?按照规律来说,绝对是万俟景侯了。

    那自己要怎么去见万俟景侯,难道真的等仙女教母的出现?那也太梦幻了。

    温白羽转念一想,自己为什么要去见万俟景侯?见了面就是做的要死,温白羽感觉自己现在腰还疼着呢。

    温白羽觉得,干脆别去了,在家里谁个大觉什么的,但是稍微有一想,万俟景侯这个没节操的,万一自己没去舞会,他看上了其他家的姑娘,那见面之后也是做做做吗?!

    简直不能忍!

    “嘭!”的一声,继母和两个姐姐在娇/笑声中撞上了门,离开了大房子,马车已经在外面等了,发出“哒哒”的马蹄声,很快往城堡的方向跑去。

    温白羽站在窗边,城堡的影子就在高山上,看起来很明显,然而太远了,难道自己要走过去?

    温白羽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心理顿时有了主意,虽然这个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女装了,但是男装肯定有啊,女主去世的老爹的衣服!

    温白羽赶紧跑上楼去,终于找对了房间,然后打开衣柜,很多绅士的衣服,样子还挺齐全,不缺乏很贵重的男士衣服。

    温白羽一阵兴/奋,赶紧从里面把衣服拿出来,换掉自己这个该死的女仆裙子,什么鬼东西!

    温白羽正准备换衣服,毫不犹豫的把身上的烂裙子脱/下来,然后就听“嘻嘻”的笑声,后背一阵生风,竟然有人突然出现了。

    温白羽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确切的说并不是人,那是一个上半身如美少年的……兔子!

    讹兽……

    讹兽上半身白如陶瓷,奶白的皮肤,长长的眼睫,大眼睛,笑起来相当灵动,粉色的小/嘴唇,尖尖的小下巴,然而讹兽竟然穿着一个纱织的小裙子,看起来还相当奢侈的小裙子,后背露着他的小尾巴,就跟开裆裤穿反了似的……

    讹兽手里还举着一个上面是小桃心的……小魔棒!

    温白羽看着他这个打扮要疯了,难道讹兽是传说中的仙女教母?这个cosplay太不走心了!

    讹兽笑眯眯的飘在空中,挥舞着自己的小魔棒,说:“美丽的灰姑娘,你想去参加舞会吗?”

    温白羽:“……”

    温白羽还没来得及说话,讹兽立刻说:“当然啦,谁不想和英俊的王子上/床。”

    温白羽:“……”等等,什么鬼,讹兽不只cosplay的不走心,性格还是一如既往的耿直啊,说话都是如此耿直,完全是一只耿直的兔子!

    讹兽笑着说:“我可以帮你,让你拥有美丽的裙子,一辆水晶的南瓜马车,六个赶车的仆人……”

    温白羽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他听第一句就觉得自己不需要了,温白羽立刻打断说:“不好啥意思,真是谢谢你,不过我已经找到衣服了,我穿这个就可以。”

    温白羽刚脱了裙子,他身上是光溜溜的,还没来及穿衣服,赶紧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绅士礼服。

    讹兽则是用一脸很嫌弃的目光看着他,说:“太丑陋了!你本身长得就像灰姑娘,王子会看不上你的!没关系,不用跟我客气了,看我的吧!”

    讹兽慷慨的说完,挥了挥他“巴拉巴拉小魔仙”的仙女棒,“嗖”一声,温白羽简直要发疯了,讹兽真的给他变出了一身裙子,幽蓝色,仿佛缀满了繁星一样的裙子,一下包裹在了温白羽的身上,巨大的裙摆垂在地上,腰身紧紧的锁着,衬托的温白羽身材纤长,稍微露背的设计,露/出温白羽白/皙挺拔的后背。

    讹兽“啧啧”了两声,说:“哦……我没想到你是个平胸。”

    温白羽立刻暴走了,说:“我是男人,怎么可能有胸!”

    讹兽怜悯的看着他,说:“没关系,不用自卑,你可以迷住王子殿下的。”

    温白羽:“……”脑回路好像不在一个频道上。

    讹兽自说自话的说:“哦对了,还有马车和仆人。”

    他说着,又挥动了小魔棒,果然一个水晶的马车就出现了,可是他们在房间里,巨大的马车顿时捅破了房间的顶棚,很好,这很讹兽。

    还有仆人,讹兽又挥动了小魔棒,变出了六个赶车的仆人,这回更吓了温白羽一跳,原来是六个可爱的小鱼仔,这算雇/佣童工吗?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温白羽上了马车,讹兽说:“对了,我要提醒你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的法/力有限,你一定要在午夜十二点第十二下钟声敲响前离开,否则一切都会消失!”

    温白羽点了点头,这他知道,故事里就是这么写的。

    温白羽登上马车,讹兽突然说:“等等!我果然忘了什么,你的鞋子怎么回事,太丑了!”

    他说着,挥动小仙女棒,温白羽的平底鞋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高的水晶鞋,目测有十二厘米的高跟。

    “妈呀!”

    温白羽大喊了一声,直接跌倒在了地上,旁边的小鱼仔伸手把他扶了起来。

    讹兽对自己的法/力很满意,点了点头,说:“别浪费时间了,舞会要开始了,快去吧。”

    温白羽根本没准备,裙子配披肩长发就算了,好在自己长得算是清秀,就算没有万俟景侯惊艳,起码不算是怪物,还是能看,但是温白羽很难理解,万俟景侯眼睛瞎了,估计才会看上自己这种“美/女”。

    但是高跟鞋绝对不能忍,十二厘米,好像站在悬崖上的感觉,温白羽的膝盖都不会打弯儿了,感觉随时都要跌跤。如果摔倒,绝对摔的很惨,说不定会满脸花。

    马车飞速的奔驰着,冲着王宫而去,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舞会开始了,再有不到两个小时,魔法就消失了,一切都会消失。

    马车停在门口的时候,舞会的大门刚要关闭,温白羽赶紧跑上去,一路上几乎要摔三四次,裙子太大,鞋子太高,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在刀尖上跳舞了……

    温白羽快速走进舞会的大厅,突然听到“嗬——!!!”的抽气声,然后就听身边的人说:“天呢,这是谁?!哪家的姑娘,镇子上的吗?我怎么不认识,天呢,她美得让人窒/息!”

    紧跟着是接二连三的抽气声,非常夸张,好像古老的舞台剧在念台词一样。

    “天呢!太美了!他的皮肤似白雪,嘴唇火红如花朵,好漂亮的女孩!”

    “她是谁,太漂亮了!”

    “天呢,王子一定会请她跳舞的!”

    温白羽:“……”是大家cosplay的太投入了吗,眼睛都是瞎的吗!自己这样子很可怕吧,他们竟然还在读台词!

    温白羽一边吐槽一边往里走,然后自己也“嗬!!”的抽/了一口气,并不是惊讶什么,而是他一不小心,似乎踩到了自己的裙子,猛地向前跌去。

    要丢人了!

    温白羽的身/体失去平衡,猛地向前一跌,他已经闭起了眼睛,准备接受地板的亲/密接/触,结果“嘭!”一声轻响,却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就和很多狗血总裁文写的一样,出门撞总裁……

    温白羽满脸都是惊讶,抬头一看,这个怀抱的温度太熟悉了,体温比常人偏高一点,果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王子礼服,而且整个人笑眯眯的,看起来非常温和有礼,并不会臭着一张冷漠的脸,很温柔关心的说:“这位美丽的姑娘,你没有摔伤吧?”

    万俟景侯的嗓音温柔极了,彬彬有礼,瞬间能虏获所有女人的芳心,温白羽惊讶的看着他,并不是芳心大动,而是一脸惊讶,他这表情就好像失心疯了一样!

    万俟景侯体贴的将温白羽扶起来,还是一脸温柔的笑意,说:“姑娘?”

    温白羽吓了一跳,他绝对没见过这么温柔的万俟景侯,这是变异吧?!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瞪着眼睛,圆溜溜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笑了一声,说:“美丽的姑娘,我可以请你跳第一支舞吗?”

    跳舞?

    温白羽觉得,万俟景侯一定会后悔的……

    两个人很快开始跳第一支舞,十二厘米的大高跟,让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只差了小半头的距离,虽然还是没有俯视万俟景侯,但是这种全新的高度,让温白羽已经很有扬眉吐气的感觉了。

    然而鞋跟太高了!温白羽不停的发出“啊呀……”“诶!”“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等等的声音,原来是因为鞋跟太高,不是要摔倒,就是踩中了万俟景侯的脚。

    但是万俟景侯竟然无比有家教,全程微笑,笑的温白羽毛/骨/悚/然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万俟景侯温柔的笑容背后,其实很鬼畜,一定是错觉……

    万俟景侯笑着说:“没关系,是我的舞技不好,影响到你的发挥了。”

    温白羽:“……”好体贴,一点儿也不毒舌,好感动!果然是童话故事!

    万俟景侯伸手握住温白羽的手,笑着说:“累了吧,咱们去那边坐一坐,在露台上可以看到美丽的夜色,像你一样美丽。”

    温白羽:“……”还会说正经的情话,并不是冷笑话或者流氓的话!

    温白羽自然欣然接受了,万俟景侯带着他走到了露台的地方,从这里可以俯视整个城堡花园,下面是一片幽深的绿色,郁郁葱葱,能闻到芬芳的花香。

    露台的旁边是一片很长很长的台阶,再往前一点儿,是一座巨大的钟。

    温白羽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半,稍微再等一会儿自己就要走了。

    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的手,很温柔的在和他聊天,一直都在微笑,说话非常有理有度,简直是温柔和绅士的典范。

    万俟景侯笑着说:“我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

    温白羽说:“温白羽。”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很特别。”

    温白羽真不知道面对这么温柔的万俟景侯该说什么,两个人静默了一会儿,靠着露台的围栏站着,晚风微微的吹拂,带着花香,其实很惬意。

    万俟景侯的手这个时候慢慢的动了,伸手过来,从握着温白羽的手掌,改为往上厮/磨,从手臂转移到了腰身的位置。

    温白羽有点浑身发/麻,万俟景侯的大手很烫,伸手搂住了温白羽的腰,虽然隔着衣服,但是热度完全不消减,好像可以直接烫到温白羽的骨子里。

    万俟景侯的手搂紧了,将温白羽带进自己的怀里,让他靠着自己,然后微笑着,慢慢低下了头,两个人的嘴唇在芳/香的花香中,慢慢的贴在了一起,然后变得紧密,没有缝隙。

    一切仿佛是童话,唯美而梦幻。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吻得发软,万俟景侯一手搂住温白羽的腰,一手托住他的后脑,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厮/磨着,温白羽觉得头皮发/麻,全身都在抖,已经要受/不/了/了。

    就听到“呵呵”一声笑声,这笑声让温白羽脑子里警铃大震,因为那是万俟景侯一贯的笑声,鬼畜气场十足!

    温白羽抬起头来,对上万俟景侯充满温柔的眼睛,然而那温柔的眼睛之后,闪烁着偏执的占有欲。

    万俟景侯轻轻/吻着温白羽的耳朵,说:“乖,抬起头来,我想亲/吻你的脖颈。”

    温白羽脑子里有些混沌,慢慢抬起头来,很顺从,万俟景侯不吝啬的表扬他,火/热的嘴唇顺着他的脖颈亲/吻,温白羽喉结滚动,嗓子里泄/露/出“嗯……”的舒服的呻/吟声,腰已经软/了。

    就在万俟景侯的手已经来到了温白羽后背裙子绑带的地方,马上就要拽开那个绑带的时候,“当——!!!!”一声巨响在身边响起,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

    温白羽“嗬!”的抽/了口气,吓了一大跳,猛地推开万俟景侯,他的第一个绑带已经打开了,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温白羽回头看着敲钟,第一下敲钟已经敲响了,一共是十二下。

    温白羽赶紧调头就跑,顺着旁边长长的石阶往下跑,几乎是连滚带爬啊,他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但是按照剧本走应该是没错的。

    温白羽赶紧顺着台阶跑,结果他差点忘了万俟景侯是大长/腿,而且运/动力太强了,万俟景侯紧追不舍,脸上的温柔完全消失了,皱着眉,板着嘴角,说:“温白羽!你去哪里?!”

    温白羽不敢停下来,“当——当——当——”的钟声还在敲着,他冲进了绿色的花园,已经是第十下钟声了,绝对跑不出城堡,毕竟那么大。

    温白羽赶紧绕着花园跑,一通猛跑,终于把万俟景侯给甩了下来,这才“嘭!”一声摔倒在地上,使劲喘着气。

    “当——”

    “当——!!!”

    最后两下钟声也敲响了,温白羽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地方不会有人看到,一会儿等别人回去之后,他就偷偷溜出城堡。

    “唰——!”一声,魔法消失了,随着第十二下钟声的熄灭,温白羽身上美丽的裙子也消失了。

    温白羽觉得有点凉,按说这个天气应该不会冷,他低头一看,几乎要大喊出来——坑爹啊!

    他身上的裙子消失了,怎么也该给他一件破衣服,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内/裤都不给一条!

    温白羽突然想起来讹兽的话……一切都会消失。

    而不是变回原样!

    温白羽当时没注意,毕竟剧本里女主是穿着破衣服的!而自己是什么都没穿的!

    温白羽赶紧把身/体缩起来,自己这个样子,坐在花园的草地上,好像一个暴/露狂一样,这下太倒霉了,该怎么才能光着身/体跑出城堡?这目标也太明显了吧!

    讹兽简直太不靠谱了!

    温白羽觉得自己已经够倒霉了,绝对没有再倒霉的时候,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沙沙”一声,一个人影快速的从花园里闪了出来,猛地和温白羽打了一个照面。

    那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王子礼服,头发也仔细打理过,身材高大,样貌英俊迷人,带着浓浓的性/感,尤其是他一副着急的样子,额头上出了一些湿汗,染湿/了他的头发,几率碎发垂在额前,平添了几分性/感。

    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皱着眉,一脸着急的表情,他也没料到这里有人,还以为跟丢/了,结果猛地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个浑身一/丝/不/挂,皮肤洁白如玉的人坐在地上。他似乎因为紧张和震/惊,轻轻/颤/抖着……

    温白羽突然明白什么叫祸不单行了,脑子里“嗡嗡”作响,羞耻的不得了,现在什么都想不聊了,立刻弹跳起来就要跑。结果万俟景侯的反应更快,猛地一把捏住温白羽的肩膀,将人一下搂在怀里,亲/吻瞬间落了下来,在温白羽的耳朵,颈侧,脸颊上疯狂的席卷。

    “等等,等等……”

    温白羽吓了一跳,刚刚万俟景侯还温柔体贴,一脸绅士的样子,现在完全像是个野兽!怎么画风一下子变得这么快!

    万俟景侯搂住温白羽,紧紧的锁住他,“呵呵”低笑了一声,似乎在嘲笑温白羽的话,说:“当然不行,我等不了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23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7》,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