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22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6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看住她,不要让她离开。”

    “啊……是是、是……殿下。”

    温白羽似乎听到有人说话,而且那声音就在耳边,非常的近,不过很快的,那个声音就消失了,伴随而来的是“踏踏踏”的脚步声,然后越来越远,“嘭”一声轻响,好像是关门的声音,万俟景侯的声音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温白羽累得不行,浑身酸疼软,快/感还残留在身/体里,让他疲惫不堪,毕竟现在的万俟景侯可是半兽型,温白羽简直有点吃不消。

    温白羽睡了很久,一直到自然醒,又是被饿醒的,感觉睡得浑身酸/软,肚子都瘪的不行了,这才睁开眼睛,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他们在花园的草地上疯狂了一晚上,现在又回到了卧房的豪华大床/上,四周昏暗一片,应该又是晚上了,温白羽觉得,自从自己换了剧本之后,除了做就是睡,然后起来吃个东西又开始做,简直要死了!

    温白羽想要坐起身来,结果就听到“哗啦——”一声,自己竟然没坐起来,被狠狠的拽了一下,一下又倒回了床/上。

    温白羽惊讶的侧头一看,自己的双手竟然被锁链锁在了床/上,黑色的锁链,又粗又大,仿佛是关/押囚犯用的。

    温白羽正在诧异,小茶杯“踏踏”两下跳上/床来,还有茶壶太太。

    茶壶太太说:“美丽的姑娘,你饿了吗,我给你准备了大餐。”

    温白羽抖了抖手腕上的锁链,说:“这是怎么回事?”

    茶壶太太显然有些不想说,脸色也不是太好,这个时候钟表管家听到声音,从外面推开对他来说巨大的房门走进来,说:“因为你试图逃跑,所以惹怒了殿下,殿下现在不允许你走出房间,如果需要什么,可以管茶壶太太要。”

    温白羽回忆了一下,逃跑?什么鬼,自己什么时候要逃跑了,他只是喝多了在花园里吹吹风,然后……

    温白羽有点不太记得了,想了半天,才想到自己遇到了一个神/经病,说他是镇上最英俊的人,所以自己这个“镇上最美丽的姑娘”是他的未婚妻,简直神逻辑,先不说自己不是姑娘,就算是个姑娘,这什么狗屁理论就要做未婚妻,比包办婚姻还可怕。

    后来万俟景侯就来了,那个人吓跑了,扬言“我还会回来的!”,结果万俟景侯醋性大发,把他给就地正/法了,醒过来就发现他身上绑着锁链。

    温白羽一阵唉声叹气,看起来是万俟景侯误会了,不会真以为自己和那个神/经病关系很好,想要跟他逃跑吧?

    温白羽虽然那时候有点醉,不过还能回忆起来,那个神/经病长得也不是很好看,万俟景侯就算现在是兽型,也完全不影响他的颜值,简直美得天上有地/下无的,温白羽觉得,自己除非眼睛是瞎的!

    而现在的情况是,大家都觉得温白羽眼睛是瞎的,可是关键眼睛瞎的是他们啊,都能把温白羽看成“美丽的女孩儿”……

    温白羽没办法起身,只好侧躺在床/上,锁链的长度有限,绝对下不来床,吃饭也要早床/上解决。

    温白羽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那我要上厕所呢?”

    钟表管家很标准的回答说:“我需要请示一下殿下。”

    温白羽:“……”

    钟表管家还真是去请示万俟景侯去了,动作很麻利,快速的又回来了,说:“殿下说可以由茶壶太太陪同。”

    温白羽心中呐喊着,为什么要茶壶太太陪同,自己真的是个带把儿的啊,让一个太太看着自己上厕所,这不是耍流氓吗!

    温白羽说:“不行,我自己去,我不习惯别人看着我上厕所,你们要是怕我逃跑,你跟我来也行。”

    他一说完话,就见钟表管家脸红了。

    温白羽心里更是咆哮,你妹啊我真不是女人,脸红什么啊!

    因为温白羽真的想上厕所,他们只好把锁链解/开,然后让温白羽进了洗手间,剩下人在外面等着。

    温白羽在里面呆了好长时间,感觉这样不是办法,需要跟万俟景侯谈一谈,不然他难道要一辈子戴着锁链?吃饭睡觉都有人盯着?

    温白羽侧头看了看窗户,窗户外面是城堡的外围,这里非常高,是城堡的最高层,再往上就是阁楼了,那地方并不是城堡真正的楼层。

    温白羽思考了一下,终于走过去,推开窗户,外面夜色很深,看的不是很清楚,城堡的石墙上有很多花纹,这种花纹正适合攀爬。

    温白羽这回都没考虑,赶紧跳上窗户,然后一下跃了出去,一把抓/住那些花纹,然后快速向上攀爬。

    城堡的楼层都很高,这层距离阁楼的距离倒是不高,于是温白羽向上攀爬,很快到了阁楼窗外。

    阁楼的窗户很破旧,有点摇摇欲坠,温白羽轻轻推了一把就开了,然后从外面跃进去,拍了拍手,简直自豪自己的“爬墙”神功。

    阁楼里非常昏暗,月光照不进来这么狭小的地方,温白羽环视了一下四周,地上全是土,桌子上也是土,墙面上挂着一个等身的画像,竟然是万俟景侯。

    完全人形的万俟景侯,穿着一身黑色的王子礼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和微笑,看起来严肃又冷酷,但是那身材,那脸孔,温白羽瞬间对着画像开始流口水,万俟景侯穿着这种衣服也很好看啊,黑色的礼服透露/出一股骚气和禁欲。

    温白羽看着画像发呆,然后又转头去看别的东西,阁楼里所有东西都很残败,但是在阁楼的正中间,一个小圆桌上,竟然放着一个玻璃罩子,里面有一样隐隐发光的东西。

    ——一根白色的羽毛。

    温白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那玻璃罩子下面是一根白色的羽毛,洁白如玉,绝对是鸿鹄的羽毛,温白羽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快速的走过去,拿起玻璃罩子,伸手想碰那根羽毛,结果突听“呼——!!!”一声,一阵风声从后背快速响起,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逼近他的背后,一股温热的体温贴在温白羽的背后,一只大手一把抓/住了温白羽的手腕。

    温白羽的手已经捏住了那根白色的羽毛,回头一看,真的是万俟景侯,那中炙热的体温,果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抓/住他的手,脸色很难看,沉着声音说:“这朵玫瑰花不是你该动的。”

    温白羽:“……”!?

    玫瑰花?

    玫瑰花在哪里?

    温白羽瞪着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正严肃的看着自己手中那根白色的羽毛,难道他说这根羽毛就是玫瑰花?!

    万俟景侯伸手把“玫瑰花”拿下来,慢慢的放回玻璃罩里,速度很平稳,仿佛是什么易碎的东西,然后淡淡的说:“你不该碰它,你本身还可以走的,但是现在不行了。”

    温白羽奇怪的看着正在发神/经的万俟景侯,不知道万俟景侯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竟然错乱的把白色的羽毛认成了娇/艳的玫瑰花?这已经不是眼睛问题了,这绝对要送医院的!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看着自己,又开始淡淡的说:“这朵玫瑰花上有女巫的诅咒,碰过这多玫瑰花的人就要做我的新娘,如果你不愿意,或者离开我太远,我甚至可能死亡。”

    温白羽:“……”

    温白羽听的头晕脑胀,好像说故事一样,实在太离奇了,不过更离奇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了。

    万俟景侯转头看向他,说:“你已经没有拒绝的权/利了。”

    温白羽无奈的说:“做过那么多次了才开始求婚,你不觉得晚了点吗?”

    万俟景侯以为他会害怕的,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说,顿时一愣,脸上露/出了一股错愕的表情,在他冰冷的面孔上,似乎是一条裂缝,看的温白羽只想笑。

    温白羽突然又来了坏主意,很为难的说:“我是男人,新娘我可不做。”

    万俟景侯那丝裂缝很快又愈合了,随即冷淡的说:“我知道,没人想要当丑陋的怪兽的新娘。”

    温白羽瞬间想要吐血,万俟景侯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才是烛龙,他竟然说自己是丑陋的怪兽,丑陋!

    如果万俟景侯都算丑陋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或许是外星人?这地方的人审美绝对有问题,万俟景侯简直帅的天昏地暗好吗!

    温白羽咳嗽了一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万俟景侯转头说:“那是什么意思?你想要珠宝?还是美丽的衣服,才会做我的新娘?”

    温白羽奇怪的皱眉说:“有人管你要过珠宝和衣服吗?”

    万俟景侯倒是直言不讳,说:“来过这里的女人,不是吓得逃跑,就会跟我要这些。”

    温白羽一听,心里的醋缸瞬间就打破了,那叫一个飞醋横生,来过这里的女人?那意思是很多了,难道万俟景侯也跟她们做过?

    万俟景侯对温白羽的感情是偏执的,他的感情理念上,完完全全只有一个温白羽,虽然起初完全不懂的平等。温白羽从没考虑过这些,突然听到万俟景侯说其他女人,心里那叫一个气。

    温白羽没好气的说:“你跟多少人做过?”

    万俟景侯露/出了一丝迷茫的表情,在他冰冷的脸上,好像卖萌一样的表情,说:“做过什么?”

    温白羽气的只想咬他,说:“那种事情啊,你就是想要女人给你解/开诅咒吗,你跟多少/女人做过……”

    温白羽实在难以启齿,脸都憋红了,才咬牙切齿的说:“做/爱啊!”

    万俟景侯终于听懂了,随即摇了摇头,说:“没有。”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心脏猛地咽了回去,但是又有点不相信,万俟景侯继续说:“你是第一个,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

    温白羽心里沾沾自喜,那是当然了,自己可是个帅哥啊,一见钟情什么的也不奇怪。

    结果就听万俟景侯用沙哑的嗓音继续说:“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狠狠的干/你。”

    温白羽:“……”日了万俟景侯了,差点忘了万俟景侯的本质并不是什么王子,而是臭流氓!

    温白羽听得脸红,万俟景侯伸手过来,轻轻/抚/摸/他的头发,说:“做我的新娘,可以吗?”

    温白羽说:“新娘不可以。”

    万俟景侯脸上露/出一丝失落,但是又很了然,说:“果然是这样。”

    温白羽笑了一声,似乎在耍坏,说:“但是老公可以。”

    万俟景侯皱眉说:“老公?那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很怪异。”

    温白羽一脸坏笑的说:“是我们那边的方言而已,和你刚才说的意思一样。”

    万俟景侯不能理解,不过温白羽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温白羽趁热打铁的说:“所以,你想不想让我做你的老公呢?”

    万俟景侯搂住他的腰,低下头来,在温白羽耳朵边轻轻一吻,声音坦然,又沙哑性/感的说:“想,老公。”

    温白羽心跳差点沸腾起来,妈呀万俟景侯竟然这么乖,简直捡了大/便宜。

    温白羽美颠颠的,说:“再叫几遍。”

    万俟景侯倒是从善如流,一脸宠溺的表情,更是帅到没边,轻声说:“老公。”

    温白羽听的热血沸腾,恨不得把万俟景侯就地日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通杂乱的“踏踏踏踏”声响了起来,烛台先生和钟表管家的大嗓门嚷着:“殿下不好了,那个女孩儿逃跑了!不好了!殿下不好了!”

    烛台先生和钟表管家冲进阁楼的时候,顿时有些傻眼,因为刚刚逃跑的女孩儿,竟然和他们的殿下依偎在一起……

    温白羽刚想和万俟景侯做点什么,结果就有人来捣乱,万俟景侯竟然很体贴的说:“你身/体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温白羽心里那叫一个扼腕,难道只有自己想到不和谐的运/动吗,万俟景侯竟然是一脸正直的野兽,害得温白羽觉得自己特别龌蹉。

    万俟景侯打算送温白羽到房间去,毕竟他们之前在花园里的时候,万俟景侯因为情绪很差,所以强行要了温白羽,温白羽当时的样子很可怜,直接晕了过去,万俟景侯很心疼他,并不打算再做什么,让他好好休息。

    温白羽只好进了房间,万俟景侯把烛台先生和钟表管家还有茶壶太太和小茶杯都遣走了,已经不需要他们看/守在这里了。

    送温白羽上/床休息,然后低下头来,在温白羽的额头上纯洁的亲/吻了一下,说:“晚安。”

    温白羽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笑着说:“你忘了叫我了。”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又亲了一下温白羽的额头,说:“晚安,老公。”

    温白羽美得都不行了,他身边没有手/机,不然一定要录/音!

    万俟景侯绅士的退出了房间,温白羽美颠颠的在床/上打滚儿,兴/奋的哪睡得着啊,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听“啪”的一声。

    温白羽奇怪的转头去看,声音是从窗户外面发出来的,难道是有小偷?

    温白羽下了床,想要去窗户那边查看,然而他刚走几步,突然觉得头晕腿软,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席卷而上,好像是吸/入了麻/痹/的气体一样。

    温白羽嗓子里发出“呃……”的一声,“嘭!”一头栽在地上,瞬间就失去了知觉,这个时候窗外一个黑影跳了进来……

    温白羽晕了过去,脑袋里昏昏沉沉的,有点麻药的后遗症似的,很久都没有/意识,有/意识的时候也很混沌。

    温白羽使劲睁开眼睛,摇了摇头,那种感觉很恶心,胃里一阵阵反酸,有点想吐。

    温白羽撑着身/体坐起来,结果发现自己并不在城堡里,而是在一个简陋的小木屋里,外面还有人来人往的声音,似乎特别多人。

    温白羽还以为又换剧本了,但是很快他就知道并不是,“嘭!!”一声,很快有人撞开了门走进来,竟然是之前那个说“我还会回来!”的神/经病男人。

    男人一脸自豪的说:“我的未婚妻!我把你从野兽的魔爪之下救了出来,你是不是特别感动,快来吧,咱们的婚礼就要在黄昏举行!”

    温白羽:“……”

    温白羽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他,说:“这里是哪里?”

    男人更加自豪的说:“这里是我的家,过了今天的黄昏,这里就是我们的爱巢!”

    温白羽真的忍不了了,这个男人不会好好说话!

    温白羽说:“你把我从城堡带出来了?”

    男人拍着胸口说:“没错,是我从野兽的魔爪下救了你,你放心,咱们已经回到了小镇上,野兽绝对追不过来的,这里离野兽的魔窟非常远!”

    温白羽听了心里一惊,突然想到之前万俟景侯说过的话,自己碰了那根白色的羽毛,就不能离开他很远,如果很远,万俟景侯可能会死。

    温白羽不知道这些是不是真的,但是他心里很着急,这里一切都很离奇,万一是真的,那要怎么办才好,岂不是自己要害死了万俟景侯!

    温白羽快速的翻身下床,男人拦住他,说:“我的新娘,你要去什么地方?已经迫不及待和我结婚了吗?”

    温白羽脸色很难看,拍开他的手,说:“滚开。”

    那个男人吓了一跳,随即笑着说:“天呢,没想到你这么辣,我以为你是个娇滴滴的小/美/女呢?不过我就喜欢辣的,平时那些女人都贴着我,真的没什么意思。”

    温白羽几乎要崩溃了,这个男人绝对脑子有问题,自己是个男人啊,什么娇滴滴的小/美/女。

    温白羽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出去,“嘭!!”一声直接将那个男人踹翻在地上,说:“别挡路!”

    他说着,快速的冲出大门,“嘭!”一声推开门,然而外面的场景让他震/惊!

    那是一座非常繁华的小镇,马路虽然窄小,但是非常的多,一条一条错综复杂,行人和马车络绎不绝,看起来相当热闹。

    温白羽站在门口,顿时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天呢!是我的女儿!”

    温白羽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猛地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穿着很不错的中年男人快速走过来,伸手搂住了温白羽,泪水纵横的说:“真的是我的女儿!你终于回来了!”

    温白羽:“……”

    怎么哪里都有大叔叔的事情!

    这个抱住温白羽的男人,就是温白羽的大叔叔,不过现在似乎在cosplay美/女的爹。

    大叔叔非要拉着温白羽回家,原来“女主”的家境还不错,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姐妹,和所有童话故事了一样,女主的母亲死了,然后父亲娶了后母,女主在家里的生活得并不好,但是非常善良。女主的父亲很有钱,经常出海做生意,后来就遇到了土/匪,误打误撞进入了野兽的城堡。

    之后的事情和童话故事是一样的,只不过有的发展很奇葩而已。

    那个神/经病的男人追出来,就看到温白羽要被带走了,温白羽现在的父亲可是个富商,而那个神/经病男人只是镇子上的混混,平时打打猎而已,因为长得还算帅,经常玩/弄女人,所以很出名。

    那个男人追上几步,说:“伯爵大人,是我从野兽的手上将您的女儿救出来的,我们已经准备结婚了,就在今天傍晚!”

    男人的名声不好,之前也来说过几次亲事,但是温白羽现在的父亲可是有身份的人,并不想委屈女儿,但是现在一听,竟然是这个人把他女儿救出来的,顿时有些动/摇。

    大叔叔竟然请男人回家做客,温白羽没时间去关心这个,他只想知道怎么出镇子,那个野兽的城堡到底在哪里。

    父亲听他在打听野兽的城堡,心里奇怪,温白羽坦然的说:“我要回去,我已经和他结婚了。”

    他的话一出口,家里简直翻了天,父亲说震/惊,那个做客的男人一脸发狠,而两个同父异母的姐妹和后妈脸上都是看好戏的表情。

    大叔叔沉着脸,说:“我不能看着你做傻事……”

    他说着,转头对那个男人说:“你们的婚礼,就在傍晚举行,好好对待我的女儿。”

    那个男人惊喜的要死,他还以为很难搞定伯爵,没想竟然这样就同意,他以后就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

    婚礼举行的相当仓促,温白羽想要跑出去,但是房间被反/锁了,他离开城堡的时候天还黑着,现在天又要黑了,温白羽心里着急的要死,也不知道万俟景侯有没有事。

    最不幸的是,温白羽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灵力可言,不然他就直接踹门走了。

    温白羽焦急的在房间里踱步,外面的人请他换衣服,温白羽刚开始不配合,不过后来很配合,换上了一身白色的礼服,幸亏是绅士的礼服,如果是女人的衣服,他就要当场发飙了。

    温白羽想要让看着他的人掉以轻心,然后趁机逃跑,外面那么多马车,随便拽一辆就跑。

    温白羽推开门,从卧室里走出来,外面的人都惊艳了,他一身绅士的白色礼服,看的男人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笑着说:“我的新娘,你真美丽!”

    温白羽不理他,径直往外走,婚礼在外面的花园举行,这个时候已经天色昏暗,灯光点了起来,看起来浪漫漂亮。

    温白羽瞥着眼睛注意旁边的马车,物色了一辆不错的,然而就在他想要逃跑的时候,场景突然喧哗了起来。

    就见一辆八匹白马拉着的、红宝石做成的马车,发出“哒哒”的马蹄声,款款向伯爵的房子驶来,前后都有簇拥的队伍,仗势非常大,好像是国王出行一样。

    伯爵在镇上已经是最富有的人了,然而都没有这个仗势,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了过去,纷纷惊叹。

    就在大家的惊叹声中,马车慢慢停在了伯爵花园的门口,“咔”一声,红宝石的车门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王子礼服的高大男人从红宝石的马车上走了下来。

    高大的身材,宽阔的肩膀,窄臀细/腰,笔直的长/腿,一身黑色的礼服,让他显得冷酷而高贵,他的礼服口袋里,别着一根……白色的羽毛。

    这一身打扮,还有那完美的长相,和温白羽在城堡的阁楼中,看到的那副画像,简直一模一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22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6》,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