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21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那个黑影一出现,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温白羽伸手按住自己脸上的伤口,手心里都是血,被划伤了,伤口虽然不大,但是流/血有点多。【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ia/u///】

    黑/暗中的野兽似乎闻到了巨大的血/腥味,焦躁的重复了一遍,说:“是谁在哪里?”

    众人都屏住呼吸,钟表管家磕磕巴巴的说:“殿下……是……是一位美丽的……美丽的小/姐。”

    旁边的烛台先生立刻应和说:“对对对,美丽的小/姐,非常美丽!”

    茶壶太太也“嗯嗯”的点头,只有小茶杯在情况之外。

    头顶的野兽用万俟景侯标准的低沉沙哑的嗓音,不耐烦的说:“女人?”

    温白羽:“……”

    温白羽心里有一股浓浓的日了万俟景侯的感觉,女人?女人是什么鬼啊,这屋子里就没有女人!万俟景侯竟然用一口很总裁的强调说“女人”,下一句是不是“你在玩火”啊!

    温白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以目前的趋势来看,似乎又换剧本了,而且万俟景侯还play上瘾了……

    温白羽感觉自己要疯了,就在大家战战兢兢的时候,上方的声音说:“送她上来,到我的房间来。”

    钟表管家立刻说:“好好好,殿下您稍等一会儿。”

    然后钟表管家就“哒哒哒”的蹦过来,推着温白羽往前走,说:“美丽的小/姐,请您这边走。”

    温白羽:“……”

    温白羽全程都在无语中度过,自己肯本不是女人,不是小/姐,结果他们大眼睛都是出气儿用的,自己又不像万俟景侯长得那么漂亮精致,虽然穿着裙子,但是真的很难看,非常违和,那些人仿佛就跟没长眼睛一样,对着他喊“美丽的小/姐”,温白羽都要崩溃了!

    钟表管家送温白羽上楼,温白羽已经想好了,他必须要和play“野兽”的万俟景侯谈谈,如果说是剧本通关才能真正醒过来,这不过是一个类似于童话故事的世界,温白羽其实已经知道通关的办法,很容易的。

    前提条件是,这是他知道的那个美/女与野兽的世界……

    不过温白羽觉得,可能多半不是,毕竟王子和小人鱼已经很奇葩了。

    温白羽被推着上楼,巍峨的城堡,温白羽很想吐槽一下没有电梯竟然修这么高,住在这里的人拿爬楼当健身玩的吗。

    就在温白羽呼呼喘气的时候,他们终于到了顶楼,野兽殿下的房间就在那里,钟表管家将人送到门口,说:“美丽的小/姐,我们殿下的脾气可能有点……有点不太温柔,美丽的小/姐你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点儿。”

    温白羽想到刚才万俟景侯那种不耐烦的举动,的确不太温柔,不过这和当年他见到还是身为襄王的万俟景侯来说,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钟表管家将门打开,古老的城堡房间,门很高很高,房间里非常大,布置的奢侈豪华,然而一看就是很长时间都没人住了,落土很多。

    温白羽走进去,钟表管家迫不及待的把门“嘭!”一声就合上了,温白羽无奈的看着身后紧闭的大门。

    温白羽站在空旷的房间里,左右看了看,就在他观察四周的时候,万俟景侯沙哑低沉的嗓音突然响了起来,说:“去洗澡,在你的左手边。”

    温白羽不知道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不过突然想到野兽王子可能有个类似于水晶球的东西,在温白羽看来,这个水晶球简直就是高科技的监/视探头,而且是全方位的……

    温白羽身上也脏兮兮的,还穿着裙子正好想要换下来,迫不及待的就走进了浴/室里,巨大的豪华浴/室,金色的浴缸里蓄满了温热的水,水里还飘着花瓣,水汽腾腾的。

    温白羽赶紧把自己的裙子给扒掉,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这种可怕的东西,他又不是异装癖!而且这个裙子很廉价的感觉,自己一个大男人穿这种毫无设计感的裙子简直不堪入目!

    温白羽迈进浴缸里,坐了下来,然后又慢慢的躺下来,感觉好舒服,骨头舒服的都要酥了,不知道这个城堡是不是常年没什么人居住,坐在浴缸里顿时被暖气包围起来,那舒服的感觉实在无与伦比。

    温白羽在浴缸里几乎要睡着了,把自己仔细的洗了洗,泡的实在不行才站起来,擦干了身上,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难道自己还要穿这条裙子?那他宁愿光着裸奔!

    温白羽迈出浴缸,因为房间就他一个人,他就把浴袍披在身上,然后走出了浴/室,房间的豪华大床/上,竟然放着一些刚才没有的东西。

    温白羽有些狐疑,慢慢走过去,就看到床/上放着一个小箱子,他伸手打开一看,竟然是个小医药箱,温白羽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脸好像受伤了,不过因为现在也不疼了,也不流/血了,所以就没在意。

    医药箱的旁边,放着一套衣服,温白羽笑眯眯的把衣服拿起来,心想着万俟景侯虽然看起来很焦躁冷酷,但是其实他是个很体贴温柔的人,这一点温白羽是深有体会的。

    然而……

    在温白羽欣喜的将衣服提起来展开的时候,他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僵硬的凝固在脸上……

    这他/妈是裙子!!

    一条金色的豪华大裙子!

    温白羽把裙子一把扔在地上,还使劲跺了两脚。

    这个时候有声音从房间里响起来,仍然看不到人影,万俟景侯说:“给你的衣服,不喜欢吗?不够漂亮?”

    温白羽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崩溃的说:“这是裙子啊,我是个爷们儿!怎么穿裙子?!”

    万俟景侯的声音难得懵懂,说:“爷什么?”

    温白羽几乎下意识的就要解释自己是带把儿的啊!但是瞬间想到小茶杯说他麻麻也是……带把的。

    温白羽气的在房间里走了两圈,说:“我是男的啊,和你一样,你平时穿裙子吗,肯定不/穿啊,所以我也不会穿裙子的啊!”

    万俟景侯的嗓音很快响起来了,说:“当然不一样,我是这座城堡的主人,而你是一个外来的贫民,怎么可能一样。”

    温白羽:“……”他们明明在讨论性别,为什么万俟景侯的脑回路突然拐上了高速公路,奔驰的一去不复返呢!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胡搅蛮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痛苦的说:“我说真的,性别啊,性别问题,男人不会穿裙子的!”

    他说着,终于想到了一个非常机智的注意,于是温白羽把自己的浴袍一解,白色的浴袍从洗的潮/红的身/子上“哗啦”一下就划了下去,直接掉在了温白羽脚边。

    温白羽不知道万俟景侯在哪里,但是他一定在看着这个房间,于是温白羽大咧咧的脚分开与肩同宽,双手展开给万俟景侯看,说:“看啊,纯爷们!男的,绝对是男的!”

    温白羽正自豪自己的机智,突然听到周围似乎响起了粗重的呼吸声,那声音仿佛是一头……野兽。

    而且还是烦躁的,正在猎食的危险的野兽!

    “呼——”

    房间里的烛台一下全都熄灭了,与此同时,房间的窗帘“唰——”的一声全都挂了起来,因为房间窗户的朝向是阴面,本身就背光,现在一拉上厚重的窗帘,四周一下昏暗的伸手不见五指。

    温白羽看不见东西,伸手要去扶豪华大床的床栏,结果伸手一抓,顿时抓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是万俟景侯,绝对是万俟景侯!

    温白羽还在高兴万俟景侯终于现身了,但是他还没高兴完,就听到黑/暗中,万俟景侯沙哑危险的嗓音“呵”的笑了一声,说:“主动脱衣服,是在勾引我吗?”

    温白羽:“……”等等,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温白羽还没喊出来等等,就觉得自己突然被万俟景侯打横抱了起来,一下扔上了柔/软的大床,因为豪华大床很柔/软,所以温白羽被扔上去完全不会疼,但是他能感觉得出来,万俟景侯的动作太粗/暴了,而且带着一股亟不可待的粗/鲁。

    温白羽没穿衣服,浴袍也在地上,内/裤也没有,简直就是砧板上的肉,万俟景侯高大的身躯压下来。

    “嗬——!!”

    温白羽抽/了一口气,吓得他要死,因为万俟景侯……不是人形!

    这简直太重口了,其实也并非是童话故事里的类似于老虎或者狮子的形象,就是万俟景侯本身高大的形象,他上半身是人形,人形一直持续到他的腰胯部,下/半/身就是烛龙的身/体,非常粗/壮的蛇身,蛇身盘着,一点点盘起来,将温白羽卷在中间。

    太重口了!

    因为万俟景侯的下/半/身是烛龙,他的大丁丁此时也是烛龙的形态,而且异常的亢/奋,温白羽吓得头皮发/麻,但是他真的没有办法逃走。

    万俟景侯似乎非常急躁,一把压住温白羽的双手,将他压在床/上,低下头来含/住了温白羽的嘴唇。

    温白羽很想叫停,这绝对不是童话故事,这是什么鬼地方,说好的美/女与野兽肯定不是这个版本的好吗,野兽虽然外形可怕了点,但是其实人家有点小温柔的,一直和美/女培养感情,肯定不是一上来就上/床的,这种作风,果然很万俟景侯……

    温白羽还在心里吐槽,然而吐槽真的没有鸟用,如果吐槽能把万俟景侯日一百遍,那么温白羽早就得偿所愿了……

    温白羽感觉现在太羞耻了,自己赤条条的,而万俟景侯则是半兽型,羞耻程度简直爆表。

    “嗬!”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屏住呼吸,睁大了眼睛,伸手主动抓/住万俟景侯的手臂,使劲扬起他的脖子,仿佛是一直缺水的小鱼,细/腰轻轻打颤,好像那一瞬间,就要昏死过去一样。

    万俟景侯用蛇尾卷住他的膝弯,往上一提,温白羽又是“嗬”了一声,嗓子里的声音也很羞耻,不知道是不是做梦的缘故,万俟景侯如此粗/鲁,自己竟然完全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爽得要晕了。

    万俟景侯轻笑的嗓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来,低着粗重的呼吸声,说:“你真棒……对,这样抱住我,慢慢坐起来……”

    温白羽真的不想听他夸奖自己的词汇,太羞耻了,他被万俟景侯扶着慢慢坐起来,那动作太艰难了,而且相当刺/激,温白羽头皮一阵阵发/麻,大声的呻/吟了一声,直接瘫倒在万俟景侯怀里。

    万俟景侯一直用沙哑的嗓音夸奖着他,直到温白羽昏/厥过去……

    温白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是自然醒,还以为自己做梦,因为他和半兽型的万俟景侯做了个天昏地暗,自己主动坐在他怀里,在万俟景侯的夸奖下,卖力的颤/抖着身/体。

    “啊——”

    温白羽一想到这个,突然伸手捂住自己的脸,简直没脸见人了,然而这个噩梦还没醒过来,他仍然睡在城堡的豪华大床/上,旁边没有人,房间拉着窗帘,昏暗中只有他一个人。

    不过不同的是,旁边椅子上放了一套衣服,这回不是裙子了,而是一套男士的礼服,欧洲风格的男士礼服,很复古,温白羽赶紧把衣服穿上,让自己显得并非是个暴/露狂。

    礼服很合身,蓝色白色的礼服,穿在温白羽身上,显得温柔而绅士,不论是款式还是做工,都相当惊艳。

    温白羽对着镜子照了照,觉得自己真是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帅哥,穿上这套衣服之后,帅的更是天昏地暗的。

    温白羽肚子有点饿,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肯定是之前做了大运/动量的事情,所以才这么饿的。

    不知道万俟景侯去哪里了,反正温白羽要先吃饭,就推开房间的门,往外走。

    城堡真的很大,大到无边无际的程度,温白羽一直往前走,往楼下走过来,很快就看到了一楼,因为现在是黑天,也不知道几点了,可能大家都睡了,反正温白羽没有看到什么茶壶太太或者钟表管家。

    温白羽自己进了餐厅,奢侈的晚饭还摆在桌上,而且有的还在加热,好像就是等着温白羽来吃一样。

    温白羽坐下来,立刻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感觉自己都要饿死了,风卷残云的吃的很快,没多久竟然就吃饱了,撑得已经不行了,旁边还放着红酒,非常醇香,看起来就是高档货,温白羽忍不住拿起来喝了一口,简直太好喝了,于是就又喝了好几口,反正一会儿又要去睡觉,多喝点也无所谓,

    温白羽酒足饭饱之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有点头晕,可能是红酒上头了,走路直打晃。

    温白羽按照原路返回,决定去睡一觉,结果他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有凉风吹过来,定眼一看,四周已经出了古堡,竟然是在城堡巨大的花园里,四周郁郁葱葱,鲜花怒放,看起来犹如仙境一般。

    温白羽醉的不轻,他本身想要回房间睡觉,结果却跑到了花园里。

    温白羽摸/着花园的围栏,在旁边的石桌边坐下来,感觉自己腿软站不住,想要在这里多休息一会儿再回去。

    花园里点着星星点点的昏黄烛灯,远远看起来非常漂亮,童话故事一样的梦幻风格,一望无垠的绿色,深深吸一口气还有香甜的花朵味道。

    温白羽有点不想走,干脆睡在这里也挺好,反正不冷,好像比阴凉的古堡好多了。

    温白羽干脆横着躺下来,黑/暗的天空上好多星星,而且天空不是黑色的,而是深蓝色,很高很远,夜空都美得一塌糊涂。

    就在温白羽欣赏夜空的时候,突听“沙沙……沙沙……沙沙沙”的声音,旁边的草丛在快速的波动着。

    温白羽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这里有野兽,不过转念一想,万俟景侯就是最大的野兽了,怎么可能还有其他野兽。

    “哗啦!”一声就在这个时候,草丛突然猛烈的波动起来,温白羽立刻警觉,就见一个黑影从草丛里冲了出来,不是万俟景侯,那个黑影一脸陌生,竟然是个外国人。

    那人穿着一身猎人的装束,当然是古典猎人的装束,甚至背上还挎着打猎的弓/弩,头发乱糟糟的,一下冲出来,看起来很慌张,看到温白羽,立刻冲过来,说:“天呢!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温白羽:“……”什么情况,竟然认识自己?自己怎么不认识他?

    那个男人冲过来,一把抓/住温白羽的手,热情地说:“我美丽的未婚妻!我终于找到你了!”

    温白羽:“……”未婚妻?

    情况越来越诡异了!

    男人见温白羽无/动/于/衷,激动的说:“对,未婚妻!虽然我还没来得及去你们家说亲事,但是我是镇上最英俊的男人,你是镇上最美丽的姑娘,我们简直是天生一对,你当然是我的未婚妻!”

    温白羽:“……”

    温白羽已经第三次无语了,感情这位有幻想症?不知道从哪个疗养院跑出来的。

    男人激动的说:“放心好了!我美丽的未婚妻!我不会让魔鬼伤害你的!你放心好了,我会把你从恶/魔的手上救出来!我……”

    男人激昂慷慨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吼——!!!”一声巨大的龙吼声,震的天都要塌了一样,男人瞬间吓得脸色苍白,大喊着说:“真的……真的有野兽?!”

    他说着,立刻撒开温白羽的手,说:“我……我回去叫人,再拿锋利的长剑来,我的未婚妻,你一定要等我过来!我很快会回来的——!!”

    那个男人仿佛是个逗比,高喊着灰太狼的口号立刻就跑了,跑的飞快……

    温白羽站在原地,突然感觉身后有声音,一回头,顿时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异常明亮,仿佛两只火红色的红宝石。

    万俟景侯还是保持着人的上半身,烛龙的尾巴,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蛇尾盘起来,悄无声息的站在温白羽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脸色难看的不行,仿佛是骤雨欲来的黑夜……

    温白羽心里突然冒出“完了”两个字,因为没人比他更知道万俟景侯喜欢吃醋的程度,刚才那个自己都不认识男人一口一口的说什么未婚妻,估计万俟景侯听到了,现在万俟景侯脸色很差,显然是吃醋了!

    温白羽顿时有点腿软,说:“那个……我需要一分钟的陈述时间,就一分钟!半分钟也可以!”

    然而万俟景侯根本不给他陈述时间,烛龙尾巴一动,已经快速的游走过来,猛地一下缠住温白羽的双/腿,火/热的烛龙尾巴顺着温白羽的双/腿往上盘旋。

    万俟景侯一把抱住温白羽,将他压在花园的草丛上,危险的眯起火红大眼睛,说:“你要离开?然后和那个男人结婚?我不允许……你是我的。”

    温白羽那叫一个冤枉啊,比窦娥还冤!

    然而万俟景侯的动作,让温白羽顿时浑身发/麻,那种抵死缠/绵的战栗感,突然从他的身/体里慢慢的苏醒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21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