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18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英俊的王子在豪华的大船上庆祝了他成年的生日,然而就在大家举杯为尊贵的王子殿下庆祝生日的时候,暴风雨突然来袭了,大船被暴风雨沉没,是海神救了王子殿下。

    够了……

    温白羽觉得自己要疯了,他只是睡前给小鱼仔们讲了一下小人鱼的故事,结果一睁眼,发现自己竟然身在童话故事之中,然而他变成了王子。

    并不是什么海神救了温白羽,也并非什么美/人鱼救了温白羽,温白羽那个时候感受到了,是万俟景侯!

    那种元阳的气息,烛龙特有的气息,是温白羽不可能感受错误的,绝对是万俟景侯。

    温白羽头疼欲裂,明明应该是做梦,结果他睡了一觉之后,发现自己身上的湿衣服干了,身上也没有疲惫的感觉了,又重新回到了柔/软的大床/上,然而……

    然而温白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耳边听到尖锐的女声喊着:“哦!天呢!哦上帝!王子殿下醒了!王子殿下醒了!”

    温白羽:“……”噩梦还没醒吗!

    温白羽睁开眼睛,果然,映入眼帘的是西方复古的豪华大床,还垂着床帐,床边挂着一个有流苏的小绳子,一拉动小绳子就能响铃,女仆佣人会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服/务。

    床边的桌上点着金色的烛台,地上铺着高贵的后厚毯,窗帘边站着数不过来的美/女,美/女全都打扮成女仆的样子,纷纷用希冀的眼神看着温白羽。

    果然噩梦还没有醒。

    一个女仆惊叫着跑了出去,估计是一边惊叫一边哭泣着就跑了,温白羽觉得自己是醒了,可是那女仆多愁善感的样子仿佛自己刚才是死了一样!

    紧跟着“嘭!”一声,房间的大门打开了,一个戴着王冠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温白羽:“……”

    温白羽盯着那个男人一阵沉默,那个戴着王冠的男人显然是国王陛下了,王国陛下走过来,坐在床边,虽然脸上异常严肃,但是样子很关心,说:“孩子,好点没有。”

    温白羽看着那个男人,要崩溃了,你妹啊!竟然是他大叔叔!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说:“大叔叔,别玩了,这是演哪出啊!”

    国王陛下脸上突然严肃起来,突然抬起手来,摸了摸温白羽的额头,转头对那些佣人急切的说:“还不快叫医生,没看到王子殿下在说胡话吗!”

    温白羽:“……”

    温白羽欲哭无泪,觉得肯定是有人整自己,而且花费了不少精力,连大叔叔都开始演戏了,说:“小叔叔呢?我找小叔叔。”

    国王陛下说:“放心,你小叔叔听说你溺水的事情了,很快就会赶过来,他平时最疼你了。”

    国王陛下正说着,就听到一个女仆说:“陛下,公爵殿下到了。”

    温白羽觉得要疯了,他大叔叔变成了国王,而小叔叔是公爵,自己虽然不是大叔叔亲生的,但是已经是王子殿下了,昨天是他的成/人礼,王子殿下在海上办了生日宴会,没想到遇到了风浪,王子殿下差一点就葬身大海。

    温白羽突然觉得,可能不是别人再整自己,不然为何如此逼真,肯定是自己有问题,或许是精神出了问题……

    温白羽生无可恋的准备再睡一觉,然而他起来的时候一切还没有好转,温白羽灵机一动,他想到了万俟景侯,如果自己是王子,那么昨天救自己的是万俟景侯,按理来说,那肯定就是小人鱼了,海的女儿之中的女主!

    温白羽一想到这里,突然来了精神,而且是“虎躯一震”!

    因为海的女儿里,小人鱼可是女主啊女主!儿王子殿下是万年男主!

    这说明什么?

    说明温白羽反攻的时刻到了!温白羽顿时一阵摩拳擦掌,就算自己真是神/经病,也一定要在神/经病的梦中反攻成功!

    按照童话故事里写的,小人鱼可是很痴情的女主,为了王子殿下,牺牲了自己的声音,又牺牲了自己的头发,每走一步还有如在刀尖上跳舞,最后为了王子殿下还在日出升起的第一缕照耀中化作了七彩的泡沫,这绝对是痴情啊,忠犬!

    温白羽心中“嘿嘿嘿”的傻笑,现在自己可是男主,万俟景侯扮演的是女主,他就不信女主还能攻起来了,难道是t受组合吗?温白羽觉得,就算是做梦,自己这次也赢定了!

    女仆们围绕着王子殿下,忽然看到自从溺水之后就忧心忡忡,闷闷不乐的王子殿下突然摩拳擦掌,满脸“色/狼”笑容,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白羽已经打好了完全的准备,反正他和小人鱼的万俟景侯已经见过面了,肯定是万俟景侯救了他,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万俟景侯自从见到他第一面之后,就日思夜想,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反正爱他爱到要死的地步,然后化作绕指柔。

    温白羽顿时心里酸爽无极限,就等着绕指柔的万俟景侯版小人鱼来找自己了,最好是个萌萌软/软的而万俟景侯,温白羽让他往西就往西,让他往东就往东!

    温白羽自己酸爽了一天,作为王子殿下,吃得好穿得好,旁边一堆美/女在服侍他,除了穿得比较复杂之外,什么事情都不需要亲自动手。

    第二天温白羽还在熟睡之中,就听见有人在轻声叫他,声音很温柔,笑着说:“王子殿下?王子殿下?”

    温白羽揉了揉眼睛,睁开一条眼缝,原来是一个女仆,她身后还站着很多女仆,手里捧着干净的新衣服,一溜站着,有的捧衣服,有的捧腰带,有的捧佩剑,总之那排场相当大。

    温白羽犯困,还想懒床,那个女仆笑着说:“王子殿下,您该起床了,今天有舞会您不记得了吗?还有很多事情要提前准备呢。”

    女仆的声音软/软的,温白羽眼睛转了转,他捕捉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词——舞会!

    温白羽立刻就兴/奋起来了,赶紧从床/上窜起来,女仆们帮他穿衣服,整理佩饰。

    舞会可是好事情,王子和公主的爱情故事都是从舞会开始的,想要遇到身为“女主”的万俟景侯,那一定要从舞会入手。

    温白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穿着粉色纱质小礼裙,一脸羞涩又忠犬的万俟景侯小人鱼了!

    温白羽穿好衣服,白色的王子礼服,衬托着他身材高挑,古典贵/族的衣服,显得温白羽双/腿又长又直,腰身很细,而且看起来非常柔韧。

    温白羽把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放在佩剑上,对着镜子照了照,感觉自己还是相当帅气的,旁边的女仆很是适宜的笑着说:“王子殿下真是英俊呢。”

    温白羽心想,那当然,毕竟是要正面上万俟景侯的人,能不帅吗!

    舞会在傍晚举行,然而王子殿下却从早上就开始忙碌起来,各种礼仪就不说了,还需要背参加酒会的人物名单,最主要是各家千金小/姐的花名!

    温白羽看着长长的卷轴,六个佣人腰板挺/直,笔杆条直的伸手捧着金色的名单,在温白羽面前一遍一遍的念。

    温白羽根本记不住,头都要炸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千金小/姐,温白羽觉得这和说好的童话故事不一样啊,没说王子要背宾客名单啊!

    国王陛下来叮嘱了一下温白羽,无非就是王子已经成年了,以后要继承王/位,这次的酒会就是想让王子挑选心仪的美/女用的,当然这些美/女的出身都非常高贵,某某伯爵的女儿,某某将军的孙女等等。

    温白羽心里很不屑,因为按照剧本的话,万俟景侯肯定要来的,而且还会“艳压群芳”!

    傍晚的酒会终于在温白羽的期待中开始了,音乐在豪华的金色城堡中响起,优雅的回旋在金色的烛/光中,各家的千金小/姐都陆续的乘坐着白色的马车来临。

    温白羽身为王子殿下,已经挺/直了腰板,站在门口迎接贵宾,然而温白羽的兴/奋很快就被磨平了,因为他的动作麻木了,而且感觉嘴巴都要肿了,每个千金小/姐过来的时候,温白羽都要面容僵硬的微笑一下,然后托起千金小/姐的手背,来一个礼貌的亲/吻。

    温白羽麻木的要死,中途还忘了好几个名字,旁边的佣人赶紧偷偷给王子殿下提示,一直到宴会真正开始,身为王子殿下的温白羽才进入了宴会大厅。

    舞会的大厅非常豪华,高高的吊灯,上面插满了蜡烛,投射下浪漫的烛辉,温白羽走进舞池,好多千金小/姐立刻投来希冀的目光,想要温白羽请她们跳舞。

    国王陛下也走过来,笑着说:“孩子,去跳舞吧?看上了谁家的千金?”

    温白羽的目光在四周快速的扫着,然而还是没有看到万俟景侯的影子,按照剧本来说,万俟景侯应该也来了舞会,不可能不来,然而实在不知道他在哪里。

    温白羽站在舞池旁边,一直在寻找,找的他都焦急了,但是就是没有,很快国王陛下挽着一个妙龄美/女走了过来,那胸挤得真是大,几乎要跳出来了,看的温白羽眼皮直跳。

    因为温白羽一直没有找到舞伴,所有国王陛下就给温白羽找了一个,开始跳第一支舞,那个女孩是某某公爵的女儿,身份很高贵,长得也娇/小可人,非常懂得礼仪,能和王子殿下跳第一支舞,自然非常荣耀,而且温白羽长相也不赖,长发梳起来,显得非常温柔英俊,女孩自然满脸羞涩,高兴的不得了,旁边的女孩则是用羡慕嫉妒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们。

    然而很快,女孩就意识到,这没什么可高兴的,因为王子殿下的跳舞技术太可怕了,短短半分钟,女孩被踩了五次脚,三次裙子,而且王子殿下差点把她的礼群的肩带拽下来!

    温白羽也不想耍流氓,但是他真的不怎么会跳舞啊,而且还是圆舞曲,女孩的裙子太宽大了,一转起来更可怕,温白羽觉得那女孩的打扮像是个陀螺,一直转,一直转……

    最后女孩真的忍无可忍了,面容僵硬的笑着说:“不好意思,王子殿下,我失陪一下。”

    温白羽:“……”

    温白羽受到了一万点心理打击,又退到了舞池的外围,因为王子殿下的跳舞技术太差劲,国王陛下也发现了,所以国王陛下没让王子殿下再来“丢人”,就让他默默的站着了……

    温白羽无聊的喝着闷酒,这个年代的酒精还不算太烈,而且甜甜的很好喝,温白羽一边喝,一边用眼睛寻找着万俟景侯的身影。

    “嗯?”

    就在这一瞬间,温白羽突然看到人群的对面,穿过重重的人群,掩藏在人海之中,似乎有一个人,并不是粉色的小礼裙,也不是名媛千金,那个人身材高大,他穿着黑色的燕尾服,黑色的西裤下掩藏着笔直的长/腿,头发梳着,全都向后背起,一丝不苟的露/出他英挺完美的额头,微微眯着一双漂亮的黑色眸子,眼睛下方有一颗痣,让那个男人眯眼的动作充满了诱/惑,他手里托着一杯红酒。

    那个男人……

    万俟景侯!

    温白羽立刻冲进人群,想要越过人群去找万俟景侯,然而人群太多了,他一走进人群,很多姑娘还以为王子殿下要跳第二支舞了,有胆子大的女孩主动走过来,笑着说:“王子殿下,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

    温白羽被一打断,再抬眼的时候,万俟景侯已经不见了!

    说好的小人鱼呢,为什么万俟景侯的样子还是那么高大?一身黑色的燕尾服,已经帅出天际了好吗,几乎要抢了自己这个王子的风头了!

    温白羽快速的往前挤,他喝了好多酒,在人群中穿梭,差点以为自己是喝多了所以眼花看错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万俟景侯的影子了。

    就在温白羽懊恼的时候,突听“啊——!!!”一声尖锐的尖/叫/声,有人/大喊着:“王子殿下!!!”

    温白羽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尖锐的女声用哭丧一样的声音喊着自己,他只听到“吱呀——”一声,随即是“嘭!!!”一声巨响,头顶上的吊灯居然突然从天而降,一下向他砸过来。

    巨大的吊灯,旁边都尖/叫着散开,温白羽也想散开,然而他在正下方,吊灯太大了,一瞬间,再加上温白羽喝多了脑袋发木,根本动不了。

    温白羽只看到眼前一个黑影,猛地略过来,他的动作犹如迅猛的猎豹,而自己就是他的猎物,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快速冲过来,一把搂住温白羽的腰。

    “咚!!!!”

    吊灯瞬间砸了下来,温白羽觉得耳朵里一阵巨响,随即一下陷入了黑/暗之中……

    “王子殿下?!王子殿下!”

    “殿下?”

    “天呢!王子殿下醒了!!”

    温白羽似乎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前不久他刚听到过,温白羽脑袋有点微微发疼,慢慢睁开眼睛,就看到身边围着很多人,他大叔叔小叔叔,当然是国王和公爵的装束,还有很多女仆佣人之类的,但是偏偏没有万俟景侯!

    王子殿下在酒会上被吊灯砸中了,不过万幸的是,吊灯砸下来的一瞬间,有人将王子殿下扑倒在了地上,王子殿下只是被砸到了一点儿,没什么大事儿。

    温白羽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头很晕,想睡觉,不过他强撑着说:“那个救我的人呢?”

    众人都摇了摇头,那个救了王子殿下的人似乎在混乱中就跑了,完全没有露脸,甚至没人看到他长什么样子,只知道是个高大的男人。

    温白羽头很晕,醒了一会儿就不行了,累的想睡觉,众人就全都退出去了,让王子殿下独自休息。

    温白羽昏昏沉沉的睡觉,意识还在不断的转着,他肯定救自己的就是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来了舞会,不过还是那个高大的男人,而且穿着黑色的燕尾服,但是他又跑了。

    温白羽沉沉的陷入了睡眠,“呼——”的一声,似乎是窗帘在飘动,被风吹了一下。

    温白羽被风一吹,有点发冷,就缩进了被子里,似乎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嗓子里还发出“唔”的一声。

    很快窗帘就不响了,床头点着的金色烛台却发出“哗啦——”一声,突然熄灭了,整个房间因为拉着厚厚的窗帘,瞬间黑的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到了。

    “嗬?!”

    温白羽似乎感觉到了危险,有人逼近自己,猛地睁开眼睛,瞬间从睡梦中惊醒,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一双火红色的眸子!

    黑影一把抓/住温白羽的双手,大手一拢,将温白羽双手抓起来,然后是什么东西发出“唰唰”两声,突然就把温白羽的双手捆了起来,一下拴在了床头。

    温白羽心里卧/槽了一声,心想怎么回事,那手的感觉,还有那双红色的眼睛,是万俟景侯,就算看不清楚,温白羽也认得出来。

    然而温白羽还没反应过来,来人将他翻过来,面朝下,让他趴在大床/上,然后大掌托起了他的腰/腹。

    随即温白羽感觉自己的裤子突然被撕掉了,温白羽心中警铃大震,喊着:“等等!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另一只大手突然捂住了温白羽的嘴巴,温白羽剩下的话瞬间说不出来了,全都吞回了肚子里,只剩下了“唔唔唔”几声。

    温白羽嗓子里发出“嗯!”的一声,声音突然拔高,然后腰身猛烈地打颤,向后仰起脖颈,睁大了眼睛,该死的万俟景侯,他竟然直接进来了。

    温白羽稍微有些不舒服,而且他的嘴巴被万俟景捂着,呼吸不畅,使劲张/开嘴巴,一口咬住万俟景侯的手指,似乎要泄愤,但是不敢使劲咬。

    万俟景侯则是把手指顺势送进他的口腔里,夹/住他的舌/头轻轻的揉/捏,还抚/摸/着温白羽敏/感的上牙堂,温白羽嗓子里“咕噜”了好几声,好像小猫一样,舒服的立刻就软/了。

    万俟景侯似乎感受到了温白羽的软化,立刻贴过来,滚/烫的嘴唇贴在温白羽的耳朵上,声音沙哑低沉的说:“不许和女人跳舞,不许和她们说话,更不许和她们亲/密……你是我的,我的……”

    万俟景侯沙哑的声音就好像咒语一样,温白羽瞬间头脑发/热,被捆起来的双手死死抓/住床帏,拼命的颤/抖战栗着,因为嘴里还含/着万俟景侯的手指,他也不敢用/力咬,声音好像有点痛苦,但是异常的黏/腻性/感。

    “你是我的,对吗?”

    万俟景侯的咒语还在继续,温白羽突然感受到了滚/烫的鳞甲,万俟景侯难道是原型!一上来就原型,温白羽心里叫苦,说好的小人鱼呢?一点儿也不小!

    温白羽说不出话来,万俟景侯一遍一遍的在他耳朵旁边呢喃着,性/感沙哑的嗓音不断重复着,温白羽几乎要不行了,使劲点着头,嗓子里发出“嗯”的声音。

    万俟景侯这才轻笑了一声,说:“对,真乖,想要奖励吗?”

    说好的绕指柔、小人鱼,原来童话故事全都是骗人的,温白羽早该知道的!

    这条小人鱼似乎是个鬼畜!

    温白羽脑子里乱糟糟的,听着万俟景侯的笑声,轻轻点了点头。

    万俟景侯笑着说:“告诉我,说出来,想要奖励吗?”

    温白羽嗓子里呻/吟着,断断续续的说:“想……想要……”

    万俟景侯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头仰起来,自己低下头来,含/住温白羽的嘴唇,温白羽似乎是一条干渴的小鱼,迫不及待的仰起脖子,也主动含/住万俟景侯的嘴唇,对着万俟景侯迫不及待的又咬又啜。

    “嗬——!”

    温白羽在极度的颤栗中直接晕了过去,等他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女仆已经站在他的身边等着给他换衣服了,温白羽吓了一跳,目光快速的四周寻找,然而什么都没看到,万俟景侯又消失了,就好像……

    好像昨天晚上的缠/绵是一场梦一样。

    女仆见温白羽的目光飘忽,狐疑的说:“王子殿下?”

    温白羽“嗯?”了一声,这才醒过来,说:“哦,没事。”

    他说着,想要起床,结果一动,瞬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实在难以启齿,温白羽的脸“唰!”一下就红了,立刻裹/着被子坐好,磕巴的说:“今今今……今天不用了,我自己穿就行了。”

    那些女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还是退了出去,给王子殿下关好门。

    温白羽躲在被子里,咬牙切齿的,什么做梦,根本不是做梦!他昨天晚上被一个鬼畜的“小人鱼”压床了,而且该死的万俟景侯竟然把东西流在他身/体里了,想当成做梦都没办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18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