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16章 厨房大爷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我是厨房大/爷,上次介绍过了,其实我的名字并不是厨房大/爷,不过一直退居二线,以至于大家总是顺口叫我大/爷,老板叫我大/爷的时候我还觉得挺温和的,但是老板他男人叫我大/爷的时候,我总觉得要折寿,可能是错觉……

    自从上次那个长相很好看的、自称“本王”的男狐狸精来过之后,小饭馆儿顿时又开始处于爆满的状态,而且这个时候老板他们也不在,全都成双成对的玩私奔,只有我一个人在小饭馆,那情况简直就像是打仗啊,小饭馆儿都快变成自助形式了……

    后来我听经常来小饭馆的神/经病说,之所以小饭馆如此火爆,是因为有一位大人物在大粽点评网上点评了这家小饭馆儿,所以坑友们那是慕名而来。

    神/经坚强的我,已经忽略了什么是大粽点评网,什么是坑友了。

    于是我很想知道这个大人物是谁,难道是哪国总统来吃过我们店的黑驴蹄子,呸呸呸,红枣粽子了?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那个神/经病则一脸懵的看着我,真诚的说:“疱子大/爷,总统为何物?新菜吗?”

    我:“……”我是厨子,不是狍子!

    后来/经过我机智的磋商,那个神/经病把他的手/机拿了出来,给我看大粽点评网上的评论,也不知道是什么盗版网站,商标是个发霉的粽子图案,打开之后首页的广告条是一片黑/暗阴森的墓地,上面全是坟头,用几个白色滴血的大字写着——千年坑友,聚会试吃!

    我:“……”看着这审美死的广告条就够了,谁还会去试吃啊,果然是够坑的!

    他帮我把小饭馆的评论打开,我只是在他寻找那条评论的时候稍微瞄了一眼,结果看到了无数奇葩评论。

    例如有人说,这个饭馆特别好,首先名字招牌就好,我第一眼看上去就特别有安全感,让我这深埋于地/下的少/女心都融化了!

    我想了想,寿富楼,好几个人跟我吐槽像是寿衣店,结果这个人竟然说有安全感?而且深埋于地/下的少/女心是什么鬼?

    那个人终于找到了那条评论,是这样写的——

    点评人:大宋舒王;口味:5;环境:5;服/务:5

    菜色不错,没见到老板本人,不过疱人也很可爱,尤其是元阳气息意外浓厚,似乎很美味,下次再去试试。

    ——大粽点评网古墓圈第一美食点评网站

    我:“……”

    疱人难道说的是我吗?不然的话,这个小饭馆里好像没有其他厨子了,元阳是什么鬼,还美味?可能他说的美味是指菜色吧?不过这样的话,这个人的语文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最基本的造句都不会,全都是语病,看起来应该回炉重造。

    我并没把这个当回事,毕竟太忙了,还要去炒菜,忙的已经只想涨工/资了。

    这天晚上十二点之后,那个什么大宋舒王又来了,仍然是前呼后拥,我觉得他可能姓大,然后他母亲姓宋,现在人起名都这样,组成一个复姓叫做大宋,然后名字比较霸气叫舒王,那他为什么不干脆叫霸王洗发水呢!

    那个舒王前呼后拥的又来了小饭馆,因为我觉得他那些打/手都不会坐下来,所以让他们坐了一个四人台的小桌子。

    舒王坐下来之后就开始看菜单了,他本身长得就漂亮,之前也说过,他是个男狐狸精啊,长着一张标准的鹅蛋美/人脸,眼睫微微垂下看着菜单的时候,睫毛轻轻/颤/抖着,好像一把黑色的小扇子,一直忽闪忽闪,投下一片小阴影,在他白/皙的脸颊上分外明显,顺着那片小阴影往下看,圆/润的线条起伏流畅,异常温柔温和,看起来的触感仿佛是细腻的牛奶布丁,一碰就要化了似的。

    那个人的嘴唇颜色有点淡,稍微呈现粉/白色,并不是粉红色,看起来有些缺血的样子,男人身材高大,也不会觉得瘦,不知道为什么嘴唇总是没血色。

    舒王似乎是感觉到我直勾勾的看着他,于是快速的抬起眼来,我还没来及的收回我的目光,结果正好和舒王撞了一个正着。

    舒王双眼含笑,笑起来竟然如春风一样,带着温柔和暖意,长发有些散下来了,慵懒的垂在他的脸侧,微微眯着眼睛歪着头,声音也异常的温和,说:“本王好看吗?”

    因为我“做贼”被抓了,于是我机智大的声对答,“不好看!”

    舒王:“……”

    舒王眼睛一眯,脸色瞬间就冷下来了,轻轻“哼”了一声,脸上春风一样的笑意瞬间都不见了。

    我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说人家不好看,不是变相骂人吗,于是我又谨慎的补充说:“不……不难看……”

    舒王:“……”

    我清晰的看到那个一向懒洋洋眯着眼的漂亮男人,眼睛抽/搐了一下,似乎是被我气到了,但是我说的多诚恳!

    舒王挥了挥手,说:“你这呆/子,算了,推荐些菜色来。”

    我见他嘴唇没血色,脸和手也异常白/皙,一股缺血的感觉,就说:“熘肝尖吧,今天新上的猪肝。”

    舒王皱了皱细细的柳眉,没错是柳眉,他的眉毛细细的,弯弯的,好像远山一样,在白/皙的脸上异常精致。

    舒王皱眉说:“本王不吃下水。”

    我说:“没有异味的,处理的很干净,而且还是新鲜的,这个菜我很拿手,不然你尝尝,要是有怪味我给你退了,你脸上都没血色,猪肝补血的。”

    舒王一听,瞬间有些愣住了,随即脸上恢复了笑容,而且笑起来竟然漂亮的让人窒/息,别人不知道,因为他们都低着头,一副很恭敬的样子,反正我的心跳在这个男狐狸精的一笑之下,已经要飙升到二百五了,实在太好看了!

    舒王笑眯眯的盯着我,说:“哦?原来疱人你是在关心本王。”

    我眨了眨眼睛,心想这种事情有什么可笑的?难不成这个美少年他是缺爱?怪不得一副中二模样,可能童年有什么阴影之类的?

    就在我捉摸的时候,舒王笑着说:“那好,本王点这道菜了。”

    总之这个叫舒王的美少年点个菜磨磨唧唧的,我进去炒菜,然后端出来,结果这个舒王的打/手,竟然还拿出一个类似于电视剧里的试毒银针来,往我炒的猪肝上一扎!

    我:“……”

    神/经病啊!你想过猪肝的感受吗!

    于是我又默默的进了后厨继续炒菜,等炒完菜,外面的客人几乎都走/光了,只剩下舒王那一桌,还在慢悠悠的吃饭呢。

    舒王吃饭简直就是优雅至极,用筷子的手又白又细,看他夹菜总觉得嗓子发/痒,我觉得自己可能是感冒了,不然看着舒王夹菜,怎么嗓子又痒又干,还想要咳嗽。

    舒王见我走出来,说:“疱人,坐。”

    我看也没事可做了,一会儿准备打样,就走过去坐了下来,自顾自的说:“我又不叫疱人。”

    舒王则是一脸诚恳的惊讶,看着我,说:“疱人你还有名字?”

    我:“……”又不是旧社/会,为什么厨子就不能有名字了?!看不起厨子啊,我可是一个月工/资一万元的行政主厨呢!

    舒王笑着说:“那可否请教你的名字?”

    我顺口说:“你还没说自己叫什么。”

    我刚说完这个话,就看到舒王/后背的那些打/手,“唰——”的抬头看向我,齐刷刷的,似乎充斥着一种惊讶,好像我下一刻就要得不治绝症一样!

    舒王也楞了一下,随机笑了起来,笑的很愉快,头发都笑掉了,然后用他白/皙的手掌轻轻将头发捋上去,同时抬起眼皮,这动作让我“咕嘟”又咽了一声唾沫,简直是标准的狐狸精!

    舒王笑着说:“你真有/意思,我姓赵,叫赵芳芷。‘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

    我听的是似懂非懂,毕竟我是个厨子,粗人啊,从小语文就不好,更别说是文言文了,不过这个人的名字还真是挺好听的,文绉绉的,和他人一样,听起来就觉得漂亮。

    赵芳芷笑着说:“你呢,该说你的名字了吧?”

    我说:“黎晰。”

    很快就两点半多了,小饭馆该打烊了,赵芳芷也站起来结账准备走了,临走的时候还笑着说:“我在旁边买了一套房子,就住在这边的小区里,有空的话,能请你来做客吗?”

    我心想,有钱人啊,那边的小区,不就是老板搬家之后的小区吗,全都是复式楼层,而且好几百平米,没小户型,绝对是富人聚/集区。

    赵芳芷除了有的时候中二了点,但是其实人不错,而且长得好看啊,养眼啊,虽然我觉得可能我没什么休息日,不过真有时间的话,去做做客也不错。

    我笑着说:“好啊。”

    赵芳芷则是轻笑了一声,说:“你这人太呆了……”

    他说着,一边转身往外走,一边轻声自言自语的说:“哪天被我吃了,可别哭……”

    我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毕竟他说的很小声,然后神神叨叨的就走了。

    我则是整理了小饭馆,把厨师衣服脱/下来,然后准备打样关门。

    我出了小饭馆,往租的房子走,其实就在赵芳芷旁边的小区,隔着一条街,结果对面就是富人区,这边就是老房子,老房子租着便宜,反正我是一个人,而且是个单身汉,也不讲究这个,有地方睡觉就行。

    我往小区里面走,刚走到门口,突然感觉后背有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是一个裹/着大袍子的人,我真的很纳闷,这年头大夏天的,怎么都流行裹/着一大袍子,从头裹到尾,一点儿都不露/出来,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我加快了脚步,结果那个人也加快了脚步,我心想半夜三更,不是抢钱吧?!

    但是也不能够啊,我这五大三粗的,谁敢抢我啊?

    结果就在我加快脚步要进入小区的时候,我身后那个奇葩的男人突然嗓子里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声音,在黑夜中大喊了一声,“咚咚咚”的跑步声就像要砸地一样,快速的冲了过来。

    那感觉就跟狂犬症似的,我赶紧回头,一回头正好看到了一张放大的脸,妈呀那张脸太可怕了,他一定是得了什么皮肤病,不然脸上怎么能烂成那个样子,而且眼珠子像小黑豆一样小,鼻子也塌了,身上一股垃/圾味道,不知道从哪个垃/圾场跑出来的。

    虽然样貌是父母给的,这不能强求,以貌取人绝对是不对的,但是我真的不能忍啊,长成这样还一身皮肤病,晚上就好好在家里呆着啊!这么晚了跑出来真的很吓人啊,我这种神/经坚强的人都要被吓得半死了!

    “咚!!!”一声巨响,好像山倒了一样,我被那个皮肤病的奇葩人一下撞倒在地上,我两个人就滚在了大马路上,幸好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车了,路上静悄悄的,不然一定被车撞飞了。

    那个皮肤病的人把我撞倒之后,竟然还一阵大吼,然后突然低下头来,我心里一阵紧张,不是吧,终于遇到了“狐狸精”,大半夜竟然想要扑倒我,还是在马路上,这个设定太奔放了我接受不了,最主要是这个狐狸精竟然还有皮肤病,太可怕了,我更接受/不/了/了。

    我猛地伸手一撑,简直身姿矫健,立刻把他的头给撑住了,哪知道那个皮肤病的狐狸精被我撑住,立刻恼怒起来,双手乱抓,“唰!”的一下抓到了我的脸和下巴,瞬间脸上火/辣辣的疼,绝对给抓破了!

    我疼得不行,皮肤病的狐狸精又要低下头来,我觉得他可能不是要亲我,他是要咬我!

    就在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突听“咯咯咯咯咯”的大吼声,还有些凄惨,那个皮肤病的狐狸精竟然一下飞了起来,向后猛地甩出,“咚!!”一声摔在了地上。

    狐狸精还要冲起来在扑过来,结果我看到一个人影突然从侧面慢慢走出来,然后站在了我身前,他身材高大,高挑,一身看起来昂贵的对襟衣,手上戴着鸡血红的大扳指,他背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能认出来,竟然是赵芳芷!

    赵芳芷的语气很低沉,不似平时那种春风一样的声音,声音低沉又沙哑,仿佛还包含/着怒气,阴森的说:“滚,他是我的。”

    我来不及听他说了什么,只能庆幸那个皮肤病的狐狸精立刻就调头跑了,跑的像逃命一样。

    我吓得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简直要疼死了,赵芳芷这个时候才回过头来,脸上很冷漠,带着怒气,语气也不好,说:“半夜三更的,你在外面晃什么,不知道自己身上元阳太重了吗,想被野鬼分食吗?”

    我:“……”半夜三更,我回家啊!走的直线,天地良心,没晃!

    不过我觉得我的脸可能有点肿了,想要说话,却变成了大舌/头。

    赵芳芷低头看着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把我从地上一把拽了起来,说:“你脸上的伤口有尸毒,跟我走吧,要把你的胡子刮了,然后上点药。”

    胡子!

    我的胡子可是我的命/根子,因为是厨子的缘故,我的胡子并不多,但是养了很久才变成这种密布在脸上的络腮胡,因为很多成熟/女性都说有胡子的男人最性/感,所以我留了好久好久,结果现在要把我的胡子给刮了。

    我不知道那个皮肤病的狐狸精手上是不是太脏了,或者他的皮肤病要传染给我了,反正伤口很疼,明明只是刮伤,万一我也得皮肤病了,我还没娶老婆呢!

    赵芳芷带着我走进了小区,然后/进了一座很高大上的小楼,上了电梯,到了赵芳芷家门口,他家太豪华了,果然是复式,而且打开门之后发现竟然是古典装饰,看起来古色古香的。

    家里没有人,而且很冷,大夏天的冷气十足,赵芳芷说:“那边,对着镜子把胡子刮了,弄好了我给你消毒,你伤口上有尸毒,刮胡子的时候小心点。”

    我心里那叫一个凄惨,我留了这么久的命/根子要我给刮了,我进了洗手间,洗手间太豪华了,里面套着浴/室,欣赏了土豪的洗手间时候,才开始慢慢刮胡子。

    等我刮得差不多了,赵芳芷也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箱,走进来的第一眼竟然露/出一种有些惊讶的表情,上下打量着我,仿佛是第一次的那种打量,监控灯一样的感觉,好像要把我得内脏都打量清楚了。

    赵芳芷笑着说:“你的年龄是多少?”

    我想了想,说:“三十九。”

    赵芳芷说:“那饭馆的老板管你叫大/爷?”

    我说:“那应该叫大叔吗?”可能是胡子比较显老,毕竟都看不到脸了,而且老板他们叫惯了,已经替代了名字,叫大/爷很亲切不是。

    三十九岁,我这个年龄还没结婚,没女朋友,果然是大叔了,已经是没人要的行列了。

    赵芳芷走过来,从医药箱里拿了药过来,然后拉着我走进了里面的浴/室,他的手心好凉,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凉,好像一点儿温度也没有。

    赵芳芷突然打开了花洒的喷头,“噗——”的一声,吓了我一跳,热水直接喷/出来,浇了我一身,我还没有脱衣服呢,衣服全都湿/透了!

    我喊了一声,说:“你干什么!”

    赵芳芷身上也湿/透了,但是很淡然,白/皙的手掌轻轻在我脸上抚动了两下,帮我把脸上的胡子茬擦掉,说:“给你清洗一下,都是胡子茬,然后上药。”

    我说:“我还没脱衣服呢!衣服都湿/了!”

    赵芳芷轻笑了一声,说:“嗯?那你现在脱。”

    我:“……”怎么觉得他的笑容很深沉呢?错觉吧……

    我把衣服脱/下来,其实就是个短袖大背心,然后看了看湿/透的裤子,又看了看赵芳芷探照灯一样的眼睛,瞬间就不好意思脱/裤子了,于是就让湿/漉/漉的裤子贴着自己,努力忽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赵芳芷动作很轻,给我的脸上上了药,我们两人离的很近,毕竟要上药,这是细活儿,赵芳芷身上带着淡淡熏香的味道飘到我的鼻子里,我的嗓子又开始有感冒的症状了,干痒,想要咳嗽,而且有点吞咽困难……

    “好了。”

    随着赵芳芷上药的动作停下来,我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我们离得太近了,我有点不好意思。

    结果赵芳芷“嘭”的一声把药箱丢在一边,突然开始脱自己衣服,他的对襟衣一脱/下来,我觉得自己的眼睛瞬间就要被闪瘸了!

    赵芳芷身材高挑,肩膀很宽,他的锁骨明显,胳膊上肌肉隆/起,虽然隆/起,但是不显得纠结,反而有一种优美的线条感,胸肌不小,腹部的肌肉流畅,人鱼线随着裤子的滑落,瞬间毕露无遗!

    我:“……”

    “咕嘟!”我咽了一口口水,眼睁睁看着赵芳芷把内/裤都给脱掉了……

    我慢半拍的说:“你……你要洗澡吗?”

    赵芳芷将长发也解/开,一头黑色的长发散落下来,好像纯黑色的丝绸背景布,衬托着赵芳芷高挑流畅,充满力度野性的白/皙身/体,那仿佛是一副美不胜收的画作。

    赵芳芷笑着走过来,说:“不,干/你。”

    我没听清楚,毕竟谁会像他说那种话,赵芳芷冰凉的手突然抓/住我的裤子,也往下脱,我吓了一跳,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的那两个字到底是什么!

    我连忙说:“等等,等等!赵先生,我那个……我喜欢女人啊,我不是……”

    我还没说完,赵芳芷挑了挑眉,示意我低头往下看,天呢,我顿时想要跳河,或者跳楼,因为我刚才嘴上说喜欢女人,结果我下面竟然敬礼了,简直打脸打到爽!

    赵芳芷走过来,冰凉的手抓着我的手,然后低下头来,在我的颈间轻轻的嗅了一口气,说:“真香,你自己闻得到吗?好香……”

    我感觉脖子上扫着赵芳芷的头发,凉丝丝的,头皮都发/麻了,结果自己却一直在敬礼,嗓子干哑一片,几乎说不出话来,但是我身上绝对没味道啊,如果是香,赵芳芷身上才是香的啊。

    赵芳芷笑着低下下头,张/开他粉/白色的双/唇,做出了含/咬的动作,轻轻磨蹭着我的嘴唇,我顿时头皮后背后腰哪里都发/麻,这可是我保留了三十九年的初吻!

    赵芳芷笑着说:“本王好看吗?你喜欢吗?”

    狐狸精……

    我脑子里瞬间都木了,果然这个男人才是狐狸精!

    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磕磕巴巴地说:“但但但但是……但是我已经三十九了,咱咱……咱们……”

    哪知道赵芳芷突然笑了一声,说:“是吗,年龄差不是挺好的?”

    我被赵芳芷搂在怀里,吻得晕晕乎乎,他的口腔竟然是凉丝丝的,似乎能缓解我身上的燥热,心里糊里糊涂的想着,难道现在美少年就喜欢年龄大的大叔,那我岂不是赚了?

    就听赵芳芷轻笑着说:“毕竟……我已经一千多岁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16章 厨房大爷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