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15章 厨房大爷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大家好,我叫厨房大/爷,一般人都这么叫我,当然也可以叫我寿富楼的行政主厨,或者主厨,因为老板他家的行政主厨、主厨和厨师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

    在小饭馆刚开始成/立的时候,我就在这里工作了,那时候小饭馆穷的叮当响,后厨只有我一个人,前店是老板亲自上阵的,那时候我的工/资是一千八。

    小饭馆儿刚开业那会儿,因为房子太小,看起来还破破的,虽然一直开在小区门口,按理来说应该会有很多客源,但是一天到晚都没什么客人来吃饭,只有到晚上要关门的时候,才会来几个大夏天包的像个粽子一样的神/经病来吃饭。

    那些“神/经病”吃了饭,豪爽的丢下一堆一堆的金块,从来不用现金,据说不用cash的人比较高大上,反正老板是这么说的。

    后来又来了很多“神/经病”,那些神/经病有的吃完饭丢下金块,有的却丢下一堆破铜烂铁就要走,简直就是要吃霸王餐!

    那天要收工了,我在后厨听见前面吵闹的声音,就探头看了一眼,发现原来有“神/经病”吃了饭不给钱,丢下一个瓷器“夜壶”就要走,简直没素质。

    我家老板是我眼看着“长大的”,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特别文静,一说话的时候让人特别想挤咕他……

    其实就是那种面善心善型的,我一想老板可能搞不定,于是我就冲上前去,说,吃饭不给钱我报警了!

    那气场十足,可是“神/经病”却一脸诚恳的看着我,说:“报……报警是啥子?好吃吗?”

    我:“……”

    老板:“……”

    好吃你妹啊!

    鉴于这个人要装傻充愣,于是高大威猛的我,立刻掏出板砖一样的手/机,说:“别给我装傻充愣,你看到没有,我报警了!”

    这个“神/经病”还是一脸真诚地看着我,似乎要让我给他解释“报警”这个新菜好不好吃,我那叫一个气啊,我从学校毕业以来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还是旁边一个“神/经病”特别机智,大喊了一声“厨子大/爷要报官了!逃命也——也——也——”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随着回音一般的长声儿,“哗啦——”一声,小饭馆儿里所有吃完饭的人,全都立刻“起立”,然后丢下结账的金子,转头就跑,冲出了小饭馆的大门。

    我:“……”

    老板:“……”

    于是我和老板勤勤恳恳的开始收拾桌子,准备打烊,发现其实赚的很,因为他们丢下来的金子实在太多了!

    后来我无意间发现那个“神/经病”丢下来的瓷器“夜壶”似乎是个元青花,而且品相完整,上绘如意云头纹百鸟朝凤得到登仙图,釉面干透莹润……

    总之一句话,贵!

    老板把这个元青花的“夜壶”给卖了,卖了似乎几百万,然后用来装修小饭馆了,这下子小饭馆才扩大了不少,小区里的正经居民终于敢进来了,终于知道咱们这个寿富楼是小饭馆儿,而不是寿衣店……

    小饭馆扩张之后,老板就准备再招点伙计,当然还有厨子,我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轻/松/下来了,结果不管是厨子还是伙计,最多在这边工作两天,两天之后就病怏怏的,一副被狐狸精吸干阳气的样子就辞职不干了,还说小饭馆儿的风水不好,阴气太盛。

    我就说他们不实在,指不定晚上下班干了什么去呢,结果一脸面黄肌肉就说小饭馆不干净,简直就是强词夺理,你看我和老板怎么还白白胖胖的呢,要是有狐狸精,本行政主厨也算是高大英俊,玉树临风,竟然只找他们不找本行政主厨,眼睛肯定是瘸的!

    后来因为厨子实在招不上来人,我只能仍然有个人当行政主厨,又当主厨,又当厨子了。

    不过后来老板倒是找了一个伙计,长得高大英俊的,虽然比起我来还差那么一点点,但是也算是不错了,为人还老实,总是喜欢傻笑,任/劳/任/怨的,也不要求工/资多少,有地方住,有饭吃就可以,如果有什么缺点,就是这傻小子一定想找/女朋友想疯了,遇到个美/女就说“她和小红长得真像”,他那女神小红一定是张网红脸,不然怎么谁跟她都像。

    哦,差点忘了说,那个傻呵呵的伙计叫做唐子,名字也很好记,自从被老板捡回来,就勤勤恳恳的一直在小饭馆里工作。

    后来因为吃饭的人多了起来,回头客也变得多了,小饭馆的生意红火起来,简直蒸蒸日上啊,于是老板又要开始招伙计了,这次招伙计以外的简单,贴出公告第一天就有人来看了,据唐子说,是个长得很像小红的……男人。

    我已经不算惊讶了,毕竟谁在唐子眼里都像小红,没想到现在唐子眼里,男人也开始像小红了,这可是麻烦了,唐子开始分不清男女了,我建议他去医院看看眼科,唐子就跟我嘿嘿一傻笑,还说:“大/爷您越来越幽默了!”

    我:“……”

    后来我看到了那个新招的伙计,我的妈呀,这哪是伙计啊,这是祸/害吧,红颜祸水啊,啊不他是男人,但是男人长成这样才可怕吧,长成这样找不到老婆啊,哪个女人会嫁给一个比自己还好看的男人啊!

    新来的伙计少言寡语,不爱说话,平时态度也很冷漠,名字特别高大上,叫做万俟景侯。

    自从新伙计来了之后,老板就变坏了,开始天天做甩手掌柜了,天天往外跑,把店面交给我和唐子,最重要的是,有的时候唐子也不见了,只剩下我一个人,那叫一个忙,于是在我强烈的抗/议之下,老板终于给我涨工/资了……

    新伙计来了之后,我发现老板的变化略微有点多,简单来说就是,面色含/春!

    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谈恋爱了啊!

    然后某一天,我看到老板和新伙计在小饭馆儿的工作间里亲/亲,那叫一个如火如荼,当我发现的时候,并没有大惊小怪啊,我觉得这样才比较合理,毕竟新伙计长得已经这么完美了,如果找个女人,那我们这样的人岂不是都没机会谈恋爱了吗!

    老板就是与众不同,一出手就降服了一个人间祸/害。

    新伙计出现之后,小饭馆开始热闹起来,换种说法,那就是鸡飞狗跳,具体举例说明的话,新伙计每天晚上一进店门,饭馆儿里的那些“神/经病”们,就会齐声大吼:“大粽子来也!!!”

    这个时候我觉得应该配上bgm才完美,配什么呢,那当然是“威/武——威/武——威/武——”……

    新伙计如果抱臂在门口一站,那好嘛,今天晚上准没有什么客人,估计就是零零星星的两三桌,一堆的客人在门外徘徊,辗转,然后掩面而去,就好像无照小摊贩见了城/管一样。

    我记忆犹新有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把警/察给招来了,一屋子的客人坐得满满当当,还有伙计老板什么的,加起来人数都数不过来了,结果警/察让掏身/份/证,我那时候还在后厨,老板爆出铿锵有力的一声大吼——怎么就我有身/份/证?!

    那时候机智的我,身为行政主厨的我,立刻走出了后厨,然后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掏出了我的身/份/证,说:“老板,我也有。”

    因为我的机智感/化了老板,老板又给我一个月涨了八百块钱工/资!

    再后来,奇奇怪怪的事情多了去了,老板总是无故失踪,后来我都淡定了,肯定是跟他男人跑了,他男人是谁?当然是那个人间祸/害的万俟景侯了,两个人天天跑出去私奔,已经不是稀罕事了。

    小饭馆又来了几个伙计,各个都像是电视里面走出来的明星,什么化蛇、甘祝、子车、血髓等等,小饭馆的伙计多了,但是我发现,经常还是找不到人来端菜,全都玩失踪!

    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事情那就多了去了,有一次特别挑战心脏,于是我就记住了,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呜呜的北风仿佛鬼夜哭,外面下着鹅毛大雪,路灯下一片昏黄阴森,那天晚上,小饭馆依旧来了很多裹/着大袍子的“神/经病”,不是端午节非要吃粽子,还管豆腐汤叫还魂汤,一边喝一边能磕头,好像喝圣/水似的,配合着呜呜的北风,你说你受不受得了!

    还好我心脏承受能力已经锻炼出来了,因为外面人特别多,所以今天也特别忙,我在后厨里忙叨着,有一道菜要做西湖醋鱼。

    我早就把鱼都准备好了,放在一边的干净大盆子里,随用随拿就可以了,我撇头一看,鱼盆子里竟然有一条鱼特别小特别小,我心想坏了,唐子这个傻的,上货的时候肯定没检/查,结果让人家给坑了,这么多新鲜的大鱼里面掺个鱼苗苗,这么小的小鱼仔端出去,客人非投诉不可。

    我走过去,一把抓/住小鱼仔的尾巴,那尾巴巴白生生的,意外的还挺好看,在后厨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像宝石一样漂亮,我一捏鱼尾巴,顿时就听到只有我一个人忙碌的后厨里,发出“啊呀”一声喊声!

    闹鬼了!

    “呜呜——”

    这个时候外面的北风还在吹,好像鬼夜哭一样晃着门,简直太吓人了,而那声“啊呀”意外的奶声奶气,还细细的,糯糯的,听起来挺好听的,我心里害怕之余,一阵兴/奋,太好了太好了,狐狸精终于找我来了,我在这里工作了那么久,狐狸精终于肯来了!

    结果我把那条长着白色鱼尾的“小狐狸精”拽起来,发现那根本不是狐狸精,如果是狐狸精,也是个幼崽。

    我心里一阵“卧/槽”油然而生,如果是狐狸精,这也太小了,下不去嘴啊!

    “小狐狸精”长着白色的鱼尾巴,被我抓在手里,倒吊着看着我,一张可爱的小男孩脸,长相精致漂亮,头上竟然还顶着一对白色的猫耳朵!

    我心想唐子这上的什么货?!

    就在我和“小狐狸精”对视的时候,出后门突然推开了,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走进来,这个人我认识,叫做东雩。

    东雩走进来,眼睛快速一扫,就把目光扫定在我的手上了,然后招手说:“小白,别玩了,快过来。”

    我手上那个“小狐狸精”,哦不,猫耳朵的白尾巴小鱼仔立刻笑的像个小包子一样,甜甜的喊了一声“哥/哥”,然后就“刺溜”一声,从我手心里跑了,跳到东雩怀里,东雩抱着他,很淡定的说:“你身上一股腥味,回去要给你洗澡。”

    “小狐狸精”蹭了蹭东雩,把身上的鱼腥味往东雩身上蹭,咯咯笑着说:“腥腥!腥腥!爸爸喜欢!”

    东雩并没有生气,只是轻轻捏了捏“小狐狸精”的小鼻子,说:“小坏蛋。”

    于是我就如此淡定的目送东雩抱着“小狐狸精”走出去了,然后老板的大嗓门在外面喊,“大/爷,西湖醋鱼催了!”

    我就又开始忙碌上了,简直没有休息的时间啊,更没有惊讶的时间啊,我只想让老板再给我涨工/资,已经快要累死了!

    之后老板带着他家的儿子们总是喜欢去旅游,反正老板在小饭馆儿也是甩手掌柜,去旅游也没什么不好,我仍然过着担任行政主厨、主厨和大厨的艰巨任务。

    这天天色已经很晚了,大约两点多了,一般我们最晚三/点也要收工回家,这个时候单子已经慢慢的少了下来,吃夜宵的都少了,我做完最后一个单子,突然有人敲了敲后厨门,我正在洗手,说:“谁啊?”

    结果那个人就推开了门,是一个裹/着黑色大袍子,把身/体遮挡的严严实实的男人,看起来瘦得厉害,好像皮/包/骨头似的,站在门边,说:“疱人,我家主上想见见你。”

    我:“……啥?!”

    我用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那个“神/经病”,都吃了红枣粽子和“还魂汤”了,怎么还没从神/经病的状态切换回来?

    那个“神/经病”非要我出去,我是厨师,又不是挂牌的,这也不是法式大餐,客人吃高兴了还要见主厨,再给点小费?

    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洗了手,然后跟着那个人出去,外面只剩下一桌了,其他人都走/光了,毕竟时间很晚了,结果那一桌人,排场竟然很大。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主上”,因为眼前一个大圆桌,能坐七到十个人的桌子,竟然只有他一个人坐着,其他人全都站着!

    “主上”身后站着很多人,我粗/粗一数,好家伙十几个打/手,简直是就前呼后拥,这要是找我茬,老板也不在,我一个人可怎么打,还是报警吧!

    那十几个人全都穿着大袍子,裹得严严实实,然而那个坐在桌边的“主上”并没有穿大袍子,他穿着一身有些复古的对襟衣,一看料子就是老贵的,手上还戴着一个很大的大扳指,鸡血红的,虽然我不识货,不过那如果不是假货,肯定就是天价。

    男人竟然还留着长头发,松松散散的梳起来,叠着腿,一只手依靠着椅子背,另外一只手捏着小茶杯正在慵懒的品茶。

    我一直觉得老板的男人那是人间祸水啊,如今我又见到了一个人间祸水,他的下巴稍微有些尖,但并不是锥子脸,竟然是个标准的古代美/人鹅蛋脸,线条流畅,皮肤白/皙到像是煮鸡蛋,脸颊手背,还有露/出来的勃颈,都白/皙的惊人,没有一丝瑕疵,在暗淡的灯光下,仿佛是一块美玉。

    他的双眼略微狭长,或许是因为喜欢眯着的缘故,所以显得有些狭长,好像不太好招惹的样子,模样慵懒,却一副很精明的感觉,鼻子又挺又直,嘴唇薄而有型,看起来没什么血色,但是那形状真的太好看了,唇形完美到……我“咕嘟”咽了一口唾沫!

    不过我很快/意识到,这“主上”是男人啊,男人啊,狐狸精这年头没有正常的母的了吗!

    那个“主上”轻轻晃着杯子,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眼,目光好像监控灯似的,反正让人浑身不舒服。

    “主上”抬了一下手,旁边一个打/手就立刻弯下腰说:“主上,您吩咐。”

    “主上”轻声说了一句话,那个打/手立刻抬起头来,恭敬的说:“主上很喜欢你做的菜色,很合他老人家胃口。”

    我一听,这美少年也就二十岁的样子?还老人家?

    打/手说着,“咚!!!”一声,还搬了一个大箱子放在桌上,打开一看,满满一箱子金条啊!

    我的眼睛都直了,小饭馆灯光不是很亮,但是金子竟然在灯光下闪烁发光,闪的我的眼睛都要瘸了!

    我一直盯着那箱金子,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那个“主上”竟然“呵”的笑了一声,估计是嘲笑我是个穷人,不过我这个行政主厨,涨工/资涨到现在,好歹一个月还一万的工/资呢,一万!

    我以为那个“主上”在嘲笑我,结果他突然站起身来,他一站起来,我就傻眼了,我好歹也是玉树临风,高大威猛的类型,结果那个美少年一站起来,竟然比我高了半个头!

    白瞎了那美貌惊艳的外表了,怎么长得这么高,而且不只是高,原来他肩膀也很宽,走过来的时候我对比了一下,比我这肩膀还宽了不少。

    那个“主上”走过来,笑着低下头看了看我,终于开口了,嗓音带着温柔,仿佛是三月春风扶柳树,好听的让人后背发/麻,带着轻轻的笑意,说:“疱人,你真有/意思,本王/还会再来的。”

    我:“……”就算长得再好看,一开口也是个蛇精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15章 厨房大爷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