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01章 钟简X奚迟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广川王想要拉拢壑语侯,毕竟壑语侯如今已经成了汉武帝眼前的红人,大红大紫,虽然侯位没有他高,但是地位已经超出了广川王。

    广川王一边想要打/压壑语侯,但是一边也想要拉拢他。

    广川王提出来要把自己的女儿下嫁给壑语侯,趁着接风宴高兴,广川王就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了,而且还把小女儿带上了酒宴。

    结果壑语侯很直接就拒绝了,说自己命格很阴,而且经常下墓有违天/道,注定孤独终老,不能耽误广川王翁主。

    翁主是王女,在封地那也是公主级别的,从来没人敢驳她面子,她见壑语侯生的好看,其实早已倾心,但是没想到壑语侯当着众人的面就拒绝了自己,如此不知好歹,自然怀恨在心。

    酒宴还在继续,酒过三巡就开始各自攀谈起来,壑语侯虽然是这次的主角,但是因为他少言寡语,相当冷淡,所以没什么人敢过去和他攀谈。

    翁主带着酒器就过来了,说要罚壑语侯酒,毕竟他拒绝了自己,虽然西汉民风比较开放,翁主不至于嫁不出去,但是面子也过不去。

    翁主装作一副大度说笑的样子,旁边还有好多人在看,壑语侯知道自己还要在广川王手下,所以不好再驳翁主第二次面子,只好答应饮酒。

    翁主是有/意为难他,一直给壑语侯灌酒,钟简坐在其他席上,不过目光一直注视着这边,看到壑语侯接二连三的饮酒,身/体已经有些微微打晃,看起来是真的醉了,旁边虽然有很多人,但是不敢得罪权/贵,都没有人挡酒。

    翁主见壑语侯不推辞,立刻就喜上眉梢,偷偷在最后一碗酒里加了料,想要和壑语侯成秦/晋之好,到时候壑语侯就算拒绝了自己,也必须上/门提亲了。

    翁主笑着说:“壑语侯真是爽/快人,这是最后一碗了。”

    钟简并不知道翁主在酒里加了料,只是看壑语侯露/出的下巴有些发红,脖颈也潮/红一片,定然是醉了,实在看不过去,这个时候就大步走过去,拨/开人群。

    壑语侯熟知民间手艺,翁主那点小计量,怎么能逃过他的眼睛,酒里有东西,壑语侯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是冷笑一声。

    不过他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有个傻大个儿来闹场,钟简大步过来,拨/开人群,手掌一展,正好隔在壑语侯的手和翁主的手中间。

    钟简说:“翁主,侯爷已经醉了,请翁主见谅。”

    翁主不知道哪来的莽夫,钟简长得并不好看,压根跟好看不沾边,不是翁主喜欢的样子,站在奚迟这等仙人之姿面前,仿佛就是个破烂的泥塑。

    钟简的皮肤因为做骑奴,经年累月的暴晒,已经变成古铜色,乍一看有些黝/黑,五官端正,标准的国字脸,眉目倒也不难看,但是因为黑,本身不太出彩只是中规中矩的脸孔,就更显得平凡了。

    如果说哪里不平凡,也就是钟简的身量,钟简身材高大,因为一直是贱籍,干的是体力活,自然练就了一身肌肉,说话又迂腐,看起来像是个傻大个儿一样。

    翁主没想到有人来横插一杠,怒目说:“你是哪根葱,本翁主和侯爷说话,有你何事!?”

    翁主说着,有人提醒翁主,钟简是骑奴,之前还给翁主拉过车。

    翁主一脸嘲笑说:“一个贱奴也配和本翁主说话?”

    钟简不喜欢被人说自己的身份,他知道自己身份低微,不像有些人生的高高在上,自己本身就生如草芥,这谁也赖不了,但是他厌恶别人用一副藐视的眼神看着自己。

    钟简突然想到,壑语侯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他们不认同你,因为你没有本事”……

    钟简觉得这句话是对的,别人看不起自己,因为自己还没有出人头地,做出让人看得起的事情,但是自己远远比不了壑语侯,那种差距感让钟简油然的失落,也油然的暴躁。

    钟简头一次有些发/怒,不知道发/怒自己的无/能,还是翁主的狗眼看人低。

    钟简突然劈手夺过翁主手中的碗,豪饮而尽,然后“啪嚓!”一声,将酒盏猛地甩在地上,顿时溅起无数碎片。

    这一举动让众人都吃了一惊,没想到一个低贱的骑奴这么大胆子,竟然公然敢和翁主对/着/干。

    壑语侯也是吃惊,一方面吃惊钟简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另外一方面是吃惊钟简没脑子,加了料的酒看不出来就算了,竟然还一饮而尽。

    壑语侯气的把面具往下一拉,遮住自己的嘴唇和下巴,突然伸手扣住钟简的手腕,说:“跟我走。”

    钟简还在气头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壑语侯竟然抓着自己的手腕,虽然他比自己矮了不少,但是那气势很足,钟简突然觉得手腕巨烫无比,心跳也异常凶猛,想要甩开壑语侯的手,缓解自己的异样。

    壑语侯见他挣扎,猛地缩紧五指,钟简疼的“嘶”了一声,就看到壑语侯回头瞪了自己眼睛,面具后面的双眼非常凌厉,钟简立刻就不敢动了,被壑语侯拉着走出人群。

    壑语侯拉着钟简,两个人飞快的往前走,翁主追在后面,一直大喊着,但是壑语侯走的非常快,他是个练家子,钟简的体力也很好,两个人快速就消失了。

    壑语侯带着钟简一直往前走,钟简渐渐觉得自己的手腕似乎要燃/烧起来,不止如此,他的身/体都要燃/烧起来了,胸腔里有一团火气,钟简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注视着壑语侯披着洁白袍子的单薄肩膀,被白玉腰带紧紧束缚的细/腰,还有飞快行动的双/腿……

    钟简觉得自己是疯了。

    钟简嗓子里发出一声闷/哼,猛地甩开了壑语侯的手,两个人还在广川王的王宫里,但是已经非常偏僻了,钟简面色不对,甩开壑语侯的手,他感觉自己看着壑语侯的目光十分亵/渎,自己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已经要无/地/自/容了。

    壑语侯见他一脸懵懂的样子,不由叹了一口气,说:“你真是个呆/子。”

    壑语侯说着,伸手拽着钟简,把他拉进旁边的偏殿,里面没有人,很偏僻,似乎是堆放杂物的地方,里面全是灰土。

    壑语侯进去,让钟简坐下来,自己站在原地,语气很平淡,说:“我去给你找个女人,你等一会儿。”

    钟简听得一脸懵,抬起头来,借着暗淡的月光注视着壑语侯金色的面具,只能看到他那双毫无波澜的双眼。

    钟简奇怪的说:“找……找什么?”

    钟简以为自己听错了,壑语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你这呆/子,不知道自己刚才喝的酒里加了料吗?”

    钟简更是一脸懵,被壑语侯一说,突然觉得很不对劲,联想到自己亵/渎的目光,还有亵/渎的反应。

    壑语侯见到钟简一脸懵,然后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随即还傻笑了一声,头一次觉得这个呆/子有点让人看不懂。

    其实钟简是在想,原来是该死的药,并不是自己的想法太肮/脏了,没想到翁主高高在上,竟然也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法。

    钟简松了一口气,说:“没事,不劳烦侯爷了……我,我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壑语侯笑了一声,似乎也没有强求,关上殿门,上了门闩,然后靠站在一边儿。

    钟简顿时后背都发/麻了,说:“侯爷?”

    壑语侯说:“我等等,等你一会儿求我,我再去给你找/女人。”

    钟简一听,脸上发红,说:“这不行,这不行……我怎么能随便祸/害别人家姑娘,这真的不行……而且我也没事,很快会好的。”

    壑语侯笑了一声,并不是冷笑,听得钟简猛地头脑充/血,呼吸顿时就粗重了,壑语侯说:“没想到你这么迂腐,那你就忍着吧。”

    壑语侯还是没走,钟简坐在地上,越来越难受,他努力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地砖,不去想壑语侯的事情,然而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越来越燥热,眼神不断的瞟着壑语侯的身/体,呼吸越来越粗重,豆大的汗滴从额头上滚下来。

    壑语侯哪能发现不了他的目光,突然走过来,慢慢蹲下,眯眼说:“原来你喜欢男子?”

    钟简吓了一跳,壑语侯的气息轻轻吐在他耳侧,相对钟简的温度,壑语侯的气息变得凉丝丝的,钟简嗓子里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点。

    壑语侯看着他,金色面具之后透露着一股不解的眼神,说:“你喜欢我的脸?”

    钟简使劲摇头,但是他不敢说话,一张嘴就是那种可怕的低吼声。

    壑语侯见他忍得辛苦,说:“也罢,说到底你这楞子也是因为给我出头,我可以帮帮你。”

    钟简没听清楚,他脑袋里轰隆轰隆的响,壑语侯突然伸出手来,他的手又细又白,好像没有骨头,手掌手指非常柔/软,这双手从来都是破/解墓中机/关用的。

    而现在,这样一双白/皙的手突然伸过去,钻进钟简的衣服里,握住了钟简。

    壑语侯似乎也吓了一跳,声音仍然淡淡的,说:“你还真有精神,药这么厉害?”

    钟简简直无/地/自/容,一方面觉得无比的畅快,一方面又觉得实在丢人,他想要推开壑语侯,但是真的完全做不到,他的手伸过去,却猛地将人紧紧搂在怀里。

    壑语侯发出“嗬……”的一声,没想到钟简的动作突然这么大胆,搂住他的腰,两个人隔着衣服紧紧/贴在一起,壑语侯能感觉到钟简滚/烫的体温,呼吸里夹杂着隐忍和粗/暴。

    不过壑语侯只是停顿了一下,很快又开始替钟简纾解。

    钟简似乎根本没有接/触过这些,他的反应非常猛烈,紧紧搂住壑语侯的腰,强壮的胳膊将壑语侯就死死箍在怀里,使劲克制自己,但是仍然克制不住,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去,滚/烫的嘴唇亲/吻壑语侯的脖子。

    壑语侯白/皙的脖子突然一抖,灵巧精致的喉结快速滚动了两下,金面具后面的眼睛里充斥着一股凌厉,但是钟简已经顾不得了,嘴唇在壑语侯的脖子上轻轻摩擦着。

    钟简什么都不懂,只是轻轻摩擦着,仿佛这样已经够了,但是又不太够,嘴唇亲/吻壑语侯的力度变大了,但是仍然只是摩擦着,不知道可以张/开嘴来舔/吻。

    壑语侯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白/皙的颈子突然变得潮/红起来,钟简已经不能满足于只是亲/吻壑语侯的光滑的颈子,他滚/烫的手抬起来,轻轻/抚/摸/着壑语侯的面具。

    那种仿佛要吃/人的眼神,让壑语侯身/体微微颤/抖着,钟简终于慢慢的揭下壑语侯的面具,一张完美无瑕的面孔,仿佛仙人之姿,出现在了钟简面前。

    壑语侯竟然没有阻止,那双漆黑的眼睛除了凌厉,竟然隐藏着一丝颤/抖。

    钟简完全不会接/吻,只是碾压着壑语侯的嘴唇,让壑语侯觉得异常的疼痛,酸疼,但是这种青涩的感觉意外的很招人喜欢。

    壑语侯轻轻张/开双/唇,吐出自己的舌/尖,钟简反应很快,学的也很快,捉住壑语侯的舌/尖,狠狠的啜/着,不断的撩/拨着,两个人猛地倒在地上。

    钟简眼睛几乎发亮,仿佛是一只野兽,没有章法的掠夺着之壑语侯的身/体,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只是在壑语侯身上顶撞。

    壑语侯眯着眼睛,似乎有些不甘心,但是仍然伸手搂住钟简的脖子,主动曲起腿,轻声说:“楞子,这里。”

    不过壑语侯很快觉得自己的想法是错的,钟简就是一头野兽,活脱脱的野兽,而且这头野兽还吃了药。

    壑语侯是昏过去的,后面绝对出/血了,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壑语侯对情/欲相当淡薄,虽然没有钟简那么楞,但是也没有任何经验,钟简很粗/鲁,完全不懂,壑语侯疼的不行,他这辈子第一次哭,竟然是在男人的身下,还是个楞子。

    第二天钟简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王宫外面了,是壑语侯的府邸,躺在床/上,身边没有人,仿佛昨天晚上全都是做梦。

    钟简头有点疼,好像是宿醉的缘故,钟简回想了一下,自我安慰着自己,怎么可能是真的,绝对是做梦,毕竟那么冷酷的壑语侯,怎么可能让自己肆意的侵占呢,尤其是壑语侯竟然还在自己身下承欢,紧紧搂着自己的脖子,哭着央求他。

    别看壑语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但是其实反应相当青涩,而且后面紧的厉害,钟简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有点口干舌燥。

    钟简想着壑语侯一双凌厉的双眼泛着水光,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肮/脏了。

    钟简起了身,刚走出门没几步,就看到了壑语侯,壑语侯半躺在花园的榻上,似乎正在赏花喝/茶,他戴着面具,没有束发,黑色的长发仿佛瀑布一样,从颈侧滑过去,垂落在身前的榻上,身材婀娜仿佛美/人。

    然而……

    壑语侯白/皙的脖颈上,竟然有一块很明显的红色吻痕,旁边还有点咬破了……

    钟简一愣,昨天晚上的记忆猛地涌上来,壑语侯被自己按在身下,亲/吻着脖颈,声音哽咽的让自己轻一点儿,不要使劲咬。

    钟简顿时脑子里一团糟,然后脸上白了红红了青,最后冲过去,“嘭”一下跪在地上,说:“侯爷,卑将……卑将罪该万死,请侯爷责罚……”

    壑语侯身上酸疼,没想到钟简看起来楞,但竟然是个禽/兽,他懒了一上午,本身想要中午晒晒太阳,哪成想就碰上了这个楞子,而且还异常的楞,竟然跑过来请/罪了。

    壑语侯身/体疼痛本身有些恼火,但是钟简毕竟是个楞子,如果他有经验,壑语侯觉得自己才该恼火,这时候见他磕磕巴巴的一直磕头认错,心中的火气早就没有了。

    壑语侯说:“行了,起来吧,你是想让全侯府都听见吗?”

    钟简一听,赶紧从地上窜了起来,那表情意外的有/意思,壑语侯笑了一声,突然想逗逗他,招手让钟简过去。

    他也是真的自己无法坐起来,腰酸的厉害,下面还火/辣辣的疼,钟简赶紧扶起壑语侯,壑语侯这个时候抓/住钟简的手腕,凑在他耳边,笑着说:“本侯的身/子……舒服吗?”

    钟简顿时脸色通红,一张古铜色的脸,红的发黑,那样子更是好笑。

    壑语侯轻笑了一声,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玩意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01章 钟简X奚迟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