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95章 小七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家的老幺叫做温离,小的时候非常可爱,就是个粉粉/嫩/嫩的小宝宝,长得极其漂亮精致,随了万俟景侯的长相,但是性格比温白羽还有软,小时候一脸很萌很萌的感觉。

    而且特别喜欢害羞,家里的人都喜欢逗小七,小七一笑起来就容易脸红,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那小模样实在是人见人爱,以至于大家都很疼小七。

    因为有六个哥/哥的缘故,小七被照顾的非常好,温白羽家的儿子几乎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弟控,就连小七的大侄/子也长得很快,所以一家子里只有小七最小,大家当然都疼小七。

    小七软萌软萌的非常可爱,而且性格非常温柔,上幼儿园的时候,小七的长相就非常出众,班里好多小恶/霸喜欢欺负人,看到小七很抢眼就要欺负小七,抢小七的兔叽豆包,想要把小七弄哭。

    结果小七一点儿也不想哭,反而把豆包让给他们吃,第二天还把豆包送给他们吃,那几个小恶/霸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罪恶感,感觉欺负着完全没有/意思,也就不欺负小七了。

    小七从小到都是小天使的形象,而且完全不像其他几个哥/哥一样有点腹黑,小七的思想也很单纯,不会欺负别人。

    因为小七实在太单纯了,所以一直到小学五年级,小七还是由哥/哥接送上学的,真是害怕一不留心小七就被人拐走了。

    在小七眼里没什么坏人。

    小七一直上完高三,都是在家门口上的学,没几步就到家了,然而高/考之前报志愿的时候,小七竟然想要报考外地的大学!

    小七的学习成绩也很好,想要在北/京上个好大学也不错,然而小七这回很坚决,要上外地大学。

    家里的哥/哥都心急如焚,很难想象小七这个样子一个人跑到外地去,是不是要被大灰狼拐走,而且他根本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都没有夜不归宿的时候,一个人住在外地的宿舍里,简直想想就觉得可怕。

    不过万俟景侯觉得挺好的,毕竟小七也是大人了,上大学之后他就要十八岁了,因为小七上学早,毕业之后都不满十八岁,大一才会十八岁。

    小七已经是个大人,当然要自立,去外地上大学也不错,再者说了,别看小七是个小天使一样的人,说话的时候容易脸红,但是他的运/动细胞完全是遗传了万俟景侯的,非常能打,千万不要以为他纤细就去惹他,否则一定会吃亏的。

    小七如愿的考上了外地大学,等小七走了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小七之所以上外地的大学,是因为那个大学里,有个特别的教授。

    小七还上高三的时候,听了那个教授的一堂讲/座,然后单纯的小七就喜欢上了那个教授,只知道那个人姓罗,连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结果毅然决然的跑去外地上大学了。

    六个哥/哥知道之后都有些痛/心/疾/首,感觉他们家小七就是太单纯了,要不然怎么可能就被一个不知道姓名的教授给拐跑了,而且师生恋什么的,虽然现在已经很开放了,但是学校还是不允许师生恋的,尤其那个罗教授……是个男人。

    而且对于十七岁的小七来说,还是个大叔,大了整整十七岁……

    身为大哥的小羽毛调/查了一下这个罗教授,本名应该叫罗溟典,小羽毛觉得,这个名字一听就不是好人,调/查之后发现,这个罗溟典好像是个渣男!

    已经是三十几岁的大叔了,但是没有结婚,看起来衣冠楚楚,但是其实有很多女朋友,或者说是女伴。

    小羽毛顿时就觉得他家单纯的小七一定会吃亏的,毕竟那可是个渣大叔!

    后来小羽毛给小七打过电/话,旁敲侧击的在问罗溟典的事情,小七那可是刚刚开学,结果小七高兴的告诉大哥,说自己和罗先生已经开始交往了,罗先生对他很好。

    小羽毛差点炸了,告诉小七那个罗溟典是个渣男,结果小七告诉小羽毛,那是误会,罗先生并不是渣男,而且也没有和那些女人交往。

    罗溟典表面看起来是个大学教授,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教授级别的,而且彬彬有礼,一派温柔绅士的模样,不过其实他还有个副职,那就是天师,之前那几个女人并不是罗溟典的女朋友或者炮/友,因为那些女人中了咒印,所以罗溟典才去接近她们。

    刚开始小七以为罗溟典有女朋友的时候,也伤心了好一阵,不过没想到罗先生主动想要和他交往,小七当然同意了,很多人都说罗溟典只是和小七玩玩,毕竟小七太单纯了,不过小七并不这么觉得。

    九月开学,十一很快放假了,小七的哥/哥们都不放心,让他把罗溟典带回家里来看看,小七和罗溟典交往了一阵,也想把罗先生带回家给家里的人认识,就欣然同意了。

    小七的几个哥/哥都以为罗溟典是个大灰狼,没想到见面之后,发现罗溟典还真是大灰狼……

    某种意义上,罗溟典的原型的确是狼。

    罗溟典并不是个神棍,他做天师其实是屈才了,因为罗溟典的身份其实和张九一样,是九泉狱主之一,罗溟典是九泉地狱第一重的溟泉狱主。

    罗溟典知道要“见家长”,所以特意带来了礼物,而且穿的很体面,戴着一副眼睛,温柔的笑意藏在眼镜后面,看起来特别的……衣冠禽/兽。

    如果说罗先生是衣冠禽/兽,小七肯定第一个不干的,但是小七的几个哥/哥发现,罗溟典真的是衣冠禽/兽类型的,他眼睛里的笑容总是闪烁着“狼光”。

    因为小七还没满十八岁的缘故,所以罗溟典只是和小七交往,最多限于亲/吻,但是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再加上他是老/师,在大学里两个人几乎不会怎么见面,只是中午吃饭,或者周六日的时候才会见面。

    尤其小七实在太单纯了,什么也不会,亲/吻都会让小七很害羞,罗溟典总有一种负罪感……

    罗溟典见了家长,说实在的,小七的家长都比罗溟典看起来年轻,温白羽长相就显得年轻,万俟景侯就别说了,罗溟典三十四岁,作为男人这个年龄是最有魅力的,然而有些尴尬,因为小七的父母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

    万俟景侯觉得罗溟典还不错,身份地位很过硬,作为教授的工/资也不少,而且还会术法,最主要是,万俟景侯看得出来,罗溟典是个偏执的人,虽然很多人都说罗溟典和小七是玩玩,不过万俟景侯看得出来,罗溟典这个态度,可是被小七吃得死死的,只不过小七不知道而已。

    罗溟典过了见家长这关,晚上就留在温白羽家里,当然是客房了……

    罗溟典进了门,松了口气,把客房门关好,然后解/开自己一丝不苟的领带,脱/下西装外套挂起来,正在解自己的衬衫袖口,就听到“咔嚓”一声,房门轻轻推开了。

    温离从外面探头进来,冲罗溟典笑了笑,然后快速钻进来,把门轻轻合上。

    罗溟典一看到温离,立刻笑起来,说:“小离?你怎么过来了?”

    温离走过来,让罗溟典坐在沙发上,然后给他轻轻捏着肩膀,笑着说:“罗先生是不是特别累?你刚才都没吃多少饭,要不要我帮你拿一点儿点心。”

    罗溟典抓/住温离的手,笑着说:“点心倒不用了,我就是有点想吃小离了。”

    温离一听,脸上顿时红了起来,瓷白的脸颊上泛起潮/红的红晕,那样子竟然异常的可爱。

    罗溟典只是开玩笑,没想到温离一脸当真的样子,顿时腹下都是火在烧,突然回身,双手一抄,将温离一下从沙发背抱了过来,两个人“嘭”的一声就倒在了沙发上。

    温离吓了一跳,说:“罗先生,压坏你没有?”

    罗溟典轻笑了一声,说:“没有,小离这么轻。”

    温离认真的说:“我一点儿都不轻,而且我身上有肉的!”

    罗溟典伸手捏了一下温离的臀/瓣,说:“是呢,小离这里的肉就不少。”

    温离脸上一红,刚想要撑起来,罗溟典就搂住他的后背,说:“嘘——乖孩子,让我抱抱,先别动。”

    温离还有些奇怪,结果就感觉自己的腿上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着,吃了一惊,随即脸上更是红,趴在罗溟典的肩膀上,闷声闷气的说:“罗先生……”

    罗溟典笑了笑,说:“让我抱一会儿,我不会做过分的事情,好吗?”

    罗溟典说着,侧头亲了亲温离的耳朵,只是很简单的亲/吻。

    温离缩了缩脖子,耳朵尖都红了,头埋在罗溟典的肩膀上,说:“可是……我想让罗先生对我做过分的事情。”

    罗溟典呼吸猛地一粗,顿时感觉自己的理智都飞了,一下翻身坐起来,将温离抱着,快速往床边走。

    “啊……”

    温离吓了一跳,罗先生的表情有点可怕,好像会吃/人一样,温离有一种错觉,总觉得罗先生会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温离被扔在床/上,罗溟典很快也上来了,向后伸手一拧,客房的门发出“咔嚓”一声就锁上了,罗溟典低下头来亲了亲温离的嘴唇,说:“原来小离也等不及了?”

    罗溟典只是和他开玩笑,没想到温离有点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有……有一点……”

    罗溟典觉得自己的呼吸更加粗重了,温离简直要了他的命,总是那么认真的回/复自己的调侃,罗溟典这个调/戏人的反而被他撩/拨的要发疯。

    罗溟典轻笑了一声,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来,伸手戴在温离的眼睛上。

    罗溟典的眼镜只是平光的,不过是特别制/作的,因为他天生是慧眼,又是溟泉狱主,能看到很多光怪陆离的东西,戴着眼镜的时候可以阻挡一部分不想看到的东西。

    温离戴着眼镜,顿时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禁欲/感,更加斯文了不少。

    温离伸手遮住自己的眼镜,说:“不行……总觉得戴着罗先生的眼镜……很害羞。”

    罗溟典再也忍不住了,伸手解/开温离的扣子,笑着说:“小离,也帮我好吗?”

    温离双手打颤,一边帮罗溟典解/开衬衫的扣子,一边双手打颤,觉得口干舌燥,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罗溟典的衣服根本没脱完,但是忍不下去了,伸手搂住温离,含/住了他不断轻/舔自己的嘴唇,狠狠的啜了两下,温离发出一声惊呼,这种深/吻让他有些无助,想要回应罗溟典,但是手忙脚乱的,青涩的让罗溟典几乎要发疯。

    温离仰躺在床/上,眼镜已经掉下来了,双眼弥漫着水汽,眼圈红红的,用胳膊遮住眼镜,仰起头来深深地喘着气,小声说:“不行,罗先生……别舔……”

    罗溟典轻笑了一声,但是感觉温离细白的大/腿竟然夹/住了自己的头,而且不断颤/抖着,异常的兴/奋激动。

    温离本身已经要忍不住了,突然感觉自己的腿上竟然有些毛/茸/茸的感觉,低头一看,罗溟典的头上竟然有狼的耳朵,后面也变出了狼尾巴,粗/大的狼尾巴,看起来非常凶猛的样子。

    温离吃了一惊,罗溟典笑着抬起头来,说:“小离,害怕吗?”

    温离急/喘着气,他不知道罗先生问的是狼耳朵和尾巴,还是即将要顶/进来的火/热,温离使劲摇着头,一副脆弱又乖顺的样子,颤/抖地说:“是……是罗先生就不害怕。”

    罗溟典又被温离的回/复撩/拨了,感觉真是要命,低笑了一声,说:“你惹我的,一会儿可别哭鼻子。”

    “啊!”

    温离惊呼了一声,然后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惊讶和害羞,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罗溟典则是眯着眼睛笑着说:“没事,真好听,小离可以叫,我下了结界,别人听不到的,只有我能听到,好吗?”

    温离颤/抖着嘴唇,最后点了点头,真的放下了手,搂住罗溟典的脖子,嘴里泄/露/出断断续续的乖/巧的声音声……

    小六趴在门外面,他刚才看到小七跑到罗溟典的房间去了,然而他什么也听不到,气愤的说:“该死,那个罗溟典好像下了结界,什么都听不到啊。”

    温瀚漠无奈的说:“好了小叔,咱们走吧,时间不早了,快回去睡觉。”

    温离醒过来的时候天才亮,时间还很早,罗溟典睡在他旁边,伸手搂着温离的腰,两个人赤诚相对,被子下面都没有衣服。

    温离脸上一红,昨天自己第一次和罗溟典做,发/泄之后就晕过去了,罗溟典心疼温离,并没有难为他,所以今天温离醒来之后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只是后面有点奇怪,这也是难免的。

    罗溟典还在睡觉,温离就侧头看着罗溟典的脸,他的狼耳朵和尾巴还露在外面,银灰色的狼尾巴,非常的粗/壮有力,毛皮也异常光滑,温离伸手轻轻摸了摸,特别滑溜,手/感真好,不由得轻轻捧起来,把脸扎进去蹭了蹭。

    温离是个毛绒控,这么舒服的毛当然要多蹭蹭,结果自己的腰突然被人搂住了,温离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罗溟典竟然醒了。

    罗溟典刚醒来,起床的声音相当沙哑性/感,笑着说:“小离一大早就这么热情?”

    温离赶紧松开手,罗溟典说:“身/体难受吗?”

    温离脸红脖子红的摇了摇头,罗溟典笑了一下,说:“不用害羞,也没有别人看到,下面疼吗?”

    温离又摇了摇头,说:“就是因为……因为是罗先生,所以才会脸红的。”

    罗溟典一大早上起来被温离揉尾巴不说,还听到温离说情话,简直要命死了,偏偏温离一脸小天使的样子,罗溟典都觉得自己太坏了!

    罗溟典忍下冲动,还在自我检讨,结果温离突然一脸认真的抓着罗溟典的手,说:“罗先生……我……我知道你昨天没有舒服到,因为我……我是第一次什么也不懂,下次……下次一定会努力让罗先生舒服的。”

    罗溟典根本没反应过来,一瞬间就愣了,反映了好半天,先是身/体有的反应,一下就冲动了起来,感觉全身的血液往头上冲,而且还往腹下冲。

    罗溟典伸手搂住温离,使劲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说:“我真是捡到宝了,小离已经做得很好了,真的,很舒服……”

    罗溟典眯着眼睛,轻笑着说:“小离这里,又烫又软的……既然小离这么热情,那咱们再来一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95章 小七》,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