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87章 小五X方清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方清并不是现代人,要说方清,应该算是两三千年/前的人。

    方清小的时候,为部族而活,天天学习部族里的手艺,长大一些,则是为了给师父复活而活,到了最后,突然如释重负,好像也找不到什么特殊的目标了,虽然有点迷茫,不过变得轻/松起来。

    方清是古代人,并不太懂现代一些高科技的东西,衣食住行都非常新鲜,吃饭竟然不用生火,有个叫“电磁炉”的东西,只要把锅放在上面一会儿,里面的食物就变得热/乎/乎了。

    方清一度觉得非常新鲜,还伸手去摸过那个叫“电磁炉”的东西,而且是在通电的情况下。

    这可吓坏了小五,小五觉得方清比弟/弟或者大侄/子还要让人头疼,因为方清不懂的太多了,但是有的时候,不懂也是一件很有情/趣的事情。

    例如方清从没见过浴缸,而且浴/室里的镜子比月亮玉盘还光洁照人,方清第一次见的时候,害得他以为这面镜子是什么圣器一类的东西……

    方清看到浴/室的那一脸懵懂,让小五觉得兴/奋,当然还有更多的事情可以让小五兴/奋。

    温白羽家里的小五是个标准的暖男,小五姓万俟,名字也是万俟景侯起的,叫做万俟泽川,同样一股苏气扑面而来。

    温白羽家里有两个暖男,一个是他家小五万俟泽川,另外一个是就是小血髓花关臣轩了。

    其实关臣轩小时候是个混世魔王,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欺负小羽毛,曾经还用花藤去卷小羽毛的小丁丁,这事情大家都是历历在目,小血髓花最喜欢的事情,也是惹小羽毛去哭。

    但是一旦小羽毛哭了,小血髓花就会立刻去哄,而且只有小血髓花能让小羽毛呜呜的哭,别人只要惹了小羽毛,小血髓花第一个会暴怒,这就是传说中的只许自己欺负……

    不过后来因为小羽毛无意间说自己喜欢温柔型的,所以小血髓花就记住了,小混世魔王长大之后竟然变成了一枚暖男,而且是优雅型的暖男,再加上调香师的职业,让关臣轩变得优雅而绅士,简直是温柔体贴无微不至。

    不过其实关臣轩的内里还是有一点儿小/鬼畜的。

    相对于那个假暖男来说,小五万俟泽川则是一枚真正的暖男……才怪。

    万俟泽川的外形长得高大帅气,一双眼睛总是微微眯着,漆黑的眸子颜色有点偏红,看起来就像是暖洋洋的深琥珀色,迎着光的时候眸子非常亮,清澈幽深,仿佛潭水一样,然而偏偏是这样的眼睛,总是镀着一层雾气,好像眼神迷离又关切。

    万俟泽川总是习惯性的眯着眼睛,显得双眼狭长,好像随时都在笑,笑的一副邻家大哥的模样,只要让人看一眼,就会想到冬天里的暖阳,温暖又温柔。

    然而这一切都是假象,全都是假象……

    关臣轩是内心小/鬼畜,万俟泽川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鬼畜……

    万俟泽川腹黑的要命,这都遗传了万俟景侯,温白羽觉得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亏得是方清被吃的死死的。

    因为万俟泽川长得太快,所以根本没办法上学,不过他自己考了大学,想要体会一下大学/生活的感觉。

    温白羽觉得儿子的决定挺好的,毕竟没体验过大学/生活的人生实在是太单调了,正好也让万俟泽川看看自己适合什么专/业。

    万俟泽川选的学校在近郊,如果要回来住的话,一天两个半小时就要耽误在路上,而且大学/生活就是这样,有的时候早上去上两节课,一天都没有课了,为了两节课路上耽误两个半小时,实在不值得,而且大学/生活最精彩的部分也就是住校生活,所以万俟泽川就选择了住校。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都没有/意见,不过估计有/意见的是方清,毕竟方清不去上学。

    万俟泽川收拾好了行李,很快就准备出发去学校报到了,笑着说:“会想我吗?”

    方清说:“你周六日不是都会回来吗?”

    万俟泽川说:“对,那周一到周五呢,会想我吗?”

    方清看着小五的眼睛,小五的眼睛下方也有一颗痣,跟万俟景侯的一模一样,竟然连这个也遗传了。

    小五的眼睛非常漂亮,温柔的感觉好像能看透人心,方清心里一颤,差点被他的眼睛吸进去,只好闷闷的“嗯”了一声。

    万俟泽川低下头来,在他的唇边亲了一下,说:“那你也考过来吧,明年?当我的学弟?”

    方清是古代人,让他学英语数学历/史,还不如让他做个杖头傀儡来的容易。

    方清说:“你饶了我吧,而起我比你大,怎么做你学弟。”

    万俟泽川笑着说:“嗯?你比我大?哪方面?”

    方清一听,顿时脸上就红了,说:“你快走吧,坐车去吗?”

    万俟泽川说:“我自己开车,没关系,多陪你一会儿,我可是会很想你的。”

    万俟泽川说话声音很温柔,声音介于清朗和沙哑之间,那种声调仿佛音乐,是唯一可以入心的声音。

    万俟泽川从来不吝啬说情话和温柔的话,这一点方清知道,方清觉得,可能自己对于这一点,应该已经没什么新鲜感了,就好像不会再用手去摸通电的电磁炉,不会再对着浴/室里的镜子傻傻的惊叹一样。

    不过方清想错了,对于这一点,他一直无从免疫,只要万俟泽川开口,他的心脏就会飞快地跳,恐怕这辈子都不能免疫了吧?

    万俟泽川上午要去报到,就算自己开车去,也要两个小时,方清不好再耽误他,就把万俟泽川送到了门口。

    万俟泽川身材高大,穿了一件白色的带帽体恤衫,下面是白色的七分牛仔裤,脚下蹬着篮球鞋,怎么看怎么都帅的没边儿,而且显得特别嫩,果然是大一新生的感觉。

    万俟泽川站在门口,笑着说:“记得想我,如果觉得实在太想我,可以到学校来找我。”

    方清无奈的说:“快走吧,反正你周六日都会回来。”

    万俟泽川去上大学了,作为一个大一新生,大学的生活真的很丰富多彩,社团活动,各种选修课,各种实践,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男女生联谊聚会。

    万俟泽川刚开始还会每周五晚上回来,不过因为加了社团,各种繁忙,而且还要参加迎新会,第二周的周五就打电/话回来说这周不回去了,下周五再回家去。

    电/话当然是方清接的,万俟泽川会例行公事问方清想不想他。

    周五晚上万俟泽川果然没有回来,据说周五周六都有迎新会,要出去吃饭唱歌,会一直到很晚。

    方清觉得也没什么,结果忍到周六,突然觉得非常无聊,做什么事情都很无聊。

    方清用手/机搜索了一下万俟泽川的大学地址,在万俟泽川孜孜不倦的教/导下,方清还是会用手/机的,而且用的越来越顺溜。

    方清把地图打开看了一眼,距离很远,在地图上看简直就是一个大对头,坐地铁过去要两个半小时。

    两个半小时……

    时间太长了,自己过去之后,肯定也没有地方住,还要再回来,那就是五个小时,时间就更长了。

    方清对着地图叹气了半天,从中午开始就琢磨,干脆还是不要去了,毕竟万俟泽川也很忙,要参加各种乱七八糟的什么会,去了没时间和自己说话。

    一直磨蹭到吃过了晚饭,外面已经一片漆黑了,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从小饭馆回来,就看到方清风风火火的冲出去。

    温白羽吓了一跳,说:“方清?去哪里啊?”

    方清说:“我去趟小五的学校。”

    温白羽更是吓了一跳,说:“小五出/事/了?”

    方清说:“没有没有,我先走了。”

    温白羽被弄得一脸懵圈的表情,小五没出事,方清风风火火的跑什么,现在已经是八点多的时间了,等到了那边就要十点半了,根本没有夜班车往回走。

    方清冲出家门,赶紧到了地铁站,看着手/机地图上的导航上了地铁,八点钟的周六,并不是什么上下班高峰了,地铁相对还空一些,但是没有座位。

    坐地铁很顺利,十点就下了地铁,已经到了郊区,除了地铁一片黑/暗,连个路灯都没有,方清顿时有些后悔,虽然自己不是个路盲,但是自从到了现代之后,自己就变成了路盲……

    方清瞪着荒凉的马路有些发懵,这地方和城区一点儿也不一样,城区的十点钟还是灯红酒绿的,而这里的十点钟仿佛进入了深夜,马路上都没有一辆车。

    方清把手/机按亮,拿着导航辨别了一下方向,因为出来的太匆忙了,手/机本身就只剩下百分之三十的电量了,而且方清一路都在看导航,现在的电量已经开始报警了。

    方清腿肚子有些转筋,希望他再找到学校之前,一定不要憋机,不然就惨了。

    方清看着地图一路走,地图说可以坐两站公交车,然而方清看了看站牌子,晚班车竟然是九点半!

    晚班车都已经没有了,方清只好跟着导航步行往前走,他走的很快,不过还足足走了五十多分钟,终于看到了一座很大的校园。

    方清的手/机终于耗干了电量关机了,不过幸好走到了。

    方清有些兴/奋,他走进校园里,看着满处的高楼,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因为他不知道万俟泽川到底住在哪里?宿舍在哪里一概不知道。

    手/机也关机了,方清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方清站在庞大的校园里不知所措的时候,“哗啦——”一声,暴雨倾盆而下,根本毫无征兆就下起了大暴雨,方清被浇了一个正着,站在雨地里瞬间有点懵,都不知道往哪里去躲雨好。

    方清看了看四周,手/机也不能打了,赶紧冲着校门口跑过去,觉得自己真是太笨了,过来的时候就应该给万俟泽川打电/话,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方清都已经过来了,但是找不到人,只好准备折返回去。

    方清冲着校门跑过去,刚出了校门,就看到对面停了好几辆出租车,方清兜里有钱,想要上出租车,但是这么大的雨,出租车停下来就跑了,方清身上湿/漉/漉的,肯定不愿意让他上车。

    方清都没来得及跑到马路对面,那几辆出租车就走了。

    方清抹了一把脸上的雨,只好准备找个地方避避雨,等于小一点儿再去地铁站,不过到时候地铁可能就已经末班车了。

    “方清?”

    方清还在茫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去,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在磅礴的大雨中。

    只见那几个从出租车下来的人站在马路对面,其中一个人身材非常高大,他打着一把伞,不过并不是一个人打着伞,那个人身边还有个娇/小可爱的女生,伸手搂着他的腰,瑟瑟发/抖的蜷缩着身/体。

    万俟泽川他们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怕学校门禁时间要到了,赶紧打车回来,哪想到下车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暴雨,多半的人都没有带伞,他们的伞最少两个人打一把,万俟泽川身材高大,根本没办法和别人一起打伞,大家就硬塞给他一个身材比较娇/小的女孩子。

    别看他是个暖男的外表,然而内心里其实多半不怎么温柔,因为喝了不少酒,就更不想对不相干的人温柔了,尤其那个女孩子还亲/密地搂着自己的腰,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冲过来,暴雨都冲不散。

    万俟泽川一抬头,就看到了缩着肩膀站在暴雨里左顾右盼的人影。

    那个人影太熟悉了,然而万俟泽川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毕竟方清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睡觉,怎么可能突然跑到自己的学校来。

    万俟泽川喊了一声,方清听了一愣,果然看向了他,方清的头发衣服鞋子,所有都湿/透了,“哗啦哗啦”的往下/流水,身材单薄,在大雨中好像一片树叶一样。

    万俟泽川把雨伞塞在旁边的女生手里,然后快速的冲出去。

    “哎!”

    “万俟泽川!?”

    大家叫着,但是万俟泽川都没有回头,快速的往前跑,因为雨太大了,那些同学根本看不清楚对面的人长什么样子,只能看到是个身材瘦高的人,而且叫什么方清,听名字就听文静的,还以为是个女生。

    万俟泽川冲过去脱掉自己的大衣,盖在方清头上,把人搂在怀里,说:“你怎么跑来了,快跟我走。”

    方清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万俟泽川已经搂着他快速的往里跑,两个人冲进了宿舍楼,马上就要门禁了,差一点就进不来。

    万俟泽川带着人往楼上走,上了三楼,用钥匙把门打开,里面没有人,舍友都回家去了,只剩下万俟泽川一个人。

    方清站在门口有些局促,他身上湿的一塌糊涂,还在流水,进屋的话肯定会弄得到处都是。

    万俟泽川看着方清一身湿/漉/漉的样子,莫名的非常生气,把方清拉进来,说:“快进来,周六日这边都没人,你把湿衣服脱了,过来洗澡,别淋/病了。”

    万俟泽川一边说,一边也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把湿的衣服扔在地上,直到脱得一/丝/不/挂,看的方清都发懵,眼睛瞟着万俟泽川沾着雨水的身/体,雨滴和汗滴顺着小麦色的皮肤滚落下来,划过腹肌,一直滚进性/感的人鱼线里。

    万俟泽川见方清发愣,拉着他进了洗手间,那里面有个简易的冲澡花洒,空间很小,但是收拾的非常干净。

    万俟泽川一边给怔愣的方清脱衣服,一边打开热水,脸色很难看,说:“这么晚了你过来干什么?过来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你知道我看到你多担心吗?”

    方清眨了眨眼睛,突然没头没脑的闷声说:“你身上酒味好大。”

    万俟泽川愣了一下,方清又闷声说:“刚才还有个女人抱着你。”

    万俟泽川更是一愣,突然笑了一声,说:“所以呢?”

    万俟泽川还想逗逗方清,结果方清一脚踹在他的迎面骨上,说:“所以我生气!”

    万俟泽川没想到突然被踢,但是方清的话让他特别想笑,他一笑,方清更生气,瞪着他说:“笑什么笑!”

    万俟泽川说:“笑当然是因为我高兴,看到你生气,我就特别兴/奋。”

    方清:“……”什么鬼?

    万俟泽川搂住方清,亲了亲他的额头,说:“你终于生气了,我还想着你什么时候会生气,给我打电/话跟我抱怨,但是你一直不抱怨,也不打电/话,害得我还担心了一阵。”

    方清皱眉看着万俟泽川,似乎难以理解他恶劣的想法,万俟泽川笑了笑,说:“你跑过来找我,我真的很高兴,但是下这么大雨我也很心疼……呐,方清,我给你准备了礼物,本来想下周带给你的,不过既然你来了,现在就送给你。”

    方清好奇的说:“什么东西?”

    万俟泽川眯起眼睛,笑的很温柔,说:“新鲜的东西,你肯定没见过,我拿过来给你。”

    方清说:“洗了澡再拿吧。”

    万俟泽川高深莫测的说:“现在就能用。”

    他说着快速的跑出浴/室,去拿“礼物”了,方清一阵疑惑,什么礼物洗澡的时候能用?

    万俟泽川很快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没开封的东西,递给方清,果然是方清没见过的东西,一个圆溜溜,橄榄形的东西,尾巴上带着一个小挂钩,旁边还配着小遥控,上面写着——无线遥控,至尊享受。

    方清更加奇怪了,说:“什么东西?吃的吗?不对啊,还有遥控器,玩具吗?”

    万俟泽川眯着眼睛笑着说:“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吃的,不过吃法有点特殊,要我教你吗?告诉我。”

    方清完全没见过这个东西,一脸好奇和纯洁得拿着一枚跳/蛋,刚才还在生气,现在已经完全被万俟泽川的“新玩意”给哄好了,还期待的说:“当然要了。”

    万俟泽川“呵呵”低笑了一声,说:“真乖,我会手把手教你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87章 小五X方清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