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75章 噫风X邹成一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邹成一装晕倒下去的一瞬间,噫风一下接住了他,将人抱在怀里。【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邹成一虽然没看见噫风,但是他能感觉到噫风的温度,那种熟悉的感觉和温度的的确确是噫风本人的。

    噫风伸手搂住他的腰,邹成一看不到他的表情,心里稍稍有那么点忐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忐忑。

    邹成一听到噫风的呼吸声非常粗重,异常的粗重,仿佛是一头野兽一样,然后邹成一感觉到了轻微的震动,随即是王老板“嗷嗷”的惨叫/声,一边惨叫一边在洗手间的地上打滚。

    王老板刚开始还嘴硬,说:“他/妈/的!你敢打我!!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让你好看!你这个贱/人……哎呦……哎呦……别打了!别打了!!”

    邹成一还是没有睁眼,全身放松的躺在噫风怀里,只不过他感觉身/体越来越烫,呼吸也不平稳了,再加上是噫风的怀抱,邹成一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心里一片躁动。

    邹成一已经禁欲好几个月了,因为之前噫风做的都太过头,邹成一每次都下不来床,要不然就要哭着求饶,邹成一和噫风说过一句,让他别碰自己了。

    哪知道当时的气话,结果噫风真的没有再碰他,一连好几个月,还是像平时一样的微笑,然而却没有越钜的任何动作。

    邹成一又不好自己开口,他的性格绝对不允许自己开口索求这种事情,结果邹成一就一直在禁欲中,现在被下了药,身上越来越燥热。

    王老板在地上大吼着:“救命啊!!!你敢打我!我让你不/得/好/死!!你知道我是谁吗!?”

    噫风的声音喘着粗气,轻笑了一声,说:“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你动了我家少爷。”

    噫风说着,脸上的表情分外的狰狞,眼睛猛地一下炸出绿色的光芒,猛地一踢,“咚!!!”一声,一下将王老板给踹出去老远。

    王老板被踹在洗手池上,洗手池竟然“当——”的一声直接砸漏了,从半空跌落下来,砸在王老板身上。

    王老板“哎呦”的大吼一声,顿时晕了过去,恐怕肋骨都要踹断了。

    邹成一听到声音不对劲儿,而且他身上热得不行,下面已经开始抬头了,根本忍不了了,终于放弃了继续装晕,但是此时邹成一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只能勉强睁开眼睛,嗓子里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那呻/吟声让邹成一都震/惊,自己竟然发出这么“可怕”的声音,实在太丢人了。

    噫风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在动,似乎在说话,邹成一费尽全力拽住他的袖子,说:“别……别打了……”

    再打恐怕要出人命,而且还是在温磊的地盘上,这事情就不好说了。

    噫风低头看着邹成一,一双绿色的眼睛非常明亮,脸上全是狰狞可怖的表情,仿佛一个恶/鬼一样,噫风的眼镜已经掉在地上了,而且被踩碎了。

    一瞬间,邹成一都有些怔愣,他是被吓着了……

    噫风轻笑了一声,说:“少爷,不继续晕了吗?”

    邹成一一瞬间被噫风给点破了,脸上一愣,随即脸色更是红了,多半是药效的缘故,另外一小半也是丢人的缘故。

    噫风果然没有再打王老板,而是打横抱着邹成一,快速的从洗手间出去,但是并没有离开,而是抱着邹成一回了他们的雅间。

    雅间是半开放的,和走廊链接的部分的确有门,然而和窗户链接的地方是开放的,如果不想看一楼的场景,可以直接拉上窗帘,但是并没有窗户和门这种东西。

    邹成一被抱进去,噫风一挥手,将桌上的酒菜全都扫到地上,然后将邹成一放上去。

    邹成一躺在桌子上,喘着粗气,身/体轻轻战栗着,药效已经完全发作了,蒸腾着邹成一的身/体和理智,邹成一的理智几乎要崩溃了,他想要自己纾解,就算是在噫风面前,就算是丢人,也想要纾解出来,然而他完全没有力气,身上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抬手都做不到,更别说自己纾解了。

    邹成一在桌子上轻轻的挺着腰,然后瘫/软的倒在桌上,嘴里难耐的呻/吟着,眼圈瞬间红了,生理泪从眼角流下来,鼻尖儿也红了。

    而噫风就站在旁边,低头看着他,少了眼镜的噫风让人觉得很可怕,那双眼睛狭长,半眯着,仿佛在洞悉他的一切,那眼神让邹成一全身战栗,想要噫风狠狠搂住自己。

    但噫风什么都不做,只是站着。

    邹成一喘着粗气,难耐的流着眼泪,感觉眼前都昏花了,眼泪蒙住了他的眼睛,邹成一睁大了眼睛,渴望的看着噫风,嘴里呻/吟着:“难受……”

    噫风终于慢慢弯下腰来,但是并没有碰邹成一,轻声说:“少爷,您怎么了?”

    如果邹成一身上有一点儿力气,他一定会消耗这些力气,狠狠的揍噫风一拳,噫风明明带着一脸了然,却在明知故问。

    邹成一嗓子里发出呜咽的声音,张/开嘴来狠狠吸着气,颤/抖着,他觉得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几乎要燃/烧自己的内脏。

    邹成一不说话,噫风笑了一声,慢慢低下头来,邹成一睁大了眼睛,随即嗓子里发出轻叹的声音,立刻闭紧了眼睛,他感觉噫风的嘴唇就要吻下来了,只差一点点,他们的呼吸都胶着在了一起,互相贪婪的“吮/吸”着对方的气息。

    然而就在邹成一以为噫风会吻自己的时候,噫风又发出一声轻笑,然后错开邹成一,低头将地上的一个纸袋子捡起来。

    邹成一迷茫的睁开眼睛,看着噫风一脸戏谑的笑容,伸手捏着那个纸袋子,然后“哗啦”一声倒出来一叠的照片。

    噫风一张一张的翻着那些照片,是刚才邹成一留下来相亲的照片,上面全都是妙龄的美/女,而且都是大家闺秀,或者是富商的宝贝千金。

    噫风一张一张得翻,笑着说:“少爷,您想要谁来陪您,是这个杨小/姐,还是这个方小/姐?不过都需要一些时间,毕竟这些千金小/姐有的可能没到茶楼了,辛苦少爷等一会儿。”

    邹成一睁大了眼睛,噫风显然在戏/弄自己,摆/弄着那些照片,邹成一的牙齿都撞在了一起,气的发出“得得得”的撞击声,声音颤/抖的说:“你……你这个混/蛋!你滚!滚……”

    噫风眯了眯眼睛,伸手把那些照片抛在地上,走回来,说:“是,少爷。”

    邹成一完全没想到,噫风真的走了,他瘫在桌上动不了,但是他听到了关门的声音,然后还有走远的脚步声。

    邹成一愣愣的看着天花板,深深的喘着气,突然觉得眼圈很烫,这回不是生理泪了,而是真的眼泪,邹成一嗓子快速的滚动着,抽噎的声音压抑的从嗓子里滑/出来。

    眼泪顺着眼角滑/下去,都流进了耳朵里,身/体快速的颤/抖,不断的抽噎着。

    邹成一紧紧闭着眼睛,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感觉有一只手,轻轻的擦着自己的脸颊,顺着眼角温柔的蹭掉滑/下去的眼泪,以防眼泪顺着耳朵流进去。

    “唔……”

    邹成一猛地一颤,那温柔的触觉让他的身/体仿佛过电一样,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走出去的噫风就站在他的面前。

    噫风弯腰在桌前,伸手替邹成一擦掉眼泪,叹了一口气,说:“少爷,喜欢我,真的让您这么没有自尊吗?”

    邹成一愣了一下,嗓子滚动了好几下,突然说:“对。”

    噫风显然没想到邹成一这样回答自己,一瞬间噫风的眼睛变成了绿色,不过很快克制住了,只是挑了挑嘴角,说:“是吗。”

    哪知道邹成一情绪非常激动,喘着气,身/体快速颤/抖着,几乎是用尽全力的激动怒吼着:“对!没错!我塑造了你!如果不是我,你根本不能有今天,我把所有的信任都交给了你,但是你却背叛了我,因为我是个残废!我……我呢……你知道那种背叛的绝望吗!但我……却无法恨你……为什么我能杀了你,却无法恨你……我的尊严在你面前,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你,为什么?!我也觉得自己很奇怪!”

    邹成一嘶声力竭的吼着,他本身就没有力气,吼完之后整个人仿佛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满脸都是汗,脸色通红,粗重的喘着气,身/体快速的颤/抖。

    噫风听了却异常的怔愣,足足有三四秒钟,雅间里只剩下了邹成一的粗喘声,噫风从没这么失态过,他一向都是游刃有余的样子,就算面对危险,也不会如此失态。

    噫风足足怔愣了三四秒,才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却是轻笑了一声。

    邹成一被他的笑声更是气到了,但是声音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有底气,颤声说:“你笑什么……”

    噫风又笑了一声,低头吻在邹成一的额头上,握着邹成一的手,声音温柔又低哑,说:“少爷,您承认吧,您这已经不是喜欢了……少爷爱我爱到,没有我就不行的地步,少爷,是吗?”

    邹成一也愣住了,脸色“唰!”的一红,噫风握着邹成一的手,轻轻的吻着他的指尖,说:“少爷,您一定要记住,背叛的错误我不会做第二次,永远也不会,因为我和您一样,爱少爷爱到发狂的地步。”

    邹成一的脸色很红,抿了抿嘴唇,说:“别……别自作多/情。”

    噫风笑着说:“啊……是,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邹成一被他的口气弄得全身发/麻,噫风明明什么都没做,邹成一却觉得有快/感从尾椎骨窜上来,直冲大脑,只要被噫风这样注视着,邹成一几乎要忍不住那种可怕的,剥夺他理智的快/感。

    噫风低声说:“少爷,我能碰您吗?”

    邹成一咬着牙,这种事情让他怎么说,邹成一不说话,噫风不厌其烦的又问,说:“少爷,我可以碰您吗?”

    邹成一终于忍无可忍了,但是他没有力气,一副外/强/中/干的样子,说:“别再问了,你真烦!”

    噫风仍然不动,说:“可是少爷,您不记得吗,您不让我碰您,说以后都不让我碰少爷了。”

    邹成一一下就记起来了,因为这件事情,他已经禁欲好几个月了。

    噫风脸上有些笑意,眯着眼睛说:“呐……少爷,我可以碰您吗?”

    邹成一死死闭着眼睛,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说:“随便你,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这个混/蛋!啊——你……”

    邹成一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被噫风一把拽了起来,噫风将邹成一压在雅间的栏杆上,邹成一身/体发软,双手和上半身都压在栏杆上,能清晰的看到一楼的场景,虽然二楼的人并不多,而且拍卖会在高/潮的关头,大家都没有注意这边。

    然而巨大的恐惧让邹成一身/体发/麻,大脑也发/麻,身/体快速的战栗着,说:“不……不行,会被看到……噫风!”

    噫风压着他的背,嘴唇轻轻蹭着邹成一的耳朵,笑着说:“是呢,我想让所有窥伺少爷的千金小/姐都看到,少爷像一个淑女一样在我的怀里战栗、呻/吟,少爷是我的,对吗?”

    邹成一睁大了眼睛,感觉噫风疯了,只是赤/裸的报复,刚才有人来说亲的时候,噫风明明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哪知道他是装的这么深,一找到机会就报复自己。

    邹成一想要反/抗,噫风的笑声更浓了,说:“少爷,您的腰抖得很厉害,这么兴/奋吗?”

    邹成一被噫风圈在怀里,压在栏杆上,也不敢大声说话,说:“噫风,你这个混/蛋……你是混/蛋……你……你敢!”

    噫风笑着说:“可是少爷刚才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邹成一脸色通红,双手抓着栏杆,汗珠顺着额头滚下来,噫风的声音温柔,带着一股沙哑,消磨着邹成一的意志。

    邹成一根本站不住,双/腿发软,从被压在栏杆上,变成了主动靠在噫风怀里,眼角含/着眼泪,咬牙切齿的说:“你……你……”

    噫风轻轻/舔/着邹成一的耳朵,笑着说:“少爷,我在呢,命令我吧。”

    邹成一嗓子里发出“嗬……嗬……”的喘气声,嗓子快速滚动着,似乎终于忍不了了,声音很轻,带着轻轻的哭腔,颤/抖地说:“噫风……抱我……”

    噫风发出“呵”的一声低笑,带着浓浓的性/感的鼻音,说:“是,少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75章 噫风X邹成一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