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71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不作就不会死……

    温白羽已经深深地体会到这句话的深意了,非常深刻。

    景爷的四五岁,那可和一般普通人不一样,烛龙身为天神,那可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野兽,而刚刚好,四五岁的烛龙,那是刚刚开荤的年纪……

    温白羽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对于现在的万俟景侯来说,身/体已经很健全了,而且比一般普通的男人还要强壮,看腹肌和胸肌就知道了,只不过万俟景侯的脸长得更加精致漂亮,但是和子车的那种漂亮还不是一回事。

    子车是柔和,而万俟景侯是……

    妖孽!

    温白羽真想大喊,谁来收了这么妖孽!?

    万俟景侯的确缩水了,缩水到了四五岁的年纪,对于万俟景侯来说,烛龙的四五岁,还没有完全开化,万俟景侯身为烛龙的时候,可没有父母,所以没人会教他任何东西,一切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

    然而精力旺/盛的烛龙,这个阶段可是生猛的厉害,虽然并不懂,但是生理反应非常强烈。

    温白羽很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想要整万俟景侯,他深深的忏悔自己不应该犯坏,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温白羽累的直接看到了第二天的太阳,不止如此,嫩/嫩的万俟景侯简直就是各种撩汉,所有技能都满点了,温白羽的定力大打折扣,被诱/惑了一次又一次,简直停不下来。

    据说烛龙虽然叫龙,但是其实他们其实蛇……

    据说蛇有两个丁丁……

    据说每次蛇那啥的时候,只会用一个丁丁……

    前两条的据说,温白羽觉得都是正确,但是最后一条他/妈/的是骗人的!

    骗子!

    起码对于烛龙来说,根本不适用!

    万俟景侯本身/体魄就强悍,更别说有两个丁丁了,温白羽欲哭无泪,兽人太重口了有没有,但是万俟景侯太会撩人,温白羽舒服的哭了好几次。

    外面天已经亮了,万俟景侯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看起来稍微满足了一点儿,伸出红色的舌/尖,轻轻/舔/着温白羽脸颊上的眼泪,声音是少年的清亮,但是又有点沙哑和低沉,笑着说:“你这里真厉害。”

    温白羽脸上一红,万俟景侯的蛇尾还在动,绕着温白羽盘了好几圈,难受的厉害,感觉要勒死了。

    而万俟景侯因为缩水的缘故,做事更加霸道了,执意要缠住温白羽,用自己的下巴在温白羽的脖子上轻轻的蹭,一边蹭一边亲/吻温白羽的脖子,好像……撒娇一样。

    温白羽为自己的想法打了一个寒颤,温白羽想要起来,虽然他晚上一点儿也没睡,但是他现在身/体很不舒服,自己身/体里全是万俟景侯的那个东西,而缩水的万俟景侯根本不知道要替温白羽清理。

    万俟景侯以为他要逃跑,抱紧了温白羽,说:“不许走,我喜欢和你交/配。”

    温白羽:“……”日了万俟景侯的感觉。

    因为万俟景侯四五岁的年纪正好是中二病晚期,所以说话的方式有点可怕,一口一个交/配交/配,温白羽一张脸都臊红了,说:“这不叫交/配。”

    万俟景侯用一双会勾人的红色/眼睛盯着他,歪了歪头,似乎还皱了一下眉头,说:“那叫什么?我记得是这样说的。”

    温白羽满脸通红,说:“反正不许这么说了,没人把这个词挂在嘴上。”

    温白羽推开万俟景侯,他现在要去洗澡,然后杀到潘家园去找樊阴爻报仇!这次绝对是去踢馆的!

    温白羽好不容易摆脱了万俟景侯的蛇尾,钻进浴/室里冲澡,想了想,为了防止中二晚期的万俟景侯偷袭自己,于是果断的锁了门。

    结果没过几分钟,就听到门锁“咔嚓”一声,发出了脆弱的“骨折声”,万俟景侯还是上身是人形,下/身是蛇尾的形态,不过他的蛇尾非常有力,可以直立起来,在地上快速的游走了过来,尾巴的勾刺卷着一个看起来很脆弱的门锁,然后“啪嗒”丢在了一边。

    温白羽:“……”浴/室的门牺牲了。

    万俟景侯游走进来,说实话,万俟景侯这个形态“走路”,实在太风/骚了,太他/妈骚气了!

    万俟景侯的腰上全是肌肉,精瘦有力,游走的时候蛇尾轻轻摆/动,腰部也会轻晃,晃得温白羽满眼都是万俟景侯的腰,真的好想摸几把,最好再把这个四五岁大的万俟景侯,扑倒在浴池里,然后这个这个那个那个!

    温白羽纳闷的看了一眼万俟景侯的蛇尾,如果万俟景侯现在做承受方的话,不知道需要用什么地方?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专注的打量自己的蛇尾,“嗖”的一声卷过去,几乎将温白羽卷成了一个大粽子,红色的蛇尾从头卷到脚,笑着说:“你看我的样子,又想要交/配了吗?”

    温白羽:“……”

    温白羽气急败坏的给了万俟景侯脑壳一个响亮的大枣,万俟景侯“哎”了一声,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说:“为什么打我?”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说:“小小年纪就总是把这种话挂在嘴上,跟你说了不可以这么说。”

    万俟景侯说:“你也没说要怎么说。”

    温白羽真的说不出口啊,他眼睛转了转,突然有了好点子,万俟景侯现在虽然身/体比较强壮,但是他目前还是个烛龙宝宝,因为没有父母教他,所以生活技能和知识水平应该都不高。

    温白羽笑眯眯的,摆出一副怪蜀黍的样子,说:“你想知道该怎么说?想让我告诉你,那你要乖乖听话,做个乖孩子。”

    哪知道温白羽说完,万俟景侯立刻鄙视的皱了皱眉,似乎对他说什么乖孩子颇为嫌弃。

    温白羽尽量忽略这个,几乎用怪蜀黍的口气说:“你乖乖的趴在浴缸上。”

    万俟景侯用一张白/皙完美的脸盯着他,那奇怪的表情也惊艳到让人窒/息,温白羽心跳都加速了,本身已经很累,不过现在又开始蠢/蠢/欲/动,一想到自己的雄心壮志,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万俟景侯说:“为什么要趴在浴缸上?这个动作不舒服。”

    温白羽笑着说:“不不不,一定会舒服的,你趴好,不然我不告诉你那句话该怎么说。”

    万俟景侯似乎比较在意交/配到底可以怎么用其他文名一点儿的词表达,虽然满脸狐疑,但是还是按照温白羽说的,双手撑在浴缸边上,然后趴在了浴缸上。

    红色的蛇尾搭在浴/室的地上,湿/漉/漉的泛着光,红色的火光异常明亮美丽,尾巴尖端的倒钩垂在浴缸的边上,不耐烦的轻轻敲打着,说:“然后呢?”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流畅的后背肌肉,性/感的蝴蝶骨,连接腰身和蛇尾的地方,竟然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随着万俟景侯低垂下腰身的动作,酒窝仿佛在微笑。

    温白羽“嗬……”的一声,立刻捂住自己的鼻子,一抹。

    妈/的,流鼻血了……

    万俟景侯也转过头来,看到温白羽流/血了,睁大眼睛,说:“你怎么了?受伤了?”

    温白羽羞愧的捂住自己鼻子,说:“没事没事,天干而已!你别动!趴好,我拽张纸就回来!”

    万俟景侯皱着眉,一脸高冷的看着温白羽跑出去,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温白羽跑出去拽了一张纸巾,压住自己鼻子,刚才差点兴/奋死了。

    只要一想到嫩/嫩的万俟景侯,马上就要被自己哄骗的,听话的主动献身,温白羽就忍不住的高兴。

    温白羽塞住自己的鼻子,立刻走回去,万俟景侯果然还趴在浴缸上,真是个乖孩子。

    万俟景侯不耐烦的甩着自己的蛇尾,说:“然后呢,这样趴着有点累,浴缸太矮了。”

    温白羽立刻摩拳擦掌的冲过去,鼻子上还塞着纸团,跟个怪蜀黍真没两样,然后低下头来仔细研究万俟景侯的尾巴,这边摸两下,那边戳两下,红色的蛇鳞非常的光滑,顺着摸不会划手,但是一旦你逆着摸,就跟摸/到逆鳞一个样,所以温白羽小心翼翼的。

    温白羽研究了一会儿,他以前真没干过这事儿,也没研究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要人/兽,说起来还真是重口,但是如果等万俟景侯能变成/人形了,就白白错过了将万俟景侯干翻在地的大好时机了!

    温白羽正在研究,趴在浴缸上的万俟景侯的尾巴摔得越来越快,好几次都要甩到温白羽了。

    温白羽找准时机,一把抓/住他尾巴上的倒钩,说:“小心点,别刮到我。”

    他说着,就听到万俟景侯突然深深的喘出一口气,倒钩猛地卷住温白羽的手腕,微微有些刺痒,但是没有使劲,不会真的扎破,蛇尾快速的卷住温白羽,猛的一勾。

    “噗通!!!”一声,两个人直接倒进了浴缸里,里面的水都溅出来了,温白羽被压在下面,顿时有点懵,觉得情况不对劲。

    万俟景侯的眼睛很红,火红火红的,好像在发光,隐藏着两个丁丁地方的鳞片竟然凸起来了,吓得温白羽一激灵,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万俟景侯微微挑/起嘴角,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眯眼亲/吻着温白羽的嘴唇,说:“你是故意勾引我的吧?”

    温白羽:“……”?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睁大了眼睛盯着自己,红艳的嘴唇张/开,露/出里面同样红艳的小/舌/头,万俟景侯真想把那红色的舌/头含在嘴里,狠狠的啜几下。

    万俟景侯仍然保持着“邪魅”的笑容,说:“你真会勾人,完全引起了我的兴趣。”

    温白羽:“……”中二模式突然更严重了吧?

    万俟景侯说:“想要哪边?”

    温白羽没听懂,说:“什么……哪边?”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含/住温白羽的嘴唇使劲啜了一下他的舌/头,终于如愿以偿了,感觉甜的不行。

    万俟景侯低笑着说:“我问你,想先要我哪边?你勾引我是要交/配的吧?哪边?”

    温白羽一声哀嚎,原来万俟景侯问的是哪边的丁丁,妈/的,这种问题亏得他还能问得出来,简直就是一个中二病骨灰期!!

    温白羽只是想要趁着万俟景侯年龄小,智/商/低,情商比较□□的时候,把万俟景侯吃干抹净,但是没想到自己智商情商这么高,竟然完全没有成功,而且看起来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自己想要把他干翻在地,结果万俟景侯觉得自己是在勾引他,到底还能不能好好的交流了?

    温白羽觉得自己都不行了,又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自作孽,万俟景侯亲/吻着他的脸颊,笑着说:“别哭……对不起,弄疼你了……”

    温白羽羞耻的不想说话,自己真不是被你弄疼才哭的,而是爽的,但是绝对不会说出来。

    不过万俟景侯四五岁的时候就会心疼人,这让温白羽还挺欣慰的,结果就听万俟景侯认真的说:“你哭起来的样子……让我太兴/奋了。”

    温白羽:“……”收回前言。

    万俟景侯逼着温白羽把替换交/配,比较文明的词说了出来。

    自从那之后,万俟景侯就用了文名的词汇,中二病晚期发作的时候,就会捏着温白羽的下巴,笑着说:“你又勾引我了吧?是想和我做/爱了吗?”

    温白羽:“……”

    温白羽觉得,他自从自作孽开始,就给自己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坑,因为万俟景侯缠着他,温白羽几乎都没有时间出门去找樊阴爻算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71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