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64章 终点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众人小心的走过去,这并不是一座海市蜃楼,而是真/实的砖楼,砖楼头顶上还冒着黑烟,说明它在运作。

    众人来到铁门前,铁门关着,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旁边还有拦着铁栅栏的窗户,之前他们就是把铁栅栏锯断之后钻进去的。

    里面悄无声息,而且黑着灯,一些都仿佛回到了湖南的那个郊外,如果不是因为这座砖楼建立在雪山之上,四周怪石嶙峋,温白羽肯定会有一种错乱的感觉。

    温白羽顺着栅栏往里看,里面什么也看不见,黑的厉害。

    万俟景侯如法炮制,仍然把铁栅栏划断,然后把窗户撬开,众人从窗户钻了进去。

    里面的房间布置和之前的基/地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翻版,前方也有透/明玻璃隔着的天井,天井里放着一口大柴锅,下面烧着火,炒锅里“咕噜咕噜”的冒着粘/液的水泡,里面还有各种手指和内脏在翻滚。

    众人看到这种场面,顿时都脸色发青,只有樊阴爻的脸色还好,似乎已经是看惯了黑/暗料理,樊阴爻皱起眉,啧舌说:“这个九则什么品位,熬这种汤喝,不怕拉肚子吗?”

    贺祈笑了一声,说:“这可不是熬汤,是他在炼血尸,九则炼血尸的方式在他看来是在不断进步的。”

    众人在一层看了一圈,一片安静,好似没有一个人一样,他们顺着楼梯间往上走,上到了二层,果然在楼梯间里看到了相同的纸箱子。

    纸箱子下面有一层血水,温白羽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血/腥气……

    是血尸,里面装着血尸的纸箱子,温白羽甚至已经预料到了,下一刻血尸就会起尸,从纸箱子里面跳出来。

    温白羽立刻停住了脚步,说:“是那个纸箱子,我……”

    他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结果让他惊吓的汗毛倒竖的是,他身后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一个人也没有,所有的人全都消失了,凭空消失,不知道为什么,连一丁点声音也没有。

    温白羽没听到任何的声音,这么安静的楼梯间,除了他自己,就只剩下那个扔在地上的纸箱子,纸箱子的底部,血迹还缓缓的往外/流淌着。

    温白羽瞬间心脏“梆梆”的狠狠跳动了两下,他有一瞬间的惊慌,为什么所有的人一下就消失了,他们的人这么多,如果是遭遇了危险,那么肯定会发出声音,不可能一声不吭就全都走掉了。

    温白羽感觉到了四周的静默,死一样的静默,突然“咯!”的一声,一声大吼打破了这种时间停留般的静默。

    纸箱子一下破了,血尸从里面猛地窜出来,发出一声大吼,朝着温白羽的脸挠过去!

    温白羽向旁边猛地一躲,血尸从楼梯上往楼梯下扑,一瞬间扑了空,猛地从楼梯上栽了下去,大头朝下滚下去,发出“咚!咚咚……”的声音,血尸滚下去,一下撞到了拐外的楼梯墙,瞬间从地上弹跳起来,发出猛烈的吼声,朝着温白羽又扑过来了。

    温白羽顿时感觉到一股不对劲,这个血尸并不是他们之前见过的那个血尸,不一样,因为这个血尸肯定不是半成品,他是一个已经被炼/好的血尸,非常暴怒,冲着温白羽又扑来。

    温白羽伸手掏出凤骨匕/首,之前唐无庸从凤骨匕/首上剔下来两根针一样大小的木屑,并不影响匕/首的发挥。

    血尸猛地扑上来,温白羽找准了时机,左手一拧,右手的匕/首紧跟着也是一转,就听“嗖!”的一声,血尸的脑袋一下从他的脖子搬家了。

    这个动作当然是和万俟景侯学的。

    只不过温白羽觉得自己不太适应,赶紧松手把粽子的脑袋扔在地上,然后后退了几步,看着自己满手的血浆,甩了甩,虽然自己手上没有伤口,不会感染血尸毒,但是这种感觉也不好受。

    就在温白羽掸手的时候,掉在地上,顺着楼梯往下滚的粽子脑袋突然顿住了,违反惯性和万有引力定律的向楼梯上滚来。

    脑袋在楼梯上滚动,发出“咯噔!咯噔!咯噔!咯!”的声音,一节一节的滚上来,温白羽甚至还看到了那个断掉的脑袋在狞笑,嘴角挑/起来,不断的狞笑,冲着他越滚越快,越滚越快,一下冲起来。

    温白羽惊得后退了一步,这脑袋给人的冲击实在太大了,他猛地后退,但是脚腕突然被人攥/住了,低头一看,竟然是那个没有脑袋的身/体,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脚腕。

    温白羽的身/体一歪,差点摔倒,猛地向后一撑,按住了楼梯扶手,双手往后稍微用/力,身/体一下拔起,猛地将抱住自己的身/体踹出去,与此同时快速的低头。

    “嗖——”一声,那颗脑袋瞬间冲过来,呲着獠牙,但是却扑了空,一下滚进二层。

    温白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血尸的脑袋和身/体分家了,竟然还能继续攻击人,而他的同伴们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消失了,连万俟景侯也不见了,突然就消失了,消无声息。

    身/体在下面,脑袋在上面,血尸的两个部分左右夹击,想要包围温白羽。

    温白羽快速的向楼上冲去,他迈开腿,快速的向上跑,身/体和脑袋就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一直追在他的后面。

    温白羽很快跑到了顶层的地方,上面已经没有路了,只好冲进楼层,后面的身/体手脚并用的往上爬,追着他也冲进了楼层,脑袋在地上滚得速度很快,从楼梯进入平地之后,速度就更快了。

    眼看那脑袋要滚过来,温白羽手中握着凤骨匕/首,猛地向后一划,“呼——”一声剧烈的响声,火焰猛地从匕/首上燃/烧起来,仿佛是迎风而动的红色绸缎,一下扑向弹起来的脑袋。

    粽子的脑袋瞬间被烧着,在地上不断的扑着,发出“咚咚!咚!咚!”的声音,血尸毒摔得满处都是。

    温白羽趁机往前跑,前面隐约出现了一个影子,因为实在太黑了看不清楚,那个影子隐约是偏高的身材,摇摇晃晃的走过来,迎着温白羽的面。

    温白羽后面是血尸,不能往后跑,就只好往前跑,手中握着匕/首,已经准备好对付前面的黑影,然而等他跑得近了,突然看清楚了黑影的样子。

    他偏高的身材,穿着休闲的西装,身上都是血迹,慢慢的,摇晃的走在顶层的楼道里,看起来异常的虚弱。

    “梁绪?!”

    温白羽看见梁绪,梁绪也看见了他,眼神很迷茫,非常虚弱的样子,温白羽赶紧快速的冲过去,伸手扶住梁绪,说:“梁绪!坚持得住吗,我背你?”

    梁绪一下倒在温白羽身上,温白羽架起他,准备背上梁绪逃跑,然而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

    梁绪呆滞的看着他,突然睁大双眼,温白羽看见他的双眼眼白瞬间变成了红色,血红色的,上面还有桃花花纹一样的斑纹,紧跟着,梁绪的脸、脖子,露/出来的双手,全都快速的席卷出可怕的血尸毒。

    血斑快速的弥漫着梁绪,他的眼睛变得狰狞,温白羽还扶着他,梁绪突然抓/住温白羽的手,张/开嘴巴,发出“咯!”的一声大吼,就要咬他的脖子。

    温白羽快速的撞开梁绪,“咚!”一声,两个人都向后退了好几步,一下坐在地上。

    温白羽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梁绪冲过来,对着他疯狂的撕咬,身后的血尸和脑袋也扑了上来。

    温白羽快速的一脚踹开冲上来的梁绪,凤骨匕/首瞬间“哆!”的一声甩出去,将血尸的脑袋直接钉在墙上,血尸的脑袋发出“咯咯咯!!!”的一声大吼。

    温白羽五指一张,匕/首瞬间发出火红色的光芒,“嗖——”的一声又飞了回来,那个脑袋掉在地上,似乎在做挣扎,艰难的动着。

    温白羽摆脱了身后的怪物,快速的往前跑,他心跳飞快,梁绪中了血尸毒,而且在发疯,这要怎么办?其他人也不见踪影,温白羽觉得自己从没这么狼狈过。

    温白羽快速的向前跑,猛地想起自己身上带着设备,刚才一路被血尸疯狂的追赶,差点忘了还有这个。

    他赶紧把身上的设备摘下来,对着设备说:“有人能回答我吗?我是温白羽!你们在哪里?”

    设备里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温白羽连续喊了好几声,根本没人回答他。

    温白羽跑的累了,后面的梁绪和血尸都没有追上来,他的速度就开始降低,对着设备着急的说:“有人吗?你们在哪里?谁能听到我说话?”

    “有人吗……”

    “你们在哪里……”

    “谁能听到我说话……”

    温白羽正着急的对着设备呼叫其他人,然而诡异的事情出现了,温白羽突然听到有一种声音,带着机械音,在自己身边响了起来。

    竟然在重复自己的话,自己说的话他都一个字不差的重复了出来。

    然而那种声音,就仿佛是从对讲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带着机械声,还有电流声,发出“此次啦啦——”的声音。

    温白羽顿时有些汗毛倒竖的感觉,这个砖楼越来越诡异了……

    温白羽焦急的看着四周,突然他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非常熟悉,他就站在天井的位置。

    因为砖楼是回字形的,从温白羽这个方向,可以看到天井对面的东西,隔着玻璃,看的清清楚楚。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快速的冲到天井玻璃的地方,那个人竟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站在天井的玻璃旁边,万俟景侯应该在楼下一层,他们中间有一定的高度差,就看见万俟景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看什么,仿佛在看楼下那口沸腾的柴郭。

    “万俟景侯!”

    温白羽大喊了一声,而那种呲啦呲啦的电流声又响起来了。

    “万俟景侯……”

    温白羽浑身发冷,他对着万俟景侯喊了好几声,只有那种电流声在自己身边孜孜不倦的响着,一遍又一遍,随着自己的声音,重复自己的声音。

    而万俟景侯对他视若无睹。

    温白羽咬了咬牙,快速的往楼下冲去,准备绕过去找万俟景侯,黑/暗的楼道一片漆黑,没有人,也没有血尸。

    不知道血尸和梁绪跑到哪里去了,反正一路都没看见。

    温白羽冲到楼下的对面,来到了万俟景侯站着的那个地方,结果发现万俟景侯竟然消失了。

    温白羽“呼——呼——”的喘着气,他要跑的断气了,速度很快,但是就这么一会儿,万俟景侯不见了。

    温白羽无力的站在原地,他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这个时候他下意识的抬了一下头。

    赫然发现,万俟景侯竟然站在楼上的对面,那是自己刚才站的位置。

    万俟景侯站在天井的玻璃旁边,还是保持着低头往下看的姿/势,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

    温白羽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感觉那个“万俟景侯”很可怕,不寒而栗……

    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的眼睛动了一下,慢慢看向了温白羽,温白羽感受到了一种如芒在身的感觉,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嘭!”一声,温白羽的后背撞到了什么,他猛地回头去看,发现了一个异常熟悉,却异常可怕的脸。

    那是一张万俟景侯的脸,而他的表情,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完全和万俟景侯不一样。

    温白羽猛地退后,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万俟景侯”突然一把捂住温白羽的嘴,拧住温白羽的脖子。

    “咔!”一声,温白羽感觉自己的脖子要被拧断了,他的手肘猛地向后撞去,“万俟景侯”的速度却更快,一下拖住他的手肘,“咔嚓!”一声。

    一下断了!

    温白羽感受到钻心的疼,凤骨匕/首顺着无力的手瞬间掉了下去。

    温白羽看到“万俟景侯”的脸上带着狞笑,嘴角裂开,浑身颤/抖的狞笑起来。

    “唔……”

    温白羽呻/吟了一声,顿时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知觉……

    “温白羽……”

    “温白羽?”

    “温白羽……”

    温白羽听到有人叫自己,他的心脏仿佛停顿了,全身发冷,昏迷的时候全都是最后看到的“万俟景侯”的那股狞笑。

    猛的一瞬间,温白羽发出“嗬——!”一声,快速的从昏迷中挣扎起来,他感觉到身边有人,看清那个人的脸的一瞬间,温白羽突然伸手一拧,一下将那个人按在地上。

    “妈呀!”

    被按在地上的是梁绪,梁绪大喊了一声,脸贴着地,胳膊拧在背后,说:“轻点!干什么,你要拧断我了!”

    温白羽狐疑的看着梁绪,梁绪满脸是血,穿着那件休闲西服,身上都是伤,看起来非常狼狈,但是他的眼睛是清明的,眼白也没有变成血红色的。

    温白羽狐疑的说:“你不是变成血尸了吗?”

    梁绪说:“呸!你盼我点好行吗!”

    温白羽迟疑的松开手,梁绪并没有发疯,也没有发狂,而是捂着自己胳膊坐起来,说:“要是变成血尸,也是你啊,你刚才一直在发疯,还踹了我好几脚,疼死我了。”

    温白羽已经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了,他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竟然在楼道里,而且楼梯间的数字显示是2。

    他一路狂奔,躲避血尸和梁绪,还遇到了万俟景侯,最后不可能停留在二层。

    梁绪说:“你是不是种了什么幻术,我发现你的时候,你一直在大嚷,而且还踹我,还要用匕/首剁我!”

    温白羽思索了一下,如果是幻觉,那就可以解释了,他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说:“你怎么在这里?其他人呢?”

    梁绪说:“我是逃跑出来的,其他人没看到。”

    温白羽摸了一下自己的腰,腰间有个呼叫设备,而他旁边还掉着一个呼叫设备,不知道是谁的,应该是其他人落在这里的。

    那么刚才他在幻境中,听到那种机械的,重复自己声音的电流音,应该就是从这个设备里传出来的。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提起一口气,说:“我们进来这个地方就走散了,看起来其他人也应该中了幻术。”

    梁绪说:“那其他人还在这栋楼里吗?”

    温白羽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梁绪看了看温白羽的背包,说:“先别说这个,给我止血,妈/的那老变/态,我都快被扎死了。”

    梁绪说着,翻开自己的胳膊,上面都是针眼,还有很多奇怪的割伤,看起来无比狰狞。

    温白羽赶紧把背包取下来,从里面掏出止血的药和纱布给梁绪包扎。

    梁绪疼的直抽泣,但是奇怪的是,梁绪的身上,只有伤疤,没有任何血斑,也没有中毒的状况。

    九则抓/走了梁绪,不可能不对他用血尸毒,但是梁绪一点儿中毒迹象也没有。问白羽不由的想到了他们还在敦煌的时候,梁绪也被血尸袭/击过,但是他脸上的伤口竟然完全没有中毒的迹象,后来也没有发作。

    难道梁绪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所以九则才说他还有用……

    梁绪身上的伤口特别多,温白羽给他包扎起来,梁绪疼的不行,说:“轻点,轻点……”

    温白羽说:“你怎么到这里来的,九则是把你关在这里了吗?”

    梁绪摇头说:“不是,我被/关在一个山洞里,到处都是那种恶心的怪物,就是咱们在墓葬里看到的那种大章鱼。”

    梁绪说的是河神,之前他们在墓葬里也见过河神,温白羽回忆了一下,雪山上的确是有个洞窟,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河神,而且那些河神都跟壁画一样,冻在冰墙上。

    梁绪继续说:“我也不分东南西北,只要能跑就跑了,我一晚上都在跑,实在受/不/了/了,看到这里有栋楼,我还以为这里有人,就过来看看,但是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反应,我看到旁边的窗户是开着的,就从窗户进来了。”

    梁绪说完,还奇怪的问着:“这是哪里,怎么到处都是雪?”

    温白羽说:“这里是川西雪山。”

    梁绪下了一跳,说:“妈呀,雪山上怎么有这样的楼?”

    温白羽说:“不仅如此,这栋楼和九则在湖南的基/地一模一样。”

    这样一说,梁绪更不是吓了一跳,说:“那咱们还在这里干什么,快走啊,他/妈/的我怎么又跑到这种地方来了。”

    温白羽说:“还不能走,其他人全在这里,咱们要把他们找到。”

    梁绪说:“你们进来之后看到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就走散了,而且你还发疯一样大喊大嚷,踹了我好几下。”

    温白羽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他们进来之后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没有看见,而且刚走到二楼。

    二楼……

    温白羽突然想起来了,他看到了那只纸箱子!

    就在二楼的楼梯间,一个带血的纸箱子,刚才还在这里,现在竟然不见了!

    温白羽当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然后转头对其他人说话,一转头,其他人就都不见了!

    或许是这个纸箱子有问题,它里面根本不是什么血尸,而是能让人产生幻觉的东西,大家不小心闻到了这个味道,所以就全都产生了幻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一切显然都是九则精心设计的,他想要把众人都困在这里,然后从他们身上偷走青铜鼎。

    但是没让九则如意的是,他们虽然被河神追赶,看到了这栋诡异的砖楼,也的确不小心中了幻觉,然而所有人的手上都没有青铜鼎,不只是没有青铜鼎,连个碎片都没有。

    这个计划中,还有一个人打乱/了九则的步调,那就是梁绪,梁绪不知道怎么逃出来的,但是他的确逃出来了,而且还将温白羽从幻觉中拽了出来。

    温白羽站起来,从背包里把手电取出来,打亮了手电,说:“咱们现在要把其他人找出来,他们可能还有危险。”

    梁绪也站起来,但是他受伤很多,只能扶着墙往前走,温白羽把手电交给梁绪,让他照明,然后一只手握着凤骨匕/首,另外一只手架着梁绪往前走。

    两个人顺着楼梯往上走,尽量听着周围的声音,梁绪指着温白羽的联络设备,说:“可以用这个叫他们吗,不知道有没有用?”

    温白羽把设备交给了梁绪,梁绪拿着,咳嗽了两下嗓子,然后说:“喂喂喂,有人能听到吗?”

    梁绪的声音还没有落下来,就听到走廊的尽头,突然传来一声带着电流的机械音。

    “喂喂喂……”

    “有人呲啦……能听见吗……呲啦……”

    温白羽和梁绪同时汗毛倒竖,对视了一眼,然后快速的往声音的地方跑过去。

    两个人使劲往走廊的对面冲过去,虽然梁绪受伤了,但是这个时候跑的也不慢,两个人冲过去,梁绪的手电在地上晃了一下,发现地上躺着一只黑色的联络设备。

    原来刚才就是这个发出的声音,但是并没有人,这已经是第二个设备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人将地上的联络设备捡起来,梁绪把一个交给温白羽,说:“万一咱俩走散了,用这个联/系。”

    说完又说:“呸呸呸,没有万一,不过你还是带着吧。”

    温白羽把设备别在腰上,然后继续架着梁绪往前走,突然“嗯?”了一声,梁绪被这一声吓得汗毛倒竖。

    温白羽指着地上说:“血,你看。”

    果然有血迹,地上出现了血迹,滴答滴答的全是血斑点,蔓延向前。

    两个人同时神/经绷紧,快速的往前追,地上的血斑顺着走廊一直进入了楼梯间,顺着楼梯间一直往上走,蔓延到了顶层,直接进入了走廊。

    两个人顺着血迹追,推开顶层的走廊门,刚要走进去,就听到一声大吼,“嘭!”的一声,梁绪当胸中了一下,那力气还非常大,温白羽架着梁绪,两个人都是互相搀扶,本身靠在一起,梁绪突然挨了一脚,温白羽当然也往后倒。

    “嘭!咕咚!”一声,梁绪和温白羽全都倒在楼梯上,走廊门稍微打开一点,就冲出来一个黑影,一脚踹翻他们。

    那个人的动作非常犀利,黑影的身材并不高大,但是力气不小,踹翻他们之后还要追上来补刀。

    温白羽和梁绪两个人猛地向两侧滚开,“嚓!”的一声,那人的刀一下插在地上,猛地拔/出刀,还要继续砍他们。

    梁绪大喊着说:“怎么回事!粽子吗?!”

    楼梯间非常黑/暗,走廊里还有雪山的日光可以照进来,但是楼梯间里没有窗户,那个黑影从走廊的大门窜出来之后,走廊的大门“哐!”一声就闭合了,楼梯间又变得黑/暗无比。

    而梁绪被当胸一脚,手里的手电早就“啪!”的一声飞了出去,直接顺着楼梯滚了下去,亮光很快就不见了。

    温白羽向侧面一滚,快速的一下跃起,黑影冲着梁绪过去,对着梁绪猛踹一脚,伸手去抓他,梁绪蜷缩在地上,身上都是伤口,疼的都要死了,根本没有回手之力。

    温白羽快速的冲过去,一把抓/住黑影的肩膀,黑影的手臂很软,像是蛇一样,快速一抖,想要挣开温白羽的桎梏。

    “嗖——”的一下,那人的手臂就从温白羽的手心里钻了出去,温白羽摸/到他手腕上竟然戴着什么东西,那人一转头,温白羽终于看清楚了。

    原来并不是粽子……

    而是方清!

    方清的眼神很锐利,在他的眼睛里,温白羽和梁绪仿佛才是粽子。

    “方清?!”

    温白羽喊了一声,但是方清就像没听见一样,根本没反应,还是对着温白羽快速的抓来。

    梁绪一听,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腰,说:“认识啊?妈/的,要踹死我了,踹到我的肾了!”

    方清根本不听他们说话,伸手去抓温白羽,温白羽知道方清也在幻觉之中,不敢真的和他动手,但是方清面对的是一个“粽子”,所以那是真的下狠手。

    梁绪从地上爬起来,往楼梯下面跑了几节,然后捡起手电,手电刚才摔的灭了,甩了甩竟然又亮起来了,但是有些接/触不良,不太好用。

    那边方清还和温白羽缠斗着,梁绪从后面冲过去,掂了掂手电,突然一下甩起,从后面想要偷袭方清,举起手电要往下砸,结果方清猛地回头,一双略微上/翘的眼睛非常锐利,猛地抬手一抓,一下抓/住梁绪的手腕。

    梁绪就听见“咔嚓”一声,大喊着:“妈呀要折了!”

    温白羽牟足了劲,“嘭!”的一下撞在方清后脖子上。

    方清抓着梁绪没来得及对付温白羽,发出“嗯”的一声,一下倒在了地上。

    梁绪感觉手腕松开,疼得他几乎拿不住手电,甩着自己手腕,说:“他也太狠了。”

    方清倒在地上,脸色不怎么好看,他的腰上别着一个设备,看起来丢失设备的并不是他。

    温白羽把他翻过来,说:“方清脸色不太好。”

    梁绪说:“长得这么漂亮,下手怎么这么狠,我要被他踹死了。”

    梁绪又说:“没事没事,一会儿醒了就好了,你刚才脸色比这个还难看呢。”

    温白羽把地上的方清背起来,说:“咱们先走,还有其他人呢。”

    梁绪点点头,从地上爬起来,手电“呼呼呼”的响着,还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好像磕坏了,忽明忽暗的有些不灵敏。

    他们小心的拉开走廊的门,进入了顶层,顶层也很昏暗,梁绪举着手电,手电光就像鬼火一样,忽明忽暗,时亮时灭,一跳一跳的照耀着黑/暗的走廊,众人的影子拉长,也一跳一跳的,这种场景实在太诡异了。

    温白羽说:“你那手电是怎么回事?”

    梁绪说:“这是你的手电,我只是负责举着,他/妈/的,好像又要灭了,等我甩一甩。”

    梁绪说着,把手电转过来,使劲在掌心里甩了甩,手电的光线转过来对准梁绪,前方就变成一片黑/暗,温白羽背着方清转过来,梁绪的脸被一跳一跳的惨白色的手电光打得青面獠牙,看起来非常可怕。

    温白羽说:“好了吗?”

    “快好了,快好了……”

    梁绪使劲摔着,说:“哎,你看好点吗?好像变亮了?”

    他说着,突然睁大了眼睛,那一瞬间,青面獠牙的脸再睁大眼睛,视觉冲击真的堪比恐怖电影了。

    温白羽被他的表情吓到了,说:“怎么了?”

    梁绪指着他身后,说:“诶?万俟景侯!”

    温白羽快速的转过头去,梁绪的手电光此时已经指向前方了,真的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从走廊的尽头慢慢走过来,他的腰上没有联络设备,肯定是刚才丢失了,万俟景侯的手上也没有吴刀和匕/首,从远处走过来。

    梁绪立刻惊喜的说:“咱们太厉害了,这么快就找到两个人了,万俟景侯!”

    梁绪说着,兴/奋的挥手,万俟景侯没有说话,没有出声,就慢慢地走过来。

    一瞬间,温白羽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幻觉,万俟景侯拧住他的胳膊,一下拧断了他的手臂,又要拧自己的脖子……

    万俟景侯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他慢慢的抬起头来。

    温白羽突然发出“嗬——”的一声,说:“不对。”

    梁绪纳闷的说:“怎么了?温白羽你别愣着,快走啊。”

    梁绪刚要走,却被温白羽一把拽住了领子,说:“别过去,他不是万俟景侯!”

    梁绪有些吃惊,但是隐约间,他也感觉到了万俟景侯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表情呆板,还有一种隐约的疯狂在里面……

    “万俟景侯”慢慢的抬起头来,嘴角竟然挂着一种疯狂的狞笑,在黑/暗的走廊里,张嘴发出幽幽的声音,时候:“白羽……我是万俟景侯啊……我是啊……”

    众人听到这种声音,一瞬间遍体生寒,那声音非常空洞,空洞的让人心惊胆战的,还带着一股狞笑,咬着牙根儿发出的狞笑。

    温白羽手中握着凤骨匕/首,戒备的拦住梁绪,把方清放下来交给梁绪,说:“小心。”

    “万俟景侯”露/出受伤的表情,说:“白羽……我是万俟景侯啊……我是啊……只要得到了你,我就是真的万俟景侯了……”

    镜像!

    温白羽瞬间想到了镜像,之前在遇到于先生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万俟景侯的镜像,那时候的镜像,给人的感觉和这个一模一样。

    “万俟景侯”瞬间就冲了过来,快速的冲过来,动作非常快,一下冲到温白羽面前,伸手就要抓他。

    梁绪大喊了一声:“当心!”

    温白羽向侧面一闪,同时手中的凤骨匕/首一兜,快速的一划,“万俟景侯”的脖子向侧面一躲,匕/首顺着他的脖颈划过去,“嗖——”的一声,电光火石之间,竟然划中了,但是却没有流/血,一道白色的划痕,一堆粉末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温白羽吃了一惊,真的是镜像,那种白色的粉末!

    “万俟景侯”似乎被他惹怒了,猛地回身抓过来,但是他手里没有龙鳞匕/首,也没有吴刀,温白羽手里有凤骨匕/首,倒是占了便宜。

    温白羽猛地一抬匕/首,隔开“万俟景侯”的手臂,“万俟景侯”似乎不知道温白羽的凤骨匕/首有多厉害,伸手过去的一瞬间,被匕/首划了手臂,匕/首上瞬间燃/烧起红色的光火,“万俟景侯”的手臂猛地顺着划伤着起火来!

    温白羽发出一身低吼,趁着“万俟景侯”愣神的时候,手起刀落,“唰!”的一声直接砍断了“万俟景侯”的手臂,没有流/血,随着一些白色粉末的散落,“万俟景侯”的手臂瞬间掉在地上,温白羽猛的抬脚发狠得一踹。

    “咚!”一声,“万俟景侯”一下被踹了出去,摔在走廊里。

    梁绪看的目瞪口呆,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温白羽真是太狠了。

    温白羽粗喘着气,看了一眼地上的手臂,倒在地上的“万俟景侯”发出呻/吟的声音,突然狞笑起来,猛地一跃而起,快速的冲过来,温白羽吓了一跳,向侧面扑出去,“唰——”的一下,脸上被挠伤了一块,血顺着脸颊滴下来。

    温白羽擦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血,“万俟景侯”已经狂吼着冲过来,少了一条手臂让他的动作非常不协调,却越发的狰狞了,速度快的惊人。

    温白羽连续躲了几次,越来越觉得吃力,“万俟景侯”根本不管不顾,不怕他的凤骨匕/首,瞬间身/体被削掉了好几块,脸皮也给削掉了,但还是狞笑的冲过去,用诡异的声音狞笑着:“你是我的了!我是万俟景侯,我才是真的万俟景侯!”

    温白羽向后退了两步,“嘭!”一下,猛地撞到了什么东西,还以为撞到了梁绪,但是梁绪站在他旁边。

    温白羽下意识的心脏一紧,身后的人身材高大,胸口很硬,但是意外的有些暖和,他一手托住温白羽的后腰,另外一手突然从温白羽的颈侧伸出去,一把抓/住了“万俟景侯”挠过来的爪子,然后快速的一拧,“咔吧!”一声,“万俟景侯”的另外一只胳膊也断了。

    身后的那个人突然拍了一下温白羽的肩膀,示意他靠后,然后自己冲了出去,手中黑色的吴刀“咔嚓”一甩,瞬间变长,“唰……当!”的两声,一切都在转瞬之间发生,黑色的吴刀在空中划过带着龙鳞的花纹,“嗤——”的一声,直接扎进了“万俟景侯”的腹部。

    梁绪:“……”

    梁绪看的目瞪口呆,而目瞪口呆的何止他一个人,温白羽也是目瞪口呆的。

    那个突然冲出来,两下解决了镜像的人,才是真正的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猛地将吴刀拔/出来,“唰——”的甩了一下,镜像突然从吴刀的伤口开始蔓延,一下变成了粉末,瞬间散落在地上。

    万俟景侯把吴刀插回腰间,大步走过来,伸手搂住温白羽,大拇指轻轻的替他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64章 终点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