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WwW.lwxs520.Com第260章乐文小说网 西出阳关6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唐朝时期,中原和西域一些小国关系很好,唐玄宗将宗族公主,曹氏公主下嫁于阗国,下嫁的队伍西出阳关,准备送到遥远的西域古国。

    有一种野史传说,西域很多国/家都嫉妒于阗国可以请求到中原的联姻,此时的于阗国也并不是西域最强大的国/家,一些国/家不服气,所以安排了这些假土/匪。

    唐朝公主的队伍遭遇抢/劫,这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就算是下嫁,送亲的队伍也不可能这么单薄,而且还有于阗国迎亲的队伍,怎么可能在中途遭到土/匪的抢/劫。

    但是梁绪非常肯定,因为这些“土/匪”,并不是简单的土/匪。

    西域四十国,关系非常复杂,不断征战互相吞并,于阗国是夹缝之中的一个国/家,力求和中原的唐朝发展良好建交,也是为了更好的保存国力,发展自己的实力。

    于阗国可以和唐朝建交,很大程度因为于阗国的诚意分量十足,那就是两口青铜大鼎。

    无论是哪个朝代,青铜鼎一直是权/利的象征,所有朝代的帝王都在寻找青铜鼎的下落,秦始皇泗水捞鼎已经成为了一种流传典故,后世的人发现想要找到九鼎,仿佛是大海捞针,但是他们也需要权/利集中,所以就开始自己铸造第二版本的九鼎,武则天铸九鼎,徙置通/天宫;宋徽宗用铜二十二万斤铸造九鼎,修饰以黄金,建造九成宫,陈列九鼎。

    而唐玄宗也不例外,他也梦寐以求得到九鼎,这两个青铜鼎,成为了重量级别的聘礼,唐玄宗欣然将宗室公主下嫁于阗国。

    这样看来其他西域国度派出“土/匪”,也并不一定是单纯嫉妒于阗国能够和中原联姻,或许也有窥伺九鼎的一部分原因。

    温白羽觉得,按照梁绪说的,如果两口青铜鼎出现在其中,仿佛一切都合情合理,而且非常顺畅了。

    温白羽说:“你还梦到了什么?”

    梁绪说:“我看到了厮杀的场景,然后双方都死伤惨重,有幸存的士兵想要将青铜鼎转移,但是青铜鼎太大,马匹又因为厮杀受惊,四散奔逃了,士兵根本无法运送九鼎……”

    当时那些士兵又恐怕会有更多的“土/匪”闻讯赶来,他们的人数所剩无几,根本无法继续保护九鼎,更别说把九鼎运回中原,恐怕连过阳关都过不去,最后变成了过阴关。

    所以那些幸存的士兵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

    梁绪说:“埋了九鼎。”

    温白羽说:“等等,我有个问题,埋了九鼎?可是这下面是个墓葬?那些士兵怎么抽工夫建的墓葬?”

    梁绪说:“墓葬并不是那些人建的,我也不知道墓葬是怎么回事。那些士兵决定将两口青铜鼎埋掉,然后回到中原请求救兵,带着军/队再来把九鼎运送回去。”

    他们找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这个地方形如魔鬼城,而且周围有很多磁石,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迷路,几乎没人走得出去,那些士兵就将青铜鼎埋在了地/下。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并没有提到任何的墓葬。

    那些士兵回到中原,唐玄宗对九鼎势在必得,出动很多兵马来到阳关以西,想要找到埋在地/下的九鼎,然后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奇怪的发现,九鼎消失了……

    九鼎消失了,当时做的标记也消失了,四周一片茫然,根本分不出东南西北,也没有任何标记,无从下手。

    唐玄宗/派来的人在这附近搜/查,几乎把地皮全都翻开,但是一无所获,后来九鼎的事情惊动了很多西域国/家,这些国/家虽然是小国,不敢明面上搜/查九鼎的消息,但是背地里派了很多“土/匪”出动,把阳关以西翻了个遍。

    可惜的是,谁也没有找到九鼎,两口青铜大鼎,体积那么大,重量那么大,竟然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温白羽说:“或许……其实是于阗国自己搞得噱头?根本没有青铜鼎?”

    雨渭阳点头,说:“我也这么觉得,或许压根没有青铜鼎这东西,只是谎称被劫?”

    梁绪摇头说:“我还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这个故事到这里应该就结束了,历代的帝王,都没有找到九鼎,九鼎至今是个神秘的存在,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然而梁绪还看到了其他的东西,在荒芜的阳关以西,两个九鼎埋葬在土地之下,风吹日晒,自从汉朝以来,丝绸之路落寞之后,阳关以西的道路渐渐荒废,从刚开始的洪水泛滥,变得寸草不生荒无人烟。

    唐朝的时候,阳关这地方已经是荒芜的地方了,有很多诗句都反应了阳关和玉门关的荒芜,不过并不像如今这么可怕。

    当时阳关的雨水也渐渐变少,甚至变得干/旱,但是就在那些士兵将青铜鼎埋起来之后,竟然开始下起了大雨。

    雨水非常充沛,大雨磅礴,夹杂着飓风,巨大的雨水冲垮了土地,埋葬青铜鼎的地方轰然坍塌,两只非常沉重的青铜鼎随着坍塌陷入土地内部。

    温白羽脑子里一闪,就算是大雨,这附近地势平坦,怎么可能说坍塌就坍塌?

    只听梁绪说:“因为土地/下面本身就是空的,那是一个墓葬,墓葬修建的非常巧妙,承重也非常巧妙,但是千算万算也没算过会有两只青铜大鼎被搁置在墓葬上面。”

    古人用/力能扛鼎来说明一个人力大无比,天生神力,当时小白狼用六条尾巴就把青铜鼎给举了起来,而且还花样举鼎,众人已经吃惊了很长时间,足以说明鼎的重量了。

    墓葬的封土层被破/坏,再加上两只大鼎一直压着,墓葬终于开始不堪重负,大鼎从墓葬上方直接压塌了墓顶,从天而降,坍塌加上大雨和大风,将一切的痕迹全都磨平了。

    这两只青铜鼎还挺曲折,最后谁也没有发现两只青铜鼎的踪迹,仿佛变成了墓葬的祭品,一埋就是这么多年。

    梁绪说的仿佛亲眼所见一样,非常确凿,态度很坚定,然而这又只是一场梦,让梁绪也很苦恼。

    梁绪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你们可能觉得我吃饱了撑的,钱太多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但是我真的想知道,我梦到的是不是真的,或许我根本就是个神/经病。”

    梁绪的情绪很低,应该是被那种真/实的梦境折磨的,一提起这个,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情绪很低靡。

    就在温白羽想着办法要安慰梁绪的时候,一直在挖土的十一突然抬起头来,笑了一声,说:“这个我同意。”

    梁绪看着他,迷茫的说:“同意什么?”

    十一说:“同意你是神/经病。”

    梁绪:“……”

    温白羽也是一阵无语,梁绪猛地大叫一声跳起来,然后冲过去对着十一就开始拳/打/脚/踢,还专门打他头上的伤口,嘴里大喊着:“早知道让你死了完了,你知道是我要求救你的吗,虽然我没出什么力,但是我不发现你,你就被粽子踩死了!”

    十一没说话,继续开始挖土,不过刚才还情绪低靡的梁绪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其实梁绪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强,谁让他天生是个二百五呢。

    大家一直在挖土,按理来说,可以埋上青铜鼎,又不露/出墓葬,那这个墓葬应该埋的很深,幸亏他们有工具,但是人手太少,就这么手动挖下去,也不知道挖到什么时候。

    眼看从天亮要挖到天黑了,众人都有些疲惫,温白羽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就发现万俟景侯杵着铲子正在摸眼睛。

    温白羽走过去,拍了他的手一下,说:“你手上那么脏,别揉眼睛,眼睛怎么了?不舒服?”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说:“不是,清晰一点了。”

    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温白羽惊讶的睁大眼睛,突然双手捧着万俟景侯的脸,踮起脚来凑上去看,眼睛都要对眼了,盯着万俟景侯的双眼,说:“真的?好像真的清亮一点了?”

    万俟景侯的双眼还保持着红色的底色,但是上面的蒙眼白雾慢慢退下去了一些,尤其是右眼,白雾几乎消散了,已经完全清亮了,左眼还有一些雾,但是看起来也快好了。

    温白羽说:“能看清吗,我有几张嘴巴?”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突然握住温白羽捧着自己的手,快速的低头一吻,在温白羽的嘴唇上触吻了一下,笑着说:“一张。”

    温白羽老脸一红,赶紧松开万俟景侯,说:“快点挖坑!”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就没再惹温白羽,继续铲地上的土,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真的很深,但是什么都没看见。

    温白羽蹲在坑边上,看着坑里顽强奋斗的三个人,伸手捏了捏地上的土,说:“已经是五花土了,我觉得应该不远了。”

    他说着,回头看向梁绪,说:“你梦里看见青铜鼎塌陷下去多深了吗?”

    梁绪翻了个白眼,说:“要不我现在睡一会儿,但是前提你要发给我一把测量尺。”

    温白羽:“……”

    他们正在说话,小白狼一直趴在旁边休息,突然抬起头来,小六趴在他的口袋边上,差点被甩出去,小白狼赶紧伸手压住小六,把他往口袋里塞了一下,发出“呋——”的声音。

    万俟景侯也瞬间警戒起来,把铲子丢下,双手一撑翻身从土坑里跃了上来。

    温白羽见他们的样子,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有声音。”

    他说着,就听到“啊啊啊啊啊”的大吼声,仿佛是要验证万俟景侯的话一样,远处传来了嘶吼的声音,巨大的嘶吼声,随即是杂乱的声音。

    温白羽使劲往远处看,突然看到远处腾起一阵沙土,好像是有东西在那边狂奔,而且还是一片东西在狂奔,激起了很多尘土。

    嘶吼的声音不断传来,唐子和十一也从土坑里跳上来,很快听到了开/枪的声音。

    十一皱眉说:“是我的那些人。”

    梁绪说:“天呢,他们不是把粽子又引过来了吧?”

    十一走到背包旁边,把刚才放下的枪拿起来,熟练的上膛,然后拉开保险,说:“很不幸,应该是这样。”

    温白羽说:“真的来了!”

    果然是那些穿着盔甲的粽子,刚才经过梁绪那么一说,温白羽突然觉得这些穿着盔甲的粽子,很可能就是那些惨死“土/匪”手上的唐朝士兵。

    那些土夫子看到这边有人,都向这边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发出求救的声音。

    很显然那些土夫子的火器已经不够用了,子弹的声音虽然还有,但是并不密集,那些粽子追在后面,不断的扑咬着他们。

    梁绪说:“别过来啊,我们也没办法!”

    但是那些人显然不会听他的,没命的跑过来,大喊着:“救命!!!救命!!”

    万俟景侯快速的把地上的枪捡起来,也开始上膛、拉保险,然后平举起来,对准前方,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一片迷茫,前方的土夫子和粽子正在快速的移动,而万俟景侯却开始淡定的瞄准。

    温白羽真替他捏把汗,虽然他的眼睛好了一些,但是还没有完全清晰,这样放枪不知道会不会有事。

    “嘭!”的一声,子弹一下打出去,后面的粽子瞬间栽倒在地上,还带着后面追上来的粽子一下跌倒在地,一下解决了两个粽子。

    温白羽差点给他鼓掌,不得不说这准头太苏了!

    唐子伸手将雨渭阳拦在身后,说:“来了,大家准备了。”

    梁绪躲到温白羽身后,说:“准备什么,准备送死吗?”

    十一轻笑了一声,托起抢来,“砰砰!”连打了两枪,似乎根本不畏惧这样的场面一样,他的额头上还有血,伤口还没好,脸上都是划伤,应该看起来狼狈,而他拖着枪的样子,看起来无比的凌厉,仿佛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那些土夫子疯狂的跑过来,借着万俟景侯和十一的掩护,快速的往前跑,后面的粽子相继被撂倒。

    十一突然“啧”了一声,说:“没子弹了。”

    他说着,突然将枪扔下来,手里一退,退出一把折叠军刀来,“啪”的一声弹出刀刃。

    万俟景侯也淡淡的甩了甩手/枪,说:“这么巧,我也没子弹了。”

    他们两个仿佛在谈论,这么巧,我晚饭也吃粽子一样……

    粽子飞扑过来,温白羽大喊了一声:“当心!”

    万俟景侯瞬间反应,手中的枪没有扔下,猛地向上一抬,枪托发出“乓!”的一声,准确无误的砸在粽子的下巴上,粽子被巨大的力气一砸,瞬间下巴都飞了起来,整个身/体向后兜去,在空中翻了半个圈,“嘭!”的后脑勺摔在地上。

    温白羽:“……”

    梁绪躲在温白羽后面,摸了摸自己的后脑上,说:“好疼啊。”

    温白羽抓/住梁绪,往旁边一扑,十一猛地将脚边的枪踹过来,一下砸中扑过去的粽子,将粽子砸飞。

    梁绪扑在地上,门牙都咳出/血了,捂着自己的嘴,温白羽抓起他,借着掩护往旁边跑,说:“你白长这么高了,手脑也太不协调了!”

    梁绪感觉门牙都漏风了,生疼生疼的,一舔牙都活动,好像马上要掉,根本不能说话,嗓子里“唔唔唔”了几声,温白羽根本听不懂他说什么。

    众人被冲散,那些土夫子没命的冲撞他们,温白羽就看到小白狼按住自己的口袋,突然暴起,冲他们的车子扑过去,原来是几个土夫子跃上了他们的车,竟然开着他们的车就要跑。

    温白羽“妈/的!”大骂了一句,没想到那些土夫子竟然把他们的车子开走了,上面还有好多补给。

    小白狼扑过去,但是车子已经启动了,小白狼被一甩,快速的一翻,猛地向后一跃,从车子上跳下来,稳稳落在地上,但是有些不甘心,看着远去的车子,嗓子里发出“呋——呋——”的声音,异色的双瞳更加明亮起来。

    温白羽冲过去,说:“没受伤吧?”

    刚才车子突然飞驰,小白狼被甩下来,看的温白羽心惊胆战的。

    小白狼摇摇头,梁绪揪着他们,门牙漏风的说:“看!看那边!”

    温白羽说:“怎么了?”

    梁绪嘴里说:“嗖……嗖……嗖……”

    温白羽一瞬间以为梁绪中的尸毒发作了,不然为什么嘴里发出怪声儿,梁绪急的满脸通红,他不知牙齿漏风,而且舌/头不敢往前伸,怕舔/到牙齿真的给舔掉了,捂着嘴说:“他/妈哒,嗖榴弹!”

    哒……

    哒什么哒?卖什么萌?!

    温白羽终于听明白了,梁绪说的是“手/榴/弹”!

    温白羽猛地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穿着铠甲的粽子,手里竟然捏着一个手/榴/弹!

    雨渭阳被那些土夫子冲撞过来,唐子大喊了一声:“雨老板!”

    雨渭阳一下跌在地上,差点给撞懵了,一撇头看见了手/榴/弹,从地上爬起来,说:“不……不会吧,粽子没那么高的智商,应该打不开的吧……”

    就听他说到这里,“嗖”的一声,温白羽和梁绪同时惊呆了,看向雨渭阳的眼神都是“乌鸦嘴”三个字。

    万俟景侯也听到了声音,大喊一声:“趴下!”

    粽子触发了引信,但是竟然把手/榴/弹扔到了头顶上,万俟景侯大喊一声,快速的往前一扑,将温白羽扑倒在地上,温白羽还抓着梁绪,梁绪顿时被带着摔倒在地,一瞬间,梁绪感觉到自己的门牙终于还是英勇就义了!

    温白羽被压在地上,其他人也快速的扑倒在地上,几秒之后手/榴/弹就被引爆了,然而引爆并非发生了巨大的爆/炸,而是一声震动,听起来威力有些太小。

    梁绪刚要抬头,十一一把将他的脑袋压在地上,大喊着:“白/痴,是照明弹,想死吗!”

    巨大的光亮,瞬间可以让人暴盲的程度,一下将昏暗的大戈壁点亮了,四周瞬间有一种白昼的感觉。

    万俟景侯伸手捂住温白羽的眼睛,即使被捂着眼睛,温白羽还能感觉到巨大的光亮。

    地上并没有草和植物,照明弹没有引发着火,很快平息下来。

    梁绪捂着嘴从地上站起来,立刻就要一翻白眼晕过去,粽子手里还有手/榴/弹!

    竟然还有手/榴/弹!?

    不知道那些土夫子的补给是不是都被粽子给抢走了,粽子手里不止有手/榴/弹,还有枪!

    “嗖……”

    又是一声,手/榴/弹瞬间又被引爆了,“嘭!!!!”的一声巨响,这回并不是照明弹了,这回的威力很大,震动非常强悍。

    温白羽感觉到一股土“噗”的溅在自己脸上,石子都溅过来,那个粽子和手/榴/弹一起滚进了刚才他们挖的大坑里,瞬间大坑被炸飞了,轰然坍塌。

    万俟景侯架着温白羽站起来,温白羽满脸都是土,使劲揉了一把,惊讶的说:“炸开了?!”

    万俟景侯说:“走,快走,下坑再说。”

    众人没想到因祸得福,大坑被炸开了,下面的空间很大,看起来竟然真的是个墓葬。

    他们快速的进入墓葬,一个个快速的从大坑上往下爬,那些粽子也疯狂的追下来,但是他们并不是往下爬,而是往下跳,一个一个往下掉,跳得血肉横飞,骨头都砸飞出去。

    梁绪看的心惊肉跳,说:“妈/的,太恶心了。”

    唐子捂住雨渭阳的眼睛,说:“走,雨老板,不要回头看。”

    雨渭阳听着那些“吧唧吧唧!”的砸肉泥的声音就够了,当然不会回头看,使劲点头,跟着前面的人往前冲。

    小白狼按紧了口袋,但是小六太小了,小白狼怕他被颠出去自己没感觉,就干脆把小六掏出来,小六顺着小白狼的手掌钻进他的袖口里。

    小白狼顿时痒的不行,但是不敢伸手抓,小六顺着他的袖口一直往上爬,从他的后背爬上去,骑在小白狼的脖子上,抱住了他的脖子,还夹了夹小/腿,仿佛骑大马一样,催促小白狼快跑……

    其他人都在发奋的逃命,而小六好像觉得挺好玩,抱住小白狼的脖子还嘻嘻笑了一声。

    那些粽子疯狂的追下来,众人顺着墓道往里跑,根本顾不了看四周,结果跑了一会儿,万俟景侯突然说:“那些粽子没跟上来。”

    他说着还皱了皱眉,说:“奇怪。”

    梁绪根本跑不动了,“呸”的一口吐出/血来,门牙早就掉了,嗖嗖漏风,一屁/股坐下来,说:“累死我了,不行了,休息一下,没跟上来还不好。”

    温白羽奇怪的说:“那些粽子为什么突然不跟上来了?”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也没有想出来原因。

    这个时候骑在小白狼脖子上的小六,五条凤尾突然摇了一下,转过头去,似乎在看身后的黑/暗,不知道在寻找什么,似乎那黑/暗之中,有什么东西存在一样。

    众人一停下来,就开始观察四周的场景,这地方非常昏暗,万俟景侯从背包里掏出一把手电来,他们的补给大多在车上,并没有拿下来,似乎全都没了,幸好还有手电照明。

    万俟景侯把手电交给温白羽,毕竟他眼睛看不清楚。

    温白羽站起来,举着手电四处照明,说:“这地方竟然还挺考究,年代好像很久远啊。”

    雨渭阳也凑过去,说:“我看看,我可是行家。”

    现在万俟景侯的眼睛看不清楚,雨渭阳当然就是行家,毕竟当了很多年的小老板了,在潘家园那种地方,眼睛练的可毒着呢。

    雨渭阳说:“这花纹好奇怪。”

    梁绪也凑过来,说:“好像癞蛤/蟆皮,真寒碜。哎你看你看,真是癞蛤/蟆,眼睛这么凸出来。”

    温白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真的看到了一个形象,顿时心里“梆梆”一跳,说:“不好。”

    雨渭阳说:“怎么了?别吓唬我。”

    温白羽说:“蟾蜍,这是蟾蜍花纹。”

    他一说话,万俟景侯立刻看过来,说:“蟾蜍……”

    温白羽快速的往前走了几步,用手电去照墙壁上其他的花纹,睁大了眼睛,说:“蟾蜍……九尾狐……兔子……”

    他的话说到这里,表情越来越凝重,小六却突然“啊!”了一声,小六的声音很急促,众人立刻回头去看,小六从小白狼的脖子上站起来,指着身后黑/暗的地方,小手使劲指了两下,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小六还不会说话,似乎想要表达什么,但是表达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六突然回过头来,并不看向自己身后的位置了,改为看向温白羽身后的位置,大喊了一声“啊!”。

    温白羽感觉有风从背后传来,“嗖——”的一下,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一下卷住了自己的腰,整个人向后一拽,手肘猛地砸在墓道的墙上,顿时要断了一下,身/体保持不良平衡,被那个东西卷着要就拖进了黑/暗的墓道里。

    温白羽只来得及发出“嗬——”的一声痛呼,卷住他的东西似乎神出鬼没,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怪物!

    巨大的怪物,几乎和墓道一样大的怪物,雨渭阳唐子还有梁绪和十一都没有见过这种怪物,怪物是软体的,像章鱼和水母的合/体版。

    上面是一个巨大的透/明伞,能看到黏黏的白色分/泌液/体,还有透/明的血管和骨骼,下面是许多触手,巨大的触手上还有章鱼爪子的吸盘,看起来无比恶心。

    爬行没有声息,一下卷住温白羽,快速的拖入墓道。

    河神!

    万俟景侯的眼睛虽然还看不清楚,但是不难确定,那就是河神,他们之前见过,樊阴爻还把死掉的河神须子切下来准备做肉吃,最后被万俟流影给扔了,对于河神,只要见过的人都记忆犹新。

    蟾蜍花纹。

    九尾狐狸。

    兔子、河神……

    这一切都证明,这个墓葬竟然是一座血月族的遗址!

    万俟景侯猛地抽/出吴刀,快速的向往跃去,迈开大长/腿,追着前面的河神跑过去。

    其他人也刚反应过来,立刻也追着万俟景侯往前跑。

    他们往前跑了一些,就看到了左右两边出现两个岔路口,原来他们刚才处在的地方,仿佛就是一个圆形的中轴线,两边的半圆是两条墓道,从左右包抄过来,最后三/条墓道汇合,变成了一条通往前方。

    所以小六看到身后出现的东西,就是卷走温白羽的河神。

    温白羽根本没有戒备,就被河神一下卷住,巨大的河神,爪子上有吸盘,吸盘上都是毒刺,一下扎进温白羽的腰里。

    温白羽瞬间就觉得腰上瘫/软不能动了,麻/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一下蔓延到全身,脑袋甚至都要麻痹了,意识都不怎么清/醒了。

    河神卷住温白羽,快速的往前爬行,爪子发出黏/腻的“啪叽啪叽”的声音,飞快的掠动着。

    温白羽狠狠咬了一下嘴唇,让自己集中精神,手中一动,凤骨匕/首一下翻了出来,匕/首上猛地炸出红色的火光,瞬间就听“咯”一声,温白羽动作迅速,一下将河神的爪子给砍了下来。

    “咕咚!”一声,触手突然砍掉,还卷在温白羽的腰上,但是突然失去了拉拽的力气,温白羽猛地往前一滚,栽倒在地上,额头撞在墓墙上,差点给撞傻了。

    温白羽顾不得头晕的感觉,猛地挣扎起来,踹掉身上的触手,快速的跃起,河神发出奇异的大吼声,爪子里喷/出毒液和血液,似乎是被温白羽激怒了,一下卷起触手,飞快的打过来。

    “嗖!”

    温白羽快速的闪过,然而河神的触手实在太多了,温白羽也没有三头六臂,不像万俟景侯那样还会精分,突然脚腕一紧,跟着脑袋“咚!”的就撞在了地上,后脑一片湿/热,整个人软在地上,被河神拖着快速的往前爬行。

    温白羽的意识不是很清/醒,但是能感觉到自己在飞快的往前拖,紧跟着就是“咕咚!”一声,四周的氧气一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水,大量的水,冰冷的水,涌进温白羽的口鼻。

    或许溺水是最好的自救,溺水的恐惧让温白羽的意识一下清/醒过来,猛地开始挣扎起来。

    河神是消化尸体的一种怪物,他们生存在水里,离不开水,他能在墓道里爬行,但是必须有水源才能存活,否则就会暂时死亡。

    果然这个墓葬里有水池,河神抓/住了猎物,但是不着急享用,他必须回到老巢之后,才能安心享用。

    温白羽使劲的挣扎着,他的脚腕被拴住了,每次浮出/水面,都会被猛地拽下来,也可能是河神寂寞太久了,竟然开始戏/弄温白羽。

    温白羽被呛了好几口水,这些水都是河神的洗澡水,恶心的温白羽不行。

    然后立刻的,温白羽突然发现这个河神似乎并不是想要戏/弄自己,而是想要……交/配。

    河神突然卷住温白羽的双/腿,用触手扯开温白羽的腿,另外的须子卷上来,不断的乱撞。

    温白羽吓得大脑都麻了,心里骂了一句“大/爷的”,他双/腿被缠住,只能靠双手,双眼猛地一亮,黑色的眼睛瞬间变成了血红色,仿佛是两颗红色的宝石,爆裂出宝石一样的火彩。

    与此同时,手中的匕/首一下甩出去,带着剧烈的火光,“轰隆——!!!!”一声巨响,砌着玉石的水池一下被震裂了,水花似乎在沸腾,水底出现了巨大的波光,仿佛是一轮太阳要从水中升起。

    池水沸腾着,河神的须子顿时被砍断,发出怒吼的声音,同时身/体被火焰灼烧,猛地一缩,放开了温白羽。

    温白羽快速的往上游去,与此同时,他突然看到被自己的火光照亮的水底,竟然有什么东西,隐隐约约散发着青铜的光芒。

    那是……

    万俟景侯发疯的往前追,他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地上都是血,血迹一直拖拽着往前蔓延,还有一条被剁下来的河神触手。

    众人看得心惊胆战,都屏住呼吸往前追赶,他们跑在墓道里,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像是什么爆/炸一样。

    万俟景侯脸上全是暴怒,他的眼睛散发着红色的光芒,蒙眼那层白雾已经被照的微不足道,仿佛根本看不出来了。

    万俟景侯快速的冲出墓道,一下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墓室,墓室里竟然异常凌/乱,到处是塌方的石头和泥土。

    墓室的顶棚被砸漏了,旁边的承重石柱被砸塌了,倒在地上,四周狼藉的厉害,壁画全都掉下来了,看起来梁绪说的竟然是真的,青铜大鼎很可能就是从这个地方掉下来的。

    然而四周根本没有青铜鼎的影子,如果青铜鼎掉下来,不可能毫无踪影。

    墓室里并没有任何棺椁,但是竟然有一个巨大的水池,玉石砌成的水池,水池边沿都是血迹,温白羽肯定是从这个地方被拖下去的,所以才会蹭上很多血迹。

    万俟景侯刚要冲过去,“轰隆——”一声巨响,水池突然炸裂了,水花翻飞出来,玉石打得乱七八糟,向四周开溅,小白狼一把抱住骑在自己脖子上的小六,护在怀里,唐子也把雨渭阳护在身后。

    梁绪还以为自己又要被石头砸掉另外一颗门牙,结果十一突然拽了他一把,护住了他的脑袋,石头蹦在十一的手臂上,顿时鲜血长流。

    水池绽放出巨大的火光,仿佛是一口大锅,里面正在沸腾着滚/烫的热水。

    与此同时,水面吐出无数的气泡,万俟景侯冲过去,一把伸手进去,快准的抓/住温白羽的领子,猛地将人拽了上来。

    温白羽发出“咳!!”的一声,“唔”的吐出一大口水来,几乎撕心裂肺的,猛烈的咳嗽起来,趴在水池边干呕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抹了一把自己的后脑,还在流/血,说:“妈/的,太恶心了,洗澡水……”

    万俟景侯见他没事,松了一口气,双手一撑,托住温白羽腋下,笔力简直惊人,愣是将人一把托了起来,从水池中拽了出来。

    温白羽趴在万俟景侯身上,剧烈的咳嗽着,像是要断气了一样,断断续续的说:“水……下面……下面有东西!鼎!”

    温白羽一说,众人顿时醒/悟了,原来大鼎从上面掉下来,竟然直接掉进了水池里,怪不得在周围找不到大鼎的踪迹。

    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一眯眼,搂住温白羽的腰,突然向后一翻,同时吴刀“嗖!”抽/出,几乎是同时,“啪叽”一声,还没有死透,从水中冲出来的河神,一下被万俟景侯剁下了一条爪子。

    河神剧烈的大吼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九鼎的滋养,这个河神竟然异常的顽强,猛地蹿出/水面,他的爪子几乎都要剁掉了,竟然还在发疯的攻击人。

    这个时候骑在小白狼脖子上一直骑大马的小六,突然发出一声,后背蝴蝶骨的地方瞬间钻出两只巨大的翅膀“呼——”的一声腾空而起,身后五条紫黑色的带钩凤尾突然一甩,“嗖——”一声,钩刺的凤尾竟然一下卷长。

    五只钩刺就像钉子一样,瞬间勾住巨大的的河神,“哆!”的一声,紧跟着小六紫黑色的羽翼一展,猛地向后扬起,尾巴有力的一甩,“嗖——”一声,庞大的河神竟然被小六一下腾空兜了起来,从池水中拽了出来,“乓!”的一声砸在墓墙上。

    小六的眼睛绽放着黑紫色的光芒,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微笑,凤尾一收,随即再次甩出去,发出“啪!”的一声,仿佛是五条金属的鞭/子。

    河神被砸在墓墙上,瞬间就不动了,小六的凤尾又抽/了过去,不到几秒钟,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刚刚还张牙舞爪的河神,已经变得稀巴烂了……

    梁绪看的眼皮直跳,挪了一步,躲在十一身后,说:“那个……已经烂了,味道好臭。”

    小六这才幽幽的吐出一口气,“嗖”一下,巨大的翅膀慢慢收了起来,收回蝴蝶骨里,然后落在小白狼肩膀上,把尾巴垂过去,放在小白狼手上,“啊啊”了两声,示意小白狼帮自己把上面勾到的东西擦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地雷,么么扎o(* ̄3 ̄)o

    谢谢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的手榴弹

    谢谢大头、韶华倾负、暗影、_chaos″、单身汪、amiears88、16609269、saya的地雷

    红包已发,发到红包的小天使们会有站内短信提醒~么么扎o(* ̄3 ̄)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WwW.lwxs520.Com第260章乐文小说网 西出阳关6》,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