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58章 西出阳关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唐子雨渭阳,还有小白狼把行李提上,众人很快出去,都把行李放在车上,温白羽跳上驾驶位,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发出“嗡——”的一声。

    车子猛地向前一跳,但是竟然又停了下来,根本就是蹿了一下,还没蹿起来。

    温白羽紧张的说:“妈/的,什么破车!”

    雨渭阳差点磕到前面的驾驶座椅背上,幸好被唐子一把拦住了,小白狼则是一把抓/住从口袋里窜出去的小六,把他抓回来放回口袋里。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他的眼睛上蒙着一层白雾,看起来特别朦胧,但是能看到白雾之下是红色的双眸。

    万俟景侯对着咒骂车子的温白羽,淡淡的说:“虽然我看不清楚,但是我觉得可能是你手刹没放。”

    温白羽看了一眼手刹,顿时拍了一下方向盘,发出“滴——”的一声,说:“又忘放手刹了,呃……谢谢提醒。”

    他说着,猛地踩下油门,放下手刹,瞬间车子就飞奔了出去,“噌——”的一下窜出老远。

    万俟景侯下意识的抓/住门上的扶手,只是轻微晃动了一下,接受了车子巨大的推力。

    后面的雨渭阳没有准备,一下倒在唐子怀里,唐子扶住他,笑着说:“雨老板,小心点,老板可是马路杀手。”

    温白羽双眼注视着前方,特别紧张的样子说:“别说我坏话,我听得见!我可是能一心二用的人。”

    温白羽说着,又自言自语说:“哎妈,我有点紧张,好久都没开车了。”

    万俟景侯淡定的,昧着良心的说:“没事的白羽,放松点,你开的很好。”

    温白羽一听,差点飘起来,竟然有人夸赞他车技好,毕竟温白羽学车本的时候,压单边从来都从单边桥旁边直冲过去,连压都压不上。

    所以说温白羽是怎么过了车本考/试的呢?因为抽考/试项目的时候,没抽中单边桥……

    温白羽激动的说:“对吗,我也知道。”

    雨渭阳忍着要吐,被摇晃的散黄儿的感觉,说:“万俟景侯,你怎么昧着良心说出来的。”

    唐子说:“雨老板,这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雨渭阳:“……”

    他们的车子从客栈冲出来,发出“嗡——”的一声,前面的车子已经没影儿了,毕竟他们要拿行李,而且还要启动/车子再去追赶。

    前面的车子虽然大,但是开得很快,一下就冲了出去,黑色的夜雾中,只剩下一堆尘土,飞扬着的尘土,预示着那辆大车曾经走过这里。

    夜晚的空气很凝重,没有人过了午夜在这附近走动,旁边静悄悄的,只剩下他们的车灯,晃照着四周的尘土,一片迷茫,根本看不见被掳走的梁绪的影子。

    温白羽生气的说:“该死!跑哪去了,这样根本追不上。”

    万俟景侯突然侧头说:“等等,有声音,你们听到了吗?”

    众人都没听到声音,被万俟景侯这样一说,吓了一跳,雨渭阳说:“别吓我,不是鬼魂儿吧?”

    唐子说:“雨老板没事的,僵尸你都见过,还怕鬼吗?”

    温白羽没听到什么声音,但是被他这么一说,也隐约听见了,是那种“嘀——嘀——嘀——”的声音。

    这声音很微弱,似乎是从他们的车子里传来的。

    温白羽吓了一跳,说:“不会是炸/弹吧?”

    雨渭阳吐槽说:“温白羽你警/匪片看多了吧?”

    万俟景侯侧耳听了两秒,他眼睛看不清楚,但是这种情况下,耳朵就变得更加灵敏了,他的手突然往前一身,正好按在车子副驾驶的储物柜上。

    万俟景侯突然说:“在这里面。”

    他说着,一把拽开储物柜,就听到“啪嚓”一声,储物柜散了下来,里面真的有个东西正在“嘀——嘀——嘀——”的响着,万俟景侯凭着声音把东西拿出来,他看不清楚,说:“白羽?”

    温白羽正开车,侧头一看,顿时笑了出来,说:“梁绪这个人精,是定位!他身上有定位,他把定位打开了!”

    雨渭阳顿时也是高兴,说:“快快,追上去。”

    温白羽用过这样的定位,他们下斗的时候也会偶尔用,毕竟现在已经是高科技的时代了,下斗的工具也很高科技,前面的人带着定位下去,后面的人会知道他在哪里。

    据万俟景侯说,他们在野外探测墓穴位置的时候,很大程度都用到这个。

    但是温白羽还真没有平时用过,他经常看报纸说某某富商的千金,或者某某富商被绑/架,所以也总是听说富商会随身带着这种东西,以便营救。

    然而温白羽真的没有亲眼见过,没想到真让他见识了,梁绪就是这么一个富商……

    别看梁绪大咧咧像二百五,但是他真的把定位给打开了,这是给他们传来了求救信号。

    万俟景侯说:“白羽,速度追,他们的头/目也是个人精,不知道梁绪能撑多久。”

    温白羽点了点头,又怕万俟景侯看不见,说:“放心。”

    他说着,猛的一下踩下油门,加大了马力,嘴里说:“啧,这车子提速好费劲……”

    雨渭阳捂着脸说:“温白羽,这是手动挡,求求你换挡……不换挡提速当然费劲了!”

    温白羽眨了眨眼睛,受教的说:“哦哦哦好的……”

    小白狼坐稳在后排,左右看了看,似乎发现了安全带,从座椅上把安全带抽/出来,很体贴的递给雨渭阳和唐子。

    三个人把后排的安全带都系上了,温白羽从后视镜一看,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心想自己的车技是那么的平稳。

    车子在寸草不生的路上飞驰,扬起漫天的沙子,发出“嗡——”的一声,向前疾奔而去。

    梁绪本身在房间里,他其实今天有点激动,所以不想睡觉,等着两点之后出发。

    他没有睡觉,女伴也陪着他聊天,同样没有睡觉,女伴见梁绪这么兴/奋,就旁敲侧击的问梁绪,是不是有什么大合作,又能赚大钱了?

    梁绪笑着说:“不是什么赚大钱的合作,但是能完成我的心愿。”

    梁绪一直以来,都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他看到了好几口大鼎,有声音告诉他,去找这些鼎,找到这些鼎,梁绪就能看到真正的自己。

    而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什么?

    梁绪很有钱,但是他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他记事的时候,自己就很有钱,身边一个朋友也没有,他的关系网里没有亲人,没有好友,只有合作伙伴。

    梁绪记不起自己的过往,他连自己是不是姓梁都不知道。

    其实梁绪对自己的身世很介意,他一直在寻找,但是很奇怪,他仿佛就是一个空降的人,一切对他来说都毫无头绪,身边的人都不知道梁绪的过往,以为他是个神秘又富有的财主。

    只有梁绪知道,自己并不想神秘,但是他也找不到自己的过往。

    或许是有钱,或许是无聊,梁绪开始寻找自己的过去,但是一无所获,除了这场怪异的梦,梁绪终于决定往这边走走,看看梦中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梁绪虽然是二百五,但是这些事情不可能和女伴说,他的女伴都是一天换一个,甚至一天换两个的,根本没有固定的人选。

    因为不想睡觉,做一些夜间运/动是必要的,梁绪本身是想享受一番的,然而没想到,刚刚还千依百顺的女伴,突然一下暴起,捂住他的嘴,掐住他的脖子。

    梁绪吓了一跳,猛地挣扎,一下打翻了屋子里的桌子,上面的东西一股脑全都撞了下去。

    梁绪拼命的挣扎,而那个女人力气竟然非常大,梁绪突然意识到,她的手掌里竟然有老茧子,那并不是做粗活的老茧子,而是握枪的茧子!

    梁绪想要呼救,那个女人突然电了一下梁绪,梁绪全身都麻痹了,一股电流猛地冲上大脑,眼睛睁大最大,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突然就昏/厥了过去。

    温白羽冲进来的时候,女人已经拖着梁绪从窗户冲出去,扔上了车,大车早就在外面等着了。

    原来梁绪的女伴其实是个内鬼,她本身就是十一那边的人,也是个土夫子,之所以十一能一路跟着他们,就是因为这个女伴一路留下来了信号,但是温白羽他们根本没有发现。

    梁绪昏迷着被拖上了车,车子很快启动了,这些人根本不是来住店的,而是来接应女人的。

    十一摘下墨镜,冷漠的眼睛看着躺在车里地上的梁绪,说:“搜/身,顺便铐上他。”

    彪哥带着好几个打/手过去,把梁绪身上的通讯设备全都搜了出来,梁绪带了两个手/机,一个是谈生意的,另外一个是专门联络万俟景侯他们的,全都被掏出来了。

    彪哥把手/机往地上一砸,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锤头,“啪!”的一声将手/机砸的稀巴烂。

    梁绪听到说声音,手/机的脆片溅了起来,一下刮伤了他的脸,梁绪疼的“嗬——”了一声,幸亏是昏迷闭着眼睛,他的眼下卧蚕的位置被划伤了,血顺着流下来,好像流眼泪一样。

    梁绪有些惊恐,他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梁绪因为有钱,以前出门都前呼后拥,从来没尝试过被绑/架的感觉,这还是第一次。

    他抬起头来,就看到了坐在位置上的十一,还有那些冤家路窄的土夫子,打头的就是彪哥。

    梁绪缩了一下/身/体,他感觉身/体在摇晃,他们竟然在车上。

    “老大,他醒了。”

    梁绪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立刻转头去看,发现竟然是自己女伴,瞪大了眼睛,说:“你!”

    女人笑眯眯的蹲下来,捏着梁绪的下巴,说:“看你也是个小鲜肉,等咱们做完了生意,姐姐不介意和你玩玩儿的。”

    梁绪猛地甩了一下头,就被女人一脚踹在胸口,一下蹬了出去,“咚!!!”一声撞在车里的箱子上,差点给撞傻了。

    梁绪歪在地上,他的手铐了起来,同时还铐在了车里的座椅腿/儿上,根本站不起来,只能向后坐在地上。

    十一淡淡的说:“别把人打死了。”

    女人笑着说:“老大您放心吧。”

    十一招了招手,其他人就全都让开了,他慢慢站起来,走过去,蹲在梁绪面前。

    梁绪感觉那个人离自己太近了,呼吸都喷在了自己的脸上,身上有些淡淡的烟草味道,梁绪皱着眉,说:“大叔,吸烟早死的,真难闻。”

    十一并没有生气,而是淡淡的说:“你真是有/意思的人,你知道吗?”

    梁绪说:“很多被我睡过的女人才这么说。”

    十一“呵”的笑了一声,女人在旁边大喊着:“你找死吗!”

    十一抬了抬手,示意女人不用插手,只是笑了起来,但是他的脸上挂相,一脸的狠戾,笑起来也并不温柔,说:“不知道你有没有把尾款交给万俟景侯。”

    梁绪说:“你白/痴吗,他的任务还没完成,我怎么可能给钱,你当我冤大头吗?”

    十一笑着说:“那真可惜了,你应该没有机会了。”

    梁绪被他的语气吓得浑身发毛,但是硬着脖子说:“你逗我吗?你们根本不知道九鼎在哪里,你们想找的东西,只有我知道在哪里,你要是真的想杀了我,就不会费这么大周章,还派个大婶儿来色/诱我了。”

    女人在旁边直瞪眼睛,如果不是十一也蹲在旁边,真的会一脚踹死梁绪。

    十一说:“你说得对,但是我能保证,半个小时之内,你就会告诉我,九鼎到底在哪里,到时候,你也就没有活着的价值了。”

    十一说着,伸出手,轻轻擦了擦梁绪眼睛下面的划痕,把血迹擦掉,但是他的动作一点儿也不温柔,疼的梁绪直打颤。

    十一笑着说:“我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你很快会领教到,活着还不如死了。”

    梁绪皱着眉,狠狠的瞪着十一,说:“你没事吧,你是变/态吗?”

    十一站起来,笑着说:“是吧,或许是,很多年/前,我就已经是了。”

    他说着,在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挥了挥手,说:“照顾照顾他,看看他能忍多长时间。”

    十一一边说,一边抬起手上的腕表,竟然按下了秒表,开始计时了!

    梁绪见彪哥和那个女人都走过来了,手上还拿着工具,一个钳子,另外的东西他不认识,反正很可怕,梁绪从没见过。

    彪哥走过来,笑着说:“小白脸儿,你之前不是还骂人吗?觉得自己长得帅?我看看能有多帅?”

    彪哥的钳子还没夹过来,梁绪突然凄厉的大喊了一声,吓得彪哥的手都颤了一下,梁绪的眼睛快速的滚动了好几下,说:“等等!等等等等!别……别,我怕疼,我说还不行!”

    十一侧头说:“你知道的,如果你说的是假话,你活的会更惨。”

    梁绪点了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带你们去,我告诉你们地址,别别,我真的怕疼。”

    温白羽开着车子,一路追着信号走,但是他发现不对劲儿,说:“梁绪这是要带着他们去哪里?”

    雨渭阳说:“我是不是有点迷路,这周围太荒凉了。”

    整片的大戈壁,寸草不生,绿洲和植物全都消失了,变成了沙漠化的土地,沙子越来越多,让他们有种进入了鸣沙山的感觉。

    然而鸣沙山并不在这边,他们追着信号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温白羽突然骂了一声“草”,说:“信号越来越弱了,这地方竟然屏/蔽信号吗?”

    夜里的风很大,这地方的风更大,非常非常的大,如果不是车子好,温白羽觉得,车子就能被吹得斜飞出去了,巨大的狂风肆虐着,从窗户的缝隙里,能听到外面肆虐的风声,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野鬼的尖/叫/声。

    渐渐的,地貌竟然又开始发生了改变,巨大得狂风刮走了地上的细沙,地面裸/露了出来,青黑色的地面,青黑色的风化岩石,巨大的风卷起一律飞沙,腾空直上,制/造出一个小型的龙/卷/风,蹭着他们的车子斜飞过去。

    月色仿佛是血一样,从高空洒下来,弥漫在附近高/耸的怪石上。

    温白羽说:“这是什么地方?”

    万俟景侯看不清楚,尤其是现在光线不明朗,更加看不清楚,说:“怎么了?”

    温白羽说:“一些奇怪的石头,这附近好多大石头。”

    雨渭阳说:“温白羽你太没文化了,这是雅丹地貌。典型的风蚀性地貌,‘雅丹’在维/吾/尔语中的意思是‘具有陡壁的小山包’,著名的魔鬼城里可以看到城堡、大楼、广/场,就是因为雅丹地貌的缘故。”

    温白羽惊讶的说:“啊?咱们开到魔鬼城了?”

    唐子皱眉说:“不对,方向不对。”

    只有小白狼一脸迷茫,既听不懂魔鬼城,也听不懂雅丹地貌……

    温白羽又开了十五分钟,信号源突然断了,说:“糟糕,我怎么觉得信号源断的很突兀啊?虽然刚才比较弱,但是也不能说断就断。”

    万俟景侯皱眉说:“可能是梁绪被发现了,在四周找找。”

    温白羽说:“好。”

    梁绪带着十一这帮人,兜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彪哥不耐烦的说:“到底到了没有?这是什么鬼地方?这附近竟然有这样的地方?”

    梁绪说:“快……快到了。”

    他偷偷的把自己身上的定位打开了,刚才这些人搜通讯设备的时候,并没有搜到定位,那东西是梁绪贴着放着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不时之需,没想到真的给他用上了。

    而梁绪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但是现在似乎拖延不住了,十一坐在位置上,他没有戴墨镜,食指轻轻的敲击着作为的扶手,速度虽然不快,但是频率远远比刚开始敲击的要快多了。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十一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梁绪这点观察能力还是有的,心里就祈祷着温白羽他们能快点追过来。

    十一的手指敲得越来越快,他的下颌在轻轻的动,并不像咀嚼的那种动,而是不耐烦的,烦躁的动,那种举动仿佛在轻轻磨牙。

    十一的样子本身就狠戾,这样一来就更加狠戾了,梁绪觉得有些撑不住。

    十一突然动了一下腿,梁绪一直观察着他,这个动作表明他要找喊起来了,说明他已经忍耐到了极点。

    梁绪突然大喊:“停!停车!到了!”

    十一站起来,看了梁绪一眼,不过没有说话。

    司机一脚踩下油门,车子猛地停下来,巨大的力气让梁绪磕在椅子上,手腕拽的生疼,他被铐在椅子上,手都要拽断了。

    十一说:“到了?”

    梁绪说:“对对,到了,就在附近,你们可以去勘探了,是……是个墓穴。”

    十一笑了一声,说:“希望你说的是真话。”

    梁绪说:“当……当然是真的……”

    十一招了招手,让其他人下车,去勘探,自己就坐在车里。

    彪哥带了一批人下车,女人也跟着彪哥坐在车里,看着梁绪。

    梁绪心里特别紧张,因为这周围根本没有墓葬,他说的是假话,现在车子停下来了,希望温白羽他们能赶上来。

    梁绪头上有些出汗,怕被看出来心虚,就找了个话题,说:“喂,那个大婶儿,你是不是喜欢你们老大啊?”

    女人一听,怒目看着梁绪,说:“小兔崽子,你说什么?!”

    梁绪笑着说:“我劝你别热脸贴凉屁/股了。”

    女人气的胸口起伏,就要踹过去,十一这个时候却抬了一下手,女人气的更是厉害,但是也不敢踹梁绪。

    梁绪顿时觉得抓/住了他们的脉门,但是又有些害怕。

    就在这个时候,彪哥突然跑过来,说:“老大,这附近竟然有干扰的信号源!”

    十一皱了皱眉,说:“怎么回事?”

    梁绪一阵兴/奋,难道是温白羽他们终于追过来了?

    彪哥说:“不知道,我们在用勘测设备,结果就查到了干扰的信号源,你听。”

    他把手里的设备打开,就听到“呲——!!!!”一声,彪哥震/惊的说:“声音变大了?感染源竟然在咱们车里?!”

    梁绪:“……”

    梁绪的心脏瞬间跌倒了谷底,原来不是温白羽他们,而是自己身上的定位,这下糟糕了。

    只是一瞬间,女人和彪哥脸上都有不解,但是十一已经明白过来了,他冷笑了一声,站了起来,走向梁绪。

    梁绪尽量往后缩,让自己看起来尽量不心虚,十一蹲下来,伸手摸/向他,扯开梁绪的衣领。

    梁绪摇着头,大喊着说:“啊等等!我对男人不感兴趣的,尤其是你这样的大叔,你滚开!”

    梁绪猛地抬脚要踹,十一一把抓/住他的脚腕,疼的梁绪差点辙过去。

    女人听着梁绪杀猪一样的大喊,还以为老大真的对梁绪感兴趣了,没想到就在一瞬间,十一的手突然从梁绪的衣服里面揪出一个小黑片。

    “啪!”一声揪了下来,扔在地上,紧跟着又是“啪!”一声,给踩烂了。

    梁绪闭了闭眼睛,感觉有些前功尽弃。

    十一手一张,捏住梁绪的双颊,说:“我说过,希望你别骗我,但是你辜负我的希望。”

    梁绪被他捏的双颊都要掉了,酸的不行,尽量往后缩,说:“麻……麻烦你别捏我脸,我流你一手口水你信不信!”

    十一冷笑了一声,说:“没想到你竟然是条硬汉,死到临头还能开玩笑。”

    梁绪心里害怕的厉害,说:“没……没有,我可没开玩笑……啊!”

    他说着,突然大叫了一声,惊恐的看着众人后面的车窗玻璃,吓得狠狠闭起眼睛,鼻子里喘着粗气。

    女人说:“别装模作……啊!!!”

    她的话说着,却感觉有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瞬间就被人拖了出去,一瞬间,众人听到“嘭!!!”还有“咯咯咯咯咯”的声音,汽车被狠狠的撞了一下,从车顶上,贴着车窗玻璃,垂下来一直张带血的脸……

    梁绪吓得要死,女人瞬间被拖走了,彪哥大喊一声:“他/妈/的!!!抄/家伙!!!这附近有埋伏!”

    彪哥抄起抢来,疯狂的开火,猛地跳出车去。

    “啊啊啊啊!!!”

    一声巨大的吼声,前面的司机猛的叫了一嗓子,随着车窗玻璃“啪嚓”一声被打碎,司机的脑袋一下从前面飞了过来。

    “嗬——”

    梁绪很想也大喊,但是他实在喊不出来,一张嘴就吸进了大量的血/腥气,一只带血的粽子从驾驶位的车窗玻璃钻了进来,冲着他们扑过来。

    十一的手掌一翻,里面摸/着一把月牙形的短刀,非常锋利,粽子扑过来的一瞬间,一下将粽子给挑了起来,瞬间向后一仰,就听到“咚!!!”的一声,粽子一下被甩飞出去。

    粽子被甩飞出去,很快爬起来,丝毫没有痛觉,冲着他们又冲过来。

    下面的彪哥大喊着:“草!粽子越来越多了!这地方太邪乎了!!”

    十一的眼睛扫了一圈,发现周围的粽子很多,爬行着朝他们的车子冲过来,十一立刻抓起一个行李包,从里面掏出抢来,“砰砰”的打了两下,扫开一片空间,然后从窗户一下窜了出去。

    梁绪看的目瞪口呆,一方面是十一的身手特别矫健,他仿佛夜晚里的一头野狼一样,另外一方面是,十一竟然丝毫都不考虑,就把自己给舍弃了!

    梁绪看着他跃出去,那些粽子扑过来,梁绪大喊着:“救命啊!!!救老命,别丢下我,我靠诉你们,我跟你们说的地址是假的,你们丢/了我一辈子也……”

    找不到……

    他的话没说完,拼命的挣扎着,但是手铐在椅子上,根本起不来,粽子一下扑上来,猛地将他压在椅子上,发出“咯!”的一声大吼,一口咬在梁绪的脖子上。

    梁绪感觉自己要断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咯咯咯”的声,粽子突然开始颤/抖,然后一下从自己身上飞了出去,梁绪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温白羽,还有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手中握着一把长刀,一下捅穿了粽子的后背,几乎扎穿了扎到梁绪。

    梁绪大喊着:“卧/槽/你们可来了!救命,我被绑……”

    他还没说完,万俟景侯眯了一下眼睛,说:“别动。”

    说着,手中吴刀一挥,“嗖!”的一声,吴刀发出“啪”一声响声,一下把梁绪的手铐砍断了。

    温白羽惊讶的说:“你的眼睛看不见还这么准?”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还行,听声儿。”

    梁绪一下倒在地板上,有气无力的说:“什么?!他眼睛看不见!?把我手剁下来怎么办!”

    温白羽一把抓起梁绪,说:“少说话,保存体力,咱们还要逃命!”

    万俟景侯猛地一脚踹开扑上来的粽子,从地上一掏,发现地上有很多枪,子弹也充沛。

    万俟景侯把背包扔给温白羽和唐子,唐子扔了一把枪给雨渭阳。

    雨渭阳接着抢都不知道怎么拉保险,说:“等等,我不会用啊。”

    唐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快跑!防身用。”

    两个人一下窜下车子,万俟景侯皱眉说:“下车,车子漏油了。”

    温白羽心说我的妈,赶紧拽着梁绪下车,但是梁绪被绑的久了,身上都麻的,根本没办法动,被温白羽跌跌撞撞的拽下去。

    小白狼帮他们挡开冲上来的粽子,众人刚下车,万俟景侯突然说:“趴下!”

    他说着这一把按下温白羽,温白羽又揪着梁绪,梁绪没有防备,顿时脸朝地磕在地上,门牙差点掉了,鼻子生疼,生理泪瞬间飚下来。

    “嘭!!!!”

    车子一下爆/炸了,他们还没有跑多远,简直就像个弹/药库,将众人瞬间冲了出去,万俟景侯一把抱住温白羽,将他护在怀里,被气流冲的往前滑了很远。

    温白羽脑袋里一片眩晕,巨大的响声让他耳朵发鸣,感觉周围的东西都在放慢,听得不真切。

    唐子护住了雨渭阳,就连小六都有小白狼护着往前冲,梁绪命苦,一下被气流撞飞出去,“咚”的一下磕在地上,磕在地上的一瞬间感觉冤家路窄,竟然撞到了十一!

    十一手里握着枪,正在阻击粽子,结果梁绪就自己滚过来了,十一笑了一声,说:“你舍不得我吗?那正好。”

    梁绪都要疯了,他听不清楚十一在说什么,但是能看到他的嘴唇在动,还带着那种冷酷的微笑,然后被十一一把提了起来。

    温白羽狠狠摇了摇头,反映了好几秒,万俟景侯从地上一下窜起来,飞快的踹开一只粽子,猛地一跃而起,抄起温白羽,紧张的说:“白羽?”

    温白羽摇头,说:“没……没事,妈/的耳鸣……”

    梁绪大喊了一声,众人这才看见,十一勒住梁绪的脖子往后撤退,那边的人损伤了好几个,人数锐减,车子也炸了,但是也有不少的人头。

    场景很混乱,两边本身是对立的立场,现在又杀出一堆粽子,简直不能再好,三方面互相缠斗着,一边缠斗一边后退。

    温白羽他们也舍弃了车子,糟心的是车子上还有很多补给,但是他们现在手里握了大量的火气,还算是有点资本。

    最后三波人开始分化,温白羽他们和十一那波人心照不宣的开始专心对付粽子,但十一还是抓着梁绪不放。

    众人一边后退,一边抵/抗粽子。

    温白羽说:“这都是什么鬼?我怎么看见粽子穿着铠甲?阴兵吗?”

    雨渭阳说:“别逗我了!”

    唐子“啧”了一声,说:“没子弹了。”

    雨渭阳赶紧把自己手里都没有拉保险的枪递过去,说:“用……用我的。”

    唐子接过来,快速的上膛拉保险,冲着粽子开/枪,还抽空亲了一下雨渭阳的嘴唇,说:“谢谢雨老板。”

    雨老板瞬间脸红了,温白羽咳嗽了一声,说:“嘿,注意场合!”

    两边的人快速的往后退,这地方就像魔鬼城一样,到处都是风化的地貌,怪石嶙峋,前面出现了一群的怪石,看起来像是堡垒一样,众人退进去,快速的爬上二楼,这个地方易守难攻,粽子上来就被他们打下去,很快那些粽子开始撤退了。

    众人都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温白羽说:“粽子撤退了。”

    雨渭阳说:“还真的像是军/队。”

    梁绪这个时候大喊着:“喂!救命啊,我……我还在他们手里啊!”

    梁绪的话仿佛是一个机括,刚刚他们联手对付粽子,但是现在粽子撤退了,内战也要爆发了。

    梁绪的话一出,十一的人快速的举起枪来,对着他们,而万俟景侯的动作更快,他右手平举吴刀,瞬间准确无误的架在了十一的脖子上,左手一撞,“嘭!”的一声,空手夺下了十一手中的枪。

    现在的局面一下复杂了,十一的那帮人,彪哥,还有女人,和一些打/手,举着枪对着温白羽雨渭阳唐子还有小白狼,小六太小了没人注意。

    而万俟景侯则举着吴刀和枪,全都对准了他们的头/目十一。

    十一笑了一声,说:“厉害,果然厉害,景爷名不虚传。”

    他说着,看了看被自己勒在怀里的梁绪,说:“可是好像还是我们更胜一筹不是吗,我手里还有人质。”

    十一侧头打量了一下,试探的说:“况且……景爷的眼睛,似乎不太舒服,是吗?”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还有话要说吗?”

    十一的脸色突然凝重了,说:“这样吧景爷,我们可以谈谈合作。”

    万俟景侯说:“和亡命之徒谈合作,并不是很理智。”

    十一的脸色更加僵硬了,不过转瞬即逝,笑了一声,说:“我可以放了梁绪,但是条件是咱们一起去寻找宝物,我能提/供你们补给,你们的补给都在车上,我们这里还有一些补给。而且这地方很奇怪,有很多粽子,你们也需要救援,对吗?再说了,景爷眼睛不舒服,一切也不需要亲力亲为,我们这里有很多打/手可以做。”

    温白羽说:“谁知道你说得话算不算数?”

    十一笑着说:“温先生严重了,我的话一向算数。”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突然抬起了吴刀,慢慢的往上抬,但是只是一瞬间,吴刀“嗖——”一下又落了下里,正好削下来一缕十一的头发。

    十一知道万俟景侯这一下是警告,慢慢的松开了手,放开梁绪,说:“那么,咱们成交了。”

    梁绪刚刚和十一离得最近,已经感受到了刀锋,吓得直翻白眼,十一一松手,赶紧跑过来,躲在温白羽身边,说:“小……小心误伤。”

    万俟景侯“嗖”的一下收回了吴刀,冷冷的说:“我从不误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58章 西出阳关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