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51章 扬州百越墓7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白羽……”

    “白羽!”

    “白羽?!”

    温白羽感觉有人叫自己,但是他醒不过来,旁边一片混乱,有人/大喊着什么,然后是“咚——”的一声巨响,温白羽感觉自己要磕死了,腰被撞击的无比酸疼,钻心的疼,终于四周恢复了平静,而温白羽也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嗷呜~”

    “嗷呜~嗷呜~”

    温白羽感觉有毛/茸/茸的东西拱自己,一下一下的拱着自己,应该是小白狼,他的脑袋暖烘烘的,还毛/茸/茸的,温白羽被他轻轻拱着,慢慢的醒了过来。

    温白羽想要动,但是他一下也动不了,身上酸疼的厉害,而且像是要散架了一样,他迷茫的看着四周,首先看到的是小白狼的小脑袋,虎头虎脑的看着自己,看见自己醒过来了,一蓝一黑的异色双瞳瞬间就亮了,高兴的“嗷呜~”了好几声。

    之后温白羽看见了四周的环境,圆形的深坑,实在太深了,坑口的亮光仿佛一颗远在天边的星星,看起来实在渺小,四周都是枯藤,从坑口一直垂下来,到处都是,还有好多断掉的枯藤,应该是自己砸下来的时候勾到了,不然这么高的距离,直接掉下来的话,肯定会摔出脑浆的……

    温白羽动了一下,身下发出“沙沙”的声音,低头一看,身/体下面也有很多树叶,全都是枯叶,垫的厚厚的一层,也给他减了震,都救了温白羽一命。

    除此之外,四周没有一个人,一个人都没有,万俟景侯不见了,还有其他人也不见了,只剩下他和小白狼。

    温白羽艰难的想要爬起来,小白狼赶紧过去,用小脑袋拱着温白羽,帮他坐起来。

    温白羽一坐起来,顿时感觉身上疼得要死,似乎摔出内伤来了,他靠着坑壁使劲喘着气,左臂好像扭伤了,应该不是骨折,但是也用不上力气,不自然的垂下来。

    温白羽靠着坑壁,有些不知错所,头顶上什么声音也没有,他仔细的看了看四周,树枝枯藤的深处,似乎有一些冷风传过来,那片枯藤后面,似乎有路可以往前走。

    往坑里走,还是飞上去,温白羽当然会选择飞上去,但是这么高的距离,而且如此狭窄的坑,飞上去有一定的难度,而且自己现在灵力受制。

    灵力受制……

    温白羽突然哆嗦了一下,他猛地看向自己的双手,稍微一用/力,就听“呼——”的一声,双手掌心一下燃/烧起了巨大的火焰。

    他的灵力已经恢复了!

    温白羽一顿紧张,再也顾不上全身疼痛,猛地站起来,在自己身上找,但是什么都没找到。

    他身上的灵力已经恢复,说明小六已经生出来了,然而他没有看到任何的烛龙蛋,四周都没有,温白羽有一些心慌,不知道小六在哪里?难道在万俟景侯那里?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头顶传来“簌簌——”的声音,声音突然席卷了过来,随即是“嘭!砰砰!”的开火声,有人过来了,而且是被追逐的过来,看起来情况不妙。

    温白羽立刻警觉,把小白狼抱在身边,就听到“啪嚓!”一声,随即是“嗬——”的一声轻响,似乎有人也陷了进来,“嘭——”一声巨响,头顶上的枯藤又被砸断了一对。

    那黑影顺着坑口一下坠下来,温白羽立刻把小白狼往后推,就看见那个黑影果然是一个人,快速的往下坠,同时他的双手一甩,就听“嗖——”的一声,两股银丝从袖口甩了出来,一下卷住了半空中的枯藤,瞬间固定在了半空中。

    温白羽一阵惊讶,仔细一看,不禁诧异的说:“九爷?!”

    那黑影一身红色的衣服,双手吊在空中,听见声音低头一看,也诧异的说:“温白羽?”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发出“簌——”的一声,随即坑口一下就暗下来,有东西快速的从坑口往里钻,猛地扎了下来。

    温白羽大喊了一声:“当心!”

    九爷双手快速的一松,双/腿一踹坑壁,快速的往下荡,与此同时,那个黑影已经坠了下来,竟然是青蛙的脑袋,舌/头甩出来,“嗖——”的去卷九爷。

    “咚!”的一声,九爷一下落了地,但是坑底就这么大的空间,温白羽和小白狼被一下砸中了,都被九爷砸翻过去。

    九爷落在坑底,一把拽住温白羽,说:“趴下!”

    “噌——!!”的一声,巨大的水妖被卡在了坑口,还差半米高的距离就能咬到他们,舌/头不断的乱窜着。

    九爷趴在地上,压住温白羽的脑袋,猛地一抬手,就听“嗖——”一声,然后是“啪叽”一声,水妖发出“咯咯咯咯咯!!”的愤怒大吼声,水妖的舌/头竟然被九爷一下割了下来。

    实在太恶心了……

    温白羽看着地上的大长舌/头,差点吐了,水妖愤怒的挤着身/体,想要从坑口钻下来咬死他们,但是一直没能成功。

    温白羽和九爷都觉得不是办法,水妖竟然把坑口给堵死了,这下他们想要上去的可能性都没有。

    “咔嚓!”一声巨响,水妖的脑袋往下探了几公分,坑口似乎不肯重负,有些要坍塌的样子。

    温白羽一阵紧张,九爷笑了一声,说:“她要是掉下来,咱们就被压成馅饼了。”

    温白羽说:“你还笑得出来?”

    他说着,看了一眼被枯藤挡住了的洞/口,拽住九爷,另外一手将小白狼夹在胳膊下面,说:“跟我走。”

    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能顺着坑往里爬。

    温白羽快速的拨/开枯藤,想要钻进去,他的手压着地面,突然“啊……”了一声,抬手一看,竟然被扎破了,地上有锋利的东西,还扎在他的手心里,但不是钢针一类的机/关,而是像碎宝石一类的东西……

    是蛋壳!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扎在自己手心里的蛋壳,一个白色的蛋壳,润白润白的,但是已经碎了,在地上甚至找不到一片比较完整的蛋壳,都已经碎成了渣子。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低头看着地上的那些碎蛋壳,心跳的飞快,慌乱的伸手把那些蛋壳归拢到一起,他的手有些发/颤,在颤/抖着,那是他家小六……

    即使他没见过小六,但是也知道,这肯定是烛龙蛋,他的手/感,颜色,都和之前的烛龙蛋一模一样。

    九爷见他发呆,说:“怎么了?要过来了!”

    “咔嚓!!!”一声巨响,水妖的头又往下探了几公分。

    小白狼这个时候却“嗷呜~嗷呜~”的叫起来,使劲拱着温白羽的脑袋,冲着坑里面使劲叫,示意让温白羽进去。

    小白狼率先跑进坑里,温白羽抱着那些碎掉的蛋壳,也跟着快速的往里爬,九爷最后垫底,快速的爬进去,他们一口气往里爬,快速的往里爬。

    “轰隆——”一声巨响,外面的洞/口完全坍塌了,在里面众人都能感觉到那种冲击感,还有“嘭!嘭!”的声音,是水妖撞击洞/口发出的声音。

    小白狼一直往前跑,嘴里发出“嗷呜~嗷呜~”的叫/声,温白羽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就听到“咕咕——咯咯——”的声音,似乎是青蛙的叫/声。

    温白羽和九爷后背立刻都有些发凉,这窄小的洞/口里竟然有也有水妖?这种叫/声和刚才的水妖的声音完全相同。

    “咕咕——”

    “咯咯——”

    声音从洞里面传出来,小白狼听见那声音,突然发出“呋——呋——”的声音,露/出自己尖尖的獠牙,小白狼长个非常快,牙齿也长得很快,从开始那种尖尖的小牙,变成了一口尖锐的獠牙。

    小白狼平时叫的很卖萌,只有生气的时候会发出“呋——呋——”的吼声。

    温白羽和九爷都没有看清楚前面有什么东西,但是小白狼似乎特别的敏锐,鼻子快速的耸了耸,然后一下跃了出去。

    “吼——”

    小白狼怒吼了一声,冲出去,尖锐的爪子一下挠过去,然后往前一扑,像是在撕咬什么。

    “咕咕!”

    “咯咯咯咯咯——”

    温白羽和九爷快速的往前爬,他们的身高不能直起身来,只能快速的往前爬,就看到小白狼正在撕咬什么东西,光线太暗了,根本看不清楚。

    那东西快速的后退,挣脱小白狼的撕咬,疯狂的向坑中跑去,逃命似的。

    小白狼呲着牙,愤怒的怒吼着,朝着坑的深处还在怒吼,似乎在昭示所有权一样。

    温白羽和九爷爬过去,就看见小白狼回顾头来,然后朝他们“嗷呜~”叫了一声,挪动了一下爪子,慢慢的把自己的爪子抬了起来,他的爪子还冒着尖尖的指甲,慢慢的把指甲收了起来。

    小白狼一抬起爪子,温白羽顿时就愣住了,他爪子下面竟然躺着一个小娃娃!

    那小娃娃就跟拇指公主一样大小,最多六七厘米的样子,浑身光溜溜的,皮肤瓷白,看起来光滑细腻,侧脸非常可爱,整个人侧躺在地上,胳膊和腿都细细的,小脖子异常的精致,软/软的黑发垂下来,挡住了一小半侧脸。

    他的身下面还压着一片白色的蛋壳,莹润的肌肤被蛋壳衬托的像珍珠一样。

    小家伙并非刚出生的小宝宝模样,看起来像是个十岁左右的漂亮小姑娘,但是个头真的很小很小,浑身上下都异常精致,尤其是小小的手腕和足踝,精致的让人不敢碰,怕一碰就折断了。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躺在蛋壳上的“小姑娘”突然动了一下,头发从身上滑/下来,露/出了下面的小丁丁……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小白狼似乎对蛋壳里的“拇指王子”特别感兴趣,围着转了好几圈,尾巴甩来甩去的,对着他两眼发光,似乎看到了一块大面包似的,几乎要流口水了。

    温白羽惊讶过后,心里全是庆幸,赶紧爬过去,轻轻托起小家伙,这小家伙的眉眼和万俟景侯像极了,真的太像了,而且眼睛下面也有一颗痣,是红色的痣,看起来就像朱砂一样,不过和万俟景侯正好长在了相反的眼角下面。

    小家伙看起来特别困,黑色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大大的双眼皮,好像没睡醒一样,轻轻的撩/起来,差点把温白羽给电到!

    小家伙的眼神特别撩人,充满了慵懒,张着粉嘟嘟的小/嘴巴,打了一个小哈欠,嘴里的小/舌/头红溜溜的,异常可爱,还伸了伸小懒腰,然后包住温白羽的手腕,用脑袋蹭了蹭,黑发都散乱下来,蹭着温白羽的手腕,像撒娇一样。

    温白羽差点给萌化了,看这长相就知道了,一定是他家小六,也不知道是不是烛龙的基因太强大了,他家/宝宝大多数都像万俟景侯,只有小烛龙这样攻气满满的才跟自己长得很像……

    小六趴在温白羽的手腕上,好像要睡觉,小白狼跑过来,看着小六趴着的背影,小六刚破壳,还没有穿衣服,头发很长很长,都到腰间了,正好当被子,盖住小六浑/圆的小肩膀儿,但是正好盖不住小屁/股。

    小六的腰细细的,小屁/股又圆又翘,因为趴着的动作显得圆溜溜的,还白/嫩/嫩的。

    小白狼跑过来,一黑一蓝的两只眼睛盯着小六的小屁/股,嘴里差点流口水,一脸好馋的样子!

    温白羽立刻有点头疼,说:“这个不能吃。”

    小白狼似乎听懂了,异色的双瞳顿时有些失去光彩,特别失望的样子,口水还没流完,竟然被温白羽告知不能吃,简直就是虎口拔牙。

    温白羽笑着说:“这是你小叔叔。”

    虽然小六出生比较晚,比小白狼的年纪小,但是按辈分来说,小六就是小白狼的叔叔。

    小白狼根本没听见叔叔还是小叔叔,就盯着小六,好像盯着一块大面包,用自己的爪子抹了抹要流下来的口水。

    小六的眼神特备慵懒,好像随时睡不醒,但是他的眼神又特别的灵动,只是刚出生,但是他似乎能听懂大家说的话,也明白小白狼的表情。

    小六侧过头去,拨/开自己长长的头发,看着小白狼一脸肚子饿的表情,然后“嘻嘻”笑了一声。

    小白狼愣了一下,看着小六笑嘻嘻的样子,瞬间脸上有些臊红,立刻转股头去,把脑袋埋在地上,用小爪子抱住自己的脑袋,嘴里发出“嗷呜~嗷呜~”的叫/声。

    “咚!!!”

    身后传来巨大的声音,那水妖似乎还在顽强的撞着洞/口,似乎想要追进来。

    众人都感觉到头顶的石头在摇晃,不断的往下掉土。

    九爷说:“这地方不能久留,先走。”

    他说着,从背包里拿出手电来,把手电打开,照着前面的路。

    温白羽想要给儿子穿件衣服,但是他们的衣服都太大了,温白羽问九爷有没有带手帕这种东西,虽然只是抱着问一问的心态,但是没想到,九爷真的有带这种东西。

    温白羽身上没有背包,只是口袋里有一把凤骨匕/首,但是九爷背着背包,里面有两瓶水,两块面包,剩下都是应急的东西,一个手电,正拿在手里用,一个医药箱,绳索,折叠产,军刀,手/枪和子弹,还有一张薄毯子,一方手帕。

    手帕还是好料子,是淡红色的,一看就是昂贵的东西,大小正合适,正好可以把小六包起来。

    温白羽把小六裹起来,然后用小夹子把后面的接口夹起来,结果小六的衣服就变成了一件一字露肩的小礼服裙,还是红色的,看起来真是……

    小六的皮肤很白,跟他哥/哥黑羽毛一样是黑长直,头发又长又顺,遮住了后背和肩头,裸/露/出来的小肩膀浑/圆漂亮,白/皙又细腻,小/腰细细的,虽然只有丁点大,但是身材比例竟然超好,随了万俟景侯的大长/腿。

    真是太满足温白羽养闺女的心态了……

    小六站在温白羽手上,揪了揪裹/着自己的手帕,似乎觉得裹得太紧了,但是如果不裹紧点就滑/下去走/光了。

    小白狼捂着眼睛,从指缝里偷偷的往这边看过来,小六水雾朦胧的眼睛看到了他,嘻嘻一笑。

    小白狼瞬间又把脑袋扎在地上,就跟鸵鸟一样,捂着自己的脑袋“嗷呜~”叫了一声。

    众人解决了小六衣服的问题,赶紧快速的往前爬。

    有了照明,能看到前面稍远的情景,一直很漆黑,在洞里爬行了大约四五百米远,他们才看到了洞/口。

    温白羽托着小六钻出去,小白狼也跟着钻出来,然后是九爷。

    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窟,石窟像是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一边的墙壁旁边有个石臼,岩石上竟然有蜂蜜一样的东西滴下来,全都挤在石臼里面,汇集成了浅浅的一洼,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众人都爬的累了,身后也听不见水妖的声音,就全都坐了下来,在石窟里休息。

    温白羽这才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人呢?”

    九爷摇了摇头,说:“我也不太清楚。”

    那时候九爷也处于半昏迷的状态,甚至比温白羽昏迷的还要早,他只知道遭遇了水妖的袭/击,而且不是一只,是很多的水妖。

    他们栖身的山洞似乎就是水妖的老巢,那些水妖倾巢而出,后来大家就被冲散了,九爷被水妖追赶着,就掉进了这个坑里,没想到坑里还别有洞天。

    九爷也不知道其他人在哪里,他们没有联/系的工具,所以根本没办法联络起来。

    温白羽叹了口气,他们已经往里爬了这么远,真不知道那些人要怎么知道自己,但是后面的路又被堵死了,只能顺着往里走。

    小六似乎不担心这些,还是慵懒的趴在温白羽的手心里睡觉,小六还没有手心大,用自己的头发盖住身/体当被子,睡得还挺安稳。

    温白羽发现小六竟然是“最正常”的小宝宝了,因为他没有翅膀,没有凤尾,不会变成烛龙,也不会吐火,甚至不像蛋/蛋有逆天的眼泪,他目前表现出来的很平常,除了老是睡觉,好像没什么太特别的。

    小白狼见小六睡着了,就悄悄跑过来,用小鼻子闻了闻小六的头发,似乎有点痒,实在没忍住,“阿嚏!”的打了一声喷嚏。

    他一打喷嚏,就把小六吵醒了,小六的眼睛里含/着水汽,嘟着小/嘴巴,不满的看着小白狼,小白狼像是做了错事一样,赶紧闷头跑走了,藏在温白羽身后。

    小六探头看了看藏在爸爸身后的小白狼,似乎注意到了小白狼是狼的形态,身上有软/软的白色/狼毛。

    小六灵动的黑眼睛轻轻转了转,“嘻嘻”笑了一声,笑的小白狼很不好意思。

    小六从温白羽的手心里爬起来,然后轻轻一跳,他的弹跳力竟然特别好,身/体特别轻,动作就像一只小蝴蝶一样,然后在小白狼慌乱的目光下,小六一下跃到了小白狼的头上。

    小白狼瞬间如临大敌,根本不敢动了,小六跑到他的头上,选了一个好姿/势,然后爬了下来,蹭了蹭小白狼的白毛,竟然准备睡觉了!

    小白狼一直僵硬着脖子,小六的黑发从他头上垂下来了一缕,正好蹭在他的鼻子上,小白狼的鼻子快速的抖动着,但是不敢打喷嚏,怕把小六吓到了。

    温白羽见两个小家伙“玩”去了,就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个石窟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雕刻出来的,墙壁上还雕刻着花纹。

    温白羽诧异的说:“青蛙,还有蛇?”

    九爷也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墙壁上的花纹,说:“这里难道就是南越的墓葬了?”

    温白羽说:“嗯?这里?”

    九爷指着墙壁上的花纹,说:“南越崇拜蛇和青蛙,另外你看着壁画的排布,这是越人的宇宙观,上层是天,神明居住,中层是人,飞禽走兽,下层是水,蛟龙水妖出没。”

    他说着,又指着后面的洞/口,说:“我怀疑后面那是个盗洞,但是我也并不是专/业的土夫子,所以不太肯定。”

    温白羽虽然跟着万俟景侯下斗,但是他并不能像万俟景侯那样,一眼就看出来是不是盗洞,不过刚才那个洞/口非常狭窄,而且看起来很简陋,虽然没有塌方,但是落土很多,跟这里的精细显然不是一个风格的,说是盗洞也有可能。

    九爷说:“咱们刚才从洞/口爬出来,大约多远?”

    温白羽想了想,说:“四五百米。”

    九爷点了点头,说:“这就对了,关于崔炜的那个故事,就是这样的描述。崔炜掉入了一口枯井之中,井口深一百多丈,也就是现在的三百三十三米,不过我觉得可能有夸张的说法,一百米倒是真的有,因为井里有枯藤和枯叶,所以崔炜并没有摔死,得以生还。随即崔炜遇到了一条大蛇,大蛇名唤玉京子,驮着崔炜进入了一个洞窟,大约行走了几十里地,也就是咱们刚才穿过的那块。”

    温白羽听着感觉好玄乎,难道他们误打误撞的进入了南越的地宫?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继续往前吗?或者和其他人汇合?

    但是他们已经无路可走了,退路没有,只能继续往前走,可是越往前,就和其他人汇合的几率越来越低。

    温白羽把九爷的背包打开,只有一把折叠铲,这里距离地面少说一百米,想要挖上去根本不可能。

    温白羽有些急躁,而九爷却一点儿也不急躁,反而很镇定,说:“不要想着出去了,不如跟我一起进去。”

    温白羽看着他,说:“你一点也不担心?”

    九爷笑了一声,说:“担心什么?我的目的就是这个墓葬里的阴燧宝珠,既然宝物就在眼前了,我该高兴,为何担心?”

    温白羽说:“可是其他人都下落不明,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他说着,迟疑的说:“难道你不担心牧冬吗?”

    九爷听了一怔,下意识的按了按自己的胸口,但是让他诧异的是,胸口的位置根本没有他的红木盒子,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被水妖追赶的时候弄丢/了。

    九爷猛地站起来,说:“我的东西丢/了,我要回去找。”

    温白羽赶紧也站起来,说:“什么东西?那个木雕?你这样出去?外面还有水妖等着呢。”

    九爷却不听,显得很慌张,说:“我要去找,你在这里等我,补给全都留给你,如果我……我半个小时没回来,你就自己走吧。”

    九爷说着回身就走,温白羽快速的站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补给你也不拿,你是去找死的吗?”

    九爷深吸了一口气,甩开温白羽的手,说:“我有要去的理由,如果我把那样东西弄丢/了,就算找到阴燧宝珠,也只是一堆废物!”

    温白羽知道九爷心里可能有很多事情,在九爷昏迷的时候,生死较量的脆弱让九爷展现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方面,他心里可能有很多往事,但是不愿意说出来,九爷下这个斗也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古董,但是他有必须要拿到的东西。

    温白羽想了想,说:“咱们一起去,这样也安全一点。”

    九爷有些吃惊的看着他,说:“温白羽,这不关你的事。”

    温白羽皱眉说:“废话真多,快点走。”

    他说着对小白狼招了招手,小白狼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脑袋不动,尽量不吵醒小六,然后小心翼翼的跟着温白羽往前走。

    小六其实早就醒了,把小/脸埋在小白狼的白毛里,似乎觉得特别有/意思,笑嘻嘻的装睡觉。

    众人又开始往后折返,折返了二三百米的时候,九爷突然说:“找到了!在这里!”

    木盒子摔在地上,当时太紧张,就没有注意,里面的木雕被摔了出来,但是没有摔坏。

    九爷把木雕拿起来,用手掌仔细的擦了擦,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似乎终于把心装回了肚子里。

    温白羽说:“行了,这回放心了吧?咱们赶紧回去吧……”

    他说到这里,突然“啊!”大喊了一声,感觉有东西咬住了自己的脚脖子,瞬间整个人向后拽去。

    小白狼立刻警觉,猛地一口咬住温白羽的袖子,但是后面的力气拽的特别大,而且飞快,温白羽的袖子一下被咬断了,整个人向后飞去。

    九爷立刻向前爬,一把抓/住温白羽的手,但是咬住温白羽脚脖子的力气非常大,竟然托着温白羽和九爷两个成年男人一路往前拽。

    温白羽脚腕剧痛无比,感觉要被咬断了,同时身/体开始麻痹,毒牙上竟然有毒,麻痹了他整天腿,顺着腿往上发展,甚至要麻痹了温白羽的神/经。

    二百多米,瞬间就被拽了出来,众人摔进石窟里,一瞬间,九爷终于看清楚了那东西,是一条巨大的蛇,巨大无比!

    一条白色的蟒蛇,是古书上记载的那条驮着崔炜进入古墓的蟒蛇,玉京子。

    玉京子咬住温白羽的脚腕,疯狂的甩着,小白狼立刻窜上去,发出一声大吼,爪子一下露/出锋利的指甲,猛地一挠,就听到“嘶——”一声,玉京子被/迫松开嘴巴,一下将温白羽甩了出去。

    温白羽的身/体处于麻/痹/的状态,连眨眼都非常艰难,他整个人甩出去,眼看就要砸倒墙壁,小六突然一下跃出去,他的动作特别轻/盈,好像蝴蝶一样,人在半空中,看起来非常渺小,但是在下一刻,突然“呼——”的一声巨风,小六的后背突然长出两只紫黑色的羽翼翅膀。

    巨大的羽翼翅膀和小六小巧的身形完全不般配,看起来非常有力。

    与此同时,小六的翅膀猛地一扇,一下飞过去,翅膀瞬间抱住温白羽。

    九爷猛地甩出手中的银丝,一下困住玉京子,银丝尖端的三角勾扎进玉京子的嘴里,将他的嘴巴扯开,玉京子带着血液的嘴巴根本合不拢,被九爷拽着,被/迫调转了蛇头。

    小六一把抱住温白羽,紫黑色的翅膀下面,突然长出凤尾来,慢慢的长出来,好像骨头从肉里抽/出来一样,带着刺耳的声音,一点点长出来。

    五条紫黑色的凤尾!

    五条……

    每条凤尾上都带着三角勾刺,每一条尾巴都好像烛龙的尾巴一样,带着烛龙的钩刺。

    小六猛地一甩自己的尾巴,五条长长的凤尾,一下卷住玉京子,发力一拽,“轰——”的一声,玉京子一下被砸在墙上,小白狼突然跃起来,猛地对着玉京子冲过去,白色的尾巴一甩,又一下砸在玉京子的头上,玉京子被砸的懵了,瞬间晕了过去,倒在地上不动了。

    小六把温白羽轻轻放在地上,九爷赶紧冲过来,伸手摸了一下温白羽的胳膊,温白羽身上冰凉僵硬,眼神也有些木讷。

    九爷撕/开温白羽的裤管,温白羽的脚腕被咬的血糊糊的,异常可怕,两个深深的雪库隆,玉京子的牙跟钉子一样,又粗又长。

    温白羽虽然身/体僵硬,但是腿部痉/挛着,似乎很疼,嘴唇不断颤/抖着。

    九爷手忙脚乱的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抗毒血清,给温白羽快速的注射血清,然后在他脚腕上划出十字道口,把毒血往外挤。

    温白羽的意识很模糊,他全身发冷,非常冷,当他看到小六五条凤尾的时候,更是全身发冷,他家小六竟然是坟,五条凤尾,代/表着五种痛苦,坟并不是天神,而是一种代/表罪罚的种/族……

    小六用羽毛轻轻的抚/摸/着温白羽,似乎在安慰温白羽,水雾的黑眼睛注视着温白羽,非常专注,小白狼也担心的看着温白羽。

    九爷动作很快,把温白羽的伤口处理,然后给他包扎上,不知道是不是温白羽身/体里的凤凰血的缘故,玉京子的毒素竟然在顷刻之间就消除了,温白羽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平稳了起来。

    小六趴在温白羽的胸口上,翅膀慢慢钻进后背里,但是五条长长的紫黑色的尾巴却收不起来,耷/拉在地上,就像小礼裙的裙摆一样,看起来还挺可爱。

    温白羽渐渐能动了,九爷松了一口气,说:“感觉怎么样?”

    温白羽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九爷却这个时候突然抓/住温白羽,说:“有声音,快走!”

    温白羽的脸色虽然红/润了起来,但是根本跑不动,神色很难过还有些麻痹。

    九爷身材很高挑,比温白羽高很多,一把就将温白羽打横抱起来,温白羽吓了一跳,说:“你抱得动我吗?”

    九爷抱着温白羽,温白羽身上还有小六,小白狼则追着他们往洞窟深处狂跑。

    九爷说:“勉勉强强吧。”

    众人冲进洞窟深处,前面是一条类似于墓道的地方,身后有东西追过来了,不是水妖,也不是玉京子,竟然是血尸!

    温白羽能闻到巨大的血/腥气,还能听到“咯咯咯咯咯”的大吼声。

    没想到九爷也认得那些东西,说:“是血尸将。”

    温白羽说:“老相识了。”

    众人冲进墓道,快速的往前跑,后面的声音听起来数量很大,看起来不能硬拼,有些血尸毒他们都解不了,万一中毒会被控/制。

    众人快速的往前跑,九爷似乎抱不动温白羽了,累的满脸都是汗,再加上他的腿本身不方便,身/体一忽悠,两个人一起栽倒在地上。

    温白羽摔得七荤八素,但是好歹腿上麻/痹/的感觉轻一些了,把九爷拽起来,说:“别停下来!”

    他们往前快速的冲,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温白羽!这边!”

    温白羽猛地一停顿,侧头一看,竟然是贺祈!

    贺祈站在一个翻板旁边,伸手顶着翻板,以免合上,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众人快速的跑过去,贺祈猛地放下翻版,那些追过来的血尸全都被拦在翻板外面,而他们面前,又出现了一条墓道,崭新的墓道,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温白羽和九爷累的坐在地上,粗重的喘着气,贺祈站在他们不远的地方。

    温白羽说:“就你一个人吗?我的天,要跑死我了……”

    贺祈靠着后面的墓墙,淡淡的说:“就我一个人。”

    温白羽抬起头来看他,贺祈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到底怎么奇怪,他们也说不出来。

    温白羽想要从地上站起来,贺祈突然动了,“咔嚓”一声,是手/枪上膛的声音,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温白羽的太阳穴上。

    温白羽身上一紧,转头说:“贺祈?”

    九爷也盯着贺祈,小白狼则是亮出獠牙,发出“呋——呋——”的吼声。

    贺祈看着他,眼睛突然失去了焦距,眼珠子通红,脸上爬上血尸的花纹,他的眼睛好像两只玻璃珠,又像是两个监/视器。

    贺祈的脸上露/出狞笑,说:“有人要你的一条胳膊,还有他。”

    贺祈说着,失去焦距的眼睛看了看一边的小六。

    温白羽一瞬间就明白了,是谁要自己的胳膊,那当然是九则,之前万俟景侯砍断了九则的一条胳膊,九则显然怀恨在心。

    而贺祈,眼睛毫无焦距,似乎被人控/制着,像是一只木偶一样。

    “咔……”一声,贺祈的手/枪往前顶了一下,盯着温白羽的太阳穴,说:“你自己动手,还是要我动手?”

    温白羽没有说话,就在这一瞬间,贺祈突然听见有人在他耳边用低沉阴沉的嗓音说:“都没机会了。”

    话音还没有落地,一瞬间的事情,“嘭!”的一下,贺祈就觉得脖子一阵剧痛,要断了一样,瞬间脑袋都麻木了,一下失去了意识,“嘭”一下倒在地上,陷入了昏迷。

    万俟景侯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站在贺祈的后背,一个手刀就将贺祈劈晕在了地上。

    小六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一脸崇拜的看着万俟景侯,拍了拍手,“嘻嘻”笑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地雷,么么扎o(* ̄3 ̄)o

    谢谢坎儿梨的手榴弹

    谢谢暗影、redtears88、小酉、湘语、帝空绯寒的地雷

    红包已发,发到红包的小天使们会有站内短信提醒~么么扎o(* ̄3 ̄)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51章 扬州百越墓7》,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