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48章 扬州百越墓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而且他一开始就和咱们说各取所需,他好像知道咱们在找什么……不过看九爷的态度,应该不是敌人吧?”

    万俟景侯说:“暂时不是,谁知道以后呢。”

    温白羽换好了衣服,坐在床边,说:“牧冬现在上了船,这可怎么办,万一让牧冬知道了咱们要去干什么,岂不就是让我两个叔叔知道了。”

    温白羽觉得头疼不已,他两个叔叔要是知道他又去下斗了,估计要千里追杀他了……

    温白羽脑补了一下那种画面,感觉太美了,实在不能再脑补下去。

    万俟景侯坐下来,说:“放心吧,我觉得按照牧冬的思维,发现过来的时候,或许咱们都返航了。”

    温白羽:“……”

    骂人不吐脏字真的好吗!

    温白羽说:“咱们跟九爷说一下,路过港口的时候就把牧冬放下来吧,不然迟早穿帮了。”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明天一早再去,现在晚了,赶紧休息吧。”

    温白羽也想休息,但是他有点晕船,而且刚才睡多了,这会儿就睡不着了,能感觉到外面的风浪,这时候果然风浪很大。

    船只本身要在原地停留一会儿的,但是因为遇到了水妖,所以不得不继续前进,以免水妖再次追过来袭/击他们。

    大船就在风浪里颠簸的前进,温白羽要晃散了,真是羡慕小狼宝宝,睡得那叫一个香,睡着睡着,还把六条尾巴都变出来了。

    温白羽怕把小家伙的尾巴压着,只好往万俟景侯那边挤了挤,万俟景侯欣然伸手搂着他,压低声音在他耳边笑着说:“睡不着?”

    温白羽埋头说:“已经睡着了!”

    万俟景侯轻笑着说:“睡着了还说话?骗人的孩子不乖。”

    他说着,拍了温白羽屁/股一下,安静的房间里就听到“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虽然声音并不大,但是响声特别清脆,小狼宝宝似乎都听见了,翻了个身,甩了甩六条尾巴。

    温白羽羞耻的脸都红了,一口咬在万俟景侯的小臂上,使劲磨牙。

    温白羽扭了扭,把自己的臀/部从万俟景侯的掌下挪出来,说:“别闹了,你中午刚……”

    他实在说不出来了,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不闹你,那就快睡吧。”

    他说着温柔的亲了亲温白羽的额头,万俟景侯下巴上的胡子茬长出来了一些,硬的扎人,亲在温白羽额头上麻嗖嗖的。

    温白羽还是睡不着,翻了个身,说:“你来给我数绵羊吧。”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绵羊不会数,但是会数白羽。”

    温白羽以为他又开玩笑,结果万俟景侯真的数起来了,他的嗓音特别低沉,因为怕吵醒小家伙,声音也特别低,带着一种压抑的磁性,回荡在安静的房间里。

    温白羽起初觉得好笑,但是后来听着就习惯了,万俟景侯数起来格外认真,声音也好听,听着听着真有点催眠的感觉,后来温白羽就睡着了。

    但是睡着之后,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并没有好多好多的温白羽,而是有好多好多的万俟景侯……

    温白羽一个一个的数着,整整数了一晚上,越数越觉得头皮发/麻……

    等到早上终于有阳光照在温白羽的脸上的时候,温白羽就憔悴的醒过来了,真的是一脸憔悴,因为他数了一晚上。

    万俟景侯还在他旁边躺着,外面刚刚灰亮,应该还没有六点,旁边的小家伙睡得很香,不知道什么时候尾巴又变回一条去了,短/粗短/粗的铺在床/上,四只小/腿叉着,肉肉的脸颊趴在枕头上。

    万俟景侯笑着说:“早啊,白羽。”

    温白羽浑身没力气,说:“早……”

    万俟景侯今天笑起来特别的“灿烂”,说:“白羽昨天晚上做什么梦了?叫了我一晚上。”

    温白羽一听就愣了,原来自己真的数出来了!

    两个人起来之后收拾了一下,穿好衣服,小白狼也醒了,温白羽给他穿衣服,小家伙老老实实的坐在床/上等着换衣服,甩着自己的小尾巴玩,听话的不得了。

    温白羽亲了一下小白狼的肉肉的脸颊,小白狼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温白羽,然后摇晃的站起来,抱住温白羽的脖子,也在温白羽脸颊上“么!”了一大口,亲的特别响亮。

    温白羽被他逗得笑的肚子都疼了,万俟景侯则是阴沉着脸把温白羽站起来,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温白羽这回真是笑的肚子都疼了,万俟景侯一脸吃醋的表情,吃醋还很认真,指着自己的脸颊示意温白羽来亲。

    温白羽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但是没有亲他的脸颊,而是在他的嘴唇上快速的吻了一下。

    万俟景侯的表情顿时就阴转晴了。

    两个人先给小白狼喂了早饭,然后就出门去了,一是要吃早饭,二是要找九爷说一下情况,让九爷找个附近的港口把船停泊一下。

    两个人到餐厅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九爷,船工说九爷早上就来了,吃完回房去了。

    他们前脚刚进餐厅,后脚程沇也来了,和他们坐在一起吃早饭。

    那边屠三带着他的伙计也来了,贺祈跟在最后,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程沇,程沇也看见了贺祈,但是很快把目光收回来了。

    屠三一进来,就大嚷着:“真是晦气,非要大风的时候前进,咱们偏离了轨道,又要在海上多呆一日了。”

    那边的打/手应和着,温白羽这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大风,又遇到了水妖,船只着急前进,结果偏离了航道,他们在海上又要多逗留一天的时间了。

    不过温白羽对此没什么暴躁的,多留就多留吧,反正船上的饭菜还不错,就当是度假了。

    他们吃了饭,就准备各自回房了,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去找九爷,程沇回房间去。

    程沇刚要关门,房门就一把被人拽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贺祈,程沇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去撞房门,“嘭!”的一声,贺祈的手差点掩住,房门顿时就撞上了,里面还传出落锁的声音。

    旁边几个围观的打/手哈哈大笑,说:“老六你不行啊?之前还夸下海口,现在不止泡不到,还踢到钢板了,哈哈哈!”

    程沇听到外面的笑声,气的狠狠踢了一脚门板。

    贺祈烦躁的扒了扒头发,挥了挥手,就独自先走了。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来到九爷门前,敲了敲门,里面很快传出了应答声,说:“请进。”

    温白羽推开门走进去,就看见九爷坐在桌边,桌上摆着手掌一样大的木雕摆件,九爷正在用布擦这个摆件。

    木雕看起来是个什么名贵木头雕刻成的,是个人形,但是木雕上面有火烧的痕迹,一边已经给烧黑了,几乎烧成碳一样了。

    九爷把木雕放在旁边的红色盒子里,轻轻合上盖子,似乎非常宝贝,然后还落上锁,这才说:“两位请坐,有什么事吗?”

    温白羽坐下来,说:“那个九爷,我们是想来问问,这附近有什么港口,或者能停靠船只的地方吗?牧冬不是道上的人,而且他是我两个叔叔那边的,不太适合跟咱们一起走。”

    九爷立刻就听明白了,说:“我明白了,我让船工安排一下,正好把那些救上来的人也都放下船去。”

    他们的船上本身人不多,而且都是道上的人,如果多了一些外人就太杂了,九爷也有这个意思。

    温白羽和九爷谈好了,就准备去看看牧冬,毕竟牧冬受了伤,而且腿上还中了尸毒,不知道他们的船只遇到了什么事情。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过去的时候,牧冬已经醒了,正在艰难的洗漱,他的小/腿受伤了,走路非常不方便。

    温白羽赶紧让牧冬坐下来,牧冬笑着说:“真是太巧了,竟然遇到白羽大哥和景爷,不然我这条命就交代了。”

    温白羽说:“你们遇到了什么事?”

    牧冬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当时发生的太突然了。”

    牧冬是要出海去接货,船只也不是私人船只,一船上有很多富商,结果到了晚上的时候风浪很大,船只就停下来休息。

    当时牧冬没有多想,就回房间准备睡觉了,但是他刚躺下来,事情就发生了,有东西撞击他们的船只,那东西是个庞然大物!

    牧冬赶紧起了床,穿了衣服,船只在放广播,一切都杂乱起来,外面能听见旅客的大喊声。

    牧冬从窗户向外看去,那一瞬间,他突然看到一张青蛙的脸贴在他的船窗玻璃上,巨大的青蛙脸,脸上全是癞,两只突出的眼睛转来转去,然后就盯住了他,不停的撞击船窗。

    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尤其那时候还是黑天,牧冬很难解释他当时的惊讶。

    后来牧冬冲房间跑出来,冲上了夹板,他看到了那个怪物的全貌,一条巨大的海蛇,却拥有女人的上身,丰/满的胸/脯,还有一张可怕的青蛙脸。

    水妖用她可怕的尾巴席卷着船只,将船只打碎,向水里压,不停的攻击着穿上的旅客。

    船只放下了救生小艇,让旅客快速的蹬艇,牧冬不是第一波蹬艇的人,他已经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幸/运,前两艘小艇被水妖攻击了,先上小艇的人全都落水了。

    牧冬是第三波上小艇的人,他们在小艇上,拼命的打捞那些落水的人,救上来了不少,但是牧冬也眼睁睁看见好多人被水妖卷走,拖入深水去了。

    牧冬回忆起来还觉得有些后被发凉,说:“我从没见过这种东西,样子长得很奇怪,而且攻击性非常大。”

    他们正说话,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推开门的人竟然是九爷,九爷说:“起来了?换药吧。”

    他说着有一个医生提着药箱走进来。

    房间不是很大,这么多人站在里面有点拥挤,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就打算先离开,等牧冬换了药再回来。

    两个人走了之后,房间里就剩下了牧冬和医生两个人,九爷也带上/门走了。

    医生给牧冬换了药,说:“小伙子伤口恢复的非常好,适当走路是可以的,先别剧烈运/动,伤口不要沾水以免感染。”

    牧冬点了点头,说:“谢谢。”

    医生提上医药箱就准备走了,拉开门的时候,发现九爷正抱着臂靠着门框,站在外面,并没有走。

    九爷向医生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点了点头,医生先走了,九爷帮他把门关上,也要离开。

    牧冬突然说:“九爷!”

    九爷关门的手顿了一下,说:“有事?”

    牧冬看着九爷,说:“啊不不,没事,就是想谢谢九爷。”

    九爷淡淡的说:“你昨天晚上已经谢过我了。”

    牧冬有些局促,他站起来比九爷都高,身材也高大,但是因为社/会阅历太少,年纪太年轻了,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情况有点尴尬。

    牧冬本身是想和九爷打好关系的,毕竟九爷在南方一带做生意,牧冬又是刚上/任,知道自己嘴笨又少根筋,但是也想把人际关系打好。

    九爷见他说不出话来,顿了顿,说:“你休息一下吧,我让船工把你的早餐端到房里,一会儿停靠岸,你就可以下船了,去医院再检/查一下伤口。”

    九爷说完就走了,牧冬坐下来,烦躁的扒了扒头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九爷不待见自己,就算自己是个晚辈,和九爷这种成熟的成功人/士没什么共同语言,但是也感觉出来,其实九爷是故意疏远自己,恐怕不是自己强行搭话,九爷都不愿意和自己多说一句话。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来找牧冬的时候,牧冬正在吃早饭,温白羽本身说等会儿再来的,牧冬就三两口吧早饭吃完了,然后擦了擦嘴,说:“没事没事,我吃好了。”

    牧冬请他们坐下来,然后挠着后脑勺,叹气说:“唉,白羽大哥,你说我是不是之前在剪彩的时候得罪了九爷,那时候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啊,其他时候都没见过,要不然九爷怎么对谁都客客气气,但是对我不冷不淡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温白羽似乎也有些发现,九爷对着谁都很温和,在飞机上,还帮着一个陌生的女孩把行李塞上行李架,那时候都微笑了一下,但是对着牧冬,竟然连一个微笑都吝惜,全程是木着脸,甚至不去看他一眼。

    温白羽也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九爷至今还是个谜团,他们甚至连九爷的真名都不知道。

    温白羽又向牧冬了解了一下那个水妖的情况,好像一无所获,那种东西似乎是不存在的,她有蛇的尾巴,人的身/体,青蛙的头。

    这种东西倒是让温白羽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镜子墓里那些鱼头人身,鲛人尾巴的怪物,但是那些怪物也不是天生的,而是干尸炼成的。

    他们等到了中午,都没有等到停靠岸的港口,后来才知道,船只似乎出了些故障,便是航道的系统出现了错误,这样的条件下无法前行,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被水妖攻击之后,船只受损的缘故。

    这简直是个噩耗,虽然温白羽不着急去找墓葬,但是他很着急把牧冬送下船去。

    温白羽正沉浸在这个噩耗之中,牧冬突然单腿跳过来,说:“白羽大哥,磊爷让你接电/话。”

    温白羽:“……”

    牧冬这么快就打小报告了!

    万俟景侯投给温白羽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温白羽悲壮的接起电/话。

    电/话是温磊的声音,还不是温九慕的声音。

    温磊的声音很阴沉,说:“白羽?你不是回北/京去了?”

    温白羽硬着头皮说:“啊……是啊……不过临时改变了以下计划,想要去海边玩玩。”

    温磊说:“冬天去海边?你这小子还想诓我?”

    温白羽赶紧说:“不是啊大叔叔,我那个……只是不想让您和小叔担心吗。”

    温磊叹气说:“白羽,你知道屠三是什么人吗?他在道上的口碑非常差,杀/人不眨眼,几乎就是那种杀/人越货的土/匪,你怎么跟他混到一起,小心一句话不合,他就对你动了歹意!”

    温白羽说:“不是还有万俟景侯在呢吗。”

    万俟景侯站在一边,听到温白羽提起自己,挑了挑眉。

    温白羽又说了两句话,都老老实实的答应着,看起来是听训呢,然后把电/话交给万俟景侯,说:“大叔叔让你接。”

    万俟景侯接过来,说:“喂,叔叔。”

    这一声叫的实在太顺口了,温白羽听的跟着脸上都红了。

    万俟景侯很快挂了电/话,然后转过头来,笑着说:“咱们叔叔让你都听我的,别吓跑,知道吗,嗯?”

    温白羽:“……”小人得志!

    中午的时候众人去了餐厅,牧冬感觉老呆在屋子里特别无聊,也跟着他们去了餐厅,只是走路稍微有些一瘸一拐的。

    之前程沇是电灯泡,和温白羽万俟景侯一起吃饭,从来插不上嘴,只好默默的吃东西,现在牧冬来了,简直就是救星,程沇终于不用做唯一的电灯泡了,可是程沇又发现,牧冬根本没有做电灯泡的自觉……

    四个人一张桌子吃饭,九爷就单独坐在另外一边吃午饭,一个人一张桌子,吃的还挺潇洒的。

    牧冬三次都想去搭话,频频转投过头看过去,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搭话,只好和身边的程沇说话。

    那边的贺祈和屠三的打/手们坐了一桌,结果发现程沇身边坐着一个傻大个,两个人一直在说话,程沇还微笑着和他说什么,看起来聊的还挺愉快的。

    贺祈灌了一杯子酒,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总觉得怪怪的。

    船只一直在抢修,停泊在海中间,反正温白羽已经被大叔叔知道了,感觉也没什么必要把牧冬送下去了,但是牧冬还是要被送下船的,因为这艘船是要去下斗用的,不能节外生枝。

    众人都很无聊,船工在极力抢修船只,其他人就百无聊赖,也帮不上什么忙。

    天黑下来,吃了晚饭,众人就回去睡觉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抢修完。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刚回了房间,小白狼就扑了过来,温白羽接住小家伙,感觉小家伙又变沉了,而且沉甸甸的,个头也变大了,更加虎头虎脑了,充满了一种呆萌呆萌的憨气。

    小家伙扑过来,抱住温白羽的脖子,小爪子指着窗户,一直指啊指,不知道要干什么。

    小白狼还不会说话,揪着温白羽往窗户走。

    温白羽奇怪的跟着小白狼走过去,小白狼示意他往外看,窗户外面什么都没有,而且黑漆漆的,海水也变成了黑色,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海天连成一色,他们的船只仿佛是一色中渺小的杂色而已。

    万俟景侯也走过来,往窗外看了一眼,突然说:“不好。”

    温白羽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水妖又来了,你看着小家伙,别出来。”

    万俟景侯说着,抄起自己的吴刀,然后又抓起龙鳞匕/首,就冲出了房间,大长/腿快速的向楼上的夹板跑过去。

    温白羽又回头往外看了一眼,没有看到水妖,但是他注意到,他们的船只周围,总是围绕着一种淡淡的涟漪,涟漪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小白狼浑身的毛儿都炸起来了,在温白羽怀里拱起脊背,张/开嘴巴,之前只有一颗小小的獠牙,现在却长了好几颗,而且獠牙也尖锐了不少,呲着牙冲着窗户怒吼。

    就这一霎那,“呼——”的一声,海浪一下翻起来,击/打着他们的船窗。

    一张青蛙脸“啪!”的一下贴在了窗户上。

    “嗬——”

    温白羽抱着小白狼后退了一步,这和牧冬说的一模一样,青蛙的脸,凸起的眼睛,水妖的眼睛砸中了窗户,窗户裂开了好几条碎缝。

    与此同时,就听到“轰隆——”的一声,船体突然像一边倾斜,温白羽突然注意到,原来水妖竟然不止一只,他们似乎被包围了。

    巨大的水妖卷着他们的船只拉扯着,另外的水妖撞击着温白羽的窗户。

    温白羽把小白狼的带帽衫戴上,遮住他的耳朵,说:“乖乖听话。”

    小白狼似乎听懂了,用异色的双瞳盯着他,摇了摇自己的尾巴,然后把尾巴缩起来,缩进了小裤子里面。

    温白羽抱着小白狼冲出了房间,那边的房间也打开了,其他人也冲出来。

    九爷从房间冲出来,船只剧烈的摇晃着,猛地向一侧倾斜,九爷的腿有些微跛,倾斜让他站立不稳,猛的一下倒在地上,向侧面滚出去。

    温白羽伸手去拽他,但是一下扯断了九爷的袖子,没有拽住,那边的牧冬一下扑出去,抱住九爷,护住他的脑袋,两个人“嘭!”的一声撞到了船舱的尽头。

    牧冬就顾着护住九爷的脑袋,自己的脑袋却忘了,正好磕在金属的墙面上,差点给装懵了,额头上顿时起了一个大枣,都淤血了。

    “啪嚓!”一声巨响,一处窗户破裂了,因为船只被蛇尾卷住往下压,海浪猛地从破裂的窗户涌进来。

    牧冬顿时呛了一口水,拽起九爷说:“快!上夹板!”

    温白羽看见水涌进来,整个人后背发凉,他跟着人群冲上甲板,一眼就看到了万俟景侯的身影,他的影子穿梭在水妖的蛇尾之中,快速的移动着,吴刀猛地一砍。

    “咯!”一声大吼,一条巨大的蛇尾被砍断,瞬间抛了起来,一下摔在船只的甲板上,差点砸出一个大窟窿。

    众人从下面跑上来,牧冬也看到了万俟景侯,但是他似乎看到了很多万俟景侯,根本数不过来,起码五个以上。

    牧冬眼睛发晕,说:“我刚才是不是……是不是磕傻了……”

    万俟景侯从下面冲上来的时候,发现水妖并不止一个,自己一个人没办法对付那么多水妖,不过这也没难倒万俟景侯,他还记得从小五那里学来的招数。

    牧冬以为自己看错了,结果真的是有很多万俟景侯,一共九个,九个身影瞬间从海面跃起来,那种场面真是壮观极了。

    但是其他人根本来不及看这些,因为船只已经陷入了海水中,大家慌忙呼救着,放下救生艇,准备逃生。

    屠三让人放下救生艇,屠三和那些打/手快速的逃上去,贺祈也要上船,但是回头一看,就发现程沇还没有上船,程沇和温白羽站在一起,巨大的蛇尾冲他们拍过去。

    打/手喊了一声“老六!”,但是贺祈就跟没听见一样,快速的冲过去,就地滚了一下,把枪瞄准,“嘭!”的放了一枪。

    枪响声回荡在黑夜中,蛇尾猛地一抖,子弹打中蛇尾,巨大的水妖缩了一下尾巴,但是她的尾巴上竟然像是有铠甲,没有打穿!

    贺祈跑过来,一把抱住程沇,将他按倒在地,“呼——”的一声,巨大的风声席卷过来,从他们头顶蹭过去。

    温白羽也快速的伏倒在地上,护住怀里的小白狼,手中的凤骨匕/首一抖,趁着蛇尾扫过来的一瞬间,快速的向上一插,狠狠一剜!

    “咯——!!!”

    水妖大吼了一声,这一下被扎穿了,剜掉了一块肉鳞下来,血“噗”的喷/出来,溅了贺祈和程沇一头一脸都是,狼狈不堪。

    水妖从船只上空越过去,直接扎入水中,似乎是害怕了,不敢露/出头来,但是她们卷住船只的底部,使劲往下卷,就听到“吱呀——”一声,然后是“嘭!!!!”的巨响,是船只崩溃的声音……

    巨大的船只一下陷下去,牧冬被一下甩了出去,九爷猛地睁大了眼睛,红色的袖口/中突然打出一串银丝,猛地一下卷住牧冬,手臂一甩,将人往后拽来。

    左手同时向后甩,卷住一艘救生小艇,一下甩了过来。

    九爷大喊着:“快上小艇!”

    桅杆猛地砸下来,贺祈一把抱住程沇,向前一扑,桅杆断裂的倒刺一下扎中了贺祈的后背,贺祈“嗬——”的大吼了一声,程沇感受到了那种撞击的冲击,吓得脑袋里一片空白。

    贺祈猛地甩开桅杆,抓/住程沇,说:“别害怕,没事的,没事,快跑!”

    程沇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猛地又想起贺祈死在自己怀里的样子,他伸手按住贺祈流/血的后背,鲜血往外涌,贺祈的身/体冰凉冰凉的,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因为海风太冷的缘故。

    程沇牟足了劲,按住贺祈的伤口,撑着贺祈往前快跑,冲着小艇跑过去,两个人快速的跃上小艇。

    九爷拽住牧冬,也上了小艇,转头对温白羽说:“温白羽!快!”

    温白羽抱住小白狼,快速的像小艇冲,船只塌方了,发出剧烈的倒塌声,不断的有东西从天上掉下来,不断的有甲板在坍塌。

    温白羽“嗬——”的大吼了一声,突然脚下一陷,甲板漏了一块,一下卡住了他的一条腿。

    温白羽感觉疼得要死,不只是腿疼,肚子也疼,他的腿卡在里面,正好也卡住了小腹的位置,温白羽脸色一下苍白起来,小白狼从他怀里钻出来,拽住温白羽的胳膊,将他往上拽。

    温白羽疼的直喘粗气,他觉得自己要昏/厥过去了,小白狼虽然力气很大,但是拽的是蛮力,他的肚子很疼,身/体在痉/挛。

    “咔嚓!”一声巨响,头顶上的桅杆猛地落下来,小白狼跑过去,用小爪子护住温白羽的脑袋,一黑一蓝的眼睛紧紧闭起来。

    就这一瞬间,一个万俟景侯忽然从远处越过来,一个猛地踹开桅杆,一个一把抱起小白狼,另外一个将温白羽一把抄起来,快速的向前奔跑,配合的非常密切。

    温白羽脑袋里的意识都是混沌的,疼的浑身是冷汗,海水溅在他身上,又疼又冷,直打摆子。

    万俟景侯抱着他快速的往前冲,说:“白羽,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温白羽喘着粗气,微微睁开眼睛,死死的抓/住万俟景侯的衣服,仿佛这样安心一些。

    万俟景侯快速的一跃而起,一下跳上小艇,后面的万俟景侯将小白狼抛过来,前面的万俟景侯一把接住,紧跟着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九个万俟景侯突然消失了,只剩下了小艇上的一个。

    船只沉没了,落入深水之中,水妖有的受伤潜伏了,有的去追赶屠三的那条船只了。

    万俟景侯把温白羽放下来,温白羽的腿上都是血,伸手捂着小腹,身/体一直在打颤。

    万俟景侯快速的给温白羽止血,伤口都是外伤,看起来狰狞,但是没有伤筋动骨,止血之后就好多了,温白羽的腹痛也渐渐有些好转。

    贺祈又是受伤最重的一个,他身上本身就都是伤疤,后背又被断裂的桅杆砸中了,一道长长的血疤,最下面扎得很深,几乎能看到脊椎的骨头。

    贺祈趴在小艇上一动不动的,万俟景侯快速给他止了血,贺祈受伤有点重,昏睡了过去了。

    牧冬只是磕伤,身上磕青了,额头上磕了一个大枣,看起来有点吓人,但是受伤并不重。

    九爷把小艇箱子里的医药箱拿出来,说:“上点药吧。”

    牧冬点了点头,一点头感觉有点晕,应该是脑震荡的缘故,估计是有点轻微的脑震荡,毕竟肿的这么厉害。

    牧冬笨手笨脚的去拿药水,结果拧开就差点扔在船上,九爷实在看不过去了,拿过药水,用棉签沾了,然后轻轻的给牧冬涂在额头上。

    凉丝丝的,还有点沙疼,但是疼的那种感觉竟然有些过瘾。

    牧冬笑着说:“多谢九爷。”

    九爷看见他这幅笑脸,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说:“咱们都做逃生艇了,你还笑得出来?”

    牧冬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尴尬的说:“对……对不起。”

    九爷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身上呢,有要涂药的地方吗?”

    牧冬把自己上衣解/开,露/出赤/裸的上身,真是让人没想到,牧冬看起来少根筋的憨厚样子,结果身上竟然有这么多肌肉,看起来像是个练家子一样,身上充满了力的感觉。

    牧冬身上也都青了,手肘的位置,还有后背青了好几块,九爷小心的给他涂上药。

    牧冬有些尴尬,觉得九爷的手无意的碰到了自己的后背肌肉,有一种麻嗖嗖的想入非非,或许是九爷长得太漂亮了,而且浑身透露着温和,不知道为什么,就连嘴唇边淡淡的皱纹看起来都更加性/感。

    牧冬突然有一种冲动,赶紧深吸了一口气,打岔说:“那个……九爷,您的名字到底叫什么?”

    九爷没有立刻说话,牧冬感觉自己又问了蠢问题,刚要懊恼的转移话题,九爷就开口了,淡淡的说:“九月。”

    牧冬傻笑了一下,说:“九爷是九月份生的吗?这个名字好特别。”

    九爷又淡淡的说:“不是。”

    “啊?”牧冬一时间有些傻,不知道为什么不是九月份生的,要叫九月,但是九爷没有再说话,牧冬也没有再问。

    温白羽感觉好了一些,小白狼窝在他怀里,小肉手轻轻摸/着温白羽的脸,好像安慰人一样,看起来特备可爱。

    温白羽亲了亲小白狼的脸颊,说:“真乖,我已经没事了。”

    小白狼睁着一蓝一黑的眼睛,似乎听懂他的话一样,眨了眨眼睛,高兴的“嗷呜~”了一声。

    万俟景侯抱紧了温白羽,使劲亲了亲他的额头,说:“你吓死我了。”

    万俟景侯说着,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温白羽身上,温白羽确实特别冷,他们身上全都湿/透了,而且没有干净的衣服,又在海上漂泊,只能穿着湿衣服,总不能全都脱/光了,不知道会不会发烧。

    贺祈一直在昏迷,起初伤口有些感染开始高烧,万俟景侯低了一滴血在他的伤口上,发烧就退下去了,脸色也渐渐好转了,天亮的时候就醒过来了。

    程沇见他醒了,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贺祈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太阳出来了,海面上波光粼粼的,看起来无比开阔壮观,然而他们身在海上,无边无际的海水……

    贺祈说:“咱们这是在哪里?”

    众人都摇了摇头,他们现在的处境很微妙。

    九爷从小艇的储备柜里拿出了一包储备,一些食物和水,还有应急的医药箱和一些工具。

    万俟景侯把指南针拿出来,但是奇怪的是,指南针就跟疯了一样,不停的旋转,好像打了鸡血似的。

    温白羽说:“见鬼了?这指南针转的好快。”

    小白狼头一次见这种东西,好奇的看着指南针,一蓝一黑的眼睛就追着指南针的指针一圈一圈的转,很快就转晕了,脑袋晃了晃,“咕咚”一下倒在了温白羽怀里。

    温白羽差点被他逗死,笑的肚子都疼了。

    万俟景侯说:“这附近可能有很强的磁石。”

    他的话刚说完,牧冬突然说:“你们快看,前面有陆地!”

    众人“噌!”的一下都站了起来,拿起穿上的望远镜看过去,万俟景侯眯眼看了一下,说:“是一个海岛。”

    温白羽说:“别管是什么岛,先上去把衣服烤干了。”

    众人也都是这个意思,快速的向海岛划过去,他们很快上了海岛,并不是什么海市蜃楼。

    然而一上/海岛就傻眼了,这里郁郁葱葱,根本不像冬天,恐怕夏天的植物都没这么多,就像一个茂/密的原始森林一样。

    众人全都在岸边坐下来,赶紧捡了树枝来生火,九爷坐下来,把怀里的一个小红盒子拿了出来,温白羽认得这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个木雕,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九爷要随身带着。

    九爷把盒子打开,小心翼翼的用衣服把木雕擦干,用手摩挲着那块木雕。

    牧冬好奇的看了一眼,然后傻笑着说:“哎?这木雕上刻得人,怎么跟我长得好像?”

    他这一句说完,所有人都静默了,牧冬才感觉自己有点自恋,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温白羽起初没有注意,但是牧冬这么一说,温白羽也注意到了,虽然刻画的很简单,但是非常传神,寥寥几刀就刻画出了一个人的形态,而且是个高大的男人形态,面容真的和牧冬有几分相似!

    九爷没有说话,只是把木雕收起来,又放回了红色的盒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地雷,么么扎o(* ̄3 ̄)o

    谢谢默玄、redtears88、暗影的地雷

    昨天和前天的20个红包已发,发到红包的小天使们会有站内短信提醒~么么扎o(* ̄3 ̄)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48章 扬州百越墓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