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47章 扬州百越墓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那个头/目一看到是万俟景侯,吓得魂都要飞了。

    温白羽摸了摸下巴,心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气场,只是看到脸就这么大的气场。

    九爷则是笑着说:“这样敢情好,大家都认识,那一路上也方便一些,不显得生疏。”

    九爷这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屠三干笑了好几声,赶紧回身吆喝着他的打/手把行李往船上搬,走远了才说了一句,“太他/妈晦气了。”

    贺祈完全一脸不认识他们的样子,根本没有往这边多看一眼,程沇有些发傻,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贺祈脸上的伤疤都没错,他怎么不认识咱们?”

    温白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反正都是一路的,到时候上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九爷见屠三已经招呼着打/手开始登船了,就说:“咱们也上去吧,这一路还要仰仗景爷。”

    万俟景侯并没有说话,只是拉着温白羽登船,九爷也不会生气,看起来脾气非常好,对谁都很温/软。

    不过就一瞬间,九爷突然收拢了笑容,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然后转过头去说:“我先登船了。”

    温白羽有点好奇,九爷的表情比变天还快,有点变化莫测的感觉,他正在好奇,就听到背后有人喊着:“白羽大哥?白羽大哥?!”

    温白羽听着这声音有点耳熟,转股头去一看,竟然是牧冬!

    牧冬是温白羽两个叔叔的伙计,最近升了拍卖行的经理,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了,而且年轻有为,还没有温白羽的年纪大。

    温白羽看到牧冬,顿时头都疼了,并不是他觉得牧冬不好,牧冬这个性格还挺/实诚,是个老实人,意外很谈得来,但是牧冬是两个叔叔的人啊,他和万俟景侯出门之前,跟叔叔说是回北/京去了,结果他们却出现在了港口,那岂不是穿帮了!

    不过牧冬一点也没有发现这个,跑过来兴/奋的时候:“白羽大哥,景爷,你们也出海吗?”

    温白羽干笑了两声,说:“啊……随便玩玩。”

    牧冬看到了九爷的背影,还想要打招呼,但是九爷脸色很难看,转身就走了,完全不给他打招呼的时间。

    牧冬挠了挠后脑勺,说:“唉……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九爷,九爷好像特别不待见我,磊爷还让我和九爷谈生意,这下可糟糕了。”

    温白羽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九爷,九爷一身红色的长袍,在海风的吹动下咧咧的飘扬着,他已经向自己的船只走过去了,刚才还笑眯眯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脸。

    牧冬只是惆怅了一会儿,顿时从兜里拿出一个小本子,然后从西服的口袋里拿出一根笔,激动的递给万俟景侯,说:“景爷,上次没有笔,能……能签/名吗?”

    温白羽:“……”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真的给他签了名,牧冬激动的不行,万分宝贝的把小本子收起来,说:“白羽大哥和景爷这是要去哪里?”

    温白羽感觉圈子转了一周,又转回来了,立刻说:“出海玩两天。”

    牧冬皱眉说:“这几天海上风大,白羽大哥和景爷要是不着急出去玩,还是等两天吧。”

    温白羽心想,很着急,马上就要走了。

    他正想着,船上的屠三已经不耐烦的朝下喊:“喂,你们还上船吗?!”

    温白羽说:“我们要走了。”

    牧冬点头说:“正好我时间也差不多了,磊爷让我出海帮他接一些货来,我先走了。”

    牧冬说着,就小跑着往港口的一侧跑去了,看起来特别有活力的样子。

    温白羽万俟景侯还有程沇三个人这才上了船,其他人都在上面了,贺祈正在上层夹板上收拾行李,和一些打/手混在一起。

    程沇忍不住对贺祈多看了两眼,其他几个打/手不知道万俟景侯的来历,还笑着说:“哎,老六,那边那个小白脸儿总是看你,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贺祈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和程沇的目光撞在一起,转头对那些打/手笑着说:“可是我喜欢胸大的。”

    那几个打/手笑着说:“哈哈,咱们都出海了,个把月看不见个女人,还胸大的呢?别太挑了啊老六!”

    这些打/手都没有名字,全是跟着屠三的人,贺祈是最后一个进队的打/手,按照排行叫老六,至于他是怎么进队的,其他打/手也不知道,好像是屠三捡来的,捡来的时候是个傻/子。

    老六的功夫倒是不错,而且个头高,身/体也健壮,能干好多体力活儿,最近屠三想要出海干一票大买卖,所以就把他也带上了。

    温白羽他们上了船,先进了下层甲板的房间,九爷是个有钱人,这条船看起来相当豪华,房间虽然不太多,但是都很宽敞。

    温白羽走进去,让万俟景侯关门,然后才把行李放在床/上,拉开拉锁。

    他一拉开拉锁,里面的小狼宝宝就迫不及待的冲了出来,发出“嗷呜~”一声,钻到温白羽的怀里,小脑袋供着温白羽的脖子,一个劲儿的使劲供,尖尖的耳朵抖来抖去的,可能是因为在背包里面憋坏了,一出来就想要撒欢儿。

    温白羽被小狼宝宝弄得脖子直痒,赶紧把他抱起来,小狼宝宝踢着小肉腿,嘴里“嗷呜~嗷呜~”的叫着,要和温白羽玩。

    温白羽看了一眼时间,马上就要到中午了,一会儿他们上去吃饭,小狼宝宝又不能上桌,就拿了一些带来的吃的给小狼宝宝吃。

    小狼宝宝吃饭是最乖的,特别能吃,每次吃饭都会长个头,温白羽有些惆怅的看着小狼宝宝吃东西,说:“我觉得小家伙再多吃点,就钻不进去背包了。”

    万俟景侯伸手揉了揉小狼宝宝的脑袋,小狼宝宝的耳朵竖/起来,抖来抖去的,似乎觉得揉的很舒服,虎头虎脑的摇来摇去,还去蹭万俟景侯的手心。

    小狼宝宝特别的乖,从来不捣乱,如果没人的时候就一个人坐下来玩,温白羽说:“我觉得这个小家伙比咱们儿子都乖。”

    别看小羽毛和蛋/蛋长得很乖/巧,其实是两个小混世魔王,巴掌大开始就滴溜溜的满处跑,小羽毛被小血髓花惯的不行,小血髓花男友力爆棚,只要小羽毛说话,就算天上的月亮都给卷下来。

    蛋/蛋则是被弟控的小烛龙宠的不行,虽然表面上是蛋/蛋听小烛龙的,但是其实骨子里小烛龙也是特别疼爱弟/弟的,只要弟/弟说话,小烛龙也是必然会办到的。

    至于老四老五,温白羽一想起来更觉得头疼了,温白羽心想着,自己会不会又要多一个小孙/子了,毕竟小五和方清也好上了……

    这样一想,温白羽顿时头皮发/麻。

    小家伙吃了午饭,吃的美美的,然后就翻着小肚皮,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小家伙年纪还小,有午睡的习惯是好事。

    温白羽把被子给他盖上,让小家伙好好睡觉,看了看时间,估计快要到午饭的时候了,就准备和万俟景侯出去走走,顺便打听一下贺祈的事情。

    温白羽把门关上,他们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九爷也从房间里出来,他还是那身红色的长袍,正准备往前走。

    温白羽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他之前一直没有仔细观察,竟然给忽略了。

    九爷走路的时候,左脚有些微跛,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受了伤,但是因为非常不明显,所以温白羽也是刚刚才发现的。

    九爷一回头就看见了他们,说:“两位来的刚好,马上要午饭了,跟我这边走吧。”

    他们一路走过去,没有遇到程沇,上了一层,到了中层,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酒吧,旁边是餐厅,看起来相当奢华。

    三个人走进去,屠三那伙人也在了,似乎已经开始吃上了,但是没有看到贺祈。

    温白羽小声说:“真是好奇怪啊,程沇怎么不在,贺祈也不在?”

    程沇提着行李进了房间,把行李扔在地上,累的已经不想动了,他躺倒在床/上,想要休息一会儿,这个时候就听到“咔嚓”一声,房间的门竟然被推开了。

    程沇惊讶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脸出现在自己面前,程沇“嗬——”的吓了一跳,往后搓了一下,这才看清楚,原来是贺祈!

    贺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进来了,自己刚才进门的时候没有锁门,房门能直接从外面打开。

    贺祈走进来,脸上带着微笑看着他。

    程沇有些狐疑,皱眉看着他,贺祈走过来,突然低下头来,一把抓/住程沇,程沇吓了一跳,但是下一刻他更是目瞪口呆。

    贺祈突然低下了头,含/住了程沇的嘴唇。

    程沇不是第一次被贺祈吻了,这种感觉很熟悉,不仅是贺祈的样貌,还有脸上的伤疤,就连贺祈的亲/吻,也是异常的熟悉,还有他舌/尖上的体温。

    贺祈的吻因为程沇的服/从,突然就粗/暴起来,将程沇一把按倒在床/上,快速的撕扯他的衣服,将程沇的衣服扯下来,然后粗/暴的脱掉自己的衣服。

    程沇的心跳很快,他脑袋里都懵了,“嗡嗡——”的一直响,贺祈抱住他,亲/吻着他的脖子。

    程沇脑袋里一片混沌,根本什么都想不到,他没有过任何经验,全身战栗着,着魔一下抚/摸/着贺祈身上袒露/出来的伤疤,那些伤疤都清清楚楚的,每一条都证明着,这个人就是贺祈。

    程沇下意识的紧紧搂住贺祈的脖子,嘴里轻轻呢喃着:“贺祈……”

    贺祈的动作在这一刻突然顿住了,随即更加粗/暴,掐住程沇的手压在头顶,嘴角挂着冷笑,说:“贺祈?你好几次提到他了,贺祈是谁?你这里是第一次吗?他玩过你了?”

    程沇听到他冷漠的声音,猛的一下惊醒了,脑袋里吓得一片发白,身上都冷了,一脚踹下去,贺祈根本没有防备,一下被他踹翻了,直接滚下了床,磕的左面颧骨都青了。

    贺祈从地上站起来,冷眼看着程沇,程沇此时脸上又是惊讶,又是愤怒,眼睛好有些微红,贺祈看到他这个表情,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揪。

    他只不过是和那些狐朋狗友打了个赌,毕竟贺祈长得不错,而且身上都是肌肉,异性缘特别好,在贺祈自己的印象里,他没有和男人玩过,那些狐朋狗友一阵起哄,贺祈就开玩笑说拿下那个小白脸。

    贺祈看着程沇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特别难受,好像有很多东西要破土而出,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猛地回头就大踏步走出了程沇的房间,“嘭!”的一声撞上了门。

    温白羽是先看到贺祈的,贺祈从楼下上来,进了酒吧,没有到这边的餐桌来吃饭,而是坐在吧台上喝酒。

    几个打/手凑过去,似乎是想打听,温白羽隐约听见那几个打/手笑着说:“啊呀?脸怎么青了?不是被打了吧?老六你不行啊!”

    过了一会儿程沇才从楼下上来,他一进来,那些打/手开始起哄,贺祈的目光也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就把目光收回去了,但是余光还是暼着这里。

    程沇在温白羽旁边坐下来,心事重重的样子,一脸疲惫的表情。

    温白羽有些担心他,说:“程沇?你没事吧?”

    程沇摇了摇头,坐下来就没说话,九爷笑着说:“虽然咱们是在船上,但是美食也是少不了的,吃点东西就开心了。”

    很快就有人端了饭菜上来,看起来这个九爷很知道享受,中餐看起来特别豪华。

    四个人一张桌子,正好是九爷温白羽万俟景侯和程沇一桌,那些打/手分成了两桌开始吃饭。

    温白羽夹了一颗大虾放在程沇碗里,说:“程沇,吃饭吧?”

    程沇点了点头,说:“谢谢,我没事。”

    那边的贺祈虽然没有看这里,但是余光一直飘着这里,看到温白羽给程沇夹大虾,两个人还一直在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总是在说话,而且态度很亲/密,程沇还笑了一下,虽然笑得有些勉强。

    贺祈顿时心里就打翻了醋缸,感觉午饭都索然无味了。

    温白羽不喜欢吃腥的东西,尤其是他怀/孕的时候,之前在酒席上吃了好多荔枝虾球,温白羽对这些酸甜口现在格外钟爱。

    这里的虾子因为是特别新鲜的,大多是用滚水抄的,直接去了壳子就能吃,这样的吃饭虽然很朴素,但是最能吃出鲜味儿,但是温白羽却不喜欢了。

    万俟景侯看着温白羽“装体贴”,一个劲儿给程沇夹虾子,有些无奈,说:“白羽,你也吃一个?”

    温白羽皱眉的摇了摇头,小声说:“有点腥。”

    万俟景侯招了招手,示意侍应生过来,让侍应生弄一些甜醋来。

    侍应生很快就弄来了一个小碟子,万俟景侯擦了擦手,然后开始勤勤恳恳的剥虾子。

    万俟景侯的手指很长,他只是用左手捏着虾子的尾巴尖,然后右手也不放下筷子,用筷子拽住壳子往下拨,动作非常快,而且拨出来的虾子全都是正的,没有一个断掉。

    万俟景侯快速的剥了一个,沾了甜醋,夹起来喂给温白羽,温白羽起初皱着眉不想吃,一个劲儿的摇头。

    九爷坐在旁边,轻笑了一声,温白羽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张嘴把虾子吃了,他要是不吃,万俟景侯肯定还会坚持喂他,这样就没完没了了。

    温白羽把虾子含在嘴里,意外的甜酸口儿,更多的是酸,而且虾子甘甜弹滑,特别新鲜,这味道竟然比荔枝虾球还要好吃。

    温白羽眼睛都睁大了,忍不住看着万俟景侯盘子里的虾子,万俟景侯笑了一声,又开始速度的剥虾子,剥的非常快,剥好一个就沾一下甜醋,然后喂给温白羽。

    温白羽怎么吃都吃不够,很快万俟景侯面前的虾壳子就堆成了山。

    程沇看着好奇,忍不住也自己剥了一个虾子,然后沾了一下温白羽面前的甜醋。

    温白羽兴/奋的说:“好吃吧?”

    程沇的面部表情特别“惊悚”,五官都要皱到一起去了,挤眉弄眼的说:“天呢,太酸了,牙要倒了。”

    温白羽无辜的说:“啊?不酸啊。”

    温白羽意犹未尽的吃着,万俟景就开始擦手了,温白羽说:“怎么不剥了?”

    万俟景侯给他夹了一筷子菜,说:“不能再吃了,虾子太寒了,你这两天吃得太多,吃点菜,乖。”

    温白羽虽然不是很愿意,感觉还没吃够,但是到时候如果肚子疼,受罪的还是自己,所以就没有再吃,低着头勤勤恳恳把碗里的菜吃掉。

    九爷看着他们的互动,轻笑了一声,若有所思的说:“两位让我想到了一位故人。”

    温白羽抬起头来看着九爷,九爷却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放下筷子,优雅的擦了擦嘴,笑着说:“我吃饱了,各位轻便,我先回房间了。”

    九爷说着站起来,慢慢往楼下走去了,温白羽发现九爷走路慢的时候,完全看不出左腿是跛的,但是走路一快就暴/露了。

    他这样慢慢得走,看起来很有气场,又看不出来他是跛子。

    温白羽看着九爷碗里的饭,说:“他还没吃两口呢。”

    程沇托着腮帮子,说:“肯定是被/虐走了,你们两个这样是在虐单身狗知道吗?”

    温白羽没忍住,“噗——”的一下喷了出来,程沇赶紧捂住自己的碗。

    他们吃了饭,温白羽还特意要了一块煎牛排,打包带回去,说是下午茶。

    侍应生挂着职业微笑给他们打包,说:“餐厅和酒吧都开放下午茶的,二位先生可以再过来。”

    温白羽在心里默默的想,其实自己不想吃下午茶,已经撑得要死了,这是给自己小孙/子打包带回去的。

    小白狼只是吃了一些面包就睡了,小家伙可是狼,毕竟他的爸爸是狼王,正经的食肉动物,没肉吃怎么行。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进了房间,刚一开门,小家伙就闻到了肉/香味,一下扑起来,在床/上打了个滚儿,撒欢儿一样扑过来。

    万俟景侯把打包带来的肉放在桌上,打开盒子,然后用餐具切了一些,切成小块,确保不烫了,把小白狼抱过来,让他坐在腿上,给他喂肉吃。

    温白羽坐在一边看着,忍不住笑着伸手撩了一下万俟景侯的下巴,一副电视剧里纨绔子弟的样子,笑着说:“小/美/人儿,好贤惠呀!”

    万俟景侯:“……”

    小狼宝宝则是好奇的睁着异色的双瞳,看了看温白羽,又看了看万俟景侯。

    等小狼宝宝吃了东西,就又开始睡觉了,温白羽给他盖上被子,诧异的发现,被子刚刚盖着还刚刚好,现在盖着竟然有点小了。

    温白羽用手大约丈量了一下,小狼宝宝好像长了一大圈。

    温白羽丈量的时候,万俟景侯已经开始脱衣服了,下了温白羽一跳,说:“你干什么?”

    万俟景侯说:“脱衣服,洗澡。”

    温白羽狐疑的说:“你什么时候中午洗澡了?”

    万俟景侯转股头来,笑着说:“不是我洗,你也要洗。”

    温白羽更加奇怪,说:“为什么?”

    万俟景侯笑着伸手搂过来,把他一夹,就夹起来了,说:“因为你刚才撩我来着,对吗?”

    温白羽脑袋一阵发/麻,说:“英雄!好汉!大侠!饶命啊,我没有……”

    万俟景侯嗓子里只发出了一个单音,说:“嗯?”

    温白羽被他夹/着进了浴/室,声音微弱的抗/议说:“我只是撩了一下你的下巴!下巴!”

    万俟景侯把浴/室的门锁上,笑着说:“都一样,你也不想让小家伙听见的吧,小点声,嘘——”

    温白羽听到“咔嚓”一声锁门的声音,顿时后背都麻了,但是不知道这地方各隔不隔音,正好捂住嘴巴。

    浴/室里还有浴缸,一些的洗浴用/品都很齐备,放了水,万俟景侯就把他放在了浴缸里,温白羽从头湿到脚,头发也湿/了,身上狼狈不堪。

    一抬头,万俟景侯却不见了,只有裤子掉在地上,温白羽狐疑的看了看左右,突然双/腿一凉,有什么东西一下缠住了他的双/腿,从小/腿肚子缠上来,一直往上搅。

    “嗬——!”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低头一看,浴缸里竟然有一条蛇!

    并不是太粗,但是是一条火红色的蛇,鳞片像宝石一样红/润,火红色的眼睛盯着自己,突然从水中扎出来,“哗啦——”一声,蛇的上半身一下变成了人。

    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下/半/身还是蛇的样子,身上袒露着肌肉,笑着伸手搂住温白羽,蛇尾不断的缠紧温白羽的双/腿,在他胯/下轻轻的蹭。

    万俟景侯笑着说:“白羽,怎么样,我这种形态,你还满意吗?”

    温白羽挣扎的想要弄开万俟景侯的蛇尾,说:“太重口了!你快放开我,别缠的太紧了!”

    温白羽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小狼宝宝已经睡醒一觉了,好奇的趴在床/上,看着万俟景侯把温白羽裹/着浴巾,从浴/室里抱出来。

    温白羽在小狼宝宝纯洁的目光注视下,感觉自己的头顶都要冒烟儿了。

    温白羽的下午是睡过去的,反正出海的目的地他也不知道,就跟着走就行了。

    温白羽累得不行,抱着小狼宝宝一起睡觉,小狼宝宝全身暖洋洋的,就像一个毛/茸/茸的大抱枕,实在太舒服了,手/感超级棒,温白羽立刻就睡着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万俟景侯没有在房间里,房间里黑/洞/洞的,看不清楚,圆形的窗户外面能看到幽暗的夜色。

    温白羽爬起来,按量了手/机,一看竟然九点了!

    晚上九点,怪不得肚子有点饿了。

    温白羽爬起来,小狼宝宝还在睡觉,他就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刚下床门就打开了,万俟景侯从外面走近来,看到温白羽醒了,笑着说:“白羽,醒了?”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脸上一阵通红,他想到了下午在浴/室里干的好事,万俟景侯向他炫耀身为烛龙的两个大丁丁……

    万俟景侯轻声说:“去吃饭吧?”

    温白羽点了点头,悄悄关上/门,两个人就往楼上中层走。

    进了餐厅,程沇还坐在桌边,其他人都已经吃完了,在酒吧那边喝酒聊天,九爷没有去酒吧,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喝/茶。

    温白羽在桌子边坐下来,万俟景侯也没吃,等着他一起,程沇饿极了,就先吃了,但是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也就坐在桌边没动,打算陪着他们吃。

    那边贺祈的目光频频往这边看,当然是看程沇,好几个打/手起哄,让贺祈过来继续泡程沇。

    温白羽正吃饭,船只剧烈的摇动了起来。

    那边的打/手大喊着:“怎么回事?”

    屠三说:“别大惊小怪的,真是丢人。”

    九爷站起来,说:“我让人去看看。”

    九爷的人很快就回来了,说:“九爷,海上突然起了风浪,咱们需要避一避风再走。”

    九爷点了点头,毕竟现在风实在太大了,这么大的风,又是黑天,实在不好走。

    很快的又有人进来了,说:“九爷,我们发现不远处有一艘小船,发来了求救信号。”

    九爷说:“救人。”

    那人很快就出去了,众人都有些好奇是什么人,屠三觉得九爷是多管闲事,毕竟他们是要去下斗的,不是要去出海做生意的,救了人上来,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众人上了上层的夹板,天气很湿冷,刮着大风,温白羽抓/住夹板的栏杆,感觉要被吹飞了。

    万俟景侯紧紧搂着他的腰,就听到那边有人/大喊的声音,是在救援。

    那艘小船上人很多,九爷船上的打/手放下了悬梯,让那些人从小船上转移过来。

    众人举着探照灯往下照明,温白羽睁大了眼睛,说:“那是不是牧冬?”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小船上很多人,其中一个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看起来狼狈不堪,头发和衣服全都被打湿/了,正指挥着其他人从悬梯爬上去。

    牧冬的样子看起来很狼狈,但是湿/透的衣服衬托着高大的身材,显得格外突出,牧冬最后一个爬上悬梯。

    前面的人全都被拽了上来,一个个都要崩溃了,其中有几个富商,看起来是做生意的,但是遇到了风浪,吓得都哭了。

    牧冬爬上梯子,正要从下面上来,那边贺祈突然说:“那是什么东西?”

    众人往下看去,就见黑色的海面上,突然涌起一阵波涛,不同于海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水面之下涌动着,朝他们的船只火速的冲过来。

    其中一个被救上的富商大喊着:“水妖!是水妖!!!”

    另外一个富商也大喊着:“吃/人的!水妖吃/人啊!刚才吃了我们好几个人,还砸坏了我们的船!”

    万俟景侯眯眼往下看,突然说:“不好,他是冲着牧冬去的。”

    黑色海面上的波浪非常明显,快速的往前涌动,起初众人以为是冲着船只来的,但是其实不对,是冲着小船去的,牧冬正抓着悬梯上往上爬。

    “哗啦——!”一声巨响。

    一个蛇一样的东西快速的涌/出了水面,一下扑上来,带着巨大的水浪,温白羽看不太清楚,那是一个女人的造型,但是又不同于女人,水妖的下/半/身是蛟蛇,上半身则是一个光着的女人,连胸/脯都袒露着,但是她的身上长着肉鳞,后背上张着倒刺,手上还长着鸭蹼,而脑袋则长着一个青蛙的脑袋!

    水妖发出“咯咯”一声,嘴里竟然突出青蛙的舌/头,“嗖——”的一卷,冲牧冬直接卷过去。

    牧冬身在半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万俟景侯手中一探,龙鳞匕/首“嗖——”的打出去,冲着水妖的舌/头直接划过去。

    水妖发现风声,猛地向下一沉,翻身甩动长长的尾巴,一下钻进了水里,避开龙鳞匕/首,瞬间又跳出/水面,制/造出巨大的波浪。

    牧冬被那些巨大的波浪一冲撞,悬梯不断的摇晃着,几乎把他甩下去。

    九爷眼看下面的牧冬又要掉下去,左右看了一眼,抓起地上湿掉的绳索,猛地向下一甩。

    船只很大,九爷的绳索和船只的高度比起来,太微不足道的,这么大的距离,又有大风,众人都觉得九爷的绳索根本帮不了什么忙。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九爷的手臂似乎特别有力,猛地一甩绳子,绳子发出“啪!”的一声,破空抽/出去,准确无误的圈住牧冬的手臂。

    一瞬间水妖跃出/水面,一口咬住牧冬的小/腿,众人虽然离得远,也能听到牧冬发出“嗬——”的一声低吼声,似乎是惨叫,只是听着都觉得太惨了。

    温白羽着急的往下看,万俟景侯伸手拦住他,说:“我过去。”

    程沇抓/住温白羽,怕他被吹下去,但是两个人身材都不高大,风一吹几乎都掀翻了,贺祈一步跑过来,一把抓/住程沇,程沇正抓着温白羽,三个人就串在一起,贺祈紧紧/抓着桅杆。

    万俟景侯猛地从栏杆就直接跳了下去,船工还有那些刚被救上来的富商,包括屠三的那些人,都以为万俟景侯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万俟景侯黑色的身影在黑夜中几乎融为一体,瞬间堕下水面,手中的龙鳞匕/首一翻,猛地一把抓/住了水妖的尾巴,“嚓!”的一声,水妖的尾巴一下就被化成了两段。

    水妖大吼了一声,发出“咯咯”的青蛙叫/声,顿时松了口,牧冬感觉自己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但是好在水妖松口了。

    上面的九爷使劲甩了一下手,绳子发出“嗖!”的一声,一下卷了上来,牧冬猛地摔在甲板上,半条命都要没了。

    温白羽赶紧冲过去,牧冬的腿上血粼粼的,咬伤的地方漆黑一片,水妖的牙齿上有毒素,看起来还是尸毒。

    温白羽赶紧把自己的掌心划开,给牧冬的腿上滴了一些血,然后压住牧冬的伤口给他止血。

    牧冬疼的身上痉/挛,瘫在甲板上,粗重的喘着气,这个时候就听到“哒!”的一声,万俟景侯已经从船只的侧面一下跃上甲板,那条水妖不知道什么时候逃跑了。

    屠三的打/手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万俟景侯,万俟景侯一身都是水,本应该狼狈的,但是看起来一点也不显得狼狈,湿掉的衣服衬着他高大的身材,甩了一下匕/首上的血迹,把匕/首“唰——”的一声插回鞘里。

    九爷过来,指挥着打/手把牧冬抬起来,抬到下面的房间,又叫了随行的医生过来。

    其他被救上来的人有的也受了伤,全都被抬走了。

    牧冬躺在床/上,伤口太大了,医生打算给牧冬缝合伤口,他们带了麻/醉剂,给牧冬注射/了一支,牧冬很快就睡着了,小伙子脸色苍白,看起来受了不少罪。

    大家都在门外等着,医生给他处理机好了伤口,才走进去,牧冬还在昏睡之中,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其他地方也包扎了,有好几处擦伤,还有点磕伤。

    医生觉得水妖应该是一种蛇,因为牧冬的伤口里有蛇毒,给牧冬注射/了抗毒血清,再加上温白羽的血液,虽然温白羽现在怀/孕,灵力受阻,但是已经足够了。

    其他人全都回去休息了,时间太晚了,他们又都浑身湿/透了,都回去洗澡睡觉了。

    九爷却没有立刻走,他站在牧冬的床边,目光/复杂的注视着牧冬,慢慢伸出手来,轻轻的搭在牧冬的脸颊上,他纤细的手掌轻轻/抚/摸/着牧冬的脸颊。

    就在这个时候,牧冬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才缝合了伤口,麻/醉剂的效果应该不会这么短,但是牧冬醒来的却很快,而且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脸颊,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九爷的手腕。

    九爷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缩回手来,但是牧冬的下意识反应很快,竟然真的一把被抓/住了。

    牧冬睁开眼睛,还有一时的意识恍惚,结果发现自己抓着九爷的手,尴尬的赶紧松开,说:“九……九爷?”

    九爷垂下手来,手腕上还能感觉到牧冬的体温,态度很自然的说:“你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尽量不要动,卧床休息,我先回去了。”

    “等等!”

    牧冬一把抓/住了九爷的衣服,九爷回过身看着他。

    牧冬赶紧松开手,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说着,小心翼翼的,但是又一脸憨像的说:“那个……九爷,我想问一下,晚辈是不是什么时候不小心开罪了九爷,如果是这样的话,九爷一定提出来,我这个人比较蠢,我真是无心的。”

    九爷没等他说完,说:“没有这回事,你想多了。”

    牧冬挠了挠后脑勺,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那就好。”

    九爷看着牧冬的神色又变得复杂起来,最后背过身去,说:“休息吧,有事按铃,会有医生过来的。”

    牧冬说:“谢谢九爷。”

    温白羽回了房间,小家伙还在睡觉,睡得特别香,简直是能吃又能睡,怪不得长个子。

    温白羽赶紧把自己的湿衣服脱/下来,万俟景侯也开始换衣服,突然说:“那个九爷,似乎不太寻常。”

    温白羽奇怪的说:“对,他的身手好像特别好?”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我起初以为他是生意人,但是刚才看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九爷的功夫不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47章 扬州百越墓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