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42章 兖州太平鼎8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七笃一下就晕过去了,什么知觉也没有了,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

    黑羽毛伸手探了一下七笃的鼻息,虽然是晕过去了,但是鼻息很稳定,但是七笃的脸色非常难看,脸上全是冷汗,一阵一阵的往下冒,就算是昏晕,还在一阵阵的发/抖。

    温白羽不知道是不是被七笃传染了,总觉得肚子也有些疼,冷汗直往下/流,流/到眼睛里还把眼睛给眯了。

    温白羽伸手捂住自己腹部,万俟景侯说:“白羽?怎么了?”

    温白羽说:“我……我肚子也有点疼,突然就……”

    他说着,禁不住也蹲了下去,一点站着的力气也没有了,全身都在打颤,这种疼痛的感觉和之前都不一样,好像是受了刺/激才导致的疼痛。

    温白羽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万俟景侯伸手搂住他,突然瞥到了旁边的银杏树,突然眯了一下眼睛,说:“不好,这不是银杏,气味有毒,快把他们带走。”

    七笃已经完全晕过去了,黑羽毛伸手将他抱起来,温白羽还没有昏晕,但是已经站不起来了,万俟景侯伸手搂住他的腋下,将他搂紧,让他另外一手挎着自己的肩膀。

    众人快速的往前转移,也顾不得那些银杏树组成的形态了,银杏树带着淡淡的香气,那种香气闻起来有些沁人心脾,然而闻多了肚子里会冒出一种热气,那种热气并不舒服,反而让人有烧心的错觉。

    其他人闻到了也就感觉到烧心,但是七笃和温白羽的身/体正是敏/感期,闻多了就开始有反应了。

    众人快速的往没有银杏的地方转移,七笃醒了过来,但是还是疼得厉害,脸色苍白一片,黑羽毛一边抱着他往前急奔,一边安慰的说:“七笃,没事,马上就不疼了。”

    七笃点了点头,蜷缩着身/体,有些自责的看着黑羽毛被自己挠出来的伤口。

    其他人护着他们往前跑,这个时候噫风突然说:“有人来了。”

    噫风的声音还没落地,就听到“簌簌簌簌”的声音从一面飞快的追过来,声音很大,听起来是一只很大的队伍。

    他们中间有人喊着:“这边有脚印!有上山的痕迹,这边走!别让那崽子跑了!”

    贺祈的小/腿中弹了,走路的时候特别费劲,再加上他其他地方也受了伤,流/血很多,之前后背还开了一个窟窿,虽然是苦肉计,但是真的是伤口,现在已经伤痕累累,根本跑不动。

    贺祈把怀里的羊毛地图塞给扶着他的程沇,说:“九则的人追过来了,他们是找我的,我把他们引开。”

    程沇下意识的拽了贺祈一把,说:“你……”

    程沇的话还没说完,贺祈就笑着说:“怎么了,你舍不得我?”

    程沇的话瞬间就憋在嗓子里了,瞪了贺祈一眼。

    贺祈撇开他的手,说:“反正我也没几天命没了,就当我还你们的人情。”

    他说着,突然在程沇手掌里塞了一样东西,然后一瘸一拐的撑着往前走去了。

    程沇想要拦住他,但是心里有些害怕,毕竟之前贺祈做的一系列事情心机都太重了,他不知道能不能信贺祈。

    贺祈一瘸一拐很快走出去了,温白羽有些担心,但是他现在腹部特别疼,根本来不及担心别人了,温白羽一头都是冷汗,不停的打着颤。

    万俟景侯突然出声了,但是没有拦住他,而是说:“枪。”

    他说着,突然甩了一样东西出去,一把枪“啪”的一声落在贺祈面前。

    贺祈笑了一声,捡起地上的枪,说:“得嘞。”

    他说着,很快头也不回的走了。

    很快众人就听到那伙人的声音,大喊着:“他在这里!!他在这里!”

    然后是“嘭!嘭!”的声音,两边人开始交火,声音一直持续不断,但是渐渐拉远了,声音越来越弱,隐隐约约一直能听见。

    虽然贺祈受了重伤,而且只有一个人,但是他的武力值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低,一个人牵制了那么多人,交火的声音还在继续,渐去渐远,最后听不见了。

    众人远离了银杏树的区域,温白羽的腹痛渐渐的平息下来,然而七笃的腹痛根本没有平息,还是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他身上已经没有力气了,蓝色的眼睛有些失去光芒,无措的盯着黑羽毛。

    黑羽毛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伸手搂住他,安慰的说:“没事七笃,放松点,没事的……”

    七笃嗓子里呜咽了一声,声音沙哑又虚弱,似乎是想回应黑羽毛。

    众人都帮不上什么忙,无虞还会一些医术,给七笃看了看,确实有中毒的迹象,但是毒素很低很低,不会致命,可也不知道会不会对七笃有伤害,毕竟七笃现在的状态不好。

    就在众人手足无措且手忙脚乱的时候,万俟景侯突然一翻手掌,手中的龙鳞匕/首“嗖”的转了一个圈,双眼一眯,眼神顿时锐利起来,说:“警戒,有人来了。”

    众人立刻警戒起来,温白羽快速的抽/出凤骨匕/首,就听枯草丛里发出“簌簌”的声音,然后一个人飞快的扑了出来,他就地一滚,“嘭!”放了一枪。

    那个人是之前跟着贺祈来送人质的,其中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头/目,这个人就是那个男的头/目。

    男人滚出来之后,飞快的放了一枪,众人立刻闪过去,子弹朝着七笃飞过去,黑羽毛抱着七笃,身后肩胛骨的位置猛地展开两片巨大的黑色羽翼,猛地腾空而起。

    那个男人就听到“轰——”的一声,一片黑烟腾空而起,紧跟着眼前就没有人了,而子弹竟然打在了后方的树干上。

    男人有些惊恐的转了一圈,突然感觉到后背生风,一股凉风袭来,男人立刻回头,但是为时已晚,他只看到一个黑发的男人站在他背后,黑发的男人怀里还打横抱着一个怪物,那个怪物头上长着狼耳朵,后背还有狼尾巴,嘴里吐露着獠牙,手上的指甲也长长的。

    黑羽毛站在男人的后背,猛地一扇羽翼,一股狂风瞬间卷来,随着“轰——”的一声,偷袭他们的男人一下被扇飞出去,掉在地上,摔得狠狠的,“呕——”一声,竟然吐出了一口血,枪都落在了地上。

    这边交火的声音很快引来了人,温白羽抢过来说:“快走,他们人太多了,不能和他们正面交火,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让七笃休息。”

    黑羽毛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七笃蓝色的眼睛猛地一张,张了张嘴,但是他说不出话来,一把将黑羽毛推开,他尖锐的指甲划伤了黑羽毛的脸颊,一股巨大的力气让两人突然分开。

    伴随着万俟景侯大喊了一声:“趴下!”

    众人就听到“嘭——!!!轰隆——”一声巨响,似乎是什么大口径的火器,一下炸了过来,黑羽毛只感觉翅膀一阵剧痛,随即快速的收拢起来,与此同时七笃的身影一下就消失了,被那股浓烟炸飞了……

    四周全都是浓雾,还有腾起来的尘土,所有人都趴在地上,地上炸得一片狼藉,鲜血溅的满处都是,七笃消失了,地上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土层似乎是中空的,下面出现了凹陷的类似于海上漩涡的土坑,地上断裂的树枝还随着土往坑里不断的倾泻。

    黑羽毛猛地站起来,大喊了一声:“七笃!”

    然后并没有人回应他,黑羽毛身后的翅膀立刻张/开,“呼——”的一声腾起,往前急速的飞掠,一下将那个男人从地上拽起来,掠上高空。

    男人手中的武/器掉在地上,嘴里“啊啊啊啊”的惊叫着,黑羽毛的脸上全是暴/虐的表情,眼目睁得几乎裂开,双眼充/血,嘴里露/出尖锐的獠牙。

    男人吓得几乎晕过去,黑羽毛抓着他的脖子,指甲陷入他的皮肉,略着他飞快的往前飞,“咚咚咚——”几声,连撞断了几棵巨大的“银杏树”,男人满脸都是血,已经奄奄一息了。

    黑羽毛暴怒的将他从高空摔下去,温白羽只听到男人的嘶喊声。

    温白羽赶紧跑到土坑旁边,他往下看去,什么都看不清楚,土坑下面非常深,很黑,而起到处都是土,底下似乎有很大的空间,塌陷的土将下面的东西掩埋了。

    如果七笃还活着,他掉下去也多半被埋住了。

    万俟景侯说:“下面是墓葬。”

    程沇说:“快下去救人吧!”

    程沇要从背包里拿绳索,黑羽毛已经从远处飞掠回来,一身的怒气,猛地张/开翅膀,一下扎进了土坑里。

    程沇看的目瞪口呆,突然觉得自己的绳索特别落伍……

    老蛇说:“别麻烦用绳子了,我带你们下去。”

    他说着,后背也变出翅膀,不过不是黑色的,而是火红的颜色,带着几个人下了墓葬,老蛇来回了两次,把其他人全都送下去。

    下面真的非常黑,而且非常深。

    温白羽摸出手电了,程沇从背包里拿出荧光棒,折亮了扔在旁边照明。

    下面埋着一层厚厚的土,土里大约有些血迹。

    黑羽毛疯了一样正在挖土,他用双手不停的挖土,手上全是血口子,这土层竟然是砂砾和石片的混合,应该是一部分的流沙层,沙子倾泻下来之后,里面掩藏着锋利的石片,黑羽毛的手已经快要划烂了。

    其他人来不及劝阻,赶紧也帮着挖。

    他们一边挖,一边在心里默默的希望能挖到活的七笃,而不是他的尸体。

    黑羽毛的情绪越来越暴怒,他不停的挖着土,突然程沇说了一声:“在……在这里!”

    黑羽毛立刻一步跨过去,就看到程沇真的挖出来了一片裸/露的皮肤,大家全都赶过来,快速的一起把土挖开。

    很快他们就看到七笃的手背,继续挖开,七笃身上全是血,把七笃的脸露/出来,然后将他的头抬高一点,七笃脸上也都是血,全是划伤,因为上面是流沙层,虽然只是一小片,但是因为流沙层比较薄弱,一炸正好炸开了,七笃就被流沙给掩埋了。

    七笃的伤口里全是沙子,这样下次肯定会感染,众人火速的继续挖,将七笃从沙土里挖了出来。

    黑羽毛的手有些颤/抖,他从出生以来,从没有这么紧张过,他的手轻轻的放在七笃的脖子上,七笃还有脉搏!

    但是七笃的脉搏跳动非常微弱……

    无虞快速跑过来说:“起来,我来!”

    七笃身上的伤口很多,到处都是血,后背有一片炸的皮都没有了,一条白色的毛/茸/茸的大尾巴,此时血/淋/淋的,毛皮都黏在一起。

    黑羽毛握着七笃的手,感觉自己的手掌有些哆嗦,七笃一直没有醒过来,但是因为无虞给他处理伤口,疼痛让七笃的身/体猛地一弹跳,一下醒了过来,嗓子里发出“嗬——”的的吼声,同时尖锐的指甲猛地窜了出来,一下扎进黑羽毛的手掌里。

    七笃猛地张/开了眼睛,众人见他醒了,都松了一口气。

    温白羽瘫坐在地上,感觉自己要紧张死了,他坐下来,手往地上一撑,突然摸/到了一个圆溜溜的东西。

    滑溜溜的,手/感特别润/滑,还带着温暖的气息,怎么摸/着那么像……

    蛋?

    温白羽吓了一跳,立刻低下头去看,就看到地上竟然真的有个蛋!

    蛋宝宝的个头竟然有点大,比他之前的蛋宝宝个头都大,而且是黑色的,黑曜石一样的黑色,带着淡淡的金属光泽,如果不是手/感温暖,温白羽还以为是一块金属?

    那个蛋宝宝露/出来的并不完全,只是露/出来一半,另外一半还在土里。

    温白羽惊讶的大喊着:“蛋!蛋啊!”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喊了,难道喊“我孙/子或者孙女啊……”

    温白羽一边喊着,一边快速的去挖那个蛋宝宝。

    蛋宝宝的个头真的很大,如果小宝宝破壳的话,估计有手掌那么大了。

    其他人也听见,赶紧跑过来帮他挖,七笃刚刚还昏沉的,一听到蛋,立刻就全都清/醒了,黑羽毛让他躺着别动,自己赶过去。

    众人小心的把蛋宝宝挖出来,但是挖起来感觉不对劲,挖了一点之后,温白羽伸手去捧蛋宝宝,结果发现,特别的轻……

    他一捧就捧起来了,太轻了,只是半个蛋壳!原来是半个蛋壳扣在了土里,蛋壳伤痕累累的,一捧起来立刻“咔嚓”一声又碎了。

    随着蛋壳的碎裂,众人都感觉到一种提心吊胆的紧张,蛋壳竟然碎成这样了,里面的小宝宝也不见了!

    黑羽毛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温白羽说:“可能是裂开了,再四处找找。”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咯咯咯咯咯”的声音,然后是“嗷呜……”的轻叫/声。

    万俟景侯突然抬头看向土坑的深处,说:“这边,追!”

    万俟景侯说着立刻就扑了出去,手中的吴刀“咔”一声甩长,快速的钻进了黑/暗之中。

    温白羽着急的站起来,对黑羽毛说:“照顾七笃。”

    然后也快速的扑出去,握紧凤骨匕/首追着万俟景侯往前跑去。

    无虞和老蛇留下来照应黑羽毛,邹成一和噫风也追了上去,程沇因为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也留下来不去捣乱/了。

    万俟景侯快速的往前冲,这个地方真的是墓葬,墓葬设置的非常大气宏伟,土坑炸裂的地方是一个墓室,看起来应该是陪/葬墓室,旁边的棺/材裂开了,不知道刚才“咯咯咯”的粽子叫/声是不是因为棺/材裂开所以尸体起尸了。

    万俟景侯从墓室冲出去,进入了墓道,就看到前面有一个粽子,粽子已经发干了,全身的皮肉溃烂,而且死之前很可能是中了剧毒,或者是中毒而死,身上的骨头竟然是黑紫色的,还透露着一股荧光。

    那个粽子佝偻着身/体,双手下垂,几乎垂到地面,手里拖着一样东西。

    温白羽追上一看,他粽子手里拖着的竟然是个小宝宝!

    小宝宝大约手掌大小,全身光溜溜的,后背还长着一对黑色的羽翼,但是羽翼特别特别特别的小,就跟玩具似的。

    小宝宝的一只羽翼被粽子拽着,拖在地上往后拽,不停的蹬着小/腿,嗓子里发出“嗷呜……嗷呜……”的声音,似乎在恐/吓那只粽子,但是显然不管用。

    万俟景侯瞬间冲出去,吴刀“唰——”的一挽,粽子的胳膊应声掉了下来,瞬间飞起老高,小宝宝也随着飞了起来。

    温白羽快速的扑过去,一把抱住小宝宝。

    小宝宝的翅膀不停扑腾着,落在了温白羽怀里,这个小宝宝果然有手掌大小,反正比小羽毛蛋/蛋生出来的时候大多了,小宝宝长得非常可爱,一双眼睛竟然是不同颜色的,一只蓝色,一只黑色,正好奇的看着自己,他蹬了蹬两条小/腿,张/开小/嘴巴,“嗷呜”了一声,小/嘴巴里还有几颗小小的牙齿,一各个尖尖的,像是小狼牙似的。

    温白羽差点被小宝宝给萌化了,这个小宝宝看起来呆萌呆萌的,特别老实那种。

    万俟景侯很快解决完了粽子,温白羽抱着小宝宝,说:“看来咱们儿子的基因就是强大啊,竟然是个小宝宝,我以为是个狼宝宝。”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我怎么觉得你的口气有点遗憾?”

    温白羽说:“秦老板家的狼宝宝好可爱的,可是他不给我玩。”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那是人家的孩子,怎么能给你玩。”

    温白羽抱着小宝宝往回走,中途遇到了来援助的邹成一和噫风,不过没用上他们就解决了。

    邹成一见到是个可爱的小宝宝,也被蒙住了,小宝宝一脸呆呆的憨憨的表情,摇着小手看着他们,眼睛一眨一眨的,特别的萌。

    温白羽他们回来,虽然温白羽有些舍不得,但还是把小宝宝递给了黑羽毛。

    黑羽毛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是个小男孩,小宝宝看到黑羽毛,也露/出好奇的目光,盯着黑羽毛看来看去,然后张/开小/嘴巴“嗷呜”了一声,随即“咯咯”笑了起来。

    小宝宝正笑着,突然小鼻子耸了耸,展开小/嘴巴吸了两口气,然后“阿嚏!”打了一个小喷嚏,与此同时,小宝宝全身一震,瞬间就从人形的小宝宝一下变出了狼耳朵和狼尾巴。

    雪白的狼耳朵,毛/茸/茸的,耳朵内/侧是粉/嫩的颜色,狼尾巴没有七笃的那么有力,看起又短又粗,尾端尖尖的,简直是犯规卖萌,一甩一甩的摇晃着,后背上还有那两扇迷你小翅膀,“嗖嗖嗖”的快速扇着。

    温白羽的目光一下就雪亮了,竟然有耳朵和尾巴!

    太萌了……

    小宝宝的鼻子又耸了一下,“阿嚏!”又是一声,随着喷嚏声,狼耳朵狼尾巴的小宝宝,终于成功的变成了一只狼宝宝,小白狼全身雪白雪白的,一只眼睛蓝色,一只眼睛黑色,后背背着小翅膀,就好像游乐园里卖的装饰小翅膀似的,有些迷茫的睁着自己的大眼睛,耸了耸小鼻子。

    温白羽见证了小宝宝变成小白狼的全过程,感觉这个“变身”的过程略萌啊……

    七笃看着黑羽毛手里的小白狼,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狼宝宝在黑羽毛怀里鼓悠了两下,扇动着自己的小翅膀,黑色的小翅膀白色的毛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竟然非常和谐,毫无违和感。

    小白狼的翅膀并不是摆设,虽然小了点,但是扇的很快,飞起来,飞到了七笃怀里,然后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拽了拽七笃的大尾巴,盖在自己身上,打了个小哈欠,小/舌/头舔/了舔自己尖尖的小獠牙,闭上眼睛睡觉了。

    七笃“吓得”浑身不敢动,全身肌肉/紧张,看着怀里的小白狼,还有些反应过不来是怎么回事。

    黑羽毛看见七笃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禁笑了一声,低下头来,轻轻亲了一下七笃的额头。

    七笃脸上有些红,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非常喜欢黑羽毛和自己亲/昵。

    温白羽眼睛始终盯着人家的小白狼,两眼发光,恨不得自己才是一头狼,说:“太可爱了!”

    万俟景侯笑着搂住他的腰,说:“别羡慕,咱们多生几个,肯定有比他可爱的。”

    温白羽:“……”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说:“你自己生去。”

    万俟景侯一脸淡定的说:“虽然烛龙的生/殖能力很高,但是自交肯定生不出来。”

    温白羽:“……”

    邹成一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

    程沇则是一脸蒙的表情,有些反应不过来。

    七笃是在太虚弱了,醒了一会儿又睡过去了,七笃灵力受损,也是狼尾巴狼耳朵的样子,小白狼也有狼尾巴狼耳朵,简直就是七笃的缩小版,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睡觉的样子简直萌爆了。

    黑羽毛让七笃趴在自己的腿上,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和狼耳朵,七笃睡得似乎挺舒服。

    其他人也坐了下来,刚才七笃出事,大家都吓毁了,幸亏七笃没事,而且蛋宝宝竟然也完好的出生了,虽然有点早产的感觉,但是小白狼看起来挺健康的,而且个头大,虎头虎脑的样子,一脸呆萌呆萌的表情。

    大家也算是因祸得福,地上竟然炸出一个大坑,他们顺利的进入了墓葬,不用再花时间勘探挖掘了。

    大家坐着休息,等着七笃身/体好一点再出发。

    温白羽也累了,就靠着万俟景侯睡着了,睡得迷糊的时候,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拽自己,一下一下的,起初力气很轻,但是后来感觉的很清楚。

    温白羽本身还以为是万俟景侯,就没有搭理,但是后来很不对劲,因为那个东西竟然爬到自己身上来了,毛/茸/茸的,还扫着自己的鼻子,痒的温白羽几乎要打喷嚏了。

    温白羽睁开眼睛,就看到一片白茫茫的,定眼一看,竟然是白色的茸毛,小白狼竟然趴在自己身上,尾巴扫着自己的鼻子,怪不得痒呢。

    旁边的万俟景侯早就醒了,不过没有动,就看着小白狼趴在温白羽身上玩。

    温白羽眼睛顿时发光,偷偷伸手戳了戳小白狼的屁/股。

    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被温白羽戳了之后扭着抗/议,小耳朵还竖/起来了,背后的翅膀“嗖嗖嗖”的扇风。

    温白羽戳上瘾了,肉肉的感觉手/感太棒了,又戳了戳,小白狼转过头来,用异色的双眼盯着他,瘪着嘴巴,一脸很委屈的表情。

    温白羽突然很明白那种欺负人的成就感,实在太有成就感了,温白羽还想戳,万俟景侯赶紧伸手拦住他,说:“多大了,怎么还欺负小孩子?”

    温白羽这才收回手来,但是很不甘心,因为万俟景侯解救了小白狼,所以小白狼就爬到了万俟景侯身上,扇着小翅膀飞到了他的肩膀上,伸手拨了拨万俟景侯的耳朵,又拨了拨自己的耳朵,似乎发现他们的耳朵不太一样,好奇的看来看去。

    小白狼和万俟景侯玩了一会儿,其实是小白狼自娱自乐,感觉玩的还挺开心的,七笃就醒过来了,醒来的时候发现小狼宝宝不见了,吓了一跳。

    小白狼发现七笃醒了,立刻就抛弃了陪他玩的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扇着小翅膀,吃力的飞过去,落在七笃怀里,用小脑袋蹭了蹭七笃的下巴。

    绒毛特别的柔/软,七笃有些手忙脚乱,小白狼张/开嘴巴,“嗷呜……嗷呜……”的叫了两声,奶声奶气的,超级可爱。

    温白羽看了一眼时间,说:“咱们上路吧。”

    黑羽毛对七笃说:“身/体可以吗?”

    七笃点了点头,刚要爬起来,结果黑羽毛就把他打横抱了起来,说:“我抱着你。”

    七笃脸上不好意思,被黑羽毛抱了起来,他怀里的小白狼也一起被抱了起来,小白狼窝在七笃怀里,低头看着地面,似乎小孩子对举高高都很有兴趣,“咯咯”的笑了起来。

    众人从墓室出去,走了不太远,就看到了地上伏尸的粽子,是刚才拖走小白狼的那个粽子。

    小白狼看到那只小粽子,立刻露/出小小的尖牙,嘴里发出“嗷呜~嗷呜~”的声音。

    无虞皱眉说:“这粽子竟然有毒,应该活着服下毒药下葬的。”

    黑色的毒深入了骨头,粽子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可怕。

    众人绕过粽子往里走,墓葬的墓道两边雕刻着很多花纹,墓道非常长,修建的很宏伟,凭山而建,看起来消耗了不少人力和物力。

    他们刚走几步,就听到墓道里隐约有人的声音在说话。

    众人都吓了一跳,温白羽说:“什么声音?粽子起尸了?”

    万俟景侯静听了一两秒,说:“是后面,可能那些人发现洞/口了。”

    “什么!?”

    温白羽有些吃惊,那些人发现洞/口了,也就是说九则的人又回来了,那岂不是说贺祈已经死了?

    程沇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顿时有些慌。

    万俟景侯朝众人打了一个手势,说:“灭灯。”

    所有人把手电全都关上,程沇将亮着的银光棒塞/进背包里不让银光棒露/出光芒,众人跟着万俟景侯快速的往里走。

    里面非常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他们把手放在墙壁上,摸/着墙壁往前走。

    后面的动静非常大,看起来规模很宏大,很多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人/大喊着:“下面安全!放绳索吧!”

    随即是很多人进入墓葬的声音,应该都是从那个土坑进夫人,他们进入了刚才众人休息的墓室,然后是“哒哒哒”的声音,很多人跑步往前进。

    万俟景侯带着他们快跑,前面出现了一扇大门,大门是开着的,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墓室。

    墓室布置成一个炼丹室的样子,里面放着一个巨大的罗盘,罗盘上密密麻麻都是丹药,罗盘的正上方还是一个罗盘,就跟串肉串一样,一条很细的线,穿着九个巨大的罗盘,从墓顶一直吊下来,每个罗盘上都放着丹药。

    墓室的周围堆放着各种陪/葬品和祭品。

    墓室的对面还有一扇大门,但是大门是封死的,万俟景侯冲过去,用手摸了一下,说:“打不开,需要炸/药,这里面浇的是铁水。”

    温白羽说:“那怎么办?”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周围,说:“他们来了,先躲起来。”

    他说着打了一个手势,众人全都隐藏在陪/葬品后面,躲了起来。

    就在他们刚躲进去之后,就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很多人冲了进来,所有人手里都有充足的火力。

    前面进来的人说:“里面安全,可以进来了。”

    随即又有很多人进来,那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女人被簇拥在中间走过来,随即后面又推搡着一个人出来,竟然是贺祈!

    贺祈身上都是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被推进来之后,腿一软顿时倒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脑袋磕在地砖上,一时有些发懵。

    程沇看到贺祈,下意识的睁了一下眼睛,但是不敢出声,怕被别人发现。

    贺祈倒在地上也没有起来,反而坦然的躺着,他的双手戴着手铐,脚上也有锁链缠着,看起来像是阶/下/囚的样子。

    贺祈笑着说:“好歹也是共事一场,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

    女人冷笑了一声,说:“贺祈,你以为自己还是领队吗?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我现在不杀你,你觉得是我舍不得杀你吗?”

    贺祈笑着说:“肯定是我技术太好,你垂涎我已久了。”

    女人冷笑说:“贺祈,你的死期要到了,还嬉皮笑脸的?我告诉你,现在留着你,无非是因为这个墓葬凶险,必要的时候用你做活诱饵而已。”

    贺祈耸了耸肩,笑着说:“无所谓。”

    女人不再理贺祈,转头对手下说:“四处嗖嗖,看看有没有老板要的东西。”

    那些打/手答应了一声,准备开始四周搜索。

    温白羽顿时有些紧张,转头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眯着眼睛,把嘴唇贴过来,附在温白羽耳朵边,压低声音说:“还记得泗水下面的那个墓葬吗?”

    温白羽听他说起彭祖庙,就点了点头。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下,伸手指了指吊在天上的罗盘。

    温白羽看向罗盘,突然脑袋里精光一闪,一下就明白了万俟景侯的意思,罗盘上放着很多丹药,这些罗盘似乎就跟泗水下的墓葬一样,罗盘本身是掩人耳目用的,其实是一个平衡秤,上面的丹药都是经过精心测量的,如果稍微动了一颗,那么平衡秤就会发生偏移,墓葬里的机/关肯定就会开启。

    那些人快速的搜索着四周,众人都是手脚冰凉,万俟景侯则是不紧不慢的,随手拿起祭品堆里的一块玉石,眯起眼来,猛地甩手一扔。

    就听“嗖——”的一下,玉石一下砸中了罗盘上放着的丹药。

    玉石砸中丹药,丹药飞了出去,而玉石则留在了罗盘上,万俟景侯这一下扔的太学问了。

    玉石没有落地,而是悄无声息的落在了玉盘上,这样不会被那些人发现,而丹药太轻了,从最高的罗盘上掉下来,“啪”的一声轻响,落在了地上,谁也没有发现,“咕噜噜”的滚到了贺祈脚边。

    贺祈躺在地上粗喘气,忽然看到一个类似于“驴粪球”的东西滚过来,他眼睛快速的动了一下,抬头看向那些串起来的罗盘。

    罗盘突然轻微的晃动着,然后晃动逐渐肉/眼可见,越来越摇晃。

    贺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从地上坐骑起来,看着那头/目,笑着说:“喂!”

    女人转过头来,说:“死到临头还想贫嘴吗?”

    贺祈笑着说:“不是啊,我只是好心的提醒你,但是我肯定知道你不会信。”

    女人皱起眉来,说:“我劝你放聪明点,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贺祈耸肩说:“我倒是劝你小心点,你要是不听,这可能就是咱们最后一句对话了。”

    女人狐疑的看着贺祈,她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就听到打/手“啊——”的大喊了一声,罗盘竟然从天上掉了下来,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贺祈在罗盘悠过来一瞬间快速的向旁边扑出去,巨大的罗盘将女人一下冲出去,带着女人一起悠向了灌了铁水的墓门,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墓门一下被砸开了,声音巨大,墓室的机/关被开启了,开始不断的摇晃震动,发出巨大的声音,似乎要塌了一样。

    万俟景侯说:“走。”

    他说着,拽住温白羽,让他先走,墓门被打开了,破了一个巨大的洞,温白羽快速的钻进去。

    其他人也跟在后面,他们冲出去,墓室里面的那些打/手还在混乱着。

    贺祈从人群中跌跌撞撞的冲出来,他往前一路狂奔,冲进墓道里,后面还有坍塌的坠落声。

    贺祈一冲出来,“咚!”的一声就瘫在了地上,眼前站着一个人,贺祈吃力的抬起头来,就见那人是程沇,程沇低头看着他,说:“你死了吗?”

    贺祈笑着说:“如果你不救我,我就死定了。”

    程沇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有些不甘心,但还是伸手拽住他,托着他往前走。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打/手的声音,好几个打/手也逃了出来,大喊着:“贺祈在那里!还有那些人!快开火!!”

    开火的声音瞬间响了起来,万俟景侯让众人快跑,将温白羽搂在怀里,护住温白羽也往前快速的冲。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地雷,么么扎o(* ̄3 ̄)o

    谢谢redtears88、暗影、绿里黄衣、忆江南、捺捺捺捺捺、落葉未央、轻松熊巧克力的地雷

    前几天没来得及发的红包已补上,发到红包的小天使会有站短提示的哦~

    因为蠢作者最近有3个文每天要更,还要码存稿,感觉时间有点紧张,以后发红包就不记录名字了,请小天使们注意看后台提醒呦!么么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42章 兖州太平鼎8》,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