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33章 爻,生生不息9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众人站在车马坑里,往四周看了看情况,青铜车马上全都有文/字,大多数隶属的部,分的很详细,从这些文/字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春秋墓葬,很有可能是望帝墓。

    温白羽感觉有些头疼,他实在想不明白,难道他们被圣池抛来的空间很混乱?

    但是一直以来接/触到的都并不混乱,确实和三千年/前的西周一样,除了这座春秋格局,写着望帝铭文的墓葬。

    温白羽说:“可是地图上显示的就是这里,血月族的遗址在哪里?”

    唐无庸把地图拿出来,反复的看了看,他伸手点了点青铜板上的位置,说:“确实是这里没错,这里应该就已经进入血月族的墓葬了。”

    众人全都围拢过去,仔细的研究着刻着地图的青铜板,他们之前走了一个捷径,穿过了一座高山,然后来到了这里,按理来说绝对没有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竟然是一座春秋墓葬,发生在未来的墓葬……

    万俟景侯皱眉说:“有两种可能性。”

    他一说话,众人全都抬起头来看他。

    万俟景侯说:“或许这里面的确是血月族的遗址,像之前夜郎古国一样,因为墓葬的密度很大,全都层叠在一起,所以我们并没有看到血月族的遗址。”

    温白羽说:“你是说,血月族的遗址,很可能在这周围,或者地/下?两个墓葬压叠在一起了?”

    万俟景侯点点头,但是又说:“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如果墓葬压叠在一起,或者挖掘墓葬的时候,发现了别人的墓葬,或者改迁墓址,或者……”

    温白羽脑袋里神/经一绷,说:“或者把别人的坟挖空?”

    万俟景侯又点了点头,似乎肯定了温白羽的说法。

    也就是说,他们正在寻找的血月族墓葬,要不然在这座墓葬的下方,要不然就已经被掏空改成了春秋墓葬,那他们岂不是白找了吗?

    万俟景侯似乎看懂了温白羽的脸色,说:“也不算是白找,如果是被掏空的话,好东西一定会留下来陪/葬的,咱们进去看看,说不定会有收获。”

    众人觉得这已经算是没办法里的好办法了,只能也必须这么做,不然他们千辛万苦的寻找过来,岂不是太浪费时间了。

    一进入了墓葬,本身打头的丰老/爷/子就屈居二线了,毕竟这里已经不属于雪山了,虽然还是雪山的一部分,但是他是个村/民,对于下斗根本不在行。

    万俟景侯提着小蓝灯走在最前面,伸手扶着温白羽,众人退出了车马坑,继续往前走。

    前面的墓道有些怪异,或许是见证了土夫子进入过这个墓葬,墓道里的墙壁都被刮花了,墓道上的壁画也被抠下来了,有的是整片刮下来的,拍在地上碎的七零/八落。

    温白羽看了看四周,说:“这些先进来的土夫子也太野蛮了吧?官盗也有这么野蛮的吗?”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你难道忘了广川王?就是奚迟的老主/子。”

    被他这样一提醒,温白羽倒是记起来了,官盗也并不是什么高档次的集/团,广川王也算是盗墓里面最没有逼格的人了。

    地上的石砖都翻起来了,看起来乱七八糟的,路上全都是大小石块,走起路来非常麻烦,几乎没有地方插足,大家小心翼翼的往里走去。

    被抠下来的墙壁上隐约能看到杜鹃花的影子,其中还有一些治水的画面。

    这让温白羽想起了他们来的时候,樊阴爻意外掉进的假墓葬,现在看来,或许那座假墓葬,也和这座春秋墓葬有关联。

    众人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墓道里黑/洞/洞的一片,很快在他们面前出现了岔路,竟然是个十字路口,众人顿时都有些懵。

    老蛇挠了挠头发,说:“这要怎么走?”

    十字路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四面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壁画也全都损毁了,地上的石砖被抠起来,四条路都有损毁,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温白羽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耸了耸肩,似乎也没什么头绪。

    万俟景侯从背包里拿出东西来,这年代没有荧光棒,不能扔只荧光棒去试探,所以就随便找了点东西,把包药粉的布包拿出来,打了个结,然后使劲扔进了墓道里。

    “嗖——”的一声,万俟景侯的臂力简直惊人,而且扔东西的动作太帅了,突然举起手来,扬过头顶,然后快速的往前一摆,布结瞬间扔了出去,一下飞进墓道里。

    先是往前扔了一个,墓道里听到闷闷的“咚”一声,似乎没什么反应,看起来没有粽子或者奇怪的东西,万俟景侯又往左右各扔了一个。

    在往右边扔的时候,就听到“咚!”然后是“簌!”的一声,那声音特别轻,但是绝对有声音,温白羽心脏一提,说:“什么声音?”

    “簌簌……”

    “簌!”

    又是那种声音,虽然很轻,但是似乎在向他们逼近,众人全都警戒起来。

    万俟景侯双目眸子微缩,突然抓/住温白羽的手,说:“快走,往前走,是蟑螂。”

    蟑螂?!

    又是蟑螂!

    温白羽觉得万俟景侯在和他开玩笑,温白羽作为一个爷们,这辈子都没怕过蟑螂,不过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今年蟑螂都变异了。

    一大群黑色的蟑螂,个头虽然没有之前看到的那么大,但是最小的也有半米长,蜂拥的从右边的墓道冲了出来,追着他们不断的爬,有的竟然还会飞!

    众人已经慌了神,他们谁也没见过这么多蟑螂,虽然墓葬里有蟑螂也不稀奇,但是这么一大群蟑螂,看着就已经想吐了。

    众人快速的往最前面的墓道跑去,狂奔不止,就在跑了不到一百步的时候,竟然看到前面又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

    温白羽差点爆粗口,身后的墓道里传来蟑螂爬行的“簌簌簌”声,已经追过来了。

    万俟景侯说:“继续往前走。”

    众人快速的跟着万俟景侯继续往前跑,温白羽跑的气喘吁吁,感觉自己再也跑不动了,他们一共跑过了四个十字路口,全他/妈是十字路口,一个接一个的岔路。

    这个奇怪的春秋墓葬,竟然是个巨大的迷宫!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跑不动了,拽住他的手,将人快速的背在背上,说:“膝盖顶着我的腰,别压了肚子。”

    温白羽累的点了点头,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感觉要跑死了。

    众人的呼吸声都有些粗,并不是不堪重负,他们还能再跑很远,但是这个墓葬太诡异了,这么多岔路,让他们精神上有些受不了。

    老蛇说:“受/不/了/了,那些蜚蠊还在追,咱们用火攻吧。”

    他刚说完,丰老/爷/子立刻制止他,说:“不能用火攻,这座墓葬建筑在雪山上,外面到处都是冰雪,你们发现没有,墙壁是中空的。”

    丰老/爷/子一边跑,还一边伸手猛地敲了敲墙壁。

    真的是中空的!

    这座高级别,甚至是天子级别的墓葬,墙竟然是中空的。

    慕秋惊讶的说:“偷工减料到这种地步了?工匠怎么没被抓起来。”

    唐无庸皱眉说:“并不是偷工减料,这些承重墙是中空的,能承重,但是不能单点敲击,应该是设计的一种机/关。”

    丰老/爷/子继续说:“一旦外面的冰雪发生大雪崩,这座墓葬绝对承受不住压力,不能用火攻。”

    老蛇的幻想被破灭了,其实这一点万俟景侯早就看出来了,否则也不会带着众人一致选择逃跑了。

    樊阴爻说:“那怎么办?而且万俟流影还没找到,他到底跑哪里去了?”

    他们正说着,温白羽突然说:“你们看!”

    众人都吓了一跳,就在温白羽说你们看的时候,他们穿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四周突然变得亮了,因为墙壁变成了冰做的,墓顶、墓墙、墓砖都是冰做的,半透/明的,每款墓砖都有半米见方,铺设出一个巨大的冰雪墓室。

    “咚!咚咚……”

    有声音从他们的头顶上传过来,众人抬头一看,就看到头顶上似乎有人,不过那个人好像在墓葬的上层?

    墓顶也是一块块一米见方的墓砖,墓砖是半透/明的,能看见上层的东西,隐约间有一个人影,那个人影慢慢的移动着,人影每次移动,还能看到他在半透/明的墓砖上留下一片黑红的痕迹。

    是血……

    那个移动的人影是万俟流影!

    樊阴爻第一个大喊了一声:“是万俟流影!他在上面!”

    方清震/惊的说:“天,他是怎么上去的?”

    温白羽说:“咱们要找路的话,估计来不及了。”

    万俟景侯回头看了一眼,说:“那些蟑螂要来了。”

    万俟景侯伸手把温白羽放下来,说:“不能用火攻,你们拦一下,我有办法上去。”

    他说着,突然伸手拍了拍墓墙,然后一下跃起很高,瞬间伸手扣住墓砖的缝隙,冰墙很滑,墓砖的缝隙非常浅,但是万俟景侯竟然能徒手卡主,与此同时快速的向上攀爬,他似乎是想要爬到墓顶去。

    上面的万俟流影似乎也看到了下面的人,但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癫狂的状态,根本没有要和他们汇合的举动,低着头,对着他们看了一会儿,然后又慢悠悠的走了,似乎要向远处走去,他们就要失去万俟流影的踪影了!

    众人都有些着急,这个时候那群黑色的大蟑螂全都冲了进来,还有的带着翅膀,发出“嗡嗡”的声音,跟蚂蜂似的,当然个头要比蚂蜂大多了。

    温白羽抽/出凤骨匕/首,黑羽毛伸手拦住他,然后把小七笃交给了温白羽,突然冲了上去,那些蟑螂体型巨大,蜂拥的扑过来。

    小七笃全身炸着毛,呲着獠牙,眼睛变得蓝晶晶的,似乎是发/怒,想要从温白羽怀里跳出去帮忙。

    小五也快速的冲了上去,其他人也过去帮忙,樊阴爻手上捏诀,好几个小纸人从他怀里快速的飞出,“嗖——”的卷出去,变成了锁链,去缠绕那些黑色的蟑螂。

    在众人缠斗的时候,万俟景侯已经快速的爬上了墓顶,然后突然抽/出吴刀,刀刃“啪”的一声沿着墓顶的砖缝插了进去,然后顺着冰砖画了一圈,瞬间就听到“咔嚓!”的声音,冰砖猛地掉了下来。

    下面的众人立刻撤开,“啪嚓!”一声巨响,冰砖砸下来,瞬间砸到了好几个蟑螂,一个绿水喷溅而出,差点溅在温白羽脸上,怀里的小七笃都恶心的抖了一下,用小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脸。

    万俟景侯快速的将吴刀插回腰间,然后双手扒住墓顶的大窟窿,往上一悠,他双臂的肌肉一下张弛起来,瞬间就悠了上去。

    樊阴爻喊了一声“天”,似乎有些惊讶,万俟景侯竟然把墓顶给捅/了一个大窟窿,然后钻了上去。

    他冲上去之后,并没有立刻放下绳子,众人就听到上面传来“咚!嘭!咚——”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

    因为墓顶是冰做的,半透/明的,众人能隐约看见万俟景侯,还有另外一个黑影,那就是万俟流影了。

    两个黑影在上面似乎在缠斗,然后一个黑影突然倒在地上,摔得好像还不轻,发出一声巨响。

    紧跟着是“出溜——”一声,万俟景侯和万俟流影两个人似乎都滑/到了窟窿旁边,万俟流影倒在地上,嘴角破了,正在流/血,双眼是冰蓝色的,有些癫狂,疯了一样在地上挣扎,不断的痉/挛的,在地上弹跳起来就要咬万俟景侯。

    温白羽的“当心”两个字还在嗓子眼儿里,众人看得还都心惊胆战,就听到“咚!”的一声巨响,万俟流影刚扑起来,万俟景侯已经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顿时万俟流影的鼻子就鲜血长流了,似乎被打蒙了,一下倒在地上起不了。

    众人:“……”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看着就觉得生疼生疼的。

    万俟流影短暂的蒙了一下,就要起来继续咬人,万俟景侯的动作非常迅速,寒着脸,从背包里快速的抽/出一条绳子,膝盖一压,正好压住了万俟流影抓上来的手,将他的手压在地上,用绳子快速的将人五/花/大/绑。

    几秒钟的时间,万俟景侯已经将万俟流影的双手绑起来,绑在身后,在身上也困了好几圈。

    万俟流影疯狂的嘶吼着,但是已经无济于事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樊阴爻感觉万俟景侯下手也太狠了。

    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往下看了一眼,脸色非常难看,眼里暴起煞气,右手一扬,身边的吴刀瞬间飞了出去,冲着温白羽直飞过去。

    众人下了一跳,还以为万俟景侯也被咬了,传染了毒素,也变得癫狂了,结果就听“嗤——”一声,一股绿水飞/溅出来,温白羽回头一看,就见地上插着一只死蟑螂!

    吴刀将死蟑螂剁成了两半,死蟑螂还在不停的踢着腿,原来是一只漏网之鱼。

    万俟景侯手掌一张,吴刀发出“嗡——”的一声,自己飞了起来,瞬间落入了万俟景侯的手中。

    万俟景侯这才有条不紊的从背包里又掏出绳子,把绳子垂下来,让众人顺着绳子爬上来。

    温白羽现在身/体比较弱,爬绳子都有些困难,感觉肚子里这个蛋宝宝似乎变化特别快,昨天晚上温白羽还没有任何感觉,现在竟然觉得灵力有些虚弱,像被掏空了一样。

    万俟景侯见他动作吃力,双手一撑,一下就从上面蹿了下来,然后抱住温白羽,抓/住绳子,上面黑羽毛和小五拽住绳子,将两个人拉了上来。

    墓葬的上层和下面似乎一样,也是冰做的,但是有些地方冰不一样。

    温白羽一钻上来,顿时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恐惧感,因为上层的墓墙上,就在冰墙里,镶嵌着很多东西,一个个圆溜溜的小石头。

    那些石头是乳/白/色的,带着黄/色的小斑点……

    “吸魂?!”

    温白羽惊讶的几乎要喊出来,这些石头是他们以前见过的吸魂,万俟景侯就中过招,石头是具有放射性的元素,具体是什么他们也不知道,但是会辐射人,让人的身/体变得虚弱,用于先生的话说,就像身上有一个血口子,永远不能愈合,早晚有一天会被掏空。

    而这里,吸魂的石头并不只一颗,竟然有无数颗,它们被当做了装饰物,装饰在冰墙上,甚至像普通的鹅卵石一样,拼凑出美丽精致的图案。

    那图案是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双手高举过头,似乎在虔诚的擎着什么东西,她手里擎着的,是一轮月亮,月亮的周围还有十二个小月亮,巨大的冰墙背景是一条吸魂石头拼出来的烛龙,烛龙口衔火精,似乎在照耀着土地……

    吸魂的石头……

    月亮崇拜……

    照耀光/明的烛龙……

    这一切全都是血月族的标志!

    万俟景侯说:“或许我想错了,并不是底下,而是地上。”

    原来这里果然是因为墓葬密度太大,墓葬重叠在了一起,所以才变成这样的,血月族的遗址在望帝墓的上方。

    但是这还是不能解答温白羽心中的疑惑,就算墓葬的密度大,在西周也不该出现望帝的墓葬。

    温白羽说:“不管怎么样,咱们先离开这里,这些石头太可怕了。”

    虽然有些人不懂这些石头的厉害,但看温白羽的脸色就知道,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众人顺着墓葬快速的往前走,墓道里很宽,一路走过去,唐无庸和鬼侯可以肯定了,这的确是血月族的遗址。

    这是一座巨大的血月族的群葬墓,两边的冰墙里全都是他们陈列品,有古老的血尸,陈列了大约十米左右,两边的加起来一共是十二具血尸。

    血尸的脸上戴着面具,每个面具代/表一种月亮,一共刚好十二个月亮。

    再往前走,两边的冰墙里又有十二个河神。

    十二……

    这是血月族的智慧所在,是上古人类最早观察天象和黄道见证,也是智慧的结晶。

    然而这些东西都让人不寒而栗,他们都属于血月族的禁术。

    还有许许多多,更加多的禁术展现在墓道的冰墙里。

    温白羽发现血月族的人真是心灵手巧,他们能制/造出完美的机/关,机/关上甚至都精益求精的刻画花纹,能在一粟上画出天地苍穹,那种极致的完美和精致,都让人战栗不止。

    唐无庸和鬼侯虽然身为血月族的人,但是都是第一次进入这片禁地,这里蕴藏着无数的秘密,是他们这些后辈所不知道的。

    唐无庸有些感慨的说:“怪不得这里要成为禁地。”

    慕秋说:“其实有些人太聪明了反而不好。”

    唐无庸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慕秋的头,说:“你说的对。”

    万俟流影昏晕了一会儿,情况似乎有些不妙,醒过来之后又开始大吼大叫,似乎有些癫狂。

    众人把万俟流影放下来,他被五/花/大/绑着,还在不断的挣扎,眼看着绳子都要拽断了,身上全是血红的印记。

    樊阴爻说:“这样不是办法,他身上的毒要怎么办?”

    万俟景侯划开手掌,让自己的血滴在万俟流影的伤口上,万俟流影镇定了一会儿,但是情况有些反复。

    鬼侯给他看了看伤口,说:“他身上的毒有些不妙,这种毒虽然不是血尸毒,但是提炼的结果是和血尸毒异曲同工的。”

    万俟流影也在发狂,情况非常不稳定,身/体里的毒素激发了他的潜能,同时也让他无比躁动,因为万俟流影的心态本身就不平和,没有温白羽的心态温和,所以看起来无比狂/暴。

    万俟景侯见万俟流影脸色非常痛苦,时而狂/暴,时而露/出忍耐的表情,又将自己的血滴在他的伤口上。

    万俟景侯的血似乎立竿见影,万俟流影终于安静了下来,躺在地上深深的喘着气,他眼睛里的蓝色终于退了下去。

    万俟流影似乎还在克制自己,粗喘的喘着气,满脸都是汗,樊阴爻帮他擦了擦汗,万俟流影看了一眼他的手腕,已经被包扎过了,但是手腕上的纱布都被血染红了,看起来伤的很重。

    万俟流影说:“对不住。”

    樊阴爻活动了一下手腕,说:“已经没事了。”

    樊阴爻说着,要帮他解/开身上的绳子,万俟流影立刻摇头说:“不要动,别给我解/开,我的意识还有些混沌。”

    万俟流影的伤口还是发黑,毒素并没有解,只是被万俟景侯的烛龙血克制住了,也只是暂时的压抑住,万俟流影虽然已经恢复了意识,然而暴怒还在他心底滋生。

    他刚才虽然狂/暴,但是记忆还在,那些意识非常痛苦,就像喝醉了酒,明明是自己做的,但是不能相信。

    万俟流影怕自己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说:“还是捆着好。”

    万俟景侯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将绳子解/开一部分,只把他的双手捆住,万俟流影点了点头,这样舒服一些,也让他放心一些,就算再发狂,自己双手捆住了,也不能做什么。

    众人准备继续再往前走,他们越往前走,樊阴爻就越是兴/奋,他似乎觉得自己的目的地就要到达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寻找的真/相。

    温白羽见他一脸兴/奋高兴的样子,忍不住说:“难道这里有好东西?”

    樊阴爻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但是一直以来我都在寻找这里,说实在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好想不太记得了,可是执念太深了,似乎只要找到了这里,就到达了我的目的地。”

    温白羽耸了耸肩膀,感觉樊阴爻这个神棍突然变成文艺派的了,说的话自己竟然有些听不懂。

    而随着墓道的深入,万俟景侯的眉头越皱越紧。

    温白羽见他的脸色不好,心里也提了起来,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我感受到了一股阴气。”

    温白羽有些奇怪,难道是自己的灵力太弱了?所以连阴气都感受不到了?

    然而他们走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墓道开始下沉,冰墓道本身就滑,阻力太小了,一变成斜坡,就更显的滑。

    温白羽小心翼翼的伸手扶着墙面,但是墙面也很凉,弄得他肚子很疼,一阵绞痛,脸色都苍白了。

    万俟景侯伸手扶住他的手,让温白羽抓着自己,自己扶着墙面,众人小心翼翼的往下走。

    樊阴爻说:“这样不对啊,这么走下去,咱们不是又要回到什么望帝的墓里了吗?”

    樊阴爻觉得自己是乌鸦嘴,他们顺着下沉的冰道一直走,果然……

    真的又走回望帝的墓葬里了,那种每隔一段就出现十字路口的格局,呈现出一个巨大的魔方。

    温白羽突然说:“其实我觉得咱们的猜测都错了。”

    众人看向他,温白羽说:“或许其实血月族的遗址和望帝墓葬并不是一上一下,而是扣在一起的。”

    樊阴爻说:“你是说建在一起?那后建的人也太缺德了吧?哪有把自己的墓放在别人墓里的?”

    万俟景侯说:“这种形势确实很少,但也不是没有。”

    这样建造多半是命格八字极为相似,也有可能性是原本建在这里的墓葬,里面有好东西,就算命格八字不同,也吸引着人把自己的墓葬放在里面。

    樊阴爻说:“是什么好东西?”

    温白羽说:“这还不好猜吗?无非就是钱和永生。”

    樊阴爻点了点头,觉得温白羽概括的还挺全面的。

    万俟流影说:“这个望帝,到底是什么人?”

    万俟流影似乎说到点上了,这群人里起码三分之二都不知道望帝是谁,因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西周人。

    众人一边走,万俟景侯一边给大家解释,说:“望帝是蜀王,传说古蜀国由蚕丛开过,联合制衡部落,建立了古蜀国,这也是蜀国的前身。”

    这些众人都是知道的,蚕丛纵目,崇拜眼睛、鸟类还有太阳,这些全是历/史上可以考究出来的,神秘的三星堆文化,就解释了古蜀国的存在。

    古蜀国蔓延了三代,蚕丛到鱼凫,而杜宇,也就是望帝,是古蜀国第四代帝王,他建立了蜀国。

    望帝不是古蜀人,到底是什么人有待/考证,有人说是朱提人,可是古文志记载望帝是从天而降,止于朱提,止于是停留,并没有说他本身就是朱提人,这已经无从考证了。

    望帝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帝王,他教督促蜀国人耕种、农物,深受百/姓的爱戴。

    万俟景侯说:“后来,蜀国还出现了一位很贤德的丞相,就是鳖灵,是下一任蜀王,被称之为丛帝,也叫开明。”

    众人都静静的听着万俟景侯叫故事,给他们科普几百年之后将要发生的“历/史”。

    万俟景侯说:“据说这和鳖灵是奇人异事,他熟悉水性,但是偶然有一天走在河边,却失足掉进了水里,然后被淹死了。”

    慕秋忍不住插嘴说:“你逗我玩吗……”

    万俟景侯继续说:“鳖灵的尸体并没有顺流而下,而是逆流而上,冲到了巴蜀,望帝看见了,让人把他打捞上来,两个人相谈投机,鳖灵拜相,成为了望帝的左膀右臂。”

    慕秋说:“我知道了,一定是鳖灵太能干了,所以这个望帝把自己的王/位传给了他?”

    万俟流影则是皱了皱眉,不是他思想太黑/暗,只是帝王把王/位传给丞相,这难道是尧舜时期吗?从大禹开始,就已经变成了家天下,大禹是什么人,如此贤明的帝王都逃不过家天下的诱/惑,而这位望帝,竟然能做到如此?

    万俟景侯似乎看到万俟流影的表情,笑了笑,说:“历/史上没有确切的考究了,但是有几种传说。”

    鳖灵做了丞相,忠心耿耿,帮助望帝把蜀国强大起来。

    但是就在望帝晚年的时候,因为巴蜀身在盆地,出现了巨大的水患,盆地堆积了洪水无法疏导泄/洪,让百/姓民/不/聊/生。

    望帝对此无可奈何,熟悉水性的鳖灵想到了好办法,帮助望帝去治水,鳖灵将巫山的峡道开凿,洪水顺着峡道泄走,终于治好了水患。

    万俟景侯说:“有一种说法,望帝觉得自己不能治水,鳖灵可以治水,感觉自己的才能不如鳖灵,所以让位给鳖灵,自己隐居西山,后来死后化作了杜鹃,日日啼血。”

    慕秋说:“这个说法说不通啊,他自己让位,干什么还哭血?”

    万俟景侯说:“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望帝在趁鳖灵到巫山治水的时候,与鳖灵的妻子通奸,后来鳖灵回来之后发现了这件事情。”

    温白羽“啧啧”了两声,他没听过这种说法,毕竟学历/史的时候老/师不讲这种说法,说:“所以他是个渣男吗?”

    万俟景侯继续说:“鳖灵治水有功,已经功高盖主,再加上望帝和他妻子有染,于是鳖灵逼/迫望帝退位,望帝归隐西山,死后化作了杜鹃,日日啼血长鸣。”

    众人听了都有些感慨,万俟流影则是比较相信第二种说法,毕竟第一种说法,觉得自己的才能不及鳖灵,就让为给鳖灵,万俟流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的,毕竟作为一个帝王,他需要的不是才能,而是发掘人才,他虽然治不了水,但是他发掘了一个鳖灵来治水,这已经是一个成功的帝王了。

    大家一边听万俟景侯讲故事,一边往前走,感觉这一路上也不枯燥,竟然不知不觉走了很远。

    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墓室,看墓室的造型,无比的宏伟,然而竟然是圆形的。

    古人心里,宇宙是天圆地方的,墓葬的建造也符合了这种天文现象,而眼前的这个墓葬,竟然是圆形的,无论是穹顶,还是地面,全都是圆形的。

    就像置身在一个圆柱形的罐头里。

    众人小心的走进去,墓顶上刻画着星辰和银河,地面上刻画着很多奇怪的东西,温白羽有些看不懂这些是什么东西,曲里拐弯的,好像是一种鬼画符。

    墓葬的正中间一口棺/材,棺/材竟然不是平放在地上的,也没有棺床,这口棺/材,竟然是斜插在地里的。

    四十五度角斜向上,头上脚下,一半在地里,一半在外面……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形势?”

    这形势太眼熟了,他们曾经见过这种形式的棺/材,头上脚下,一半在外,一半在内,为的是充分的吸收天地精华,再加上地上的那些鬼画符,看起来就像是……

    万俟景侯眯眼说:“养尸。”

    他说着,又说:“可惜了。”

    万俟景侯这句可惜了的意思,大家都能理解,可惜了这座墓葬遭到了破/坏,有官盗进入了墓葬,破/坏了墓葬的灵气,墓葬无法藏气,就无法养尸。

    温白羽戒备的说:“会不会养出怪物?”

    万俟景侯说:“很有可能。”

    樊阴爻觉得有些可怕,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了看,说:“那个……棺/材是开着的……”

    众人被他这句话吓得半死,还以为粽子起尸了,结果走过去一看,棺/材真的是开着的,但是里面的粽子根本没起尸,因为已经无法起尸了,被大卸八块。

    温白羽说:“我虽然知道春秋战国有截肢藏这种东西,但是这看起来不太像吧?”

    樊阴爻撇嘴说:“绝对不像,这看起来有深仇大恨。”

    万俟景侯把棺/材推开,伸手指了指棺/材里的钉子,尸体除了被大卸八块之外,还被钉子钉住了,这种毁尸的行为,绝对是有深仇大恨。

    温白羽到到注意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那就是这个尸体,竟然保存的如此完好,他身上的皮肉甚至有弹/性,就像刚死一样,但是血浆已经凝固了。

    温白羽说:“这尸体好像有点问题。”

    万俟景侯说:“看起来这个墓葬真的有点名堂,他的身/体养得很好。”

    万俟景就左右看了看棺/材,在上面找到了铭文,果然是望帝墓,这棺/材里躺着的就是望帝本人。

    望帝在这里修建了墓葬,为了保存尸体,甚至是企图重生,将自己的尸体养了起来,但是没想到的是,这里进来了盗墓贼,而且还是大规模的盗墓,看起来是报复行为,把他的尸体毁得乱七八糟的。

    温白羽有一种猜测,或许这批官盗就是丛帝也说不定,不然谁会把尸体毁成这样,除非有异癖,像广川王那样的,觉得这是乐趣。

    众人盯着棺/材里保存完好的尸体……尸块,有些沉默了。

    万俟景侯说:“其实我有一种猜测,但是一直不能肯定,现在看了有些眉目了。”

    温白羽说:“什么猜测?”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依照这具尸体来看,它保存的非常完好,说明这座墓葬确实有来头,咱们刚才也看到了血月族的部分遗址,或许望帝就是因为知道这里是血月族的遗址,所以才把墓葬建在遗址之中,想要利/用血月族的遗址,达到复生的效果……”

    众人点了点头,这些他们都能理解。

    万俟景侯继续说:“白羽,还记得血月族的圣池吗?”

    温白羽说:“当然记得。”

    万俟景侯说:“圣池有个奇怪的能力,就是将东西抛向不同的空间,这座春秋墓葬,或许其实本身在就存在于春秋,没有任何混乱,但是它的选址套在了血月族的圣池上……”

    温白羽脑袋里一闪,说:“你的意思是说……圣池把这座春秋墓葬抛了过来,这里的空间是混乱的?”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

    温白羽说:“那圣池不就在附近了吗?”

    温白羽一阵激动,说:“快快,咱们找找。”

    众人都有些兴/奋,他们找了这么久,终于要找到圣池了,都在四周开始寻找,但是一座水池,还能被藏在哪里?众人都有些匪夷所思。

    温白羽在四周寻找,突然觉得肚子有点疼,疼得他脸色苍白,只好扶着墓墙走到旁边坐下来。

    万俟景侯走过来,说:“白羽?”

    温白羽摇了摇头,说:“没事,就是肚子有点疼,我歇一会儿。”

    他坐在地上,看着周围的人找来找去的,他们也没有目标,只能抱着兴/奋的心情瞎找。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刚要回去继续找,温白羽突然一把拽住他的手腕,万俟景侯立刻回头,还以为温白羽怎么了。

    温白羽突然睁大了眼睛,说:“等等,丰老/爷/子不见了!”

    他这样一说,众人全都一愣,然后看向对方,他们刚才太惊喜了,因为离成功已经不远了,就没有注意什么,丰老/爷/子本身在他们中间,进入墓葬之后就一直很低调,因为他对这些不在行,也不在前面走,总是默默的跟着人群。

    然而现在,人群里根本没有丰老/爷/子,他竟然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发烧了,红包没送完,明天补上!

    另外安利一下蠢作者的新脑洞,欢迎小天使们圈养!

    

《财神爷的悠闲生活》,打滚卖萌求圈养手机读者请戳.jjwxet/book2/2722631

    网站直接戳图传送↓

    元宝是天庭“985计划”财神学院第2156789届毕业生,正面临天庭金融危机、毕业生就业难的严峻考验,元宝不得不和999个应届毕业生一起应征财神实习岗位。

    根据“轻松做财神APP”新手指导,元宝只要完成99个任务,就能顺利转正,并且得到APP海量福利大礼包,前景一片光明。

    但是元宝万万没想到,身为实习财神爷,下界任职第一天兜里只有两块钱。而且凡界的人都好奇怪,总是把他当霉星……

    元宝:我可以帮你复仇夺回家产,走上人生巅峰!

    路人甲:……

    元宝:我可以帮你当上影帝,完爆票房,挣好多好多的钱!

    路人乙:……

    元宝:你今天夜里2点47分去买一张彩票,可以中500万,不,是2个亿!

    路人丙:……

    元宝:地官赦罪,水官解厄,财星高照,天官赐福~

    攻(面瘫脸):……

    元宝:别拉我,我没有疯!

    霸道总裁攻VS呆萌财神爷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33章 爻,生生不息9》,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