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23章 鬼眼火精墓10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

    戚明夏大喊了一声,就听到翻板“嘭!”的一声闭合了,四周一下变得黑/洞/洞的,他们在极速的下落,而深坑的下面竟然有什么东西在反光。

    温白羽一下就从兽型变成了人形,他的左胳膊满处都是血,两个人坠下来,“咚!!!”的一声巨响撞在深坑的岩壁上,然后又撞飞出去,继续往下落。

    温白羽已经陷入了昏迷,戚明夏伸手去抓他,就在这个时候,他终于看清楚坑下面闪光的东西是什么了。

    竟然是针!

    密密麻麻的针,针尖朝着上方,下面埋在石板里,这是机/关,就算掉下来摔不死,也一定会被扎死。

    “温白羽!温白羽!”

    戚明夏抓/住温白羽,但是无/能为力,眼看就要掉在针上,被扎成筛子眼,温白羽突然听到了声音,猛地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变得火红火红的,在黑/暗的深坑里,一下明亮起来。

    温白羽的身形猛的一亮,瞬间从人形又变成了鸿鹄,用爪子抓/住戚明夏,咬紧牙关,双翅突然一阵,猛地掠地而起,戚明夏努力蜷起身/体,以免地上的针扎到自己,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些针尖顺着自己皮肤刮过的冰凉。

    温白羽发出一声鸣叫,似乎是觉得疼,他一用/力,左翅就开始不断的喷血,血滴答滴答的流下来,流了戚明夏一身都是,又掉在地上,染红了那些钢针。

    温白羽的翅膀扑扇着,但是已经尽力了,他似乎飞不高,不能冲上深坑,再把翻板顶起来。

    温白羽深吸了两口气,猛地扇着翅膀,带着戚明夏向深坑的岩壁飞去,就在他们靠近岩壁的时候,鸿鹄一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温白羽的人形。

    温白羽猛地右手一抓,凤骨匕/首一下扎进岩壁里,就听到“噌——!!!”的一声,温白羽和戚明夏坠着匕/首快速的下落,幸好下落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就在离钢针差不多十公分的地方,终于停了下来。

    戚明夏向下看了一眼,冷汗直流,地上是密密麻麻的钢针,而且四周还散发着一种恶臭,竟然有很多尸体。

    上面的翻板并不是一次性的,能多次打开,看来已经捕捉到了不少“猎物”。

    温白羽左手无力的下垂,右手抓/住匕/首,眼睛有些翻白,戚明夏立刻从上面跳下来,小心翼翼的站在地上,避免那些钢针扎到自己。

    戚明夏站稳之后,说:“温白羽,松手吧,我接着你。”

    温白羽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他的声音,还是因为昏迷,真的一下松了手,凤骨匕/首还在墙壁上插着,他的眼睛一闭,突然昏/厥了过去,一下掉了下来。

    幸好高度并不高,戚明夏一下接住温白羽,温白羽的身材并不高大,真是万幸,戚明夏已经感觉自己腹部的伤口要撕/裂了,疼的他要死,但是不能松手。

    戚明夏抱着温白羽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走到深坑的边缘,边缘的位置是没有钢针的,戚明夏将温白羽小心翼翼的放下来,然后快速的脱/下自己的外袍,盖在温白羽身上,然后又从背包里掏出布来,压住温白羽胳膊上的伤口,快速的给他包扎止血。

    戚明夏的手有些抖,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紧张,温白羽的胳膊伤口深可见骨,鲜红的肉全都翻起来了,又因为刚才强行振翅,伤口崩裂的非常严重,看起来胳膊都要掉下来了,上面血粼粼的。

    但是就算这样,他的伤口还在奇迹般的自己愈合,凝血非常好,如果是普通人,绝对必死无疑了。

    戚明夏帮他压着伤口,布条很快就湿/透了,他又重新给温白羽包扎,撒上止血药,止血药被冲的很淡很淡,几乎全都被冲走了,不过显然还是有些效果,血流的渐渐少了。

    戚明夏将他的伤口包扎起来,然后转过头去,看了看还插在石壁上的凤骨匕/首,踮着脚小心的走过去,避开那些钢针,然后伸手一把抓/住匕/首,从墙上拔了下来,然后又小心的走回来。

    戚明夏也实在累了,他眼前冒着金星,就瘫坐在温白羽旁边,他一坐下来就再也站不起来,仰着头靠着石壁,不断的喘着粗气,感觉好累,很想睡觉。

    戚明夏觉得现在不应该睡觉,但是他实在没有办法,现在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支配了,戚明夏伸手捂着自己的腹部,似乎有些撕/裂,他的衣服被弄/湿/了,但是他懒得看,双手瘫/软放在自己的腿上,头越来越歪,靠在墙上很快睡着了。

    温白羽胳膊很疼,疼得他满身都是冷汗,身上还很冷,四周都是阴气,还有臭气涌进自己的鼻子里。

    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被人压在冰凉的地上,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是能听见他在自己耳边的狞笑声。

    那人双手抓/住他的翅膀,将他的翅膀往后拧,温白羽发出低哑的嘶吼声,但是根本没有力气反/抗,就听到“咔嚓——”一声……

    “嗬!!”

    温白羽几乎是大吼了一声,身/体弹跳了一下,腰身已经离开了地面,猛地睁开眼睛。

    旁边的戚明夏还在昏睡之中,突然听到耳边有大吼的声音,一下就给吓醒了,猛地直起身来,戒备的看着四周,就见温白羽已经醒了,他睁着双眼,火红的双眼,满脸都是冷汗,汗涔/涔的已经把盖在他身上衣服湿/透了。

    左臂似乎被他剧烈的挣扎又弄裂了,有些开始渗血。

    温白羽虽然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是他并没有焦距,似乎沉浸在自己的噩梦中,双手不断的颤/抖着,握着拳,狠狠的压着地面,全身紧绷,血顺着胳膊流下来。

    戚明夏赶紧爬起来,按住温白羽,说:“温白羽?你怎么了?放松一点,你的伤口崩开了。”

    温白羽粗喘着气,双眼还是没有焦距,脸上的汗滚下来,全身的紧绷之后,开始不断哆嗦,或许是因为疼痛,温白羽嘴里还有轻轻的呻/吟声。

    戚明夏帮他把脸上的汗擦干净,但是他发现好像擦不干净,因为温白羽一直在流汗,似乎还在深入的恐惧之中。

    戚明夏伸手拍了拍温白羽的脸,说:“温白羽?醒醒?你怎么了?”

    温白羽突然抬起右手,一把抓/住戚明夏的手腕,戚明夏吓了一大跳,好在温白羽的手劲并不大。

    温白羽张着火红的眼睛,嘴里喃喃的说:“万……万俟……”

    戚明夏刚开始没听清楚,因为他的声音太低了,不过后来听清楚了,无奈的叉着腰,说:“真对不住,我不是你家男人。”

    他说着,又从背包里拿出布来,给温白羽把伤口重新裹了一下。

    温白羽渐渐的才从噩梦中醒来,粗喘着气,眼睛那种火红色的光芒退下来了一些,有些虚弱,瘫在地上,气息有些微弱。

    戚明夏动作很麻利,给他包扎好,说:“别再动了,刚才好一点,现在又崩开了。”

    温白羽无力的点了点头,他想要坐起来,但是失败了,戚明夏让他躺着,说:“不要起来,你休息一会儿吧,咱们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

    温白羽虽然心里着急,但是他说的是实话,就老实的躺在地上,因为疼痛,他一直轻轻嘶着,好像这样可以缓解他的疼痛一样。

    戚明夏坐在一边,帮他把匕/首擦干净,然后还给他,笑着说:“哎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挺喜欢你的。”

    温白羽睁开眼睛,脸色惨白,嘴唇有些发紫,虚弱的说:“是吗?你谁不喜欢?”

    戚明夏:“……”

    戚明夏又说:“你看,现在四周黑漆漆的,而且你还光溜溜的,就咱们两个人,是不是特别好的时机?”

    温白羽挑了挑眉,对他来说,现在脑袋转动都很费劲,只能用眼睛瞥了一眼旁边,不远处有好多尸体,说:“你确定只有咱们两个人?”

    戚明夏翻了一下白眼,说:“配合一下好吗,死人也算人吗?他们会动吗?也不会动啊,相当于没有。”

    他说着,就听“簌……”一声,顿时后背毛/骨/悚/然的,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警戒的看着四周,说:“什么声音?你听到了吗?”

    温白羽倒是没有听到声音,他的身/体太虚弱了,反应有些慢,戚明夏的说话声都是双重的,根本听不见那么微小的声音。

    温白羽见他警戒,立刻也要爬起来,说:“扶我一下。”

    戚明夏赶紧凑过去,伸手扶住温白羽的右胳膊,然后手从他左腋下穿过去,想要把他扶起来,但是温白羽左胳膊疼得要死,被他这样一碰,顿时全身打颤,猛地就跪在了地上。

    戚明夏手忙脚乱的,说:“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那我怎么扶你?我总不能拽你头发吧……”

    温白羽疼的眼睛翻白,满脸都是冷汗,他右胳膊扶着墙,尽量把身/体的重量放在墙上,然后慢慢的爬了起来。

    戚明夏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给温白羽披上,以免他浑身光溜溜的。

    温白羽爬起来,靠着墙深深的喘着气,单手把衣服带子随便系了一下,仰着头喘气,好像随时要跌坐回去一样。

    戚明夏不敢碰他,说:“你还好吗?”

    温白羽笑了一声,说:“我死不了。”

    戚明夏拍了拍胸口,似乎那意思是放心了。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看着戚明夏的目光突然凝重起来,戚明夏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还以为温白羽也被蛊虫控/制了,后退了一步。

    戚明夏刚刚要后退,温白羽突然用右手按住他的肩膀,说:“不要动,我觉得不对劲……”

    戚明夏松了一口气,原来温白羽不是被控/制了,不过什么不对劲?

    温白羽抬了抬下巴,示意戚明夏看后面,后面有好多尸体,全都扎在钢针上,显然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那些尸体有的像是奴/隶,已经全都腐/败了,露/出干尸的骨头,应该是陪/葬的人。

    有男有女,特别的凌/乱,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这是一座活葬墓,所以下葬的标准可能不能按照常理来说,这座深坑的陪/葬者,很可能有儿妾的亲信,毕竟斩草除根这个道理,不管是几千年/前,大家都是懂得的。

    然而钢针扎着的不只是腐烂的干尸,还有一些没有腐烂完全,散发着恶臭气息的尸体。

    那些尸体穿着简单的衣服,衣服也没有腐烂,有的还背着行囊,行囊摔下来散在地上,里面竟然还有铲子。

    戚明夏挑了挑眉,说:“道上的人?”

    温白羽说:“或许是金爷之前的人。”

    他说着,又说:“你背后的那具尸体,刚才不见了。”

    他这样一说,戚明夏顿时汗毛都竖/起来了,全身打颤,说:“你别吓唬我……”

    温白羽说:“我吓唬你干什么,你不是听到声音了吗?虽然我没听到,但是那具尸体的确不见了……还真让你说准了。”

    戚明夏说:“说准什么了?”

    温白羽说:“死人也会动。”

    戚明夏:“……”

    温白羽说:“趁着粽子还没攻击咱们,找找出口吧。”

    戚明夏揉了揉脸,说:“这是陪/葬坑,怎么可能有出口。”

    温白羽没说话,指了指旁边墙角的几个尸体,已经变成干尸了,那些尸体半靠半坐在墙旁边。

    戚明夏看了一眼,顿时明白了,这些干尸的样子,并不是摔下来摔死的,或者扎死的,他们坐在没有钢针的地方,肯定是幸存者,然而现在已经风化了。

    温白羽扶着墙站起来,在四周开始摩挲,戚明夏说:“真不是我泼冷水,他们死的有些绝望,不然也不会是这种抱胸的动作了。”

    温白羽说:“有时间臭贫,用你的眼睛看看四周。”

    戚明夏:“……”

    戚明夏咂咂嘴,说:“我真的是第一眼见你觉得还挺喜欢。”

    温白羽说:“然后呢?”

    戚明夏说:“然后就越来越觉得你不和我胃口,扎手。”

    他说着,也没有闲着,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然后又猛地打开,戚明夏立刻发出“嗬……”的一声,倒退了一步,“嘭”的撞在墙上。

    他伸手抹了一把眼睛,竟然流/血了,满手都是血。

    温白羽说:“你没事吧?”

    戚明夏摆了摆手,说:“没事,眼睛有些疲劳,我现在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这对招子。”

    他说着,又伸手抹了一把眼睛里流下来的血,说:“不过有个好消息。”

    他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说:“墙角,好像有东西。”

    温白羽和戚明夏都是伤员,只能互相搀扶,两个人沿着坑底的石壁慢慢蹭过去,避开地上的钢针,好不容易蹭到对面,就看到戚明夏说的果然是真的,墙角有“东西”。

    那东西竟然是一个小圆坑!

    温白羽脸上一阵欣喜,说:“逃生通道?”

    戚明夏笑着说:“太好了……”

    他才说了三个字,突然顿住了,脸上的笑也凝固了,说:“等等,可是如果真的有逃生通道,那些人怎么还死在这里了?”

    两个人看向黑/洞/洞的小圆坑,都有些沉默,温白羽说:“走一步算一步,先进去看看。”

    他说着就要往里钻,戚明夏伸手拦住他,说:“等等,我先打头,你伤得太重,在我后面。”

    温白羽也没有争辩,点了点头,戚明夏背上背包,然后俯身钻进了圆坑里,圆坑特别窄小,特别简陋。

    温白羽的身材算是队里比较瘦的,也不是很高,需要半弯着腰,干脆就跪着往里爬了。

    戚明夏比他高一些,跪在地上往里爬,还不能抬起头来,感觉束手束脚的,如果这个通道长一点的话,出去脖子就要歪了。

    逃生通道很长,戚明夏顾忌到温白羽的胳膊,爬得并不快,一边爬还一边时常出声喊着温白羽。

    温白羽都有应声,突然笑了一声,说:“没想到你还挺温柔的。”

    戚明夏说:“那是自然,你也不想想戚公子迷倒过多少姑娘。”

    两个人趴在黑/暗的深坑里,四周只有“簌簌簌”的爬行声音,这种空间给人的感觉幽闭异常,如果不说着话调剂一下心情,戚明夏觉得他可能爬不出去就要崩溃了。

    戚明夏笑着说:“怎么样,我跟你家男人比起来呢,谁温柔啊?”

    他一提起万俟景侯,温白羽心里那股担心的感觉更加浓重了,万俟景侯中了蛊毒,被控/制了,那种不属于他的狞笑,让温白羽心惊胆战。

    温白羽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差远了。”

    戚明夏撇嘴说:“呿。”

    他说着,突然“啊”了一声,温白羽听到喊声,立刻往前快速的爬,说:“戚明夏!?怎么了?”

    温白羽还以为他发生了危险,这么窄的地方,如果有粽子偷袭他们,根本来没办法打抖。

    温白羽往前爬了两步,很快就撞到了戚明夏,戚明夏似乎没有危险,只是已经改为跪坐在地上,沮丧的说:“草他娘的!到头了。”

    说着还狠狠的砸了一下通道前面的土墙,封死的,已经到头了,这或许的确是一个逃生通道,但是并没有挖通。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人还是死了,而且一副很绝望的样子。

    戚明夏叹了口气,说:“往回退吧。”

    温白羽这个时候却拍了拍他的背包,说:“往后退也没有路,咱们继续挖。”

    戚明夏一时无语了,说:“你胳膊都要断了一只,还挖土?哪来这么大的精神。”

    温白羽把戚明夏背后的背包卸下来,然后把里面的铲子拿出来,他们是来倒斗的,自然带着这些工具,幸好背着,不然现在就只能徒手挖了。

    温白羽把一把铲子丢给戚明夏,说:“难道你不想出去吗?万俟景侯、麒麟,还有老蛇和鬼侯,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早些出去,或许还能帮他们一把。”

    戚明夏接过铲子,任命的开始挖土,说:“你不是凤凰吗,点个火吧,这里太暗了。”

    温白羽从背包里掏了掏,找出一个简易的火把,他右手手心一张,猛地打出一股火焰,把火把点燃了,然后插在土里。

    逼仄的通道被点亮了,通道的土墙上映照出两个影子,随着火光摇摇晃晃的。

    然后两个人开始挖土,准备继续挖这条逃生通道。

    挖了没一会儿,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了,满头是汗,毕竟身上都有伤,这种大负荷的劳动并不适合他们。

    温白羽粗喘着气,说:“你为什么要找儿妾墓?”

    戚明夏耸了耸肩膀,说:“我就是想看看儿妾的眼睛,看看我们是不是一类……”

    他说着,轻叹了一声,说:“我一直都是异类,别人恐惧我,连我自己也恐惧自己,我想找到和我一样的人。”

    温白羽听着戚明夏的声音,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并不是异类,我认识的朋友里也有你这样的眼睛。”

    温白羽心说,或许你们的眼睛都是一双,不过这也算是有鬼眼。

    戚明夏顿时来了精神,挖土的动作都快了,有些激动,说:“真的?他们在什么地方,出去之后我能见见他们吗?”

    温白羽挑了挑眉,在三千年后……

    温白羽说:“能见是能见,但是路有点远。”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挖土,温白羽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一直都是万俟景侯在做,戚明夏虽然是半个道上的人,但是身为戚公子,他也从不做这种活儿。

    两个门外汉在拼命的往门里看,突然发觉好像看着是那么回事,但是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他们把前面的土挖出来,起初是乱丢在旁边,后来发现,前面的通道没有挖通,但是他们丢出来的土已经要把自己埋了。

    温白羽没有办法,只好让戚明夏继续挖坑,然后自己开始处理那些土,把土抹平摊在地上,这样不至于把他们给活/埋了,或者把后退的路给堵死了。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挖土,累的已经要不行了,但是谁都不敢说累,恐怕一说出口就要瘫在地上了。

    温白羽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左胳膊,生疼生疼的,因为用/力,稍微又有些崩开了,正在流/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有股温暖的感觉缓缓流下来……

    温白羽累的喘着粗气,把土摊好,然后把火把拔/出来,往前爬了几步,然后再把火把插在土里。

    等他做完这些的时候,突然看到黑/暗的通道里,地上的影子突然飘忽了起来,原本投影在墙壁上的两条影子,突然扭曲起来……

    那是因为空气的波动,突然有风从他们身后涌了过来,让火把开始波动,影子也开始波动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投影在墙上的两条影子,突然变成了三/条,第三/条影子很大,慢慢从后面拉长过来。

    前面的戚明夏还没有看到,在专心的挖土,还在说着什么,温白羽看到那条影子慢慢压过来,已经就在自己后背了,他不动声色,将凤骨匕/首握在手心里。

    温白羽身/体往前欠了一些,左手费劲的抬起来,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戚明夏的小/腿。

    戚明夏完全没感觉到后面多出了一个“人”,也没有回头,说:“干什么?你别突然说被我迷住了啊,我可是不接受的。”

    温白羽:“……”

    温白羽真想把他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是不是稻草!

    身后的影子不断的拉长,似乎举起了双手,猛地往前一扑,温白羽再顾不得什么,也是往前一扑,一下压住了戚明夏。

    戚明夏大喊了一声,他早就不堪重负了,被这么狠狠一压,差点吐血,一下趴在了地上。

    温白羽快速往前一扑,然后猛地拧过身来,他一转过来,立刻看清楚了,那是一具尸体,就是之前失踪的尸体。

    尸体可能是之前进斗的人,很可能是金爷的人,死在墓葬里了,他身上正在腐烂,看起来恶心的不行。

    温白羽双/腿一曲,猛地一蹬,“嘭!”的一声将粽子一下踹出去。

    这个时候戚明夏才大喊了一声,说:“怎么回事!?”

    通道太窄了,温白羽在后面,粽子从后面追过来,根本没办法越到前面去,前面的戚明夏也根本没办法给温白羽帮忙。

    温白羽一边阻拦粽子,一边大喊:“继续挖!别停!”

    戚明夏看着温白羽和粽子搏斗,也是干着急,只好转过头来继续挖土,一边挖一边喊:“温白羽,你坚持住啊。”

    温白羽双眼发红,他觉得这个时候不该失去理智,但是一旦有外界的刺/激,他身上的尸毒就要发作,那种暴怒的潜力正在心中蠢/蠢/欲/动。

    温白羽粗喘着气,再一次将粽子踹出去,粽子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声音,猛地又爬回来,温白羽手中的凤骨匕/首一甩,“嚓——”的一声,把粽子的手掌钉在了地上。

    温白羽立刻向后退了好几步,捂住自己的左臂,说:“挖的怎么样了?”

    戚明夏喊着:“还能怎么样,就是土,还没有头儿呢!”

    温白羽退到戚明夏身边,他脑袋里金光乱闪,好像要晕过去了,眼看着粽子拽着自己的手掌,被凤骨匕/首钉在地上,不知道还能僵持多久。

    就听“嘶啦——”一声,那粽子竟然一下将自己的手掌拽了下来,凤骨匕/首还钉着手掌插在地上,粽子却不顾这些,拖着他的断臂疯狂的冲过来。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猛地一张手心,凤骨匕/首发出“嗖——”的一声,猛地穿透了粽子的后脑,从他的脑袋里对穿了出来,一下落在温白羽的手心里。

    “咯——”一声大吼,粽子身/体一颤,终于趴在了地上不动。

    戚明夏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嫌弃的撇嘴说:“你真恶心,脑浆还在匕/首上。”

    温白羽已经没力气了,直接倒在地上,然后伸手将匕/首在戚明夏的衣服上擦了擦。

    戚明夏看着自己袍子上黄的黄,红的红,差点吐出来,大喊着:“温白羽我/草/你大/爷!”

    温白羽累的喘粗气,说:“别废话,快点挖,如果深坑的粽子都起尸了,咱们就是瓮中捉鳖。”

    戚明夏说:“什么?捉鳖?这个比喻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温白羽:“……”

    温白羽忘了这里是西周,好几千年/前,还没有这么一个成语。

    温白羽倒在地上,眼前金星乱闪,虚弱的说:“没文化真可怕。”

    戚明夏:“……”

    戚明夏怕温白羽昏死过去,拍了拍他,说:“起来,别睡了。”

    温白羽艰难的动了动,从地上爬起来,差点撞到了头。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地上已经伏尸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

    尸体趴在地上,他的脑袋已经对穿了,但是腮帮子竟然在动,那种东西好像不断的咀嚼一样。

    温白羽立刻戒备起来,握住匕/首往后退了一步,尸体在下一刻突然抬起头来,他张/开大嘴,温白羽发出“嗬——”的一声。

    “怎么了!?”

    戚明夏一回头,就看到了恶心的一幕,尸体张/开了大嘴,他的嘴巴里牙齿黑漆漆的,已经脱落了很多,舌/头竟然是绿色的,长着大长毛。

    戚明夏捂住鼻子,说:“这粽子嘴里长毛了……”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说:“不……不是,是蛊虫!”

    绿毛“舌/头”突然发出粘腻的声音,动了一下,然后整/根抬了起来,那果然不是舌/头,竟然是一条绿色的毛毛虫,它已经脱离了尸体,可能是因为它闻到了更美味的宿主的味道。

    虫子一下从尸体的嘴里跳出来,它的动作非常快,以至于在黑/暗的墓道里什么都看不清楚。

    温白羽双手攥拳,牙齿“得得得”打颤,说:“来了!来了,盯住它。”

    戚明夏鬼眼猛地一张,黑绿色的眼睛在通道里散发着光芒,双眼很快充/血了,血管爆裂,但是他不敢闭眼,甚至不敢眨眼。

    虫子的动作非常快,戚明夏大喊:“左手!左手!”

    温白羽立刻匕/首一转,挡向左边。

    戚明夏说:“这虫子好像能看到你的破绽,它一直在攻击你的左手。”

    温白羽也感觉到了,越来越力不从心,戚明夏很难想象,如果温白羽再中了蛊虫,恐怕他们所有的人都要折在这个墓葬里了。

    戚明夏拿起铲子,狠狠的铲着土,就听到“哐啷”一声,戚明夏这一铲子竟然铲通了!

    戚明夏大喊了一声,然后又连续铲了四五下,终于铲出了一个开口,大喊着:“温白羽!走!跟上!”

    温白羽拦住蛊虫,手心里的凤骨匕/首已经亮起了红色的火焰,戚明夏一下钻了出去,然后伸手去抓温白羽,他拖住温白羽的肩膀,把他往后拽。

    温白羽手中的凤骨匕/首突然打出一股火焰,扑过来的蛊虫一下被/逼退,温白羽趁机向后一蹬,再加上戚明夏拽着他,两个人一下滚了出来。

    “嘭!”的一声摔在地上,但是谁也顾不上疼,或者头晕,立刻爬起来,戚明夏扶着温白羽,两个人快速的往前跑。

    他们的逃生通道打在了墓道里,并不是墓葬外,出了通道还是墓葬,而且是漫无边际的墓道。

    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往前跑,温白羽说:“甩掉没有?”

    戚明夏用鬼眼朝后看,说:“看不见了,应该甩掉了,咱们再跑几步。”

    温白羽几乎是跑不动了,被戚明夏拽着往前拖,终于在前面看到了一个墓室,两个人拐进去,但是看到墓门却迟疑了,不敢关上。

    这个墓室不是穿堂,没有另外的出口,如果关上墓门又有铜水浇下来,他们就惨了。

    戚明夏将温白羽放在地上,说:“累死我了,休息会儿,现在没事了……”

    他说着,温白羽突然侧过头来,戚明夏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立刻也转过头去,不由的笑了一声,说:“我说错了,我觉得咱们会死的很惨。”

    原来墓室里竟然还有其他人……

    的确是人,因为不是粽子,不是干尸,那是一个活人!

    是万俟景侯!

    戚明夏一路走来,都觉得万俟景侯是个很厉害的人物,起码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们需要万俟景侯的帮忙。

    然而现在,他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万俟景侯。

    因为万俟景侯的眼神呆滞,双眼发红,闪烁着嗜血冷酷的光芒,死死盯住而他们,似乎要把他们撕咬成碎片。

    温白羽撑着墙,从地上爬起来,甩了甩手腕。

    戚明夏看他的动作,说:“你要干什么?你不会要和他打吧?”

    温白羽点了点头,说:“因为我跑不动了。”

    戚明夏担心的看了他一眼。

    万俟景侯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是他手中的吴刀突然发出“咔——”的一声,竟然变长了,他一步步的走过来。

    温白羽伸手让戚明夏让开,然后握紧凤骨匕/首。

    戚明夏站在旁边,说:“你有多少把握?”

    温白羽双目注视着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说:“没什么把握,但是他的习惯我多少熟悉一点,也算有点把握吧?”

    戚明夏:“……”

    万俟景侯眼神冷酷,猛地一跃而起,吴刀突然一摆,温白羽张大了眼睛,瞬间就地一滚,一下从刀锋下堪堪避过,感觉脸颊上有些生疼,伸手一摸,虽然刀锋没有刮到他,但是风势竟然把他的脸给蹭破了。

    温白羽就地一滚,然后丝毫不停,猛地一踩墓墙,一下跃起来,凤骨匕/首劈头砸下去。

    万俟景侯反应特别快,一下抬起吴刀格挡,瞬间发出“当——!!!”的一声巨响。

    温白羽的力气根本不是万俟景侯的对手,然后这个时候温白羽突然抬脚一踹,一下踹在万俟景侯的胸口。

    “嘭!”的一声,绝对不是逗着玩的,万俟景侯被踹的后退了三四步,红色的眼睛突然闪烁起火光来,嘴里发出粗重的的吼声。

    戚明夏在旁边看着,说:“你好像把他惹急了……”

    万俟景侯快速的冲上来,他的动作快的让人眼花,向旁边躲去,凤骨匕/首一扫,然而他并没有成功,万俟景侯突然扔掉吴刀,一把抓/住温白羽的右手,稍微用/力,温白羽发出“嗬——”的一声,手腕麻木,根本用不上力气,凤骨匕/首一下掉在地上。

    万俟景侯另外一只手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人拎起来,猛地一甩。

    “嘭!”的一声,温白羽被甩在墓墙上,一下撞到地上。

    戚明夏想要去帮忙,但是万俟景侯的速度更快,已经一步跃了过去,冷笑着看着满脸是血的温白羽。

    温白羽仰躺在地上,嘴唇上全是血,在地上翻了一下,但是爬不起来,看起来无比的虚弱,猛烈的咳嗽了好几声。

    温白羽后背生疼,五/脏/六/腑都疼着,砸的好像内伤了一样。

    这个时候就听到“哒……哒……哒哒……”的声音。

    一个人影从墓室外面走了进来,温白羽张大了眼睛,那是一个女人,她穿着弓鱼国的衣服,侧脸美艳无比,然而她完全走进来之后,温白羽打了一个哆嗦,她只有半张脸,另外半张脸是干尸的脸。

    女尸走进来,笑着挥了一下手,万俟景侯突然不动了。

    女尸说:“过来。”

    万俟景侯立刻站起来,转过身去往墓门口走,竟然伸手搂住了女尸。

    女尸娇/笑着依偎在万俟景侯的怀里,用干尸一样的手抚/摸/着万俟景侯的脸,用撒娇的口气说:“我听说鸿鹄的羽毛可以做衣服,而且非常美丽,穿上它还可以羽化成仙,你去帮我把他的羽毛剥下来,好不好?”

    温白羽打了一个哆嗦,伸手按住左臂的伤口,在地上挣扎了一下,想要爬起来。

    万俟景侯并没有说话,他的眼睛还是呆滞的,带着冷酷,立刻转过身来,又朝温白羽走过去。

    温白羽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失败了,一下又跌回去,捂着自己的伤口,粗重的喘着气。

    万俟景侯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双目注视着温白羽,慢慢伸手过去,抓/住了他的肩膀。

    温白羽全身颤/抖起来,似乎是秋风里瑟瑟的枯叶,被万俟景侯的手一扳,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然而就在下一刻,温白羽的双眼突然炸起亮光,猛地一跃而起,双脚狠狠踹在他的胸口上,一下将万俟景侯蹬出三四步。

    温白羽快速跃起,也不去捡地上的匕/首,直接一步越过去,又赶上一脚,“咚!”的一声将万俟景侯踹倒在地上,一连串的动作快的让人眼花缭乱,其是温白羽在地上挣扎的时候,已经想了无数次了。

    温白羽跟上去,万俟景侯曲腿要顶他,温白羽早有预料,膝盖一压,猛地压住他的膝盖,“嘭!”的一声,狠狠一拳打在万俟景侯的脸颊上。

    万俟景侯的脸颊被打的偏向一边,眼睛里闪烁着寒光。

    戚明夏看的心惊肉跳。

    “嘭!”又是一声,温白羽左右开弓,又在万俟景侯另外的脸颊上补了一拳,或许是万俟景侯从来没被人这样打过,他下意识的已经懵了。

    温白羽甩了甩生疼的拳头,嘴里说着:“万俟景侯你这个烂泥鳅。”

    他说着,一把掐住万俟景侯的脖子,说实话还有些掐不住,毕竟万俟景侯身材高大,也不是不盈一握的人。

    温白羽眼睛里冒出红色的光芒,掐住他脖子的右手突然散发出火光。

    万俟景侯猛地张大眼睛,嗓子里发出野兽一样的的吼声,突然张/开了嘴。

    一条绿色的虫子……

    绿色的蛊虫被温白羽掌心发出来的光芒逼得乱动,像一条干渴的鱼,不断的乱跳着,“嗖——”的一声,一下从万俟景侯身上跳了出来。

    温白羽见蛊虫跳了出来,但是他再也没有力气了,一下从万俟景侯的身上折了下来,倒在地上。

    戚明夏大喊了一声:“温白羽!”

    他一把抄起地上的凤骨匕/首,猛地一下甩出去,但是蛊虫的速度很快,一下就避开了匕/首,往温白羽身上钻去。

    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万俟景侯猛地张/开双眼,双眼还是血红色的,里面充满了暴怒和冷酷,但是并不呆滞,他一下跃起,一手抄住温白羽,将他一下抱了起来,同时手掌一张,落在一边的吴刀“嗖——”的飞了过来。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吴刀一下将蛊虫从中间剖开,竟然精准无比。

    戚明夏看的都傻了,蛊虫的速度太快了,他用鬼眼才看的清楚,而万俟景侯竟然一刀劈/开了蛊虫。

    女尸看到这一幕,惊恐的大喊了一声:“不可能!”

    她说着,快速的后退,万俟景侯的吴刀“哆——”的一声甩出去,女尸发出一声惨叫,左臂一下被砍了下来,逃窜的跑出了墓室。

    随即是“咯咯咯咯咯”的声音,女尸似乎招来了无数的粽子,正向他们扑来。

    万俟景侯似乎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眯了眯眼睛,抱住温白羽。温白羽的气息有些微弱,粗喘着气,虚弱的抬眼看了一眼万俟景侯,用恶狠狠的口气,说:“等会儿……等会儿再跟你算账……”

    万俟景侯伸手擦掉温白羽嘴边的血迹,眼里全是复杂和心疼,说:“白羽,你先休息一下。”

    温白羽累的不行了,感觉打了万俟景侯两拳,就跟打在石头上一样,万俟景侯的脸都没红,也没有青,而他的拳头都紫了,实在不划算……

    温白羽虚弱的靠在万俟景侯身上,累的思维有些混乱,一边喃喃的骂着万俟景侯烂泥鳅,一边陷入了沉睡。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虚弱的样子,眼神更加冷酷,动作小心温柔的抱着温白羽,一把拽下插在墙里的吴刀,对戚明夏说:“跟我走,我知道路。”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出门去了,红包明日补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23章 鬼眼火精墓10》,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