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22章 鬼眼火精墓9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赶紧冲过去,他不敢碰地上的戚明夏,因为刚才自己和石头犼打的时候,手上被蹭破了皮,有些流/血,万一擦到了戚明夏伤口里就惨了,那样戚明夏也要感染血尸毒了。

    万俟景侯快速的走过来,将自己手心划开,然后用手心压住他的伤口。

    鬼侯和老蛇也快速的冲过来,鬼侯拿出绷带来,说:“他的伤口太大了,不要让他乱动。”

    温白羽手忙脚乱的压住戚明夏的手,因为疼痛,他的身/体在自动的痉/挛着,并不是戚明夏想要乱动,然而身/体不听他的,一直在自动的弹跳着,嗓子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万俟景侯说:“他呛血了,让他侧躺过来。”

    温白羽赶紧推着戚明夏的后背,让他侧躺过来,戚明夏的嘴里立刻流/出好多血来,眼睛一直在翻白,似乎有些坚持不住。

    万俟景侯皱着眉,看着戚明夏的伤口,他能感觉到手心里还有血往外涌,虽然已经比之前好太多了,但是还在往外涌,这样失血下去,戚明夏肯定禁受不住。

    但是现在万俟景侯没有火精,他的血愈合能力没有那么强,再加上戚明夏身上的伤口是麒麟造成的,麒麟的阳气很足,戚明夏因为有鬼眼在身上,煞气很重阴气很正,身上透露着一股阴邪的气息,伤口会形成烧伤的样子,无疑给戚明夏增加痛苦。

    戚明夏的牙齿发出“得得得”的撞击声,似乎特别痛苦,万俟景侯把掌心的伤口划大了一些,让血流的更猛一点。

    温白羽看着着急,说:“这可怎么办,咱们没有食物,戚明夏又伤成这样,这样下去他就死定了。”

    温白羽说着,赶紧呸呸呸了几下,说:“没说过没说过。”

    戚明夏伸手抓/住温白羽的手腕,温白羽低下头看着他,就见戚明夏张了张嘴,一双眼睛散发着黑绿色的光芒,发凉的看着他们,看起来有些激动,双眼充/血,血丝鼓了起来,粗喘着气。

    温白羽赶紧低下头来,怕他一着急,眼睛再流/血。

    戚明夏死死抓/住他的手腕,张了张嘴,断断续续的说:“走……走……”

    温白羽有些奇怪,诧异的看着戚明夏,戚明夏这个时候已经放开了他,艰难的回手指向他们来的方向,虚弱的说:“走……”

    戚明夏的意思是让他们出墓去?

    这是为什么?

    温白羽看着戚明夏黑绿的眼睛,绿的发亮,血丝越来越浓,越来越浓,已经开始爆裂,血水不断的从眼睛流下来,脸上似乎显示出了一种恐惧,牙齿更是“得得得”的发响,艰难的说:“快走!”

    温白羽觉得可能是戚明夏看到了什么,或许是危险……

    不,一定是危险,他的脸色很恐惧,透露/出一种不安和狰狞,全身在打颤、抽/搐,然而看着他们的目光,还有一丝期冀。

    万俟景侯突然把手抬起来,说:“帮他把伤口裹上。”

    鬼侯动作利索,快速的用布将戚明夏的伤口裹起来,戚明夏使劲摇了摇头,说:“别管我……来不及了……”

    温白羽帮他擦掉嘴里流下来的血,说:“不用担心,你只要确保自己别睡着了就行。”

    他说着,就听到“咯咯咯咯咯”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的涌过来,身后竟然也传来了那种声音。

    是粽子!

    很多很多的粽子,就像从地里钻出来的阴兵似的。

    戚明夏的伤口在腹部,不能背着他,只能把他抱起来,万俟景侯本身要把他抱起来,老蛇这个时候阻止了他,说:“我来,你开路吧。”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老蛇将地上的戚明夏小心翼翼的抱起来,他似乎已经要陷入了昏迷,鬼侯跟在老蛇旁边,一直和戚明夏说着话,说的最多的就是一句“千万别睡了”。

    温白羽跟着万俟景侯在前面开路,两个人快速的往前冲,就听到“咯咯咯咯咯”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他们是迎面相遇的,墓道里非常暗,就看到前面密密麻麻的白色大脸,一张一张都顶着死鱼眼,全戴着白色的鱼脸面具。

    那些粽子摇晃着往前走,看到他们之后,突然暴怒起来,大吼着冲上来,快速的抓挠着,扑向他们。

    众人快速的往前跑,万俟景侯猛的抽/出吴刀,侧头说:“要上了。”

    温白羽冷笑一声,说:“已经等不及了。”

    他说着,率先一下跃起,猛的一踩侧面的墓墙,身/体瞬间拔高,一下落在粽子的肩膀上,就在粽子的手要抓到他的脚脖子的时候,借力一踹。

    “咚!”一声巨响,粽子一下被踹飞出去,砸到了好几个粽子,猛的砸在地上。

    而温白羽快速的跃起,猛的一甩匕/首,“嗖——”的一声,匕/首飞出去,一下穿透了一个粽子的额头,“啪嚓!”一声,鱼脸面具突然裂开了,碎了满地都是。

    万俟景侯也跟着跃出去,手中的吴刀一甩,“嗖——”的一声,刀刃画了一个圈,瞬间几个粽子的脑袋已经满天飞了。

    温白羽嫌弃的撇了撇嘴,说:“注意点美观。”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伸手一挑,插在粽子额头上的凤骨匕/首一下被吴刀挑了起来,吴刀的刀刃勾着匕/首的手柄,“嗖——”一声抖了出去,一下甩向温白羽。

    温白羽五指一张,匕/首猛地落在他手里。

    前面扑过来的粽子一下都被解决了,后面的粽子却没有任何迟疑,继续往前扑,就像敢死队一样,一帮接一帮的往前扑。

    老蛇抱着戚明夏快速的往前跑,鬼侯压住他的伤口,说:“这样不行,这样太颠簸了,他的伤口又撕/裂了,得找个地方让他休息。”

    墓道很长,全都是粽子,根本没有地方能让戚明夏休息,戚明夏的眼睛似闭非闭,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双手下垂,身上软的厉害,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他这样瘫着身/体,老蛇抱着他都不得劲,感觉随时要把他扔出去一样,越是较劲,戚明夏身上的伤口就越是流/血。

    鬼侯袖子里的白色带子猛地打出去,一下卷住扑过来的粽子,“嘭!”的一甩,然后快速的冲出去,跃到温白羽旁边,说:“不能纠缠了,赶紧开路,戚明夏的伤口裂了。”

    温白羽回头看了一眼戚明夏,戚明夏已经闭起眼睛了,不论老蛇怎么叫,就是不睁开眼睛。

    万俟景侯沉着脸说:“速战速决吧。”

    温白羽甩了一下手上的匕/首,将血珠甩下去,他身/体里有一种躁动的感觉,非常躁动,非常不安,非常暴躁,温白羽知道,那是血尸毒的感觉,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手臂上粉色的桃花印记在加深,那种可怕的兴/奋剂又在他的身/体里开始作祟。

    温白羽的眼睛猛地亮起来,变成了血红色,突然大吼了一声,一下冲出去,万俟景侯来不及阻拦他,只好跟着他没命的冲出去。

    温白羽右手握着凤骨匕/首和粽子近身搏斗,左手掌心一张,“呼——”的一声打出去一股火焰,巨大的火焰一下将墓道照的通透起来。

    瞬间,粽子的“咯咯咯”吼叫/声此起彼伏,墓道几乎变成了一片火海,温白羽喘着粗气,双眼跳动着火焰,疯了一样冲进火海之中。

    万俟景侯心中一跳,立刻也一跃冲进了火海,这是凤凰打出的火焰,而万俟景侯现在没有火精,他身上是至阴的寒气,冲进大火之中立刻感受到一股巨大的灼烧。

    黑色的袍子瞬间被烫的要灼烧起来,就算尽量避免触/碰火焰,也烫的要烧起来,万俟景侯的皮肤上滚起一层热汗,火星溅起来,落在他的脸上,瞬间发出“呲——”的一声,灼烧出一块黑斑。

    温白羽满身都是血,虽然不是他自己的,然而这种样子还是让万俟景侯触目惊心,他的双眼虽然明亮,但是开始出现了一种不能抑制的暴怒,就好像发疯了一样。

    万俟景侯冲过去,温白羽这个时候突然回头,双眼瞪着他,凤骨匕/首猛地一甩,“唰——”的一声,万俟景侯手腕上黑色的袖子被他一下划破了,呲起一片血来。

    万俟景侯的手腕上落下一个血红的伤口,深可见骨,鲜红的肉都翻了起来。

    万俟景侯却一声都没出,温白羽愣了一下,他心中还有巨大的暴怒没有发/泄/出来,但是看着那鲜红的伤口,突然有些心头发/颤。

    万俟景侯趁着他发愣的时间,一把抓/住温白羽,说:“白羽!清/醒一点,跟我走!”

    温白羽脑袋里有些钝,他只想发/泄怒气,胸腹中充满了怒火,再不发/泄他就要闷炸了……

    万俟景侯强/硬的拽住他,带着温白羽冲出火海,后面的老蛇和鬼侯也跟上来,众人顺着墓道往前冲,大火挡住了一部分粽子,还有一部分粽子不断地追着他们。

    众人快速的跑,温白羽被万俟景侯拽着往前跑,他的眼睛还是血红血红的,一直注视着万俟景侯手腕上的伤口,眼睛有些酸。

    老蛇的发嗓门突然喊着:“快看,前面有墓室?!”

    众人往前看去,就看到前面真的有个黑漆漆的墓室,看起来像是一个黑色的大洞,墓室其实是个穿堂的样子,但是带着墓门,真是万幸。

    众人冲进去,万俟景侯猛地关上墓门,将后面的鱼脸粽子全都关在外面,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墓门关上的一霎那,温白羽突然张大了眼睛,说:“当心!”

    他说着,突然一把抓/住万俟景侯的后背衣服,一扯将他向后扯过来。

    万俟景侯也发现了异动,快速的向后一跃,抱起温白羽,接连向后跃了两下,然后稳稳的落在地上。

    就见墓门关上之后还有一条缝隙,然后就在墓门关上的一霎那,墓墙的顶部竟然开始流下一些液/体,顺着墓门的缝隙浇灌下来,竟然还是火红的,看起来滚/烫无比。

    万俟景侯盯着那些液/体,说:“铜水。”

    “铜水?!”

    老蛇惊讶的几乎喊出来,又说:“滚/烫的?这是怎么做到的?”

    鬼侯揉了揉脸,让老蛇先把戚明夏放下来,然后说:“现在咱们已经可以不考虑怎么做到的了……而是考虑,铜水浇灌下来,但是咱们又不能打开门,这扇门就算是封死了,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万俟景侯说:“恐怕这就是给盗墓贼准备的。”

    外面还能听到粽子“咯咯咯咯咯”的喊叫/声,铜水流了满地都是,渐渐凝固起来,墓门就算是封死了。

    万俟景侯转头去查看了一下戚明夏,戚明夏有些昏死,看起来情况很不好,万俟景侯让鬼侯把戚明夏身上的绷带拆下来,还是要给他再滴血才行。

    没想到戚明夏已经倒霉到极致了,他的伤口并没有完全愈合,但是不像之前那么流/血了,也就是说愈合了一部分,恰好绷带和伤口凝在了一起,绷带拆起来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戚明夏疼的发出“嗬——”的一声,一下就醒了,睁大了眼睛,喘着粗气,满头都是冷汗,双手发/抖,疼痛果然激发潜力的最好方法,刚才戚明夏明明已经没有劲了,但是这个时候他竟然可以双手握拳,疼的他狠狠砸了一下地板。

    鬼侯额头上都出汗了,小心翼翼的给他拆开绷带,万俟景侯快速的把血滴在他的伤口上,说:“不要睡,你的伤口就快愈合了。”

    戚明夏疼的眼睛翻白,巨大的痛苦之后,又开始全是乏力,苦笑了一声,虚弱的说:“咱们还没有死吗……”

    万俟景侯站起身来,环视了一下四周,说:“不会死的。”

    戚明夏又笑了一声,似乎是嘲笑,毕竟他看到的并不是他看到的,而是鬼眼看到的,但是戚明夏忽然想起了温白羽,在谷底的时候他也看到了什么,但是温白羽竟然改变了预定的未来。

    戚明夏点了点头,说:“希望如此。”

    他已经很疲惫了,说过之后就没力气再开口,鬼侯和老蛇坐在他旁边,一直跟他说话,鬼侯为了不让戚明夏睡觉,竟然跟话唠一样,这把老蛇给逗得不行。

    温白羽见戚明夏似乎好多了,起码伤口不是那么流/血了,只要不流/血不感染就行,他忽然感觉到一股深深的疲惫,找了个墙角,挨着墙坐下来。

    温白羽突然觉得有些冷,他缩起双膝,把头埋在膝盖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啪!”一声轻响,温白羽感觉有人拍他的后背,抬头一看,竟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身上黑色的袍子有些烧伤,他的脸上也有黑色的斑块,手腕上血/淋/淋的,还没有完全愈合,本来应该看起来无比的狼狈,但是万俟景侯立在他面前,微微低头看着他,那样高大的身材,还有完美的面容,竟然一点也没有狼狈的感觉。

    万俟景侯在他旁边坐下来,侧头看了看温白羽,他的眼睛已经好多了,不再那么红,渐渐变回了本色。

    温白羽见他坐下来,就往旁边搓了搓,万俟景侯见他要挪开,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将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温白羽顿时紧张起来,身上的肌肉都绷紧了,嗓子滚了滚,好像咽唾沫都有些艰难,那表情似乎是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

    万俟景侯忍不住叹口气,把他搂在怀里,声音尽量温柔,说:“白羽,怎么了?”

    温白羽摇了摇头,盯着他手腕上的伤口,说:“抱歉……我终于也体会到了,那种控/制不住的感觉……”

    万俟景侯知道他是为伤了自己而愧疚,拍了拍他的后背,说:“没事,你看,已经愈合了。”

    他说着,抬起手腕来,手腕上的血已经差不多凝固了,万俟景侯擦了擦,血擦掉之后,下面的皮肤果然已经愈合了,只剩下一个浅浅的伤疤,脸上的烧伤也开始愈合,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

    然而万俟景侯会自己愈合,这不代/表他不受伤,这不代/表不是温白羽的错。

    温白羽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万俟景侯伸手过去抬起他的头来,手掌里是一片冰凉,那就是他现在的体温,他能感觉得到,温白羽的身/体很热很热,他的脸颊很烫,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似乎那股难以克制的“兴/奋”还没有从身/体里退下去,温白羽还在克制着那种嗜血的兴/奋。

    万俟景侯将他的脸托起来,说:“白羽,这不是你的问题……我也有过这种感受,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万俟景侯亲了亲他的耳朵,轻声说:“我不想看你自责,就像你不想看我受伤一样。”

    温白羽身/体轻轻/颤/抖着,伸手搂住了万俟景侯的肩膀,将下巴放在他的肩窝上。

    万俟景侯揉了揉他的头顶,说:“要不这样,你既然感觉愧疚,那就亲/亲我,嗯?”

    温白羽脸上一红,但是下一刻突然抓/住万俟景侯的衣服领子,将人往前一拽,仰起头来,立刻含/住了万俟景侯的嘴唇。

    万俟景侯愣了一下,随即发狠的抱住温白羽,两个人唇/舌纠缠在一起,万俟景侯能感觉到温白羽的急躁。

    万俟景侯被温白羽的主动撩/拨的不行,伸手钻进他的衣摆里,摸/着温白羽的细/腰,轻轻的捏了一把,说:“再亲下去,我就真的干/你了。”

    温白羽脸上烧的要开锅了,摸/着自己被要痛的嘴唇,说:“我身上有尸毒的。”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说:“我不在乎。”

    温白羽:“……”

    众人在墓室里休息,戚明夏坚持了一会儿,终于坚持不住了,睡了过去,老蛇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昏死了,鬼侯检/查了一下,说:“没事了,血止住了,让他休息吧。”

    众人看到戚明夏的血完全止住了,都松了一口气,感觉越过了一个大劫/难。

    戚明夏脸色惨白惨白的,嘴唇是紫色的,双手瘫在地上,眼睛闭着,但是眼皮都是红的,眼角有干枯的血迹,已经凝起来了。

    温白羽也过去看了看戚明夏,叹了口气,说:“不知道麒麟现在在哪里,他身上有蛊毒,这种蛊毒该怎么解?”

    万俟景侯也摇了摇头。

    这里的机/关和面具虽然他们曾经都见过相似的,但是也仅仅是相似而已,他们或许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里或许就是那些机/关的前身。

    但是终究是不同的,那种绿毛的蛊虫是什么,他们根本不清楚。

    万俟景侯说:“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去找麒麟,先把他找到再说。”

    温白羽翻了翻他们的背包,然后说:“还有找点食物。咱们的干粮要没了。”

    老蛇耸了耸肩膀,说:“食物倒是有,但是都不敢吃啊,外面那么多粽子呢,总不能剁吧剁吧吃了?”

    温白羽站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这个墓室根本没什么东西,墓室的正中间是一个雕像,闭着眼睛都知道雕像是什么形态的。

    一张弓,一条鱼……

    按照万俟景侯说的,弓鱼国是古蜀人的一个分支部落,在古蜀人没落之后,他们开始迁徙,带着古蜀人的生活特征,弓鱼伯用这种符号代/表他们的国/家。

    这个墓葬走到这里,已经非常明确了,的确是弓鱼国的墓葬,然而是不是那个可以控/制火精的女巫儿妾,还要继续再走下去才知道。

    墓室里除了这个巨大的雕像,四周摆放着火盆,可以点火,地上摆放着砾石和卵石。

    万俟景侯看了看那些石头,说:“果然是弓鱼国的葬俗,这些葬俗很少在其他地方出现。”

    温白羽也看了看那些石头,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旁边的火盆,说:“嗯?这些火盆里还有油,怎么不点起来?”

    老蛇坐在地上,说:“能点起来?那点起来吧,戚明夏好像有点冷,他一直在哆嗦。”

    温白羽研究了一下火盆,似乎没有什么机/关,万俟景侯在旁边也研究了一下,火盆里的确是油蜡,不是别的东西,也没有连着什么机/关,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点起来。

    温白羽手心里冒出一股火焰,一下将火盆里的油蜡点了起来,发出“呼——”的一声。

    他们先点起了一个火盆,等了一小会儿,发现没什么事情发生,然后又把其他的火盆也都点起来,墓室四周放着很多火盆,点起来之后墓室就亮堂多了,而且也有些暖和起来,不再那么阴冷了。

    戚明夏蜷缩在地上,终于舒展了一些,脸色慢慢转红了一些。

    温白羽把手放在火盆边靠了靠,这个墓葬无比的阴冷,或许是因为墓室是女人的缘故。

    温白羽又在周围转了转,看着四周的墓墙,说:“嗯?这些墓墙上竟然没有壁画吗?”

    这好歹也是个国君夫人的墓葬,儿妾也算是弓鱼伯的原配了,虽然后面有个比她等级要高的井姬,但是这样的墓葬都没有壁画,实在太寒酸了。

    万俟景侯站在他旁边,借着亮光仔细看了看墓墙,然后突然抽/出腰间的吴刀,用刀刃在墓墙上轻轻一刮。

    就听到“簌簌簌”的声音,墓墙最外面的那层很薄,竟然被这么一刮就掉了下来,墙皮一片一片的脱落下来,灰白色的墙皮脱落下来之后,下面竟然是鲜艳的壁画!

    温白羽更加奇怪了,说:“壁画在下面?画好了之后又刷了一层?这太奇怪了,为什么不把壁画露/出来?”

    万俟景侯伸手蹭了蹭墙上的那些墙灰,说:“或许是因为壁画的内容。”

    他说着,用吴刀将墙皮往下抠,温白羽也拿出凤骨匕/首,两个人一起抠墙皮。

    墙皮抠下来一部分,看到了一个完整的壁画,温白羽终于知道为什么要在上面粉刷一层灰白的墙皮了。

    因为壁画的内容是歌颂儿妾的,而据他们之前了解,儿妾是活着下葬的,可能有人想让她死了都不得安息。

    壁画上有一个女子,女子穿着大红的衣服,看起来果然是少数民/族,但是和温白羽知道的少数民/族似乎不太相同,他们已经掩埋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儿妾的衣服很有古蜀人的特点,壁画上的儿妾应该是妙龄,用色非常鲜艳,看得出来儿妾美丽端庄,而且还有些活泼俏皮。

    壁画上画的很抽象,但是能看的出来,而且果然是女巫,他手里握着鞭/子,手上脚上都有铃铛,这些都是巫祝的特点。

    “铃铛!”

    温白羽指着儿妾手上的铃铛,说:“你们看,这铃铛是一串的那种,是不是血月族的那个什么金铃。”

    鬼侯立刻站起来走过去,他只是用看一眼,立刻点头说:“对,是摄魂金铃,弓鱼国竟然有人会用摄魂金铃,这已经不属于巫祝的范围了。”

    万俟景侯盯着壁画说:“这个儿妾,竟然还会血月族的术数。”

    血月族很少和外族来往,就像之前唐无庸说的,因为他们在乎血统,只有高贵纯正的血统,才能拥有神赐的双手,每届的族长也只在纯正血统的族人里选拔。

    血月族谁不想/做族长,这些因素促使了族人不和外界联姻,甚至不和外界接/触,将部落独/立起来。

    所以说,儿妾的手腕上上脚腕上带着摄魂金铃,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这件事情清清楚楚的画在了壁画上,来突出儿妾的伟大巫术。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儿妾会用摄魂金铃,而且金爷在墓葬里发现了大量的铜片,铜片也是血月族的宝物,这个儿妾很可能非常了解血月族。”

    温白羽这么说,的确有道理,但是儿妾和血月族到底是什么关系,大家就不能猜测了。

    众人看了壁画之后,全都走回去,坐在雕像前面,他们跑了那么久,也需要休息一下,准备闭目养神,等着戚明夏醒了,他们好继续前进去找麒麟。

    刚才温白羽身/体里的血尸毒有些被激发出来,体力透支了不少,现在开始疲惫起来,万俟景侯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温白羽很快就睡着了,几乎是昏睡,一下陷入黑/暗。

    在黑/暗之中,温白羽突然感觉肚子很饿,算一算他们也好久都没吃东西了,都没顾上,还一直在和粽子纠缠,不饿就怪了。

    温白羽是被饿醒的,还有些恶心,可能是饿过头了。

    他睁开眼睛,老蛇和鬼侯还在睡觉,并没有醒过来,万俟景侯也在闭目休息,但是他的眼皮下面的眼球动了一下,温白羽知道他机警,自己一动他肯定就醒了。

    温白羽撑起身来,万俟景侯果然睁开了眼睛,说:“怎么了?”

    温白羽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说:“饿醒了。”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那就吃点。”

    温白羽看了看背包里的干粮,只剩下两个饼子了,他们这么多人,两个饼子一人一半都不够吃的。

    万俟景侯见他拿着一块饼子咽唾沫,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我不吃,你把我的那份吃了吧。”

    温白羽抬头说:“那不行,组/织还指望把你喂得白白胖胖打头阵呢。”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白白胖胖?”

    温白羽脑补了一下万俟景侯白白胖胖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笑点太低了,竟然有点笑得肚子疼。

    万俟景侯贴着他的耳朵,用沙哑的声音说:“要是想喂我,那只能用白羽的身/体了。”

    温白羽:“……”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温白羽最后还是忍不住,打算吃三分之一的饼子,他把饼子掰下来一小块,咬了一口,干得厉害,而且吃的太匆忙了,竟然隔着他的牙了,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天都没有别的东西吃,再加上他身/体里总是暴怒,温白羽有些上火,牙床本身就肿的,被饼子一膈,都要肿的飞起来了。

    温白羽捂着自己腮帮子,哀怨的盯着手里的饼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深度昏睡的戚明夏突然发出“嗬——”的一声,猛地从地上撑坐了起来,他双手一撑,嗓子里的喊声虽然不大,但是非常凄厉,吓得温白羽不止牙床疼,而且还被呛着了。

    温白羽猛烈的咳嗽起来,心想自己只是吃个饼子,至于又被膈又被呛吗,也不是山珍海味!

    戚明夏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张/开眼睛,眼角还是干枯的血迹,眼睛里散发着黑绿的光,因为缺血身/体不断的摇晃着,一爬起来就摔在地上,绷带上立刻出现了一些血迹。

    温白羽赶紧跑过去扶住他,旁边的老蛇和鬼侯也醒了,老蛇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戚明夏的神情很紧张,睁大了眼睛,说:“小戚!我看见小戚了!嗬……”

    戚明夏的伤口在颤/抖着,温白羽扶住他,说:“别乱动,不要乱动,你的伤口崩裂了。”

    万俟景侯快速的浏览了一下四周,四周并没有麒麟的影子,如果戚明夏看到了麒麟,那么说明是他的鬼眼看到的麒麟,或许是将来要发生的事情,那么他们很可能就会与麒麟碰面了。

    而现在的麒麟应该是还是蛊虫的宿主,万俟景侯一下戒备起来,或许他们又要有一番恶战了。

    戚明夏粗重的呼吸着,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慢慢抽/出吴刀,他的手心向下,突然压了两下手掌。

    温白羽立刻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万俟景侯似乎有什么发现。

    万俟景侯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他向前指了一下,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因为墓是里被他们点上了火盆,所以光线很明亮,同样也有很多阴影的地方,例如巨大的雕像的背面就是阴影。

    墓室的另外一头是打开的墓门,他们并没有把那边的墓门也关上,防止墓门关上之后又浇灌铜水,那样他们就会被锁死在墓室里面。

    所以另外一头,通向墓葬深处的门是开着的……

    而这个时候,雕像的阴影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移动着,那黑影从雕像的阴影里慢慢的探了出来。

    地上倒映出了它的影子……一个巨大的脑袋!

    那是人!

    藏在雕像的后面,或许是从墓葬深处悄悄爬出来的,趁他们睡着的时候,他的身/体还掩藏在雕像后面,但是火盆照射的阴影已经把他出卖了。

    温白羽第一个念头是麒麟!会不会是麒麟?

    可是看那阴影的形态,似乎不是,他的头巨大无比,好像又是那种鱼脸面具。

    万俟景侯的眼神猛然一厉,手中的吴刀突然“咔”一声变长,几乎是同时,雕像后面的影子突然冲了出来,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大吼声,一下扑过来。

    但是他显然不知道万俟景侯已经做好了准备,粽子扑出来,果然是戴着鱼脸面具的,一下就迎上了万俟景侯的吴刀,吴刀快速的一斩!

    “咔!!!”一声脆响,面具一下飞了出去,鱼脸面具后面的粽子“咚”的瞬间倒在了地上,顿时不动了。

    万俟景侯竟然一下就制住那个粽子。

    “嗬……”

    温白羽吸了一口气,他盯着地上已经伏尸的粽子有些愣神,因为这个粽子他们认识,竟然是金爷!

    他们之前发现了老常的尸体,现在又发现了金爷的尸体,他们全都死了,而且变成了粽子,甚至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怎么死的,但是同样他们都戴着鱼脸面具,变成了蛊虫的宿主。

    一想到蛊虫,温白羽立刻走过去,戒备的用匕/首翻了翻掉在上的面具,面具已经被摔碎了,但是里面并没有蛊虫!

    温白羽一阵紧张,又走到金爷的尸体面前,用匕/首撬开他的嘴巴,金爷的嘴巴里一片血糊糊的,里面空荡荡,什么也没有,舌/头也不见了,牙齿也零星的吊在嘴里。

    温白羽诧异的说:“蛊虫不见了!”

    众人一度陷入了惊慌之中,互相看着对方,戚明夏是领教过蛊虫的厉害,他差点被麒麟一把掏出了内脏。

    众人一时间全都沉默了,温白羽紧张的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大家都在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异动,还有其他人的异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然后他们并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所有人的脸色都很正常,包括刚才制/服金爷的万俟景侯,和翻找蛊虫的温白羽,都木有任何异常。

    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老蛇说:“难道这个蛊虫已经找到了宿主?”

    众人都摇了摇头,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温白羽看见金爷背上的背包,伸手把他卸下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全是食物,食物比之前少了一些,看起来是金爷和老常吃了一些,但是吃的不多,很快就变成粽子,再也不需要吃了。

    这一包食物简直就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然而不等他们吃,万俟景侯突然一眯眼,说:“前面有声音。”

    戚明夏的声音同时响起来,猛地奔出去,说:“是小戚!是他!快追!”

    众人见戚明夏跑出去,都快速的跟着往前跑,他们冲进墓道,果然看到前面有个黑影,他身上全是血,散发着血/腥的味道,高大的身躯在墓道里狂奔着,他的腹部竟然还在流/血,但是昏暗不觉。

    麒麟高大的身躯穿梭在墓葬里,众人追着他往前跑,突然,温白羽看到前面的麒麟微微转了一下头,发紫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咬牙切齿的狞笑。

    温白羽立刻张大了眼睛,大喊了一声:“等等!不要追了!”

    前面的万俟景侯和戚明夏听到他的声音,已经停住了脚步,但是显然来不及了。

    “咔嚓——!!”

    地面突然裂开翻板,老蛇身形猛地一张,一下变出火红的翅膀,瞬间将鬼侯搂住,但是头顶上又发出“嗖——”的一声,竟然是渔网,猛地兜头打下来。

    温白羽想要去拽他们,但是因为离得远,根本反应不及,那两个人瞬间陷入了翻板之中,翻板发出“哐!”的一声,又合了起来。

    与此同时,温白羽就感觉地面震动了,他身形一动,快速的展开翅膀,飞快的向前掠去,一把抓/住戚明夏。

    戚明夏的鬼眼非常明亮,大喊着:“头顶!”

    温白羽猛地一闪,戚明夏的鬼眼还真是管用,温白羽带着他堪堪躲过了头顶兜下来的渔网。

    温白羽拽着戚明夏,快速的掠像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已经和麒麟缠斗了起来,地上裂开了两个翻板,第一个已经合了起来,老蛇和鬼侯在下面,不知道情况怎么样,第二个虽然裂开了,但是温白羽拽着戚明夏躲了过去,也没有被渔网兜住。

    这个翻板并没有合上,还是打开的状态。

    万俟景侯看到麒麟手下有机/关,快速的冲上去,温白羽和戚明夏要去帮忙,但是就看见万俟景侯抓向麒麟的手突然顿住了,五指成爪,却没有抓/住他,反而硬生生停住了。

    温白羽有些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明明是万俟景侯占了上风,马上就能制住麒麟了。

    然而事情一下就反转了过来,万俟景侯突然不动了,就像是钉在了地上。

    温白羽带着戚明夏,震动翅膀,猛地掠过去,就在掠过去的一霎那,温白羽似乎看清了万俟景侯的脸色,他的脸色有些青黑,眼神冷酷,牙关紧/咬,握着吴刀的手在颤/抖,手背青筋暴怒。

    戚明夏眼睛一闪,突然大喊着:“不要过去!”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万俟景侯的动作非常快,快到温白羽根本没看清楚,只见黑色的吴刀猛地一甩,他耳边是不断的狞笑声,就看到万俟景侯和麒麟露/出了相同的狞笑。

    温白羽的翅膀一阵剧痛,左边的翅膀几乎要被他齐根砍断,鲜血喷/出来,白色的羽毛被打落了好几根,飘散在黑/暗的墓道里,他还拽着戚明夏,两个人猛地向后辙去,一下掉进了开口的翻板陷阱里。

    万俟景侯眼神呆滞,他一刀砍过去,本身想要接上第二刀,毕竟第一刀只是砍到了翅膀,并没有致命,但是就在他跟上第二步的时候,温白羽的血猛地洒在了他的脸上。

    万俟景侯感觉到一股温热,黑色的没有焦距的眼睛,突然燃/烧了起来,红色的眸子里火焰剧烈的跳动着,散发着暴怒的光芒,他双手青筋爆裂,手臂不断颤/抖,嗓子里发出嘶吼的声音,看着地上的翻板“嘭!”一声合上,万俟景侯感觉心脏要裂开了,他似乎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四月中旬、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的手榴弹

    谢谢月精灵、妖若、redtears88、Stellar暗的地雷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sanfen、死皮赖脸、噗噗、訫、天晶紫罗、姬西亚、四月中旬,檀香扇、桃夭不妖、zjsyl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22章 鬼眼火精墓9》,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