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21章 鬼眼火精墓8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没想到万俟景侯的功夫这样出神入化。

    万俟景侯已经率先往前走了,其他人则是赶紧跟上去,戚明夏路过温白羽的时候拍了他肩膀一下,还咂了咂嘴。

    温白羽没好气的送了他一副白眼。

    众人跟着麒麟踏上小岛,小岛的正中间有挖掘的痕迹,但是众人一走过去,立刻都泄气了。

    竟然塌陷了!

    温白羽都听见大家的叹气声了,盗洞/口完全塌陷,地面出现了一个浅坑,如果他们想要下去,必须重新挖盗洞,这个地方是绝对下不去了。

    万俟景侯走过来,蹲下捏了一把土,在指尖轻轻的揉,似乎看着浅坑有些出神,那表情好像在想什么,有些专注。

    温白羽觉得万俟景侯这种表情特别帅,有种深沉的……装/逼感,每次看到都让温白羽狼血沸腾的,然而也仅仅只是沸腾而已。

    万俟景侯站起来,拍了拍手心里的土,说:“这地方是才塌陷不久的,而且土里有一种血/腥味。”

    温白羽说:“什么意思?”

    万俟景侯说:“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有人下去了,遇到了危险,另外一种就是有粽子上来了,而且还是血尸。”

    温白羽摸了摸下巴,他并没有闻到土里面有什么味道,不由的感叹了一下,万俟景侯的鼻子还挺灵敏的。

    地上的土有一种湿/乎/乎的感觉,温白羽以为是这里雾气太大湿气太大的缘故,毕竟是湖心小岛,但是现在看起来不尽如此,可能还是因为土里有血的缘故。

    万俟景侯把背包放下来,说:“我要在旁边勘探一下,看看能不能从其他地方挖盗洞进去。”

    众人也全都把背包放下来,他们从背包里拿出工具,说实话三千年/前的工具看起来有些简陋,但是也难不住这个时候高人辈出,例如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拿了一个铲子,这个时候还没有洛阳铲,他把地上的土铲起来一些,然后又拿了一个类似于杆子的东西,猛地往坑里一扎,然后手臂微微一震,就听到“嚓——”的一声轻响,杆子竟然顺着土快速的往里插/进去,一直/插了很深,万俟景侯的臂力简直惊人。

    老蛇看的目瞪口呆,笑着在旁边打下手。

    万俟景侯把食指虚搭在嘴唇上,让大家别出声,然后把那只杆子慢慢的从土里拔/出来,越拔越快,“沙!”的一声,杆子被整只拔了出来。

    温白羽眨了眨眼睛,看向万俟景侯,说:“怎么样?”

    万俟景侯把杆子拎起来,似乎闻了闻,说:“下面果然是空的,而且这杆子上沾了血,我觉得咱们都应该有些准备。”

    老蛇惊讶的说:“下面还真的起尸了?”

    万俟景侯又把杆子插下去勘测了几下,就决定开始挖盗洞了,老蛇是行家,也来帮忙,其他人把火堆打起来,简单的热了热食物。

    虽然之前他们接收了老常的背包,但是老常的背包里只有水,死沉死沉的,并没有食物,温白羽看着自己背包里那些可怜的食物,好像还不够麒麟塞牙缝的,而且只剩下饼子了,没有肉。

    麒麟变回了小戚的样子,原因是戚明夏喜欢他这个样子,每次麒麟变成这个样子,戚明夏就不抗拒被他亲/亲,而且还会主动和他亲/亲。

    麒麟迈着两条白/嫩/嫩的小/腿坐在地上,晃着小/腿说:“我可以不吃东西,只是觉得人吃的东西很美味而已。”

    戚明夏不由自主的看着麒麟的那两条小白腿,眼睛都要晃花了,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赶紧把目光转开,告诉自己,这只是麒麟的障眼法而已,他才没有这么可爱。

    但是实在太可爱了……

    温白羽看了看他们的人数,饼子显然不够吃的,就算麒麟不吃,那其他人也要吃,万俟景侯和老蛇在干体力活儿,挖一个盗洞不容易,肯定要消耗很大的能量肯定要吃东西的。

    温白羽看着水面,摸了摸下巴,突然说:“咱们来钓/鱼吧!”

    戚明夏看了看旁边的湖水,说:“钓/鱼?鱼饵是什么?”

    温白羽笑眯眯的拿出一个饼子来,在手里晃了晃。

    戚明夏瞬间想要捂脸,说:“我觉得鱼可能不喜欢吃这个,万一没钓到,咱们也没有干粮吃了。”

    温白羽说:“试试嘛,反正现在也没有干粮吃了。”

    他说着,从背包里拿出杆子,又拿出细线捆在上面,开始做简易的鱼竿,戚明夏没办法,那边的人都在干正经货,鬼侯正在抽空研究尸毒的解药,他们两个就准备钓/鱼试试看。

    小戚似乎也很感兴趣,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戚明夏正半蹲在地上,用手把铁钩掰成鱼钩,然后挂上饼子做的鱼饵。

    小戚走过来,就顺手趴在了戚明夏的背上,戚明夏顿时感觉后背热/乎/乎的,还有个嫩/嫩的东西趴在自己身上,连忙咳嗽了一声。

    小戚笑眯眯的看着他掰鱼钩,掰了好几次,有些手抖,就是掰不好,温白羽刚要帮他掰,小戚已经笑眯眯的说:“我来吧?”

    他说着,两条白/嫩/嫩的小胳膊往前伸,似乎要环住戚明夏的脖子似的,但是他并没有伸手环住戚明夏的脖子,而是从戚明夏的脖子旁边把手伸过去,嫩/嫩的小胸/脯贴在戚明夏的背上,让戚明夏感觉自己狼血沸腾……

    就在戚明夏狼血沸腾的时候,小戚已经捏住弯钩,然后无声的用/力,瞬间就把钩子给掰好了,那小白手又滑又嫩,手背上还肉肉的,结果两三下就掰好了,那力气大的让人觉得他掰的不是钩子,而是……

    戚明夏有点下/体生疼的错觉……

    他们做好了鱼竿,温白羽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钓/鱼了,把鱼竿甩进湖水中,温白羽就坐在湖边,托着腮帮子等着鱼上钩。

    戚明夏坐在旁边,小戚就顺利的坐在了他的怀里,歪着小脑袋靠在他胸前。

    戚明夏觉得,如果小戚一直这么软嫩就好了,但是小戚总是时不时就“黑化”。

    温白羽钓了一会儿,什么东西都没有,有些坐不住了,托着腮帮子,转头看万俟景侯和老蛇挖土,墓葬很深,那两人还在不断的挖坑,一时半会儿也完不成。

    众人从中午开始钓/鱼,一直到了下午,戚明夏感觉自己肚子都叫唤了,温白羽坐在地上屁/股都疼了,那边挖出来的土已经摞成了一个小山,但是似乎还没有结果。

    温白羽钓/鱼钓的昏昏欲睡,旁边的戚明夏说:“喂,咱们别钓了,这地方那么多冰渣子,鱼早就冻死了吧?”

    他正说话,突听温白羽“啊!”的大喊了一声,万俟景侯突然从土坑里一撑手翻上来,两步就冲了过来,说:“白羽?!”

    万俟景侯还以为温白羽遇到了危险,那边老蛇也跑出来,大步跑过来,手里还抄着铲子,说:“怎么了?!有粽子吗!”

    温白羽用/力握着鱼竿,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下巴,说:“不……不是粽子,是有鱼上钩了。”

    他说着,众人明显看到温白羽的鱼竿竟然弯了,因为他们的鱼竿做的太简易了,所以并不结实,而湖中的鱼似乎特别的大,将鱼竿拽的弯了,就是不上来。

    温白羽使劲拽住鱼竿往上甩,费了半天力气,其他人也走过来,想看看温白羽是不是真的钓到了鱼,那他们今天就可以开荤了,要知道这几天走过来,只有小戚吃了好多/肉干,其他人都一直在吃干粮。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拽的费劲,皱了皱眉,什么鱼能这么大?温白羽的力气也不小,竟然一个人拽不上来,而且鱼竿弯的很厉害,马上就要折了。

    万俟景侯走过去,伸手握住鱼竿,立刻感受到了拽在鱼竿上的重量,那似乎并不是一条鱼的重量,非常沉,少说也有一百斤!

    如果真是一条鱼,那就是个庞然大物。

    万俟景侯说:“别用蛮力,小心断了。”

    温白羽也不想用蛮力啊,但是他对钓/鱼一窍不通额,而且钓中的东西似乎在跟他较劲,就是不从水面上来。

    万俟景侯猛地一用/力,但并不是蛮力,使劲一甩,就听“嗖——”的一声,水面竟然有些小漩涡,戚明夏看的目瞪口呆,说:“什么东西?鱼吗?还是黑色的?”

    他说着,众人就看到水面下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比一个成年男人还要长,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清形态,隐藏在布满冰渣子的湖面下方。

    戚明夏刚刚说完,鬼眼突然一亮,吓了一跳,说:“不是鱼!不是鱼!”

    他说着,“呼啦——”一声巨响,水面溅起无数的水花,那黑漆漆的东西真的让万俟景侯给拽了上来,“它”冲出/水面,温白羽也拽着鱼竿,一下就感觉轻/松了,那东西特别奇怪,似乎并不像刚才那么死沉了,竟然还有些浮力。

    随着“咕咚”一声水响,水面猛地钻出一样东西,众人终于看清楚了,温白羽钓上来的根本不是鱼,也不是活的东西!

    而是一口棺/材……

    黑色的棺/材,上面全是水珠,已经浮在了水面上,被万俟景侯给拽过来。

    众人把棺/材拖上岸,发现鱼钩挂住了棺/材的边沿,挂的还挺结实。

    温白羽惊讶的说:“这什么鬼。”

    万俟景侯围着棺/材绕了一圈,这棺/材的样子很有特征,看起来年代不是很久远,保存的非常完好,虽然沉在水底,但是并没有被水腐蚀的太严重,应该说在水里呆的时间不会太长,木头也没有被泡发。

    棺/材上的纹饰非常精致,而且还镶嵌着各种美丽的宝石。

    温白羽指着那些宝石,说:“乳/白/色的?这是什么石头?”

    万俟景侯用手轻轻摸了一下,挑眉说:“鹅卵石。”

    温白羽:“……”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原来并不是什么宝石。

    那些鹅卵石打磨的非常光滑,甚至带着宝石的光彩。

    万俟景侯说:“棺/材的年代并不久远,也就在这几十年之内,这种葬俗并不是周人的葬俗。”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那是什么人?少数民/族?”

    万俟景侯伸手在那些鹅卵石上摩挲着,突然蹲下/身/体,其他人也跟着低下头,去找万俟景侯看的地方。

    温白羽瞬间睁大了眼睛,就看到棺/材的侧面,一块鹅卵石上有标记,一张弓,一条鱼!

    温白羽惊讶的说:“弓鱼国?”

    众人也都看到了那个标记,惊讶不已。

    温白羽转头看向他们挖坑的地方,那里应该是墓葬,而他们在水里钓到了一只弓鱼国的棺/材,这说明什么呢?

    万俟景侯说:“墓葬或许漏了。”

    温白羽说:“难道水底下有墓葬的开口?”

    万俟景侯点头说:“看情况,这个开口还不小,能让这么大一只棺/材漂出来。”

    温白羽揉了揉太阳穴,说:“那可就惨了,墓葬又是盗气,又是进水,里面的粽子不起尸才怪了呢。”

    万俟景侯说:“我刚才用杆子插/进土里,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湿气,墓葬可能没有完全被水淹没,还有干燥的地方。现在咱们有两条路……”

    他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土坑,说:“第一是继续挖坑,挖出来的应该是旱路,但是这个墓葬坑很深,以咱们的速度来算,乐观估计是明天下午能挖出真正的通道。”

    他说到这里,众人都沉默了,他们的干粮现在就不足了,还明天下午?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他们能不吃东西,顶到明天下午,但是下午之后呢?还需要浪费体力,不知道会在里面纠缠多久,还要返程,这样算下来根本不可能。

    众人等着万俟景侯说出第二条路。

    万俟景侯竖/起两根手指,晃了晃,说:“第二条路就是咱们下水去看看,走那条水路进去。”

    大家又一次陷入了沉默,走水路进入,或许会很快,乐观的说,他们潜下水,立刻看到了入口,然后/进入墓葬,找火精和铜片,然后返程,但是这也需要时间,又是一种不可能。

    众人沉默着,他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食物,不然一切都不能谈下去。

    但是如果已经走到了这步,反而放弃了往回走,众人又有些不甘心。

    就在大家纠结的时候,麒麟突然站了起来,他还是小戚的样子,个头很小,脸蛋白白/嫩/嫩的,一双蓝色的大眼睛看着他们,说:“我可以先去看看。”

    戚明夏第一个反/对,说:“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如果下面真是墓葬,那些粽子起尸了你根本对付不了。”

    小戚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我是麒麟,我懂水性,而且我是一头野兽。”

    小戚的话,很好的把戚明夏给堵住了,麒麟是水兽,他们可以呆在水里一天都不出来,根本不需要换气,而且他是一头野兽,还是万兽之王,对付粽子或许绰绰有余。

    只是戚明夏被小戚可爱的外表给迷惑了而已,麒麟虽然天性温和,但是他们并不真的温和,他们的骨子里也有野性,一旦发/怒会非常可怕。

    麒麟的目光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看向了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最多一炷香,一炷香之内必须赶回来,无论找不找得到入口。”

    麒麟点了点头,说:“这没问题。”

    众人站在水边,麒麟还是小戚的外形,穿着他那件宽大的袍子,白色的袍子是戚明夏的,小戚穿着一小半都耷/拉在地上。

    小戚伸手拽着袍子的衣摆,露/出一段小/腿,然后向湖水走去,他的动作很从容,一点也不害怕,很快水面就没过了他白生生的小脚丫,然后将整个人没了下去。

    小戚的影子消失在水面上,只留下一点涟漪。

    水面上全是冰渣子,看起来有些冷,阻碍了视线,他们看不到水下面小戚的影子。

    戚明夏有些担心,心里莫名的担心,他蹲在水边上,一双眼睛睁大,黑绿色的眼睛渐渐散发着光芒,似乎在窥伺着水中的一切。

    然而水下似乎很深,他竟然找不到小戚的影子。

    戚明夏心里更加慌张,他使劲瞪着眼睛去找,但是始终找不到,水下面一片混沌,戚明夏的嗓子里发出低低的吼声,似乎在勉强自己,眼睛开始酸疼,有东西滴下来,他伸手一摸,竟然是红色的。

    温白羽吓了一跳,水面上突然滴上了一滴液/体,竟然是红色的!

    温白羽赶紧抢过去,扶起戚明夏,戚明夏用手捂住眼睛,粗重的喘着气,他的眼睛紧紧闭着,似乎特别的疼。

    鬼侯也冲过来,说:“慢慢睁开眼睛,我看看你的眼睛。”

    戚明夏这才慢慢睁开,似乎特别疼,他的双眼眼白的地方完全充/血了,一条条血丝凸起来,还有血管爆裂了,血水顺着他的眼眶流下来,看起来一场可怕。

    鬼侯说:“你太勉强自己了,歇一会儿,暂时别用眼睛了。”

    温白羽看着戚明夏的双眼,吓得不轻,里面的血丝全都凸起,一条条好像青筋一样,实在太可怕了,而且肯定特别疼,戚明夏一直在颤/抖着,他的双手冰凉冰凉的。

    温白羽扶着戚明夏坐下来,其他人还是盯着水面。

    一炷香时间并不长,很快就要过去了,水面上还是非常平静,什么都没有,只有冰渣子漂泊着,连个涟漪都没有。

    戚明夏一直静静/坐着,最后实在坐不住了,从地上爬起来,说:“还没有动静吗?”

    温白羽说:“没有,再等一会儿。”

    他说着,就听老蛇突然大嗓门的说:“哎!是不是来了?看那边!”

    老蛇的声音很大,戚明夏也顾不得眼睛疼,猛地睁开双眼,他看到湖面上有一个白色的东西浮了上来。

    那是白色的袍子,是小戚穿着的那个。

    白色的袍子浮出了水面,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然而过了一会儿,那白色的影子却不忘他们这边来,而是静静的附在水面上。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说:“好像不对。”

    他说着,突然冲了出去,一下掠起,抽/出腰间的吴刀,猛地一点水面,然后快速的再往前掠起,一把抄住水面上那个白色的袍子。

    一抄中之后,万俟景侯更加感觉不对了,那件白色的袍子是空的,根本没有人,真的只是一件袍子,浮在水面上。

    万俟景侯抄中袍子,然后快速的掠回来,落在小岛上。

    其他人围过来,顿时都是一惊。

    戚明夏说:“小戚呢?”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说:“他应该还没上来。”

    温白羽说:“可是衣服上来了?难道他遇到危险了?”

    戚明夏说:“怎么可能,他不是麒麟吗?”

    他这样说着,突然沉默了。

    水下面到底有什么……

    如果真的是他们要找的儿妾墓,那么儿妾手上有大量的血月族的铜片,那是血月族的至宝,温白羽见过用月亮玉盘复制的镜像机/关匣子,只要看一眼,就能被机/关匣子的幻想深深的吸引进去,如果定力不好的话,或许就走不出来了……

    儿妾不仅如此,儿妾还有火精,她是一个可以控/制火精的女巫。

    麒麟会不会不是儿妾的对手,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温白羽也有些沉不住气了,说:“咱们下去看看。”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我先下去。”

    老蛇拦住他,说:“别你我了,咱们一起下去,也好有照应。”

    鬼侯同意老蛇的说法,温白羽也不放心他一个人,毕竟麒麟已经突然消失了。

    众人快速的准备了一下,幸好背包里也没有怕水的东西,毕竟这年代根本没有什么电器。

    大家背上背包,温白羽深吸了两口气,毕竟墓葬很深,挖土都要挖那么久,水下肯定也很深,他们也没有水肺之类的东西,只好憋气往下游。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温白羽,说:“放松,别紧张。”

    温白羽点了点头,万俟景侯伸手搂住他的腰,说:“走了。”

    他说着,就听“噗咚”一声,万俟景侯带着温白羽已经潜了下去,老蛇是朱雀,也是凤凰的一种,同样比较怕水,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鬼侯拉住他,两个人也潜入了水下。

    戚明夏懂得水性,而且水性还不错,但是水里太冷了,他潜下水去,立刻就抽筋了,那感觉实在太无助,小/腿不停的哆嗦,扭痛的他恨不得狠狠喘两口气。

    这个时候就感觉有人突然抓/住了他的背包,戚明夏向上一看,原来是万俟景侯和温白羽。

    万俟景侯一把抓/住戚明夏的背包,拽住他快速的往前游。

    水下越来越暗,什么都看不清楚了,水底下全是淤泥,根本不知道墓葬在哪里,但是他们既然能钓到棺/材,说明墓葬就在周围。

    温白羽渐渐感觉不支了,这简直要了他的命,嘴里吐出小气泡,伸手使劲捂住自己的嘴巴。

    这个时候戚明夏眼睛突然一凉,在黑/暗的水下,温白羽觉得他的眼睛就像食人的鱼一样,散发着绿色的贼光。

    戚明夏说不了话,快速的往前指了指,万俟景侯带着两人飞掠一般向前游去,很快就看到前面有个黑漆漆的地方,类似一个洞/口一样。

    万俟景侯带着人快速的冲进去,顺着洞一直往前游,温白羽一看就看到黑漆漆的洞/口上有大量的抓痕。

    痕迹非常明显,而且似乎很新鲜,上面还有棕黑色的东西,看起来是粘/液,特别的恶心,蹭在那些抓痕里面。

    这是打抖的痕迹,而且看起来非常激烈。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搂着,感觉越来越不支了,他的大脑因为缺氧,已经不能在思考了,眼前金星乱转,胸口憋闷到刺痛,猛地张/开嘴,嘴里突然涌/出气泡,紧跟着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之中……

    温白羽感觉有人使劲压自己的胸腹,实在太难受了,他不断的呛水,有水涌/出来,差点又呛进自己鼻子。

    然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在自己嘴唇上,温白羽渐渐觉得胸腹那种憋闷到不能喘气的感觉好了一些,但是他很累,累得不行。

    昏昏沉沉的,温白羽终于醒了过来,猛地咳嗽了两声,他听见耳边有人七嘴八舌的叫着自己。

    “温白羽?”

    “白羽?!”

    “温白羽你醒了吗?”

    温白羽迷茫的睁开眼睛,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特别的疼,粗重的喘了两口气,他感觉自己肺里还有水憋着,一喘气就发出“嗬——嗬——”的吹哨声。

    温白羽翻身爬起来,旁边的万俟景侯赶紧扶住他,就看见他趴在地上,猛烈的咳嗽,又咳出了好几口水,零零星星的全都吐在地上。

    温白羽把水咳嗽出来,这才感觉好一些了,他双手撑在地上,地上竟然湿/乎/乎的,潮气特别重。

    温白羽抬起头来,眼前特别昏暗,说:“这是什么地方?”

    万俟景侯说:“已经在墓葬里了。”

    他们竟然真的进入了墓葬,那黑/洞就是豁口,不知道怎么出现了一个洞/口。

    万俟景侯说:“或许是逃生通道,洞/口是从里往外挖的。”

    温白羽点了点头,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四周是一个墓道,他们已经进入了墓道里,墓道把水排了干净。

    因为是水底墓,这个墓葬的排水系统做的非常好,看起来是精心修建的。

    温白羽看了看周围,其他人都没有事,老蛇看起来狼狈了一些,但是没有自己这么狼狈,戚明夏眼睛已经好多了,血丝退了下去,但是眼睛还是红彤彤的。

    还是没有麒麟的影子。

    万俟景侯扶着温白羽向前走,看了看墓道的石壁,那上面也有鹅卵石,甚至墓道的地上也铺设着卵石。

    看起来果然是弓鱼国的墓葬了,他们的确找对了地方。

    温白羽说:“刚才洞/口有打斗的痕迹,不知道麒麟到底遇到了什么。”

    万俟景侯说:“不要放松警惕,这个墓葬的阴气太强了。”

    按理说火精在墓葬里,那么应该是阳气很强,然而这个墓葬的阴气已经让人感觉到战栗的毛/骨/悚/然,带着强烈的怨念,从墓道深处一股一股的透出来。

    他们一直顺着墓道往里走,一路都非常的安静,什么也没有。

    “嘎哒哒……”

    温白羽突然感觉脚底下踢到了什么,地上有东西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被温白羽踢了出去,滚在墓道里。

    温白羽眯着眼睛往前一看,原来是卵石?

    卵石都镶嵌在地板上,或者墓道两边的墙上,怎么会摆在地上?还被自己踢跑了?

    温白羽有些惊讶,低头看着自己脚底下的地方,那地方竟然也有抓痕,地上的卵石全都被挠了下来,而且还有血迹!

    温白羽说:“血!”

    其他人都朝他的方向看过来,他们还来不及辨认这是不是麒麟的血,就听到“吼!!!!”一声巨大的吼叫/声。

    墓道顿时地动天摇的,高大的墓道颤/抖起来,那些镶嵌在墓道里的卵石都要崩裂下来了。

    与此同时,又是地动山摇的“咚!咚!咚!”的声音,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在墓道里快速的移动着。

    温白羽听到这种吼叫/声,突然觉得有些耳熟,但是意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万俟景侯说:“跟上!”

    众人开始狂奔,冲着前方飞快的冲去,那吼叫的声音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而是越来越远离他们,而且速度很快,不停的发出“吼——吼——”的声音,似乎在追逐着什么。

    戚明夏不顾眼睛疼,猛地睁大眼睛,他的眼睛又开始迅速充/血,血管爆裂,血珠从眼睛里流/出来,刺痛的他几乎睁不开。

    戚明夏突然指着前面大喊:“是麒麟!是麒麟!”

    他们一路往前冲,那巨大的东西好像并不是太灵活,很快就让他们赶上了。

    温白羽看见那庞然大物,顿时愣住了。

    他脑子里猛地闪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为什么感觉耳熟了!

    不只是温白羽,万俟景侯也见过这种庞然大物,而且是老相识了,他们在彭城泗水的彭祖墓里,就见过这种庞然大物。

    巨大的石头犼,充斥着整个墓道,犼的体型几乎堵满了整个墓道,严丝合缝的,它的身/体是石头做的,刀枪不入,连子弹都不怕。

    当时他们在彭祖墓里,用大火力狙击过同样的石头犼,但是并不管用,因为它根本没有生命,石头里面包裹的是齿轮。

    而且石头犼身边还跟着好几只黑/毛僵尸,那些黑/毛僵尸的太阳穴上有小红点,是被海虫控/制的傀儡。

    而眼前并没有什么黑/毛僵尸,取而代之的是两只带着鱼脸面具的粽子!

    巨大的石头犼拼命的追赶着麒麟,麒麟已经从小戚的样子变成了野兽,那两只鱼脸面具的粽子,也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大吼声,前后夹击的冲向麒麟。

    万俟景侯猛地将腰上的吴刀抽下来,说:“白羽。”

    温白羽侧头看向他,说:“嗯?”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将吴刀一甩,就听“咔!”一声,吴刀变长了。

    万俟景侯扬了扬下巴,眯着眼睛说:“还记得咱们当时是怎么对付石头犼的吗?”

    温白羽挑/起眉来,笑着说:“当然记得,你想故技重施?”

    万俟景侯轻微的点了一下头,突然拔身而起,快速的冲着石头犼冲过去,一个鱼脸面具的粽子见万俟景侯冲过来,立刻放弃了攻击麒麟,也像他扑过来。

    万俟景侯冲到跟前,突然拔身跳起,大长/腿猛地一蹬,一下踹中鱼脸,鱼脸发出“咔嚓!”一声巨响,面具一下就踹烂了,万俟景侯借力快速的往前一跃,中途在墓墙上一踏,快速的翻身上了巨大的石头犼。

    温白羽立刻跟上去,趁着鱼脸面具的粽子还没反应过来,拔/出凤骨匕/首,也快速的蹬上去,鱼脸刚要爬起来,被温白羽一脚蹬在肩膀上,“咚!!”一声又趴在了上。

    温白羽也学着万俟景侯的样子,快速的越上去,踹了一脚墓墙,一下翻身而上,落在了石头犼的肩膀上。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对视了一眼,大喊了一声:“走!”

    两个人将兵器同时插在石头犼的身上,发出“咔嚓!”的一声巨响,然后快速的握住兵刃,从石头后身上往下跳。

    凤骨匕/首和吴刀都是削铁如泥的宝器,两个人用体重和冲力坠住匕/首和吴刀,就像切蛋糕一样,将石头犼的石头“盔甲”一下切开了一个大角。

    “嘭!”的一声,石头砸在地上,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快速的向后一翻,同时退后了几步,以免被砸到。

    石头犼的“盔甲”被剥掉,果然露/出了里面的齿轮!

    真的和彭祖墓的石头犼一模一样。

    石头犼的齿轮不断的转着,万俟景侯见石头犼要逃,突然大长/腿一动,猛地一下踹中地上的石头,一下将石头吹飞出去。

    “啪!!”的一声,石头正好卡在急速飞转的齿轮之中,发出一声巨响,随即是“咔……啦……啦……”的声音,石头差一点就被崩出来。

    温白羽眯了一下眼睛,快速的踢了两个石头过去,也卡进齿轮里面,三块石头终于将齿轮卡住了。

    石头犼的身/体开始抽/搐,然后轰然倒塌。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戚明夏大喊了一声:“当心!”

    石头犼的身/体向着麒麟砸过去。

    麒麟还是兽型,身/体巨大,活动不太方便,猛地一下变成了成年男人的样子,他伸手捂住自己的腹部,手心里全是血,旁边的鱼脸粽子又冲过来,根本不惧怕要倒下来的石头犼,似乎要和他同归于尽,只知道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可怕叫/声。

    戚明夏猛地冲过去,一下撞在麒麟身上,将他整个人扑出去,戚明夏就感觉自己的后背和小/腿一阵剐蹭的剧痛,顿时全都破皮了,但是万幸的是,他竟然真的成功了,两个人一下滚出去,“咚!”的一声撞在了墓墙上。

    鱼脸粽子被巨大的石头犼一砸,发出“咯!”的一声大吼,顿时稀巴烂了,浆液流的满处都是,看起来恶心极了。

    麒麟腹部的伤口很大,看起来是抓伤,流/血很多,不过麒麟的脸色很正常,应该没有感染尸毒。

    戚明夏见麒麟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气又不打一处来,真想抽他一个耳刮子解解气,看在他已经受伤的份上,也就强忍下来了。

    戚明夏伸手捂住麒麟腹部的伤口,给他压着止血,转头对鬼侯说:“麒麟受伤了。”

    鬼侯蹲在地上,正在看那个被万俟景侯和温白羽“踹死”的粽子,面具已经踹烂了,但是非常奇怪。

    温白羽见鬼侯出神,就走过来,帮戚明夏那止血药,鬼侯这个时候突然说:“不对……”

    温白羽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也走过来,突然露/出阴霾的表情,这种表情让温白羽有些心惊,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鬼侯冷声说:“鱼脸面具里的蛊虫不见了。”

    温白羽诧异的说:“不见了?”

    万俟景侯说:“蛊虫只有找到下一个宿主的时候,才会脱离。”

    温白羽脑袋里猛地一闪,突然转过身来……

    戚明夏伸手捂住麒麟腹部的伤口,流/血很多,他能感觉到手心里温暖的血液不断的涌/出来。

    戚明夏说:“忍一下,没事的。”

    麒麟点了点头,张了张嘴,说:“明夏,我……”

    他说到这里,声音突然断了,戚明夏抬起头来,还等着他的下文,结果眼睛猛地一阵胀痛,鬼眼可以预/测死亡,这种感觉,就是死亡的感觉……

    戚明夏睁大了眼睛,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麒麟突然握住他的手,另外一只手变成了爪子,指甲瞬间伸长,“嚓!!!”的一声,一把掏进了戚明夏的腹部。

    “嗬……”

    戚明夏发出一声轻微的抽/搐声,鬼眼还散发着黑绿色的光芒,嘴唇在颤/抖着,麒麟的双眼呈现呆滞冷酷的表情,掏在他腹部的手突然开始用/力。

    “嗬——啊……”

    戚明夏大吼了一声,温白羽听到“宿主”两个字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而这种感觉竟然如此快的应验了。

    麒麟的脸色发青,眼神呆滞,透露着一种狠辣冷酷的光芒,和之前温柔的样子一点也不一样。鱼脸面具里的蛊虫,似乎是在刚才打斗的时候,已经从粽子身上,跑到了麒麟的身上。

    麒麟已经变成了它的宿主……

    温白羽手中的凤骨匕/首猛地一甩,一下打出去,冲着麒麟的脸颊甩过去。

    麒麟被/迫猛地抽/出手来,后退了两步。

    戚明夏疼的眼睛翻白,一下倒在地上,他的腹部汩/汩的冒着血,想要伸手给自己压住,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了,张了张嘴,艰难的歪着头,眼前天旋地转。

    戚明夏勉强看到麒麟的影子也在旋转着,那个高的身躯拖在墓道里拖出几条血粼粼的血迹,快速的钻入了黑/暗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Stellar暗、四月中旬的手榴弹

    谢谢耽入人心、Echo、redtears88、19325997、苏白、月精灵、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妖若的地雷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玫瑰树、凰凝月、月精灵、杉田YeYe、camping、烟熏色╰一流年╮、檀香扇、惹尘、柒染、小黑是纠结型拖延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21章 鬼眼火精墓8》,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