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WwW.lwxs520.Com第220章乐文小说网 鬼眼火精墓7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麒麟领着众人走在前面,其他人都跟在后面,戚明夏走在最后,和麒麟保持一定距离。

    之前戚明夏以为自己在做梦,因为小戚还是可爱的小戚,明明那么无害,还总是脸红,也不是巨大无比的野兽,然而现在戚明夏绝对不会以为自己是做梦。

    那些画面简直历历在目,让戚明夏心里都是火气,原来可爱无害的小戚真的是野兽,而且还是万兽之王的麒麟,那么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不是自己做梦,而是真的……

    戚明夏偶尔抬头瞪着前面的人,麒麟走在最前面,当然了还是保持着小可爱的形态,身材很娇/小,小白手提着衣摆,露/出一截小/腿,还有精致的足踝,小脚丫白/嫩/嫩的,指甲也圆溜溜的,好像贝壳一样,真是可爱到不行了。

    戚明夏发现自己盯着前面的人看了一会儿,有些出神,刚要收回目光,结果麒麟似乎发现了,突然转过头来,大大而无害的眼睛正好和他的眼睛对上了,麒麟竟然还顶着甜甜的笑容,对他笑了一下,露/出两个甜丝丝的酒窝。

    戚明夏之前是尝过那酒窝的味道的,不只是甜丝丝的,而且还特别嫩,特别滑……

    “咕嘟!”

    戚明夏咽了一口唾沫,感觉很不对劲,对方明明是个巨大的野兽,但是竟然扮成这样纯良的外表,明明就是在戏耍人。

    戚明夏撇过头去,双手抱臂,低着头看着脚前面的三分地,慢慢的跟在后面走。

    麒麟愣了一下,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随即转回头去,继续带着众人往前走。

    他们穿过山洞是捷径,已经越过了一座高山,但是后面的路似乎没有捷径了,大家走在山路上,天色已经黑透了,不过仍然继续往前走,毕竟这个地方是在山上,没什么平坦的地方,也不能在这里露营。

    走了很长时间,温白羽感觉双/腿发酸,不知道是不是之前透支太多的缘故,现在身/体有些虚弱了,万俟景侯从后面走过来,伸手托住他的腋下,将人搂在怀里,扶着他走。

    麒麟见他们都累了,说:“这么走下去,天亮都不一定能到,咱们找个地方先休息,明天再走。”

    温白羽立刻点点头,说:“对对对,我现在都要跪了。”

    麒麟带着众人从山上下来,找了一个避风的平坦地方,然而众人发现他们已经没有帐篷了,之前的帐篷因为遇到雍和的袭/击,已经毁掉了。

    万俟景侯把一条毯子拿出来铺在地上,让温白羽躺上去,然后把背包垫在他头下,下面再盖一个毯子,说:“这样舒服吗?”

    他们现在条件艰苦了一些,但是这种待遇已经很高了。

    万俟景侯说:“你累了就先睡一会儿,我们找点东西吃。”

    温白羽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一脸虚弱的养子。

    万俟景侯担心的摸了摸/他的额头,鬼侯走过来小声的说:“别担心,只是太虚弱了,没什么大事,让他好好休息。”

    众人带来的食物已经不太够了,在周围找了找,但是没有什么能吃的,想要打猎都没得打,麒麟之前说过,因为这片地要修建陵墓,动物已经被驱赶走了。

    众人只好翻出背包里的饼子吃,也没有几块了,万俟景侯轻轻拍了拍温白羽,想叫他起来吃饭,但是温白羽睡得很沉,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

    万俟景侯也就放弃了,还是先让他好好休息,如果真是饿了自己就会醒过来,到时候再吃吧。

    其他人也裹上毯子,窝在避风的岩石下面,准备休息一会儿,等天亮之后再继续赶路。

    戚明夏靠着岩石,将毯子盖在自己身上,已经闭上了眼睛,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东西在朝自己移动,戚明夏立刻睁开了眼睛,戒备的看着前面。

    结果没想到,那移动的东西竟然是麒麟!

    戚明夏已经不知道该管他叫麒麟,还是小戚了,他有些混乱。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个头小小的,身/体用毯子裹起来,估计是觉得冷,这地方风很大,吹得“呜呜”响,他柔/软的头发随着风不断的飘动着,软的根本不像话。露/出一个小脑袋,眼睛又圆又亮,不同的是眼睛已经变回了本色,就是冰蓝色,又有点泛着湖蓝。

    小男孩用大眼睛盯着他,样子又萌又可爱,估计谁看见他都没有招架能力,一脸讨好的笑容,指了指戚明夏旁边的位置,礼貌的说:“我想坐你旁边,可以吗?”

    戚明夏:“……”

    然而这个娇/小可爱的孩子,他的声音竟然沙哑低沉,戚明夏顿时就错乱/了。

    不等他点头,麒麟已经坐了下来,向他搓了搓,挨着他仰起头来笑了笑。

    戚明夏看着他的笑容,不禁翻了个白眼,板着嘴角,说:“一直戏/弄我们,你很开心是吗?”

    麒麟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眨了眨眼,似乎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戚明夏见他还装无辜,立刻火气都飚上来了,捏住他的小胳膊,说:“你明明是个麒麟,结果变成这种样子,还准备装无辜吗?”

    麒麟歪着头看了看他,然后摇头,说:“我本身就这个样子。”

    戚明夏说:“你骗傻/子呢?”

    麒麟补充说:“不过很久之前我是这个样子。”

    戚明夏:“……”

    麒麟说:“我只有真身是真正的外形,其他没有固定的外形,想变成什么样都可以,我看你比较喜欢我这个样子,所以……”

    喜欢?!

    戚明夏差点“呸”一声吐他一脸,不过说起来,小戚的这个外形,还真是很合戚明夏的胃口,又软又嫩,而且特别乖顺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无害,还是个小/美/人儿。

    然而戚明夏只想把小/美/人儿吃掉,没想让小/美/人儿把自己吃掉,而且还是兽型,已经不堪回首了。

    麒麟见他不说话,心里有些没底儿,侧头看向他,打量了好几眼,试探的说:“我还可以变成其他样子,要看吗?”

    戚明夏又翻了一个白眼,还没有说话,就听“噗!”的一声,旁边的小戚已经不见了,衣服和毯子一下散在地上,刚刚还是可爱小男孩的小戚,突然变成了一头小狍子!

    戚明夏一口老血差点又喷/出来,他们在树林里看到的那头小狍子果然是麒麟!

    小狍子像是一只小鹿,一脸呆萌的模样,头上的角长出来一点点,没有尖儿,还是圆嘟嘟的,身/体也圆乎乎的,本该修/长矫健的四条腿竟然也短萌短萌的,小蹄子在地上敲了敲,似乎在吸引戚明夏的注意力。

    小狍子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戚明夏立刻就看到他屁/股上的白尾巴,跟兔子似的,圆溜溜,短短的,看起来手/感超级好。

    小狍子不只是尾巴,圆圆的小屁/股一圈也是白色的绒毛,看起来特别软,戚明夏突然想起来以前听人说,狍子一旦遇到危险,首先会炸起屁/股上一圈的白毛,然后才逃跑。

    戚明夏黑绿色的眼睛转了一圈,嘴角挑了挑,突然快速的伸出手,一把捏住小狍子的白尾巴。

    小狍子立刻睁大了蓝色的眼睛,戚明夏“哈哈哈哈”的直接笑了出来,因为他的屁/股上,那圈白色的绒毛果然炸起来了,看起来太可爱了,戚明夏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真的好软。

    戚明夏还在享受手/感,就见小狍子回过头来了,他蓝色的眼睛里有些波动,似乎闪烁着野兽的光芒……

    戚明夏心头梆梆跳,心想着真是失策,麒麟是野兽,虽然一般性/情温和,但终究是野兽,万一把他惹急了,自己能是一头上古野兽的对手?

    就在这个时候,小狍子身上蓝色的光芒一闪,戚明夏连忙抬手挡住那股明亮的光芒,放下手的时候就看到小戚不见了,麒麟也不见了,小狍子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成年男人。

    那男人直立在他面前,身材高大,身上肌肉流畅,并不显得纠结,尤其是那双大长/腿,还有暴/露无疑的人鱼线,因为戚明夏坐着的缘故,他微微仰着头,正好看到男人双/腿中间暴/露的地方。

    戚明夏:“……”

    男人身上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眼睛是冰蓝色,淡淡的蓝光流淌着,眉眼非常温柔,给人一种邻家大哥的感觉,身上透露/出一种儒雅,好像是圣者一样。

    然而这个圣者,他没穿衣服……

    戚明夏下意识的往后搓了搓,狐疑的说:“麒麟?”

    男人点了点头,说:“我一般只变成这几种外形,你更喜欢哪个?”

    戚明夏又往后搓了一下,说:“哪个都不喜欢,你可以走了。”

    麒麟往前走了一步,说:“可是我喜欢你。”

    戚明夏脸上一红,真想抽自己一耳光,像自己游走在花丛这么多年,那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结果被一个高大的男人表白了,虽然这个男人长得也很好看,如果稍微娇/小一点,那就合自己的胃口了。

    戚明夏伸手拦住他,说:“你……你先把衣服穿上。”

    麒麟倒是很听话,从地上捡起衣服,披在身上,但是衣服是戚明夏的,现在这样的麒麟穿着,显得太小了,有点紧,明明是宽松的袍子,但是麒麟穿上快成紧身衣了,束缚着他身上的肌肉,让戚明夏看的面红耳赤。

    戚明夏磕巴的说:“你还是……还是变小一点吧。”

    麒麟歪了歪头,说:“你喜欢小一点的我?”

    戚明夏:“……”

    麒麟笑了笑,说:“那也可以。”

    他说着,戚明夏就看到衣服突然掉在地上,刚才那个高大英俊的成年男人瞬间又变成了小男孩,一脸的天真可爱,正撑着大衣服,倒着衣服带子。

    还仰起脸来,朝着他笑了笑,露/出戚明夏最喜欢的小酒窝。

    戚明夏心脏顿时“梆梆”一跳,心想,自己果然还是喜欢嫩一点的,起码不是那种比自己还高,而且满身肌肉的男人。

    小戚挂着衣服走过去,眨着大眼睛,朝他笑了笑,然后突然两手抱住戚明夏的脖子,因为小胳膊又短又萌,所以抱起来还挺费劲的,然后撅起粉红色的小/嘴唇,似乎想要和戚明夏亲/亲。

    戚明夏好像心口/中了一支□□,实在被萌的不行,小戚的嘴唇又粉又嫩,在淡淡的月色下闪烁着光彩,还像抹了一层甜/蜜的糖浆一样。

    戚明夏心跳很快,有些忍不住,伸手粗/暴的搂住小戚的后背,将人抱在怀里,然后压上了那张粉色的嘴唇。

    小戚特别配合,使劲搂住戚明夏的脖子,张/开嘴唇,让戚明夏的舌/头探进来,两个人的唇/舌互相纠缠,都尝到了对方嘴里犹如花/蜜一般的香甜。

    就在戚明夏沉浸在软萌的小戚表象的时候,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刚才还娇/小,能被自己搂在怀里不断抚/摸的小戚,一下变大了,竟然变成了刚才成年人的模样。

    戚明夏有点搂不住他,而且手下软嫩的皮肤,一下变成坚/硬如铁的肌肉,炙热的温度让戚明夏心跳更快了,他想要抽回手,但是麒麟抓/住了他的手臂,纠缠住他的嘴唇,两个人的亲/吻还在加深。

    戚明夏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感,但是他挣脱不开,麒麟一身的怪力,反而将他粗/暴的搂在怀里,不断的亲/吻他的嘴唇,下巴,还有脖子。

    麒麟一边吻他,一边用沙哑性/感的嗓音说:“我喜欢你……你真好看,身/体里好滑,还好热……”

    戚明夏终于忍不住了,一脚把他踹开,脸色通红,羞耻的都要死了,感觉自己白做花/花/公/子了,调/情还不如一头野兽。

    麒麟没有防备,竟然被踹开了两步,然后“噗”的一下变成了小戚,仰在地上,慢慢爬起来,用怯怯的眼神看他,还扶着自己的肩膀,那是之前弩/箭射伤的伤口,双眼泪汪汪的,瘪着嘴巴。

    戚明夏顿时感觉到了一股罪恶感,他双手使劲揉了揉脸,已经彻底给麒麟折服了,他竟然能无接缝的变来变去,一会儿卖萌,一会儿流氓。

    小戚怯怯的看他,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戚明夏只好硬着头皮拍了拍手,小戚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跑过去,坐在戚明夏怀里,小脑袋靠着他的胸口,仰起头来甜丝丝的笑。

    小戚说:“明夏,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戚明夏用手遮住眼睛,说:“麻烦你这个样子的时候别说话。”

    因为娇/小的身形和他的嗓音实在太违和了!

    温白羽睡了大半夜,结果被饿醒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旁边的人都睡着了,老蛇抱着鬼侯,两个人垫着一个毯子,盖着一张毯子。

    那边戚明夏也是垫着一张毯子,怀里抱着可爱的小戚,两个人也盖着一张毯子,似乎睡得很熟。

    温白羽动了动,旁边的万俟景侯立刻醒了,他身上没有毯子,也没有垫着毯子,只是靠着岩壁坐在旁边,听见温白羽的声音,立刻就醒了,说:“白羽?”

    温白羽眨了眨眼,说:“你怎么不把我叫醒?”

    他说着坐起来,然后把身上的毯子披在万俟景侯身上。

    也不知道万俟景侯的手本身就凉,还是被大冬天的贼风给吹得这么冷。

    万俟景侯见他睡得额头上都是汗,赶紧把毯子又给他披上,说:“别着凉了,你现在身/体很虚弱,感觉怎么样了?”

    温白羽说:“我只是睡了个觉……”

    万俟景侯替他把汗擦掉,说:“你身上的尸毒是一种兴/奋剂,促进身/体潜力的时候,也会让体/内的能量大量透支,别以为自己没事,还要多休息。”

    温白羽点了点头,肚子忽然叫了一声,差点被万俟景侯打岔就忘了,自己是被饿醒的。

    万俟景侯给他热了吃的,温白羽吃了饼子,干的咽不下去,万俟景侯翻了翻他们的行李,说:“咱们的干粮差不多吃完了。”

    温白羽知道,他们的干粮多半都在金爷和老常那里,因为之前他们只是准备工具,没有准备日用/品,现在金爷和老常卷铺盖跑了,他们的补给也撑不了多久。

    万俟景侯说:“明天再想想办法,今天只能吃这个了。”

    温白羽摇了摇手,他也不是那么娇气的人,也不会吃个饼子把嗓子划出洞。

    吃过了东西,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就抱在一起,躺在一张毯子上,然后盖着毯子准备睡觉,还有一会儿就要天亮了。

    万俟景侯眼底有些乌黑,这几天都没有睡好,温白羽摸了摸/他的眼睛,说:“你睡会儿吧。”

    万俟景侯说:“我刚得到烛龙真身,还不觉得累,你睡吧,我给你们守夜,马上要天亮了。”

    温白羽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吃了东西就开始犯困,果然身/体还是虚弱,很快又睡着了。

    温白羽觉得自己陷入睡眠还没多久,绝对没有天亮,突然身边的人动了一下,温白羽猛地睁开眼睛,结果被人一把捂住口鼻。

    温白羽差点窒/息,因为他毫无准备,定眼一看,捂着自己口鼻的人竟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给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温白羽无声的眨了一下眼睛,示意他知道了。

    就听到“簌——簌——簌——”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行,朝他们爬了过来。

    其他人似乎也都醒了,但是都没有动。

    温白羽被按在万俟景侯怀里,他能感觉到万俟景侯的肌肉绷紧,他的动作很慢很慢,慢到几乎让人无从查觉,正在慢慢的摸/到自己腰间的吴刀,伸手搭在上面,随时准备抽/出吴刀。

    温白羽的眼睛转了转,侧着眼镜看向旁边,立刻捕捉到了一个正在移动的东西。

    因为天色太黑,快要天亮了,雾气也大,他实在看不清楚,地上移动的东西黑漆漆的,正在缓慢的爬行,它像一条匍匐在地上的鳄鱼,不停的甩着“尾巴”,扭/动着身/体,往前爬行,但是它又像一个海龟,背部竟然还有隆/起的壳子,而那个壳子竟然不规则,并不是圆的,凹凹凸凸,像是被腐蚀了一样。

    温白羽有些奇怪,最重要的是,那个爬行过来的东西,他根本没有呼吸。

    温白羽自觉得到真身之后,他的耳力已经不错了,但是他没有听到任何呼吸声,说明那根本不是活/体。

    或许是粽子……

    随着风吹过来,一股血/腥味钻进了温白羽的鼻子里,温白羽立刻有些紧张,难道又是血尸?

    那东西慢慢的跑过来,“簌——簌——簌——”动作极其缓慢,他怕的近了一些,穿过浓浓的大雾,温白羽终于看清楚了,那东西根本不是鳄鱼,也不是海龟!

    而是一个人!

    他趴在地上,但是他的双/腿就跟残废了一样,并不用双/腿使劲,而是用双手往前爬,身/体不断的扭/动着,所以看起来像是鳄鱼。

    他本上也不是壳子,而是一个背包!

    他背着一只包,背包里鼓鼓的,应该还有不少东西,看起来像是个旅人。

    老蛇惊讶的睁大眼睛,小声说:“我怎么觉得他的行囊那么眼熟?”

    鬼侯立刻捂住他的嘴,但是已经晚了,那怪异的人似乎听到了老蛇的声音,突然抬起头来,“看”向老蛇!

    温白羽立刻发出“嗬——”的一声,他实在是被吓着了,不是他胆小,而是那个在地上爬的人,他的脸太可怕了。

    那个人的脸色惨白惨白的,而且非常巨大,而他的身形一点也不相符,一张巨大扁平的脸,而且竟然不是人脸,那只一张鱼脸!

    的确是鱼的脸,两只灰白色的死鱼眼,和脸色真是相得益彰,死鱼眼凸出来,非常的呆滞,没有鼻子,嘴巴大张着,圆形的嘴巴里全是獠牙,四五排獠牙,密密麻麻的,看起来非常可怕,稍微有些密集恐惧症的人都要打哆嗦。

    那个怪人就用这样的死鱼眼,盯着老蛇。

    万俟景侯一霎那见突然暴起,手一撑地,一下跃起来,趁着那怪人要扑向老蛇的时候,一瞬间也扑了出去,吴刀“嗖——”的抽/出。

    怪人听见声音,快速的在地上爬,别看他是爬,但是竟然速度很快,眼看吴刀正好和怪人错开,万俟景侯手腕一抖,就听到“咔!”一声,吴刀变长了,一下勾住怪人身上的行囊,猛地一甩。

    行囊“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温白羽这个时候一下跃起,一把抓/住甩过来的行囊。

    温白羽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行囊,这是老常背着的背包,里面满满装的都是水。

    温白羽惊讶的不行,他抬起头来,就看见万俟景侯已经和那个怪人缠斗在一起,怪人反应很迅速,而且动作凶悍,不要命一样,根本不避讳万俟景侯的吴刀。

    鬼侯这个时候猛地打出两条白色的带子,“嗖——”的一声甩过去,和万俟景侯前后一堵,将那怪异的人堵在中间。

    鬼侯的带子卷过去,“嗖!”的一下将那人卷住,老蛇立刻冲过去,笑着说:“草他大/爷,看老/子给他打个结!”

    他说着快速的一脚踩住那人手臂,那人动弹不得,老蛇动作很快,真的用鬼侯的带子把地上的人捆了起来。

    鬼侯有些无奈,猛地一抖手,带子“嘶……”的一声就断了,然后把手抽回来。

    地上的怪人不断的挣扎着,来回的扭/动着,嘴里发出乱七八糟的吼声,因为他说的实在不是人话,大家也听不懂他在吼什么。

    众人聚拢过来,看见温白羽提过来的背包,老蛇惊讶的说:“这怪物不会把老常给杀了吧?”

    温白羽狐疑的看着地上那个人,他那张惨白的脸,原来是一张面具,怪不得脸竟然如此大,而且还长得那么怪异。

    原来他戴着一张鱼脸的面具,那张鱼脸特别狰狞,再加上画的跟脸谱一样,脸色灰白,花纹的颜色却非常泼辣,在黑/暗之中,这种泼辣的用色看起来特别诡异,让人从心底里产生一种恐惧。

    老蛇说:“娘的,故弄玄虚?”

    他说着,伸手去抓那张面具,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说:“当心。”

    他说着,手中的吴刀一转,“嗖——”的一声就去砍老蛇的手,老蛇猛地一缩手,还好反应快,额头上已经都是冷汗了。

    就见老蛇缩手的一瞬间,那大张的鱼嘴里,突然突出一条舌/头,又/肥/又/厚,还长着毛儿,上面是绿色的绒毛,和苔藓似的,恶心的温白羽差点吐了。

    地上的怪人突然挣扎起来,不断吐着舌/头,似乎想/舔老蛇的手。

    老蛇恶心的全是冒起鸡皮疙瘩,说:“这是什么鬼东西?”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说:“他的嘴里应该是蛊毒。”

    “蛊毒?!”

    温白羽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他们以前也见过类似的面具,但是并不是鱼脸,而是玉蝉!

    那种可怕的蝉形面具,如果有人戴上了面具,面具里的蛊虫就会钻进宿主的体/内,然后控/制宿主,即使宿主已经死掉了,蛊毒还能控/制宿主一段时间,然后把他的脑浆和舌/头都吃掉,再寻找其他的宿主,一旦有人靠近,就会成为下一个宿主。

    而这种可怕的面具,是奴/役奴/隶用的。

    温白羽突然感觉,他们好像发现了这种面具的前身……

    许许多多的事物似乎都牵连在了一起……

    那绿色的舌/头还在鱼嘴里不断的拱来拱去,看的众人毛/骨/悚/然,或许那就是蛊毒。

    万俟景侯握紧了吴刀,猛地一甩,就听到“咔嚓!”一声,吴刀的黑色光芒突然一闪,划开一道光,与此同时,天竟然亮了,太阳一下跳起来,刹那间驱散了黑/暗和雾气,将四周照的敞亮敞亮的。

    众人发出“嗬——!”的一声,戚明夏喊了一声:“是老常!”

    他说着,下意识去捂住小戚的眼睛,不过捂住之后才发现,小戚好像根本不是个孩子,不需要这么做。

    地上有一滩血迹,众人都震/惊的睁大眼睛,面具被万俟景侯砍成了两半,碎在了地上,一左一右掉在尸体的两边。

    面具下果然是没有呼吸的,那个人似乎已经死了很久,他的脸已经被啃了,眼睛都没有,另外一只眼睛连着筋,耷/拉在眼眶外面,还在不停的转动。

    真的是老常!

    怪不得还背着背包,因为他本身就是老常。

    老常的嘴巴大张着,可能是为了和面具的鱼嘴保持同步,张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嘴里没有舌/头,但是有一条肉虫子,肉虫子也被万俟景侯砍成了两半。

    一下蹦了出来,就像一条活鱼一样,脱离了水,在地上干渴的蹦跳着,绿色的肉虫子在血泊里发出“吧唧吧唧吧唧”的蹦跳声,把鲜血溅的满地都是,最后终于不动了。

    温白羽恶心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万俟景侯说:“不要靠的太近,可能还没死。”

    他说着,用吴刀一铲,干脆利索的将虫子铲到火堆里,虫子立刻发出“呲啦”的声音,好像油炸鸡块的声音,还冒出一股味道,说实话挺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煎鱼吃……

    温白羽说:“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好像遇到了什么,老常已经死了,那金爷呢?”

    众人耸了耸肩,谁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事情,如果当时他们留在原地等,估计也不会有事了。

    戚明夏翻了一下背包,说:“有好多水,看起来咱们可以多撑几天了。”

    天已经亮了,地上还有死尸,众人打算快些离开这里,在温白羽的强烈要求下,众人还是刨了一个坑,把老常的尸体埋了。

    戚明夏扛着铲子,说:“你还真是好心眼儿。”

    温白羽咂咂嘴,心说自己不是好心眼儿啊,这是有备无患,万一起尸了怎么办?他记得之前玉蝉的面具怕的是土,只要入土就能伏尸,所以还是小心一点,埋了的好。

    众人埋了老常,把他的背包也丢在那里,里面的水全都拿走了,分在其他背包里,然后开始启程。

    经过刚才一闹,众人全都清/醒了。

    温白羽说:“咱们还是小心一些吧,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麒麟摇了摇头,说:“我一直在这片生活,但是没有遇到任何可怕的东西,如果说可怕,也就是树林里还残留着很多捕兽钳和机/关,都是猎捕祭品用的,并没有其他东西。”

    温白羽挠了挠下巴,说:“那这些东西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鬼侯说:“或许他们已经下了墓葬。”

    老蛇说:“可是金爷他们不是已经去过一次了吗,第一次好好的,第二次就遇到了危险?”

    万俟景侯用破布擦了擦吴刀上面的血迹,伸手一甩,淡淡的说:“或许是他们第一次进入墓葬之后,破/坏了墓葬的风水,粽子已经起尸了。”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后背一阵发/麻,说:“如果麒麟说的没错,那个地方就是儿妾墓,而儿妾呢,据说是一个可以控/制火精的女巫,如果她起尸了,我觉得后面的事情就了不得了。”

    万俟景侯倒是淡定,将吴刀插回腰间,说:“越来越有/意思了。”

    温白羽:“……”

    温白羽真想撬开万俟景侯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草。

    温白羽说:“火精可在墓里陪/葬,儿妾要是起尸了,她还能控/制火精,你只有烛龙的真身,那怎么办?”

    万俟景侯笑着说:“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能控/制火精,到底是不是浪得虚名。”

    温白羽:“……”

    温白羽彻底无奈了,万俟景侯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着急,戚明夏从后面走过来,笑着说:“你男人还真是自信。”

    温白羽偷偷对万俟景侯的后背比中指,然后小声的说:“他那不是自信,是欠草。”

    戚明夏差点笑出来,旁边的小戚则是眨了眨大眼睛,好像没听懂。

    万俟景侯却像是长了后眼一样,朝后面看了看,对着温白羽挑了挑眉,然后招了招手。

    温白羽认命的跑过去,没好气的说:“干什么?”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抓着他的手,用手指轻轻的捏,那种暗示性实在太强了,温白羽脸色通红。

    万俟景侯压低嗓音,说:“谁欠草,嗯?”

    温白羽:“……”

    他们走了一上午,麒麟终于停下来,说:“前面就是了。”

    山谷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湖口,四周的水似乎很深,湖中间是一个小岛,麒麟指的就是那个小岛。

    温白羽发憷的看了看四周的湖水,没结冰,但是飘着冰渣子,看起来好冷好冷,而且很深,他们根本没带渡河的工具。

    其他人准备游水过去,但是水太冷了,所以就做做准备工作。

    这个时候,众人就看到温白羽突然开始解自己的腰带,然后把腰带抽下来,叠起来,放在一边,然后开始脱衣服。

    戚明夏吓了一跳,笑着说:“诶温白羽,你终于想通了,要向我投怀送抱了吗?”

    他刚说完,就接到了两束不善的目光,一束来自万俟景侯,这不用说了,另外一束竟然是来自小戚的……

    戚明夏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一回头,就发现这个短暂的空档,温白羽真的脱得一/丝/不/挂了。

    在正午的眼光下,温白羽的皮肤泛着柔润的光芒……

    对,的确是光芒,光芒越来越盛,一霎那变成了剧烈的白光,瞬间,温白羽从人形变成了巨大的鸿鹄,一下掠起,冲向高空,翅膀一振,突然落在了湖中心的小岛上。

    戚明夏:“……”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老蛇一拍手,说:“差点忘了,我也能飞。”

    老蛇也变成了凤凰,这回是一只火红的朱雀,还燃/烧着火焰,揪住鬼侯的衣服,一下掠起,瞬间飞了过去。

    戚明夏看的目瞪口呆,原来他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正常的,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已经很正常了……

    戚明夏还想着让温白羽飞回来,把自己带过去,结果旁边的小戚突然变成了成年男人的样子,一把将戚明夏抱起来。

    戚明夏“啊……”的喊了一声,吓了他一跳,就见麒麟抱着他,朝湖水走过去,他就像走在平地上一样,走在了湖面上,明明身上有很多肌肉,而且还抱着一个男人,但是身/体竟然很轻的样子,能浮在水面上。

    戚明夏突然想起来,麒麟好像是水兽……

    众人全都走到了湖心小岛上,温白羽一边穿衣服,把腰带围在腰上,一边对着万俟景侯挥手,笑着说:“嘿,就剩你了,快游过来啊!”

    戚明夏:“……”

    亏得他以前认为温白羽是个温顺的小/美/人儿,原来并不是这样,好像肚子里挺黑的。

    万俟景侯有些无奈,看着温白羽一脸狡黠的笑容冲自己挥手,无奈的退后了几步,然后歪了歪头,活动了一下脖子和手腕,突然猛地想要跃起,然后快速的往前冲。

    戚明夏看着万俟景侯的动作,说:“呃……他要跳河吗?你是不是打击到他的自尊心了,别想不开啊。”

    他说着,就听“嗖”的一声,万俟景侯的大长/腿一蹬,借着旁边的岩石,一下跃起,他的双/腿非常有力,弹跳力十足,一蹬岩石竟然跳起了一个常人不可能期冀的高度,同时身/体快速的往前冲。

    眼看万俟景侯已经跃到了湖水上面,但是就算他跃的再高,也不可能不掉下来,毕竟他没有翅膀,而且烛龙是不会飞的。

    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的手突然一动,猛地抽/出腰间的吴刀。

    “嗖——哗啦!!!”一声巨响,吴刀一挥,点在水面上,猛地激起巨大的水花,万俟景侯的身/体一下又借力跃起,掠上高空。

    众人就见他用吴刀点水,反复了两次,猛地一个翻身,黑色的衣袍在正午的烈阳下不断的咧咧生风,好像一只展翅俯冲的雄鹰。

    “哒”,随着轻巧的声音,万俟景侯已经落在了小岛的地上,顺手将吴刀插回腰间,然后很自然的走过去。

    温白羽的腰带围在腰间,还没有来得及系上,万俟景侯的一连串动作不过眨眼就完成了,看的温白羽目瞪口呆。

    万俟景侯走过来,笑眯眯的从身后抱住他,修/长的手指快速的动着,两三下将他的腰带系好,拍了拍温白羽的后背,趁着温白羽还在发愣,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笑眯眯的说:“走。”

    温白羽:“……”一点也不好玩,一点也不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坎儿梨的火箭炮

    谢谢四月中旬、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左溦、独孤深作的手榴弹

    谢谢redtears88、耽入人心、lanling、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独孤深作、馨羽、小酉、暗夜猹、YY贞子、mask、午夜、忘形°的地雷

    前几天的30个红包已发(一水萦蓝、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子楚、长毛兔子、夏枯草、坎儿梨、lanlingyu、独孤深作、枕河、teniprin、包大仁、左溦、时雨夜微凉、卡卡星、桃夭不妖、四月中旬、轻松熊巧克力、天晶紫罗、爱肉就是爱肉!姬西亚、耽入人心、铜雀、蔥稚、盛宴、檀香扇、欣悦沉浮、不同往日尔耳、苏白、17543761、青叶遥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WwW.lwxs520.Com第220章乐文小说网 鬼眼火精墓7》,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