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19章 鬼眼火精墓6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嗬——!!”

    戚明夏大喊了一声,突然坐了起来,他感觉不只是胳膊疼,连胸口都疼,疼得要死一样。

    “哎?戚明夏醒了。”

    戚明夏听见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还有人用手在自己眼前晃,似乎在确认什么。

    戚明夏迷茫的睁开眼睛,就看见众人全都围着自己,温白羽、万俟景侯、老蛇、鬼侯,还有小戚!

    小戚……

    戚明夏突然想起晚上的事情,脸上失色,向后搓了一下,睁大了眼睛盯着小戚。

    小戚则是跪坐在地上,奇怪的歪着头看他。

    温白羽伸手碰了碰戚明夏,说:“戚明夏?你真的醒了吗?不是又撒呓挣了吧?”

    戚明夏脑袋里有些迷糊,他的意识还停留在昨天晚上,小戚用沙哑的嗓音和自己说话,叫自己的名字,然后……

    然后似乎他们有些失控,戚明夏招架不住了,小戚在他眼前突然变成了那头野兽,戚明夏想要逃跑,但是根本没办法动,他被野兽轻而易举的压在地上……

    之后的事情戚明夏有些记不清楚,他浑身战栗着陷入了昏迷,再睁眼就是现在了。

    戚明夏感觉有些糊涂,已经分不清那是梦,还是现实了,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说:“我怎么了?”

    温白羽说:“你的内伤有点重,一直在昏迷。”

    温白羽指了指天,说:“现在已近黄昏了,你也昏睡了很久。”

    戚明夏有些吃惊,原来是在昏睡吗?那就是做梦了?戚明夏松了一口气,不由的看了看小戚。

    小戚正看着他,戚明夏的目光一投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就撞在了一起,小戚立刻甜甜的笑了起来,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还有两个尖尖的小虎牙,粉/嫩的嘴唇看起来也甜极了。

    鬼侯说:“再休息一下,等吃了药咱们上去了。”

    戚明夏点了点头,伸手按了按胸口,那位置已经不疼了,就靠着岩壁坐下来。

    温白羽在他旁边坐下来,其他人忙着收拾东西,虽然已经黄昏了,但是他们一会儿就要启程,毕竟耽误的时间太多了,他们要上去和金爷老常汇合,希望天黑之前可以爬到顶上。

    温白羽撞了一下戚明夏的肩膀,撞得并不疼,说:“之前谢谢你。”

    戚明夏说:“谢什么?”

    温白羽笑着说:“谢你帮我当垫背啊。”

    戚明夏:“……”

    戚明夏侧头看着他,说:“我要收回前言了,你一点儿也不温顺,看起来还很扎手,虽然是个美/人儿。”

    温白羽挑了挑眉,说:“彼此彼此吗。”

    戚明夏看了一眼前方的山洞,说:“另外一个人逃走了,那山洞通向什么地方?咱们不去看看吗?”

    温白羽说:“先上去和他们汇合,如果有必要,咱们再下来吧。”

    戚明夏说:“真是多此一举。”

    温白羽惊讶的说:“什么意思?”

    戚明夏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温白羽突然才意识到,戚明夏的眼睛很可能是鬼眼,他见过三千年之后的鬼眼,小福邹成一还有叶流响都驱动过鬼眼,但是没人可以运用自如,他们可能通/过鬼眼预/测危险,但是没人可以操作它催眠别人。

    或许戚明夏是与众不同的,他的体质看起来不同寻常。

    温白羽说:“你能看见?”

    戚明夏靠着石墙,淡淡的说:“我从小,就是个怪物,我的一只眼睛是绿色的,另外一只眼睛在我全神贯注的时候,也会变成绿色,它们能看到别人不能看到的距离,还能看到未来的生死,我曾一度以这种能力自豪……而我身边的人,看不懂我的能力,他们觉得我是煞星,因为我总能说出将要发生的不好的事情,还要挖下我的眼睛……后来我就习惯了,淡漠这些,不再提醒那些将死鬼。”

    温白羽挑了挑眉,戚明夏回忆完,笑着转过头来,说:“对于你呢,我可以考虑考虑,如果你亲我一下,我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吧唧”一声,戚明夏的脸颊就被人亲了一口。

    温白羽:“……”

    然后并不是温白羽亲的……

    小戚不知道什么跑了过来,白/皙的小手抱住戚明夏的脖子,就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戚明夏:“……”

    戚明夏也始料未及,脸上突然染上了一层殷/红,温白羽看的大笑了起来。

    戚明夏赶紧推开小戚,从地上爬起来,说:“算……算了,不跟你们开玩笑,我先看看。”

    他说着,走到谷底的正中间,仰起头来,似乎在透过黄昏的浓浓大雾往上看,一瞬间,戚明夏的双眼突然暴起黑绿色的光芒,他的脸色突然狰狞起来,似乎在运用大量的力量。

    戚明夏突然发出“嗬——”的一声,身/体一晃,就要倒下去,小戚立刻窜起来,飞快的跑过去,一把扶住了戚明夏,温白羽刚才也想动,但是竟然没有小戚反应快,温白羽想着,或许是自己身/体还虚弱的缘故?

    小戚扶住戚明夏,戚明夏的眼前金星乱闪,一霎那黑了一片,然后才慢慢清晰,伸手捂住胸口,说:“该死,疼死我了。”

    小戚抬着头,用关切的目光看着他,戚明夏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说:“我没事。”

    小戚扶着他走过来,靠着墙坐下来,戚明夏深吸了两口气,摇头说:“咱们不用费劲上去了,上面没人了。”

    温白羽说:“我该说果然如此吗?”

    老蛇有些暴怒,说:“那些兔崽子,竟然就这么跑了?!”

    万俟景侯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不过想一想,他们在下悬崖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金爷和老常会逃跑了,但是没有办法,众人还是打算从悬崖下来救温白羽和戚明夏。

    温白羽托着腮帮子,一脸惆怅的说:“怎么办,这下没办法找到烛龙了,还有那些墓葬。”

    戚明夏喘着粗气,说:“让我休息一会儿,我还能看得更远,再找找他们的踪迹,不过这该死的眼睛,太消耗体力了。”

    戚明夏趋势鬼眼催眠和看到很远的地方,都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只有预/测是最基本的,所以之前的小福邹成一还有叶流响他们,也只能运用预/测这种功能,而且还是时灵时不灵的。

    鬼侯说:“也省的咱们爬上去再下来了,这段悬崖又高又险,咱们这里这么多人受伤,还真是不一定能爬上去。”

    温白羽看向前面的山洞,说:“那咱们进去看看吧,我觉得应该是通着的,不然唐名禄进去那么久,竟然都没出来。如果是个死胡同,正好咱们进去把唐名禄揪出来。”

    一提起唐名禄,万俟景侯也是手心直发/痒,点了点头,说:“总要有些收获。”

    众人提好了行李,万俟景侯扶着温白羽,小戚扶着戚明夏,提行李的重任就交给了鬼侯和老蛇,众人一起往里走。

    老蛇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自/制的火把,把火把点燃,交给万俟景侯一个,然后自己拿着一个,他们一前一后,把山洞照的很亮。

    山洞是枣核的样子,上下尖尖的,中间大肚子,山洞的洞/口特别可怕,就像一张野兽的大嘴,撕/裂了岩壁和黑/暗,要把他们吞噬在里面一样。

    众人走进去,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潮/湿的阴气,小戚似乎对这种阴气很敏/感,打了一个寒颤,戚明夏伸手搂住他,小戚仰起脸来笑了笑。

    戚明夏见他一笑,顿时就心里发/痒,感觉自己好歹也是见过多少美/人的人,怎么能在这么小的阴/沟里翻船呢?但是小戚的小酒窝真的好可爱,还有尖尖的小虎牙,最主要是他的嘴唇弹弹的,软/软的,还甜丝丝的。

    戚明夏赶紧咳嗽了一声,走在前面的温白羽吓了一跳,转头瞪着他,说:“黑漆漆的就别瞎出声。”

    戚明夏:“……”

    四周黑漆漆的,地上并不平坦,都是乱石,看起来是天然的山洞,然而这个山洞看起来也并不天然,地上的痕迹非常奇怪,奇怪的让众人看不懂。

    大家停顿下来,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地上的石头,那些石头横七竖八的,看起来这个山洞像是遭了打劫一样,地上有利器划过的痕迹,但是绝对不是开凿和打磨,因为谁也不会把山洞打磨的这么坑坑洼洼。

    在温白羽看来,地上的那些痕迹就好像小时候用的洗衣搓板一样,一楞一楞的。

    温白羽也蹲下来摸了摸,有的愣竟然还特别锋利。

    温白羽惊讶的说:“呃……机/关?”

    戚明夏笑了一声,说:“亏你想的出来。”

    温白羽:“……”

    万俟景侯的眼神有些深沉,说:“这是利器在地上拖拽,拖出的痕迹。”

    温白羽说:“什么利器?”

    这回万俟景侯摇了摇头,但是皱着眉,似乎在思索什么,温白羽已经习惯他这种表情了,万俟景侯的思维很谨慎,如果不能肯定,他一般不会说出来。

    温白羽耸了耸肩,众人继续往前走,很快,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开朗的空间,这个空间有一个大广/场那么大,看起来这个山洞竟然是穿山而过的,前面的空间必然不小。

    而面对他们的,则是无数个洞窟,开朗的空间前面出现了许多许多岔路洞窟,数都数不过来。

    温白羽说:“咱们该走哪条路?”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这么多洞窟,不知道后面是不是连通的,实在很难说走哪条路。

    老蛇一拍大/腿,说:“走最大的吧?”

    众人都看向那个最大的洞/口,黑漆漆的,洞/口非常大非常大,非常宽敞,这条路应该是最好走的,反正其他人也没有别的想法,众人就真的进入了这个最大的甬道。

    他们走进去,前面就是长长的甬道,什么也没有,一直往前延伸,非常漆黑,一直走到众人都累了。

    万俟景侯怕温白羽还虚弱,说:“我背你走?”

    温白羽摇了摇头,说:“没事,这条路可真长。”

    鬼侯说:“恐怕咱们都要穿过一座山了。”

    戚明夏说:“这比爬山强得多。”

    温白羽说:“至今没有看到唐名禄的影子,还有他的那些血尸,不知道是不是咱们走岔了。”

    老蛇说:“而且这里的阴气太强了,会不会突然蹦出一个大粽子?”

    温白羽说:“别咒咱们,已经够倒霉的了。”

    不过老蛇说的很有道理,这里阴气非常重,像是一个巨大的积尸地一样,如果没有成百上千的尸体,那么就会有一个难缠的大粽子。

    他们从甬道走出去,好不容易看到了头,结果又是一个大空间,连通着许多许多的洞/口。

    众人有些崩溃,如果不是那些洞/口奇形怪状的,他们还以为鬼打墙了呢。

    温白羽干脆坐在了地上,叉着腰说:“这回走哪条?哪是最大的?”

    他说着,突听“啊……”的一声,众人就看到一个小黑影突然翻了出去,地面不平,因为是穿山,他们处于下山的状态,小戚竟然没站稳,一下滚了出去,“咕噜咕噜”的根本停不下来,一下就滚进了一个洞/口了。

    众人都吃了一惊,戚明夏快速的冲进洞/口,大喊着:“小戚!”

    万俟景侯打了一个手势,说:“跟上。”

    众人立刻开始冲刺,全都跟着冲进洞/口里,一路往前跑,下坡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变成很大的斜坡,小戚滚得就更是快,一路“咕噜噜”往前滚,众人在后面都追不上。

    “咚!”的一声,小戚终于停下来了,一下砸在石墙上,磕的小戚都蜷缩起来。

    戚明夏赶紧冲过去,单手将小戚抱起来,说:“小戚?小戚!你怎么样?”

    小戚晃了晃脑袋,似乎没有大事,只是头晕脑胀的,伸手抓/住戚明夏,可怜巴巴的窝在他怀里。

    戚明夏见小戚没事,松了一口气,其他人也跑过来,都松了一口气。

    这个洞窟竟然已经到了尽头,他们太不走运了,选的是一条死胡同,前面没路了,是一面石墙,但是他们始终没有看到唐名禄和那些血尸,恐怕他们已经走了出去。

    温白羽有些懊恼,说:“咱们往回走吧,再选其他的路。”

    众人点点头,刚要往回走,小戚突然拽了拽戚明夏的袖子,戚明夏低下头,小戚拽着他不放手,指了指后面的墙。

    戚明夏突然发出“嗯?”的一声,说:“等等,先别走!”

    他说着,众人停下来,转过头来,戚明夏指着那面墙,说:“你们看,这面墙是空心的?可以打开?”

    众人全都凑过来,就看到墙上有一个裂缝,墙面的石头已经掉下来了一些,正好可以看到里面是空心的,有些黑/洞/洞的,手放在旁边,还能感觉到气流,后面的空间一定不小。

    原来刚才小戚滚下来,正好撞到了这面墙,竟然把墙面给撞裂了一些,如果不是小戚,他们还真是找不到这个地方。

    万俟景侯说:“让开一些,我把墙打开。”

    他说着,众人就全都退后,万俟景侯伸手抽下吴刀,猛地一甩,然后“嘭!!!”的一声,将吴刀插/进了墙面里。

    就听到“咔嚓!”一声,墙面以吴刀的刀刃为中心,快速的裂开,巨大的墙面上形成了无数的放射性裂痕,“咔嚓……咔嚓……”,脱落的声音响了起来,就等着万俟景侯继续动作,把这面墙打通。

    然而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皱了一下眉,眼睛眯了起来,然后不动了。

    温白羽很熟悉他这个表情,一定是万俟景侯有什么发现,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手一松,然后反手握住吴刀,突然一拔,吴刀破空发出“嗡——”的一声金鸣之音,刀尖在一霎那之间,竟然指向了小戚。

    戚明夏都来不及反应,已经被震开两步,胸口震得直发疼,倒退了两步,如果不是温白羽托了他一把,戚明夏就坐在了地上。

    万俟景侯震开戚明夏,刀尖指向小戚,小戚的反应很快,被/迫抬起头来,刀尖不至于划伤他的脖子。

    众人全都惊讶在了当地,温白羽说:“这是怎么回事?”

    戚明夏捂着自己胸口,想要上前,却被温白羽一把拽住,说:“等等。”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和小戚对峙着,小戚没有动,也没有显露/出害怕的模样,看起来非常冷静,一张稚/嫩的笑脸,粉/嫩/嫩的嘴唇,还带着一些微笑,看起来相当无害。

    万俟景侯轻轻挑了挑刀尖,让吴刀轻轻抵在小戚脖颈的要害上,冷声说:“你是谁?”

    小戚笑了笑,歪了歪头,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其实是把自己的要害从万俟景侯的刀尖下挪开了。

    万俟景侯也不是省油的灯,刀尖一转,就跟黏住了一样,随着小戚的动作也变化了角度,淡淡的说:“不要跟我比耐心。”

    他说着,又说:“你不觉得这一路上凑巧的事情太多了吗?你凑巧滚进了这个洞/穴里,又凑巧的撞裂了石墙,而我刚刚用吴刀实验了一下,打碎这面石墙,并不是一个孩子能做到的,如果是一个孩子撞裂了石墙,恐怕他现在脑袋已经迸出脑浆了。”

    小戚又笑了笑,还是甜甜的微笑,脸颊上两个小酒窝。

    戚明夏听着万俟景侯的话,身/体不禁颤/抖了起来,看向那面石墙。

    众人都回忆了一下,万俟景侯握着吴刀,插/进那面石墙的时候,脸上确实露/出了一瞬间的惊讶,而且他手臂上的肌肉全都绷起来了,那代/表石墙是有一定厚度和坚/硬度的,并不脆弱。

    万俟景侯轻轻抬了抬刀尖,笑着说:“还有下悬崖的时候,咱们两个的速度几乎是一样的,我可不信一个孩子能做到这种地步。”

    温白羽回想了一想,好像真的如此,那时候小戚先从悬崖上跃下来,救了戚明夏,然后是万俟景侯的吴刀飞了下来,当时因为情况很紧张,大家都没有注意。

    现在仔细想一下,感觉漏洞真的太多了,小戚只是一个孩子,看起来相当无害,小胳膊小/腿也细细的。

    而且他们发现小戚是在树林里,那片树林除了野兽和动物,根本没有人烟,一个孩子怎么会在树林里漂泊?

    万俟景侯说:“还不说实话吗?”

    小戚歪了歪头,眼睛笑眯眯的,终于张了张嘴,他小小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笑着说:“我并没有……恶意。”

    小戚的声音一下震住了全部的人,大家都是一阵发愣,因为他的声音低沉又沙哑,听起来显然是一个成年男人的声音,而小戚本身却是个孩子,怪不得他一路不说话,如果说话也只是发出单音,原来是在伪装自己。

    戚明夏听到这种声音,全身都在颤/抖,差点要瘫/软在地上,他听到这种声音,身/体似乎自己动演变成了战栗感,酸麻涌上来,那些噩梦犹如潮水淹没了他。

    那头野兽的声音,简直一模一样!

    这次戚明夏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真/实实的,小戚的声音,和那野兽一样!

    小戚笑着说:“我是兽王麒麟。”

    他说着,眼睛突然绽放出一种冰蓝色,好像是泉水,身上也被蓝色的光芒包裹,瞬间可爱的小戚一下变化了万幸,他的身/体突然暴/涨,演变出巨大的爪子,身上长出锋利的鳞片,头上长出鹿角,扬起脖颈,发出一声低吼声。

    戚明夏眼看着小戚变成了那头野兽,身/体更加颤/抖,往后退了一步,难以置信的说:“小戚?”

    温白羽惊讶的不行,真的是麒麟,麒麟是万兽之王,凤凰是万禽之王,凤凰属火,而麒麟属水,但是都是祥瑞之兽,而且麒麟性/情也非常温和,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么其实麒麟的性/情并不算太温和,起码在被人惹急了的时候,非常可怕。

    小戚的身/体一下变大了,蓝色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低头看着众人,又缓缓的开口了,说:“我并没有什么恶意,你要找的东西,就在石墙后面,这面墙是我亲手做成的,你不妨刨开看看。”

    温白羽狐疑的说:“什么东西?”

    小戚笑着说:“一具尸体……庞大的尸体。”

    他的话一说完,万俟景侯突然感觉心脏猛跳了两下,石墙后面确实有一种巨大的牵引力,仿佛在呼唤着他,让万俟景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不安。

    万俟景侯抽回吴刀,猛的一下砍在石墙上,就听到“啪嚓!!!”一声巨响,石墙顿时破裂了,无数的碎石头迸溅下来。

    小戚的身/体退了一步,麒麟的身/体拦住那些碎石,挡在众人面前。

    石墙破裂,里面猛然绽放出一股剧烈的红光,像是火一样,突然间燃/烧了起来,众人全都遮住眼睛,就算这样还是眼前一片发黑,差点就暴盲了。

    巨大的火光之后,就听到“吼——”的一声低吼,整个洞/穴都在震颤,温白羽勉强睁开眼睛,眼前的万俟景侯竟然消失了,不见了!

    麒麟抬了抬头,说:“他在那里。”

    众人往前看过去,就见破碎的石墙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挪动着,紧跟着就听到“嗖——嗖——”的声音,众人先看到的是巨大的红色鳞片,仿佛红宝石一样,闪烁着璀璨的火彩,又仿佛是火焰和坚/硬的铠甲。

    随即是巨大的蛇头,猛地从石墙后面探了出来,一双火红色的眼睛,散发着光芒,猛地张/开大嘴,吐了吐信子。

    众人全都吓坏了,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巨大的蛇,后退了好几步,老蛇说:“乖乖,咱们不够他塞牙缝的!”

    他说着,就看到温白羽竟然没有后退,反而往前走了两步,突然伸起手来,似乎想要去触/摸巨大的蛇头。

    老蛇说:“完了,温白羽是不是中邪了,他的手跟蛇嘴比起来就是个签子。”

    奇怪的是,那条巨大的火蛇并没有咬掉温白羽的手,而是顺着他的手,慢慢伏低了巨大的脑袋,似蛇似龙的脑袋在温白羽的手心里轻轻蹭了两下,似乎异常的乖顺。

    温白羽触/摸/到烛龙头上巨大的鳞片,入手的感觉却不是火/热的,而是一片冰凉,鳞片滑溜溜的,但是一种冰冷,好像真的是一条蛇一样。

    温白羽注意到刚才他吐出信子,但是嘴里并没有衔着火精。

    温白羽看着那条巨大的烛龙,说:“万俟景侯?”

    巨大的烛龙摆了一下脑袋,突然昂起头来,眼睛散发出光芒,瞬间红色的光芒一闪,众人来不及捂住眼睛,只见那条巨大的蟒蛇一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万俟景侯,他猛地从高空翻身而下,一下落在众人面前,身上还被火红的火光包围着。

    戚明夏已经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了,老蛇则是大喊着:“啊?怎么是万俟景侯!”

    鬼侯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万俟景侯身上的火光散去,温白羽眼皮一跳,赶紧从背包里抽/出衣服,快速的迎上去,将他一裹,万俟景侯则是顺手将他抱在怀里,猛地含/住他的嘴唇。

    温白羽感觉到万俟景侯巨大的躁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拿回了烛龙真身的缘故,万俟景侯用/力箍/住他的腰,不让他逃走,两个人的唇/舌交/缠着。

    “嘭!”一声,万俟景侯将他猛地按在石墙上,继续加深了亲/吻,伸手轻轻/揉/捏着温白羽的腰和后背,温白羽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手上都无力了。

    其他人本身还想惊讶一下,原来万俟景侯竟然是一条烛龙,而且是一条成年的烛龙,他们心里还有很多疑问,例如麒麟是怎么知道万俟景侯的身/体在这里的?

    但是来不及问,众人只好转过身去,鬼侯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戚明夏则是挑了挑眉。

    温白羽感觉嘴唇都要被咬破了,刺痛的厉害,万俟景侯急躁的亲/吻才终于慢慢收住,不停的含吻着他的下唇。

    温白羽被吻的浑身没有力气,顺着石墙靠坐下来,其他人正好也走累了,就全都坐下来休息,等着麒麟说出前因后果。

    麒麟本身就是住在这片树林里的,在很久之前,麒麟看到过一条受伤的烛龙进入了树林,但是烛龙的速度很快,一下就没影了,后来麒麟找到了那条烛龙,不过这条烛龙已经彻底冰冷了,成为了一具巨大的尸体。

    麒麟知道烛龙的厉害,就算他们死了,他们的尸体也是无价的珍宝,麒麟将烛龙的尸体拖进这个山洞里,然后用巨石做了一面石墙,将尸体封死,确保不会有人找到。

    那时候麒麟还是个小麒麟,没有多少能耐,很久过去之后,这种简单的埋葬方法,却没有人能找到烛龙的尸体。

    麒麟一直住在树林里,树林里也有很多野兽和动物,但是后来树林一下就空了,原因是来了一帮人,他们从渭水的北面迁移了过来,然后在这里开始扎根,在树林里设置陷阱和兽钳,然后大肆的开凿。

    起初麒麟以为他们是来找烛龙的尸体的,但是后来麒麟发现并不是这样,他们是在修建陵墓。

    万俟景侯说:“弓鱼国的人?”

    麒麟点了点头,说:“对,他们的陷阱上都有弓鱼的标志。”

    温白羽有些奇怪,弓鱼国到底是什么?他好像没听说过,按理来说这是三千年/前,如果有这么一个国/家,他该知道的。

    万俟景侯说:“弓鱼国存在的时间非常短暂,并不是姬姓诸侯,但是也辉煌了一段时间,后来就灭国了,因为存在的实在太短,史料基本没有什么记载。”

    弓鱼国的一切,仿佛都淹没在了历/史之中,没什么人会提起他们,不过这个国/家确实真/实存在的,三千年后的人们也发现过弓鱼国的墓葬,从而弥补了历/史的空缺。

    而且弓鱼国在最鼎盛的时候,井伯还将自己的女儿井姬嫁给了弓鱼伯,促使两国联姻,这个时候的弓鱼国强大一时。

    万俟景侯说:“弓鱼国应该是古蜀人的后裔,他们也崇拜纵目,弓和鱼其实也是古蜀人的标志,他们应该是其中的一支部落。”

    麒麟继续说:“这些人进入了树林,在开凿陵墓的时候,竟然让他们找到了另外一样东西,我也始料未及。”

    温白羽奇怪的说:“是什么?”

    麒麟笑着说:“是火精。”

    “火精?!”

    温白羽差点蹦起来,竟然是火精!

    不用说了,一定是万俟景侯的火精,他现在虽然得到了真身,但是身/体还是冰冷的,火精还没有归位。

    麒麟说:“弓鱼国的人得到了火精,而且还有人学会了驱动火精。”

    万俟景侯立刻皱了皱眉,除了烛龙,没人能驱动火精。

    麒麟说:“那个人并不是烛龙,而且她是一个女子,是一个古蜀人的女巫,这附近的墓葬也是为她修建的,在这个女子死后,似乎没有人再能驱使火精,火精就陪/葬在了那个墓葬里。”

    温白羽说:“你知道墓葬在哪里吗?”

    麒麟点了点头,说:“知道,我可以带你们过去,但是墓葬的机/关太多了,我曾经试过,但是无法进入。”

    这个时候坐在一边的戚明夏突然说话了,说:“这个女子,叫什么名字?”

    麒麟说:“儿妾。”

    戚明夏睁大了眼睛,说:“金爷所说的墓葬,就是这个儿妾墓!”

    温白羽露/出惊讶的表情,他没想到原来他们一直寻找的墓葬,其实麒麟一直知道在哪里,这简直是绕了一个大弯,早知道就让麒麟带路了。

    不过他们和麒麟也在一直互相试探,都不能完全信任,所以大家都一直没有点破对方。

    麒麟发现万俟景侯是真正的烛龙的时候,还是因为万俟景侯滴给他的血。

    温白羽高兴的说:“这下好了,原来找的都是一个墓!”

    他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戚明夏,说:“你怎么知道那是儿妾墓?”

    戚明夏笑了一声,说:“你们在找金爷合作之前,都没打听过是什么东西吗?我可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温白羽说:“既然咱们已经到了这步,我想问问你,你找儿妾墓,到底为的什么?”

    戚明夏突然有些陷入沉思,笑了一声,说:“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拿墓葬里的任何东西,和你们定然不冲/突。”

    温白羽狐疑的看着他,戚明夏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儿妾是当时儿姓部落最厉害的女巫,被族长嫁给了弓鱼伯,据说弓鱼伯非常的宠爱她,并不单单因为儿妾的美貌,而是因为儿妾的巫祝之力。儿妾的巫祝之力体现在她的眼睛上,据说他的眼睛可以支配万物,预/言生死,弓鱼国的鼎盛一时,儿妾是功不可没的。”

    温白羽突然有些明白了,戚明夏千里迢迢的过来,目的其实就是想看看儿妾的眼睛。

    戚明夏似乎在寻找和自己相同的东西,他虽然不说,外表看起来也相当不羁纨绔,但是其实内心里一直掩埋着恐惧,他对自己的能力从自豪,变得恐惧,这么多年来,戚明夏一直在寻找自己不是怪物的证明,而他一直没有找到……

    戚明夏对儿妾墓抱有一丝希望,所以才答应了和金爷搭伙。

    众人说这话,麒麟带路,从破损的石墙钻进去,后面还有空间,可以钻出山洞。

    因为麒麟的外形太大了,所以麒麟又变回了小孩子的模样,一下又缩小了,变得白白/嫩/嫩,粉嘟嘟的嘴唇,肉肉的腮帮子,大大的眼睛,还有无害的微笑。

    全身光溜溜的,身上白亮白亮的,戚明夏顿时脸上一红,将一件衣服扔在他脸上。

    麒麟接住衣服,把衣服套在身上,衣服很大,还拖着地,麒麟抓着自己的下衣摆,露/出两条细细白白的小/腿,带路往前走。

    他们很快就走出了山洞,已经翻过了一整座山,这么翻山似乎还挺节约时间的。

    麒麟指着前面,说:“还有一段路,墓葬在前面,我之前走过很多遍。”

    他身/体娇/小可爱,而嗓音却低沉沙哑,实在让人感觉很不适应。

    众人又踏上了山路,但是并不陡峭,也算是有路可走,并不需要攀岩,大家依次走着。

    温白羽好奇的说:“巫祝之术那么厉害,儿妾又得到了火精,还会驱使火精,那她是怎么死的?”

    这一点不需要麒麟说,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井姬嫁给弓鱼伯之后,地位比儿妾高了很多,据说井姬和儿妾相处得并不好。”

    温白羽说:“我知道了,三角恋吗?”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恐怕是政/治的问题,井姬代/表的是井伯,儿妾则代/表着他的部落,面对政/治联姻,弓鱼伯要选择强大的国/家,而不是情爱,不是吗?”

    麒麟淡淡的说:“儿妾的墓葬确实是弓鱼伯为她修建的身后事,但是儿妾是活着下葬的。”

    温白羽点了点头,旁边的老蛇感叹着,说:“唉,这个弓鱼伯心真黑啊,活葬啊,还说是宠妾呢,就这么对待自己喜欢的女人?真不像个男人。”

    温白羽似乎有些感叹,转头看向万俟景侯,笑着说:“那你呢?”

    四周已经黑了下来,天空中亮起了无数繁星,万俟景侯伸手搂住他的肩膀,声音很淡然,低声笑着说:“我已经做过一次错事,绝对不会做第二次错事,就算是死,也是我为你去死,白羽,你放心。”

    温白羽心里一阵波澜,撇了撇嘴,说:“就你这个打不死的小强,还是算了吧。”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也是……”

    他说着,突然将温白羽箍在身前,贴着他的耳朵,声音低沉,带着浓浓的性/感,笑着说:“我比较喜欢爽/死在白羽的身/体里。”

    温白羽脑袋里顿时炸了烟花,万俟景侯还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搞得温白羽差点跳起来,往前跑了两步,回头冲着万俟景侯比了比中指,大喊:“你这个老流氓烂泥鳅,还是去死吧!”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有点忙,红包明日一起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19章 鬼眼火精墓6》,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