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17章 鬼眼火精墓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很快就睡着了,他入睡的时候还在想,小戚到底是什么来头,看起来并不简单,也不知道是什么目的。

    他一个小孩子,只身在了无人烟的树林里,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但是小戚会为了救一只小狐狸而受伤,为了救一只小鸟而暴/露行踪,或许他本性并不是坏人。

    这天夜里实在是不安宁,温白羽刚睡下不久,又被吵醒了,从睡梦中再一次醒过来,感觉今天晚上竟然格外的长,已经睡了醒,醒了睡好几次了。

    温白羽睁开眼睛,就看到万俟景侯也已经睁开了眼睛,在黑/暗的帐篷里,万俟景侯的眼睛特别亮,漆黑漆黑的,散发着敏锐的光彩。

    温白羽看了看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把他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温白羽别出声。

    温白羽全身绷紧,戒备着四周,就听到“沙沙……沙沙……”的声音,好像是从后面的树林里传出来的,有什么东西正在逼近他们,或许不是一个东西,而是一群。

    沙沙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此起彼伏,能听得出来是大量的东西在逼近他们。

    老蛇似乎也醒了,翻身坐起来。

    戚明夏突然张/开眼睛,他的眼睛在黑/暗中绿的发亮,散发着一股阴寒的气息。

    戚明夏看向周围,只有金爷和老常还没有醒,连小戚都醒了,小戚张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

    万俟景侯翻身起来,悄声出了帐篷,外面的鬼侯正要进来,温白羽也跟出去,就听到“沙沙”的声音更加明显,在树林里躁动着,好像正在窥伺时机,想要一举冲出。

    温白羽看着躁动的枯树在摇晃,终于忍不住了,低声问:“是什么东西?”

    戚明夏这个时候拉着小戚也从里面走出来,说:“是猴子。”

    “猴子?”

    温白羽没想到听到的是这样的答/案。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到“嗖嗖——”两声,一双红色的大眼睛突然绽放在黑/暗的夜色中,猛地从树林里扎了出来。

    “呼——”的一下,温白羽就看到那黑影带着一双红色的眼睛,瞬间跳了出来,两条长长的手臂顺着树枝一荡,飞似的扑向他们!

    红色的眼睛!

    万俟景侯拦着众人后退了好几步,戚明夏说对了一部分,是猴子,然而并不是普通的猴子。

    温白羽之前见过这种猴子,这是上古的恐/慌之兽,是雍和!

    巨大的雍和从树林里荡出来,因为动作非常狠,树枝发出“咔嚓!”一声响,竟然被荡断了。

    赤目的雍和冲出来,大吼一声,扑向最前面的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猛地从腰间抽/出吴刀,“啪!”一甩,让吴刀变长,随即快速的冲了上去。

    就在万俟景侯迎上去的同时,树林里又发出躁动的声音,此起彼伏的猿猴声传了出来,似乎在呼叫同伴,随即是“沙沙沙……沙沙……沙沙沙……”的声音,树林躁动的越来越厉害,黑/暗中亮起无数双眼睛,一双一双的潜伏/在周围。

    温白羽回头说:“把金爷和老常叫起来,别让他们睡了!”

    老蛇赶紧冲进帐篷里,金爷和老常竟然睡得意外的踏实,警觉性太低也是一种福/分,浑然什么都不知道。

    金爷和老常还在云里雾里,被打扰了睡眠,坐起来之后发现四周还黑/洞/洞的,显然没有天亮。

    金爷不耐烦的说:“蛇爷您这是干什么啊?”

    他正说着,就听到“吼——”一声,那声音低沉,像是猿猴的吼叫,但是又不完全是猿猴,竟然还像是老虎。

    那种声音实在说不出来,震耳欲聋的,金爷和老常瞬间打了一个摆子,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吼叫/声,他们莫名的恐/慌起来,心里席卷上巨大的恐惧。

    金爷说:“怎……怎么回事?”

    老蛇说:“抄/家伙,咱们被猴子袭/击了!”

    “猴子?!”

    金爷和老常几乎同时喊了出来,老常说:“蛇爷您别逗我……啊!!”

    老常还在说,突听“嘭!!!!”的一声巨响,他们的帐篷上似乎落了什么东西,这年头的帐篷也不是什么铝合金的,就算是坚固的合金,也禁不住硕/大一只雍和从高空落下踩在上面。

    “嘭——”的一下,帐篷突然坍塌了,三个人被埋在了里面,幸/运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被砸到。

    老蛇猛地斩破帐篷,就地一滚,快速的从帐篷里滚起来,然后挥动巨大的锤子,“咚!!!!”一声,砸在了雍和的脑袋上。

    一声巨响,老蛇胳膊上的肌肉猛地纠结绷起,呈爆发状态,雍和的脑袋就跟金属做的一样,坚/硬无比,但是仍然给砸飞了出去,一下撞在树干上,发出“咔嚓……”的一声,树干竟然要给撞折了。

    那雍和虽然飞出去,但是这种力道竟然没有让他脑浆迸裂,只是把它砸懵了,撞在树上晃了晃,然后又爬了起来。

    金爷和老常慌忙的从帐篷残骸下面爬出来,双/腿都在颤/抖,差点又跪在地上,金爷颤/抖的说:“老……老……老常!快把把……把弓/弩给我!!要那个大的!”

    老常答应了一声,赶紧从背包里把弓/弩递过去。

    金爷伸手去接,一瞬间,弓/弩竟然消失了!

    在他们眼前凭空消失了!

    金爷“啊——”的大喊了一声,恐惧的感觉更加浓厚了,他一下跪在了地上,双眼呆滞,说:“见……见鬼……见鬼了!!”

    温白羽听见他凄厉的喊声,回头一看,就看见金爷和老常,一个跪在地上,一个坐在地上,两个人都是一脸惊恐的样子,而他们不远的地方,有一只巨大的雍和。

    雍和手里竟然捧着一把弓/弩!

    原来并不是什么见鬼,老常把弓/弩递给金爷的一瞬间,一只雍和快速的从后面荡了过来,一把将弓/弩抢了过去,而两个人没看清楚,再加上紧张,就以为是见鬼了。

    温白羽心里想着不好,那两个人完全没有防备,就软在地上,那只雍和手拿着弓/弩,似乎不会用,握在爪子里甩了甩,研究了一会儿,“嘭!”的一声,一支弩/箭快速的射/出去,射在他的面前。

    雍和的赤目突然发出光芒,然后开始跳跃起来,举着弓/弩不断的跳跃,似乎觉得非常新鲜,这种野兽的智商竟然如此之高,一瞬间就会用了弓/弩,然后举起来,对准金爷和老常。

    温白羽想要过去,但是这个时候又有雍和迎面扑过来,他们的配合竟然如此好,雍和纠缠住温白羽,温白羽根本没有脱身的可能性。

    这个时候金爷和老常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想必也发现了那只用弓/弩对着他们的赤目巨猴。

    “沙沙”的声音从树林里不断的冒出来,很多雍和跑了出来,大家都应接不暇,金爷和老常发出凄厉的吼声,一瞬间就看到一个黑影猛地扑了过去,瞬间将金爷和老常一下推开。

    金爷和老常就像皮球一样,在地上快速的滚动着,一下向前扑去,来了一个狗吃/屎,虽然狼狈,门牙恨不得都摔掉了,但是竟然没有生命危险。

    众人发出“嗬——”的一声,就见那个黑影竟然是小戚,小戚的身形很娇/小,猛地冲出去,快速的往前跑,一下撞开了两个身形高大的成年男人。

    小戚摔在地上,“咚!!”的一声,雍和的弓/弩一下射在小戚的脚边,小戚往前一滚,身手竟然意外的利索。

    温白羽眯起眼睛,就在这个时候,突听戚明夏大吼一声:“小戚!趴下!趴下!!!”

    小戚就地一滚,立刻翻身而起,往前一扑,紧跟着又跃起来,其实他已经有往下扑的意识了,但是听到戚明夏的吼声,竟然动作顿了一下。

    “哆!”

    雍和的弓/弩一下射/进了小戚的肩膀上,小戚娇/小的身/体被强劲的弓/弩一射,顿时斜着飞了出去,发出“咚!”的一声,磕在树干上。

    众人睁大了眼睛,温白羽/明明看见小戚已经躲过去了,竟然这个时候抬起身/体。

    但是他来不及想这些了,小戚被击飞出去,撞到了树干,血喷/出来,趴在地上就不动了。

    温白羽快速的一把甩掉冲过来的雍和,飞快的往前冲,与此同时戚明夏也快速的往前冲,他跟不要命一样,疯狂的往前跑。

    温白羽赶到的时候,戚明夏正好也赶到了,一把抱起地上的小戚,头顶上的树冠发出“沙沙”一声,一双红色的眼睛突然亮起来。

    戚明夏抱着小戚快速的后退,温白羽替他们拦住,这个时候后面的万俟景侯也已经跃了过来,猛地一脚踹开冲下来的雍和,搂住温白羽的腰,快速的向后跃去。

    “小戚!小戚!?”

    戚明夏抱着小戚,将他放在地上,轻轻拍了拍小戚的脸,那不到巴掌大的小/脸蛋已经惨白惨白的,嘴角还挂着血,肩膀上有一只弓/弩,将小戚的肩膀射/了一个对穿,箭头露在外面,倒刺的肩头卡在小戚的肩膀上,也没有办法拔/出来,恐怕贸然拔/出来的话,会引起大出/血。

    众人全都聚拢在一起,那些猴子竟然也聚拢在了一起,围着他们,将他们圈在里面。

    金爷说:“怎……怎么办啊!!这么多怪物……”

    鬼侯突然说:“你们看,这些猴子竟然在摆阵。”

    他说着,众人注意了一下这些猴子的方位,真的竟然在摆阵,这种阵看起来非常普通,但是就像一张渔网,虽然有缝隙,也不需要太紧密,但是拦住了所有的出口。

    温白羽有些惊讶,就算雍和的智商再高,也不能自己研究出阵法来。

    万俟景侯眯眼说:“这些雍和,恐怕有人在养。”

    温白羽心里更是震/惊,有人养了雍和,而且还教它们运用渔网阵。

    老常着急说:“什么阵?!咱们现在怎么办?”

    那些雍和始终是猴子,对他们的行李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戚明夏抱着半昏迷的小戚,说:“小戚流/血太多了,咱们要赶紧脱离,处理他的伤口。”

    万俟景侯甩了一下手中的吴刀,说:“我拦住他们,你们上山。”

    金爷说:“上山!?可是天还没亮呢,万一上山也有危险呢?!”

    戚明夏根本不管金爷,将小戚抱起来,温白羽让老蛇和鬼侯保护戚明夏和小戚往山上跑,自己则是留下来和万俟景侯一起。

    万俟景侯伸手弹了一下吴刀的刀刃,侧眼看了一眼温白羽,说:“白羽,来了。”

    温白羽点了一下头,手中凤骨匕/首一转,猛地一跃而起,因为其他几个人的突袭,雍和的渔网阵开始缩紧,企图把他们困在里面。

    而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也从另外一面突然突袭,渔网阵不得不重新放松。

    温白羽先是一跃而起,万俟景侯紧紧跟上,两个人配合的非常默契,吴刀已经打开,刀刃很长,凤骨匕/首则是贴身攻击,两个人一长一短倒是互补。

    温白羽冲上去,手中的匕/首一转,手心展开,匕/首的刃在手心中不断的划着圈,四面八方都变成了刀刃,雍和被/迫退开一步,这个时候从斜地里窜出一只雍和。

    万俟景侯一把按住温白羽的肩膀,随即吴刀一摆,“嗖——”的一声,温白羽甚至感觉到有风贴着自己的脑袋掠过去,“噗——”的一声,鲜血溅出来,偷袭温白羽的那只雍和眼睛一下喷/出大量的鲜血,溅在吴刀的血槽上,顺着腾龙形的血槽,“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掩护众人往山上跑,其他几个人则是放弃了烂掉的帐篷,胡乱抓起地上的行李,快速的往山上去。

    戚明夏抱着小戚,就没有拿行李,其他几个人都是一人提着好几个。

    虽然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拦/阻了大批的雍和,但是还是有漏网之鱼跑过去,想要拦/阻前面的人,鬼侯和老蛇在后面垫底,阻拦这些零星的攻击。

    金爷和老常跑在中间,因为负重,已经累的不行了,金爷本身养尊处优,从来都是掌眼,下斗没做过下苦和腿子,这个时候让他提着行李/猛跑,金爷的体力就超出负重了,累的他呼呼喘气。

    金爷跟着往山上跑,陡峭的峭壁根本没有山径,全是野路,地上都是乱石头,而且石头因为风化,还有些开裂,踩不好直接掉下去。

    金爷发出“啊!!!”的一声大喊,手中的背包突然一松,“哐啷哐啷……”几声,顺着悬崖就掉了下去,一下没入云中,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了。

    后面的老蛇还要伸手去接,然而并没有接到,行李转瞬不见了。

    老蛇大骂了一句,他们现在在逃难,帐篷已经没了,干粮再没了就完了。

    但是众人不能停下来,况且也不知道行李滚到哪里去了,只能继续往上走,戚明夏突然大喊着:“这边有山洞!”

    众人跟上,渐渐的把那些雍和全都甩掉了。

    戚明夏抱着小戚进了山洞,将他轻轻放在地上,小戚已经完全昏迷了,但是肩膀一定很疼,他被放在地上的时候突然就醒了,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轻叹。

    戚明夏手脚发软,都不敢动他,看着小戚每一次呼吸,对穿肩膀的长箭就会微微颤/抖,戚明夏手心里全是汗。

    小戚脸上也都是汗,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有气无力的睁着眼睛,漆黑的眼睛盯着戚明夏,嘴唇颤/抖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戚明夏伸手给他擦着脸上的汗,颤/抖的说:“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好了,小戚乖,不要睡,睁开眼睛……”

    小戚点了点头,看起来特别听话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睛总是似闭非闭的样子,有些失神,看起来大量失血让他体力消耗的太多了。

    鬼侯让小戚侧过身去,避免碰到小戚肩膀上的伤口,侧头看了看伤口,说:“要把箭取出来,肯定很疼,咱们手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药材,还要看他忍着。”

    戚明夏看着那狰狞的伤口,心想着小戚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忍得了这种剧痛。

    鬼侯眯了眯眼睛,说:“按住他,捏住他的嘴,别让他咬到舌/头,我要拔箭了。”

    戚明夏伸手捏住小戚的下颌,小戚略微张/开嘴巴,深深的喘息着,一双黑色的眼睛注视着戚明夏,看的戚明夏有些不忍心,但是箭头是必须拔/出来的。

    鬼侯捏住箭头,箭头已经穿过来了,反着拔不用勾到倒刺。

    “嗬!!!”

    小戚不停的抖动着,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声……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顺着山往上爬,他们甩掉了雍和,不知道去哪里寻找其他人,就在这个时候,突听一声大吼。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对看了一眼,快速的顺着声音跑过去,就看到山壁上有一个山洞,黑黝黝的,里面充斥着大量的血/腥气息。

    两个人走进去,果然看到了众人,鬼侯正捏着一只箭,扔在地上,旁边全是血,小戚的脸上都是血,喷溅在他白/皙的小/脸上,他的嘴巴使劲颤/抖着,双眼圆整,一瞬间可爱的脸孔露/出狰狞的表情,尖尖的虎牙几乎变成了獠牙,满口的虎牙全都露/出来,发出嘶吼的声音。

    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似乎是痉挛,大口喘着气,眼睛在泛白,还有鲜血从伤口涌出来。

    戚明夏使劲按住他,感觉到鲜血喷溅在自己手上,一片火热,小戚的血很烫,烫的戚明夏的手有些发软,旁边的金爷和老常吓得躲了起来。

    万俟景侯赶紧走进去,把自己的手心划开,将血滴在小戚的伤口上。

    烛龙的血愈合能力非常强,更主要是阳气很强,小戚流血过多,正需要这种阳气。

    狰狞的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就止血了。

    小戚粗喘着气,渐渐将獠牙收了起来,狰狞的脸孔也变得柔和起来,绷紧的身/体猛地瘫/软/下来,双眼慢慢闭了起来,头一歪,身体松弛了下来。

    “小戚!”

    戚明夏吓了一跳,温白羽说:“没关系,已经没事了,让他多休息。”

    小戚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但是因为体力消耗太多,陷入了深度的昏睡之中。

    戚明夏替他把脸上的血擦干净,松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小戚的体温因为失血有些偏低,正在昏睡中打着颤,于是拿出一条毯子来,轻轻盖在小戚身上,特意避开他的伤口。

    金爷说:“那些猴子,没有跟上来吧?”

    温白羽摇了摇头,说:“暂时没有,但是并不代/表安全了。”

    外面已经蒙蒙发亮,开始云雾缭绕起来,再过一会儿估计就会完全大亮了。

    温白羽坐下来,看见万俟景侯的手背上有个伤口,抓过旁边的背包,从里面翻出止血药和绷带,给万俟景侯包扎了一下。

    万俟景侯看着自己被包成粽子的手,笑着说:“你帮我舔一舔,效果可能更好。”

    温白羽:“……”

    温白羽没理他的调侃,把止血药收回去,然后清点了一下背包,顿时脸上出现了一丝慌乱的神情,说:“咱们少了一个背包?”

    金爷说:“我刚才不小心把背包掉下山去了。”

    温白羽“噌”的站起来,金爷吓了一跳,说:“干什么?”

    温白羽说:“那背包里是药粉。”

    金爷说:“什么药粉,这么大惊小怪,就算是金粉也不值什么,等我找到了要找的东西,是背包的金粉我都能赔给你!”

    温白羽胸口快速的起伏着,他掏了一下自己的口袋,里面还有一包药粉,他是贴身放一包,其他的全都放在背包里了。

    万俟景侯先是对鬼侯说:“药粉还可以再做吗?”

    鬼侯点了点头,说:“还可以,但是我带的药材不全,如果要做,需要往回头走。”

    金爷一听,立刻蹦起来,说:“不能回头啊!咱们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怎么可能回头!千万别回头啊!我告诉你们,我要找的东西是大买卖,绝对值钱的!”

    万俟景侯冷冷的看向金爷,说:“你的大买卖,到底是什么。”

    他这么说着,戚明夏也抬起头来,看着金爷。

    金爷一直都说要找什么东西,有个大买卖,但是具体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而且这个买卖做成了,他才会带着众人去找铜片的墓葬。

    现在药粉不见了,万俟景侯要重新审视了,说:“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

    万俟景侯说着,伸出食指和中指轻轻晃了一下,说:“第一,你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第二,我们要找的墓葬到底在哪里。”

    金爷笑着说:“景爷,看来您是道上的新人啊,咱们之前已经谈好了,道上的规矩那是不问出处的,等你帮我找到了东西,我就带你们去,哪有这么问的……”

    他说着,万俟景侯突然站了起来,手中还握着他的吴刀,快速的走过去,山洞并不是太大,万俟景侯的大长/腿迈了两步,就垮了过去。

    金爷顿时感觉到一股压力,后退了好几下,说:“你……你干什么……”

    老常是他的打/手,赶紧要冲过去,手猛地往前一探。

    温白羽看见一丝亮光,竟然是刀子!

    “当心!”

    温白羽喊了一声,万俟景侯根本没有回头,只是伸手一抓,老常顿时发出“啊——”的一声嚎叫,手一软,就把刀子给扔了。

    万俟景侯捏住他的刀子,修/长的手指发出“嘎嚓嘎嚓”的声音,骨头节不断的崩响,老常和金爷都惊恐的睁大双眼,哆嗦了起来。

    万俟景侯竟然徒手捏烂了一把刀子……

    万俟景侯走过去,伸手拽住金爷的衣领,将他一把拽起来,这回老常缩在角落,根本不敢动了。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说:“我不想说第二遍,我的耐心很差。”

    金爷颤/抖着,说:“我真的知道你们要找的墓葬啊!!真的我没骗你们……我……我要找的……是……是……”

    金爷吭吭唧唧的,还抱着一丝希望,万俟景侯的脸色非常不好看,金爷不敢违逆,只好说:“我找的是……是烛龙……”

    “烛龙?”

    温白羽猛地睁大眼睛,说:“什么烛龙?”

    金爷说:“上次……上次我在找墓葬之后,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山洞,里面有个怪物……我当时不知道是烛龙,它就趴在地上,特别大,巨大无比,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冷了,它在睡觉,反正没有动……我以为是怪物,就悄悄跑了,后来在鬼市上打听了一下,说那是烛龙,能卖好价钱,正好有人管我收这条烛龙,我就想这回带点人,把烛龙弄回去。但是……但是我听说烛龙很厉害,所以想带着戚公子这样的驯兽师。”

    一条烛龙……

    温白羽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鬼侯突然说:“出钱跟你收烛龙的人,长什么样子?”

    金爷摇头说:“我不知道啊,他蒙着脸,脸上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我没看见他的脸啊,他只是说自己叫无虞。”

    无虞!

    老蛇突然暴怒起来,说:“又是那个人?!”

    鬼侯却没有太大的惊讶,原来一切都绕回了原点,镜像的无虞想要找烛龙,听说金爷见过烛龙,所以出钱跟金爷买。

    而金爷看到了一条“睡觉”的烛龙,根本没见识过烛龙的危险,还傻兮兮的带着人来抓。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烛龙生在雪山,没有冬眠的习惯,他已经看到了烛龙,反而能全身而退,说明……”

    他说到这里,忽然顿了顿,说:“那条烛龙很可能是尸体。”

    温白羽张了张嘴,用很轻的声音,说:“是……是你的真身吗?”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他已经不记得了,那时候他受了重伤,意识在游离,根本不记得自己到了哪里。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大家的药全都在背包里,每个人贴身放着一包,众人都还有一人一包药,今天就该吃了,那么加上今天,最多还有小三天的时间。

    药粉是克制发作的抑制剂,如果没有铃/声,就算不用/药粉也没有太大关系,然而如果不用/药粉,听到了铃/声,恐怕会被支配。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温白羽说:“咱们加快脚程,再看看情况吧,如果实在不行,就下山去。”

    毕竟烛龙的真身或许就在他们周围,如果真的这样就走了,温白羽实在不甘心,那或许就是万俟景侯的真身。

    温白羽理解那种力量苏醒,但是肉/身却禁不住负荷的感觉,有一种要爆裂的压/迫感,万俟景侯是暴怒的烛龙,他的性格本身就比温顺的鸿鹄要暴怒的多,那种感觉肯定要强烈得多。

    虽然万俟景侯一直没有说,但是万俟景侯表露/出来的大量灵力足以证明这点。

    老蛇和鬼侯都没有任何意见,万俟景侯觉得有些冒险,温白羽说:“就这样决定了。”

    万俟景侯无奈的说:“如果有事,谁也别撑着。”

    温白羽老蛇和鬼侯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毕竟他们三个人身上都有尸毒。

    小戚还在昏睡,但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除了脸色苍白,呼吸也慢慢平稳了。

    大家休息了一下,吃了早饭,就开始立刻赶路了,戚明夏背着小戚,小戚就老实的趴在他的肩膀上,两只白/嫩/嫩的胳膊环着戚明夏的脖子。

    戚明夏觉得虽然现在有点不合时宜,但是小戚的胳膊真是又白又嫩,看起来好像狠狠的咬两口!

    而且他的手背在后面,托着小戚的屁/股,那小屁/股圆溜溜的,手/感真是太棒了,又弹又紧,而且肉/嘟/嘟的,并不膈手,感觉就更是棒,让戚明夏有点想入非非。

    众人从山洞出来,快速的往前走,金爷被/迫带路,心里有很大的怨言,但是他实在不敢反/抗,毕竟万俟景侯太可怕了,竟然能徒手捏烂一把刀子,简直就是个怪物。

    众人走了一上午,一刻都没有停下来,金爷恨不得在地上滚。

    顺着峭壁往上爬,好不容易遇到平坦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道大裂缝,裂缝下面是无尽的深渊,黑黝黝的根本看不见,裂缝上面则是架起来的一座木桥。

    但是很可怕的是,木桥已近坍塌了,只剩下两边腐烂的绳子。

    金爷说:“上次我们就是从木桥过去的,这……这坍塌了……可怎么办?”

    万俟景侯走过去,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然后伸手按在木桥的扶栏上,用/力压了压。

    木桥虽然坍塌了,但是绳子竟然意外的结实,被万俟景侯压得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万俟景侯把背包卸下来,然后从里面掏出滑梭,扣在上面,这动作吓坏了金爷,说:“使不得!使不得啊!”

    万俟景侯没有理他,说:“我先过去看看,打火为信号。”

    温白羽点了点头,说:“你小心点。”

    万俟景侯握住滑梭,双/腿一蹬,猛地一下跃了出去。

    就听“嗖——”的声音,万俟景侯得身影不断的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一下融入了雾气中,众人都望着木桥的深处,因为有雾,对岸的样子根本看不清楚。

    突然,对面亮起了火焰,火焰突破了浓雾,一闪一闪的在对面跳跃着。

    温白羽露/出欣喜的表情,说:“看起来没问题。”

    金爷不想划过去,那样太疯狂了,但是没有办法,老蛇说:“别磨蹭了。”

    金爷只好握着滑梭,老蛇在后面使劲推了他一把,金爷发出“啊啊啊啊啊”的大喊声,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温白羽垫底,之后是老蛇和鬼后划了过去,然后是戚明夏背着小戚,也握住滑梭,“嗖——”的一声滑了出去。

    温白羽看着他们的距离,算着自己也可以划过去了,就在这个时候,巨大的蝙蝠突然从天上一下俯冲下来,是那种机甲的蝙蝠!

    因为离的太远了,温白羽根本听不见声音,但是看到绳子在不断的颤/抖着,戚明夏和小戚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两个小黑点,但是突然发生了变故。

    那些蝙蝠似乎抓/住了他们。

    温白羽脑袋里快速的旋转,突然猛地往前狂奔,一下跃出悬崖,身形一变,发出一阵白光,一下从人形变成了巨大的鸿鹄,猛地往前掠去。

    戚明夏握着滑梭,眼睛里突然闪了一下绿光,心脏猛跳两下,他似乎看到自己坠入万丈深渊的情景……

    戚明夏深吸了两口气,就听到齿轮的声音,猛地抬头,一个黑影突然掠过来,一瞬间戚明夏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风,蝙蝠朝他背上的小戚抓去。

    戚明夏大喊了一声:“小戚,握紧了!”

    他说着,在蝙蝠抓过来的一瞬间,将小戚一按,伸手往上一抓,先下手抓/住了蝙蝠的爪子。

    “唰——”的一下,蝙蝠的爪子在戚明夏手背上划出/血口,猛地抓了两下,但是戚明夏根本不放手,感觉身/体一轻,猛地被兜了起来。

    滑梭还在往前滑去,戚明夏一下脱离了滑梭,小戚惊恐的睁大双眼,回头看着被蝙蝠掉在半空的戚明夏。

    对面看到有人过来,但是只有小戚一个,小戚的肩膀因为吊在滑梭上,伤口已经撕/裂了。

    鬼侯赶紧迎上来,说:“戚明夏呢?怎么让你一个人?”

    戚明夏苦笑了一声,那蝙蝠疯狂的甩着,他的双手都被抓烂了,眼看着小戚成功的突破出去,戚明夏突然有些释然。

    一只蝙蝠突然从斜地里飞出来,一下爪在戚明夏脸上,戚明夏猛地闭眼,双手一松护住眼睛,同时身/体快速的向裂缝落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鸟鸣声突然响了起来,巨大的白色鸿鹄一瞬间掠了过来,一下咬住戚明夏的衣领子,将他快速的往上叼去。

    蝙蝠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黑压压的一片,纷纷扑在他们身上,将温白羽和戚明夏快速的往裂缝下面驱赶,不断的袭/击着他们。

    戚明夏身/体来回来去的晃,眼前眩晕一片,猛地睁大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眼神有些惊恐,突然大喊着:“放开我!开松开!来不及了!”

    戚明夏喊完,温白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到“咯咯咯咯咯”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用来,裂缝里竟然有许多血尸,已经从下面的黑/暗中爬了上来,顺着峭壁往上爬,盯着他们,疯狂的扑过来。

    巨大的血/腥味席卷而来,那些血尸疯狂的蹬着峭壁,牟足劲扑过来,成群的血尸扑空掉落深渊,又有成群的血尸继续扑过来。

    温白羽的翅膀被猛抓了好几下,用/力一甩,将身上的血尸甩掉,但是又有血尸扑上来,发出“咯咯咯”的大吼声,一下咬在温白羽的脖子上。

    “嗬——”

    温白羽低吼了一声,血尸的嘴里带着麻/痹/的尸毒,温白羽感觉头晕乏力,身/体快速的僵硬,一瞬间失去了意识,从高空坠落下去。

    戚明夏和温白羽一起往下坠落,一瞬间就看到巨大的鸿鹄突然变成了人形,果然是温白羽,戚明夏大喊着:“温白羽!!”

    温白羽快速的坠落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戚明夏的大吼声,突然睁开眼睛,伸手猛地一抓,一把扣住悬崖的峭壁,指甲发出“呲——啦——”一声,五指深陷在石壁中,指甲全都翻了起来,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流。

    温白羽另外一手一把抓/住戚明夏,猛地粗喘着气,眼看着上面又有血尸涌下来,温白羽的眼睛有些失神,终于一下失去了意识,猛地松开了手……

    两个人顺着悬崖坠落下去,“嘭!”的一声砸在地上,戚明夏猛地吐出一口血,也一下失去了意识。

    温白羽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周围都是血/腥的臭气,有人在他耳边冷笑,随即腹部“嘭!”的一下,被狠狠踹了一脚,疼的温白羽发出“嗬……”的一声,一下睁开了眼睛。

    温白羽眼前发黑,闪着金星,猛地捂住自己肚子,嘴里涌/出一口血来,他似乎看到了戚明夏,戚明夏还在昏迷,就倒在自己身边,脸上全是血,黑色的眼罩已经掉下来了,散落在一边。

    温白羽似乎听到了一声笑声,突然有人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猛地将他拽起来。

    温白羽卡见了一张类似鬼侯的脸,然而那张脸惨白惨白的,正狞笑着,抓/住他的头发狠狠的拽,说:“啧啧啧,这有只漂亮的凤凰呢……温白羽,你感觉怎么样?万俟景侯呢?现在没人能帮你了,你是要乖乖的被我炼成血尸将,还是要我把你的手脚全都剁下来,让你不能在逃跑?”

    温白羽神吸着气,被他拽着头发,被/迫仰着头,嘴唇哆嗦着,他因为刚才变成了鸿鹄,身上的衣服已经报废了,全身赤/裸/着,从上面摔下来,已经划的斑斑驳驳,到处都是血,腹部还有一个紫黑色的瘀伤。

    镜像的无虞笑着说:“怎么?害怕了,都哆嗦了。”

    温白羽这个时候突然挑了挑嘴角,一双漆黑的眼睛突然绽放出火红色的光芒,眼神猛地一厉,瘫/软的双手突然暴起,一把抓过去。

    镜像的无虞侧头一躲,刚要嘲笑温白羽,结果突然腹部剧痛,“嘭!!”的一下被踹了出去。

    镜像的无虞倒在地上,紧跟着就看到眼前人影一闪,温白羽已经快速的扑过来,猛地一拳打在他的脸上,顿时鼻血喷溅而出,打得他鼻梁骨都要断了。

    镜像的无虞“嗬——”的大吼了一声,与此同时身边散发着臭气的血尸全都涌过来,蠢/蠢/欲/动的想要扑过来。

    温白羽一把拽起被打的懵了的镜像无虞,凤骨匕/首一转,抵在他脖子上,眯起一双火红的眼睛,笑着说:“对付你,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stopcalling的火箭炮

    谢谢Stellar暗的手榴弹

    谢谢独孤深作、耽入人心、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薄荷ㄟ心凉ヾ、月精灵、四月中旬、18816128、唐青黎、redtears88、篐粲幸的地雷

    昨天和前天的20个红包已发(redtears88、噗噗、阿懒、lanlingyu、不同往日尔耳、(●^o^●)、耽入人心、独孤深作、小九的萌芽、人间六月天、长毛兔子、啾啾~~~~~啾、檀香扇、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飞飞在手,小胖都有、mask、zjsylp、唐青黎、铜雀、钟心竹、会飞的猪、天晶紫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17章 鬼眼火精墓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