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16章 鬼眼火精墓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万俟景侯把甲片拿过来,捏在手上反复看了看,似乎还真是弓鱼国的标志。

    金爷已经瘫在地上了,刚才忽高忽低的,而且差点从半空中掉下来摔死,最重要的是,万俟景侯救他的时候绞住了他的脖子,那感觉就跟上吊似的,万俟景侯的双/腿多有力啊,金爷扭到了脖子,整个人软在地上,嘴里发出“哎呦,哎呦……”的声音。

    老常也是惊慌失措的从地上爬起来,手里还抱着弓/弩,满头大汗,说:“金……金爷您没事吧?”

    金爷躺在地上打滚儿,说:“怎么能没事,那些畜/生什么来历,戚公子,你不是能驯兽吗,那些畜/生怎么不听你的?你怕不是浪得虚名吧?”

    戚明夏拍了拍身上的土,笑眯眯的说:“金爷,您也该练练眼力了,你家蝙蝠摔烂了能甩出一大堆机甲碎片,这根本就不是真的蝙蝠。”

    他说着,随便捡了一个机甲碎片,扔在金爷身上,金爷吓了一跳,那是一个蝙蝠脑袋!

    不对,是半个脑袋,脑袋都摔散了,掉在金爷的圆肚皮上,金爷吓得肉直抖。

    小戚坐在地上,看见金爷睁大了眼睛,肚皮抖三抖的样子,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两条小白腿还晃来晃去的。

    金爷不敢跟戚公子再说话,就转头瞪了一眼小戚,嘴里叨念着:“早晚卖了你。”

    因为金爷受惊了,他们也不能继续赶路了,全都停下来休息,金爷也是够没种的,温白羽还以为他只是受到了惊吓,感觉腿软而已,没想到他竟然发烧了!

    天黑下来,众人生了火,围坐在火堆边吃晚饭,结果金爷说没食欲,就躲在帐篷里睡觉,老常去看了他一眼,惊讶的说:“金爷身上滚/烫啊,怕不是害病了吧?”

    鬼侯对医术比较在行,就跟着老常进去看了一眼,随即走出来,在帐篷旁边掏行李,说:“金爷可能是受了过/度的惊吓,有些发/热。”

    温白羽一听都惊呆了,这样就吓得发烧了?

    就算是以前的自己,没什么见识,也不会吓得发烧吧?

    这下好了,金爷一发烧,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赶路了,金爷也不说自己要找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样子,怕一说出来大家把他的东西抢没了似的。

    最主要的是,金爷不找到他的东西,就不带众人去那个墓葬。

    鬼侯拿了一些现成的药粉,让老常去给金爷吃,大家坐在外面,围着火堆。

    温白羽小声说:“金爷是个老油条,咱们恐怕是要打游击战啊。”

    万俟景侯听懂了,但是对于老蛇鬼侯还有戚公子来说,“老油条”“游击战”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很神奇的样子。

    戚明夏说:“你说话真有/意思。”

    温白羽:“……”他忘了这是三千年/前,好像还没有油条,更没有游击战,不过好在万俟景侯听懂了。

    温白羽伸手揉了揉脸,肚子里有点饿,就从行李里把干粮拿出来,给大家分干粮吃。

    小戚坐在地上,早就在吃饭了,他还是吃的戚明夏带来的肉干,小手又白又嫩,一手抓着一把肉干,正在狼吞虎咽的往嘴里送。

    一边吃还一边晃着两条小白腿,戚明夏吃着饼子,有点口干,觉得这饼子实在太难以下咽了,直刮嗓子,真是想喝口水,不过他更想伸手抓/住小戚不断乱晃的小白腿,那小白腿又滑又嫩的感觉,一只手就能握过来,不知道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

    “咳嗯!!”

    温白羽使劲咳嗽了一声,戚明夏立刻回过神来,就看见温白羽看“禽/兽”一样的目光盯着他。

    戚明夏赶紧也咳嗽了一声,小戚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情况,抬头看着温白羽,又看向戚明夏,对戚明夏扬起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温白羽发现,小戚笑起来特别无害,白白/嫩/嫩的脸颊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似乎笑的特别甜,还会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小戚除了前面的门牙,其他牙竟然都有些尖尖的,看起来像是小虎牙,估计是天生爱吃肉的证明。

    小虎牙白生生的,露/出来显得特备俏皮,让温白羽想使劲揉/揉他的小肉脸,不过为了不像怪蜀黍,温白羽还是放弃了。

    而戚明夏就不想揉他的脸,戚明夏觉得,他的小酒窝特别可爱,想钳住他的脸,狠狠的对着那两个小酒窝啜下去,尝尝到底是不是酒香的甜味。

    戚明夏又咳嗽了一声,赶紧专心吃他的饼子,结果小戚就站起来,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了看戚明夏,这让戚明夏感觉压力很大。

    小戚走过来,站在他旁边,戚明夏还以为小戚吃完了肉干又要管他要,结果小戚手里还有肉干,他走过来伸着小手,在戚明夏的后背拍了拍,似乎再给他顺咳嗽。

    戚明夏愣了愣,笑了起来,似乎有些感慨,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黑色的眼罩。

    突然说:“小戚,你之前被兽钳夹/住,是因为救那只白狐狸?”

    小戚走了几步,腿上还有伤,戚明夏救把他抱过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小戚又开始吃肉干,听到戚明夏的话,认真的点了点头,还嘟起了小/嘴巴,似乎是想到那只小狐狸跑掉了,似乎有些不开心。

    戚明夏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说:“真是好孩子。”

    小戚听懂了他的夸奖,顿时美滋滋的,仰着头,叼着一块肉干笑,小屁/股还在戚明夏腿上晃了晃。

    戚明夏顿感压力,他不敢把小戚放在自己腿上的,小戚就穿了一件大袍子,毕竟他们没有小戚这么娇/小的身高,他露着小白腿,里面也没有衣服,小屁/股就隔着一层不了,在他大/腿上不断的蹭。

    温白羽看着小戚和戚明夏很亲近,顿时有些扼腕,小戚真是识人不明,戚明夏摆明了一个花/花/公/子的样子。

    万俟景侯的目光也往那边瞥了几眼,突然轻声说:“戚明夏的眼睛,似乎有些问题。”

    他这么说,老蛇说:“对对,他似乎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鬼侯说:“不止如此,他好像还能看到未发生的事情,刚才那些蝙蝠飞过来之前,他就已经发现了,还让咱们小心。”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温白羽脑子里金光一闪,说:“鬼眼?”

    老蛇说:“鬼眼是什么?”

    万俟景侯沉吟了一下,说:“他的眼睛在黑/暗的地方会发黑绿色的光芒,阴气很重。”

    温白羽心想着,难道戚明夏真的有鬼眼?

    老常很快就出来了,也开始吃干粮,大家分配了一下守夜的事情,前半夜是老常和戚公子守夜,后半夜是万俟景侯和老蛇守夜。

    众人定下来之后,很快就进帐篷休息去了。

    老常有些不愿意守夜,毕竟第一天就守夜,而且还有其他人没有被分配到守夜。

    老常坐在外面,拨/弄着火堆,嘴里小声的骂咧咧的。

    戚明夏笑了笑,说:“不如咱们都眯一会儿,反正在荒郊野岭的,也不会有什么东西过来。”

    老常一听,立刻就同意了,笑着说:“还是戚公子上道,那些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头,我看都是花把势。”

    戚明夏笑了笑,没再说话,就万俟景侯之前露的两手,若说这是花把势,就没有真把势可言了。

    戚明夏从来没见过身手这么利索的人。

    老常很快就睡着了,戚明夏也闭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他伸手按了按自己戴着眼罩的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其实他让老常睡觉,并不是因为真的想和老常套近乎,而是不需要他守夜,一旦有风吹草动,或者有东西接近他,戚明夏都会立刻感觉到。

    不,应该说是看到……

    戚明夏的手放在自己的眼罩上,停顿了一会儿,才把手扯下来,双手环抱胸前,他就算不睁眼,在熟睡中,一旦有东西接近,也会立刻看到。

    营地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火堆明明暗暗,老常没一会儿竟然打起了呼噜,声音还挺响亮,看起来睡得很熟,戚明夏也有些累了,意识渐渐游离,似乎也要睡着了。

    温白羽还没睡着,就听见外面有呼噜的声音,顿时有些头疼,觉得守夜的人心真是宽,他们才在这里遭到了蝙蝠的袭/击,而且是机甲的蝙蝠,还都有弓鱼国的标志,这个神秘的弓鱼国已经灭国消失了,却在这里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种标志,外面的人还能睡得这么熟,也不怕被偷袭吗?

    万俟景侯见他睁着眼睛,亲了亲他的额头,说:“闭眼,睡觉,养/精蓄锐,明天好赶路。”

    温白羽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因为一整天都在颠簸,昨天晚上还是在车上睡得,所以早就累了,温白羽很快就陷入了睡梦之中。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他似乎听到了铃/声,“叮铃……叮铃……”,那声音就是噩梦,温白羽却无法从梦中醒来,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是在做梦,梦境模糊、扭曲,捕捉着温白羽,不让他从梦境之中释放出来。

    温白羽感觉自己要在梦境里发疯了,他在疯狂的寻找鬼侯给他的药粉,但是哪里都找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他明明就带在身上,睡觉的时候都不放下来,但是哪里都没有。

    温白羽粗重的喘着气,疯狂的寻找着,但是他什么也没有找到,很快的,温白羽感觉意识游离了,他虽然有/意识,但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眼前黑/洞/洞的,忽然走出一个人影,那人一身黑色的长袍,脸色冷漠乖戾,一头长发披散下来,身上全是血迹,他的皮肤被烧的斑斑驳驳,似乎有些狼狈,但是人却显得更加冷酷暴/力,双眼散发着红宝石一样的火彩,手中握着漆黑的吴刀,吴刀上染了血迹,腾龙一样的血槽被染红,一条长牙五爪的龙似乎在怒吼。

    万俟景侯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温白羽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对他大喊,“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温白羽极力克制着,满身都是汗,但是身/体却不听自己的,他的手在哆嗦,疯狂的抓向伤痕累累的万俟景侯,温白羽脑子里很乱,抵/抗着支配自己的声音,但是等他回过神来,脑袋里发出“嗡——”的一声。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温白羽的双手握住万俟景侯的手,掰住他的手腕,而吴刀却深陷在万俟景侯的胸口/中,已经将万俟景侯的胸口扎了一个对穿。

    温白羽想要深呼吸,但是他的身/体却更加不听使唤,猛地一把拔/出吴刀,鲜血喷溅,温白羽甚至能感觉到那是万俟景侯的血,带着丝丝冰凉,喷溅了他一脸,顺着他的脸,“滴答、滴答”的往下/流淌……

    “嗬——!!!”

    温白羽低吼了一声,猛地睁开眼睛,万俟景侯被他的声音弄醒了,轻轻拍着温白羽的脸颊,说:“白羽?怎么了?”

    万俟景侯感觉手心上都是汗,温白羽不知道在做什么噩梦,竟然出了这么多汗,双眼圆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在黑/暗中竟然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温白羽的眼睛有些呆滞,神吸着气,胸膛不断的颤/抖着,身/体也在发/抖,看到了眼前的万俟景侯,没有鲜血,没有伤痕,也没有被吴刀对穿,温白羽脸上露/出一丝要哭的表情。

    万俟景侯皱起眉,声音很温柔,说:“怎么了?”

    温白羽感觉到那是梦,但是很吓人,他突然伸手抱住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愣了一下,温白羽用/力很大,双手还在颤/抖。

    万俟景侯没有再问,只是拍着温白羽的后背,说:“没事,没事……”

    温白羽平息了好一会儿,头靠在万俟景侯的肩膀上,没有说话,但是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安心。

    万俟景侯一直抱着他,等温白羽落了汗,把毯子给他盖好,说:“还没到后半夜,快休息吧。”

    温白羽点了点头,眼睛还是追着万俟景侯,似乎不敢闭眼,伸手握着他的手腕,万俟景侯反手将温白羽的手握在手心里,说:“睡吧。”

    小戚听到声音,立刻就醒了,在毯子里鼓悠了两下,最后还是爬起来了,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似乎是感觉饿了,他颤悠悠的站起来,从帐篷钻了出去。

    外面的人都在熟睡,老常打着呼噜,戚明夏的呼吸也平稳了,抱着胳膊闭着眼睛。

    小戚露/出一个笑容,腿有些不利索,慢慢晃过去,然后开始在戚明夏的身上摸索,想要寻找肉干。

    小戚的小嫩手在戚明夏身上摸来摸去的,还把他的衣服掀开找,但是都没有找到肉干,撅起嘴巴,似乎有些不高兴。

    戚明夏还在熟睡中,然后他突然做了一个……春梦。

    梦里小戚真是异常的主动,戚明夏很快觉得,这种感觉似乎不是做梦,而且真真/实实的,他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了,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戚明夏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小戚甜甜的微笑。

    戚明夏发出“嗬——”的一声,小戚仰着头,对他笑着,露/出一口小虎牙,白生生的,尖尖的,粉/嫩/嫩的嘴唇,腮帮子上还有两个小酒窝,好像散发着甜甜的香气。

    而戚明夏却后背发凉,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后怕,他的眼睛竟然失灵了,自出生开始,戚明夏的眼睛就不同寻常,他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多少次都靠着自己的眼睛险象环生,而刚才小戚摸过来,他竟然什么也没有看到,如果是敌人,自己早就死了十几回了。

    小戚看不懂戚明夏的表情,还在他身上乱/摸,时不时朝他笑一下。

    两个小酒窝在月色下乱晃着,散发着诱人的甜香,又有点酒香,醇厚的味道吸引着戚明夏。

    戚明夏终于忍不住了,将小戚一把抱过来,让小戚双/腿分开,坐在自己怀里。

    小戚眨着大眼睛,配合的双手抱住他的脖子。

    戚明夏心跳很快,好像接受了鼓励,对着小戚脸颊上的酒窝,狠狠的啜了下去,伸出舌/尖来,狠狠的舔/着那只酒窝,随即猛啜了两下,又用嘴唇去含吻。

    小戚缩了缩脖子,似乎觉得痒,还笑了出来。

    戚明夏终于尝到了酒窝的味道,真的很甜,有些醉人,就在戚明夏怔愣的时候,小戚学着他的样子,粉/嫩的小/嘴唇也亲了一下戚明夏的脸颊,不过戚明夏脸上并没有什么酒窝。

    戚明夏脑袋里“轰隆”一声,随即猛地托住小戚的脖子,嘴唇压过去,捕捉到小戚嫩/嫩的嘴唇。

    小戚惊讶的张/开嘴,主动让戚明夏的舌/头探进来,小戚的口腔里非常热,温度似乎比一般人高,几乎要把戚明夏烫化了,烫的戚明夏一个机灵。

    小戚发出“唔……”的一声,也是一个机灵。

    戚明夏感觉到小戚的颤/抖,决定一鼓作气,让他好好领教一下自己的厉害,伸手使劲搂住小戚,然后开始加深亲/吻,这对一个毫无经验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小戚很快被吻得丢盔卸甲,但是又很快,戚明夏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小戚的学习能力似乎太强了,他渐渐学会了戚明夏的吻技,然后开始应和戚明夏的动作,从迎合,渐渐夺得了主导权……

    小戚的舌/头伸进了戚明夏的嘴里,纠缠着戚明夏的舌/头,戚明夏被他火/热的舌/头烫的全身颤/抖,小戚则是学着他的样子,伸手托住戚明夏的后脖子,努力加深亲/吻,不断的顶着他的舌根。

    戚明夏脑子里嗡嗡作响,舌根发/麻发酸,唾液都来不及吞咽,根本无法呼吸,只能揪住小戚的后背,发出“哈……哈……”的声音。

    戚明夏已经丢盔卸甲了,感觉他游走在花丛这么多年竟然要在阴/沟里翻船,而对方是个十来岁的小孩?

    戚明夏喜欢嫩的,听话的,因为征服欲很强,让他沾沾自喜,而现在,戚明夏感觉到一种脱离掌控的恐惧感,让他全身战栗不止。

    戚明夏猛地睁开眼睛,他想摆脱这种失控的感觉,戚明夏的眼睛绽放出一种黑绿色的光芒,然而对上小戚那双清澈的眼睛,似乎一点儿用也没有。

    戚明夏有些慌张了,小戚微笑着,低下头来亲/吻他的脸颊,然后又亲/吻他的脖子,在他脖子上不断的啃/咬着,真是举一反三,都不用教了。

    戚明夏更加恐惧了,睁大了眼睛,为什么自己的眼睛对小戚没用?他的眼睛带着催眠的功效,任何人任何野兽看到他,都会被驯服,而小戚还是微笑着,不断的亲/吻着他。

    戚明夏怔愣的时候,突然看到小戚的眼睛绽放出一种蓝色的光芒,好像是水波,像是上好的蓝宝石。

    戚明夏发出“嗬……”的一声,天旋地转的倒在地上,小戚身上突然蓝色的光芒一闪,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突然变成了一头野兽,那野兽将戚明夏压在地上,掀起他的腿来,发出粗重的喘气声。

    戚明夏睁大了眼睛……

    麒麟!

    竟然是一头麒麟!

    麒麟身材高大矫健,身上布满了锋利的鳞甲,戚明夏想要挣扎,麒麟头上的角就像长戟一样,突然卡主他的脖子,将他卡在地上。

    “哈……”

    戚明夏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他的身/体痛的战栗起来,冷汗疯狂的流下来,双/腿使劲颤/抖着,几乎不能呼吸,猛地深吸一口气,头一歪就晕了过去。

    “喂!”

    “喂!”

    “戚明夏?”

    戚明夏脑袋很疼,伸手揉了揉眼睛,听见耳边有人叫自己,猛地醒了过来,发出“嗬——”的一声,他突然从地上跃起来,差点撞到了叫他的温白羽。

    戚明夏突然记起来,他晕倒之前,似乎再被一直野兽“侵略”,可爱的小戚突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麒麟,将他压在地上,疯狂的侵略着他的身/体,戚明夏疼的战栗不止,最后晕了过去。

    戚明夏惊恐的睁大眼睛,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酸疼,他全身哆嗦起来,但是转眼却没见小戚,眼前只有温白羽万俟景侯,还有一个老蛇。

    戚明夏回过头去,就看见睡在火堆旁边的老常,根本没有小戚的影子,也没有什么野兽麒麟。

    戚明夏揉了揉太阳穴,擦掉了脸上的冷汗。

    温白羽狐疑的看着他,说:“让你们守夜,结果你们俩睡得比不守夜的人还死。”

    天色还黑,刚过了前半夜,原来是万俟景侯和老蛇来交/班了。

    戚明夏怔愣的说:“我……我刚才睡着了?”

    温白羽无语的说:“睡得还挺香。”

    戚明夏又说:“小戚呢?”

    温白羽看了他一眼,说:“当然在睡觉啊。”

    戚明夏猛地松了一口气,心想,原来是做梦,从春梦变成了噩梦啊。

    他动了一下,身上有点酸,感觉是自己睡在地上睡的,而且身下那个地方并不难受,就从地上爬起来,露/出一个清/醒的笑容,说:“吓死我了,还好是做梦。”

    “做梦?”

    温白羽之前也做过一个噩梦,所以还以为戚明夏做了什么噩梦,结果戚明夏神神秘秘的,一脸庆幸就进了帐篷。

    温白羽又去把老常叫起来,然后留了万俟景侯和老蛇守夜。

    万俟景侯让他赶紧回去睡觉,温白羽就进了帐篷,戚明夏已经躺下来了,小戚也在一边,蜷缩在一起盖着毯子,鬼侯听见他们交/班,早就醒了,见温白羽进来,又躺下来继续睡。

    金爷就更别说了,睡得很死,看起来已经退烧了,后半夜如果没事的话,基本就大好了。

    戚明夏躺下来,还心有余悸,侧头看着黑/暗中熟睡的小戚,小戚的身心很娇/小,毯子下面露/出了白白/嫩/嫩的脚脖子,脚趾甲都圆溜溜的,一个个像小贝壳一样可爱,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戚明夏感觉可能是因为白天看到了一头麒麟,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梦到了麒麟,本身吗,那个梦实在太离奇了。

    戚明夏感觉后背和腰好疼,就伸手揉了揉,然后看着小戚可爱的背影很快睡着了。

    等他睡着的时候,小戚突然睁开了眼睛,蓝色的眼睛仿佛波动着水光,仔细盯着戚明夏的脸,露/出了一个微笑。

    戚明夏的后半夜又做噩梦了,而且这回的噩梦太难以启齿了……

    戚明夏又看到了“诡异”的小戚,小戚将他的腿折起来,抓/住他的脚腕,埋首在他难以启齿的地方,戚明夏感觉到小戚滚/烫的舌/头在不断的游走,他想挣扎,想要呼救,但是无/能为力,睁大了眼睛,感受着滚/烫的战栗。

    小戚微笑着,嗓音却无比沙哑低沉,笑着说:“你受伤了,不要动,我帮你治好。”

    戚明夏惊恐的睁大眼睛,感受着那个怪物给予他的快/感,想用眼睛控/制对方,但是他的眼睛却不管用了。

    小戚微笑着,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说:“你的眼睛好漂亮……”

    温白羽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然后爬出帐子去了。

    戚明夏听见声音也醒了,猛地坐起来,一身的冷汗,一抬头就看到小戚,小戚似乎刚醒来,揉/着眼睛坐起来,踹了踹小白腿,将身上的毯子踹下去,看到了戚明夏,还对他晃着小手打招呼,露/出俏皮的小虎牙,还有两个甜甜的酒窝。

    戚明夏浑身一震战栗,似乎是条件反射一样,随即感觉有点不对劲,衣服好像湿湿黏黏的。

    戚明夏一阵脸红,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噩梦”,简直太晦气了,竟然梦到被一头野兽袭/击,这也太可怕了,最可怕但是,自己肯定长时间没发/泄过了,竟然被那头野兽舔的泄/了……

    戚明夏赶紧跑出帐篷去,逃命似的,小戚愣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也跟着跑了出去。

    小戚跑过去,刚跑了几步,突然“嘭!”一声摔在了地上,他的腿还有伤,小白腿又被磕了一下,上面都出/血了,还有一堆土。

    温白羽看见小戚摔倒了,刚要跑过去,戚明夏离的很近,已经任命的站起来,把小戚抱起来,放在腿上,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水和伤药,给他清理包扎了一下。

    小戚笑眯眯的,特别老实,让戚明夏给他包扎,歪着头看着戚明夏。

    戚明夏看着老实的小戚,越来越觉得昨天晚上一定是噩梦,不然这么可爱漂亮又听话的小孩,怎么可能突然变成一头野兽,而且说话的声音还那么低沉沙哑,完全没道理。

    戚明夏揉了揉小戚的头发,软/软的,特别顺滑,手/感真好,忍不住亲了一下。

    温白羽:“……”

    温白羽看见戚明夏“非礼”小戚,刚要护犊子,结果小戚仰起头来,“吧唧”一下亲在了戚明夏的脸颊上。

    戚明夏愣了一下,但是被粉/嫩/嫩的小/嘴唇一亲,感觉还挺好。

    温白羽:“……”

    戚明夏立刻拿出肉干来给小戚,小戚美滋滋的吃着肉干。

    金爷早上醒了,但是说自己浑身疲惫,很快又睡着了,说睡醒了再赶路。

    他们就等了等,结果连午饭都吃完了,金爷终于饿醒了,不赶路这一天就废了,大家就催促着金爷上路了。

    停停走走,一路上他们又找到了河水,四周是开阔的河谷,他们沿着谷岸行走,走到天色昏沉的时候,河谷突然变得陡峭起来,一面平坦,有些树木,另外一面陡峭。

    金爷望着陡峭的一面,激动的说:“就是这里了,咱们要想办法从这爬上去。”

    老常顿时吓呆了,说:“这么高?要爬上去?”

    金爷说:“没错,必须从这面走,如果绕远的话,明年咱们都到不了。”

    因为天黑了,没办法攀岩,所以大家就留在平缓的那面扎营,准备明天一早再攀岩。

    其实温白羽觉得,就算陡峭也没关系,飞上去就好了,前提是没有外人在场……

    众人又扎好了营地,因为只走了半天,根本不觉的累,大家坐在一起聊天。

    戚明夏发现肉干好像要被吃光了,所有的肉干都是小戚一个人吃的,但是小戚太能吃了,那食量完全不像是个孩子。

    小戚晃着小白腿吃肉干,用小虎牙使劲磨,锋利的小虎牙就是为了肉干而生的,吃的津津有味,看的温白羽都觉得饿了。

    温白羽也拿出东西来吃,摸了摸身上,药粉还在,因为昨天晚上做了噩梦,所以温白羽格外注意药粉,就怕弄丢/了,明天就又该吃一包药粉了。

    今天晚上是温白羽守前半夜,鬼侯守后半夜,本身金爷也要守夜的,但是金爷说自己还在生病,身/体太虚弱了。

    金爷还抱怨小戚怎么不守夜,温白羽觉得让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守夜,也太丧/心/病/狂了,而且根本没有用啊,守夜的目的就是为了警觉,小戚才十几岁,哪来的警觉。

    温白羽在外面守夜,万俟景侯陪了他一会儿,温白羽说:“你快去睡吧,再不睡就到后半夜了。”

    万俟景侯就回去睡觉了,温白羽坐在外面拨/弄火堆,抬头看了看陡峭的悬崖,不知道上面有什么东西,让金爷如此执着,看金爷那副养尊处优的样子,怎么可能爬的上去。

    温白羽托着腮帮子,盯着火堆,一切都很平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在鬼侯要交/班的时候,帐篷里突然骚/乱/了一下。

    温白羽赶紧撩/开帐篷冲进去,说:“怎么了?”

    里面所有人都醒了,万俟景侯皱眉说:“小戚不见了。”

    温白羽惊讶的睁大眼睛,说:“不可能,没有人从帐篷出来。”

    他一直守在外面,没见过有人出来,小戚个头虽然小,但是好歹是个大活人。

    金爷冷笑着说:“嘿嘿,我就说那小兔崽子不是好东西,看看咱们少了什么东西吧,没准他是个骗财的。”

    众人找了找东西,发现并没有什么少的,戚明夏有些担心,说:“我到附近找找。”

    温白羽他们也站起来,金爷和老常不愿意去,就留在帐篷里,美名其曰守着行李。

    众人出了帐篷,感觉小戚不可能上悬崖,所以就进了谷坡上的树林。

    树林很稀疏,他们走了几步,万俟景侯突然说:“前面有人。”

    戚明夏说:“是小戚……有蛇!”

    他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惊慌,快速的冲过去。

    温白羽根本没看见什么蛇。

    众人跑过去,果然看到了小戚,小戚蹲在地上,双手捧在一起,他的手上捧着一只毛/茸/茸的小鸟,似乎是一只小雏鸟,从树上的窝里掉了出来。

    戚明夏刚要跑过去,万俟景侯突然拦住了他,戚明夏瞪着他,说:“小戚有危险……”

    他的话说到这里,果然就听“嘶——”的一声,然后是“簌簌簌”的声音,一条青黑斑斓的蛇爬了出来,他卷着树枝,慢慢的从树上探下头来,一双青色的蛇眼盯着小戚,似乎在打量到嘴的美味。

    温白羽更加诧异了,戚明夏真的能看到他们看不到的东西,甚至是未来,他似乎早就知道有蛇要袭/击小戚。

    万俟景侯按住戚明夏的肩膀,不让他过去,压低声音说:“等一下。”

    那条粗/大的蟒蛇探下头来,无声无息的吐着信子,贪婪的看着小戚。

    小戚蹲在地上,捧着小鸟,背对着他们,似乎没有看到那条蛇就在自己头顶。

    温白羽手心里都是汗,他已经把灵力灌在了手心里,就等着那条蛇突然冲下来,然后把灵力打出去。

    蟒蛇眼睛一张,张/开大嘴,猛地探起身/体,快速的冲下来,结果就在这刹那间,温白羽还没来得及把灵力打出去,蹲在地上的小戚突然抬起头来。

    一瞬间……

    那条蟒蛇露/出惊恐的表情,嘴巴发出“嘶”的一声,快速的盘起身/体,缩回了树冠里,像是受惊了一样。

    众人都是一阵惊讶,小戚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了那条蛇一眼。

    小戚站起来,赤着小脚丫,捧着毛/茸/茸的小鸟,顺着树干爬上去,他爬树的动作实在太灵巧了,而且看得出来,小戚的臂力简直惊人。

    他一手捧着小鸟,另外一手单手爬树,竟然爬的顺畅,速度很快,小白腿配合着手上的动作,一曲一曲的,“嗖嗖嗖”几声,已经快速的爬了上去。

    众人离得虽然远了一些,但是也看得清楚,都怔愣住了,面面相觑的互相看来看去。

    鬼侯轻声说:“这个孩子……似乎有些不对劲。”

    鬼侯的话,似乎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他们也都是这样想的。

    小戚把小鸟放回窝里,轻轻摸了摸小鸟的头,笑眯眯的弯起眼睛,脸颊上笑出了两个小酒窝,坐在树枝上,光着两条小白腿,坐了一会儿就爬下来了。

    万俟景侯向大家招了一下手,示意他们往回走。

    老蛇沉不住气,说:“那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说:“静观其变。”

    其他人点了点头,他们快速的钻回了帐篷里,金爷和老常已经睡着了,倒是省了和他们解释的麻烦,鬼侯留在外面守夜。

    温白羽调匀了呼吸,装着沉睡的样子,很快就听到“嗖”一声轻响,小戚竟然一下就回到了帐篷里,钻进了自己的毯子里,翻了个身,蜷缩起来,蹭了蹭自己的毯子,闭上眼睛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黑驴蹄子专卖店大约月底就要完结了,下一篇会写《神棍劳动合同》,欢迎小天使们收藏包养哦,4月之前就会开坑的。

    另外蠢作者的新脑洞,全文存稿新坑《兰翔修仙技术学院》,先存着~

    

都市修仙《兰翔修仙技术学院》,打滚卖萌求圈养手机读者请戳.jjwxet/book2/2706090

    网站直接戳图传送↓

    兰翔修仙技术学院招生简章:

    为深入贯彻“985”工程,结合兰翔技术修仙学院“世界一流修仙大学”的办学定位,2016年我校拟定自主招生名额10人。

    一、报名条件:

    1.全国学科奥林匹克修仙竞赛复赛中,获得省级二等奖及以上获奖者;

    2.具有修仙专业学科特长、创新潜质者;

    3.应激能力强、命硬者优先(此条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二、可报名专业:

    现代科技天师学;古代天师理论学;古典西方吸血鬼学;古典西方猎魔学;对外经贸天师学等……

    高考失利,卜凡以为自己只能上一个大专,没想到竟然收到了“985”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怀着激动的心情,卜凡开始他“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据说学院男多女少,据说院系妹子很彪悍,据说同寝室友是帅破天际的高冷男神,卜凡感觉……压力山大!

    卜凡:等等,中西结合修仙哲学是什么专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16章 鬼眼火精墓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