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15章 鬼眼火精墓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金爷说:“哎呦,景爷您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是野兽吗?会吃/人吗?”

    坐在一边的戚明夏笑了一声,说:“是野兽,但是不会吃/人,如果你把它逼急了,也是会吃/人的,而且还很凶。”

    老常一听,说:“这……很厉害吗?”

    戚明夏似乎也知道是什么东西,一只眼睛笑眯眯的,笑的都弯了,说:“那当然了,不然你的马匹为什么会无端端的受惊呢?”

    老蛇还在云里雾里,奇怪的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戚明夏笑着说:“是麒麟啊,祥瑞之兽。”

    温白羽露/出一脸恍然的模样,而金爷则是一脸惊喜,说:“麒麟?那不是灵兽吗?能不能抓来,那咱们就发达了!”

    万俟景侯没有理他,自己又重新坐了下来,坐在火堆旁边,温白羽也坐下来,回头看了看河对岸的小树林,小树林还有些绿色,里面很幽暗,那只麒麟已经跑了进去。

    温白羽见过成年的麒麟,从来没见过这么小的麒麟,就像一只狍子一样,或者一头小鹿,脑袋上的角都没有长长,还是短短的,尤其是雪白的小尾巴,毛/茸/茸的跟兔子尾巴似的。

    很难和万兽之长的麒麟联/系在一起,在温白羽的印象里,麒麟从来都是很威严的。

    金爷和老常都想去抓麒麟,如果真的抓到一头麒麟,那就赚发了。

    老常说:“哎,戚公子,您不是会驯兽吗?麒麟可以吗?”

    戚明夏笑了笑,说:“怎么?你们还想抓麒麟啊?”

    金爷笑着说:“戚公子在道上那么有名,难道抓不了吗?”

    戚明夏挑眉笑了笑,说:“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激我呢?”

    他转头看向小树林,耸了耸肩,说:“反正已经跑了,麒麟奔跑的速度,还能让你们抓到?”

    金爷有些失望,不是特别甘心,说:“这样吧,反正咱们的车也坏了,我看修不好了,咱们就进入林子,前面也不是很远了,进林子之后正好是捷径。”

    温白羽挑了挑眉,看来金爷是非要抓麒麟了。

    众人坐在火边,老常把衣服烤干,河水虽然不太深,但是足以弄/湿衣服,老常找了好多大石头,扔在水里,然后让大家垫着走过河。

    老常就把马拴在了河对岸,准备回来的时候再取。

    众人全都走过去,站在小树林前面观察,后面的老常和金爷也过来了,都有些激动,说:“咱们走吧。”

    他们进入树林,树林里有些昏暗,刚走了几步,戚林夏突然“嗯?”了一声,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地上的一个印记,竟然是个蹄子的印记。

    印记不大,看起来像是鹿蹄子的印记,看起来特别可爱。

    金爷赶紧冲过来,说:“是麒麟吗?”

    温白羽注意到,那些蹄子印记上,隐隐浮动着一层浅蓝色的光,一转瞬就不见了,这些光似然还是刚留下来的,那只小麒麟似乎刚走不久。

    温白羽有些奇怪,那只小麒麟刚才已经跑了,而且跑的那么快,看起来无比矫健,怎么会刚刚在这里留下印记?难道一直没有走,在树林里看着他们?

    众人顺着蹄子的印记往前走,金爷和老常都很兴/奋,老常说:“吃了麒麟肉,可以长生不老吗?”

    金爷说:“会的会的,我听说是这样的,麒麟和万兽之长,我听说吃了凤凰肉也可以产生不老,凤凰是万禽之长。”

    温白羽和老蛇同时看向金爷,金爷说:“真的,大家都是这样听说的。”

    他们正在说话,突然听万俟景侯说:“嗯?”

    万俟景侯一出声,温白羽立刻跑过去,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蹲下来,指了指地上的土,说:“有血迹。”

    血迹很淡,已经融入土里了,亏得万俟景侯眼力好,而且心细,这样的痕迹都能看出来,别人还以为是这块土湿/了,原来是有血迹。

    血迹往前蔓延了一段距离,地上有一个小坑,之后还有拖动的痕迹。

    温白羽说:“这个小坑是做什么的?”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说:“捕兽钳。”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看着土里的小坑,原来这个地方是放的捕兽钳?捕兽钳似乎被拖出去了,所以变成了一个小土坑,旁边还有很多锋利的拖拽痕迹。

    万俟景侯又摸了摸小坑旁边的土,说:“埋在这里的捕兽钳,恐怕还有些年头。”

    金爷说:“是古董吗?”

    温白羽:“……”

    老常说:“快,咱们顺着血迹往前找找,没准能找到呢!那只麒麟好像受伤了!”

    众人快速的往前走,温白羽想着,这么小一只麒麟,如果被他们找到了,估计下场会很惨,就像人们捕捉鲛人,捕捉烛龙一样,扒皮抽筋,什么都做。

    温白羽拽了一把万俟景侯,说:“走快点。”

    万俟景侯知道他的意思,似乎是想先过去,如果真的看到了小麒麟,就把它给放了。

    众人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地上拖拽的痕迹一直有,还有“咻咻……”的声音,似乎是刚才听到的那种叫/声。

    后面的金爷和老常都冲了过来,戚明夏似乎也来了一些兴趣,笑着说:“我还没见过真正的麒麟呢,这回倒是开眼了。”

    他说着,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愣住了。

    戚明夏看向树林深处,但是在众人眼前,甚至是视力范围之内,都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让他能吃惊的东西,而戚明夏就愣在原地,随即快速的冲了出去。

    温白羽说:“怎么回事?他看见了什么?”

    连万俟景侯也摇了摇头,竟然不知道戚明夏看到了什么,就好像他能看到很远之外的东西。

    戚明夏往前跑,其他人也跟上去,就听到“咻咻”的声音,但是很快,那声音就消失了,众人冲过去,然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前面果然有一只兽钳,兽钳周围还有些血迹,兽钳上也钳着猎物,然而那个猎物却不是他们要找的麒麟,而是一个小孩子!

    那小孩子的小/腿被咬在了兽钳里,整只小/腿血粼粼的,看起来非常可怕,已经露骨头了,兽钳的力气似乎非常大,小孩挣脱不了,坐倒在地上,身上全是汗,脸色有些苍白。

    小孩最多十二三岁左右,身/体显得非常瘦小,他的两条小/腿还没有温白羽的胳膊粗,温白羽一只手就能把他的两只脚腕握在一起,脸也就半个多巴掌那么大,长相异常的精致漂亮,皮肤非常白/皙,在暗淡的日光下,他的皮肤散发着珍珠一样的光芒,两只眼睛圆溜溜的,小鼻尖因为疼痛,一抖一抖的,粉嘟嘟的嘴唇也在抖。

    而这个小孩子,竟然没穿衣服!全身都光着,半长的头发披在身上,蜷缩着腿,嗓子里不断的发出疼痛的声音。

    他怀里还抱着一只白色的东西,那东西缩在小孩怀里,温白羽看不清楚,还以为是小兔子。

    结果那东西动了一下,温白羽才看清楚,原来是只白色的狐狸!

    狐狸一下从他怀里蹦出来,身上也有血迹,然后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金爷说:“深山老林的,哪来的孩子?”

    万俟景侯说:“先救人。”

    他说着已经大步跨过去,小孩抬起头来,看着万俟景侯,那双漆黑色的眼睛特别的圆,被兽钳钳着的小/腿抖了抖。

    温白羽也赶紧跑过去,帮万俟景侯按着兽钳,鬼侯从背包里拿出止血药和绷带来。

    温白羽拿了一件衣服,将小孩子先裹起来,万俟景侯伸手卡主兽钳,突然“嗯?”了一声。

    温白羽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指了指兽钳,说:“这是捕捉大型野兽的兽钳,上面有专门的倒刺,想要打开估计需要受点罪。”

    温白羽低头一看,可不是倒刺吗!

    这些倒刺太狰狞了,看起来特别可怕,不是受一点罪。

    温白羽稳住小孩子,万俟景侯双手卡主兽钳,猛地一掰,就听“咔!!!”的一声,兽钳一下打开了。

    小孩子身/体猛地/震动了一下,头一歪,突然晕了过去,一下倒在了温白羽怀里。

    金爷说:“不是死了吧?!太晦气了。”

    鬼侯赶紧冲过来,给小孩的腿伤止血,腿上的伤口非常狰狞,能看到破洞的地方,伤口深可见骨,全是大窟窿。

    小孩子晕倒在温白羽怀里,还在不停的颤/抖着,鬼侯尽量放轻手脚,但是总不能不碰他,小孩子一直在哆嗦。

    好不容易止了血,鬼侯感觉额头上全是汗,有点筋疲力尽的感觉,这小孩子的腿太细了,有种一动就要断的感觉,他实在不敢用/力。

    温白羽看着怀里昏迷的小孩子,说:“咱们找个地方让他休息一下吧。”

    金爷不耐烦的说:“这么晦气,咱们刚才已经休整过了,还要去抓麒麟。”

    旁边的戚明夏则是耸了耸肩,笑着说:“休息休息,我没意见啊。”

    一路三股力量,两边都说要休息,金爷也没有办法,这趟出来,还要仰仗他们,所以之后就找个宽敞的地方。

    万俟景侯弄了树枝,把火升起来,温白羽把毯子扑在地上,让小孩子躺上去,又给他盖了一个毯子。

    戚明夏左右看了看那小孩,笑眯眯的说:“还是个小/美/人呢,你看他长得多漂亮。”

    那孩子长得确实可爱,而且非常精致,脸颊圆圆的,带着婴儿肥,下巴尖尖的,小/嘴特别小,而且还粉/嫩粉/嫩的,蒜头鼻圆溜溜,一双眼睛特别的大,再加上身材瘦小,看起来非常无害。

    但是这种小孩子,怎么会在树林里穿梭,还被兽钳给抓/住了?

    万俟景侯坐在旁边,研究了一下兽钳,上面还有大量的血迹,而且兽钳上还刻了花纹。

    温白羽说:“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说:“天黑之前,咱们要走出这片树林。”

    旁边的金爷说:“为什么?”

    万俟景侯“嘭”的一声把兽钳扔在地上,指了指,说:“我刚才已经说了,这种兽钳是捕猎大型野兽的,放在树林里,说明这片树林很有可能有大型的野兽。”

    金爷吓得一哆嗦,说:“景爷,您可别吓我。”

    温白羽盯着那兽钳,伸手拿过来,入手沉甸甸的,小孩子拖着这么沉的兽钳一直往前走,怪不得腿上的伤口都见骨头了。

    兽钳有些发黑,上面有一个很小的雕刻痕迹,就像箭矢的尾巴上刻着花纹,作为一种分辨的标记一样。

    温白羽说:“这是什么?”

    万俟景侯探头看了一眼,那上面刻着一张弓还有一条鱼,说:“这是弓鱼国的标记。”

    温白羽说:“弓鱼国?”

    万俟景侯说:“已经消失了,弓鱼国曾在渭水北岸鼎盛一时,还和各国联姻,当时有名的井伯将女儿井姬嫁给了弓鱼伯,促使两国联姻,但是很不巧,后来弓鱼国一度衰败,推到了渭水的南岸,没有几代就彻底灭国了。”

    万俟景侯看了看四周,说:“这里可能已经接近了弓鱼国曾经的活动范围,看这种兽钳,应该是为祭祀而捕猎的。”

    兽钳已经腐/败了,而且没什么特别的,看起来并不值钱,金爷对它没兴趣,他只想赶紧赶路,顺便抓一只麒麟。

    但是其他人不走,金爷只好坐在原地,然后看了看被他们救回来的小孩子,突然笑着说:“这小丫头长得还挺漂亮,带回去卖钱也不错,我听说歌舞坊最近在收新鲜的小丫头。”

    温白羽瞪了金爷一眼,戚明夏笑着说:“那你要落空了,他不是小丫头,是个带把儿的啊。”

    金爷愣了一下,刚才小孩子双/腿蜷在一起,他根本没看见,而且这么漂亮,竟然是个带把儿的?

    正说话间,小男孩竟然醒过来了,他动了一下,立刻发出“嗬——”的声音,喘气的声音很低,带着一股怯怯的感觉,意外的惹人怜惜。

    戚明夏立刻凑过来,笑着说:“哎呀,小/美/人醒了。”

    小男孩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戚明夏放大的脸,一只深茶色的眼睛,另外一只眼睛藏在黑色的眼罩之下,他笑眯眯的,脸上挂着的笑意十足是花/花/公/子。

    小男孩愣了一会儿,随即两只圆溜溜的眼睛弯了起来,也对戚明夏笑了笑。

    戚明夏一愣,说:“这孩子不会是傻/子吧,他对我笑什么?”

    温白羽说:“你不是也傻兮兮的对他笑了吗。”

    戚明夏:“……”

    小男孩有些好奇,突然从毯子里伸出手来,他的手带着一丝肉/嘟/嘟的感觉,但是手指修/长,非常漂亮,再加上皮肤白/皙,指甲跟贝壳一样,戚明夏就没有动,还笑眯眯的看着他。

    结果小男孩的手就按在了戚明夏黑色的眼罩上,差点把他黑色的眼罩抓下来。

    戚明夏吓了一跳,赶紧错后一点,笑着说:“小弟/弟,这可不是玩的哦。”

    小男孩醒过来了,但是只是会笑,不会说话,金爷说:“怎么回事?他不会是个傻/子吧?”

    小男孩已经从地上坐起来了,他的一条腿不能动,正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圆圆的指甲碰来碰去的,似乎玩的还挺好,两只手指晃来晃去的,长袍下面露/出两条白/嫩/嫩的小/腿,看的戚明夏心里直发/痒。

    戚明夏一项是花/花/公/子,而且只喜欢听话的美/人,说实在的就是喜欢没什么危险的,而且不扎手的,因为那样比较好驯服,有一种特别的快/感。

    戚明夏瞬间对这个小男孩有了些兴趣,凑过去笑眯眯的说:“你叫什么?”

    小男孩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看着戚明夏,张了张嘴巴,嘴里却说不出话来,只是“啊……啊……”的喊了两声,似乎在和他说话,但是戚明夏实在听不懂。

    旁边的老蛇说:“坏了,这孩子不会是野人吧?连说话都不会?”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歪头看着老蛇,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金爷说:“这岂不是累赘?咱们要赶路,还要带着他。”

    戚明夏说:“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带着怎么能叫累赘呢,多赏心悦目。”

    温白羽说:“这附近也没有人烟,这孩子是哪里来的?不会真是野人吧?”

    万俟景侯打量了一下那个小男孩,小男孩似乎发现了他的目光,当即吓得睁大了眼睛,然后爬起来,“嘭!”的一声又摔倒在地上。

    旁边的戚明夏把他抱起来,放在怀里,笑着说:“去哪里啊,你的腿还没有好,别乱动。”

    小男孩似乎是被吓到了,躲在戚明夏怀里瑟瑟发/抖。

    戚明夏这样一看,顿时觉得特别有成就感,伸手拍了拍小男孩的后背,说:“乖啊,不害怕,他就是脸长得吓人了点。”

    温白羽差点笑出来,万俟景侯的脸长得那么完美,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长得吓人,而且小男孩似乎真的被万俟景侯吓着了,可能是他的表情太凶了,总是板着脸。

    众人都停下来,也没有事情做,就准备吃点东西,他们从包里拿出干粮,戚明夏很会享受,还带了一壶酒,还有一些肉干。

    他把肉干分给小男孩,还怕他上看来弱弱的,连肉干也吃不动,结果小男孩竟然意外的很喜欢吃肉,吃起来干脆利索,啃肉干的动作分外的熟练,几口就吃掉一大块肉干。

    众人看得直傻眼,小男孩吃肉的动作实在太爷们,两三口吃光了,腮帮子鼓鼓的,滚来滚去的嚼,然后“咕嘟”全都咽下去,还笑眯眯的舔/了舔自己的手心,把手指也啜干净。

    “咕嘟……”

    这回轮到戚明夏咽唾沫了,小男孩本身长得就漂亮,他舔手指头的动作简直让戚明夏秒秒钟升旗,看着他圆圆的指甲上,镀着一层亮晶晶的水光,戚明夏有点想/做禽/兽。

    但是小男孩太小了,难道要玩养成?养成他是没什么异/议了,但是这小男孩实在太能吃了,他一年下几次斗,不知道够不够投喂的,光吃肉就能吃穷了。

    小男孩吃完了,仰起头来,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戚明夏,还拍了拍自己瘪瘪的小肚子。

    戚明夏:“……”

    戚明夏只好把装肉干的布包都给他,小男孩坐在地上,长袍下面的光溜溜的双/腿晃来晃去,眼睛眉毛都在微笑,抓起一个肉干往嘴里塞,左手也抓起一个,开始左右开弓的往嘴里塞,吃的不亦乐乎。

    温白羽看见他这个样子,顿时有点像看到了小五一样,竟然也这么能吃,吃起来的样子眉飞色舞的,似乎特别高兴。

    温白羽见他吃的快,递过来一罐子水,小男孩冲他笑了笑,然后接过来,“咕咚咕咚咕咚”喝了三大口,温白羽/明显看到他的小肚子变大了,被撑的……

    温白羽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长长的,软/软的,特别的滑,说:“你没有名字吗?”

    小男孩抬起头来,很专注的看着温白羽,似乎听懂了他说什么,张了张嘴,这回不是“啊……啊……”的声音,嘴里发出了一个单音,说:“七……七……”

    众人就听到是“七”这个发音,戚明夏立刻笑着说:“哎?太有缘了,你也姓戚吗?”

    小男孩歪着头看他,对戚明夏笑了笑。

    戚明夏说:“那就叫小戚吧。”

    小男孩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吃肉干,他吃的特别仔细,好像特别喜欢肉,对旁边的饼子全都视而不见,只是专注的吃肉。

    戚明夏笑着说:“这么喜欢吃肉,还长得这么小?”

    温白羽说:“你住在哪里?怎么跑到这来了?”

    小戚仔细想了想,似乎表达不出来,最后嘟着嘴摇了摇头,那种动作实在太可爱了,温白羽感觉太太犯规了,好像撒娇一样。

    众人吃了饭,眼看要中午了,万俟景侯说天黑之前要走出树林,大家也就不耽误时间了,准备启程。

    戚明夏想要背着小戚,这样有亲/密接/触的机会,但是温白羽已经把小戚给背了起来,戚明夏那“禽/兽”的目光,温白羽早就看穿了。

    小戚趴在温白羽背上,特别的老实,把脸颊放在他的肩膀上,靠着温白羽的背,侧着头,一直笑眯眯的,还摇着手和戚明夏打了一个招呼。

    树林并不大,他们在黄昏的时候已经走出去了,树林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前面是一片平原,突然就开阔了,四周有低矮的小山包,都不太高,地上是低矮的苔藓和乱草,踩在上面有些滑,枯绿色的植物斑斑驳驳的,时不时能看到灰白色的凸起的石头。

    四周一片荒凉,前面有一座高山,但是隐藏在云雾之中,看起来还有很远的距离。

    众人一口气走出来,都没有休息,走出来之后都有些累了,金爷和老常实在走不动了,叫着前面的人停下来休息一下。

    众人坐倒在地上,只有小戚一路被背着,精神头看起来很大,笑眯眯的坐在地上晃着腿。

    温白羽也有些累,出了一头的汗,别看小戚个头挺小,但是其实还挺沉的,竟然一身都是肉,看起来没白吃,估计肉都长在屁/股上,根本看不见。

    温白羽坐下来,靠着万俟景侯休息,抬头看了看,万俟景侯竟然也有些出汗,诧异的说:“诶?你竟然也累了?”

    万俟景侯体力特别好,平时走一天都不会出汗,这让温白羽特别诧异。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放低了声音说:“虽然还没有得到火精,但是我身上的灵力已经苏醒了,这具身/体不是烛龙的真身,有些承受不住负荷。”

    他这样一说,温白羽立刻就明白了,就好像是自己得到凤凰真身之前一样,偶尔有一种发烧的亢/奋感觉,身/体里的灵力在不断地冲撞,而肉/体凡胎渐渐不能束缚这种力量。

    温白羽说:“你没事吧?能坚持的住吗?”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只是力气大的没地方用了而已。”

    众人瘫坐下来,各自休息着,戚明夏从背包里拿出装水的罐子,这个时候小戚已经蹭了过来,或许是因为戚明夏特别喜欢笑,所以小戚对他最亲切,仰着脸在正看着他。

    戚明夏本身想把手里的水给他,但是忽然笑了笑,想到了一个坏主意,就把背包里装酒的瓶子给了他。

    小戚打开盖子,连闻都没闻,立刻“咕咚咕咚咕咚”连喝了三大口,随即“咯”打了一个小饱嗝,粉/嫩的嘴唇立刻给辣红了,眼圈顿时也红了一圈,里面全是水,圆圆的鼻头也红了,吐出舌/头来吸着气。

    鲜红的小/舌/头,从口腔里吐出来,卷着舌/尖不断的哆嗦着,戚明夏突然感觉有些自作孽,看着小戚这样子,真想狠狠蹂/躏的他的嘴唇和舌/头,但是小戚还太小了,戚明夏觉得自己喜欢美/人,但是也不是禽/兽。

    温白羽一转头的功夫,就看到戚明夏犯坏,给小戚喝了酒,小戚的脸蛋瞬间红了,似乎有些上头,吐着舌/头,小/腿晃得更加频繁了,抱着酒瓶子,竟然一脸呆呆的模样,似乎是醉了,嘟着嘴巴,嘴里发出“咻咻……咻咻……”的声音。

    温白羽愣了一下,这种声音,明明是那只像小狍子的麒麟跑过去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

    而现在小戚嗓子里就发出这种声音,听起来有点像鸟叫,又有点像幼兽的声音。

    戚明夏看着小戚醉了,笑眯眯的说:“对不住啊,我刚才拿错了,这才是水。”

    他说的一点诚意都没有,将水瓶又递过去,小戚就老老实实的伸着手,准备再接过来,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戚明夏的眼睛突然一眯,随即手腕一抖,“嗖——”的一声,猛地将水瓶直接抛了出去。

    众人就看到水瓶以讯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出去,“嘭!”的一声砸中了一个黑影。

    那黑影从旁边灰白的石头后面窜出来,正准备掠过来,但是一些被砸中了,“嘭”一身落在地上。

    众人全都警觉起来,万俟景侯手一撑,快速的站起来,温白羽也跟着翻身站起来,就看到石头后面掠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蝙蝠!

    蝙蝠已经被戚明夏砸在地上,戚明夏的那只眼睛,似乎能洞悉一切,甚至比万俟景侯的观察还要敏锐。

    不,这已经不属于观察的范围了,似乎是一种先知。

    温白羽不由的看向戚明夏,戚明夏的眼睛在黄昏的暖光下,一瞬间闪烁着黑绿色的光芒,脸上路出一种狞笑,突然站起来,将小戚护在身后,说:“要来了。”

    他的话音一落,就听“哗啦——”一声,一片黑压压的蝙蝠突然从远方掠过来,从很远的地方,几乎是天际,一下掠过来,快速的向他们这边俯冲。

    万俟景侯拽住温白羽,将他扑倒在地上,吴刀猛地抽/出,“唰——”的一挥,温白羽就听到“当——”一声,一只黑色的大蝙蝠被吴刀直接抽飞。

    温白羽有些诧异,吴刀砍在蝙蝠身上,怎么会是金属的声音。

    “啊啊啊啊救命啊!”

    金爷大喊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就看见金爷被一只大蝙蝠抓/住了,猛地兜上天去,老常吓得手脚哆嗦,扣了半天弓/弩,也没有扣下去。

    金爷大喊了一声,快速的被蝙蝠带上了天,温白羽朝上看去,现在还没有天黑,只是黄昏,蝙蝠竟然不畏惧光线,这个时候出动?而且这些蝙蝠的体型巨大,非常有力,连老鹰都不能轻而易举的把一个人成年人带上天空,更别说金爷的体型还偏胖,有些重量,这些蝙蝠竟然能把他直接甩上去。

    万俟景侯迷着眼睛,说:“这些蝙蝠是机械的。”

    他说着,从地上捡起一块鳞甲,黑色的,就像是鱼鳞一样,竟然是刚才那只蝙蝠被砍下来的鳞甲。

    鳞甲入手的感觉应该是青铜,上面带着锈迹,竟然是机械的?而且还是这么一大片蝙蝠。

    金爷被兜上天,不断的大叫着,万俟景侯朝众人看了一眼,说:“大家站一起,别乱跑。”

    他说着,突然冲了出去,迎面一只蝙蝠快速的俯冲下来,万俟景侯没有躲开,反而迎上去,猛地一跃,蝙蝠一下抓/住了万俟景侯。

    戚明夏“啧啧”了一声,笑着对温白羽说:“你男人好像被抓/住了。”

    温白羽没理他,这个时候就听蝙蝠突然发出一声吼叫,万俟景侯被带飞上天,影子越来越小,突然一下翻身跃起,猛地脱离了蝙蝠,一跃跃到了蝙蝠的背上。

    戚明夏有些惊讶,睁大了眼睛,就见万俟景侯压低下盘,尽量猫低身/体,站在了蝙蝠的背上,竟然开始驾驭蝙蝠。

    其他的蝙蝠冲过来,冲着万俟景侯抓过来,万俟景侯双/腿微微用/力,身下的蝙蝠立刻往下一沉,猛地躲开其他蝙蝠的攻势。

    万俟景侯眯了一下眼睛,猛地一窜跳起来,巨大的力道踩在蝙蝠背上,蝙蝠发出一声大吼,一下从天空上坠落下来,“嘭!!!”的一声巨响,直接砸在地上,愣是砸出了一个土坑,把旁边灰白色的大石头给砸碎了。

    砸下来的蝙蝠顿时支离破碎,没有流/血,竟然迸溅了一地的机械碎片!

    万俟景侯一跃而起,手中的吴刀一摆,就听“嗤——”的一声,随时金爷“啊啊啊啊”的大喊声,抓/住金爷的蝙蝠突然松开爪子,金爷一下从天上落下来。

    万俟景侯一手抓/住吴刀的刀柄,一手捏住吴刀的刀尖,突然一卡,吴刀正好卡在了一个蝙蝠的脚上,然后双/腿一绞,就听金爷“嗬——”的一声,万俟景侯的大长/腿正好绞住了金爷的脖子。

    金爷顿时停在半空,已经吓得半死,只剩下“啊啊啊啊——”的喊声了。

    万俟景侯坠着蝙蝠往下落,最后猛地一松手,带着金爷一起摔下来,猛地落在地上。

    金爷发出“嘭!”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一条命已经吓走了半天,而万俟景侯在半空翻了一下很,轻轻巧巧的落在地上,甚至都没有发出声音,吴刀摆了一下,“唰——”的插回腰间。

    戚明夏看的目瞪口呆,这一串动作都太高难度了,虽然万俟景侯做的行云流水,而且无比简单,但是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戚明夏觉得,这已经不是人能做得到了。

    温白羽赶紧迎上去,检/查了一下万俟景侯,说:“受伤没有?”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温白羽更是紧张,说:“哪里受伤了?快包扎一下。”

    万俟景侯则是淡定的把手指伸出来,他的食指上有一个很细很细,很小很小的伤口,似乎只是把表皮割破了,割伤了毛细血管,正有小血珠儿渗出来,转瞬就要愈合了……

    温白羽:“……”

    刚才万俟景侯用手捏住吴刀的刀尖,估计是给划破了,毕竟吴刀实在太锋利了。

    温白羽看着那已经愈合了的小伤口,差点翻白眼。

    万俟景侯则是很坚持,说:“帮我舔舔。”

    温白羽:“……”

    温白羽真想说舔你大/爷啊,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对,幸好自己没说出口。

    万俟景侯的手指已经抬了起来,食指贴在温白羽的嘴唇上来回的揉/搓/着,摸得温白羽的嘴唇直发/麻。

    伤口已经愈合了,都看不见了,但是万俟景侯坚持,最后还是顶开了温白羽的嘴唇,温白羽有些无奈,微微张/开牙关,万俟景侯的手指直接就顶了下来,轻轻/按/压着他的舌/尖,然后手腕一翻,用食指的指肚摩挲着他的上牙堂。

    温白羽差点一下跪在地上,他的上牙堂特别敏/感,每次万俟景侯只要舔那里,温白羽很快就会听话下来,万俟景侯用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温白羽嗓子里立刻发出“唔——”的声音,双/腿一软,有些打哆嗦。

    小戚喝醉了,抱着酒瓶子坐在地上,刚才好几十只蝙蝠俯冲过来,小戚竟然无/动/于/衷,就跟没看见一样,还是坐在地上,晃着腿,睁着自己迷茫的大眼睛。

    这会儿小戚把脸颊靠在酒瓶子上,歪着头看万俟景侯和温白羽的互动,然后“咯咯”笑了起来。

    温白羽:“……”

    温白羽赶紧后退一步,瞪了万俟景侯一眼,挠了挠自己下巴,岔开话题,说:“这些蝙蝠是什么来头?”

    他说着,走过去,其它蝙蝠已经全都跑了,就剩下那个被砸的四分五裂的蝙蝠。

    那个蝙蝠已经碎了,果然不是真的蝙蝠,竟然是机甲做成的,而且蝙蝠的身上套着一层鱼鳞一样的鳞甲,这种蝙蝠并不怕光线,因为它们身上没有惧怕光线的黏/膜。

    温白羽捡起一块鱼鳞,反复的看了看,突然“嗯?”了一声,说:“你们快看,又是这个标记。”

    温白羽把鱼鳞拿过来,指着角落里的那个一张弓,一条鱼的标记给他们看,说:“又是这个,弓鱼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蕉爺腿毛很長很性/感的火箭炮

    谢谢redtears88、蜗、牡丹与肉松、耽入人心、小酉、棠爷、落葉未央、妖若、四月中旬、捺捺捺捺捺、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的地雷

    昨天和前天的20个红包已发(铜雀、G、子楚、包大仁、redtears88、小白哈、lanlingyu、耽入人心、夏天的回忆、棠爷、啾啾~~~~~啾、短短的尾巴、lanlingyu、苏白、青叶遥草、时雨夜微凉、小白哈、檀香扇、ellenruyi、zz攒钱买龙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15章 鬼眼火精墓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