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12章 血尸鬼城7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说:“石碑?”

    慕秋说:“上面写的什么字啊,一个也看不懂。”

    温白羽下意识的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也摇摇头,温白羽则是挑了挑眉,还有万俟景侯不知道的东西。

    唐无庸用铁爪子把石碑上的土全都拨下来,吹了一下,吹干净,其他人围拢过来,那排字被腐蚀的差不多了,石碑还缺了一个角,躺在土地里,看起来是个很老的石碑了,石碑已经被土整体埋住了。

    唐无庸看着上面,说:“这是血月族的文字。”

    他说着,抬头看向了一边的鬼侯,似乎想要验证他到底是不是无虞。

    鬼侯也知道他是什么心思,看了一眼石碑,伸手摸了摸,说:“风化的太严重了,根本看不清楚,这是一个‘城’字,其余的没办法辨识了。”

    众人看向唐无庸,似乎在等着唐无庸给他们揭开谜底,唐无庸这个时候默默的点了点头,说:“他说的没错。”

    石碑上的刻字很难辨认,再加上温白羽根本不认识那些字,就更加无从辨认,疑惑的说:“所以这是地标了?前面有一座城?是不是咱们要找的地方。”

    万俟景侯看着地图说:“看情况应该是,马上要天黑了,咱们速度快点,尽量快些走。”

    众人点了点头,都跟着继续往前走。

    天色越来越昏黄,伴随着昏黄的天色,风沙也越来越大,有一种进入了小沙漠的感觉。

    地上的植被退化了,全都变成风沙土,连枯草都不能生存了,巨大的狂风“呜呜”的吹过来,好像鬼夜哭一样,也不知道是天色真的晚了,还是因为风沙太大,把天都搅混了,四周一片混沌。

    众人全都用胳膊挡住眼睛,根本看不清楚路,这里面最惨的就是老蛇了,老蛇他背上背着一个巨大的棺材,这棺材不仅沉,而且大,非常兜风,老蛇这种健壮的体魄都差点被吹翻过去。

    众人行进了一会儿,老蛇终于说话了,打破了一路上的沉默,说:“呸!这是什么鬼地方,进我一嘴沙子。”

    说着,他又呸了几口唾沫,表情和来的时候一样,又恢复了那种嬉皮笑脸的样子。

    四周一片昏黄,到处都是沙子,河谷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沙丘,但并不是沙漠那种细砂,一踩还会陷进去,这个地方的沙子很薄一层,更像是土,沙子下面是坚实的土地。

    风实在太大了,众人不得已停下来休息,全都围在一起挡风,温白羽捂着嘴,以免风沙进了嘴里,说:“这么大的风沙,眼睛都要吹瞎了,咱们也没有防风镜,到处都是昏黄,连方向都分辨不出来,要怎么走啊。”

    慕秋倒是抓到了“重点”,好奇的说:“防风镜是什么啊?”

    温白羽:“……”

    慕秋又说:“听起来好像很有意思。”

    温白羽想要翻白眼,但是怕沙子吹进来,只好默不作声了,慕秋真是抓了一手好重点,重点明明应该是要怎么走!

    万俟景侯让唐无庸把地图收好,以免被大风吹走了,众人圈在一起,躲着风站了一会儿,感觉这种风一时半会儿走不了,实在苦恼。

    老蛇“咚!!”的一声将棺材放在地上,然后往上一坐,说:“呸,这他娘的鬼地方,真要人命,我看马上天就黑了,咱们肯定也不能在这里扎帐篷。”

    他正说着,温白羽突然“嗯?”了一声,看向老蛇的棺材。

    老蛇说:“怎么了?不是我的棺材裂了吧?”

    温白羽摇摇手,然后蹲下来,就蹲在老蛇的棺材旁边,然后说:“把你棺材搬开一点。”

    老蛇:“……”

    老蛇这才知道原来温白羽看的不是自己的棺材,只好任劳任怨的把棺材搬开了一些。

    棺材一般开,众人就看到棺材下面的沙土被压出了一个坑,因为棺材实在太沉了,而且老蛇把棺材猛地卸下来,冲击力是不小的,一下就把地上的沙土全都磕开了。

    温白羽看着沙土下面的一层岩石,有些惊讶,说:“你们来看,沙土下面竟然是这种岩石板?好像还有花纹?”

    他说着,双手在沙土上蹭着,把沙土全都拨开,露出下面更多的岩石板来。

    众人立刻凑过来,往温白羽指的地方去看,果然是岩石板,这种带着花纹的岩板扑在地上,好像是人工修葺的,就跟地板似的,而且花纹非常精美。

    众人怔了一下,万俟景侯突然又开始伸手拨地上的沙土,他拨开了自己脚边的一片,发现也是这种人工的岩板,其他人也学着他的动作拨开脚边的沙土,发现地上全是这种岩板。

    岩板一直蔓延开,这个地方整体都是岩板铺路,每一寸都刻画着精致的花纹,这种花纹非常有特色,是血月族的标志。

    众人有些吃惊,温白羽说:“咱们或许……已经站在那座城里了。”

    因为这里风沙太大,积年累月下来,风沙将岩板覆盖,所以才成了现在这样,众人转头看向四周,四周一片空旷,如果这里真有一座古城,那么很可能也是已经被风沙掩埋的无人遗迹了,不然如果有人的话,也不可能任由风沙把古城给掩埋掉。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我倒是有个疑问,这里的岩画这么漂亮,为什么突然被丢弃了?”

    唐无庸摇头说:“按理来说,这里血月族的特色很明显,应该是我们族人的一处城池,但是我从来没来过这里,也不知道这里有座城池。”

    他说着,看向鬼侯,鬼侯也摇了摇头,似乎对这座被风沙掩埋掉的古城也没有印象。

    天色终于黑透了,大家从行李包里拿出蓝色的灯点上,风沙似乎小了一些,没有刚才那么疯狂了,虽然还是很吹脸,但是不至于寸步难行。

    万俟景侯说:“咱们在周围看一下,地图上的位置离这里不远了,如果找不到,今天晚上先在这里扎营。”

    众人点了点头,然后都提着灯随着万俟景侯往前走,天色黑下来,天空是漆黑的颜色,而土地是昏黄的颜色,遥远的天际黑和黄连在一起,渲染出一片沧桑的景象,这地方一马平川,虽然壮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异常的悲凉。

    或许是温白羽的一种错觉,他总觉得,他们正接近着什么,无限的接近,或许就在他们的脚下……

    众人往前走了很长时间,因为四周都是一样的黄土地,所以就像在原地踏步一样,这种没有墙,根本没有空间局限的鬼打墙,似乎才是最可怕的。

    众人都有些累了,最主要是心里承受不住,站在原地休息,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感觉这大冷天的出汗,还能和风里的土一起攉沙子,这感觉真是太不好了。

    温白羽站在原地,低头迷茫的看着地面,用鞋底轻轻蹭着地上的小土包,一点一点踢着地上的土。

    大家休息了一会儿,温白羽一直在重复着踢土的动作,似乎是太无聊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哎”了一声,众人吓了一跳,因为四周都是死一般的寂静,温白羽突然发出一声惊叹声,众人的目光“唰!”的一下聚拢过来。

    老蛇见温白羽惊讶的盯着地上的小土包,说:“不会是土狗子拱出来的小土包吧?”

    温白羽摇手说:“不是,这好像……好像是个坟头?”

    众人一阵吃惊,都感觉后背有些凉意,赶紧低下头来去看那个小土包。

    其他地方的沙土都不算太厚,拨几下就出现了岩板,而温白羽刚才踢的小土包,踢了好几下都没有岩板,温白羽本身在奇怪,不过还以为这个小土包是风沙堆积的太多。

    再加上温白羽刚才实在无聊,就使劲的踢了两下,结果土包下面露出了一样东西。

    一截手指骨……

    万俟景侯伸手拦住他们,然后将吴刀摘下来,小心翼翼的拨开那个土包,土包的土被翻开了,那截手指骨露出了全貌,竟然是血红色的,手指骨已经**了很多,但是上面的手掌竟然还有皮肉,皮肉是血红色的,上面长着桃花瓣一样的红色花斑。

    温白羽发出“嗬——”的一声,说:“血尸?”

    众人屏住呼吸,全都警戒起来,等着万俟景侯将土包完全翻开,渐渐的,随着吴刀翻土发出“沙……沙……”的声音,土包下面的尸体终于露出来了。

    就如同温白羽说的……

    这是一座坟头!

    坟头里埋葬的竟然一具血尸!

    血尸一动不动,似乎已经伏尸了,他身上全是虫蚁,爬满了各种虫蚁,身边也散落着一堆已经死掉的虫蚁,那些死掉的虫蚁仿佛被酸腐蚀过一样,还流出大量的红水,红水已经干涸了,将土地阴得深了一部分。

    那些虫蚁应该是被血尸毒死的,它们吃了血尸的尸体,也中了血尸毒,最后被毒死了,然而就算这样,也有前仆后继的虫蚁继续啃咬它的尸体。

    不只是嘶手指骨,血尸的脸,有大一半的地方全都只剩下骨头了,其他地方斑斑驳驳,有肉的地方就是血斑,这幅样子看起来异常可怕!

    温白羽惊讶的说:“这是怎么回事?”

    万俟景侯又翻了两下土,说:“还有墓碑。”

    他说着,轻轻用吴刀戳了两下旁边的石块,发出“空空”的声音。

    旁边的墓碑已经倒塌了,而且只有十厘米大小,看起来很小,非常简陋,好像是随便找了一块石头刻了字,戳在旁边。

    “这里也有。”

    鬼侯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众人赶紧跑过去,就看到他站在大家十步以为的地方,那一身白色的衣服在黑暗中非常显眼,他的脚边也有一个土包,土包被翻开了,里面同样有一具血尸,血尸身上也爬满了虫蚁,和刚才一模一样。

    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么这具尸体是个孩子,身体还没有张开,大约也就五六岁的样子。

    温白羽更加诧异,看着那具身体还没张开的尸骨,顿时觉得心里有些毛骨悚然,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众人不约而同的都看向自己的脚下,这片地似乎有些不平坦,就像脸上长出来的疙瘩,一块一块的凸起。

    温白羽突然意识到,在他们的脚下,似乎掩藏着更多的东西。

    温白羽突然眯了眯眼睛,说:“我觉得咱们今天晚上的工程很大。”

    其他人也点了点头,然后不需要谁说话,全都把行李摘下来,堆放在一起,从里面掏出带来的铲子,开始在地上挖土。

    温白羽把双手的袖子全都卷起来,然后开始在地上挖土,这片地上有无数的“小疙瘩”,温白羽随便找了一个小疙瘩,一铲子挖下去,就听到“空!”的一声,似乎敲击到了什么,用铲子刮着土,将那东西刮出来,发现竟然是一块墓碑,已经被温白羽敲断了。

    温白羽在旁边挖了两下,真的有挖出来一具血尸。

    随即旁边传来抽气声,此起彼伏的,似乎证实了众人的想法,其他人也挖出来了尸体,而且全都是血尸,有成年人,有孩子,还有老人,最小的孩子恐怕还没有一岁,尸体才那么小一点。

    众人周围的土地被挖得千疮百孔,温白羽惊讶的看着四周,这片苍凉的黄土地,竟然是一座坟场吗?

    无数的坟头,成百上千,就在他们的脚下,埋葬着一具具血尸,他们的形态很痛苦,大多数都是蜷缩在一起,死的时候一定很痛苦绝望,才会成这种防伪的动作。

    温白羽脑子里不断的闪烁着,似乎想要思考,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就在温白羽怔愣的时候,万俟景侯冲他们说:“这里有暗道。”

    暗道?

    所有人全都跑过去,就看到万俟景侯似乎挖到了别的东西,是一块方形的石板,温白羽觉得这个东西其实类似于井盖。

    只不过这个“井盖”上没有排水和排气的眼而已。

    万俟景侯握紧吴刀,猛地往里一插,一下将吴刀送到了方形的石板下面,随即往下一压,“咔嚓!”一声巨响,方形石板一下被挑了起来。

    万俟景侯猛地用力,石板一下被挑飞,“嘭!”一声落在旁边。

    温白羽往下一看,果然是一条暗道,下面还有石头的阶梯通下去,一股异味从下面弥漫上来,有些潮湿,还有**的气味。

    温白羽提起蓝色的灯,伸手进暗道里照了照,但是里面太深了,根本照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从表面来看,这下面肯定不是一个墓葬,好像类似防空洞似的地方。

    唐无庸按着地图,借着蓝色的灯光看了看,突然伸手点了点地图,说:“应该就是这里了,咱们找对了。”

    众人顿时全都兴奋起来,精神一下就亢奋了,慕秋说:“那还等什么,咱们快下去。”

    众人回去把行李全都背上,然后拿出照明的工具来,依次顺着暗道往下走。

    暗道先是垂直往下,石阶很陡,垂直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出现了平行于底面的隧道。

    隧道的周围堆满了各种坛子,坛子的口打开,里面却是空的,不难看出来应该是装水和食物的坛子,坛子边上还有一些食物的残渣,已经完全风化了,变得一团漆黑。

    温白羽照着四周,说:“这地方是储存食物的地窖吗?”

    老蛇说:“如果只是储存食物的地方,为什么费那么大劲画在地图上?里面肯定有东西。”

    众人都觉得老蛇虽然说的很粗鲁,但是想法是正确的,这个地窖看起来很神秘。

    但是这么神秘的地方,竟然如此简陋,旁边是用破石头堆砌的,石头都没有开凿整齐,随便的堆砌成隧道的样子,就好像是农户人家腌大白菜的地窖似的。

    隧道并不是很长,前面突然开阔了,他们终于走进了真正的地窖里,这个地方应该是堆放粮食或者物资的地方,角落放了几个已经烂掉的箱子。

    而地窖的正中间,放了一口黑木棺材。

    这口棺材摆放在地窖里,非常的格格不入,就仿佛在办公室里摆了一口棺材一样奇怪。

    除了这口棺材,还有奇怪的地方,地窖的墙上,写了很多字,是刻上去的,字迹很凌乱,圆形的地窖,整整一圈都刻着这些让人看不懂的字。

    但是因为地窖是密封的,所以字迹非常清晰,并没有风化,也没有被腐蚀。

    温白羽说:“这也是血月族的文字?”

    唐无庸大体浏览了一下上面的文字,露出惊诧和震惊的表情,睁大了眼睛,随即才点了点头。

    鬼侯也同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还有那份震惊,让一向没有喜怒哀乐的鬼侯都如此震惊。

    老蛇终于忍不住说:“上面写的什么,你们倒是说啊,我们可看不懂。”

    鬼侯的目光转向黑木棺材,淡淡的说:“这上面,记录了我们的祖先,还有这座鬼城的故事。”

    鬼城……

    成千上万的坟包就在他们四周,温白羽觉得,叫鬼城一点儿也不夸张,真是名副其实。

    鬼侯开始讲解墙壁上的文字,这是一个血月族都不愿意提起的往事,也是封印那些禁术的缘由。

    人并非天神,但是他们拥有自己的聪明才智,可以改造自己的命运,甚至改造上天,人类的死亡冲动造就了他们对命运的抗争。

    这个部族,可以说是人类之中的佼佼者,因为他们生来聪明,大量的智慧让他们研究出来很多机关,用于战争,用于生活,用于不同领域。

    他们甚至利用尸体,虽然不能让尸体复活,但是死了的人也可以被利用,这就是血尸将。

    但是智慧也有失控的时候,血尸将的病毒开始传播,整座古城,变成一座血尸鬼城,大量的血月族逃向其他部族,剩下的族人寥寥无几。

    族里最后决定迁移,带领没有血尸毒的族人迁移,而中毒的人,则被遗弃在这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不能让整个部族全都陪葬在这里。

    族长带领部族迁移了,剩下了中毒的族人,还有一个长老自愿留了下来。

    长老并没有中血尸毒,但是他留了下来,和族长做了一个约定,三年之后,不管族长带领他的部族迁移到了哪里,都要回来一趟。

    在这三年里,长老要留在鬼城中,研究出血尸毒的解药。

    这些文字就是这个长老雕刻在这里的,是三年里的点点滴滴,试药的全部精力,用过什么药,失败了什么药,意外的研制出了什么药,但是一切都对血尸毒无效。

    短短的一年之后,长老也感染了血尸毒,外面的族人已经疯狂了,他们互相肆虐了,长老把自己关在地窖里,没日没夜的研究,既然自己已经感染了血尸毒,也正好可以用自己试药。

    ——三年来日月交替,我却终年不见阳光,我以为自己根本做不到,就在放弃之前,我竟然做到了,然而我却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怪物。在剩下的时间里我思考了很多,也一直非常痛苦,在我挖掉自己的眼睛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个世间反而清明了,我们为什么没有把自己的聪慧用在顶天立地上,反而用在了一手遮天上?或许在你履行约定来见我的时候,我已经在地狱中,和我的族人见面了……

    众人吃惊的看着这满墙的文字,有很多字已经在血月族失传了,或许就是因为这次巨大的动荡,让血月族的文字也随之流失了,但是并不难让众人理解其中的意思。

    温白羽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地窖外面有那么多的坟包,成千上万,那全都是血月族的族人,或许是当时的族长在三年之后又回来了,把这些族人埋葬起来。

    眼前这个黑木棺材,或许也是族长制备的,看起来很简陋,或许是猝不及防,里面躺着的,应该就是那个研究出血尸毒解药的长老。

    老蛇说:“难道解药的方法在棺材里?”

    墙面上只是记录了点点滴滴,还有很多失败的方法,但是并没有解药的真正方法,或许是陪葬进了棺材里。

    万俟景侯走过去,手中握着吴刀,在棺材上轻轻摸了两下,发现棺材竟然没有封钉,也没有卡头,似乎并没有封上,盖子是需放在上面的。

    万俟景侯伸手一推,棺材板子就“嘭!”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嗬——!”

    众人喘了一口粗气,棺材里的尸体异常的扭曲,他的身体没有被虫蚁啃过,身体还保存得非常完整,或许血尸毒本身就有一种振幅的作用,所以尸体并没有**,但是透露出一股酸水的味道,非常难闻。

    尸体整个呈鲜红色,身上斑斑驳驳全是血斑,桃花瓣的血斑连成一片,没有一块好的皮肤,全都腐烂了,在皮肉上炸出一个个血花,他的骨骼扭曲了,脸上都是伤疤,那些伤疤非常钝,应该是指甲抓出来的,眼眶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完全看不出来面容。

    这样一个人,就静静的躺在棺材里,他的右手握着一张皮,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字,应该就是血尸毒的解药。

    我却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怪物……

    温白羽突然明白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尸体扭曲成这个样子,生前必然是痛苦的。

    老蛇惊讶的说:“看他手里!果然是了吧?”

    鬼侯伸出手来,刚刚伸进棺材里,就听到“咯咯咯咯咯”的声音,轻微的声音,从棺材里传出来。

    “当心!!”

    老蛇大喊一声,猛地冲过去,一把抓住鬼侯的肩膀,鬼侯也猛地缩手,但是反应还是慢了一些,手背“唰——”的被挠了一把,立刻留下了一个血口子,皮肉翻起来,伤口很深,从伤口附近蔓延开一片血斑。

    老蛇抓着鬼侯往后退,众人全都警戒起来,谁也没想到棺材里的尸体竟然起尸了!

    “叮铃——”

    “叮铃——叮铃——”

    “叮——”

    摄魂金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似乎就在地窖口的位置,竟然离他们很近,棺材里的人身上斑驳,虽然已经死透了,但是他身上还有血尸毒,竟然被摄魂金铃控制了,一下就起尸了。

    铃铛的声音,众人转头往外看,就看到那个戴着银面具的镜像长老慢慢走了进来,笑着说:“现成的血尸,我还真是幸运,你们和这个赝品,一起去陪葬吧!”

    鬼侯猛地伸手,手腕一抖,就听到“嗖——”的一声,白色的带子从袖子里一下飞出去,猛的一下卷过去。

    镜像长老向后一跃,与此同时晃动手腕,他手上和脚腕上的铃铛突然发出刺耳的金鸣声,就听到“咯咯咯咯咯”的声音不绝于耳。

    万俟景侯脸色一沉,说:“不好,外面的血尸要起尸了。”

    温白羽感觉头皮发麻,脑袋都要炸了,外面血尸那么多,如果全都被镜像控制了,那他们岂不是要变成瓮中捉鳖了?而且还是被捉的。

    温白羽虽然服了克制的药粉,但是那铃声实在太刺耳了,让他胸腹中有一股蠢蠢欲动的暴躁,似乎要突破胸腔,想要寻找发泄的出口。

    “咯咯咯……”

    “咯咯!”

    “咯咯咯咯咯!!”

    外面的血尸疯了一样破土而出,然后追随着铃声,从暗门拥挤的涌下来,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身后还有一个血尸长老。

    长老的手里握着那块皮,就在这个时候,长老忽然举起自己的手来,张开嘴巴,扭曲手掌捏着那块皮,然后将皮塞进了自己嘴里,“咕咚!”一声,吞咽了下去。

    温白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说:“糟糕了!他给吃了!”

    无数的血尸扑过来,腥臭的酸水味道扑面而来,众人被困在狭窄的地窖里。

    温白羽抽出凤骨匕首,万俟景侯将吴刀“咔”的一声甩长,其他人全都站在旁边,血尸疯了一样扑过来,一瞬间场面混乱起来。

    镜像的无虞晃了晃铃铛,血尸长老呆滞的走了过去,温白羽想要去追,但是身边的血尸实在太多,根本来越不过去。

    眼看着镜像的无虞就要带着血尸长老走出地窖,狭窄的地窖里突然猛地变出九个小五,“唰——”的一下一字排开,九个小五眼睛全是血红色的,血尸冲过来,方清心里一紧,小五手上根本没有兵器,却在这个时候,九个小五同时变出烛龙的尾巴,巨大的尾巴“啪!”的一甩,上面倒钩将冲过来的血尸勾起来横扫出去。

    “轰隆——!!!”一声巨响,地窖震得都要坍塌了一下。

    万俟景侯立刻伸手抓住温白羽,说:“咱们追!”

    温白羽回头看了一眼小五,不过小五的样子似乎还绰绰有余,再加上还有黑羽毛他们,应该完全没有问题。

    温白羽跟着万俟景侯快速的往上跑,他们上了地窖,周围一片黑暗,根本看不见镜像无虞的影子,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温白羽刚要说话,万俟景侯突然把食指压在嘴唇上,让温白羽不要出声,他捏住温白羽的手腕,打了一个手势,两个人猫腰往前快速的走。

    动作都非常轻,走了几步之后,两个人掩藏在土包之后,就看到黑暗的地方站着几个人影。

    黑色的人影,因为没有光线,根本看不清楚是谁。

    其中一个声音是那个镜像的无虞,他笑着说:“师父,血尸的解药就在这里了,您打算怎么办?”

    温白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向万俟景侯。

    师父?

    什么师父?

    无虞的师父吗?

    那岂不就是唐无庸的上一代族长,抓了慕秋剥了龙鳞的那个长老,还有镜像出无虞的赝品,将无虞活活闷在棺材里的那个族长?

    一个苍老的声音笑着说:“血尸将不需要解药,毁掉它以绝后患吧。另外那个叫温白羽的,竟然是一只凤凰,把他带来,咱们的血尸将,还差一个尸王。”

    镜像的无虞笑着说:“放心吧师父,温白羽已经中了血尸毒,但是都是那个该死的赝品,他似乎研制出了克制的药,不然的话,温白羽早就成了血尸。”

    温白羽听到他们竟然还提起了自己,那边三个黑影,一个是镜像的无虞,一个是血尸长老,另外一个恐怕就是鬼侯提到的师父了。

    温白羽正在仔细听,就听到旁边的呼吸声突然紊乱了起来。

    温白羽诧异的回头,就看到万俟景侯一双黑色的眼睛竟然变成了血红色!

    温白羽心里震惊的不行,因为现在的万俟景侯还不是烛龙,他的身体没有火精,也没有烛龙的肉身,所以身体才会这样冰冷,而此时万俟景侯,眼睛竟然变成了血红色。

    万俟景侯的脸色非常阴森,眼睛是红宝石一样的血色,散发着宝石的火彩,仿佛里面有火焰在跳跃着,他的呼吸粗重,浑身充斥着一股暴怒的嗜杀,好像是一只从地下爬出来的恶鬼。

    温白羽抓住万俟景侯的手,他不敢出声,但是万俟景侯仿佛看不见他,全身都在抖动着,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暴怒。

    万俟景侯嘴里突然发出“嗬——嗬——”的粗重声音,然后中邪了一般说着:“剥皮……剥皮……是他!”

    温白羽根本没听懂,但是下一刻万俟景侯已经一下挥开他的手,猛地从土包后面一下窜了出去,黑色的吴刀在空中猛地一挥,发出一道银色的亮光,“唰——”的一声打过去。

    黑影一下退开,镜像的无虞根本没有来得及退开,猛地被打倒在地上,发出“啊!”的一声大喊。

    温白羽见万俟景侯突然冲出去,立刻也冲过去帮忙,万俟景侯完全无视了镜像的无虞,向前继续冲,吴刀猛烈的挥动,就听到“当当!!”两声,似乎是金属的声音,瞬间黑暗中激起一阵火光。

    “咚!!”的一声,万俟景侯猛地一腿踹过去,大长腿的弹力非常足,发狠一踹,那黑影一下被踹出去,“嘭!”的砸在地上,砸塌了一个坟包,把里面的血尸都砸了出来。

    那黑影倒在地上,捂着自己胸口咳血,身后被控制的血尸长老突然暴起,猛地去抓万俟景侯后背,万俟景侯眼睛通红,只是注视着地上的黑影,根本就不去看自己后背。

    嘴里阴霾的说:“是你……是你……”

    潮水一般的记忆突然涌进来,那是不属于襄王的,在他成为襄王之前的记忆。

    万俟景侯一直很疑惑,为什么自己的烛龙肉身还有火精会和身体分开。

    当年慕秋撞裂了高山逃走,族长用了另外一条烛龙的鳞片来做机关匣子,而这条烛龙……

    温白羽大喊了一声:“当心!”

    但是万俟景侯根本听不见似的,温白羽快速的冲过去,眼看就要来不及了,如果万俟景侯也被血尸抓了,那么肯定会感染血尸毒。

    温白羽身体猛的往前一窜,突然间白色的光芒一闪,瞬间变成了巨大的鸿鹄,飞快的向前掠去,瞬间将血尸从地上兜起来,展翅跃上了高空。

    巨大的风席卷而来,带起无限的沙土,万俟景侯猛地眯了一下眼睛,眼前巨大的鸿鹄掠过,让他的意识突然有些清醒,从巨大的暴怒中醒了过来。

    万俟景侯握紧手中的吴刀,对着那黑影,冷笑着说:“该到咱们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那苍老的声音呵呵笑起来,说:“是吗?我倒觉得未必……”

    他说着,万俟景侯就听到“叮铛叮铛——”的声音,那边镜像的无虞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忽然开始摇动自己的铃铛。

    就听到漆黑的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高亢的鸟鸣,随即是一个白影突然从空中掉下来。

    是温白羽!

    温白羽已经从鸿鹄的形态变回了人影,他似乎失去了意识,□□着身体从高空坠落下来,身上有很多血迹,桃花瓣一样的血斑在身上蔓延着,万俟景侯注意到温白羽的脖子上竟然插着一根树枝一样粗细的桃木锥子。

    “白羽!”

    万俟景侯立刻折返回去,猛地跃起,一把接住落下来的温白羽,温白羽身体冰凉,血斑的颜色很重,在白皙的身体上开起了一朵朵娇艳的桃花。

    温白羽双目紧闭,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跃而起,猛地一脚踹在万俟景侯胸口,万俟景侯没有防备,一下被踹的后退半步,温白羽这个时候又跟上一脚,猛地再次踹过来。

    万俟景侯吴刀快速的一转,横在胸前猛地一挡,手上用力一震。

    温白羽发出“嗬——”的一声,向后滚去,摔在地上。

    万俟景侯吃了一惊,快速的上前,他刚走了一步,摔在地上的温白羽突然一跃而起,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里一片呆滞,红宝石一样的眼睛跳动着火彩,冰冷的凝视着万俟景侯。

    这个时候身后的黑影慢慢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他嘴里发出“嗬嗬”的笑声,伸手轻轻抚摸着温白羽被插着桃木锥子的脖颈,树皮一样的手指轻轻沾了沾温白羽身上的鲜血,放嘴嘴边舔了舔,咬这牙根笑着说:“真是好香,凤凰血果然不同凡响。”

    温白羽神情麻木,似乎失去了意识,眼睛里闪烁着火焰,却一片呆滞,全身被暴怒席卷着,露出极大的焦躁和嗜杀的情绪,双眼紧紧盯着万俟景侯。

    他全身光裸着,在昏黄的夜色里,鲜血顺着脖子往下流,“滴答……滴答……”的滴落在沙土上。

    那黑影狞笑着,伸手抬起温白羽的下巴,说:“咱们送这个半死不活的烛龙,彻底的万劫不复,你说怎么样?”

    温白羽眼神还是麻木,根本没有反应,随着黑影的动作轻轻抬起下巴,眼睛还是始终注视着万俟景侯,里面有火光中在跳动着,巨大的嗜血吞噬着他的思维,而跳动的眼神中,露出一抹痛苦的挣扎……

    万俟景侯眯起血红的眼睛,手中的吴刀一转,左手猛地一张,地上掉落的凤骨匕首“嗖——”的一声飞进他的手中。

    万俟景侯的脸色是从所未有的阴霾,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声,眼睛中红色的光芒一闪,瞬间就看见昏黄的夜色中,一个万俟景侯已经突然变成了一排,竟然就像花眼了一样。

    九个万俟景侯一字排开,相同的黑色衣袍在夜风中发出咧咧的响声。

    万俟景侯声音低沉沙哑,带着极度的冷漠和杀意,相同的嗓音叠在一起,说:“就算是万劫不复,也是我和白羽的事情,你算什么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四月中旬的手榴弹

    谢谢小妮子、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捺捺捺捺捺、叶叶、妖若、有仓鼠的瓜子的地雷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有仓鼠的瓜子、芒果树上种蘑菇、姬西亚、会飞的猪、檀香扇、lanlingyu、桃夭不妖、枕河、小妮子、sanfen)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12章 血尸鬼城7》,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