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05章 水下孤城10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我的朋友……”

    “你和烛龙做朋友?他们性/情残/暴,嗜杀成性,你看到寨子的样子了吗,这就是烛龙!”

    “小秋的性/情根本不残/暴,如果不是你们剔他的龙鳞,挖他的眼睛,怎么会害的寨子被水淹没?”

    “无庸!我告诉你,烛龙是天神,而我们是贱民!你永远别想和天神做朋友,因为你天生贱/人一等,除非你有足够的能力改变你的贱命!”

    唐无庸定定的看着慕秋,他脑子里似乎回想起族长和他说过的话。

    唐无庸忍着胳膊上的巨痛,往前走了两步,伸出完好的那只手,慢慢抬起来,似乎是想去触/摸慕秋的脸颊。

    “啪!”的一声,慕秋毫不犹豫的将他的手打下来,唐无庸的手背上顿时多了一个灼烧的印记。

    慕秋后退了一步,脸色非常狰狞,似乎是不喜欢别人碰他的脸,那里有他的逆鳞。

    唐无庸说:“小秋……我没骗过你,我不知道族人要抓你,如果当时……”

    慕秋冷笑着打断他的话,说:“说吧,说吧!反正你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血月族站在这里的人还有多少?你想怎么编就怎么编!”

    慕秋说着,声音变得嘶声力竭,大吼着:“你这个骗子!”

    唐无庸看着他变形的脸孔,心中一阵刺痛,猛地冲上去,用完好的左臂一把抱住慕秋,慕秋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突然冲上来,跟不要命一样。

    慕秋忽然想起,那有限的时日里,他盘在树枝上晒太阳,唐无庸就坐在他的旁边,让慕秋把头放在他腿上,给慕秋讲着寨子里的事情,有高兴的,也有烦心的。

    慕秋当时很羡慕,觉得有很多同伴是件好事,总比烛龙要强,毕竟烛龙已经要灭绝了,慕秋从来没见过同伴是什么样子的。

    唐无庸虽然冷漠,但是给他讲故事的时候,态度很温柔,慕秋觉得,他就像要进入隆冬之前,那抹阳光一样,很温暖,要比烛龙的体温柔和的多。

    然后这一切都是骗/局,慕秋吃了唐无庸给他带来的饭菜之后就晕倒了,醒来之后只有无边的痛苦,他并不知道唐无庸不知情,还以为这是唐无庸给他设好的“捕兽钳”,再加上那个族长说了一句“无庸做得好”,慕秋就更是深信不疑。

    在他心里,唐无庸是个骗子,他怎么可能再相信他的话。

    慕秋站着没动,全身都在颤/抖,单薄的少年身/体不断的战栗着,牙齿发出“得得得”的声音,身为师徒的时候,虽然唐无庸很冷漠,但是亲/昵的动作没少做,最近两个人的关系更是升温,也算是亲/密无间了。

    然而在一切剖开丑陋的表层之后,慕秋竟然觉得这种拥/抱的举动让他痛彻心扉。

    慕秋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在众人的预料中将唐无庸打开,而是轻笑了一声,任由唐无庸抱着,随即笑着说:“我有点改变主意了……我只是不断的想着,在计划成功之后,就杀了你……”

    他说着,方清又要挣扎着起来,小五捏住他的肩膀,在他后背拍了两下,示意他没事。

    慕秋又说:“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着……”

    他说着,就听到唐无庸突然发出“嗬——”的一声,身/体猛地向后退了两步,众人就看到“噗”的一阵血花,随即慕秋也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他的爪子上全是鲜血,还滴答着鲜红的液/体,怒目注视着唐无庸。

    唐无庸捂住自己的腹部,猛地后退两步,身/体一晃,差点跌倒在地上,满头都是冷汗,他的腹部几乎被慕秋开了一个洞,他伸手捂住伤口,目光仍然注视着慕秋。

    慕秋快速的往后退,已经退到了水池旁边,挑/起嘴角,说:“像我一样,生不如死的活着……”

    他说着,突然发出“噗通”一声,竟然直接跳进了水中。

    “小秋!”

    唐无庸喊了一声,想要伸手去拽他,但是失血让他反应慢了些,慕秋已经跳入了水中,猛地变成烛龙的造型,那是一条小烛龙,体态并不是很大,在巨大的水池中显露了原型。

    他双层的鳞片已经只剩下一层,好多地方连一层鳞片都没有了,身上斑斑驳驳的,漂亮的右眼只剩下一个窟窿,锋利的倒钩尾巴也被拔掉了,看起来狰狞丑陋。

    那条小烛龙甩了一下尾巴,快速的在水池里激起一片水花,突然就消失了。

    唐无庸追上去,伸手扶着水池,往下使劲看,但是怎么也看不到慕秋的影子的,水池里一下就平息下来,什么都没有。

    唐无庸发出一声低吼,“嘭”的一下跪倒在地上。

    方清终于忍不住了,从地上挣扎着起来,喊了一声:“师父!”

    唐无庸流/血很多,他只是捂着伤口,眼睛死水一般看着眼前的水池,但是捕捉不到慕秋的身影。

    温白羽赶紧跑过来,看了一眼唐无庸的伤口,唐无庸喘着粗气,双眼有些无神,嘴唇颤/抖了一下,说:“暮秋……”

    方清撑着疲惫的身/体跑过来,说:“师父,先止血吧!”

    他说着,转头看向小五,说:“你快帮帮我师父,再流/血就没命了。”

    小五这个时候显得不紧不慢的,笑眯眯的看着方清,半低下头来,轻声说:“你亲/亲我,我就给他止血。”

    温白羽:“……”

    这无/耻又苏的话,怎么感觉似曾相识,温白羽忍不住望天,又看向旁边的万俟景侯,真的是父子啊,一点好都不学,这个学的倒是快。

    方清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说:“为什么要亲你啊?”

    小五只是笑着,指了指唐无庸,伤口的血流的很多,唐无庸的腹部和手臂都在流/血,这么多伤口让他的脸色瞬间惨白了。

    方清看的心惊肉跳,说:“好好好!你快帮我师父止血啊!”

    小五一听,笑容顿时扩大了,走过去半蹲在唐无庸面前,伸手按在他的伤口上,只见他手掌中散发出红光,唐无庸腹部的伤口顿时愈合了。

    其实他腹部的伤口看起来狰狞,但是并不深,只是破了一大块皮,愈合起来也不麻烦,胳膊的伤口虽然能愈合,但是小五不会机/关术,装铁爪子的事情还是要唐无庸自己来。

    万俟景侯在旁边走了几步,围着那个巨大的方形水池绕了一圈,说:“这水底应该有通道。”

    唐六爷说:“那还等什么?”

    他说着,就让打水先下去看看,探探路,是不是真的有通道。

    其他人在上面等,正好等一下唐无庸的伤口愈合。

    小五将唐无庸的伤口愈合了,转身走回方清旁边,方清想要去看唐无庸的伤势,被小五拉住了,说:“你的伤还没有好,坐下休息。”

    方清现在身/体虚弱,根本拗不过小五的手劲,被他一拽就坐在了地上,一坐下来感觉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小五笑着看向方清,没有说话,只是用他修/长的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方清:“……”

    方清脸上一红,就连旁边的温白羽都看不下去了,这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啊。

    万俟景侯倒是淡定,毕竟这种事情他以前常做,小五是得了真传了。

    方清抿了抿嘴唇,说:“亲脸上不可以吗?”

    小五很正义的摇头,说:“不可以。”

    方清感觉太阳穴直蹦,如果能力足够的话,他真的很像把小五的脑袋打出一个枣来,但是他好像打不过小五,更别说现在极度虚弱的时候。

    方清闭上了眼睛,一脸英勇就义的模样,狠狠吸了一口气,发狠的撞向小五的嘴唇。

    小五被他英勇的磕了一下,这根本不叫亲,更别提吻了,嘴唇磕的一下就红了,有点充/血的胀,估计差一点就破了。

    方清撞了一下,疼的“嘶——”了一声,刚松了一口气要退开,结果小五一把抓/住他的后脖子,轻轻的揉/捏着,另一手托住他的腰,快速的贴上去,含/住了方清的嘴唇。

    “嗬——”

    方清发出一声抽气声,肯定是被吓得,小五的吻很激烈,两个人嘴唇贴在一起,都迫不及待的重重摩擦起来,方清不自主的张/开了嘴唇,下意识的把舌/头翘/起来,任由小五火/热的舌/头去纠缠他敏/感的舌根。

    “方清……”

    两个人的亲/吻非常激烈,好像干渴了多时的鱼,方清紧紧/抓/住他的后背,另外一手绕过他的脖子,也学着小五的样子,轻轻摸索着小五的脖颈。

    小五发出一声低沉的粗喘声,方清吓了一跳,感觉到对方的攻势更加猛烈了,方清舌/头已经酸了,嘴唇都充/血了,有点承受不住,呼吸变得粗重起来,来不及拖延的唾液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温白羽赶紧像没看到一样转过头去,盯着水池说:“啊……下去的人怎么还没上来?”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伸手搂住温白羽的腰,轻轻的拍了一下,温白羽立刻蹦了一下,“啊!”了一下,说:“干什么啊!”

    万俟景侯耸了耸肩,样子很无辜的说:“什么也没干,等回去再干。”

    温白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万俟景侯把“干”这个字咬的特别重,顿时脸上就红了。

    方清本身长得就漂亮,有种雌雄莫辩的感觉,此时长发凌/乱,脖子上都是热汗,黑色的头发贴在汗湿的脖子上,脸上轻微的潮/红,连耳朵根都红了,嘴唇带着莹润的水色,稍稍红肿,整个人看起来竟有一丝妩媚的感觉。

    小五眯了眯眼睛,他火红色的眼睛里似乎要闪烁起火焰,手顺着方清的衣服要摸进去,呼吸无比粗重,埋首在方清的脖子上,深深的吸气,急躁的说:“方清……方清……”

    方清听着他的声音,耳朵里“咚咚”的响,身/体已经完全软/了,如果小五要在这里做的话,对于方清这个毫无经验的人来说,根本没办法拒绝,毕竟他已经被吻的没有力气了。

    方清眼神有些迷茫,望着一脸疯狂占有欲的小五,第一次感觉心里有些颤/抖,他稍微夹/紧双/腿,张了张嘴。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噗——”的一声,小五黑色的袍子突然从空中落了下来,方清“哎!”了一声,就看到一个肉肉的小宝宝也随着黑袍子掉下来,“咚!”的砸在他身上,差点把方清给砸死了。

    方清瞬间就懵了!

    掉在他身上的黑袍子动了两下,从里面钻出一个粉/嫩/嫩的小宝宝,肉肉的腮帮子鼓着,一手撩着黑袍子,还冲方清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方清:“……”

    温白羽没忍住,顿时笑了出来,笑的他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小五则是睁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哀怨”的看了一眼温白羽。

    温白羽感觉这个时候笑话儿子,自己真不像一个亲爹,但是真的好搞笑,没办法他笑点就这么低,这个够他笑一年的分量了。

    小五撅着嘴巴,肉肉的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示意自己饿了。

    原来小五刚才又是救方清,又是给唐无庸止血,灵力消耗的太多,那会儿吃的东西早就不够了,所以在关键时刻,终于掉了链子。

    方清被他一砸,什么快/感都没了,已经懵掉了,感觉会变成心理阴影的。

    温白羽笑的都岔气了,万俟景侯从背包里拿出一包干粮,先递给了小五,这个时候就看出来了,怪不得小五遗传万俟景侯多一些,因为万俟景侯才是亲爹,温白羽是后爹。

    万俟景侯走回来,温白羽揪着他袖子,有点可怜兮兮的说“我肚子好疼。”

    万俟景侯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说:“你是笑的,冷静一会儿就好了。”

    温白羽说:“我已经很冷静了。”

    万俟景侯:“……”

    小五坐在方清怀里吃锅盔,掉了方清一身的渣子,方清则黑着脸,感觉丢人死了,他活了这么久,从没这么丢人过!

    方清瞪了一眼小五,小五则是美滋滋的冲方清扬起一个甜甜的笑容,奶声奶气的说:“方清……吃!吃!”

    方清拨/开他咬的烂七八糟的锅盔,说:“你吃吧。”

    小五指了指水筒,又指了指自己肉/嘟/嘟的嘴,说:“喝水!”

    方清认命的把水筒打开,喂小五喝水,小五一边喝水,一边吃锅盔,还有美/人伺候着,吃的美滋滋的,看的方清直翻白眼。

    方清说:“快点吃,一会儿要出发了。”

    小五一边啃着锅盔,一边点头,就听“噗噗噗”的声音,方清顿时觉得眼花缭乱,因为他的身边突然又多出了好几个小五,全都是小宝宝形态的。

    那些小五全都肉肉的,看起来特别可爱无害,九个小五看的方清都要晕了,小五们全都拿起一个锅盔,然后整齐划一的啃了起来。

    “唰唰唰——”

    啃锅盔的动作都这么整齐划一,就见那九个小五突然抬起头来,九双眼睛,十八只眼睛同时看向方清。

    方清:“……”一瞬间压力很大。

    九个小五伸起手来,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张了张嘴,说:“喝水!”

    方清顿时觉得自作孽不可活,为什么要他快点吃呢?

    他认命的开始逐一给九个小五喂水喝,吃锅盔都吃的这么壮观,这么有气势。

    众人盯着水面,就听到“哗啦——”一声,那个潜下去的打/手浮了上来,冲出/水面,兴/奋的对唐六爷说:“六爷,水下面有路,可以通向其他墓室!”

    唐六爷一听,说:“那太好了,大家准备一下,咱们潜下去。”

    温白羽一听就开始发憷,墓道竟然在水底下?看起来慕秋也会从水下的墓道走了。

    唐无庸一听,立刻就要往水下走,方清看见师父要走,也坐不住了,立刻站起来,小五则抓着他的袍子角,拽了拽,张了张自己的小手,说:“抱抱!”

    方清:“……”

    方清只好把小五抱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突然看到水面有一丝波动,立刻睁大了眼睛,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以为是虫玉的附着物没有消除干净,但是转瞬间,那黑色的影子又出现了。

    “啊!!!!”

    在水池里的打/手大喊了一声,这一声喊声很凄厉,让所有人都不敢动了,想要下水的人也不敢下水了。

    刚刚还没事的打/手,突然身/体往下一沉,水面上冒气“咕嘟咕嘟”的气泡,那打/手似乎被什么东西拖了下去。

    “水里有东西!”

    “草他娘水里有东西!!”

    “是不是粽子!?”

    打/手们大喊着,乱成一团,没人敢伸手去拽那个打/手。

    打/手瞬间被拖下去,然后挣扎着又浮了上来,万俟景侯猛地从后面拨/开人群冲上来,一把拽住那打/手的衣领子,将人快速的往上一拽。

    万俟景侯的臂力惊人,就算这样竟然打了一个磕巴,打/手被猛地甩上来,一瞬间从水池里甩到了墓室里,“咚!!!!”的一声巨响,随着打/手被甩上来的,竟然还有一样东西,撞在墓室的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众人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大水蚌!

    水蚌紧紧/咬着打/手的腿,巨大的水蚌,几乎是一个立方体,有半个人那么大,怪不得万俟景侯刚才都打了一个磕巴,看起来相当的重。

    打/手的腿被水蚌咬的紧紧的,小/腿已经流/血了,他死里逃生,还以为是粽子将自己拖下了水,结果一看竟然是个水蚌!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感觉这次真是有惊无险,幸亏只是水蚌咬了腿,要真是粽子就完了。

    打/手气的大骂着:“草他娘!原来是个蚌子,吓死老/子了,看老/子不把他撬开生吃了!”

    其他打/手笑了起来,说:“嘿嘿,这么大的蚌子,你竟然要生吃了?你真厉害,我们都看着你吃,你吃不下去都不行!”

    另外一个打/手说:“你们说,这么大的蚌子,里面会不会有宝珠?还不像人头那么大?”

    唐六爷说:“这鬼地方连个泥沙都没有,蚌子哪里淘沙搓珠去,快收拾一下伤口,咱们要继续赶路了。”

    打/手们聚/集在一起,准备把咬的死紧的蚌子撬开,好把腿拿出来。

    打/手找来了一把刀,插/进蚌子里,好几个人喊着号/子,一二三一二三的大喊着,就听“咔!”一声清脆的响声,响声回荡在墓室里,“轰隆——”一下,蚌子真的被撬开了。

    众人扒着蚌子,将他拔开,就听到“嗬——!!”的一声。

    温白羽回过头去,心想难道这水蚌里真的有宝珠?所以众人才这么惊讶,但是他一回头,顿时就觉得汗毛倒竖,那并不是惊喜的声音,而是惊恐的声音……

    水蚌里面黏糊糊的全是软体的蚌肉,中间有一颗圆溜溜的东西,但是那并不是巨大的珍珠,而是一颗人头!

    人头已经腐烂了,被蚌肉禁/锢着,上面全是粘/液。

    水蚌的壳子一打开,那颗人头在众人的抽泣声中,突然转动了一下眼睛,两只眼睛珠子转动着,就像车轱辘,并不是一致的转动,左眼往左转,右眼往右转,两只眼睛转动的同时,发出“哗啦——”一声粘腻的粘/液声。

    “啊啊啊啊!!”

    “操/蛋诈尸了!”

    “人头诈尸了!!快放箭!”

    人头在众人惊恐的喊声中,突然裂开一个笑容,他的嘴巴都腐烂了,嘴里只剩下黄橙橙的牙齿,舌/头是半根,也带着粘/液,在大张的嘴巴中不断的摇晃着。

    大家都被恶心的不行了,打/手快速的放箭,弩/箭飞过去的一霎那,人头却滚了起来,快速的从水蚌中滚了出来,发出“咕噜……咕噜噜……”的声音,直接掉在了地上,冲着那些大喊的打/手滚过去。

    打/手大喊着,往水里跳去,就听“噗通!”的声音,打/手跳了下去,那人头也跟着弹进了水里。

    万俟景侯抓着温白羽,说:“憋足气,咱们也要走了。”

    温白羽点了点头,万俟景侯搂住他的腰,两个一下跃进水中,其他人也跟上去。

    一进入水中,温白羽就看清楚了,原来水底下有很多这种水蚌,几乎密密麻麻的,水蚌都静止着,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头,只有刚才一个咬住了打/手的腿。

    那人头在水中不断的滑/动着,追赶着前面的打/手,水底下有一条方形的洞/口,应该是一条墓道,那些打/手疯狂的往里游去。

    温白羽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总感觉要憋死了,伸手捂着自己的口鼻。

    一进入方形的墓道之后,光线一下就暗下来,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温白羽脑袋都憋得嗡嗡作响,干脆闭上眼睛,任由万俟景侯带着他飞快的往前游。

    “哗啦——!!”

    温白羽猛地听到一声水响,耳边不再是那种哗哗的水流声,他们终于成功的从水下钻了出来。

    温白羽甩了甩头,睁开眼睛,睁眼的一霎那,就看到一张腐烂的大脸冲着自己笑,那人头冲着他们一下弹了过来。

    万俟景侯一手抓/住岸边的凸起,一手抓/住温白羽的腰带,猛地将人一带,甩上岸去,与此同时腰间的吴刀快速一抽。

    就听“咯咯咯咯咯”一串吼声,那人头一下被吴刀削飞上天,万俟景侯一拽岸边的凸起,猛地也跃上岸来。

    其他人跟在后面,也纷纷上岸,人头“咕咚!”一声落入水中,在水池里晕开一片黑红色的血迹。

    众人爬上来,都是气喘吁吁的,有的人扎得太快,竟然流鼻血了,这条水道很长,一口气几乎游不过来,体力必须要好,而且要熟悉水性。

    水底还有很多水蚌,但是幸/运的是,那些水蚌都没有起尸。

    众人上了岸,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他们仍然身处一个墓室里,这墓室的格局跟对面的墓室简直一模一样。

    但是不同寻常的是……

    温白羽指着墓门外的地方,说:“你们看,竟然有光?”

    众人看过去,就见到墓门外面竟然有光线透进来,红色的暖光,好像是长明灯。

    唐无庸快速的往前走了两步,这种光线,是他们在二层看到的烛龙眼做成的长明灯。

    如果他没有想错,这个禁地里的烛龙眼睛,应该就是慕秋的右眼。

    慕秋潜入水中,或许就是为了拿回自己的眼睛。

    唐无庸一想到慕秋就在前面,又加快了步伐,根本不顾前面有没有危险,立刻大步走了出去。

    众人跟着唐无庸往前走,出了墓室是一个墓道,墓道里始终充斥着淡红色的光芒,影影绰绰的,似乎在指引他们方向。

    慕秋从水池里爬出来,他全身湿/漉/漉的,非常疲惫,并不是游水让他疲惫,而是慕秋觉得自己的心很疲惫。

    他活着就是为了报仇,还有找到禁地,拿回自己的眼睛。

    而慕秋已经错失了两次报仇的机会,在进墓之前的水底,慕秋本该让那些水怪吃掉唐无庸的,或者直接将他扯碎,但是慕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心软/了。

    又在刚刚,唐无庸抱着他的时候,多好的机会,只要他的爪子再用/力一点,就能把唐无庸的肠子直接扭出来,让他死的痛苦。

    然而慕秋再次心软/了,什么让他痛苦的活着,这一切都是谎/话,慕秋感觉太累了,他或许做不到,他总是想到一些让他痛苦的回忆,他们并排坐在树枝上的样子,他们聊天讲故事的样子,还有唐无庸把自己捡回去,教授自己点点滴滴的样子。

    慕秋感觉无比的颓丧,或许自己根本不是一条烛龙,因为烛龙都是残/暴的,起码是有仇必报的,然而他做不到……

    慕秋叹了一口气,伸手抹了抹自己的眼睛,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脸上的伤疤已经不疼了,但是每一次摸起来,触/摸/着那满面疮痍的伤疤,慕秋心里就无比刺痛。

    慕秋甩了甩脸上的水,既然已经知道自己下不去手,那就把自己的眼睛拿回来,然后就此消失,过一条烛龙该过的生活去,他果然不应该接/触普通人。

    慕秋摇摇晃晃的往前走,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那种出于自身的温度,慕秋顺着墓道往前走,很快就看到了那座墓室。

    墓室的顶棚是透/明的,能看到二楼那个旋转的石阶,主墓室里全是点/击,数口棺/材,还有一个血红色的水池。

    慕秋这个时候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到那只散发着红色光芒的长明灯,那里面是他的眼睛!

    慕秋走过去,就在要触/碰到长明灯的瞬间,猛地停住了,瞬间回过头来,眯起眼睛,说:“谁在那里?”

    一个人影突然闪了出来,他脸上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手腕上戴着一串金色的铃铛,身上披着一件白色袍子,衣着有些奇怪,袍子只到小/腿,两条小/腿则赤着,左脚的脚腕上也有一串金铃铛,皮肤雪白,镀着一层桃粉色的水光。

    暮秋看到他手上的金铃铛,立刻就明白了,原来这个人就是突然要和他合作的人,那个控/制血尸的长老。

    慕秋眯着眼睛看他,说:“唐无庸已经就在附近了,要杀他你们随便吧,我已经不想再玩下去了。”

    那长老轻笑了一声,嗓音很年轻,说:“你是一条烛龙?”

    慕秋听他这么问,突然警戒起来,说:“你想/做什么?”

    长老慢慢的走过来,脚腕上的金铃铛发出“叮铛——叮铛——”的清脆响声。

    长老笑着说:“我能控/制血尸将,还有一个唐家的傀儡愿意帮我,你说,我为什么要和你再合作?”

    慕秋眯着眼睛,长老笑着又说:“因为你是一条烛龙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他说着,隐藏在面具后面的眼睛打量着慕秋,就像一条毒蛇一样,说:“啧啧,你看看你自己,没有了鳞片,就好像没了人皮一样,少了一只眼睛,连尾巴都没有,身上的筋也被抽掉了,好像一具行尸走肉,真是丑陋。”

    慕秋冷声说:“你说够了?”

    长老摇了摇头,说:“虽然丑陋,但是很合我的心意,慕秋,你没有皮,又是行尸走肉,真是一具很好的傀儡……”

    慕秋听到这里,似乎已经明白了,原来这个人根本没有想和自己合作,他从头到尾都是想把自己骗进墓葬里,然后做成一具血尸,成为他的傀儡!

    慕秋猛地向后一掠,长老身/体突然向前一纵,手腕上的金铃铛快速的颤/抖起来,脚上的铃铛也在不断的响着。

    与此同时,慕秋就感觉身后的血红色水池突然发出“哗啦——”的声音,连绵不断的血尸从血池中不断的爬出来……

    “嘭!!!!”一声巨响。

    众人还在墓道之中,就听到一声巨响,骤然间,火红色的光芒突然消失了,墓葬一下沉浸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小秋!”

    唐无庸突然大喊了一声,快速的向前跑去。

    温白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长明灯熄灭了。”

    方清诧异的说:“是铃/声!摄魂金铃的声音!”

    除了方清,还有人再用这种铃铛,就只有那个血月族的长老无虞了。

    长明灯忽然熄灭了,而他们听到了铃/声,这显然不是慕秋把长明灯拿走了。

    众人快速的冲进墓室里,墓室里一片狼藉,血池的水全都溅出来,溅的墓室血染一般,四周的典籍东倒西歪,全都散落在地上,群葬的石棺炸裂了,尸体抛在外面。

    巨大的长明灯倒在地上,一片昏暗,里面的灯芯不见了,而此时,一个白色的人影站在半空之中,他没有翅膀,但是身/体竟然漂浮在空中。

    那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戴着银色的面具,右手和左脚上缠着金色的铃铛,他双手打横抱着一个人。

    是慕秋!

    慕秋已经晕过去了,四肢松散,他的脸上都是血,是新鲜的血迹,身上的衣服也染红了,血珠顺着额头滚下来。

    唐无庸冲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白衣服的男人,目光一眯,说:“无虞?”

    长老轻笑了一声,说:“咱们后会有期了。”

    他说着,身/体快速的往上升,就听啪嚓一声,玻璃的顶棚突然破碎了,长老已经飘在了半空,马上就要顺着旋转的石阶飘上去。

    打/手们惊吓的大叫:“他是妖怪!!!”

    “他怎么做到的?!”

    “竟然在飞?!”

    唐无庸眯了一下眼睛,猛地拿出一把暗器,左手一甩,“唰——”的一声掷了出去。

    长老的身/体瞬间一歪,慕秋被他抱着,身/体也是一歪,差一点就掉了下来。

    温白羽这个时候才看清楚,原来那长老身上挂着线,在暗淡的墓葬里根本看不清楚,还以为他在飞,其实是故弄玄虚而已。

    温白羽手中凤骨匕/首一转,快速的冲上去,猛地一跃而起,在半空中身后的翅膀一下打开,发出“轰——”的一声,快速振翅腾空而起,一下跃上。

    长老的眼睛突然睁大,猛地一侧头躲过温白羽的凤骨匕/首,然后将慕秋向前一递,用慕秋做为盾牌。

    温白羽猛地转了一下匕/首,以免伤到慕秋,这个时候长老轻笑了一声,突然抖动了手腕,就听到“叮铛——叮铛——”的响声。

    温白羽脑子里发出“嗡——”的一声,翅膀突然僵硬了,身上那种奇/痒无比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他眼前一阵发黑,呼吸都觉得困难。

    万俟景侯就看到温白羽突然从半空坠落下来,他猛地跑上去两步,黑羽毛立刻窜上半空,黑色的翅膀一甩,猛地张/开,一下将温白羽接住,抛给万俟景侯,随即快速向上冲去,黑色的翅膀席卷而上,像一股龙/卷/风一样。

    方清听到铃/声,猛地跪在地上了,双手不断的抓着头,发出低吼的声音,小五见他痛苦的表情,一下从小宝宝的样子变成了成年人的样子,箍/住方清不断乱抓的手,说:“方清,清/醒点!”

    方清喘着粗气,满脸都是汗,铃铛的声音还在不断的响,血池里涌/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无数的血尸从里面没涌/出来,还有不断的血尸从二楼旋转的石阶爬下来,爬过破碎的顶棚,冲着他们抓过来。

    大量的血尸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因为铃/声全都被牵引了过来,墓室一下变得拥挤起来。

    温白羽身/体颤/抖着,铃/声还在响,让他意识不断的消磨着,万俟景侯一手搂着他的腰,将他抱在怀里,另外一手抽/出吴刀,“咔!”的一抖,吴刀快速的伸长,瞬间扫开几个冲过来的血尸。

    温白羽痛苦的哆嗦着,双手颤/抖的抓/住万俟景侯的后背,张/开嘴里,似乎要冲着万俟景侯的肩膀咬下去,来缓解自己的疼痛和浑身的奇/痒。

    但是温白羽却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也不知道这种毒素会不会顺着血液传播,万一传给了万俟景侯怎么办?

    温白羽发出痛苦的嘶吼声,不断的颤/抖着,伸手去抓自己的胳膊和脖子,立刻流下了好几个血道子。

    万俟景侯紧紧搂着他,说:“白羽,坚持一下。”

    温白羽虚弱的点了点头,感觉眼前发黑,一阵阵的闪金星,他的意识在游离,不断的消散,心里有一种渴望弑杀的野性在不断地被激发着。

    眼前万俟景侯的样子越来越模糊,温白羽被折磨的脑袋里嗡嗡的响,终于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昏死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并不虐哒~

    网站有点抽,红包明日补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05章 水下孤城10》,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