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01章 水下孤城6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洞/穴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地上有一层薄冰,看起来非常打滑,耳朵里只能听到外面瀑布的水流声。

    众人全都在山洞里集合起来,准备沿着地上的血迹往前找,血迹蔓延在薄冰之上,一直往前蔓延,不断的涌进黑暗之中。

    温白羽的眼睛本身就看不清楚,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轮廓和光线,现在光线暗下来,彻底就成了瞎子,连轮廓都看不清楚了,伸手抓/住万俟景侯的手,被万俟景侯拽着慢慢往前走。

    唐六爷赶紧从后面追上来,他们要找的方清可是血月族的人,如果这是真的话,找到方清所说的水下孤城,那么就能找到血月族巨大的禁术宝藏。

    唐六爷自然是心动的,不想落在后面,紧紧跟着他们,一步也不离开。

    慕秋从竹篓子里将灯拿出来,点了火提起来照明。

    他趴在唐无庸背上,脸色有些苍白,呼吸还有些重,显然是因为失血头晕的缘故,尖尖的下巴搭在唐无庸的肩膀上,说:“师父,我给你照明。”

    唐无庸难得笑了一声,说:“我现在眼睛又看不见。”

    慕秋一手提着灯,一手在唐无庸眼前晃了晃,似乎想看看唐无庸是不是真的看不见。

    哪知道刚晃一下,就被唐无庸的铁爪子抓/住了,说:“老实呆着,抱住我脖子,一会儿掉下去了。”

    慕秋说:“师父你眼睛不是看不见吗?”

    唐无庸指了指自己耳朵,说:“听也听得出来。”

    众人快速的往前走,离开了洞口,地上的冰就消失了,洞里面很阴冷,潮气也非常大,地上没有冰,但是长着一些苔藓,踩起来有些打滑。

    洞窟似乎非常深,应该是穿山而过,看起来无比幽暗,温白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睛看不见的缘故,所以觉得耳朵就格外的灵敏,他突然听到了一种声音。

    是水声!

    轻微的水声从洞窟里面传出来,温白羽奇怪的说:“这个洞窟有暗河?”

    万俟景侯似乎也听到了水声,说:“在前面。”

    众人又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一条暗河,山洞的路被淹没了,前面全是水,一直在流淌着,因为这边地势高,所以没有流过来,怪不得这个山洞这么潮/湿,原本以为是外面的瀑布造成的,结果是因为山洞的内部有一条暗河。

    暗河很深,有种深不见底的感觉,他们站的地方地势比较高,前面类似于一个大盆地一样,水都积攒在里面,血迹到了这里就消失了,再也看不见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暗河,难道方清被拖了进去?

    如果刚才的血迹是方清的,那么方清很可能就被拖了进去,这么一片水域,不知道要怎么去找。

    就在这个时候,“咕嘟!”一声,水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水泡来。

    温白羽侧耳听了一下,立刻转头看向那个水泡,不过他看不见东西,其他人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水面有些波动,但是并没有看到水泡,那一声“咕嘟”好像只是错觉而已。

    “咕嘟……”

    “咕嘟咕嘟……”

    “咕嘟!”

    水面开始波动起来,大量的水泡从水底涌上来,万俟景侯让温白羽后退,拦在自己身后,说:“水里有东西,要出来了。”

    他说着,就听到“哗啦——”一声巨响,紧跟着是唐六爷的人大喊着:“有水怪!!!是水怪!”

    巨大的水波一下涌起来,水面突然裂开了一个深灰色的东西,带着滑溜溜的光亮,一下从水里扎了出来,众人先看到的是深灰色的圆顶,非常光滑,在慕秋微弱的灯光下,那深灰色的圆顶闪着光,透露出一股粘/液般的粘腻感觉。

    圆顶/破水而出,众人这才看出来,这是一条巨大的鱼!

    类似于鲶鱼的东西,嘴巴两边还有两条很长的胡须,但是那大小和粗细看起来并不像是胡须,怎么看怎么像是粗/壮的触手,每条都有小孩手臂那么粗,上面布满了肉刺,看起来密密麻麻,非常恶心。

    怪鱼从水里一下冒了出来,众人注意到他冒出/水面的时候,脑袋上竟然有一条长长的伤疤,还流着血,把附近一片水染红了,很快水波荡漾着,把那片红给冲散了。

    唐六爷立刻大喊着:“准备弓/弩!”

    唐六爷的打/手赶紧从背包里把弓/弩拿出来,撘上弩/箭,对准了那巨大的水怪,“嗖——”一声射了出去。

    弩/箭的尖端闪着黑色的荧光,看起来是淬了毒的兵器,一声巨大的嗡鸣之后,弩/箭飞一般射了过去。

    “嗬——!!”

    有人大声抽了一口冷气,喊着:“被怪……怪物卷住了!”

    就见那条怪鱼突然卷起自己的胡须,破风而去的弩/箭瞬间被怪鱼粗大的胡须给卷住了。

    怪鱼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好像婴儿的哭声一样,实在难以形容,猛地瞬间一甩胡须,就听“嗡——”一声,那根弩/箭被一甩,猛地打过来。

    万俟景侯说了一声:“当心。”

    随即快速的一跃而起,猛地一踩旁边的石壁,借力向前,“啪!”一声,就见万俟景侯伸手摸向腰间,腰上的吴刀顿时划出,银光一现,“啪”一声脆响,破空的弩/箭被万俟景侯一下从中间削开,巨大的冲击力让两瓣的弩/箭飞快的冲向左右两边。

    这个时候在黑羽毛肩膀上趴着的小五突然翻身跳了下去,落地的瞬间一下长大,快速的将衣服一批,猛地跃了出去,温白羽只感觉到一股火热的风席卷过去,虽然他眼睛看不见,但是绝对是他家小五无疑了。

    小五猛地越出去,手中的短刀“唰——”的在手心里一转,怪鱼的胡须甩出弩/箭,一看没有射中,立刻发出“啪!”的一声卷了过来,直卷向万俟景侯。

    小五一下冲上来,手中的短刀猛地一削,怪鱼的反应竟然非常快,“唰——”一声又把自己的胡须收回来。

    小五在它还没有收回胡须的一霎那猛地跳起,一下跃上了他的胡须。

    众人发出“嗬——”的一声惊呼,温白羽虽然看不见,但是听着旁边的惊呼声,都感觉心惊肉跳的。

    小五跃上胡须,怪鱼立刻甩动自己的胡须,一下把小五抛上天去,随即“唰——”的一卷,胡须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瞬间将小五卷了起来,一下缠住他的小/腿,顺着小/腿快速的打转,猛地将小五缠了起来。

    小七笃发出“呋——呋——”的声音,全身的汗毛都要竖了起来,似乎觉得怪鱼黏糊糊的触手非常可怕,那上面全都是肉刺,肉刺也无比的坚硬,只要缠得紧了就会扎进皮肤里,也不知道有没有毒液。

    怪鱼卷住小五,立刻就要把他拖进水中,唐六爷看到这个场景,立刻冷笑着说:“年轻人就是这样,总是想要逞能,结果……”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慕秋突然指着前面,说:“哇,他有这么多兄弟?”

    温白羽看不见什么情况,所以不知所以,不过其他人顿时目瞪口呆了,就见怪鱼卷住小五,好像胜败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肉刺不断的卷紧,就咬叮进小五的身体里,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小五猛地发出一声的吼声,与此同时怪鱼的四周同时出现了无数个一样的小五。

    怪不得慕秋说那是他“兄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慕秋睁大了眼睛,虚指着,点来点去的数,说:“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好多啊!”

    一共九个长得相同的男人,眼睛里闪烁着红宝石一样的火焰,温柔的长相此刻透露出无比的冷漠,其中八个同时从空中落下,猛地向怪鱼袭/击过去,怪鱼似乎也有些傻眼,如果说他们的区别,那就是只有被胡须卷住的小五手中握着短刀,其他的男人手里什么也没有。

    怪鱼被四面八方的包抄,好像一张无形的渔网阵,瞬间兜头砸下来,怪鱼猛地挥动另外一条胡须触手,“唰——”的一下横扫出去,但是这个时候,从上兜下来的那些男人目光一凛,突然变手为爪,在一声整齐的低吼声中,九个小五在一片火光之中,瞬间变成了九条烛龙。

    “吼——”的一声,一片火光炸亮,瞬间把整条暗河都点燃了起来。

    温白羽只感觉到眼见红光一现,亮的他眼睛差点又瞎了,众人纷纷用胳膊挡住眼睛,根本看不清楚那人是怎么出手的,瞬间之后,水面突然平静下来,暗河中只剩下一片汪/洋的血色。

    “啪嗒”一声,九个一模一样的男人同时从高空落下来,落在众人面前,只有正中间那个手中握着短刀,其他人的动作样貌全都一模一样,瞬间九个相同的男人一下都消失了,最后只剩下中间的那个。

    小五甩了一下手中的短刀,将上面的血液甩下去。

    唐六爷吓得腿有些打颤,说:“这……这是什么妖术?”

    慕秋兴奋的说:“师父师父,这个小哥儿的动作好帅啊,你看不见真是损失了。”

    唐无庸挑了挑眉,说:“看来你的伤势好了,要不要自己下来走?”

    慕秋立刻抱住唐无庸的脖子,蹭着他耳朵说:“不要不要,我胸口疼得要死,不能自己走路!”

    唐无庸有些无奈,听着慕秋底气十足的喊声,怎么可能胸口疼得要死,不过他其实也没有想要放慕秋下来,只是说着玩而已。

    温白羽说:“咱们要怎么过去?前面都是水。”

    慕秋说:“这难不倒我师父的!”

    他说着,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布包,然后从唐无庸的背上滑了下去。

    慕秋蹲在地上,唐无庸说:“小心,别把伤口抻裂了。”

    慕秋挥了挥手,说:“知道了,师父就跟老头子一样,什么都担心。”

    唐无庸无奈的说:“你这臭小子。”

    慕秋把小布包拆开,小布包里面是一张布,然后又拿出一个椭圆形的东西,把尖头抵在布上,开始使劲捏那椭圆形的东西。

    那张布通过不断的充气,越来越鼓,越来越大,竟然就像现代的皮艇一样,一下变得老大,出现了船的形状。

    慕秋给船充满了气,脸上都是虚汗,站起来的时候打了一下晃,肯定是蹲的太久了,大脑供血不足,差点仰过去,唐无庸赶紧伸手接住慕秋。

    慕秋眩晕了一阵,眼前金星乱转,眼睛里全是血丝,定定的看着唐无庸,一瞬间有些失神,粗喘了两口气,这才站了起来。

    唐无庸说:“别逞能了,老实坐着吧。”

    唐六爷说:“这么小一条船,咱们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过得去,还有行李,全压上去还不翻了?”

    慕秋翻了一个白眼,说:“你动动脑子啊,不会少带点行李,就你们那些霸王弩,趁早都放下吧,遇到危险还要往上组装弩/箭,沉得要死,一个人还不能发射弩/箭,这么累赘还是别带了。”

    慕秋又看向唐六爷那些人,说:“还有你的打/手少带点,又不是去抢地盘。”

    唐六爷脸色很阴沉,瞪着慕秋,说:“唐无庸都是我的晚辈,你一个小崽子跟我口出狂言!?”

    慕秋撅着嘴哼了哼,躲在唐无庸后面吐了吐舌头。

    唐无庸说:“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挑选一下装备和人手,准备出发吧。”

    他说着,转头看向万俟景侯,虽然眼睛看不清楚,但是还是很准确的找到了万俟景侯的方向。

    万俟景侯将那条隔水布做的船扔下水去,然后第一个跳了下去,温白羽也跟着跳下去,一下去就被万俟景侯接住了,其他人也跟着跳了下去。

    满满当当坐了一船的人,唐六爷好多打/手和武器都被留在了上面,只带上了充足的水和干粮。

    小五还是成年男人的模样,坐在船上似乎觉得饿了,毕竟他刚才消耗了太多体力,但是并不会表达,只是低头看了看自己腹部。

    温白羽坐稳下来,就想到了他家小五,小五似乎能量消耗完了就会变成小宝宝,刚才又那么激烈的和水怪缠斗,现在肯定饿了。

    温白羽跟万俟景侯说了一声,万俟景侯立刻从背包里拿出一包干粮,递给小五。

    小五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随即把干粮接过来,说:“谢谢爸爸。”

    他叫爸爸是最顺口的,其他的语言都不怎么会表达,小五把干粮包拆开,里面全是硬/邦/邦的锅盔,但是他也不嫌弃难吃或者难以下咽,立刻拿起来就往嘴里塞,吃饭的时候就跟小宝宝的形态一样,吃的那叫一个风卷残云。

    小七笃趴在黑羽毛怀里,不禁睁大了眼睛,似乎觉得特别新鲜,看的特别专注,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小五吃锅盔,瞬间就觉得锅盔特别好吃了。

    一包干粮,每个锅盔都有成年男人的手掌大手掌厚,这样大小的锅盔,小五吃了整整一包,也就是十个,然后优雅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巴,似乎觉得有点不够吃,把干粮包里那些锅盔渣子也全都呼噜到了嘴里。

    黑羽毛:“……”

    黑羽毛眼皮一跳,感觉自己这个弟弟的食量好像特别的惊人,而且小七笃用一副崇拜的眼神看着他,黑羽毛真不知道吃十个锅盔有什么好崇拜的。

    黑羽毛又把自己背着的干粮包拿下来,递给小五,小五笑了笑,也不客气就接过来了,打开之后也是十个锅盔。

    温白羽突然有点担心,他家小五这样吃下去会不会消化不良?而且锅盔这种东西,是完全的粗粮,一咬都掉渣子,温白羽这种吃惯了细粮的人都吃不惯这东西,小五吃得津津有味,也不觉得干,也不觉得硬,也不觉得扎胃,二十个锅盔摞起来也有那么高,全都吃进肚子里,想想就可怕。

    小五吃了二十个锅盔,还喝了一竹筒的水,似乎终于有点饱的意思了。

    众人坐在小船上,万俟景侯和唐无庸掌舵,划着小船往里走,温白羽感受着小船的飘荡,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小船有些往下沉。

    温白羽忍了一会儿,觉得肯定是自己的错觉,毕竟自己比较怕水,但是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说:“我怎么觉得这艘船越来越往下沉了?我的错觉吗?”

    结果慕秋“嘿嘿”一笑,说:“哎温白羽,你的感觉还挺敏锐的!”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借着灯的亮光,隐约看到了慕秋的一个轮廓,慕秋拍了拍船只,说:“夸你喽,你的感觉是正确的。”

    温白羽吓了一跳,说:“什么?真的往下沉了,会不会沉船?”

    慕秋说:“因为这船是布做的啊,外面涂了一层隔水的涂料而已,时间长了涂料被水波冲散了,布就会湿掉,自然往下沉了。”

    温白羽:“……”

    温白羽觉得,虽然西周已经有折叠小艇什么的真的很不容易,但是好歹靠点谱啊!

    慕秋说:“你放心,这个小艇可以支持两刻钟!等它完全湿了,咱们把他它拖上岸晾干,然后在涂上涂料,就可以继续使用了,不是一次性的。”

    温白羽抹了一把脸,说:“你觉得咱们在哪里靠岸才行?”

    慕秋放眼看了一圈黑漆漆的暗河,好像目前还没有看到头……

    温白羽说:“咱们下河多长时间了?”

    万俟景侯说:“一刻多了。”

    慕秋这个时候摸着自己后脖子,笑着说:“对了,我忘了说,如果船上承重太大的话,使用时间也会缩短一些。”

    温白羽:“……”

    温白羽已经无奈了,只能期盼着这条小艇不会这么快沉下去,他们必须要岸边停靠才行。

    行驶了一刻时间,万俟景侯和唐无庸划的也不算慢,但是暗河还在持续着,水中一片平静,因为光线的缘故,水呈绿色,水滴也看不清楚,更加看不见方清的影子。

    随着时间过去,小五也变得焦躁起来。

    “哗啦——”一声。

    温白羽突然感觉到船沉向了一边,他猛地转过头来,就感觉有水珠溅在自己脸上,冰凉凉的,借着灯光,他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在自己面前晃,应该是长条形的,不断的扭曲着。

    “白羽!”

    万俟景侯喊了一声,温白羽耳边听到风声卷过来,瞬间身体往后一仰,同时凤骨匕/首一挥,他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是显然已经划中了。

    “嗖——”一声,那长条形的东西一下被温白羽削铁如泥的匕/首割掉,飞上了天,“啪叽”一声掉在了船上。

    紧跟着是唐六爷“啊!”的一声大喊,掉下来的长条形东西正是一条触手,和刚才卷住小五的触手一样,滚落在唐六爷身边,即使已经脱离了本体,那条触手还在不停的扭曲跳动着,一下卷住了唐六爷的脚腕。

    打/手大喊着:“水怪!!有是水怪!”

    “这边还有!”

    “这边也有!!”

    瞬间他们的船只被四条触手卷住,船只不能再往前走,被拖拽着往水底拉去,“哗啦——”一声,船只一倾斜,立刻就进了水,大量的水涌进来,众人一下全都湿了。

    慕秋大喊着:“怎么这么多胡须!一个水怪不是只有一条胡须吗?”

    温白羽也不知道有多少条胡须了,总之很多很多,卷住他们的船只,那只小破船几乎在瞬间要被撕裂了。

    万俟景侯伸手搂住温白羽的腰,说:“深吸气!”

    温白羽想也没想,立刻深吸一口气,万俟景侯说:“搂紧我,要跳了!”

    温白羽心里喊了一声“我的娘啊!”,但是来不及真的喊出来,已经被万俟景侯一把搂住,猛地从船上翻下去,跃进水里。

    众人大喊着:“跳!跳!快跳船!”

    无数的触手不断的挥舞着,卷向众人,众人纷纷从船上跳下去,一时间就听到“扑通扑通”的声音,好像往锅里下饺子一样,所有人的人全都跳进了水中。

    温白羽眼睛看不见,跳进水中也没看到周围的情况,也亏的是他看不见东西,毕竟水已经够让温白羽觉得可怕了,如果水中还有无数的水怪呢?

    万俟景侯一扎进水里,立刻看到了周围的情景,四面八方全是水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水怪的血腥气把同伴给引来了,无数硕大的鲶鱼,眼珠子都跟铜铃一样大,肥大的圆棍身体,巨大的鱼鳍,粗/壮的胡须,张着大嘴,嘴巴里全是獠牙,密密麻麻的獠牙张/合/着,追逐着从船上跳下来的人。

    黑羽毛虽然会游水,但是作为一半凤凰一半烛龙的他来说,对水也是相当厌恶的,尤其是绿色的水,跟长了毛一样,水里面还都是张牙舞爪的水怪,实在让他厌恶。

    众人入水中后,慕秋一下就被胡须缠住了脚腕,那只怪鱼拽住慕秋,飞快的往水底沉,慕秋感觉脑袋都要被压破了,这个时候唐无庸一把拽住他,一下把慕秋拽了上来。

    慕秋脚脖子被卷的生疼,猛地睁大眼睛,唐无庸背后突然席卷过来一条怪鱼,胡须已经漂了起来,正卷过来。

    慕秋刚一张嘴,水立刻涌进了他的嘴里,猛烈的咳嗽起来,呛得他说不出话来,“嗖——”的一下,唐无庸一下就被卷了起来,触手卷住他的腰,猛地勒紧。

    唐无庸的铁爪子快速的一划,另外一条触手也突然勒过来,瞬间将他的铁爪子卷住。

    慕秋睁大了眼睛,眼看着唐无庸被怪鱼的触手卷住,不断的张/合/着獠牙,将水中的唐无庸快速的拖进自己的嘴里。

    慕秋的眼睛里全是血丝,他的脸憋的很红,因为缺氧,他几乎要窒息了,脑子里“嗡嗡”作响,不断的回旋着零星的记忆碎片,让他更加窒息。

    慕秋睁大了眼睛,突然捂住自己的眼睛,好像他的眼睛很疼,在流/血一样,脑子里不断的有声音吼着:“他是骗子!他是骗子!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活该!罪有应得!”

    慕秋猛地呛进了一口水,猛地睁开眼睛,突然奋力的往前划去,一把抓/住唐无庸那只完好无损的手。

    唐无庸身上全是血,肉刺已经扎进了他的身体里,一下被慕秋抓/住,慕秋咬着牙关,嗓子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

    肉刺有麻/痹/的作用,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其他毒素,唐无庸眼睛又看不见,突然被人抓/住了,那感觉很熟悉,是小徒弟的体温,慕秋的体温一直这么高。

    突然眼前红光一闪,一瞬间,水底发出了扭曲的爆破声,随即是怪物类似于婴儿哭声的吼叫,“哗啦——”一声,慕秋双手掰住怪鱼带着獠牙的大嘴,瞬间将怪鱼的嘴巴一下掰豁,发出“呲啦——”一声,猛地甩了出去。

    触手顿时松了,唐无庸感觉慕秋抓着他,奋力的向上游去,只不过刚要接触水面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力气将他们快速的往下拽。

    温白羽感觉这些怪鱼太难缠了,而且在水底下,就是他们的天下,那些触手在水中比在空气里还要灵活得多,不断的波动着水流。

    万俟景侯现在并不是烛龙,他还没有找到丢失的火精,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只能凭高敏锐的反应力和那些怪鱼缠斗,而温白羽眼睛看不见,还是在水里,感觉非常力不从心。

    不过两个人倒是合作密切,碧绿色的水下顿时变成了一片汪/洋的红色,到处都是血腥气息。

    这个时候小五突然快速的从远处游过来,冲万俟景侯打了一个手势,万俟景侯搂住温白羽的腰,快速的跟着小五往前游,穿梭在那群巨大的怪鱼之间。

    其他人也跟着他们快速的往前游,小五似乎发现了什么,很快的,他们竟然看到了一个圆洞,在漆黑的墙壁上,被大水淹没了。

    岩洞上有一个标记,似乎是抓出来的,非常简陋,但是这个标记小五是认识的,方清和温白羽当时就是这么在树木上留下标记给他的。

    众人顺着圆洞钻进去,那些水怪飞快的游过来,想要阻止他们钻进去,洞口并不太大,根本不能让水怪钻进去,那些水怪用头撞击着圆洞,胡须伸进去不断的乱卷,想要把他们拖出来。

    温白羽感觉自己已经到极限了,猛地呛了一口水,巨大的血腥味差点让他吐出来。

    “嗬——”的一声,温白羽觉得自己会被呛死,这个时候就感觉到一股冰凉突然压到自己嘴唇上。

    万俟景侯立刻含/住他的嘴唇,将气渡过去,两个人嘴唇之间严丝合缝,一点空隙也么不留,温白羽贪婪的抱进万俟景侯,双手抓/住他的后背,紧紧抱住他,舌头在万俟景侯嘴里不断的顶动着。

    温白羽眼前发黑,万俟景侯度过来的气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他还是陷入了黑暗之中。

    “白羽!白羽?”

    温白羽感觉有人在叫自己,他浑浑噩噩的,胸口憋闷,猛地吐出一口水来,呛得他剧烈咳嗽起来。

    温白羽迷糊的睁开眼睛,先看到的是万俟景侯的俊脸,很模糊,但是比刚才清楚不少了,起码能分别清楚了。

    随即看到的是逼仄的空间,众人都不能抬起头来,全都蹲在地上,半弯着腰,有的人坐在地上,还要低着头。

    这个空间非常狭窄,是半个圆形,耳边还有水声,温白羽侧头一看,他躺在地上,左面是石洞,右面则是水,他们似乎处在一个排水的圆洞里。

    温白羽咳嗽了好几声,把水全都咳出去,说:“这是什么地方?”

    万俟景侯见他醒了,松了一口气,其他人正在包扎伤口,怪鱼的肉刺有麻/痹/的作用,唐无庸和小七笃都被肉刺伤了,暂时无法走路,坐在地上休息。

    万俟景侯看了看四周,说:“咱们进了水底的那条地洞,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条地洞应该是一条盗洞。”

    “盗洞!?”

    温白羽觉得自己耳朵可能听错了,不然在暗河之中怎么会有一条盗洞呢?

    温白羽奇怪的说:“是早就挖出来,然后被水淹了吗?”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说:“我看不是这样,这条盗洞有很多岔路口,而且计算的非常精准,每隔六十米都会有一个岔路口,岔路口全是像这样的排水洞,没有路可走,但是可以短暂的休息换气。体能中等熟悉水性的人,一分钟正好能游五十到六十米左右。地洞修建成这样,恐怕是因为这里本身就有水,所以才采取间隔式的方法。”

    温白羽更加狐疑了,在这片暗河里打了一个地洞,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这附近有什么墓葬吗?

    温白羽莫名的就想到了方清所说的水下孤城,虽然那里不是墓葬,但是已经被掩埋了,里面有很多让人趋之若鹜的宝藏,或许比墓葬还要惹人垂涎。

    众人全都躲在这个地方换气,准备继续再往前走。

    唐无庸和小七笃的麻痹感好了一点,黑羽毛把小七笃抱起来,慕秋则是背着唐无庸,抱怨说:“师父你真太沉了,以后少吃点东西,别浪费粮食了。”

    众人准备好了,深吸了气,就开始往前游,像万俟景侯这样体力的人,一分钟游六十米绰绰有余,就算带着温白羽也没有关系。

    他们大约经过了五六个换气的圆洞,然后看到了一个不同于换气的岔路口。

    众人因为好奇,全都游过去看了看,温白羽嘴里冒出一个小气泡,差点就被呛死了。

    那条岔路口竟然是通向外面的,一下就开阔了,但是还是一片汪/洋。

    在汪/洋的水中,温白羽看到了一座城池,古老的城池,透露着一股野性和残破。

    残破的房子泡在大水中,已经变得无比衰败,到处都是水草,还有高大的图腾。

    透过这种衰败,温白羽甚至能看出这片古城原本的兴盛和繁荣。

    水草中缠着很多骷髅,已经泡的连肉都没有了。

    众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唐六爷差点高兴的把自己呛死!

    这就是那片水下孤城!

    方清所说的水下孤城,血月族昔日的繁荣全在这里。

    因为需要换气,众人又退回了地洞之中,进入了换气的圆洞。

    温白羽说:“这就是那座水下孤城?地洞还在往前挖,那前面是什么?”

    唐六爷兴奋的说:“是不是那片禁地?血月族的禁地?一定是血月族的宝藏地。”

    温白羽有些好奇,禁地,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们看。”

    黑羽毛突然说了一句话,众人凑过去,就看到前面的地洞里,隐隐约约有个标记,也是用手指抓出来的,抓在了前面的墙上。

    小五说:“是方清。”

    温白羽说:“方清继续往前走了?”

    唐六爷说:“还等什么,咱们也继续走吧。”

    众人调整了一下呼吸,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地洞里游去。

    游了没一会儿,就看到地洞竟然接上了一个黑洞/洞的空间,空间和地洞形成L的形状,众人从地洞跳下去,凭着往前游了一会儿,空间又往上开始延伸,不断的形成L形,最后水流竟然慢慢减弱了,把水全都排了出去。

    隧道里湿乎乎的,但是水流已经沫不到鞋子了,再往前走一会儿,水流就消失了,彻底消失了,空气中只有一些潮气。

    一面巨大的墙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这面墙是用整齐的石砖垒起来了,看起来非常壮观,但是在正中间,被强行突破了一个裂口,可以供一个成年男人出入。

    唐六爷惊喜的说:“这……这就是禁地了吗!”

    万俟景侯伸手摸着那面墙,突然说:“我终于明白禁地是什么了。”

    其他人全都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淡淡的说:“这里面,应该是血月族的墓葬。”

    “墓葬?!”

    不过众人惊讶之后,转念一想也觉得是这样,毕竟古人视死如生,会把最珍贵的东西带进墓里,禁地是血月族的宝藏地,又不让别人轻易出入,显然就是墓葬了。

    众人顺着开口爬进去,果然就看到了黑漆的墓道,盗洞直接打进了墓道里。

    墓道看起来非常精致,刻画非常漂亮灵动。

    众人还在惊讶这座墓葬的精美程度,就听到“咯咯咯咯咯”和“簌簌簌”的声音从墓道深处传来,随即是快速的跑步声。

    就听到“哒哒哒”的声音向他们冲过来,众人看到一个黑影突然从黑暗中冲出。

    温白羽看到了一个轮廓,惊喜的说:“是方清?”

    果然是方清,方请很狼狈,他额头上破了,好多血流下来,几乎眯了眼睛,但是没时间管这个,快速的往前跑,看见他们愣了一下,随即说:“快跑!”

    方清一声大喊之后,众人才看清楚,他的背后追着好多血尸,而且不只是血尸,还有一片白色的飞虫,就跟他们在树林里见到的一样。

    血尸似乎也被飞虫驱赶着,朝他们扑来。

    这个时候就听到“哗啦——”一声,是衣袍飘动的声音,小五突然一跃跃出人群,猛地一带,将方清一把搂过来带到身后,同时眼前红光一瞬间炸亮。

    一个高大的男人瞬间变成了九个,墓道并不宽,九个小五站成一排,严丝合缝的堵住了血尸和飞虫的去路。

    就听“呼——!!!”的一声巨响,九个小五同时举起手来,巨大的火焰从他们的掌心涌/出,一瞬间墓道亮的犹如白昼,众人不得不闭气眼睛低于那种强烈的光芒。

    墓道好像都要烧着了一样,温白羽刚才眼睛看不清楚,错过了一次小五的好戏,如今一看,顿时觉得他家小五饭量大是有原因的……

    血尸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声音,飞虫发出“吱吱”的惨叫声,那些追过来的一瞬间都变成焦黑无比,下雨一样纷纷落在地上。

    方清怔愣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左右看了看,好……好多小五,都一模一样,还有搂着自己腰的那个,要一模一样。

    小五低下头来,看着怔愣的方清,火红色的眼睛里都是温柔,说:“你受伤了。”

    方清现在思维完全不在这上面,感觉眼花缭乱的,一定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嘴唇哆嗦了一下,说:“见……见鬼了……好可怕。”

    作者有话要说:  没来得及发红包,明日补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01章 水下孤城6》,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