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99章 水下孤城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方清说完,想要缩回腿来,但是小五抓得紧,较劲的话只是自己疼,就没有动。

    不过小五很快也松开了手,掌心从他的脚踝移上去,移到方清的腰部,轻轻压在伤口上。

    “嘶——真的疼,你干什么……”

    方清疼的打了一个哆嗦,小五的手掌却没有拿开,只是另外一只手拽住方清的手腕,说:“嘘——”

    方清看着他的眼睛,差点又陷进去,他感觉对方的眼睛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只要一对上就能把人吸进去,温柔的眼神似乎非常可怕,总是在温柔之下掩藏着巨大的波澜。

    方清忍着疼,感觉到小五的掌心慢慢传出一股温暖,从温暖又变成了滚/烫,疼的方清冷汗直流,咬着嘴皮,牙齿发出“得得得”的撞击声,但是很快的,一直疼痛的伤口却突然不疼了。

    小五的掌心发出光芒,红色的光芒下,腐烂的伤口竟然慢慢在愈合,愈合的速度非常快,就像一种幻觉一样。

    方清震/惊的看着自己的伤口,然后又抬头看着小五,小五眯着眼睛笑,那眼神特别温柔。

    方清一头都是汗,伤口一点点愈合了,除了伤口上还有一些漆黑之外,已经不流/血了。

    方清惊讶的睁大眼睛,刚想说点什么,小五的手掌已经从按变成了握,一把握住了他的腰。

    “嗬——”

    方清吓了一跳,毕竟对方是条烛龙,而且烛龙的性格并不是那么平易近人的,方清多少有些忌惮,况且之前方清还想要小五的血。

    小五握住他的腰,没有说话,或许也不知道怎么说话,只是突然把头往前倾,用额头一下靠住了方清的额头。

    方清身上是冰凉的,一点温度也没有,还透露着被雨水冲刷的冰冷感,而小五身上则是温暖的,温暖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让方清浑身抖了抖,张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小五没有说话,只是挑着嘴角,然后突然张/开了嘴,方清看到了他的口腔,甚至能感受到他口腔里喷/出气息的炙热感。

    方清眨了眨眼睛,心跳莫名加快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瞪着那个人,一点点的凑过来,他们之间本身就没什么距离,现在距离一点点缩短,越来越亲/密,越来越亲/密。

    小五的眼睛火红色的,紧紧盯着方清的嘴唇,张着嘴,似乎随时要含/住他苍白的嘴唇一样。

    方清眼睫开始快速的颤/抖,心跳飙得太快了,他耳朵里“嗡嗡”作响,感觉脑袋发/热,好像生病了一样,脸颊烫的直疼,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

    距离在慢慢的缩短,缩短……

    就在两个人的嘴唇要碰到一起的时候,突听“嘭”的一声,握着方清腰上的力气突然消失了,方清就看到眼前那个高大的男人一下消失,变成了一股烟,就好像巫术一样,一下缩小成了一手就能抱过来的小宝宝!

    “嘭……”

    小宝宝一下掉在了方清身上,方清怔愣的都不知道怎么好了!

    那个小宝宝一双红色的眼睛,笑起来特别可爱,纵使是个小宝宝,笑容里也全都是关切和温柔。

    是小五……

    瞬间缩水了!

    小五掉在方清怀里,还踢了踢腿,万俟景侯的衣服太大了,一下盖在他脑袋上,小五伸手扒着衣服,从里面探出头来,无声的微笑了一下。

    方清:“……”

    温白羽眼睛看不清楚,他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是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了,他还是能感觉到的。

    温白羽正大眼睛仔细瞧,说:“怎么了?”

    方清还有些怔愣,怀里抱着踢着腿的,正努力穿着宽大衣服的小五,愣愣的说:“那个……你……你儿子又变小了?”

    温白羽:“……”

    温白羽也一时无语,说实话,他虽然已经有四个儿子了,小五是第五个,但是前四个儿子每个都不一样,这让温白羽实在没有什么经验可谈,一切的经验理论在小五身上都是无效的……

    小五似乎觉得挺有/意思,笑了起来,但是并不像小宝宝那样咯咯的笑,而是微笑,笑的特别有气势。

    小五自己穿好了衣服,伸着肉肉的小胳膊,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

    方清眨眼说:“他……他是不是饿了?”

    这荒郊野岭的,什么也没有,连个野兽都没有,哪里去找吃的给小五吃,而且现在小五瞬间缩水了,不知道是不是饿憋了,这么小的宝宝可能什么也吃不了。

    方清把小五放在温白羽怀里,从地上站起来,说:“我去附近找找,应该有种果子可以吃。”

    他说着,毫不犹豫的往远处走。

    温白羽眼睛看不清楚,就选择不乱动了,坐在原地,手指被小五握住了,小五肉肉的小手一包,整个才能抓/住温白羽的一根手指头,抓/住之后嘴里“啊啊”了两声,然后说:“爸爸!”

    小五缩小时候的声音奶声奶气的,颇为可爱,带着一丝糯糯的腔调,可爱的温白羽差点/化了。

    温白羽摸/着小五的脸蛋,轻轻捏了捏,笑着说:“你是饿憋了吗?”

    小五歪着头看了看温白羽,似乎想说什么,张了张嘴,不过只会说:“爸爸!”

    方清很快就回来了,因为已经不失血了,他的脸色没有再恶化,怀里捧着一堆果子走了过来,把几个果子递给温白羽。

    他们没有水,也没办法洗果子,就算想要削皮都没有干净的匕/首,方清干脆把果子“啪!”的一声掰/开,然后递给了温白羽,说:“反正他已经长牙了,让他啃里面的瓤吧。”

    温白羽抱着小五,让小五稍微坐起来一点,小五肉肉的小手立刻去抱掰/开的果子,果子掰/开之后比他的脸还大,里面的瓤是淡黄/色的,不知道是什么果子。

    小五立刻把头埋在果子里,尖尖的牙齿开始“咔吃咔吃”的咬着果子的瓤,啃的飞快,小屁/股还一扭一扭的,看起来特别可爱。

    方清听着“咔嚓咔嚓”的声音,总感觉后背发/麻,这么小一个孩子竟然能啃果子,还肯的“咔咔”有声,就跟啃骨头似的。

    方清又掰/开了一个,一半给温白羽,另外一半自己留着吃,他刚要往嘴里送,就见小五突然抬起头来,他手里的果子已经空了,瓤都被掏干净了,留着外面一层青色的皮,就跟西瓜船一样。

    小五的脸上全是黄/色的果汁,圆/鼓/鼓的两颊和圆溜溜的下巴上蹭了好多果肉。

    方清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小五睁着一双红色的眼睛,盯着方清手里的果子,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示意自己没吃饱。

    方清翻了个白眼,说:“干什么管我要,他手里也有一个掰/开的。”

    小五“严肃”的摇了摇头,温白羽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听见了方清的话,低头说:“小五?没吃饱吗,这还有。”

    温白羽说着要把自己手里的果子递给小五,小五则是推着果子,摇了摇头,把果子又推回温白羽手里,然后奶声奶气的说:“爸爸……爸爸吃!”

    温白羽感觉实在不适应,刚才小五变大的时候,说出来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一股浓浓的成熟感,而现在的小五,同样是叫“爸爸”,叫的又软又萌。

    小五说完“爸爸吃”,转头又看向方清,方清气的又翻了一个白眼,小五真是孝顺,让温白羽吃果子,结果却抢自己的。

    方清看着小五认真的眼神,认命的把自己手里的果子递给小五,小五扬起一个微笑,好像满含赞扬,方清自动忽略了这种微笑,总觉得笑得他后背发/麻。

    方清听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又掰/开一个果子,刚掰/开要往嘴里送,就听到奶声奶气的“吃!吃!”的声音。

    方清一抬头,小五又在看着他,手里捧着一个只剩皮的果皮船,然后一丢,就丢到了方清身上。

    方清:“……”

    小五伸着满是果汁的小肉手,对着方清微笑,手掌一张一张的,示意管方清要他手里掰好的果子。

    方清:“……”

    小五笑着说:“吃!”

    他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方清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粗喘着气把手里的果子递给了小五,小五接过来之后,“咔嚓咔嚓”两口又吃光了,然后又看向方清,说:“吃!吃!”

    方清气的眼睛翻白,说:“你有完没完!?”

    小五则是露/出一个纯洁的微笑,拍着自己的肚子,小眉毛吧嗒下来,颇为委屈的说:“肚肚饿……”

    方清:“……”

    好像在欺负小宝宝一样,可是被欺负的明明是自己。

    方清刚才找到了三个果子,一共六瓣,每个果子都比小五的脑袋还要大,温白羽吃了一瓣,方清一口还没吃呢,小五已经把剩下的五瓣都吃了,还笑眯眯的擦了擦自己的小/嘴巴,嘴角挑/起来,冲着方清露/出一个微笑。

    方清/真的想收回之前的想法,一点也不温柔……

    小五的肚子明显比之前要鼓了很多,不鼓才怪呢,这么多果子吃下去,小五现在才那么一丁点,比普通的小宝宝体型还小,方清都怕他把肚皮撑/爆了。

    方清看着满地都是果皮,认命的说:“我再去摘一点……”

    温白羽趁方清去的时候,给小五擦了擦嘴,摸/着小五浑/圆的小肚子,有点担心的说:“儿子,你不会把肚子撑/爆吧?”

    小五自豪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看起来他家儿子的饭量都挺大的……

    可能是因为在长身/体的缘故。

    方清很快回来了,这回他怀里抱着,胳膊下面夹/着,就差头顶上顶着,抱回来好几个果子,一脸“我看你能吃多少”的表情。

    方清掰/开一个果子,递给小五,小五看他主动递给自己,笑眯眯的伸手就接过去了。

    方清:“……”还能吃!?

    小五的饭量像无底洞,实在太可怕了。

    方清终于逮着机会,自己吃了半个果子。

    温白羽说:“你怎么知道这地方有果子?你以前来过?”

    方清正在吃果子,果子也不是很甜,就跟喝白水一样,没什么好吃的,刚才看小五吃的那么开心,还以为很好吃,结果有些失望。

    突听温白羽这么说,愣了一下,说:“没有,我没来过,第一次来这里。”

    他说着看向前面,刚才采果子的地方,有些迷惑的看了看,说:“可能是刚才逃命的时候看到的。”

    温白羽说:“你为什么要抢小五?”

    方清又愣了一下,看向捧着果子正在啃的小五,小五这个时候抬起头来,满脸都是果汁,但是眼神很郑重的看着方清。

    方清别开眼神,说:“我以为你知道,当然是为了我师父,师父是待我最好的人,是最好的好人,只要能让他复活,我什么都肯做。”

    方清说着,眼神有些迷茫,似乎陷入了深沉的回忆。

    温白羽想到在之前的墓葬里,那石棺里的族长应该就是方清的师父,但是开棺之后,那具干尸已经变成了灰分,彻底灰飞烟灭了。

    温白羽只能看到方清的一个轮廓,方清喃喃的说:“不管你们怎么看我,都无所谓……”

    温白羽眯着眼睛打量方清,仍然只是能看到一个轮廓,但是他能看到对方蜷缩在靠着树,那种感觉似乎有些萧条。

    温白羽说:“你的态度就有问题。”

    方清笑着说:“你要对我说教吗?”

    温白羽耸了耸肩膀,说:“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最在意的人为了他,被挫骨扬灰了,我的朋友找了那个人两千年,找到了那个人几十回,但是都没有用旁门左道复活那个人。我记得他说过一句话,他说那个人是极其迂腐的,若是他用了旁门左道复活,恐怕活过来也会恨不得立刻去死。”

    方清狐疑的看向温白羽,温白羽说:“你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但是你肯为了他什么都做,甚至不惜做坏事,想必他为人处世的魅力已经足够了……方清,别让他对你失望。”

    方清愣了一下,身/体开始打颤,摇头说:“或许已经失望了。”

    小五一手捧着果子,果子还没有吃完,看起来挺重的,但是小五肉肉的小胳膊竟然一手能托起来,另外一手使劲伸过去,拍了拍方清的小/腿,似乎在安慰一样。

    不过方清眼皮直跳,因为小五手上全是果汁,那根本不是安慰,全都蹭在了自己衣服上……

    方清和温白羽都沉默了一阵,沉默的这一阵里,小五把其他的果子也都给啃掉了。

    温白羽摸/着小五圆/鼓/鼓的肚皮,感觉自己太阳穴都在抽/搐,说:“小五,别吃了,你会不会消化不良啊……”

    他们正说着话,躺在温白羽怀里,拍着自己小肚皮的小五突然翻身坐了起来,那动作非常快,怎么看也不是个小宝宝的样子。

    小五坐起来之后,身上猛的闪过一片红光,瞬间从小宝宝变成了成年男人,温白羽吓了一跳,差点磕到脑门。

    小五快速的站起来,把万俟景侯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拽起温白羽,言简意赅的说:“走。”

    方清诧异的说:“等等,走哪去?”

    他说着,也被小五拽了起来,小五的眼神非常锐利,那种温柔荡然无存,红色的眼睛转了一下,看向树林深处的黑/暗,猛地一眯,突然矮身横扫了一下,地上的火堆“嘭!!”的一声巨响,一下散开了。

    燃/烧着的树枝被小五一下踹了起来,带着剧烈的风声,在狂风中,火精的火焰越烧越烈,一下冲出去,打入黑/暗之中。

    就听“咯咯咯咯咯”的声音,那潜伏/在黑/暗中的东西一下躁动起来,纷纷躲避着火焰,从黑/暗中冲出来。

    方清大喊了一声:“是那些血尸!?”

    温白羽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他只能看到一个一个的影子来回来去得晃,包围在他们身边,数量非常可观。

    小五将方清一推,推到温白羽身边,又是言简意赅的说:“扶着爸爸。”

    方清下意识的去扶温白羽,毕竟温白羽眼睛看不清楚,后面的血尸冲过来,方清按住温白羽的头,两个人往前一扑,立刻过了过去。

    方清这才反应过来,回头大喊着:“他是你爸,不是我爸!”

    血尸蜂拥而至,瞬间将小五包围起来,小五透过疯狂大叫的血尸,听到方清的喊声,只是回头对方清笑了一下,红色的眼神一下温柔了起来,几乎晃花了方清的眼睛。

    方清愣神的时候,就听耳边的温白羽突然大喊一声:“当心!”

    他说着,手中的凤骨匕/首一转,就听“嗤——”一声,一下挑中迎面扑过来的血尸,拦着方清后退了两步。

    小五猛地一踢地上的火堆,带火的树枝一下飞起来,“啪”一声落在小五手中,小五右手拿着树枝,树枝尖端的火苗点了一下,似乎想用这个做兵刃。

    那些血尸发出“咯咯咯”的大吼声,冲着小五就扑过去,小五手中的树枝抖了一下,在昏暗中,尖端的火苗就像一只燃/烧的野兽,快速的舞动起来,在黑/暗中张牙舞爪。

    就听到“啪!啪——”的声音,树枝并不坚韧,也不柔/软,反而非常脆,但是在小五的手里,竟然变成了一把宝韧一样。

    方清看的眼花缭乱,感觉后背发凉,他当时选择这颗烛龙蛋,到底是多和自己过不去?

    方清扶着温白羽,说:“走,这边走,放心吧,你儿子对付这些血尸绰绰有余。”

    温白羽还是有些担心,但是自己眼睛根本看不清楚,围在旁边也是捣乱,方清扶着温白羽回头看了一眼,小五还在血尸群中,不过回头也看了他一眼,朝他挥了一下手,示意他们先走。

    方清戴着温白羽窜进树林里,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在树上刻下痕迹,往前走了一会儿,方清体力有些不支,毕竟然一直在失血,虽然现在并不流/血了,但是失去的血不是吃两个果子就能补上来的。

    方清“嘭”的一声栽倒在地上,感觉累的已经不行了,眼前一阵阵发黑,金星乱转。

    方清喘着粗气,使劲晃了晃脑袋,说:“我不行了。”

    温白羽把他扶起来,让他靠着树坐下来,说:“咱们就在这里等吧,别再走远了,我怕小五跟不上来。”

    方清点了两下头,失血的无力感让他浑身松散,没劲,恶心想吐,巨大的疲倦席卷着他,感觉要死了一样。

    方清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他靠在树上喘了两口,突然听到“沙沙”的声音,猛地警觉起来,感觉温白羽扶着自己的手也抓紧了,对方也听到了声音。

    温白羽说:“不是小五的脚步声。”

    方清也听出来了,那脚步声很沉重,应该不是小五的,就看到一个黑影从前方的树林里慢慢走出来。

    方清知道温白羽看不见,赶紧拉着他躲在树后面,温白羽的白袍都已经灰了,但是还是非常扎眼,方清把他的白袍子拉紧,两个人紧紧/贴在树后面,幸好体型都不是很大,躲在树后面严严实实的。

    那个人影没有发现他们,朝着前面走去,很快在一处石岩前消失了。

    方清疑惑的看着那个人影,说:“嗯?好奇怪。”

    温白羽轻声说:“怎么了?是认识的人?”

    方清说:“我不认识,但是你应该认识,是你们队里那个人,长相尖嘴猴腮的,穿的金闪闪那个。”

    温白羽虽然看不见,但是一听顿时就想到了一个人,唐六爷的儿子,唐名禄!

    唐名禄不是被血尸抓/走了吗?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

    而且唐名禄是孤身一个人,看起来脚步很轻/松,也没有被胁迫的意思。

    温白羽脸上全是疑问,方清看他的样子,轻声说:“前面好像有个山洞,他进去了,咱们要不要跟上看看?”

    温白羽担心后面的小五找不到他们,方清知道他的意思,说:“等着,我留个记号。”

    方清说着,用自己的长指甲在树干上刻了一个记号,然后拍了拍温白羽,两个人悄悄的往前走。

    前面的岩石上果然有个洞/口,看起来是天然的,隐藏在浓/密的枯树之中,看起来非常隐蔽。

    洞/口里散发出大量的血/腥味!

    还有阴气……

    温白羽一凛,那是血尸的味道,而且是大量的血尸,不过味道不会这么浓重。

    两个人藏在山洞外面,并没有贸然进去,温白羽比划了一下,让方清屏住呼吸。

    方清皱了皱眉,他也想要屏住呼吸,可是他现在呼吸困难,脑袋里都是眩晕的,越是眩晕就越想呼吸,越是呼吸不上来就越是眩晕,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方清努力的屏住呼吸,温白羽把耳朵贴在石壁上,里面的洞似乎并不太深,能清晰的听到里面的声音。

    一个陌生的声音说:“为什么不按计划走?”

    这个声音很陌生,他似乎有/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诡异,非常奇怪。

    另外一个声音说:“因为我有更好的计划了。”

    那个声音是唐名禄的声音,绝对没错,果然是唐名禄。

    那陌生的声音说:“更好的计划?你的计划就是破/坏我的大事,我们之前说好了,我帮你当上唐家门主,你帮我完成计划,但是现在呢,为何把唐伯杀掉?”

    温白羽更加震/惊了,唐伯?这么听起来,唐伯竟然是唐名禄杀的?

    唐名禄的声音笑着说:“你误会了,唐伯不是我杀的。”

    那陌生的声音说:“你现在还想狡辩?”

    唐名禄的声音说:“可确实不是我杀的,我前些日子,结识了一个人,他也想要祝我夺得唐家的门主,所以我做了一个考量。”

    那陌生的声音陡然压低了很多,冷笑着说:“你想要反悔了?唐名禄,你果然是个小人。”

    唐名禄的声音笑着说:“并不是反悔了,而是做一番衡量,你和那个人的目的很相似,都是希望唐无庸死,既然咱们三个目的一致,那完全可以一起成大事。”

    唐名禄的声音听了一会儿,又说:“很不幸的是,那个人好像和唐伯有些渊源,唐伯把他认出来了,所以他才杀了唐伯,我就说了,唐伯不是我杀的。”

    那个陌生的声音没有说话,唐名禄笑着说:“你有唐无庸的信任,我有唐家内部的消息,而那个人,有大量的血尸将,咱们合作不好吗?反正目的是一致的……哦对了,我们刚刚把这次的目的又扩大了一点,就是鸿鹄血,你也发现了把,那个叫温白羽的竟然有鸿鹄血,杀唐无庸的时候把他也顺道解决了,咱们大可以一起永生,不好吗?”

    那个陌生的声音冷笑着说:“我对鸿鹄血,没有兴趣。”

    温白羽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其中一个是唐名禄,他是唐六爷的儿子,的确拥有唐家内部的消息,虽然他是个纨绔子弟,但是消息肯定非常灵通。

    而另外的两个人是谁,那个陌生的声音竟然是唐无庸最信任的人,能是谁?

    还有那个一直没有出现的神秘人,拥有大量的血尸,这种被控/制的血尸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好像傀儡一样。

    而且他们的话题竟然还扯上了自己。

    温白羽脑子里飞快的转,正在思考这些问题,就听到“咚!”一声,后知后觉的暗叫一声不好!

    温白羽听得太专注了,一不留神,竟然没有发现旁边的方清有些不对劲,方清的脸色越来越差,嘴唇也惨白了,眼睛不断的翻白,终于支持不住,一下栽倒在地上。

    外面传出了声音,里面的唐名禄立刻大喊一声:“有人!”

    说着,就听到“咯咯咯!!!”的声音从洞里冲出来。

    温白羽心里全是完蛋了,一把抄起晕倒的方清,转身要跑,不过这个时候后背生风,脑后都是凉风,血尸的爪子已经飞快的抓了过来。

    温白羽身/体后仰,猛地躲过去,手中的凤骨匕/首“唰——”的一削,后面的血尸继续前扑后继的跟上,这个时候一个黑影从山洞里窜了出来,温白羽虽然看不清楚是谁,但是那花里胡哨的衣服颜色很明显,在温白羽眼前一片花斑,明显是唐名禄的穿着!

    那人影趁机飞窜出去,也不和温白羽纠缠,猛地窜出去不见了。

    温白羽来不及追他,源源不断的血尸从洞/口里冒出来,这个时候就听到“铮————!!!”的一声。

    一刀黑色的寒光撕/破黑/暗,猛地席卷过来,一把长刀一下打过来,“嘭!!”的巨响,砸碎了洞/口的石壁,一下将扑过来的血尸脑袋直接削下去,插/进了洞/口的石壁中。

    吴刀!

    温白羽惊喜的转过头来,但是他仍然看不清楚,一团黑影从远处快速的掠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来,翻身跃起,一把拔下石壁上的吴刀。

    吴刀发出“嗡嗡——”的共鸣声,强烈的气息席卷而来,果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跃过来,划开吴刀,手腕一翻,就听“咔!”一声,吴刀快速的伸长,变成了一把长刀,与此同时,又有人卷入了战圈,一下跃了起来,也是黑漆漆的袍子,但是那种炙热的感觉没有第二个人了。

    小五从远处跃过来,猛地跃进血尸群里,和万俟景侯肩并肩站着,手中燃/烧着火焰的树枝已经熄灭了。

    小五的目光阴沉,手腕一抖,就听“呼——”的一声,巨大的火焰从手心冒出,顺着树枝一下燃/烧起来,猛地冲到树枝的顶端,就好像一把燃/烧的利刃一样。

    血尸的数量很多,温白羽托着方清,眼前模糊一片,也看不清楚,但是感觉的出来,他们好像被包围了,情况有点不妙。

    万俟景侯似乎看出他的意思,说:“别担心,他们来了。”

    他说着,就听到“簌簌簌”的声音,首先冲过来的是黑羽毛和小七笃,小七笃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亮,发出“呋——呋——”的大吼声,猛地跃过来,疯狂的撕咬血尸,后面还有声音,唐家的人也追过来了,虽然看起来狼狈的不行,但是人头是齐全的。

    唐无庸身上全是血,脸上一片肃杀,铁爪子上正“滴答滴答”的滴着血,他眯着眼睛,眼神有些朦胧,在人群里扫了一下,但是没有焦距。

    唐无庸的眼睛估计也和温白羽一样,也中了虫玉的毒,似乎现在看不清楚东西。

    人头全都到齐了,这样看来血尸也不算太多,况且他们里面还有以一当百的人。

    就听到“叮铃——叮铃——”的声音,似乎是铃铛在响,这种声音和方清之前用的叮铛很相似,但是方清现在昏迷着,铃铛还在收缴在万俟景侯那里,不可能是方清的声音。

    那些血尸听到铃铛的声音,快速的向后冲去,好像受到了支配,一下冲进树林里,竟然逃跑了。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那群红色的身影快速的逃跑,难道这个铃/声,就是那神秘人发出来的?

    他一直没有露面,杀了唐伯,隐藏在暗中。

    血尸全都逃跑了,唐家的人要追,唐无庸把他们拦了下来,说:“不要追,这里地形咱们不熟悉,不能贸然去追。”

    他说着,又看了一遍周围,似乎看不清楚让他很焦躁,说:“慕秋呢?”

    慕秋?

    人群里似乎真的没有慕秋,缺少的就是慕秋和唐名禄,其他人全在这里了,还多了一个方清。

    小五从温白羽怀里把方清接下来,突然抬了抬一下巴,示意众人看向山洞里,眯着一双眼睛,说:“血。”

    众人不明所以,冲进山洞里看,果然山洞里有很多血,一个人影倒在地上,他的胸口插着一把短刀,血流不止的晕了过去。

    是慕秋!

    慕秋倒在地上,脸上一片惨白,胸口上那把断刀,刀背上镶嵌着一个血红色的月牙,竟然是之前杀死唐伯的那把短刀!

    地上一片鲜血,慕秋进气很微弱,单薄的身/体瘫在地上,已经没了知觉。

    唐无庸的眼睛看不清楚,但是能感觉得到,那是慕秋,他快速的冲过去,抱起已经昏死过去的慕秋,说:“慕秋!慕秋?”

    慕秋完全没有知觉,四肢松散,短刀正好插在他心口的位置,唐无庸感觉自己的手都在打颤,他能摸/到慕秋滚/烫的血液。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看着慕秋身上插着的短刀,说:“没有插中要害,先拔刀。”

    唐无庸第一次感觉到手抖,他一直自负自己的手,唐家任何的机/关都不在话下,即使他只有一只手,另外一只是假的。

    但是现在他的手抖得厉害,根本没办法拔刀。

    方清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小五将方清放在的地上,然后走过去,说:“我来。”

    他说着蹲下来,左手握住短刀,右手按住慕秋的心口,一手提一手按,猛地一下将短刀拔了出来。

    “嗬——!!”

    昏死中的慕秋猛地张大嘴巴,血一下涌了出来,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眼睛一下睁开了,眼睛里全是血丝,瞪着抱着他的唐无庸,但是很快一撇头,又昏死了过去。

    小五将刀拔/出来,同时右手散发出一阵红色的光芒,意外的是胸口的血竟然没有喷/涌/出来,伤口在肉/眼下慢慢愈合了,把血也给凝重了。

    伤口完全愈合的时候,小五吐出一口气,把手收了回来,与此同时就听到“当啷——”一声,小五握着的短刀一下掉在了地上,小五一个大活人突然就消失了,黑色的衣服瞬间“噗”的一声掉在地上。

    万俟景侯手疾眼快,一把接住掉下来的小五,小五瞬间又缩水了,变成了一个小宝宝,被宽的黑袍盖住了脑袋。

    温白羽也吓了一跳,说:“小五,没事吧?”

    小五从黑袍中探出头来,眯着眼睛笑,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他意思好像是……他又饿了?

    温白羽发现,好像小五每次用过治愈的能力之后,就会缩水,或许对小五来说,治愈消耗的能量太多了,所以他吃得才这么多……

    慕秋暂时没有危险了,只不过也失血太多,他们这群人里,虽然没有死的,但是损伤倒是惨重,除了温白羽还有唐无庸,还有几个唐家的人也暂时眼盲了,看不清东西。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摸索着想要坐下来,万俟景侯伸手扶住他,说:“你的眼睛是染上了虫玉?”

    温白羽点了点头,伸手想要揉眼睛,不过被万俟景侯拦住下来了,把他的手给握住了。

    温白羽说:“我已经洗过了,能看见东西,但是看的不清楚。”

    他说着,把脸凑过去,双手捧着万俟景侯的脸,和万俟景侯离得特别特别近,眯着眼睛使劲看,说:“还是看不清楚,一团模糊。”

    万俟景侯伸手搂着他,让他靠着自己坐下来,说:“别担心,过两天就好了。”

    万俟景侯说着,捏着他下巴,让他把脸抬起来,盯着温白羽的眼睛,很专注的说:“亲一亲就不疼了。”

    说着低头亲了亲温白羽的眼睛。

    温白羽感觉老脸发红,说:“早就不疼了!”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那亲一亲好得快。”

    温白羽:“……”

    万俟景侯真是一如既往的苏……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决定以后每天的10个红包,全部随机发了,最近好像网站抽的比较厉害,更新之后都不显示章节,让前排留爪的小天使有点纠结。以后红包都随机发,小天使们不用浪费时间抢前排了,蠢作者会尽量让大家全都收到红包的\(^o^)/~

    另外,小五的CP就是方清,估计小天使们已经看出来了,关于CP,蠢作者是不打算中途改的,先提一下给各位扫个雷。

    最后各位小天使,汤圆节快乐~~撒花!*★,°*:.☆\( ̄▽ ̄)/$:*.°★* 。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四月中旬、Stellar暗的手榴弹

    谢谢墨归__yuni、月精灵、有仓鼠的瓜子、18422946、redtears88、黑豆豆、Stellar暗、麦子、苏上清明、妖若、柳慎独、lanling、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四月中旬、玖小喵的地雷

    昨天和前天的20个红包已发(狐小元、四月中旬、aaa、麦子、redtears88、幽幽冥姬、蔥稚、zjsylp、桃夭不妖、阿懒、玖小喵、stopcalling、Stellar暗、柳慎独、人间六月天、苏上清明、zz攒钱买龙猫、(●^o^●)、小白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99章 水下孤城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