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96章 水下孤城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万俟景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管什么桃木剑黑狗血和黑驴蹄子了,小五丢/了,还在蛋壳里就不见了。

    万俟景侯立刻下令让人出去找,自己也亲自出去找,温白羽也坐不住,披上衣服也跟着出去找。

    万俟景侯离开帐篷时间并不长,他和化蛇还有唐无庸谈话的时间还不到一刻,然后黑羽毛和小七笃去了帐篷,就看到有个侍女鬼鬼祟祟的,按照这样来说,小五丢掉的时间并不长。

    士兵在周围搜罗着,小七笃突然从万俟景侯的怀里蹦下来,然后飞快的往前跑,因为他还是少年的姿态,手脚并用的往前跑有些奇怪,旁边的士兵全都看他。

    黑羽毛赶紧追过去,将小七笃抱了起来,小七笃嘴里“啊……啊……”的喊了两声,指着前面树林的方向。

    再往前走就是猎场,树林属于猎场的范畴,里面自然有野兽,小七笃指着那个方向,一直喊着,黑羽毛就抱着他往前走了几步,突然看到地上竟然有东西。

    地上是一串金铃铛,每一个铃铛都很小巧可爱,铃铛闪着金灿灿的光芒,就静静的躺在地上。

    黑羽毛眯了一下眼睛,赶紧把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叫了过来。

    温白羽一眼就认出这个金铃铛了,这不是在墓葬里,假扮老鬼的那个男人的铃铛吗?铃铛的声音很清脆,一晃铃铛,那只木头鹰就会被控/制,变得凶猛起来。

    温白羽想要弯腰把铃铛捡起来,万俟景侯却伸手拦住他,说:“铃铛里是蛊虫。”

    他说着,让人拿来一方帕子,然后垫着帕子把那串金铃铛捡了起来,众人仔细一看,果然金铃铛里面竟然真是蛊虫,铃/声并不是靠晃动而产生的,而是靠催动蛊虫而产生的。

    万俟景侯将铃铛拿起来的瞬间,金铃铛就开始“叮铃铃——!!!”的发出刺耳的声音,那些蛊虫显得非常亢/奋,不断的在铃铛窄小的空间里游走,撞击着铃铛的内/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冷声说:“找戴着金铃铛的那个人。”

    方清托着那颗蛋宝宝,红色的蛋壳破裂成了两半,但是里面的东西没有马上钻出来。

    木头鹰立刻在他头顶盘旋了两圈,激动的说:“啊!啊!是烛龙吗!一条龙要从蛋壳里钻出来了?!”

    方清被他说得有些紧张,烛龙都是可怕的,人们捕捉烛龙的时候从来都是伤亡惨重,但是人就是很奇怪,明明伤亡惨重,但是还有前仆后继的人去捕捉烛龙。

    方清从没见过烛龙,但是自小看过师父的典籍,心里有些打鼓,再加上木头鹰“啊啊”的喊,就跟乌鸦一样吵。

    方清立刻皱眉说:“别喊了,你以为自己是乌鸦吗,一会儿把那些人招惹过来了。”

    木头鹰立刻闭上鸟嘴,说:“咦?他怎么不出来?是不是太胖了,卡在蛋壳里了?要不你把蛋壳扳一扳?”

    方清:“……”

    方清看着那碎开的蛋壳,说实话他现在有点双手发/抖,毕竟托着的是一只烛龙,虽然是幼崽,但是破/坏力和杀伤力还是未知,贸然用手去扳,万一手给烧掉了怎么办?

    方清可还记得这颗烛龙蛋在自己手掌心里冒火的样子,他现在手掌心里还有一块伤疤。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叮铃叮铃——!!”的声音,方清顿时一愣,随即摸/向自己的手腕,说:“糟糕,我的铃铛掉了!”

    木头鹰落在旁边的树枝上,用翅膀当做手,揉了一把鹰脸,说:“啊……你竟然把那么有标志性的东西掉了,现在好了,估计已经被人捡走了,咱们是给人留下信号,寻求刺/激呢吗?”

    方清左右看了看,说:“快走,这个地方不能留了,咱们直接去那个地方。”

    木头鹰扇着翅膀,说:“也对也对,快走,那个地方起码已经越过了襄国的国界。”

    方清抱着破碎的蛋宝宝往前跑了几步,突然就停下来了,木头鹰说:“怎么了?”

    方清脸色有些惨白,怀里的蛋宝宝似乎在动,蛋壳又开始碎裂,开始掉渣,方清吓得把蛋宝宝放在了旁边的木桩子上。

    木头鹰拍着翅膀,说:“明明是你要抢鸡蛋的,现在怕成这个样子。”

    方清“嘘——”了一声,说:“要出来了!”

    木头鹰也不说话了,认真的看着那颗已经破碎的红色蛋宝宝。

    红色的蛋壳在木桩子上不断的摇晃着,左摇右摆,就像个不倒翁一样,随即有大量的碎片从蛋壳上掉下来,就像下宝石雨一样。

    “咔……嚓……”一声,蛋壳一下就碎裂了。

    一双白色的肉肉的小手扒在了蛋壳的边缘。

    方清睁大了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像和那个手差不多,都是人手?说好了是个烛龙呢?

    那双白色的小手使劲扒着蛋壳的边缘,用了用/力,就在方清觉得蛋壳太坚/硬,是不是应该去帮帮忙的时候,蛋壳发出“咔!”的一声脆响,一下就裂开了。

    那双手扒着蛋壳的边缘,稍微一用/力,一个小脑袋从里面钻了出来。

    “嗬——!!”

    方清立刻吸了一口气,木头鹰也睁大了眼睛,说:“哇!哇!是个小孩子!怎么不是烛龙?!”

    蛋壳完全被小孩子给扒/开了,整个碎裂,露了出来,果然是一个小孩子,就只有手心那么大,从蛋壳里跑出来,也就这么大了。

    长得白白/嫩/嫩的,超级可爱,一双眼睛并不是很大,但是非常水亮,眼型竟然有些长,但是并不属于狭长,生着一对红色的眼睛,眼睛里似乎随时随地蒙着一层水光,让扎眼的红色看起来无比温暖。

    小孩子长相非常可爱,圆圆的包子脸,嘴唇稍微有点薄,鼻梁竟然挺挺的,并不像刚出生的小孩子,鼻梁都是塌陷下去的。

    小宝宝左眼的眼角位置,竟然还有一颗痣,长得位置都和万俟景侯一模一样!

    方清吓了一跳,说:“他!他……怎么是人!?”

    木头鹰拍着翅膀说:“哎呀哎呀,好可爱,个头也好小,还有小**,你看他的小**,是个可爱的男娃娃,眼睛是红的,是红的啊!”

    小宝宝从蛋壳里爬出来,竟然不哭不闹,一双红色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周边的环境,然后把目光锁在方清身上,上下看了看,那感觉还煞有见识,然后笑了笑,竟然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

    方清有一种错觉,自己面对的好像并不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子。

    木头鹰说:“啊呀!他笑了,笑起来更可爱了,好想拍拍他的小/脸蛋……哎不对啊,我听说刚出生的孩子一般都会哭啊,不哭不吉利,养不活还是傻/子呢!”

    方清:“……”

    方清没时间去理那个木头鹰贫嘴,他怕后面的人追上来,硬着头皮过去把刚出生的小五抱了起来。

    小五还是不哭,也不闹,睁着一双红色的眼睛看着方清,嘴角还带着微笑,让方清更觉得头皮发/麻,嗓子都开始发紧了,幸亏小五没有挣扎,也没有攻击人,似乎特别无害,就静静的呆着,任由方清抱着他往前走。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等了一晚上,周边都找遍了,就是没有人,哪里也找不多小五。

    化蛇和唐无庸全都出去打探消息了,关于那个金铃铛的消息,而黑羽毛则带着人在周围继续找,直到天亮之后仍然一无所获。

    化蛇和唐无庸还没有回来,到是黑羽毛和小七笃率先回来了,黑羽毛手里拿着一个小布包,进来之后放在案上,然后摊开。

    温白羽“嗬——”了一声,竟然是破碎的蛋壳!

    红色的蛋壳全都破碎了,里面空无一物,但是他肯定认得,暗中散发着宝石一样光彩的红色的蛋壳,绝对是他家小五的。

    小五是自己破壳了?还是被人敲开的?

    温白羽心里着急的要命,万俟景侯的脸色也不好看。

    这个时候唐无庸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外面已经/天/亮了,唐无庸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唐无庸说:“我刚才已经查到那个戴着金铃铛的人了,他最近刚刚出道,道上有听到这个人的消息,似乎姓方,叫方清。有道上的朋友接过他一单,是从边界偷运的单子……”

    唐无庸顿了顿,说:“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不在襄国的国界范围内了。”

    万俟景侯的脸色非常阴霾,方清带着小五出了襄国,襄国在万俟景侯的统/治/下虽然越来越强大,但是他的手也不能贸然伸出襄国,不然会带来极大的麻烦。

    温白羽沉吟了一下,说:“你留下来,我自己去就可以。”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温白羽,这肯定是不行的,说:“我绝对会去,只是现在缺少一个借口。”

    众人都面面相觑,这个时候慕秋弹了一个响指,说:“这有什么难的,他偷渡,咱们也偷渡啊,这不就完了,悄悄的摸过去,再悄悄的摸回来,到时候谁也不知道。”

    慕秋一说完,其他人都觉得慕秋讲的是个冷笑话,然而万俟景侯却意外的点了点头。

    慕秋笑着说:“看,对吧,他也同意我的说法。”

    唐无庸皱了皱眉,说:“这个办法比较冒险,一旦别人知道了你的身份,想必一场战争不可避免。”

    温白羽也担心的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这个时候却显得放松了很多,看向唐无庸,说:“你是在道上走动的人,我之所以收归你,就是让你做这种事情的。”

    唐无庸笑了一声,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办法我倒是有。”

    唐无庸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竹筒,也就是小拇指那么细,打开来抽/出一张帛,展开来上面有几个字,说:“这是唐家六门给我的行程书,唐家一共分为六门,每一门都有自己的组长,互不干涉,但是每次出手之前,肯定会向门主通报行程,刚巧今天晚上就有这么一单。”

    唐家六门,六门的组长全是唐无庸的长辈,六门之间互不干涉,但是每次行动之前,都要向唐无庸报备行程,其实这已经让唐家六门的组长熬心了,觉得向晚辈报备行程很没面子,但是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毕竟唐家家规森严,谁也不敢破/坏。

    唐无庸拿到的这份行程书,正好是出襄国国界的一份行程书。

    如果万俟景侯他们可以掩藏身份,藏在这些人里面,也混出国界,那就非常简单了。

    众人准备了一番,今天晚上时间比较紧迫,但是对于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来说,时间太漫长了。

    万俟景侯对外就称病,谁也不见,傍晚时分的时候,就带着温白羽,黑羽毛还有小七笃一起出发了,唐无庸和慕秋自然也会跟着,毕竟他们是接应唐家的人。

    万俟景侯让化蛇留下来应对情况,毕竟化蛇是大司马,官阶在身,说话也有分量。

    众人准备妥当,就由唐无庸带着悄悄出了营地。

    唐无庸打探出来的消息是,方清很早之前,就在襄国的边界租了一条黑船,准备过界去其他地方。

    那个时候方清肯定不知道会有一颗烛龙蛋,所以想要过界是很早之前的打算了,抓/走小五只是临时的举动,但是昨天晚上,他仍然赴约租了黑船,跑到江对岸去了,不知道方清这次是要去干什么。

    众人出发,夜深人静的时候已经到了预计的汇合点,这次出行动的是唐家的第六门,门主是唐无庸的六叔。

    他们的汇合点在一个破旧的民房里,民房是国界附近的一个客栈,非常破旧,估计是道上的点儿,一般想要偷运都是走这个点。

    他们进了民房,根本不像是一个客栈,一共就四张座子,主人见他们进来,也不需要招呼。

    温白羽他们走进民房里,就看到民房里已经满当当的了,四张桌子坐满了人,但是他们一进去,正中间的那张桌子边,就有几个人立刻站了起来。

    唐无庸带头走过区,在桌子边坐了下来,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也坐了下来。

    为首的是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长相很凶悍,就像个土/匪,打量了温白羽他们几眼,声音就像老烟民一样沙哑,说:“这就门主带来的人?”

    唐无庸点了点头,唐六叔又打量了几眼温白羽和万俟景侯,随即看向了黑羽毛和小七笃,目光定在小七笃身上,笑着说:“门主,你是跟六叔开玩笑吗?还带着一个奶娃娃来?咱们是下斗,不是带孩子。”

    唐无庸冷声说:“这些你不需要管,只要带着我们过江就可以了。”

    唐六叔显然对唐无庸的态度很不满意,凉飕飕的说:“那那咱们丑话要说在最前头,这次行动,我是领队,你虽然是门主,但是也是半路搭伙,要听我的,佛则买卖根本没法谈。”

    慕秋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唐家里这些老家伙总想压着师父一头,这回机会真是千载难逢,唐六估计要过够瘾才行。

    唐无庸却无所谓,说:“可以。”

    唐六笑了起来,似乎觉得挺过瘾的,说:“那行吧,稍微等一等时辰,马上就要交/班了,等着船工敲梆子,咱们就上船了。”

    他们说完了这些,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默默的坐着等时辰,就听到“登登登”几声,有人从二楼走下来,那人看起来尖嘴猴腮的,看见一楼的人,立刻眼睛亮了,冲下来,说:“小秋你真的来了啊!”

    慕秋顿时抖了一地鸡皮疙瘩,来人温白羽不认识,但是看起来认识唐无庸和慕秋,应该也是唐家的人,很年轻也就二十岁出头,一副富二代的打扮,穿金戴金的,看见慕秋之后,满脸都是兴/奋。

    这个年轻人是唐六爷的儿子唐名禄,唐六爷就这么一个儿子,想要他接自己的班,但是很不凑巧,他和这个儿子吃喝嫖赌都精通,唯独不务正业,唐家的手艺他一点也没学会。

    唐名禄眼睛放光的盯着慕秋,笑着说:“小秋,你一路累了吧,船工一会儿才开工呢,要不这样,你跟我上楼去,我带你休息休息,怎么样?”

    慕秋的鸡皮疙瘩掉的更多了,感觉唐名禄说话太恶心,不过慕秋转头一看,唐无庸根本没往这边看,只是自顾自的倒水喝水。

    慕秋眼睛转了转,笑眯眯的说:“你怎么知道我累了,那好啊,一起睡吧?”

    唐无庸差点把嘴里的水全都喷/出来,唐名禄那点花花肠子谁不知道,慕秋一直都不搭理他,这一点唐无庸是很放心的,而且他们才刚刚发生了关系。

    唐名禄差点高兴的跳起来,抓/住慕秋的手,笑着说:“小秋,咱们走,房间就在二楼,我跟你说……”

    他还没说完话,唐无庸沉着脸,突然说:“去哪里?”

    唐名禄害怕唐无庸,估计唐家里除了那些长辈不服唐无庸,其他人都是害怕他的,立刻吓得退后了好几步,说:“不不不,不去哪里,门主你误会了。”

    慕秋:“……”

    唐无庸一句话,唐名禄立刻没种的退到了一边,坐在旁边的桌上,斜着眼睛往这边看,他的眼睛转了好几圈,突然看到了温白羽,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温白羽一身白衣,感觉气质好得不得了,长相温和,虽然不见得多精致漂亮,但是那股好像谪仙的气质太和唐名禄心意了。

    唐名禄的眼睛不断的转,又看到了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的长相实在惊艳,唐名禄还没见过这么完美的一个人,但是那一张冷脸非常阴霾,生人勿近的样子,比唐无庸的脸色还要可怕,唐名禄是欺软怕硬的人,多看一眼都不敢了,只好把目光转在温白羽的身上,想着怎么上前去搭讪。

    温白羽等的有些着急,根本没注意唐名禄赤/裸的目光,倒是万俟景侯注意到了,脸色更加不善。

    “梆!梆梆!”

    三声梆子响,唐无庸立刻抬起眼来。

    慕秋兴/奋的说:“来了来了!”

    唐六爷首先站起来,说:“我之前的话,你们可都记下了?这次我是领队,全都听我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把你们扔在荒郊野岭让你们自生自灭,尤其是那边几个奶娃娃,听到了吗?”

    唐名禄立刻凑到温白羽身边,说:“这位小兄弟,没事没事,我爹就是刀子嘴,其实心地很好的,我看你面生啊,第一次搭伙吗?没关系,跟着我走,我能保护你。”

    他说着就要去拉温白羽的手,万俟景侯本身现在心情就不好,看见被人搭讪温白羽,那心情就更加阴霾了,招手说:“白羽。”

    温白羽也没空里唐名禄,立刻转很就朝着万俟景侯走过去了,唐名禄恨得牙直痒痒。

    众人从民房的后门走出去,后门外面就直接通向一个破烂的码头。

    他们上了一艘渔船,真的是渔船,非常简陋的样子,船上还有鱼腥味,看起来是打鱼用的,估计平时只在附近打鱼,而到了晚上,就是给这些土夫子提/供便利了。

    众人上了渔船,一条船根本装不下他们,果然后面又划来了两条船,因为三/条船在一起目标太大了,所以一会儿要分开走。

    他们要从渡过江,对面是一片高山,必须从陡峭的高山上翻过去才行,到了对面,也有人接应他们。

    温白羽坐在船上,看着黑茫茫的江面,四周一片昏黄,什么都看不多,船夫撑着船,在刮着风的江面上漂泊着,他们也不能点灯,只能黑/洞/洞的行舟。

    船一直在漂泊,漂泊了很长时间,突然发出“嘭”的一声,船底撞到了石头,唐六爷立刻站起来,说:“船家,怎么回事?”

    那船工说:“没事没事,就快到了,你们看前面。”

    温白羽伸着脖子往前看,果然隐隐约约在一团雾气之中看到了一片高山,非常陡峭,约莫一刻之后,船工把船停了下来,就停在高山旁边的浅滩下面,唐六爷让人付了钱,他们就从船上下来了,过不多时,后面的两条小船也来了,众人都走下船来,准备翻越高山。

    翻过了这个高山,后面就有马车来接应他们了。

    这些全是唐家的人,唐六爷虽然态度看起来非常差,但是手艺是非常好的,怪不得不服唐无庸,虽然头发花白了,不过体力也非常好,爬起山来根本不停不喘的,飞快的往上走,如履平地一般。

    这里面体力最差的就属唐名禄了,他根本什么正事都不会干,而且一脸肾亏的样子,满脸都是青色的,走路就喘,更别说爬山了,后半路都是让唐六爷的伙计给背上去的。

    慕秋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毕竟他是第一次做那种事情,而且唐无庸还不算温柔,他走了一会儿之后,腿不疼呢,后面就有些疼了,感觉又肿起来了。

    慕秋脸上都是汗,频频瞥向唐无庸,可是唐无庸完全不知道主动提出来背自己,这让慕秋非常怨念。

    最后慕秋实在忍不住了,拽了拽唐无庸的袖子,说:“师父,你背我!”

    唐无庸看向慕秋,慕秋立刻说:“我屁/股疼!”

    唐无庸:“……”

    唐无庸只好把慕秋背起来,众人继续往山上走。

    小五已经出生了,温白羽虽然还没有修养,但是毕竟他是男人,而且体力恢复的很快,感觉小五一出来,顿时身/体就轻/松太多了,爬山根本不觉得累。

    山很陡峭,到最后就是手脚并用的往上爬,众人翻过高山,天已经要蒙蒙亮了。

    天灰蒙蒙的时候,终于看到接应他们的马车,好几匹马车,还有装行李的,唐六爷这次的目的地很偏远,要在一个非常远的小村子落脚,还有很远的距离,肯定要坐马车保存体力。

    雇的马车并不是道上的人,毕竟这地方很偏远了,又不在襄国里,他们道上的人脉也是到此为止了,只能雇一些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人。

    温白羽他们上了马车,把行李放好,赶车的大汉特别健谈,看见小七笃顿时笑起来,说:“哎呦,这小娃多大了?看起来跟我儿子差不多年纪……说起来,我今天天没亮,还送了一个小娃娃呢,是个美娇/娘带着一个小奶娃,那娃娃生的好小,也真是漂亮。”

    温白羽听着那大喊口音极重的唠嗑,心中顿时有些疑问,一个姑娘带着一个小奶娃,竟然天没亮就赶路?而且该是往深山里走?

    温白羽连忙打听了一下,大汉倒是回答得上来,大汉笑着说:“咱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娘子,就多看了几眼,真是漂亮啊,还有那小奶娃,哎对了,那小奶娃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病了,是红的呦!”

    温白羽一听,顿时看向了万俟景侯,红色的眼睛?

    温白羽说:“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大汉笑着说:“赶巧了,跟你们走的方向一样,不过他没进村儿,就在外面让我停车了。”

    温白羽心里“梆梆梆”的猛跳好几下,难道真的是那个方清和小五?

    小五已经破壳了,温白羽心里更是着急,他家小五都破壳了,可他还没有看见小五的影子!

    大汉赶着车,一路非常颠簸,这个地方是边界,已经超过了襄国,看起来很贫穷的样子,全是泥泞的土路,很不巧,他们一路走,一路就飘起了雨来,雨水把土路冲的无比泥泞,马车不断的摇晃着,感觉要散架了。

    车子走了很久,越来越荒凉,温白羽心里着急,又有些希望,毕竟刚才大汉形容的那个容貌,和方清很相似。

    如果真的是方清,那么他们就找对了地方。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一路都皱着眉,伸手握住他的手心,拍了拍温白羽的肩膀,似乎在安慰温白羽。

    车子在大雨中停了下来,他们终于进入了村子,因为这里多雨的缘故,寨子里的房子建的有点像吊脚楼,一个个黑色的木头房子竖/立在雨天里,显得荒凉极了。

    这个寨子里人太少了,一共就没有几乎人,他们把车停了下来,大汉的家在最里面,房子也并不大。

    众人把行李搬下来,一个个运进房子里,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也下了车,万俟景侯给他遮着雨,两个人快速的进了房子。

    黑羽毛也把自己的外衣撑起来,盖在小七笃头上,然后抱着小七笃进了房子,慕秋看着羡慕的不行,感觉万俟景侯和黑羽毛都特别温柔,动作太贴心了,哪像他师父,唐无庸根本不解风情,下这么大的雨,他屁/股还在疼,结果就让他自己下车进房子。

    唐家的人正在卸行李,把行李全都拽进屋子里来,房间不是很多,一共只有两间,但是床是够用的,就是一张大通铺,只要挤得下,睡多少人都行。

    他们刚冒雨收拾好行李,外面的雨就停了,似乎在跟他们作对一般。

    温白羽换了干净的衣服,把二楼的窗户打开,外面的空气很清晰,阴霾也在慢慢驱散,隐约的阳光露了出来,温白羽刚打开窗户,他就看到对面的吊脚楼二层也开着窗户,两座小楼的间距不过四米左右,所以看得很清楚。

    就见到那打开的窗户里面是个简陋的房间,空空旷旷的,正对着温白羽的,是一个类似于佛龛的东西,里面放着一尊雕像,雕像似乎是一个男人,手里捧着一个圆盘。

    圆盘……

    温白羽顿时就愣住了,那圆盘应该代/表的是月亮!

    在对面的小楼里,一个满头白发,拄着拐杖的老者,正虔诚的跪拜在地上,对着雕像磕头,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因为声音太小,只能看到他嘴皮在动,但是说什么实在听不清楚。

    温白羽看着对面发呆,万俟景侯就走了过来,也看到了那个雕像,顿时眯了眯眼睛。

    他们之前已经见识过了血月族的墓葬,那种雕刻手法非常相似,这个老者如此膜拜这个雕像,难道也是血月族的人?

    那老者似乎感受到了温白羽和万俟景侯的目光,突然转股头来,一双眼睛犹如鹰目,非常锐利,眯着眼睛看向他们,随即快速的撑着拐杖站起来,“嘭!”的一声,把窗户给关上了,阻隔了他们的视线。

    温白羽皱起眉来,说:“那个老者是什么人?”

    万俟景侯说:“问问这里的主人家就知道了。”

    温白羽点点头,这个寨子一共就几户,肯定彼此都熟悉。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从楼上下来,其他人似乎还没有收拾好,大汉见他们下来,说:“快要晌午了,你们吃些啥子?”

    温白羽说:“先不忙吃,我想问问你,对面那座小楼住的是什么人?”

    大汉看他指的方向,立刻笑着说:“哦,那是唐伯。”

    温白羽诧异的说:“他也姓唐?”

    大汉点点头说:“是啊,唐伯是外来的,但是从我爹娘那辈开始,唐伯就住在这里了,算起来唐伯住在寨子里的时间,比我还长呢!唐伯人很好的,就是脾气古怪了些,不喜欢说话,也不经常走动。”

    他们正说着话,突然对面小楼的门打开了,就是那个唐伯站在门边上,他拄着拐杖,头发全白了,脸色非常阴霾,脸上全是皱纹,看起来无比的苍老沧桑,他的眼神很混沌,似乎藏了很多东西在里面。

    唐伯打开门,但是没有说话,只是阴霾的看着他们。

    大汉有点少根筋,还冲着唐伯打招呼,笑着说:“唐伯,你中午吃饭了吗,要来我家吃吗?”

    唐伯摇头,说:“不必了。”

    温白羽总觉得这个人的脸色非常可怕,苍老的不成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登登登”的声音响了起来,特别的欢脱,慕秋换好了衣服,快速的从上面跑了下来,嘴里嚷着:“师父快点啊,别磨磨唧唧的,我都要饿死了!”

    他说着冲下来,还拉着唐无庸的铁爪子,唐无庸有些无奈,刚才慕秋爱装可怜说自己屁/股疼,现在蹦的比谁都快。

    唐无庸一走下来,那老者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苍老的脸一下苍白起来,白的不成样子,不断的抖动着,深吸了一口气,“嘎哒”一声,拐杖竟然掉在了地上。

    大汉奇怪的说:“唐伯?”

    唐伯怔愣着,都忘了捡起拐杖。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唐伯的反应,唐伯那种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按理来说,唐伯一直住在寨子里,依照唐无庸的年纪,估计他们都没见过面,但是唐伯却一脸震/惊,又恐惧的看着唐无庸。

    恐惧……

    为什么是恐惧呢?

    慕秋蹲下来,把拐杖捡起来递过去,说:“老人家,您怎么了?”

    唐伯的眼神直勾勾的看向唐无庸,随即“啪!”的一声将拐杖从慕秋的手心里夺过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啊!嘶……”

    唐伯的动作很迅速,完全不像是一个年纪过百的老人家,夺过拐杖的时候,指甲还刮到了慕秋的手背,划了一个血道子。

    唐无庸走过来,看了看慕秋的手背,一个血口子。

    慕秋揉/着自己的手背,说:“这老人家真奇怪,我帮他把拐杖捡起来,不道谢就算了,怎么还挠人……师父,疼死了!”

    唐无庸说:“这么点小伤也喊疼。”

    慕秋揉/着手,说:“师父,你认识那个老人家吗?他怎么一脸看鬼的表情看你啊?”

    唐无庸皱起眉来,似乎在回忆,但是摇了摇头,说:“没印象。”

    温白羽奇怪的看着老者的反应,他走到对面的小楼,刚要关门,似乎听到了唐无庸说“没印象”,身/体僵了一下,随即“嘭!”一声关上了门,很快二楼的窗户打开了,老者的眼睛阴霾的朝下看着他们。

    温白羽觉得真是越来越奇怪了,这老者的反应实在太诡异,似乎认识唐无庸,但是按理来说唐无庸又不认识他,或许是认错人了?

    还有二楼的那个雕像,让温白羽没办法释怀。

    大汉也很奇怪唐伯的反应,挠了挠后脑勺。

    温白羽又向大汉打听了一下方清的去处,大汉说当时那个漂亮的“小娘子”只是让他把车子停在附近,就带着小奶娃下车了,并没有进村子,不知道去哪里了。

    大汉给他说了一下停车的位置,就在寨子外面的树林里,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打算中午之前去一趟,反正现在午饭还没有好,而且温白羽心里着急也吃不下。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两个人从寨子走出去,往树林里走,因为刚下过雨,树林里比较泥泞,不太好走,而且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树林里光线不好,显得非常阴霾。

    方清的确在树林里,带着小五,还有那只木头鹰,小五似乎而别喜欢笑,而且是微笑,别看他刚刚破壳,年纪还小,但是微笑起来好像特别有气场。

    方清被他笑的毛/骨/悚/然,后背直发/麻。

    木头鹰扇着翅膀,说:“咱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墓葬,在这里找什么?”

    方清说:“你是不是傻?先要弄一些补给食物,不然怎么去找墓葬,还不活活饿死了?”

    木头鹰扇着翅膀说:“吾乃鹰王!我才不傻,我不用吃,只有你需要吃东西……啊,不对,现在还多了一个小娃娃要吃东西,话说他吃什么东西,喝奶吗?你有奶给他喝吗?”

    木头鹰还没说完,就听到“嗖——”的一声,方清从地上抓起一块大石头扔了过去,直接把木头鹰从树枝上砸了下来。

    方清板着脸说:“呸,我又不是女的,再说了,我要杀了他,取他的血,为什要给他吃东西?”

    方清刚说完,立刻“嗬——”了一声,吓得他肩膀一抖,原来是躺在木桩上的小五突然抓/住了方清的手指头,然后往自己嘴里塞,炙热的口腔一下包裹/住了方清的手指尖,这小娃娃刚出生竟然就长牙了,而且还是尖尖的虎牙,用小虎牙的尖刺轻轻/咬着方清的手指。

    方清只觉得手指发/麻,头皮更是发/麻,要知道这小娃娃虽然很小,看起来无害,笑的一脸温柔,但是其实是一条残/暴的烛龙,方清觉得自己的手指很可能被“咔嚓”一下咬下来。

    木头鹰从地上飞起来,笑着说:“看吧看吧,他饿了。”

    木头鹰盘旋了两圈,突然不笑了,大喊着:“方清!方清!不好了!追你/的/人来了!”

    方清一愣,随即感觉自己有个猪队友,立刻抄起啃自己手指的小五,说:“别喊了,你怕他们发现不了我吗?!”

    方清说这,抱着小五,突然一纵身,猛地跃上树枝,快速的顺着树枝往前跑。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进了树林,刚走了不久,就听到“方清!方清!”的声音。

    万俟景侯的眼睛快速的向四周扫了一圈,立刻双眼一眯,说:“在前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Gyla、野豬P的手榴弹

    谢谢Stellar暗、你丑得我好喜欢的果砸、redtears88、樱桃、StillYou、妖若、叶叶、Gyla、Stellar暗、姬香的地雷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流景、叶叶、樱桃了、时光荏苒、尘梦a缘、zz攒钱买龙猫、柳慎独、柳叶白、目乏、软毛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96章 水下孤城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