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94章 烛龙鳞甲9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众人快速的往前冲,地板在不断的上升,虽然看起来速度其实并太快,但是墓道本身就那么高,他们只跑了几步,墓道已经变得非常低矮,压/迫着每一个人。

    万俟景侯尽量弯着腰,伸手盖在温白羽的头顶上,防止火焰和倒刺掉下来。

    众人飞快的往前冲,墓道的机/关始终发出“喀啦啦”的声音,墓道瞬间升起了很高,温白羽都觉得弯腰往前走很困难,头顶上的倒刺还没有扎下来,但是火焰已经烤的他们浑身发/热,耳边是“呼呼——”的火焰燃/烧的声音,巨大的火焰席卷着整个墓道。

    慕秋大喊着:“快快!快跑啊!”

    四周被一片火海包围,身后的墓道尽头是个千斤闸,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往前跑,然而跑到最前面的时候,众人赫然发现,前面竟然是个死路口!

    一座巨大的石墙挡住了去路,众人跑过去的时候,顿时一阵深深的失望,墓道的地板还在上升,上升的越来越快,巨大的墓道很快就要被夹起来了,头顶上的倒刺好像是一个个吐着火焰的獠牙,正等待着猎物进嘴。

    万俟景侯冲过去,伸手摸了摸石墙,突然单膝跪在地上,在石墙上快速的摸索,突然说:“这里有机/关。”

    慕秋立刻睁大眼睛,兴/奋的说:“机/关好啊,我师父肯定会!”

    唐无庸把慕秋拨/开,压低他的头,快速的去摸石墙,他的铁爪子在石墙上不断的摸索着,很快就找到了万俟景侯说的机/关。

    机/关板设计的非常贴合,只有略微的小细缝,竟然这样就被万俟景侯发现了。

    唐无庸猛地一攥铁爪子,铁爪子突然发出“嗖——”的一声,从手背上的关节上,冒出了几个银针。

    唐无庸快速的将银针插/进机/关里,慕秋猫着腰,大喊着:“师父!师父快点,快点!”

    地板在上升,机/关板的位置很快要被地板给掩埋掉,眼看着就要失去了唯一打开石墙的机会,突听“咔嚓!”一声。

    唐无庸立刻说:“来搭把手。”

    “哦哦!”

    慕秋赶紧要猫腰过去帮忙,结果刚过去就被唐无庸给拨/开了,说:“不是你。”

    慕秋:“……”

    万俟景侯一步跨过去,他和唐无庸两个人一人一边,将手插/进石墙的缝隙里面,猛地一拉,就听“咔嚓——”一阵巨响,石墙竟然被打开了,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洞/口。

    洞/口也在被吞没,洞/口打开的一瞬间,唐无庸一把将慕秋推了进去,随即自己也跳了进去,其他人赶紧跟着跳进去。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是最后跳进洞/口的,温白羽感觉浑身都被火焰包围了,洞/口也越来越窄,简直九死一生。

    万俟景侯一缩肩膀,尽量将宽肩缩窄,身/体拉长,猛地钻进了洞/口里,与此同时,“嘭!!!!”的一声巨响,地板终于被外围的空气推了上去,和巨大的倒刺合在了一起,洞/口也被全部封死了。

    众人跳进洞/口里,回头看了看,好像一个人也没有少,都松了一口气,全都瘫倒在地上,感觉刚才真是刺/激到头了,现在心脏还在不断的梆梆跳,就跟敲梆子一样。

    温白羽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也不知道是热汗还是冷汗,总是心跳的很快,耳朵里都是“嗡嗡”的嗡鸣声,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太过紧张了,总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

    不是有些,是非常的不舒服……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断的蔓延着,让他手脚发凉,腹部一阵揪着的疼痛,疼的温白羽站不起身来。

    “白羽?”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打哆嗦,立刻警觉起来,伸手拉过温白羽,说:“你怎么了?”

    温白羽说不话来,伸手按在自己腹部,疼的满脸都是汗。

    讹兽两只耳朵抖来抖去的,说:“啊呀哎呀,不是要生了吧,我之前说他怀/孕了你们都不信啊!他现在灵力波动的很快呀!”

    黑羽毛也吓了一跳,按理来说温白羽怀小五的时间比之前都长了太多了,现在生出来的话,也不会让人惊讶,但是这种地方什么都没有,而且黑灯瞎火的,也没有个准备。

    万俟景侯有些手足无措,伸手搂着温白羽,擦了擦他头上滚下来的汗,温白羽的头发全都汗湿/了,一摸衣服竟然也湿/透了,呼吸有些紊乱,伸手抓着万俟景侯的衣服,似乎疼得厉害,指节都泛白了。

    慕秋惊讶的说:“啊?原来温兄弟是个女人吗?”

    唐无庸:“……”

    慕秋说:“我们这里也没有人懂医术啊,这可怎么办?而且咱们都没有退路了,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

    慕秋说的都是大实话,相当的大实话。

    温白羽忍了一会儿,他总有这种感觉,似乎只要忍一会儿,就能过去,应该不会疼的太厉害,但是事实是他想错了,温白羽忍了半天,竟然还是那么疼,而且越来越疼。

    就像讹兽说的,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灵力在波动,而且非常凶猛,不断的波动着,弄的温白羽气息非常不稳定。

    温白羽有些受不了,万俟景侯见他那么难受,但是又帮不上忙,根本不知道如何才好。

    慕秋在竹篓子里找了半天的药,发现并没有什么安胎的药,他拿了一个小瓶子,说:“呃……这个镇痛的有用吗?”

    唐无庸把他手里的瓶子拿下来,扔回竹篓里,说:“不能给他瞎吃。”

    慕秋摸/着下巴,说:“原来温兄弟竟然是女子,哎呀怪不得长得这么温柔呢,可是也不像啊,咦,温兄弟有喉结啊?”

    唐无庸:“……”

    唐无庸彻底无奈了,冷着脸捂着他的嘴巴,把慕秋拖到一边去了。

    慕秋现在浑身都疼,毕竟他们才做过,而且还是在墓葬里做过,慕秋还是第一次,唐无庸的动作虽然不算粗/暴,但是也相当急躁。

    慕秋疼的呲牙咧嘴的,唐无庸无奈的说:“温白羽是男的,你别在那边添乱/了。”

    慕秋惊讶的说:“男的也能生啊?!”

    他这一声喊得非常大,所有的人都侧头看过来,慕秋睁大了眼睛,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随即眼睛转了几圈,换上了一种惊慌,嘴唇颤/抖了两下,说:“那……那我呢,师父你把那个留在我身/体里了,我会不会也……唔唔,师父你捂我嘴巴干什么!”

    慕秋一说完,讹兽用一脸笑眯眯原来如此的表情看着慕秋和唐无庸,唐无庸觉得太阳穴在猛烈的跳动,然而不得不说的,慕秋的话让他突然想起了刚才的情景,平时里咋咋呼呼的慕秋一副乖顺的样子坐在他怀里,任由他索取,那样子让唐无庸兴/奋极了。

    唐无庸一想到这里,轻微咳嗽了一声,说:“放心吧,你不会。”

    慕秋“啊?”了一声,然后说:“哦……这样啊。”

    慕秋的脸部表情非常精彩,这让唐无庸忍不住说了一句:“怎么?很失望?”

    慕秋的脸色“嘭”的就红了,就跟被炸了一样,瞪着眼睛说:“当……当然没有!”

    他们说着话,趴在黑羽毛怀里的小七笃突然动了一下,两只尖尖的狼耳朵抖了一下,里面的小绒毛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黑羽毛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七笃,小七笃突然从他怀里站了起来,甩着短短的尾巴,警戒的看向前面。

    与此同时万俟景侯也听到了声音,扶着温白羽,说:“前面有声音。”

    其他几个人也警戒起来,温白羽根本听不到什么声音,他满脑子里都是“嗡嗡”的声音,吵得他根本没办法听清楚其他的声音,身/体也发软,一身一身的汗出来,又感觉太冷了。

    万俟景侯将他扶起来,温白羽根本没有什么意识,就跟着站起来,站起来之后又差点跌倒。

    万俟景侯搂住他的腰,突然眯了一下眼睛,众人也听到了那种声音……

    “轰隆——轰隆隆——”

    “轰——”

    “轰隆——”

    有什么东西好像从墓道里正滚出来……

    众人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们从洞/口冲进来之后,这里面也是条漆黑的墓道,身后的洞/口已经被/封死了,只能往前走,前方毫无尽头,但是墓道有一种很微妙的倾斜角度,倾斜的角度虽然不大,甚至算不上坡度,但是如果有东西从上面滚下来,他们很可能被碾成肉泥。

    “轰隆——轰隆——轰——”

    声音很嘈杂,很多的声音夹杂在一起,不断的涌过来,温白羽耳朵里就算再轰鸣,也能听到这种动静了,墓道有种地动山摇的感觉。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前面的墓道突然挤出来,猛地向他们碾过来!

    又是机/关!

    这墓葬里处处都充满了机/关!

    巨大的滚石,而且带着尖刺,像一个巨大的刺猬一样,从远处滚过来,不知道滚石滚了多久,蓄力已经非常大了,即使墓道的坡度很缓很缓,滚到他们面前也非常快了。

    “轰——!!!”

    一声巨响,滚石冲着他们冲了过来,唐无庸立刻冲上去,铁爪子一把抓/住滚石的尖刺,“嘭!!!”的一声巨响,滚石太沉重了,好像是一个千斤闸一样,推着唐无庸不断的往后,往后。

    唐无庸“嘭!”的一声,后背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众人全都贴着墙壁,感觉尖刺几乎扎到了他们的鼻子。

    万俟景侯搂着几乎疼的不省人事的温白羽,侧头往前看了一眼,“轰隆轰隆——”的声音就没断过,说:“前面还有滚石,不能硬抗。”

    他说着,也撑住滚石,说:“从缝隙走!”

    他说着转头看向化蛇,说:“你带着白羽。”

    滚石设计的几乎是严丝合缝的,想要从旁边挤过去真的很困难,万俟景侯和唐无庸撑着滚石,众人从两边往外挤。

    讹兽突然大喊了一声,就看到有一个巨大的滚石从墓道深出滚了出来,“嘭!!!”的一声巨响,砸在了刚才的滚石上。

    化蛇背着讹兽,扶着温白羽快速的往前走,温白羽疼的满脸都是汗,他觉得自己脑子里都不清/醒了,如果不是化蛇架着他,根本走不动路。

    “嘭!!!”的一声巨响,滚石激起了一片尘土,众人震/惊的看着身后,温白羽几乎被砸醒了,那片尘土背后,万俟景侯和唐无庸还在后面。

    众人震/惊的盯着身后的尘土,化蛇这个时候喊着:“快走靠边!又来了!”

    巨大的滚石猛地又滚下来一个,几乎刷着众人的鼻尖,猛地从黑/暗的墓道里滚出来,“嘭!!!”的一声,又是巨响的声音,刚才的尘土还没有落下去,又激起了一片尘土。

    温白羽脑子里发懵,耳朵里“嗡嗡”的响,眼看着那片尘土,眼前的景物都在旋转,不停的旋转,耳边都是慕秋的大喊声。

    还有人喊他的声音,温白羽猛地一头栽在地上,一下失去了意识。

    温白羽倒在地上,感觉有人拽着自己的领子,一点一点的往前拽,拽着他领子的力气似乎也不太大,他们的移动速度很低,一点点的蹭着地往前。

    温白羽觉得浑身都难受,眼前总是回荡着刚才的巨响和震动,总是能看到一个滚石接着一个滚石的砸下来。

    紧跟着温白羽想起了很多事情,眼前画面不断的穿梭着,青铜闪着金光的机/关匣子,十二个月亮,神秘的圣池,还有他和万俟景侯的点点滴滴……

    温白羽听到黑羽毛和他复述是一回事,只能感觉到熟悉,但是自己想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出了很多汗,已经严重脱水了,嘴唇干裂着,皱着眉,呼吸有些急促。

    他感觉拖拽着自己的力气消失了,然后脸上有些星星点点的水滴,冰凉的水滴让温白羽一下就醒了过来,发出“嗬——”的一声,猛地坐了起来。

    温白羽一醒来,就感觉到腹部还是疼,疼得不行,眼前黑/洞/洞的,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楚,他似乎在一个墓室里,没有黑/暗的墓道,没有带刺的滚石,也没有撞击的尘土,但是四周非常陌生,同样漆黑一片。

    眼前是个白绒绒的东西,头略微有些大,全身都是白色的,毛皮很光亮,闪烁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圆溜溜的盯着温白羽。

    温白羽盯着眼前这个白绒绒的小狼崽子,顿时有些接受无力,他刚刚才都想起来,在他的印象里,七笃应该是一个长相很硬朗,帅气英俊,面对众人的时候会露/出憨厚的笑容,遇到危险的时候又会露/出狼神的野性,藏着很多过往的那个人。

    而眼前的小七笃一副萌萌小小的样子,硬朗的外表还没有长开,小奶狗的造型简直萌死人,那双蓝幽幽的眼睛却没有变,里面也隐藏着许多沧桑。

    小七笃用爪子拨着水,往温白羽的脸上洒,等温白羽醒了,就定定的看着他,然后低低的叫唤了两声。

    温白羽捂着腹部,慢慢的坐起身来,发现自己身上有很多伤口,应该是划破的,还有许多扎孔的痕迹,估计是那些滚石的尖刺弄的,而小七笃身上也是斑斑驳驳的血迹,白色的皮毛染得有些发红,看起来分外可怜。

    除此之外,竟然没有其他人了。

    温白羽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这个简单的动作竟然疼得他一身都是汗,踉跄了两步,转身看了看四周。

    一个漆黑的墓室,墓室里仍然非常空旷,但是或许这是一个最不空旷的墓室里,因为墓室的三面摆着兵器架,上面都是形形色/色的兵器,墓室的中间有个水池,不过是个普通的水池,也没有十二个月亮,这应该是个武/器库。

    很多温白羽没有见过的兵器,各种机/关,各种刀枪剑戟,做工都非常精致。

    可是温白羽没时间看这些,他不认识这里,唯一能知道的是,他们还在墓葬里。

    温白羽看向小七笃,说:“其他人呢?”

    小七笃的眼睛也全都是焦急,蓝色的眼睛非常明亮,却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其他人在哪里。

    温白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和其他人走散了,因为什么不得而知,只是知道现在就剩下自己和小七笃了,而且自己现在腹部疼得厉害,不知道是不是小五要出来了。

    温白羽站了一会儿,体力像被抽干了一样,艰难的又坐了下来,小七笃走过来,关心的看着他,用毛/茸/茸的脑袋拱了拱温白羽。

    温白羽深吸着气,目光快速的四周扫视着,突然他的目光顿了一下,立刻站了起来,走向左边的兵器架。

    小七笃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还是跟着他走过去。

    温白羽站在兵器架前面,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东西,这个兵器他之前见过。

    温白羽盯着兵器架有些出神,在兵器架上,有一把刀,刀尖微微上/翘,刀身有略微的弧度,整体是玄黑色的,刀面缠绕着一条暗红色的龙,这条龙采用的是阴刻的手法,看起来有些平淡无奇,但是其实是血槽,龙本身没有颜色,因为兵器常年饮血,所以刀身上的龙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这把刀没有刀鞘,刀柄是银白色的,和玄黑色的刀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散发着阵阵寒光。

    竟然是吴刀!

    温白羽他们之前在水底的水晶墓里见过吴刀,当然就躺在棺/材里,没想到再次见到吴刀,这把刀竟然藏在这个墓葬里,而且陈列在众多兵器之中。

    吴刀泛着寒光,看起来非常凶煞。

    吴刀本身就是大凶煞器,和万俟景侯有极大的共鸣,这个时候因为温白羽的走近,吴刀忽然发出“嗡——嗡——”的金鸣声。

    温白羽感觉到一股躁动充斥着他的五/脏/六/腑,是一股属于煞气的躁动,或许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驾驭吴刀的,温白羽觉得连自己这种和煞气都不沾边的人,见到这把刀,都能被它左右,这确实是一把好刀。

    温白羽身/体本身就不舒服,想要回避这种煞气,但是他发现这把吴刀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温白羽再往前走了两步,离近了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吴刀的刀柄上似乎有些装饰,但是看起来又不像是装饰,竟然是机/关扣一类的东西。

    温白羽好奇的伸手把吴刀从兵器架上拿了下来,握在手里掂了掂,吴刀立刻发出一种金鸣声,震得温白羽手臂发/麻。

    温白羽的手指放在刀柄的机/关扣上,轻轻一碰,就听“唰——”的一声,吴刀的刀刃竟然瞬间伸长了!

    不只是温白羽,小七笃也被吓了一跳,两个人都有些震/惊的看着那把吴刀,吴刀的刀刃中间变长了,龙的身/体又多加了一段,原来这把吴刀里竟然也藏着机/关,刀刃可以伸长。

    温白羽惊讶的看着这把刀,手放在手里掂了掂,心想着在这个时代万俟景侯似乎还没有铸成龙鳞匕/首,上次在水晶墓里,万俟景耍了一下吴刀,那姿/势简直帅的不行,如果能让万俟景侯拿着把刀用倒是很好。

    温白羽这么想着,突然就想到了,他们现在走散了,其他人都不知道去向。

    温白羽低下头来看小七笃,小七笃也正抬着头看他。

    温白羽拍了拍小七笃的脑袋,说:“走,咱们去找其他人。”

    小七笃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立刻使劲点了点头,跟着温白羽往前跑了好几步。

    就在两个人要出墓室的时候,突听……

    “白羽。”

    温白羽一阵惊讶,声音是从墓室外面传来的,似乎小七笃也听到了那种声音,两个人飞快的跑出墓室。

    墓室外面黑/洞/洞的一片,墓道里没有灯光,一片漆黑,什么人也没有,刚才那一声“白羽”,似乎是幻觉一样。

    温白羽左右看了两眼,感觉不可能是幻觉,毕竟除了自己,小七笃也听见了那种声音,那声音和万俟景侯一模一样。

    “白羽。”

    “白羽……”

    声音又传来了,是从墓道深处传过来的,声音很小,似乎还带着一种奇异的笑声。

    温白羽看着漆黑的墓道,顿时后背有些发/麻,他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影,但是万俟景侯的声音就在前方,带着微妙的笑意,正在呼唤他的名字。

    “白羽……”

    “白羽……”

    “白羽……”

    那声音呼唤的很频繁,似乎在催促温白羽,温白羽看了一眼小七笃,招了招手,示意他跟上来,小七笃立刻跟上去,两个人就走进了墓道,快速的往前走。

    “白羽。”

    那声音还在继续,一声一声的叫着,温白羽头一次觉得万俟景侯的声音竟然让人浑身发冷,忍不住打寒颤。

    那声音似乎在移动,他们往前走,声音就往前走,始终和他们保持着距离,墓道里的壁画又都一样,温白羽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其实是鬼打墙了。

    “白羽!”

    那声音又开始叫了起来,温白羽猛地停住了脚,看着四周,小七笃也跟着他停了下来,紧紧/贴着他的腿。

    温白羽将他从地上抱起来,小七笃就老老实实的窝在他怀里。

    温白羽等了一会儿人没动,那声音就一直在叫他,似乎催促的很勤,让他继续往前走,可是温白羽偏偏不再往前走,转身准备往回走。

    那声音似乎着急了,立刻喊着:“白羽……白羽……白羽!”

    声音和万俟景侯非常像,但是语气一点也不像,温白羽快速的往后走,就听到身后发出“哗啦——”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终于忍耐不住了,从黑/暗中扑了出来。

    与此同时温白羽猛地回身,手指轻扣住吴刀的机/关扣,轻轻一弹,“唰——”一声,吴刀顿时变长了,那黑影一扑出来,立刻就迎上了温白羽手中的吴刀,立刻又往后撤退。

    小七笃猛地一下从温白羽的怀里纵跃出去,别看他的腿短短的,但是速度竟然无比的快,跳起来就跟一只凶猛的成年狼一样,快速的跃起,发出一声不算低沉的低吼声,一下将那黑影扑倒在地上。

    “哎呀……白羽……白羽……白羽……”

    那东西扑腾着,被扑倒在地上,小七笃样子很凶猛,叉着小/腿,亮着尖尖的爪子,按住那扑腾的很欢实的东西。

    温白羽跑过去一看,竟然是一只鹰!

    鹰的个头并不小,不张/开翅膀都比七笃大得多,但是七笃很凶猛,那只鹰不断的扑腾着翅膀,蹬着爪子,但是根本挣扎不开。

    温白羽有些瞠目结舌,这是一只老鹰,不是一只鹦鹉,他竟然会学人说话,被七笃按在地上,嘴里还不断地喊着:“白羽……白羽……白羽……”

    学的特别像,和万俟景侯的声音简直一模一样!

    那只老鹰挣扎着,小七笃似乎被它挣扎的烦了,一张嘴,一口小獠牙亮出来,猛的咬住老鹰的脖子,那动作非常的娴熟。

    温白羽吓了一跳,还以为那只老鹰要当场毙命,没想到小七笃咬下去之后,一张可爱的小/脸都扭曲了,然后抬起头来,冲着地涂了两下,吐出了一嘴的木头渣子!

    原来这只老鹰,竟然是木头做的!

    这竟然是一只木头的机/关老鹰……

    老鹰会说话已经很让温白羽震/惊了,而这只看起来样子凶猛的鹰,竟然还是木头做的,说白了是个精巧的机/关。

    小七笃张嘴咬那只鹰,木头鹰发出“啊呀”的声音,竟然还会说别的话,就是说得不太流畅,有点鹦鹉学舌的样子。

    木头鹰艰难的说着:“放……放开,吾乃鹰王……”

    温白羽:“……”

    温白羽走过去,将木头鹰的翅膀捏住,把他从地上抓起来,就跟抓一只鸡一样。

    木头鹰蹬着爪子,立刻“哇哇”的大叫,这回又跟一只乌鸦似的了。

    温白羽心说,鹰王是什么鬼,你还鹰眼呢……

    温白羽拎着那只鹰,左右看了看,果然是木头的,身上的羽毛倒是真的,看起来做工非常的精致,每个关节都活动自如,比自己变成的娃娃还要精致,看起来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温白羽听他一直叫自己的名字,应该是遇见过万俟景侯,或者这只鹰一路跟着他们,否则不可能学会叫自己的名字。

    温白羽眯眼看着那只鹰,说:“你熟悉这个墓葬?”

    木头鹰扑腾着翅膀,但是扑腾不动,用嘴巴要啄温白羽,但是脖子太粗转不过来,只能断断续续的说着:“放……放吾下来!”

    温白羽说:“你熟悉这个墓葬?见没见过别人?”

    温白羽的话还没说完,木头鹰已经一口说:“没有!”

    温白羽:“……”

    温白羽一手拎着他,另外一手平摊,就听“呼——”的一声,一股火焰从手心里猛的冒了出来。

    温白羽看着它,笑眯眯的说:“我不喜欢问第二遍,不过看在你做工这么精致的份上,那就再问你一遍……”

    温白羽还没有问,那只木头鹰看到了火焰,立刻蹬着腿,一口说:“有!”

    小七笃:“……”

    温白羽说:“你指路,带我们去找那些人。”

    说着,还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火焰。

    木头鹰看着温白羽手心里的火焰,感觉真的从一只鹰变成了鹦鹉,和他彪悍的外表一点也不相似。

    木头鹰很快就带路了,不过还是被温白羽捏在手里,一点作为鹰的样子都没有了。

    温白羽带着小七笃顺着墓道往里走,前面遇到了一个岔路口,木头鹰给他们指路,他们顺着往前走,一直走了很远。

    温白羽走了一会儿,刚才已经退下去的疼痛又开始慢慢席卷回来,一手捏着老鹰,另外一手用吴刀支撑着地面,感觉走起路来分外的累,一身都是冷汗,肚子里越来越疼,疼的他要支撑不住了。

    温白羽喘着粗气,小七笃担心的看着他。

    这个时候就听“咯!!”的一声大吼,竟然有一个黑影一下从前面扑了过来。

    温白羽立刻反应过来,猛地向后退了两步,但是有些力不从心,吴刀支撑着地面发出“呲啦——”一声刺耳的声音,温白羽身/体踉跄。

    “咚!!”的一声巨响,温白羽被猛地撞倒在地上,感觉腹部是前所未有的疼痛,疼的他整个人都要抽/搐起来,脑子里“嗡嗡”一片,倒在地上竟然起不来了。

    小七笃猛地冲过来,一下将撞倒温白羽的黑影扑下去,那黑影满脸都是血,脸部都溃烂了,但是不难看的出来是个女人,看她的衣服,应该是和他们一起进来,是之前跑走的香姐!

    香姐似乎已经变成了粽子,她脸上好多血,疯狂的扑倒温白羽,然后对着他的脖子猛的咬下去。

    温白羽“嗬——”了一声,他身上没有力气,腹部剧痛无比,身/体一阵阵的抽/搐,呼吸越来越快,七笃猛地将香姐扑走,温白羽感觉脖子上的肉似乎生生被撕掉了一样。

    他满脸都是汗,挣扎着睁开眼睛,就看到小七笃正在和香姐缠斗在一起,小七笃还是那么彪悍,扑住猎物之后,就开始不断的撕咬。

    温白羽一倒在地上,那只木头鹰立刻就趁机腾空而起,扑扇着自己的翅膀,在众人头顶上盘旋了一圈,似乎想要看热闹,或许是墓葬实在太无聊了,它并没有马上飞走。

    温白羽倒在地上,使劲挣扎着站起来,费了半天力气,只是感觉身上越来越疼,越来越没劲,而且很冷,双/腿不断的哆嗦着,浑身颤/抖起来,嘴里发出“嗬——嗬——嗬——”的声音。

    小七笃撕咬着香姐,听到温白羽艰难的呼吸声,回头了一下,这一瞬间,香姐已经暴起,将小七笃一下撞飞,然后冲着小七笃扑过去。

    温白羽摸索到身边的吴刀,猛地攥起吴刀,使劲一甩,吴刀不是匕/首,总有一些长度,锋利的吴刀打着旋转,在黑/暗的墓道中划出一条巨大的白光,“嘭!!”的一声砸进了墓墙里,一下将扑过去的香姐隔开。

    一瞬间小七笃已经灵活的从地上窜了起来,快速的一跃,跃到了温白羽身边。

    香姐已经是粽子了,毫无意识,满脸都是溃烂,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机/关,估计是腐蚀性的东西,看起来惨不忍睹,她似乎不敢去碰那个吴刀,绕开两步,然后冲着温白羽和小七笃又扑过来。

    木头鹰盘旋在头顶上,还在看热闹,如果它有两只手的话,一定会拍手。

    就在木头鹰看热闹的时候,突听“踏踏踏”的声音从墓道深处传过来,似乎有人再快速的跑步,正往这边冲过来。

    就在香姐要冲过来的瞬间,一个黑影猛地从墓道里扎了出来,他的动作非常快,瞬间破空而出,丝毫不停顿,一把抽下扎在墓墙里的吴刀。

    玄黑色的吴刀突然发出剧烈的金鸣声,“嗡嗡——”的声音震得所有人都觉得头脑发晕,巨大的金鸣声过后,“唰——”的一片白光,吴刀猛地一下划过来,在空中划出一到煞眼的寒光,带着巨大的戾气。

    香姐发出“咯——”的一声大吼,几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一晃,斑斑驳驳的脑袋就从脖子上一下飞了下去,“咚!”的一声撞在了墓墙上,身/体也倒在地上,整个人都伏尸了。

    血液溅出来,顺着吴刀上龙形的血槽滑落,真的形成了一条鲜红色的龙,凶煞的龙随着血液的灌流而舞动起来,就像活了一样!

    万俟景侯手里握着吴刀,满脸都是汗水,胸口不断的剧烈起伏着,猛地甩了一下吴刀,将血槽里的血迹全都甩掉,然后“噌!”的一声,将吴刀插在地上,快速的跑过去,扶起地上的温白羽。

    温白羽意识有些混沌,他似乎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手握吴刀的姿/势果然非常帅,然后身边隐约又有些声音,墓道深处传来了更多的声音,紧接着看到了好几个人从墓道里快速的跑过来。

    黑羽毛唐无庸慕秋还有讹兽和化蛇全都从墓道里跑了出来,他们听到这边有动静,就飞快的追过来,不过万俟景侯的动作非常快,其他人被他落在了后面。

    这么多人冲过来,墓道很快就满当当的了,那只木头鹰盘旋着,立刻忽闪着翅膀,嘴里说:“啊呀!糟糕!糟糕!好多人!”

    它说话的声音没有特意模仿的话,就跟鹦鹉学舌似的,非常突兀,慕秋一眼就看到了它。

    慕秋常年跟着唐无庸学机/关,虽然没学会多少,但是就喜欢小玩意,看到那只鹰,一下就知道是木头做的,顿时惊艳的睁大眼睛,指着那只鹰,说:“师父你看!”

    木头鹰想要逃跑,唐无庸已经眼睛一眯,甩了一下铁爪子,手背上猛地捐出一股银线,一下将那木头鹰给兜头卷住了,“噌——”的拽了回来。

    木头鹰发出“哎呀”一声大叫,声音还和鹦鹉一样,说:“糟糕!糟糕!被抓/住了!”

    温白羽意识有些游离,躺在地上起不来,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呼吸非常快,满脸全是汗珠。

    万俟景侯伸手搂住他,说:“白羽,能走吗?”

    温白羽有些听不清楚,胡乱的点了点头,他艰难的抓/住万俟景侯的手,被万俟景侯架着,从地上站起来,刚站起来一点,突然一个踉跄,又跪在了地上。

    同时就听到“嘎啦——”一声,然后是“咕噜噜”的声音……

    众人就看到一颗火红色的,圆/滚滚的,散发着宝石光芒的东西撞在地上,顺着有点缓坡的墓道滚了起来,最后撞在了慕秋的脚边。

    慕秋惊讶的说:“诶?哪来的鸡蛋?”

    温白羽根本没什么意识,他只是觉得浑身的疼痛突然就消失了,身/体猛然释然了,但是大量的疲倦涌上来,让他呼吸都觉得太累,已经处于半昏睡的状态。

    万俟景侯一看见那只火红色的蛋,脑子里“嗡——”的一声,很多画面都涌了他的脑袋里,之前虽然听黑羽毛说过,而且很多细节都和他的梦境相同,但是还是觉得很匪夷所思。

    但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万俟景侯似乎全都想起来了,他的记忆全都回笼了。

    慕秋还想要去捡地上的“鸡蛋”,结果万俟景侯一把就将火红色的蛋宝宝一下捡了起来。

    黑羽毛自然知道,那是他的弟/弟小五。

    小七笃窝在黑羽毛怀里,探着脑袋,好奇的看着万俟景侯手中的蛋宝宝。

    蛋宝宝火红火红的,好像一块巨大的红宝石,散发着难以想象的火焰光芒,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美丽的宝石,就算不靠近,也能感受得到,蛋宝宝浑身上下散发着温暖的气息。

    小七笃眨着大眼睛,使劲探着头,还伸手想要去摸一摸蛋宝宝,黑羽毛则是把小七笃重新抱回来,没让他摸蛋宝宝。

    小七笃嘟着嘴巴,似乎非常想摸/摸蛋宝宝,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窝在黑羽毛的怀里。

    万俟景侯手里握着蛋宝宝,蛋宝宝非常可爱,一只手掌就能握过来,看起来有点小小的,除了温热,还没什么动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破壳。

    万俟景侯兴/奋的不行,伸手搂住昏睡的温白羽,使劲亲了亲他的额头。

    温白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觉得身上突然就舒服了,不再疼了,很快昏睡了起来,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终于隐隐约约有些意识了。

    因为温白羽还在昏睡,众人就停留在原地休息,他们刚才也全都累惨了,确实需要休息。

    慕秋捣鼓了一会儿那个木头鹰,差一点就把木头鹰给拆开了,木头鹰大喊着:“吾乃鹰王!吾乃鹰王!放开吾!”

    不过慕秋感觉这个机/关鹰太精秒了,他如果拆开很难装起来,到时候不知道师父会不会帮忙自己装起来,所以就没有拆开,而是将那只木头鹰五/花/大/绑,绑成一只烤乳鸽一样……

    慕秋又开始盯着火红火红的蛋宝宝瞧,蛋宝宝在万俟景侯手里,一刻也不放下,所以慕秋虽然好奇,但是没机会碰到。

    慕秋戳了戳唐无庸的胳膊。

    唐无庸说:“怎么了?”

    慕秋小声的说:“师父师父,我终于知道了,原来女人生孩子就是小娃娃,男人生孩子就是蛋?”

    唐无庸:“……”

    唐无庸抬起他的铁爪子,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突然很想坐远一点,和慕秋保持一定的距离。

    不过慕秋没给他这个机会,慕秋又兴/奋的说:“师父,那个蛋好可爱啊,我也想要!”

    唐无庸顿时一怔,看向慕秋,眼神有些复杂,他的嗓子抽/动了一下,似乎又想到慕秋坐在自己怀里,紧紧抱着自己的脖子哀求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口发/热,一阵躁动涌上来。

    不等唐无庸躁动完,慕秋又说:“师父,你是男人啊,你来生一个吧!”

    唐无庸:“……”

    唐无庸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肖想这么多,果然要遭报应了。

    温白羽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慕秋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万俟景侯立刻扶着他,不让他起来,说:“白羽?醒了吗?”

    温白羽点了点头,身上还有些虚弱,腹部的剧痛倒是没有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万俟景侯见他脸上有些惨白,嘴唇都没什么血色,扶着他喝了两口水。

    温白羽正喝着水,突然看到了万俟景侯手心里的红色蛋宝宝,顿时惊讶的都呛了出来,说:“这……这什么时候……”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你怀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这次会是个小宝宝,没想到竟然还是个蛋。”

    温白羽也觉得,自己怀了这么长时间,应该直接生出个小宝宝,结果没想到还是个蛋宝宝。

    温白羽想着,突然说:“等等……你想起来了?”

    万俟景侯点了一下头,说:“刚刚想起来的。”

    他说着,紧紧搂住温白羽,温白羽都感觉自己要被憋死了,万俟景侯亲了亲他的额头,说:“幸好我这次没有做糊涂事。”

    这次万俟景侯和温白羽的相遇,并没有提出要鸿鹄的骨头,万俟景侯其实挺庆幸的。

    温白羽将蛋宝宝接过来,捧在手心里,感觉暖烘烘的,特别的温暖,这让虚弱的温白羽有了点精神。

    温白羽笑着戳了戳蛋宝宝,说:“哎,咱们小五真暖和,肯定是个暖男。”

    慕秋奇怪的说:“暖男是什么东西?明明是个暖宝宝。”

    暖……宝……宝……

    温白羽觉得慕秋身为一个古人,肯定不知道暖宝宝是什么东西,但是已经莫名其妙戳中了温白羽的笑点……

    温白羽说:“对了,你们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一醒来就剩下我和七笃了?”

    万俟景侯说:“这墓道里的机/关非常多,你昏迷之后,又遇到了很多机/关,除了滚石还有其他的东西。”

    讹兽立刻点头说:“这个墓主人简直就是变/态啊!弄这么多可怕的机/关来。”

    木头鹰被困成了一个烤乳鸽,立刻抗/议的说:“讨厌!讨厌!不许说吾主人!”

    木头鹰一说话,众人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身上,那只木头鹰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要被目光烤熟了,后背上都是冷汗。

    慕秋说:“咦?原来你的主人是这个墓的主人啊?”

    木头鹰立刻说:“不是!不是!我没说过!”

    慕秋:“……”

    温白羽休息了一会儿,感觉精力回来了,而且他终于把小五生下来了,觉得一身轻/松,慢慢就来了精神。

    万俟景侯说:“咱们走吧。”

    其他人也休息够了,就站起来,慕秋提着那只木头鹰准备往里走。

    木头鹰似乎是个话唠,只是长得像鹰,本身好像是个鹦鹉似的,说:“凡人!凡人!吾警告你们,吾可是鹰王!不要再往前走了!”

    慕秋说:“为什么不能往前走了?前面有机/关?”

    木头鹰的眼睛转了转,说:“没错!有很厉害的机/关!”

    温白羽顿时揉了揉自己的脸,感觉这只鹰是来卖萌的,一看就是在说/谎。

    讹兽笑嘻嘻的说:“哎呀,你比我还不会说/谎呢。”

    木头鹰:“吾没说/谎!”

    化蛇说:“看起来前面应该是主墓室了。”

    木头鹰立刻炸毛的说:“别走了!别走了!再走吾可就不客气了!”

    慕秋笑眯眯的说:“你想怎么不客气?”

    木头鹰瞪着眼睛,喘了半天气,最后没说出来……

    慕秋还在嘻嘻笑,结果声音突然就顿住了,惊讶的看着前面。

    只见前面的墓道走到了尽头,一扇巨大的门挡住了他们的视线,这是一扇墓门,后面应该是一个墓室,墓门非常巨大,墓门上雕刻着一只巨大的烛龙,嘴里衔着血红色的宝珠,宝珠正好悬在墓门上方,好像一个长明灯一样,将昏暗的四周照的光亮起来。

    墓门的两边还有两只狼的雕像,众人不难看得出来,在这个部族里,狼的地位其实很低,类似于牲/畜的存在,而且这个部族的人很骁勇,似乎善于驯狼。

    七笃把内丹给了黑羽毛,致使被抛回了这个时代之后,因为身/体里没有内丹,发生了很多微妙的变化。

    七笃并不存在于那个矿坑里,而是被人抓到了这座墓葬里,作为一种陪/葬牲/畜。

    巨大的墓门闭合着,一切都非常安静。

    众人走上前去,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墓门,皱眉说:“竟然没有机/关?”

    唐无庸也走过来检/查了一遍,发现果然没有机/关,这座墓门就是普通的墓门,而且墓门的底下还有滑索,墓门会沿着轨迹被推开,很容易就能被推开。

    温白羽奇怪的说:“做出这种诡异,是方便开门吗?这实在没道理,墓里全是防止盗墓贼进入的机/关,最后一道墓门却这么方便打开?”

    万俟景侯突然说:“或许……是方便墓主有一天可以走出去。”

    他的说法让众人下了一跳,万俟景侯又说:“还记得之前老鬼说的三个人头吗?应该是一种祭祀方法,说不定就是想复活墓主。”

    温白羽一阵惊讶,复活墓主,也就是说想要复活那个族长?

    万俟景侯猛地一把推开门,说:“咱们进去。”

    门“轰隆——”一声就被推开了,里面非常昏暗,透露着一股浓浓的腐尸气味。

    温白羽立刻捂住鼻子,非常惊讶这里面竟然这么难闻。

    墓室非常巨大,里面也空空旷旷的,正中间有一口棺/材,石头的棺/材,棺/材下面一滩黑色的血迹,看起来非常老旧了,这口棺/材就应该是他们在石碑上看到的那种棺/材。

    棺/材的盖子上有钉子,盖上的时候就会扎透尸体的心脏,让尸体的血流/出来,从石棺下面的镂空全都流下来。

    可是不同的是,这口棺/材了关着的,本身不是尸体,而是一个大活人……

    石门被打开的瞬间,有一股阴风涌了出来,就听到“吱呀……吱呀——”的声音,众人循着声音往上看,石棺的上面竟然悬挂着两个人脑袋!

    一个是老鬼的,另外一个是刀疤脸的!

    两颗人头还在淌着血,发出“滴答——滴答——滴——”的声音,血流在石棺上面,甚至能看到溅起来的血花。

    只有两个人脑袋,祭祀似乎还没有开始,因为还差一个。

    他们自始至终也没有看到那个假扮老鬼的人。

    唐无庸扫视了一下墓室,看到那口棺/材的时候,脑袋里又是“嗡——”的一下,身/体晃了一下。

    慕秋赶紧托住唐无庸,说:“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唐无庸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躁动,眯了眯眼睛,盯着那口棺/材,突然说:“棺/材里的东西……”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听“吱呀——嘭!”的一声,众人立刻警觉地回头,就发现墓门竟然合上了,一个人影站在墓门边,因为没有一点光线,所以看不见那人影的脸,只能看到他朦朦胧胧的身影。

    那人站在那里,声音很愉悦,笑着说:“你们真是命大。”

    是那个假扮老鬼的人!

    那个人影始终站在门边上,只是轻微的移动,笑眯眯的说:“这么一路走过来,你们竟然都没有死,真是让人很苦恼,我只想要最后一个人头。”

    他说着,笑着又说:“我要一个阳气最足的人头。”

    温白羽虽然看不清楚,但是他能感觉到对方的目光锁在了自己的身上,万俟景侯似乎也感受到了,手中的吴刀一摆,拦在温白羽面前,说:“你可以过来试试。”

    那个人笑着说:“你身上阴气太大,而且你这么厉害,我可不敢过去。”

    他说着,突然动了一下,手中竟然亮了起来,将黑/暗的墓室一下点亮了。

    众人只见他手上托这一盏灯,这盏灯的造型和慕秋之前拿出来的那个灯有点像,不过这盏灯是绿色的,幽幽的绿光将墓室打的像阴森的地狱。

    众人这才看清楚,那人/大约十七八的年纪,身材纤长,削肩细/腰,一张脸长得非常精致,他的眼睛很亮,但是却蒙着一层水光,看起来朦胧迷茫,带着一股蛊惑的美/感,嘴唇有点薄,两片嘴唇的唇角微微上挑,下唇虽然薄,却显得很水嫩,笑的时候能看到尖尖的虎牙。

    他的右手手腕上绑着一串金色的小铃铛,一共十二颗,看起来小巧可爱,趁着精致的手腕纤细漂亮。

    那人的身材也非常漂亮,一双笔直的大长/腿,大/腿和小/腿的弧度带着一股魅惑力,这样的容貌和身材,竟然是个男人。

    最重要但是,这个男人他没穿衣服,完完全全袒露在众人面前,而且一丝羞怯都没有,好像特别坦然。

    绿色的灯光将男人的紧致的脸颊和魅惑的身材照的更加迷人,蒙上了一层光亮,好像只是用眼睛看,就能感觉到那莹润的皮肤何等滑腻温/软。

    慕秋看的脸都红了,捂着眼睛说:“师……师父……那人不/穿衣服!”

    男人笑了一声,笑声似乎也十分的具有魅惑性,听得人面红耳赤的。

    温白羽眯着眼说:“你是谁?”

    男人看着他,歪了歪头,说:“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逼不得已,在此之前,我也没做过什么坏事。但是……”

    他说着,眯起眼睛,脸色一下就变了,变得没有了笑容,毫无表情,突然晃了一下手,众人就听到“叮铛……叮铛……”的声音。

    被五/花/大/绑成烤乳鸽的木头鹰听到铃/声,忽然动了一下,翅膀猛地一张,眼睛发出绿色的光芒,瞬间就听到“崩——”的一声,绳子一下崩裂了,木头鹰猛地振翅而起,带起“呼——”的一声巨响。

    巨大的风席卷而来,温白羽向后退了一步,就见那老鹰像一股旋风一样,从地上腾空而起,但是并不攻击他们,而是猛地扇动翅膀,就听“轰隆!!!”一声巨响。

    石棺盖子一瞬间被扇了起来,在空中旋转着,“嘭!”的一声巨响,砸在了地上,一下就裂开了。

    众人看向石棺,都震/惊的睁大眼睛,发出“嗬——”的一声抽气声。

    石棺里面的东西袒露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本身要恢复更两万的,但是又开始反复胃疼还吐了几次,最后撑到一万五实在更不下去了,各位小天使也要注意身体,么么哒

    今天没来得及发红包,红包明日补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94章 烛龙鳞甲9》,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