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90章 烛龙鳞甲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听见眼前的人管自己叫爸爸,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这个人的长相明明和万俟景侯十分相似,但是仔细一看,真的也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尤其是侧脸,温白羽脑子乱七八糟的,自己哪偷这么大的儿子去?

    就在温白羽和万俟景侯纠结的时候,黑羽毛也是一脸不解,那两个人的目光突然变了好几下,眼里都是奇怪的表情,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黑羽毛又将凤骨匕/首往前递了一下,说:“爸爸?”

    温白羽第二次听他管自己叫爸爸了,感觉有点别扭,但是说实话并不陌生,又是这种奇怪的熟悉感。

    当时七笃先坠入了圣池之中,一下就消失了,然后是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也全都消失在圣池中。

    魏囚水也不能解释圣池到底是什么,毕竟年代太久远了,很多部族里的东西全都被/封禁了,他只能确定圣池和月亮关系,很有可能也和那些散发着金色光芒的铜片有关系,但是到底是什么关系,谁也不清楚。

    圣池通向什么地方,似乎也有一些随机性,毕竟他们之前也做过实验,用纽扣电池往水里扔,纽扣电池会从各个地方坠落,还有一扔进去就再也没出现的情况。

    黑羽毛其实是抱着一丝希望来的,他手里拿着那三枚铜片,也进入了圣池,随即来到了一个分外陌生的地方。

    黑羽毛在这个地方已经两天了,四周都是荒山野岭,河沟是臭的,一滴水也没有,里面全是类似于螺蛳的东西,还有巨大的虫子。

    两天之中一个人也看不到,没看到温白羽,也没有万俟景侯,更加没有七笃,除了荒野就是荒野。

    黑羽毛没想到被虫子追赶着往前跑,就这样遇到了温白羽和万俟景侯。

    不过他们的着装有些奇怪,其他人的着装也非常奇怪,除了温白羽和万俟景侯,竟然还有讹兽和化蛇,其他人都不认识,而且那两个人的眼神也非常奇怪。

    温白羽看着那把匕/首,似乎是自己一直下意识寻找的东西,非常熟悉,那一根凤骨,温白羽似乎能感觉到它和自己的共鸣,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自己的左臂。

    温白羽抬起手来,将凤骨匕/首接住,握在手掌里,那种熟悉的感觉更加浓重了,脑子里闪过很多片段。

    就在这个时候,老鬼突然大叫了一声:“糟糕不好了!!!那虫子被打烂了,公虫子被引过来了,你们听啊!”

    老鬼说着,果然是“簌簌簌簌……”的声音,那种声音地动天摇的,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就像洪水一样,快速的淹过来。

    慕秋将灯提高一些,就看到一片黑压压的东西,顺着山洞的地、石壁,还有头顶,快速的逼近过来,“簌簌簌”的声音弄的人起鸡皮疙瘩,一阵阵犯恶心。

    黑羽毛没见过这种虫子,自然不知道把它打烂之后还会有祸端,一下涌过来这么多虫子,虽然个头都比刚才的小,但是数量太过巨大了。

    黑羽毛退后两步,五指猛地一张,手中一股火焰打出去,“呼——”的一声巨响,那些虫子被/迫后退,不敢贸然往前。

    众人身上都有万俟景侯的血,虽然已经干了,但是味道还在,那些虫子也不敢贸然追上来,这不是权宜之计,他们似乎要和虫子拉开持久/战了。

    众人拦着虫子,往山洞内/侧退去。

    黑羽毛说:“山洞里面也有出口。”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老鬼已经迫不及待的往前冲去,一边冲一边大喊着:“快跑啊!快跑!”

    刀疤脸和香姐也快速的往前跑去。

    万俟景侯拉住温白羽,说:“走。”

    后面的化蛇抱着讹兽,慕秋被唐无庸背着,使劲拍了拍唐无庸的后背,说:“师父,得驾!”

    唐无庸瞪着眼睛,冷声说:“再不老实把你扔进虫子堆里。”

    慕秋连忙说:“师父不可不可啊,那些都是公虫子,我又不是母的,把我扔进去他们啃死我了!”

    唐无庸只是冷笑了一声,慕秋立刻说:“笑什么!?”

    众人快速的往前冲,他们一动,那些虫子也开始快速的行动了起来,往前蠕/动着追赶他们,一片黏糊糊的“哗啦啦——”的声音响起来,那些虫子趴在地上的声音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众人都是后背发/麻,拼命向前跑,慕秋趴在唐无庸背上,一直不老实,在竹篓里翻了好多东西,然后一个一个点燃了往后仍,似乎是小爆竹似的东西,扔一个就会发出“啪!嘭!”的声音。

    声音不是太响,火儿也不大,看起来没什么威力,就像过年的时候小孩子玩的东西似的。

    不过这东西还有点用,虫子怕火,只要爆竹一冒小火星,那些虫子就会停滞一下。

    大家快速的往前冲,很快就看到了黑羽毛所说的洞/口,果然让万俟景侯说着了,这个洞是两头开口的穿堂洞,前面的开口也很大,但是看起来非常不规则。

    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东西撞击形成的,开口在半空中,口很大,足够他们通/过的,但是地上全是积起来的碎石,就像塌方了一样,他们必须从碎石爬上去,然后才能出洞/口。

    众人快速的往上爬,这个洞/口感觉太怪异了,不是天然的,但是也不像人工的,就算山洞简陋,但是人工开凿的话不可能这么不规则,这像是炸出来的,或者撞出来的。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那个巨大的笼子,或许真的是笼子里关着的东西跑了出来,然后把山洞给撞穿了,这个山洞可能本身并不是穿堂洞,但是后来强行被开了一个口子。

    大家奋力往上爬,后面的虫子也奋力的追着他们,从山洞爬出去,众人就傻了眼,山洞后面是个“瀑布”。

    可能很久以前是个瀑布,但是现在已经干涸了,只剩下满山的风干的苔藓,还有水流的痕迹,但是水都干了,怪石嶙峋着,他们已经到了绝壁的边上。

    前面已经没路了!

    对于黑羽毛来说,他可以展开翅膀,跃到对面的山上去,但是现在人这么多,不可能一下跃到对面去。

    “簌簌簌……”

    “簌簌、簌簌……”

    “簌簌簌……”

    虫子疯狂的涌上来,黑压压的一片,黑色的壳子迎着月光,反射着绿油油的光芒,就好像一片油花儿一样。

    讹兽的兔子耳朵抖来抖去的,说:“怎么办怎么办,这些虫子好/恶心!”

    就在这个时候,老鬼突然大喊着:“你们看!你们看那个地方!”

    他说着,指向悬崖下面,众人往下去,透过浓浓的雾气,就看到悬崖的下方,半山腰的地方,有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应该是个山洞,里面很黑,估计也很深。

    众人一下就看到了后路,香姐说:“那有藤条!那有藤条!能滑/下去!”

    她喊着,刀疤脸也冲上去,争相恐后的顺着藤条往下滑。

    温白羽怕藤条不结实,想要试一试,但是那些人已经冲过去,冲的飞快,已经顺着藤条往下滑了。

    藤条意外的非常结实,而且竟然是用植物搓成的,这不是自然的藤条,是人工搓成的。

    温白羽眯眼看了看那些藤条,看起来并不老旧,不像寨子山顶上那些藤条,非常老旧的样子,这里的藤条好像是新搓的,上面还有一些比较新的刺,摸/着觉得喇手。

    那三个人已经顺着藤条往下滑了,速度飞快,猛地就落在了半山腰。

    万俟景侯说:“走。”

    他说着,将自己的血洒在面前的地上,划了一个弧线,那弧线好像一层高墙一样,虫子冲过来全都被拦在墙外面,不敢往里面走。

    万俟景侯让其他人先走,自己垫后,等其他人全都下去了,这才一翻身,一手猛地抓/住藤条,快速的往下滑去。

    悬崖下面有一个凸出的岩石,岩石并不是太大,洞/口就在那个地方,洞/口很小很小,成年男人需要蹲着往里爬,相比刚才那个枣核型的洞/口,这洞/口实在太袖珍了。

    天色如此的黑,雾气又这么大,虽然现在已经不下雨了,但是也亏得老鬼眼神这么好,竟然能发现这么小一个洞/口。

    众人下来之后,就看到那些虫子也开始黑压压的往下爬,蔓延在悬崖的四壁上,正冲他们逼近。

    老鬼说:“快快,咱们钻进去,别停别停,那些虫子又来了!”

    他说着,就要往里爬,却“啊”了一声,身/体一抖,被/迫停了下来。

    众人吃惊的回头,就看见万俟景侯的手搭在老鬼的肩膀上,正捏着他的肩膀,老鬼脸色惨白,疼的直抖,说:“哎呦哎呦……景爷,您这是做什么呀?”

    万俟景侯的态度很冷淡,只是按住他的肩膀,不让他动,说:“我觉得这个洞/口有问题。”

    他这样一说,其他人立刻惊讶起来,香姐说:“怎么有问题?”

    万俟景侯看着老鬼,说:“只是单纯觉得你的眼神太好用了,在刚才那种紧张的情况下,你竟然一眼能看到这么小的山洞。”

    刀疤脸和香姐顿时都看向老鬼,脸色也变了,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的。

    万俟景侯说:“而且不止如此,从刚才开始,大家不妨回忆一下,他莫名其妙的摔了一跤,然后找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带着咱们往洞/口跑,然后发现了这个山洞,一连两次了,这也太巧合了,不是吗?”

    老鬼脸色都变了,刀疤脸和香姐看向他,刀疤脸说:“我早就觉得你有问题了!”

    老鬼立刻摇手说:“我没有啊没有啊,真的,你们看,那些虫子快来了!”

    万俟景侯没有放手,只是说:“你如果再摔一跤,会不会又发现一个山洞?”

    老鬼脸色终于抖了一下,说:“我……唉!我告诉你们吧,其实这个山洞,就是墓葬的入口,地图上画的,地图啊!我虽然把地图给景爷了,不过我还记得路线,就是这里!”

    “墓葬!?”

    刀疤脸和香姐立刻大叫起来,香姐冲万俟景侯说:“景爷,您快把地图拿出来看看,瞧瞧是不是这里,若不是这里,咱们就把着老鬼直接推下去!”

    老鬼忙说:“是这里是这里!”

    万俟景侯捏着老鬼的肩膀,伸手把地图拿出来,然后递给了温白羽。

    温白羽将地图展开,看了看周边的环境,确实有一个瀑布,但是地图上的瀑布是真瀑布,而他们所在的瀑布已经干涸了。

    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圈的是瀑布周围,但是因为是平面的地图,所以地点差不多,但是如果不是老鬼,他们还真不知道在半山腰。

    温白羽狐疑的看向老鬼。

    刀疤脸和香姐看他的眼神,还以为老鬼耍诈。

    温白羽说:“你来过这里。”

    温白羽的语气是肯定的,虽然地图确实这么画的,但是一般人如果第一次来这里,总要找一番,不是找到山顶上,就是找到山脚下,然后觉得不对,才会发现山中间的位置有个洞/口。

    但是老鬼竟然一下就发现了,而且非常笃定这是墓葬入口。

    老鬼的脸色又变了,说:“哎呦各位爷爷奶奶祖/宗呦!虫子真的来了!咱们进去,进去再说!”

    众人见虫子真的要来了,万俟景侯只好放了手,老鬼顺着洞/口钻进去,其他人也赶紧钻进去,他们一个一个的挨着往里钻,爬了有小一刻的时间,似乎已经爬进了山的深处。

    窄小的洞/口突然变大了,前面变得空间开阔,出现了一个类似于洞窟的地方。

    老鬼刚进了洞窟,还没来得急走,就被万俟景侯又搭上了肩膀,老鬼额头上直流汗,感觉肩膀都要被捏碎了。

    万俟景侯说:“现在该说了。”

    老鬼擦了擦头上的汗,满脸赔笑,说:“各位爷爷奶奶,是我错了,我刚开始是骗人的,现在我说实话,你们千万别生气。”

    慕秋趴在唐无庸背上,痞痞地说:“一般说这种开场白的人,保证没想说实话。”

    老鬼:“……”

    讹兽笑眯眯的说:“嘻嘻,这还不简单吗,说/谎/话我最在行了,我的眼睛一瞧,就能瞧得出来,他到底说的是实话,还是谎/话。”

    老鬼被讹兽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满脸都是汗,嗓子滚了一下,似乎在咽唾沫,感觉特别艰难,肩膀又被万俟景侯捏着,感觉压力太大了。

    老鬼终于咳嗽了一声,说:“我说……我说……”

    他说着,还眼珠子乱转,似乎在想怎么说。

    老鬼最后慢吞吞的说:“我……我是这么回事……我不是告诉你们,我从一个人手里把这个地图收过来的吗?后来……后来我就自己来了一趟。”

    刀疤脸瞪眼说:“你自己还来过?!”

    老鬼立刻吓得缩脖子,说:“是……是啊,我说你们不要生气吗,我确实来过……我进来之后,发现这里实在太可怕了,我最后只找到这个墓葬入口,我都没进来。”

    香姐冷笑着说:“你以为我们信吗?你肯定把最好的东西都拿走了!”

    老鬼摇手说:“没有没有,真的,我没有拿东西啊!是真的!我当时就到了这里,但是我不得已往后走了,因为我遇到了好多狼!”

    黑羽毛则是眯了一下眼睛,说:“狼?”

    老鬼立刻说:“对对,这位小哥儿,你不知道啊,好多狼,那些狼当时就聚/集在洞/口前面的石地那块,特别多的狼,我根本没办法过来,你们也知道的,我这老身/子骨儿,怎么跟那么多狼斗啊!”

    老鬼又说:“我真的说完了,全都是实话!”

    他说完,众人都看向了讹兽,似乎在询问讹兽的意见,毕竟讹兽说/谎是出了名的,而且他刚才信誓旦旦的说能看出来的。

    讹兽趴在化蛇怀里,摸/着自己的小下巴,一副很认真的表情,眯起眼睛来盯着老鬼看。

    老鬼满脸都是汗,脸色都红了,似乎觉得洞里很热,不断的伸手扇着风,说:“我……我说的是真的……”

    讹兽思考了半天没说话,老鬼都快站不住了。

    化蛇终于忍不住了,说:“他说的是不是实话?”

    讹兽“嗯……”了一声,思考了半天,然后嘟着嘴巴说:“看不出来呀!”

    温白羽:“……”

    温白羽不由得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讹兽完全没有尴尬的感觉,说:“你们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化蛇已经不再理他了,讹兽两只耳朵前后左右的抖,还拧在一起转圈儿,说:“哎呀真是奇怪,普通人我都能看出来的,但是这个老头我真的看不出来嘛!”

    老鬼伸手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汗,说:“小兄弟真是爱开玩笑,我说的是实话了,你们信我吧。”

    老鬼为了表达诚意,又说:“还有还有,之前我还有一点儿没说,你们相信我,我全都告诉你们……其实卖我地图的人说,这个墓葬里,有个很值钱的宝贝,就在主墓室的那口棺/材里!”

    香姐和刀疤脸一听,立刻全神贯注的,说:“是什么宝贝?”

    老鬼说:“具体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陪/葬一类的吧,他就说在主墓室的棺/材里。”

    温白羽狐疑的看向万俟景侯,说:“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假的?”

    万俟景侯说:“半真半假,就算是真的,也应该没有说全。”

    温白羽点了点头,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老鬼怪怪的,而且好像有什么目的似的。

    这个时候突听“吼——”的声音,老鬼立刻跳起来,说:“不好!是狼!狼啊!我没说/谎吧,真的有狼!”

    果然是狼叫/声,而且还不止一只,慕秋把灯提高,就看到有黑影从洞/口要爬起来,真的是一头狼。

    狼的身躯虽然高大,但是并没有人高大,虽然也能顺着洞/口爬进来。

    狼竟然从这里钻了进来,众人都觉得十分诧异,难道狼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窝了吗?

    众人没时间愣神,只是一眨眼时间,那些狼已经聚/集起来,一个一个顺次从洞/口里钻进来,他们嘴里咬着猎物,一个个都血粼粼的,不知道从哪里叼来的猎物,应该是很远的地方,毕竟这周围全都是荒野,除了虫子,根本看不到有人和的动物。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其中一只狼嘴里叼着狍子,那狍子的腿上有个标记,被红色的绳子系着。

    万俟景侯人的那种标记,那是猎场的标记,猎场冬天是没什么动物的,但是冬天又有祭祀的环节,所以专门会有人饲养动物放在猎场里,这些都是有记号的。

    猎场距离这里确实是最近的,但也非常远,而且还有士兵守卫,没想到这些狼竟然跑到猎场去叼猎物过来,真是不辞辛苦。

    万俟景侯意识到,每只狼嘴里都叼着猎物,但是并没有吃,它们把猎物叼回来,或许说明这个洞窟里,还有其他狼,很可能是幼崽?

    不管怎么说,这些狼看到众人,都露/出了戒备的目光,似乎被侵犯了领土,蓝色的眼睛里闪着寒光,对着他们发出“呋呋——”的声音。

    众人都聚/集在一起,也警戒的看着那些狼,狼嘴里血糊糊的,露着獠牙,看起来非常可怕。

    向姐说:“怎……怎么办?!怎么这么多狼!”

    上次他们也遇到了狼,但是那些狼突然就跑掉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幸/运了。

    那些狼的目光很寒冷,森然的盯着他们,发出警戒的“呋呋”声,野兽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乱转,似乎在寻找突破口,不过看到黑羽毛的时候,那些狼突然温顺了起来。

    温顺……

    温白羽只能想到这个词。

    其中的头狼竟然还将自己嘴里的猎物摔在地上,用狼嘴拱了拱,拱到黑羽毛面前。

    狼能把自己到嘴的猎物奉献出来,这简直是个奇观!

    黑羽毛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位置,他似乎知道这些狼解除戒备的原因。因为在七笃消失之前,他把自己的内丹给了黑羽毛。

    七笃的内丹非常炙热,似乎现在还在他身/体里沸腾着,那些狼似乎感觉到黑羽毛是他们的同类,而且是值得尊敬的同类。

    那些狼把一部分食物丢下来,然后调头进入了黑/暗的洞窟中,慢慢的隐没进去,将其他的猎物叼着往里跑去了。

    众人都是一阵惊讶,看着地上的猎物,虽然都是血/淋/淋的,但是这可是肉,生了火烤着吃绝对好吃,比他们身上硬/邦/邦的干粮要美味一千倍。

    慕秋拍着唐无庸的肩膀,说:“师父,肉!肉!肉!”

    唐无庸:“……”

    慕秋又说:“傻愣着什么呢,快捡起来,咱们烤着吃啊!”

    唐无庸干脆把人甩在地上,慕秋“哎呦”了一声,唐无庸也不去理他,走过去把地上的猎物处理了一下,他的铁爪子非常方便,比刀子还要锋利,直接把那些猎物切成小块,然后装进竹篓里,刀疤脸和香姐也抢过去,赶紧把那些肉收起来,生怕收少了。

    黑羽毛则是对这些猎物根本没有兴趣,他只是在意那些狼对自己的态度,肯定是内丹的缘故,这让黑羽毛心里有些怪异。

    他找到了温白羽,找到了万俟景侯,然而并没有找到七笃,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想要找到七笃,找到七笃之后该怎么做?

    黑羽毛觉得这些事情很烦心,或许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有烦心的事情。

    黑羽毛的感情很偏执,他厌恶背叛,但是七笃消失的刹那,黑羽毛的心脏又狠狠的被拧了一把,胸腔里的内丹也是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

    大家收拾了肉块,然后开始兴/奋起来,跃跃欲试的往里走。

    洞窟很宽阔,虽然有很多孔洞,但是其实钻哪一个都无所谓,因为全是通着的,众人往里钻去,很快的,他们就确认了这的确是一个墓葬。

    天然的洞窟接上了人工开凿的墓葬。

    全都是石头的,墓道的四壁是整齐的石砖,一块块石砖打磨的非常光滑,而且上面还有花纹,石砖非常漂亮,那种灵动的花纹,不知道是出自什么能工巧匠的双手,漂亮的让人窒/息。

    这些人似乎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石砖,睁大了眼睛,一声一声的惊讶叹息着。

    慕秋说:“呿,真是没见识。”

    香姐笑着说:“小秋儿,你懂什么,这么漂亮的石砖,随便拿出去一块,就能卖个大价钱呢!”

    慕秋说:“这种石砖也叫漂亮?我师父也能做,而且刀工比这个还好!”

    香姐讥笑了一声,就当慕秋是吹牛,虽然唐无庸很厉害,唐家在道上也非常出名,但是唐无庸是个废人,他的一只手是铁爪子,那样的手虽然厉害,但是铁爪子怎么能做灵巧的活儿,肯定是慕秋在吹牛。

    慕秋见他们不理自己,哼了一声,说:“真是不识货。”

    众人继续往里走,墓道很幽深,到处都是精巧的花纹,慢慢的出现了一些凸起的壁雕。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那些壁雕,是一些穿着很古怪的人,看起来像是未开化的部落一样,正在膜拜月亮,他们的样子看起来非常虔诚,其中领头的人身材非常高大。

    壁雕上的人物刻画的非常精细,连脸部表情都看得很仔细,一张张面孔各不相同,但是很遗憾的是,那个领头的高大男人是背着身的,根本看不见脸。

    温白羽觉得这些壁画似曾相识,他好像曾经看过类似的壁画。

    感觉到似曾相识的,自然还有万俟景侯,但是万俟景侯确定,自己应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黑羽毛眯着眼睛看着那些壁画,温白羽和万俟景侯都不记得,但是他还记得,这些刻画的自然就是血月的部族。

    壁雕上除了膜拜月亮,还有一些其他的内容,看得出来这个部族也很骁勇善战,还有他们狩猎的壁雕。

    温白羽发现,这个墓葬的壁雕出现了很多狼,大量的狼,但是狼对于这个部族来说,应该比较低等,他们出猎,祭祀,和一些活动上都会有狼的身影,但是等级并不是高。

    壁画大量出现用狼祭祀月亮的场景,这些远古的部族,因为还没有开化,多少有些茹毛饮血的感觉,祭祀的手段非常血/腥。

    众人顺着墓道往前走,始终都只有一条墓道。

    老鬼突然“嗬——”了一声,说:“你们看!”

    慕秋赶紧把灯提起来,照亮前面的路,就见前面的墓道已经终止了,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门,石头大门是打开的,那些狼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钻进去了,看起来那些狼还真把墓葬做了窝,而且窝还挺深。

    墓门两边有两只巨大的石头狼,石狼足有四个成男人摞起来那么高,面貌狰狞,呲着獠牙,左边的似乎在对天/怒吼,右边的圆睁着狼眼,抬起一只爪子。

    两只狼雕刻的都非常生动,而且眼睛竟然是蓝色的宝石,如果是黑灯瞎火的,难免会被吓一大跳。

    刀疤脸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宝石,手都在颤/抖,说:“我的娘啊,这么大的宝石?!”

    香姐说:“只到了门前就这么大的宝石了,那里面是什么样子?!”

    石狼太高了,想要把宝石挖下来的话,需要爬上去,刀疤脸往自己手上吐了唾沫,就要上去挖石狼的眼睛。

    老鬼赶紧拦住他们,说:“等等,等等,咱们还是先进去吧,你们忘了吗?棺/材里还有好东西,这刚到门口,你们忍一忍,万一挖了半天,只是九牛一毛,到里面还要扔,怪心疼的是不是!”

    香姐笑了起来,说:“你说的还真对。”

    众人走过去,石门打开了一条缝,可以钻进去,石门非常厚,上面也镶嵌了很多宝石。

    刀疤脸看着手痒,其中一块宝石好像要掉下来了,正好一伸手就能够着,他有些忍不住了,立刻抬手一拽。

    就听“咔!”一声。

    刀疤脸一声大吼,立刻栽了出去。

    温白羽只感觉脚下的路从垂直变成了斜坡,随着“咔”一声,猛的一下倾斜下去,然后众人就狂叫起来。

    “啊啊啊啊”的大喊声不绝于耳,墓道很光滑,一斜下去,所有人都摔在墓道上,刀疤脸直接滚了下去。

    温白羽赶紧调整了一下姿/势,腿向下头向上,尽量用后背搓/着斜坡往下滑,绝对不能滚起来,一滚起来就完蛋了。

    温白羽身/体拼命往后靠,但是斜坡太大,惯性冲击着他的身/体,猛地就要离开斜坡颠簸起来,这个时候有人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温白羽抬头一看,发现时万俟景侯,万俟景侯从后面滑过来,一把搂住他,说:“尽量往后靠!”

    两个人抓在一起,身/体尽量往后靠,要颠簸起来的时候就互相较劲,这样倒是轻/松了一下。

    相比之下,讹兽是最命苦的,墓道一斜,他“嗖——”的一声就被抛了出去,直接抛在了半空中,眼看就要头朝地的掉在地上,“嗖——”的一声巨响,讹兽就觉得自己的脖子被勒住了,滑溜溜的东西,冰凉冰凉的,好像还有鳞甲!

    “嗬——!”

    讹兽一声大喊,差点当场晕过去,卷住他脖子的竟然是蛇尾巴,碗口那么粗的蛇尾巴!讹兽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粗的尾巴!

    化蛇一下卷住他,将他往上一抛,讹兽被抛的差点叫出来,然后就落在了一个冰凉的怀里,一点温度没有,睁眼一看,化蛇又把他接住了。

    讹兽想要说话,但是张嘴就觉得舌/头打转,他们还在急速的下滑。

    化蛇说:“抱住我。”

    讹兽根本没有反驳他,立刻双手抱住化蛇的脖子,两只小细腿夹/住他的腰,就连兔子耳朵都搂住化蛇的脸。

    众人一阵大喊,全都顺着斜坡往下滚,一瞬间黑羽毛展开一双黑色的翅膀,猛地腾空而起。

    大门后面还是墓道,但是墓道因为机/关已经变成了斜坡,众人刹那间顺着斜坡滚下去,很快就看到墓道开阔了,他们似乎滚进了一个墓室。

    这个墓室是两边开口的,他们从开口滑/进来,墓室是圆形的,很空旷,没有任何棺/材,墓室的正中间一根石柱,石柱上面全是花纹,墓室的周边还有许多石柱。

    温白羽不需要数都知道,肯定是十二个!

    他们一滚进墓室,就闻到了巨大的血/腥味,刺鼻的血/腥味和腐烂的味道。

    “啊啊啊啊!!”香姐最先滚进来,已经滚的七荤八素了,她顺着斜坡下来,一头撞在了墓室边的石柱上,顿时撞的头/破/血/流。

    不过香姐本身没想惊叫的,但是她一抬头,就看到了石柱上捆着一条黑色的链子,链子的另外一头是一具尸体,尸体的样子非常可怕。

    香姐趴在了尸体上,惊叫之后才发现,这并不是人的尸体,脖子上套着链子,原来是一只狼的骨头。

    众人全都滚下来,万俟景侯猛地一拽,将温白羽一下拽了起来,不至于大头朝下摔下去,他们进入墓室之后,地板就平坦了。

    众人全都摔进来,一个个狼狈不堪,但是墓室里的样子,似乎比他们更加狼狈。

    地上到处都是血,但是已经是干枯的血迹,黑乎乎的一片,还有一些比较新鲜的,散发着血/腥的味道。

    十二个石柱围绕着墓室,每个石柱上全都有一条锁链,锁链的另外一头拴着一只狼,那些狼都腐烂了,只剩下了骨头。

    骨头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痕,看起来非常可怕。

    而中间的石柱上,也捆着一条锁链,这条锁链非常非常粗,足有孩童的小臂那么粗,锁链的尽头……

    却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白狗!

    慕秋头上磕了一个大枣,艰难的爬起来,揉/着自己脑袋,一抬头就看到了那只用黑色大锁链拴着的小白狗,顿时笑了起来,说:“哈哈哈!!!师父你看!那里有一只小奶狗!才这么点儿,好小啊!它是不是睡着了?”

    小白狗非常小,大约手掌并起来,就能把小白狗给托起来,它浑身毛/茸/茸的,白色的毛坡好像珍珠一样润泽,样子非常可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润白的毛皮上沾了一些血迹,还有些可怜兮兮的样子。

    唐无庸看了一眼,说:“那不是狗,是一只狼。”

    慕秋:“狼?!师父你别欺负我不认识狼啊。”

    他说着,就见那只小狗突然睁眼睛了,似乎被他们吵醒了,小狗睁开眼睛,他的眼睛有些狭长,竟然是一双蓝色的眼睛,在漆黑的墓道里,蓝色的眼睛幽幽的散发着寒光。

    真的是一只狼!

    一直银白色的小狼崽子!

    “喀啦……”

    锁链动了一下,狼崽侧了侧头,蓝色的眼睛里很冷淡,和它可爱的外表一点儿也不相似,似乎透露着一股死气。

    温白羽盯着那小狼崽,脑子里不断的盘旋着,他好像认识这只狼,好像认识……

    黑羽毛扇动着翅膀,一把提起掉在墓门口的灯,顺着墓道快速的俯冲下来,他冲下来的一霎那,就看到了那只被铁链锁住的小狼崽。

    蓝色的眼睛,让黑羽毛心头一震,太熟悉了……

    只是现在这只狼,还是个小狼崽,看起来还很小。

    小狼崽趴在地上,眼神里没有任何波澜,抬起头来看着黑羽毛,似乎有些疑惑,蓝色的眼睛终于闪过一丝奇怪。

    白色的小狼崽在众目睽睽之下,又动了一下,突然一瞬间从白色的狼变成了人形,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还是个小少年的模样,体型大约和讹兽差不多,胳膊和腿都细细的,脸孔非常稚/嫩,根本没有长出凌厉的棱角,眼睛也圆圆的,鼻翼很小巧,嘴唇有点肉肉的厚度,似乎有些缺水,虽然粉嘟嘟的,但是看起来干裂了,有血丝蔓延在上面。

    少年一/丝/不/挂的趴在地上,圆/润单薄的肩膀上有些血迹,蓝色的眼睛略微好奇的盯着黑羽毛,因为缺水,他轻轻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露/出了两个尖尖的小獠牙。

    黑羽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张了张嘴,说:“七笃……”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关心,蠢作者烧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吃了药稍微好一点,等病好了再恢复2W的更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90章 烛龙鳞甲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