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89章 烛龙鳞甲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这些人还都是头一次见到讹兽,慕秋见到讹兽睁大了眼睛,一脸好奇的样子,他的脸色还是非常苍白,躺在唐无庸怀里,看着温白羽抱着讹兽,感觉十分有/意思,瞧瞧伸手过去,捏了一把讹兽毛/茸/茸的小尾巴。

    讹兽立刻“啊!”的一声大叫出来,尾巴抖了好几下,挂着温白羽的脖子往上爬,嘴里喊着:“有人掐我尾巴!真讨厌。”

    慕秋看着讹兽的反应,更觉得有/意思,笑着说:“哈哈,师父你看,他的尾巴摇的好快!”

    唐无庸有些无奈,说:“老实呆着,不然把你扔下去。”

    慕秋立刻嘴里呻/吟着:“师父好疼。”

    唐无庸冷冷的说:“为师不疼。”

    慕秋说:“师父,我好疼。”

    唐无庸不再搭理他,慕秋的眼睛一直转来转去的,似乎又想捏讹兽的耳朵了。

    讹兽撅着嘴巴,哼哼的抱着温白羽的脖子,耳朵在他下巴上擦来擦去。

    温白羽往人群里看了一眼,奇怪的说:“老鬼怎么不见了?”

    他这样一说,香姐笑了起来,说:“老鬼呀,被那母虫子给拖走了,估计现在去做上/门女婿了。”

    温白羽一阵惊讶,怎么说老鬼也是他们队里的人,现在有一个人生死不明,香姐竟然还笑得出来,似乎觉得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那刀疤脸说:“幸亏老鬼已经把地图给景爷了,咱们也没有前功尽弃。”

    他说着,看向万俟景侯。

    温白羽更是惊讶了,看起来这个刀疤脸也没有伤心的意思,反而是庆幸多一点,老鬼的命还不如地图值钱。

    其实这些人也没有什么交情,本身就是利益熏心,老鬼死了还能少分一份羹,他们是巴不得最后所有人都死了,就剩下自己一个人。

    万俟景侯说:“他被虫子拖到山下去了。”

    这旁边都是峡谷,不像刚才的河谷那么平缓,老鬼刚才那样子已经凶多吉少了,这要是再掉下去,估计已经没命了。

    刀疤脸说:“刚才咱们躲雨的山洞,恐怕就是那虫子住的地方,真他娘的晦气,咱们还是快走吧,说不定那虫子搬了救兵,还会杀回来。”

    现在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但是他们不得不连夜赶路,离开这个鬼地方。

    万俟景侯不喜欢讹兽,一来讹兽是狡诈的代/表,满嘴都是胡话,二来他看起来非常腻温白羽,这就让万俟景侯更加不高兴了。

    万俟景侯让化蛇抱着讹兽,讹兽虽然抗/议,但是没有办法,最后还是被化蛇抱着。

    化蛇给他捡了树枝,固定了一下腿骨,不让小/腿骨错位,讹兽哆嗦着,嘴里“嘶……嘶……”的喊,说:“轻点轻点!你怎么这么不温柔,我要疼死了。”

    化蛇脸上没有表情,说:“你的腿太短了,我不好绑。”

    “呸!”

    讹兽立刻抗/议,竟然说他腿短,讹兽使劲推了化蛇一把,然后身上粉色的光芒一亮,突然变成了人形,下/半/身白绒绒的小短腿不见了,变成了两条修/长的腿。

    浑身粉/嫩/嫩的,屁/股翘着,沟壑里还有一个圆溜溜的小尾巴。

    讹兽的体态优美,皮肤白/皙,透着粉/嫩水亮,在月色下好像镀着一层柔光,看起来非常的惑人。

    他身/体非常瘦小,但是并不干瘪,屁/股上还有大/腿上,尤其肉肉的感觉,好像没有骨头,全身透着一股柔/软和柔韧,小细/腰一把就能攥过来。

    讹兽十分得意的用自己没有受伤的腿踢着化蛇的胸口,小/腿肚子的弧度在月光下显得亮堂堂的,足踝异常精致,圆圆的趾甲像贝壳一样可爱小巧。

    讹兽昂着下巴,说:“看见没有,谁是小短腿!我是大长/腿好不好!”

    讹兽正得意的踹着,因为他是灵兽,一直也不/穿衣服,根本没有/意识要穿衣服,全身裸/露着也丝毫没有羞赧的意思,红溜溜的眼神分外灵动,里面似乎闪着魅惑的水光。

    化蛇感觉自己呼吸突然凝滞了,他抬起手来,一把攥/住了讹兽的脚踝。

    “嗬……”

    讹兽吓了一跳,化蛇的手掌很大,攥/住他的脚踝还绰绰有余,而且非常用/力,掌心里的老茧摩擦着他光滑/精致的脚踝,讹兽觉得这条蛇要吃兔子似的!

    化蛇碧绿色的眼睛似乎闪着光,阴霾的盯着讹兽,盯得讹兽浑身起鸡皮疙瘩,两只兔耳朵和兔尾巴都斗起来了。

    结果化蛇冷冷的说:“你突然变成/人形,我还要重新固定。”

    他说完,低下头来,专心给讹兽固定断腿,不再看讹兽一眼。

    讹兽哼了一声,其实心里刚才吓得要死,毕竟讹兽是食草的灵兽,而化蛇一张嘴能吞下一头狼,更别说是这么小的兔子了,完全不够吃的!

    化蛇迅速的给他包扎了一下,瞥见刀疤脸不断撇过来的目光,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来,披在讹兽身上。

    化蛇的外衫实在太大了,讹兽扭来扭去的,说:“你的衣服磨到我的毛皮了!难受死了……啊呀!”

    讹兽还在扭来扭去,化蛇突然使劲揪了他尾巴一下,跟刚才慕秋揪的不一样,化蛇的力气有点大,揪的讹兽生疼,脑袋里一阵发/麻,疼过了之后,尾巴根的地方竟然窜起一种难以言表的酥/软,奇怪的感觉一下就窜上来了,讹兽喊过之后,一下就瘫/软在化蛇的怀里,还用两条白/嫩/嫩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

    讹兽那声“啊呀”叫的实在太不忍入耳了,温白羽特别想捂脸,都不敢回头去看。

    众人又开始往前行进,雨水还在淅淅沥沥的下,不一会儿就起了大雾,这里的湿气不小,雾气越聚/集越多,众人一脚深一脚浅的往前走,慢慢发现周围的土地变/软/了,软的有些往下陷。

    浓雾里有很多“簌簌簌”的声音,并不是刚才那种可怕的虫子,不过看起来像是蜘蛛一类的东西。

    万俟景侯把手刮破,血流/出来往地上滴了一下,旁边的虫子一下快速散开,看的众人目瞪口呆的。

    万俟景侯将自己的血抹在温白羽的袖子上,那些虫子不敢往温白羽身边聚/集了。

    刀疤脸和香姐一看,顿时都非常羡慕,赶紧过来笑着说:“景爷,也把血分给我们一些吧?”

    万俟景侯没有为难他们的意思,不过万俟景侯也不是烂好人,而是前面的路还有很长一段,这些人背着大量的干粮和水,如果这些人死了,东西还要他们来背。

    万俟景侯也把血抹在其他人的衣服上。

    慕秋趴在唐无庸的肩膀上,从他后背的竹篓里找东西,笑着说:“我们不用血,你可以省着点……哈哈我找到了!”

    他说着,从唐无庸背后的竹篓里拿出一个圆盒子,就和女子用的面膏和唇脂一样的小盒子。

    慕秋把盒子拧开,里面果然是膏状的东西,还散发着幽幽的香气,不知道是什么花香,但是好闻的厉害。

    香姐看向他,笑着说:“小秋儿,你这是什么?”

    慕秋晃了晃,伸手进去挖了一点,涂在唐无庸的脸上,唐无庸皱着眉,但是并没有多躲开,就任由慕秋涂来涂去的。

    慕秋笑着说:“这也是我师父做的,我就说吗,我师父心灵手巧的,这是驱虫的香膏,普通的蜘蛛毒虫都害怕这种味道。”

    慕秋给唐无庸涂完了,抱着唐无庸的脖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叹的说:“嗯!好香,师父快给徒儿香一个!”

    他刚说完,突然抱住脑袋,“哎呦”一声,苦着脸说:“师父,我受伤了你还打我,下手这么重,我是不是你亲徒/弟?”

    唐无庸冷冷的说:“不是,半路捡的。”

    慕秋:“……”

    慕秋也给自己的身上涂了一些,果然好香,但是并不是庸俗的香味,闻起来非常沁人心脾,竟然还有提神的功效。

    慕秋重新拿出一只蓝色灯来,点燃了提在手里,一手搂着唐无庸脖子,让他抱着自己,一手提着灯给大家照亮。

    众人往前走去,旁边的毒虫蜘蛛很多,但是都围绕着他们,不敢走过来。

    地越来越泥泞,他们大约是进入了沼泽一类的地方,温白羽的衣袍是雪白的,一点泥土粘上去都非常明显。

    万俟景侯见他衣服湿/了,衣摆的地方也有点黑,说:“白羽,我背着你吧?”

    温白羽说:“我又没受伤。”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你衣服脏了,我舍不得。”

    温白羽顿时脸上一红,说:“快、快走吧。”

    万俟景侯也没有强求,伸手拉住温白羽的手,两个人肩并肩往前走。

    进入了沼泽之后,大家的速度就慢了很多,慕秋提着灯笼照明,说:“小心脚下。”

    众人看着他指的地方,地上有好多藤条,将一个圆坑覆盖住,就像刚才温白羽掉进去的坑一样,非常的深,估计有二十米深,这么深的坑,如果直接摔下去绝对死人,温白羽算是幸/运的。

    唐无庸蹲下来,把地上的藤条拨/开,说:“这是一个陷阱?”

    藤条铺的很严实,应该是那种捕捉猎物的陷阱,做的很简易,但是众人顺着陷阱往下一看,就觉得这种陷阱虽然建议,但是做得非常成功,因为里面全部都是动物的骸骨。

    温白羽也顺着深坑往下看,和他刚才看到的一样,里面全是白骨,铺了厚厚的一层,有腐臭的气味从里面传出来,非常难闻。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说:“奇怪,全是狼的骸骨?”

    温白羽点了点头,说:“刚才我摔下去的时候,也发现了,全是狼的骸骨,而且有的骸骨只有狼脑袋,我觉得这不是捕猎的陷阱,反而像是……”

    他说着,万俟景侯挑眉问:“祭祀?”

    温白羽点头,说:“对。”

    如果是捕猎,那么动物摔死之后,人应该会下去把动物提上来,但是这个陷阱里面积攒了太多的东西,就算因为陷阱荒废太久了,所以才积攒了那么多的骸骨,但是还是很奇怪,因为里面的骸骨非常单一,只有狼的骸骨。

    所以这应该是一个祭祀坑,而不是捕猎的坑。

    温白羽脑子里闪过奇异的念头,古老的部族、禁术、十二、狼……

    这些东西在他的脑子里快速的飞闪着,温白羽觉得有东西将要被/捕捉到,但是在脑袋里一闪而过,有飞快的窜了过去。

    万俟景侯也在出神,两个人都沉默的没有说话,个自深陷在离奇的回忆中,好像是一种默契一样。

    慕秋奇怪的看着两个人,那两人突然都不说话了,然后陷入了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的慕秋抓耳挠腮的,很想知道他们到底想到了什么。

    讹兽趴在化蛇怀里看着,无聊的揪着自己的兔耳朵,突然耳朵抖动了一下,一下竖了起来,说:“咦?好像有声音?”

    他说着,探头往坑里看,温白羽也突然睁大了眼睛,说:“下面有人!”

    唐无庸赶紧把慕秋放在地上,然后提起灯往下照,说:“是老鬼。”

    他一出口,众人全都吃惊了,香姐满脸的遗憾,说:“老鬼竟然没死?!”

    刀疤脸说:“看清楚了吗,真的是老鬼吗?”

    万俟景侯眯眼看了看,说:“是他没错。”

    众人没想到老鬼竟然这么大的福气,都已经被虫子拖走了,竟然还没有死,而且他们明明看见老鬼被拖下了山崖,结果竟然出现在这里。

    刀疤脸突然吓了一跳,说:“也就是说那虫子就在咱们周围了!”

    香姐说:“算了,咱们还是快走吧,别救他了,我看他这样子救也救不活了。”

    唐无庸低头看了看,又去看万俟景侯,似乎在问他的意思,万俟景侯也没有表态,而是看向温白羽。

    温白羽见他们都看自己,立刻说:“救人!”

    唐无庸从竹篓里拿出了绳子,将绳子抛进深坑里,老鬼一点动静也没有,躺在里面一动不动,好像昏死过去了。

    唐无庸让慕秋老实呆着,然后自己顺着绳子跳下去把人拽上来。

    唐无庸下去了一会儿,然后绳子就动了,刀疤脸和香姐不想拽绳子,但是没有办法,地图在万俟景侯手里,而万俟景侯显然听温白羽的。

    他们把老鬼拽上来,就说明到时候还要分老鬼一份财物,本身已经这么千辛万苦了,好不容一少了一个人分干粮,现在又蹦出来了。

    众人把老鬼和唐无庸从坑里拽出来,刚一拽出来,就听到“啊!”的一声,慕秋突然发出一声大喊,然后是“嗖——”的一声,众人一回头,竟然发现慕秋不见了,地上有一条拖拽的痕迹,还有“嗖嗖”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唐无庸刚从坑里上来,动作慢了一些,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已经追了上去。

    就见拖拽着慕秋的竟然是一头狼,一头灰黑色的狼,咬拽着慕秋的小/腿,将人疯狂的往后拽,慕秋啃了一嘴泥,双手不断的抓地,拽断了好几根树枝,那头狼的力气太大了,将他拽的飞快。

    慕秋本身受伤了非常虚弱,现在更是要死了一样,眼见身边的景物飞快的往后退,他抓什么都会被拽断,双手血/淋/淋的,上面全是倒刺,小/腿也生疼生疼的。

    万俟景侯飞快的追上去,他猛地往前一纵,前面的土地非常软,一踩就凹陷下去,万俟景侯看了一眼旁边的树枝,猛地往上一跃,借力踩中一根树枝,然后紧跟着踩中第二根树枝,整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在黑夜里就像一只蝙蝠一样,快速的往上一连跃起,然后猛地往前一扑。

    万俟景侯避开了泥软的土地,猛地一扑,那头狼被一下撞了出去,慕秋大喊了一声,感觉小/腿一瞬间要被咬断了,一下被抛了出去。

    温白羽快速的冲上去,猛地张/开翅膀,一下都在空中,飞快的接住慕秋,然后往前一扑,但是灵力在他的身/体里猛地窒/息,温白羽觉得脑袋里“嗡——”一声,腹中一阵绞痛,翅膀猛地收了起来。

    幸好离地面已经不算高,温白羽带着慕秋一下落在地上,只是这么一个动作,已经满头大汗,几乎要受/不/了/了。

    慕秋浑身哆嗦着,身上脏兮兮的,双手都是血,哭都哭不出来,嗓子一直在抖,估计是害怕极了。

    这个时候唐无庸已经飞快的冲上来,慕秋见到唐无庸,立刻就哭了出来,几乎是“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把脸上的泥都冲花了。

    唐无庸有些手足无措,将人抱过来,慕秋把手上的血和泥往他身上抹,一边抹一边哭。

    唐无庸抓/住他的双手,说:“别动了,你手心里都是倒刺。”

    慕秋可怜巴巴的说:“师父,疼。”

    唐无庸搂着他,难得语气不是那么生冷,说:“乖,乖,忍一会儿,我帮你把刺挑干净就行了。”

    慕秋仍然可怜巴巴的说:“师父,你的爪子太笨,不灵活。”

    唐无庸:“……”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已经回来了,看到温白羽脸色煞白,说:“白羽,怎么了?”

    温白羽摇了摇头,他刚才感觉非常不舒服,只要一动用灵力就这样,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慢慢会缓解一些,一会儿也就不疼了。

    化蛇抱着讹兽过来,讹兽立刻大喊着:“哎呀,你还怀着孕呢,怎么能随便用灵力?”

    讹兽说完,温白羽愣了一下,万俟景侯则是凉飕飕的看了他一眼,讹兽立刻大喊着:“我说的是实话!”

    他说完,别人都没说话,讹兽立刻又说:“喂喂,你们相信我啊!信我啊!我说的是实话,他怀/孕了!所以不能用灵力,一用灵力就会觉得被制。”

    众人还是默不作声,后面不紧不慢跟来的香姐笑着说:“小弟/弟,你还不如说大姐姐我怀/孕了呢,来嘛小弟/弟,看你长的这么可爱,跟姐姐玩玩怎么样?”

    讹兽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说:“不要,我不喜欢大婶。”

    香姐:“……”

    他们说着话,刀疤脸大喊着:“狼!好多狼!!”

    众人立刻警戒起来,看向四周,果然就见深邃的黑/暗中,突然多出了很多狼眼睛,那些狼眼睛散发着蓝色的光芒,幽幽的聚拢起来,已经将他们四面八方的围住。

    温白羽有些诧异,这个地方竟然聚/集了这么多狼?

    而且这些狼似乎都不普通,它们慢慢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每一个身形都非常大,感觉像是普通狼的一倍大,非常凶猛的样子,呲牙咧嘴的看向他们。

    而且这些狼的数量非常可观,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嘴里发出“吼——吼——”的声音。

    香姐吓得立刻大叫:“哪里来的这么多狼?!”

    众人被围在中间,还有那个昏迷不醒,不知是死是活的老鬼,周围全是狼,少说也有二三十头,而且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越来越多的蓝色/眼睛从黑/暗中凸显了出来。

    香姐立刻看向万俟景侯,说:“景爷,你可是咱们的领队,你说现在怎么办?”

    万俟景侯没有说话,只是戒备的看着四周,唐无庸也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铁爪子,似乎有随时开打的准备。

    那些狼走出来,但是并没有立刻袭/击他们,而是看着他们,对他们露/出獠牙,不断的怒吼着,似乎他们其实是侵犯领土的盗贼一样。

    群狼聚/集着,不过很快的,那些狼的目光全都锁定在温白羽和万俟景侯的身上。

    万俟景侯将温白羽护在身后,不过温白羽发现,那些狼盯着他的目光,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起码不再吼叫了。

    那些狼的吼声么,慢慢停息了下来,粗重的吼声不见了,好像温顺了不少,然后慢慢后退,还是存在一些戒备,但是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后退了,一双双蓝色的眼睛,慢慢隐藏进黑/暗之中。

    所有人都警戒着,毕竟对于人来说,狼和犬不同,狼是一种狡诈的野兽,而且他们非常聪明,会团队合作,甚至还会诱骗猎物。

    所以大家都还在警戒之中,并没有松懈下来,那些狼慢慢消失不见了,全都隐藏在黑/暗中,一头也看不见了,众人就这么站在原地等了一刻钟,那些狼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就这么走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刀疤脸和香姐脸上全是汗,警戒的手脚都要抽筋了。

    唐无庸的铁爪子一直保持着张/开的姿/势,结果就被人拍了拍肩膀,慕秋从后面挣扎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师父,我手上的刺还没挑了!”

    唐无庸:“……”

    他一说话,众人也都破功了。

    讹兽说:“那些讨厌的狼不知道要干什么,怎么突然跑掉了?”

    化蛇说:“你怎么见谁都讨厌。”

    讹兽说:“那是自然的,因为狼吃兔子啊,他要是不吃兔子,就不讨厌了……不过我还是更讨厌蛇!”

    化蛇没有再理他,讹兽却追加的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化蛇还是不理他,讹兽一点儿也不冷场,小屁/股坐在他胳膊上,还扭了扭自己的小尾巴,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指着化蛇的鼻子,说:“因为蛇是冰的,而且蛇皮滑溜溜的,最恶心了!一想起来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化蛇定定的看着他,说:“你摸过蛇皮?如果你摸过早就已经死了。”

    讹兽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立刻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我可是上古灵兽,当然摸过!我现在就在摸!”

    他说着,双手开始在化蛇身上乱/摸。

    化蛇:“……”

    化蛇懒得理他,对万俟景侯说:“主上,这个人身上有几处骨折和咬伤,中了一点毒,没有内伤,也没有严重的摔伤。”

    香姐哼了一声,说:“真是命大。”

    老鬼没死成,刀疤脸和香姐觉得分外的可惜,而且老鬼命大到了一定水平,估计祖坟上冒了青烟,这样都死不了,而且只是中了一点毒,还没有慕秋中毒严重呢。

    香姐笑着说:“这叫什么,这叫祸/害遗千年呢。”

    老鬼这个时候醒了过来,刚好听到了香姐的话,香姐就不好再说了,毕竟他们之后还要一道再走。

    香姐只好转遍了话题,说:“你们说,那些狼是干什么来的?这地方好生邪性,竟然有这么多狼?”

    温白羽也很奇怪这些狼,这些狼突然出现,似乎被侵犯了领土一样,然后却莫名的退散了?

    或许是那些狼看到了什么,所以才散开的?

    但是到底看到了什么,温白羽就不知道了。

    老鬼醒来了,包扎了一下伤口,自己走动完全没有问题,像是被磕傻了一样,整个人木可可的,也不爱说话了,看到讹兽眼睛竟然都不滴溜溜的转了,就老老实实的呆着,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刀疤脸和香姐问他怎么掉进坑里的,老鬼只是发/抖,也说不上来,就跟老糊涂一样。

    众人要继续赶路了,跟着地图穿梭在泥泞的沼泽里,因为天色黑,而且沼泽看起来都是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踩虚,大家陷进去好几次,尤其是香姐,已经变成了泥人。

    他们走了一会,老鬼突然发出“哎呦”一声,然后一头栽了下去,载下去之后还顺着山坡“咕噜噜”滚了几下。

    众人赶紧追过去,就见老鬼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对着他们大喊:“快来啊!这里竟然有个洞!”

    他们一路见了无数的山洞,这也不算稀奇了,不过老鬼一脸兴/奋的样子,众人就走过去了。

    温白羽过去一看,顿时吃惊了,这山洞太大了!

    这山洞实在太大了,枣核型的洞/口,两头尖尖的,中间是个鼓肚子,温白羽很难预/测这个洞高,因为实在是太高了,他说不准到底有多高,一眼看上去,那种高度感实在太震撼了。

    而他们站在的位置,正好是山洞的半截,有一块凸起的石头,老鬼滚下来的时候,正好滚在这个地方了。

    山洞里很黑,一点儿光线也没有,但是他们都能看到山洞/口有东西,那是一扇大铁门,像是囚牢一样的铁门,一根一根的铁栅栏拦在一起。

    让人震/惊的是,这个铁门也非常大,栅栏间的缝隙足够三个男人并排通/过,如果这是一扇门,那也太漏风了吧?

    众人都看着着巨大的山洞和铁门,心里不约而同的升起一种诡异的冰冷感……

    这么大的山洞,这么大的铁门,是用来干什么用的呢?里面被铁门捆住的东西,那是有多大?!

    慕秋惊讶的说:“我的娘啊,铁门这么大的空隙,一头牛都能横着过去了,难道里面是关着龙的?”

    龙?

    众人虽然觉得慕秋的话可笑,因为所有人都还没有见过龙这种东西,但是心里又是震/惊,或许真是这样的吧,不然到底是什么东西,需要这么大的铁门,如此大的缝隙竟然钻不出来?

    老鬼说:“别干站着,咱们进去看看啊!若真是龙,咱们打了龙骨,拨了龙鳞,也好赚个盆满钵满!”

    众人都兴/奋起来,快速的走到铁门旁边,因为缝隙实在太大了,他们根本不需要开门,直接就能走进去山洞。

    山洞里一片黝/黑,没有属于野兽或者凶兽的腐臭味道,山洞里竟然很干松,一丝气味也没有,但是有一种阴凉的气息,巨大的风从山洞里吹过来,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万俟景侯皱眉说:“这山洞前面竟然是开口的,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穿堂风。”

    香姐笑着说:“景爷,没准儿是鬼喘气呢!”

    万俟景侯不理她,这反而把慕秋和讹兽吓着,一阵大风吹过来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尖/叫,声音叠在一起,讹兽的声音软/软萌萌的,慕秋的声音很清亮,简直就是二重奏,震得山洞里全是扭曲的回音。

    温白羽忍不住捂着耳朵,翻了翻白眼,感觉如果真有个粽子什么的,也会被这两个人吓跑的。

    他们一路往里走,山洞里面的空间也非常大,可能洞窟是天然形成的,但是不够大,外围被开凿过,痕迹很明显。

    让人失望的是,他们进去了一刻钟,一直在行走中,但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连一根/毛都没看见。

    就在刀疤脸要骂娘的时候,万俟景侯突然眯了一下眼睛。

    温白羽发出“嗬——”的一声。

    只见他们前方的位置,终于出现了东西,但并不是龙,而是一个黑铁的笼子。

    巨大的笼子,每一个铁栅栏都比成/人的手臂还要粗/壮,缝隙也很大,铁栅栏里面有两个巨大的兽钳。

    巨大的兽钳足有两个人立起来那么高,锯齿锋利,锯齿上还有陈年的血迹,看起来斑斑驳驳的。

    笼子的栅栏上,笼子旁边的洞壁上,全是血迹,血迹已经发黑了,看起来非常陈旧,但是温白羽一眼看过去,还能感受到一种触目惊心的震撼。

    最让人震撼的是,那么粗的铁栅栏,竟然被拧的变形了,其中一只兽钳也变形了,锯齿扭曲着,烂成了一团,旁边的地上有一个散发着红宝石火彩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碎片……

    温白羽快速的走过去,离得近了,就看清楚了那样东西,果然是一个碎片,看起来像是宝石的脆片一样,很薄很薄,很锋利,亮红色的,散发着金属的光泽,像是宝石,又像是金属,能感觉到碎片的温度。

    其他几个人看到那东西,以为是宝石,冲过去要抢,都不甘心给其他人,不过那东西已经被温白羽捡了起来。

    温白羽把那个红色的碎片捏在手上,碎片还散发着一股温暖的热度,这感觉很熟悉……

    香姐说:“温兄弟,这是什么东西?你给我看看吧?”

    老鬼说:“这……这……咱们这回发现宝贝了!!这是不是传说中,上古天神,烛龙的鳞片啊!”

    烛龙……

    温白羽脑袋里“嗡——”的一下,又有无数的影像在他脑袋里疯狂的闪烁着,温白羽的脸色变了好几下。

    万俟景侯看着那些血迹,莫名的心中暴怒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感觉自己的血都在身/体里沸腾了起来,就像烧开的油,不断的有水花溅进去,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众人兴/奋着,就在这个时候,突听“簌簌簌……”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是从正面发出的声音,而且声音好像是迎面而来,越来越近,逼近的速度非常快。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一下从出神中醒了过来,就听到前面有东西在快速逼近,同时有人在快速的奔跑,发出“哒哒哒”的声音,正朝着他们来了。

    其他几个人也听到了声音,立刻戒备起来,刀疤脸说:“什么东西?难道真的是烛龙?”

    香姐说:“什么?!如果真的是这么大的烛龙,那咱们岂不是要完了?”

    老鬼喊着:“不是!不是烛龙,是那只大虫子!又来了!”

    他话音一落,就看到前面一个灰黑色的影子,就跟一只小牛犊一样,飞快的在地上蠕/动着,朝着他们冲过来,与此同时,他们也看到了一个黑影。

    那是一个人,那人身材高大,一头长发披散下来,根本就没有束发,穿着也很奇怪,衣服非常紧身,并不是宽袍,脚上踏着一双靴子,在地上踏出清脆的响声。

    随着“哒哒哒”的声音飞快的冲过来,那身影突然冲到笼子面前,猛地往上一跳,“踏踏”两声,几乎垂直的就借力跳上了笼子,一瞬间猛地回身,手中竟然打出了一把火焰。

    巨大的火焰一下将灰黑色的虫子燎倒,发出“吱吱吱——”的吼叫/声。

    虫子翻倒在地上,软足乱扑腾,恶心的众人都要吐出来了。

    那黑影一个回身,之后毫无停顿,竟然一下从笼子上跃下,同时手中银光一闪,他右手握着一把很细很细的匕/首,匕/首很细很薄,好像骨头一样的形状。

    黑影手起刀落,“嚓——”的一声巨响,一下将虫子盘卷过来的软足直接削掉。

    软足发出“滋——”的一声,凌空飞出去,掉在香姐面前,香姐吓得大叫起来,连忙后退了好几步。

    虫子的软足被砍掉,在地上不断的挣扎,黑影猛地一脚踹过去,灰黑色带壳的虫子一下飞了起来,“咚!!!”的一声巨响,直接撞在石洞的壁上,然后是“哐当”一声,扣在了地上。

    那虫子似乎非常顽强,还要继续再动,黑影的目光一闪,猛地一扫,那只巨大的兽钳一下被扫了起来,“咚!!!”一声砸在了虫子的壳子上,虫子发出“吱——”一声,连带着壳子一起,被砸的稀巴烂了。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那人动作非常凌厉凶狠,动作快的甚至让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他落在地上之后,轻轻甩了甩手中的匕/首,然后回过头来。

    众人这才看清楚了来人的面容,都是狠狠一愣,因为这个人,长得和万俟景侯竟然有七八分相似!

    众人立刻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看到对方,也是一愣,感觉似乎有些熟悉,但是真的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黑羽毛见到温白羽和万俟景侯,立刻拿着凤骨匕/首迎过来,将凤骨匕/首递给温白羽,说:“爸爸。”

    众人更是一愣,这回简直五雷轰顶,温白羽的样子看起来很年轻,说实在的,这个黑衣服的年轻人似乎都比温白羽的年纪大,结果他竟然管温白羽叫爸爸。

    万俟景侯一阵诧异,随即沉下脸来,心里万分的不舒服,胃里酸的也被灼烧了一样,温白羽竟然已经有孩子了?

    万俟景侯看向温白羽,结果温白羽也是一脸震/惊不解的表情……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生病了,吐了一晚上还在发烧,写了一万字黑驴蹄子实在没力气更了,隔壁的仵作先生停更一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89章 烛龙鳞甲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