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83章 白山黑水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七笃觉得身上好疼,疼的已经不行了,他平时总是会忽略疼痛的感觉,因为疼痛的感觉会让他心里产生一种悲伤,让他想起小时候还在树林里的生活。

    那是一段最可怕,最无助的日子。

    他总是想忽略疼痛的感觉,然而黑羽毛把这份疼痛提到了明面上,七笃总觉得一旦说出来好疼,疼痛就会加剧一样,他那双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雾气,抬起胳膊来遮住,但是胳膊很快也湿了。

    七笃身上都是伤,除了下面流了很多血,一直在流/血以外,身上也没有一块好皮肤,脖子上全是血迹,被撕咬的留了好几个伤疤。

    七笃气息有些游离,不知道自己梦寐以求的这种事情,其实这么痛苦,他意识有些微弱,最后实在支撑不住,在痛苦中,好像溺水的蜉蝣一样,沉入了黑暗之中。

    黑羽毛看着他伤痕累累的样子,眯着眼睛,黑色的头发垂在他的脸上,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了,七笃昏迷了一会儿,全身疼的要死了一样,身体一动就会感觉到撕裂和酸疼,疼的头脑里一阵阵炸白光。

    他努力翻了一个身,感觉有东西从自己身体里流出来,那种感觉很微妙,七笃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诧异,脸上有些不自然,下意识的并拢了腿,吸着气。

    七笃蓝色的眼睛在四周扫视了一下,突然发现漆黑的屋子里什么人也没有,除了自己,黑羽毛不知去向,旁边的衣服也没有,床是冷的。

    七笃浑身哆嗦起来,牙齿“得得得”的打颤,猛地从床上翻起来,结果双/腿发软,“嘭!”的一声直接从床上滚了下去。

    他的脑袋撞到了床头柜的腿脚上,顿时肿了起来,里面零星有些血迹,磕的七荤八素的。

    七笃管不了这么多,仓惶的爬起来,身上一/丝/不/挂的冲出了卧室。

    在冲出卧室的一霎那,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卧室的外面也很黑,沙发正对着落地窗,一个人影坐在上面,他支着头,眼神平淡的看着落地窗外的黑夜,一头黑色的长发,好像要融入黑夜一样,皮肤过于苍白,整个人好像泾渭分明,给人一种冲突又融合的感觉。

    黑羽毛就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的夜景,听见卧室里传出“咚!”的一声,只是侧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七笃从里面冲出来。

    七笃现在这样子狼狈极了,身上没穿衣服,脖子上都是深深的咬痕,有的已经结痂了,有的还在流/血,额头上肿了起来,身上青青紫紫的,双手手腕全是瘀伤,腿上也有青紫,有一抹白色顺着腿留下来,七笃的腿还在打颤,蓝色的眼睛里闪着水雾,好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弃犬。

    七笃在看到黑羽毛的一霎那,狠狠松了一口气,差点坐在地上,后退了好几步,后背“咚”一声撞到了卧室的门框才停下来,使劲喘了两口气,有点庆幸,要哭的表情扯出一丝庆幸的笑容。

    黑羽毛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有一种被拧的感觉,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转过头去,继续看着窗外的夜景,声音很冷淡的说:“你不是说了,我走不了,还着急什么。”

    七笃伸手揉了揉脸,颓废的靠着门框坐下来,声音非常嘶哑,说:“你……你上床去休息吧,千万别想着走,不然走不远就……”

    七笃的话说到这里,不敢再说下去了,他忽然感觉到心悸。

    黑羽毛则很淡然的说:“就怎么样,就死了吗?这不是正合你意。”

    七笃没有说话,獠牙咬在嘴皮上,一直颤抖着,最后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休息吧,等天亮之后,咱们就出发了,山里太冷,你先好好养足精神。”

    黑羽毛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窗外的黑夜,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七笃艰难的穿了衣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陪着黑羽毛,黑羽毛一晚上都坐在沙发上,他苍白的眼下有一片黑青,看起来很可怕,但是一直没有去睡觉。

    七笃想让他去休息,但是黑羽毛现在完全不跟他说话,七笃身上也很疲惫,坐在椅子上,昏昏沉沉的,有些陷入昏睡,昏睡的又开始不省人事,陷入了昏迷……

    雪片子一直在下,大雪纷飞,山里的湿度感觉有点大,很不如意的是,天亮了之后,雾气也没有消散,太阳的光线照不透,四周被迷雾笼罩着。

    温白羽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要冻僵了,所在睡袋里打哆嗦,万俟景侯已经醒了,在外面生火,听到帐篷里的动静就走进来。

    温白羽艰难的所在帐篷里,说:“好冷好冷,感觉没办法从睡袋出去。”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温白羽的脸颊,脸色突然变了,说:“你发烧了?”

    温白羽不知道自己发烧了,只是感觉好冷,冷的打哆嗦,全身有些酸疼麻木,他还以为是睡了一晚上硬/邦/邦的帐篷的缘故。

    温白羽想要从睡袋里爬出来,万俟景侯不让他出来,说:“你发烧了,再休息一下,我去给你找点药吃。”

    万俟景侯去找医药包的时候,温白羽就从睡袋里爬出来了,哆哆嗦嗦的把羽绒服穿上,感觉还是好冷,然后拉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大衣,一看是万俟景侯的,不过因为很大,所以正好套在外面,把自己裹得跟一只球似的。

    万俟景侯拿着药和温水进来的时候,就发现温白羽已经起来了,裹着衣服坐在睡袋上发抖,脸色却是通红的,眼睛里也都是水雾,感觉烧的有些发木。

    万俟景侯说:“让你躺着的,吃点东西然后吃药。”

    温白羽把温水接过来放在手心里捂着,说:“不行啊,别再躺了,咱们时间也不多,还是出发吧,反正是坐在车上,我在车上睡也一样。”

    万俟景侯知道劝他也没有用,就让他吃了饭,然后再吃药,喝了一堆的温水,裹着厚厚的衣服。

    众人全都起来了,快速的把帐篷拆了,准备继续赶路,大家把东西全都搬上车,很快车子又行驶了起来,继续顺着平凯的地图往前走。

    雾气很大,感觉路更加不好走了,旁边树刚开始是稀稀疏疏的,现在竟然密集了起来,地上枯萎的树枝都有手臂那么粗,而且非常密集,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上面又盖上了厚厚的雪层,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们走到中午得时候,不得不把车子放弃了,然后开始背起背包,众人提着行李,准备负重往上走。

    车子在这种路上根本没办法前行,地上全都是树枝,树木也开始密集了,地上很软,先踩到的是雪,雪层下面是树枝,树枝下面又是软路,每走一步都觉得要命。

    雪还在下,过了正午的时间,雾气又开始转浓了,旁边迷迷茫茫的一片,不仔细看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们顺着地图往前走,感觉越走越不对劲,树林边的阴森可怕,就好像昆仑的死亡谷一样,地上的积雪太厚了,走起来非常消耗体力,好几次都被陷进去,最主要的是身边有很多奇怪的树木。

    树干非常非常细,但是看起来很坚硬,上面全是刺,树枝已经秃了,温白羽从来没见过,不知道这是什么。

    树枝上的刺密密麻麻的,他们一路往里走,万俟景侯帮温白羽拨开树枝,被那种奇怪的刺扎了两下。

    万俟景侯的伤口愈合的很快,但是扎了之后竟然起了肿包,一个小黑点,外面有点红,肿起来一块,看起来有点像蚊子包,但是比蚊子包可怕。

    众人一边往前走,一边把消肿的药拿出来涂在被扎的伤口上,肿包上的感觉和毒蚊子包一样,又痒又疼,不抓就觉得痒,抓了又觉得生疼生疼,只要一抓长得就大,抹了消肿的药似乎管一些用,一直忍着痒也能消肿。

    两点之后雾气变得很大,非常浓,弥漫在四周,众人开始手拉手往前走,白雪加上白雾,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他们走了整整半天,从中午弃车开始,现在已经天黑了,一路上除了有带刺的树木,其他什么也没有发生,非常的安静,只是走起来分外艰难。

    地上全都是树枝,大家想要找露营的地方都不好找,难得有个开阔的地方,开阔的地方也堆满了树枝。

    众人开始把地上的树枝捡起来,扔在一起,一会儿好取暖用,把地上弄得开阔一些,然后准备扎帐篷。

    雪一直在下,下了整整一天了,众人合力开始扎帐篷,等扎好了之后,就看到帐篷上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看起来就像穿了一件大衣一样。

    温白羽把火堆升起来,伸着手在旁边烤火,感觉冷的不行,要打摆子一样,明明和攒的很厚很厚了,但是还是感觉特别冷,而且从里到外的透着冷。

    众人扎了帐篷,一共三个帐篷,围在一起扎的,万俟景侯掸了掸身上的雪,然后快步走过来,就看见温白羽缩在一起,靠在火堆边的行李包上,似乎在休息,闭着眼睛,身上落了好多雪,跟一个雪人似的。

    万俟景侯走过去,给温白羽掸了掸身上的雪,刚要说话,突然摸/到了温白羽的额头,烫的吓人,比万俟景侯的体温高好多。

    “白羽?”

    万俟景侯推了一把温白羽,温白羽朦胧的睁开眼睛,说:“嗯?你怎么……怎么老转?”

    万俟景侯看见他迷糊的样子,脸上一片通红,估计烧的都糊涂了,立刻将人抱起来,冲进了帐篷里。

    其他人见万俟景侯突然抱着温白羽冲进帐篷,赶紧过来瞧个究竟。

    温白羽的脸色通红,嘴唇都烧得要滴血一样,但是身体还打着冷颤,不断的抖着。

    万俟景侯把他塞进睡袋里,上面又压了毯子,温白羽嘴里迷迷糊糊的说着:“真冷……真冷……”

    万俟景侯去拿了退烧药,让温白羽吃下去,温白羽根本没意识,不张嘴喝水,好不容易有点意识喝了水,吃下去了退烧药,但是没有一会儿,突然就吐了。

    万俟景侯以为他没吃晚饭,所以吃退烧药有点受不了,就让他吃了晚饭,但是温白羽晚饭也吃不下,稍微咬了一口面包,立刻又吐了,把东西都吐干净了,但是还在吐,吐得都是胃里的酸水,又酸又苦的,吃了药之后也还是吐。

    温白羽的脸色瞬间就从烧红变成了惨白,白的有些可怜,万俟景侯搂着他,温白羽蜷缩在他怀里,轻声说:“胃好疼……肚子也疼……”

    万俟景侯急的满身是汗,但是毫无办法,温白羽因为发高烧,吃了就吐,也不知道药能不能发挥作用。

    众人都是忙得团团转,急的不得了,这深山老林的,如果想要出去,最少也还有一天半的时间,不知道温白羽禁不禁得住。

    临近午夜的时候,温白羽终于不折腾了,脸色有点好转,很快睡着了。

    万俟景侯轻轻抚摸着温白羽的脸颊,温白羽脸上非常憔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蜷缩在自己怀里,还伸手抓着他的衣服。

    万俟景侯本以为温白羽要退烧了,十二点给他试了一次体温,体温已经下了三十八度,属于低烧范围了,没有刚才那么可怕。

    但是到两点左右的时候,万俟景侯还以为能休息一会儿,结果温白羽突然开始梦呓,在他怀里不断的挣扎,嘴里发出“嗬——嗬——”的喘息声,好像呼吸特别困难。

    万俟景侯一摸/他的额头,竟然又开始烫手了,试了体温又到了三十九度以上。

    温白羽烧的眼睛都红了,一直在流生理泪,他现在本身身体就差,又开始反复的发烧。

    万俟景侯沉吟着,看着温白羽脸色苍白的样子,心里有些矛盾,到底要不要继续上山,他们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越往上走才越困难,现在根本是冰山一角,而温白羽这个样子,他还怀着孕,如果一直反复高烧,退烧药也吃不下去,必须要去医院。

    万俟景侯深深的看着温白羽,上山还是下山,都要失去什么东西……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一直在给自己擦汗,他的手很温暖,带着一股炙热的气息,不过后来那张大手就不见了,让温白羽有些着急,呼吸开始困难,他胡乱的喊了几声,但是也没有人答应他。

    温白羽突然听到了混乱的声音,他眼皮很重,头脑里一片眩晕,总感觉自己在转,全身酸疼,脖子肩膀疼得要命,想要落枕了,但是比落枕更酸疼。

    温白羽听见了混乱的声音,非常嘈杂,有人在喊,但是听不清楚在喊什么,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或者耳鸣,耳朵里还有“嗡嗡嗡——”的声音,就好像在熟睡中突然醒来,然后听到耳边有蚊子正在飞来飞去一样。

    但是并不是一只蚊子,那声音像是一群蚊子,而且是一大群……

    温白羽费尽全力的睁开眼睛,自己在睡袋里,周围没有人,营地灯还在那里,光线有些昏黄。

    温白羽从帐篷往外看,眼睛上感觉镀着一层水雾,几乎看不清楚,伸手揉了好几下,这才看清楚了一点。

    帐篷外面包着一层雪,温白羽看不清楚外面在干什么,但是帐篷里一个人也没有,外面嘈杂的声音消失了,但是那种“嗡嗡嗡——”的声音还存在着。

    温白羽听了一会儿,以为是幻觉,但是后来觉得不对劲,艰难的从睡袋里爬出来,一爬出来就觉得冷得要命,身体还在打晃,他要站起来,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嗡嗡嗡——”的声音突然增大了,好像在正围绕着帐篷旋转,温白羽看到外面有一片黑影,好像是一条黑线,以不规则的状态,围着帐篷来回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温白羽本身就晕,看着那东西,更觉得眩晕了,就在这个时候,帐篷突然发出“唰!”的一声,温白羽看见一个黑影冲了进来,一霎那见,那个黑影扑过来,将温白羽一下扑倒在地上,然后同时将营地灯一下踢碎,大喊着:“温白羽,抱头!”

    温白羽模模糊糊的听到是秦老板的声音,但是他现在耳朵也耳鸣,听不太清楚。

    温白羽反应有些迟钝,不过还是伸手抱住头,帐篷里的营地灯碎了,一下就黑暗下来,什么都看不见了,随即是“轰隆——”一声响,秦老板竟然一下踢到了帐篷的支架,支架从土和雪里一下拔了出来,然后被大风一吹,“嘭”一下,帐篷就从头顶落了下来。

    帐篷虽然不是太重,但是也不算轻,尤其他们是大帐篷,帐篷落下来,“呼——”一声将两个人全都盖在下面,温白羽感觉后脑“咚”的一声,眼前金星乱转,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温白羽听到“噌——噌——噌——”的声音,感觉自己在地上滑动着,但是并不是自己滑动,而是被什么东西拽着滑动。

    温白羽迷茫的睁开眼睛,天际一片黑暗,但是已经是那种即将黎明的黑暗了,雪从天上泄露下来,掉在自己脸上,因为还在发烧,体温很高,一下就软化了,变成了雪,流进脖子里。

    温白羽冷的“嗬——”了一声,拽着他的人发现他醒了,顿时有些兴奋,说:“温白羽?”

    温白羽好像听到了秦老板的声音,睁着眼睛去看,但是被大雪眯了眼睛。

    秦老板赶紧停下来,跑过去看他,说:“温白羽?温白羽?”

    温白羽睁开眼睛,就看到秦老板蹲着看着自己,秦老板的脸上全是血,看起来有些吓人。

    温白羽愣了一下,脑子里突然有些片段,他好像迷迷糊糊的听见了嘈杂的声音,还有大喊的声音,然后是秦老板让自己抱头的声音,被什么东西砸了,再醒来就是这个样子。

    秦老板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说:“温白羽,你答应我一下啊,不是烧傻了吧?”

    温白羽艰难的坐起身来,秦老板赶紧扶他,左右就他们两个人,多一个人都没有,温白羽伸手揉了揉脑袋,睁大眼睛,说:“其他人呢?”

    秦老板又抹了两把脸上的血,说:“我也不知道。”

    温白羽顿时惊讶的说:“什么叫不知道?”

    秦老板刚要说话,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嗡嗡嗡——”的声音,温白羽是被秦老板的不知道吓醒了,听到那种“嗡嗡嗡——”的声音分外的真切,好像在自己朦胧的时候,也听到了这种奇怪的声音。

    秦老板脸上突然变色,说:“快!温白羽,能跑吗!快起来!”

    温白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秦老板这个样子,绝对不是好玩的事情。

    温白羽从地上爬起来,刚爬起来就“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然后又奋力爬起来。

    秦老板猛地拽起温白羽,把他甩在背上,说:“抓紧我,抓紧我,我背你跑!”

    温白羽头晕眼花的,胃里还恶心,秦老板比他高一些,但是身材细瘦,没有万俟景侯肩宽,温白羽趴在上面,感觉随时要掉下来。

    而且秦老板跑的七扭八歪的,一边往前跑,一边东倒西歪,几乎是边跑边踉跄。

    身后“嗡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越来越密集了,温白羽一回头,就看到一群黑色的东西,就像电影特效一样在,在空中扭曲着,画着黑色的线,不断的朝他们席卷而来。

    温白羽听见“嗡——嗡嗡——”的声音,感觉后背发麻,说:“这是什么?!”

    秦老板一边背着他快速的往前跑,在黑暗的雪地里不断的穿梭着,一边说:“不知道!小咬吧?”

    温白羽脑子里晕乎乎的,突然听到秦老板说这些飞虫是“小咬”,顿时说:“你逗我吗?”

    秦老板说:“我说真的!是小咬!但我不知道为他/妈什么那么多!抓紧了,别掉下去!”

    小咬是蠓,一种带口刺的吸血飞虫,温白羽以前也见过,感觉像是蚊子,又有点像蜜蜂,反正是那种并不大的飞虫,而他们身后那黑压压的一片,温白羽还以为是捅了蚂蜂窝,或者是一片蝗虫。

    结果秦老板告诉他是小咬!

    温白羽趴在秦老板背上,感觉“呼呼——”的风从他脸上刮过去,大喊着:“快!秦夏……来了!跑快点!”

    秦老板已经在发足狂奔了,但是这雪地一踩一陷,地上还都是断树枝,他能不摔倒一路狂奔已经不容易了。

    飞虫并不用在雪地里狂奔,在后面对他们紧追不舍,那些小咬不知道平时都吸什么血,竟然成精了,个头长得比普通小咬大五六倍,口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那根本不是口刺,是一根针!

    温白羽注意到,秦老板的脖子上还多红点,都肿起来了,看起来密密麻麻的特别可怕,原来是被咬伤的,还被咬了这么多下。

    秦老板背着温白羽,听温白羽催他,立刻大喊着说:“别催我!我在跑!在跑……我/草……”

    秦老板大喊了一声,突然身体往前一顷,温白羽感觉到一股冲击力,首先从他背上一下窜了出去,着速度比跑着要快多了。

    温白羽一下摔在地上,地上的雪不平淡,竟然是个陡坡,温白羽根本刹不住,顺着陡坡一下滚了下去,天摇地动的,眼前只能看到雪,无数的雪纷飞着。

    秦老板也摔在地上,根本爬不去来,顺着陡坡也滚了下去。

    秦老板大喊了一声,“嘭!”的一下砸中了一棵树,偏偏那棵树太细了,而且冻得很脆,一下就碾过去了,根本没有减少滚落的势能。

    温白羽“嗬——嗬——”的急促急/喘了几口气,镇定下自己的眩晕,大喊着:“护住脑袋!护住脑袋!”

    雪坡上全都是树木,虽然不茂密,但是也不规则,他们一路碾压着树木,不断撞在脆弱的树上,把树木撞碎,然后顺着雪坡滚下来。

    温白羽和秦老板都是经常在外面走的人,全都护住了脑袋,手臂划的乱七八糟的,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

    温白羽撞了几次树,后腰生疼,突然意识到自己最该护住的不是脑袋,而是肚子。

    温白羽立刻改变了手势,蜷缩起来,抱住腹部。

    秦老板从后面滚过来,一直在调整着自己的姿势,不至于把脖子给□□去,看见温白羽突然放开脑袋,立刻大吼着:“温白羽!你疯了吗?!”

    原来他们滚落的雪坡是个坡麓,这地方是个河谷,两个人顺着雪坡滚下来,身后的小咬不断的追着他们,但是因为两个人滚落的速度非常快,小咬竟然被他们甩在了后面。

    温白羽感觉停不下来,无论怎么调整姿势,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被雪坡甩出去,一旦甩出去,他现在灵力受制,也不能飞起来,那就死定了。

    “呼——”的一下,温白羽感觉身体一下飘了起来,还是被甩了起来,不过坡麓已经到了最下方,“咕咚!”一声,温白羽顿时感觉一阵刺骨的透心凉,周/身一下湿了,鼻子里顿时呛了好几口水。

    温白羽一下从坡麓上掉入了水中,这是个河谷,坡麓上全是雪,而且有些弧度,下面是冰凉的河水,河水并没有结成冰,但是河面上漂着很多碎冰。

    温白羽一进去,顿时感觉要被冻死了,冷的他腿一下抽筋了。

    秦老板也猛地扎入了河水中,“嗬——”了一声,全身都僵硬了,只是一瞬间,秦老板觉得自己的衣服已经冻住了。

    秦老板猛地从水中扎出来,赶紧去扶温白羽,温白羽腿上抽筋了,疼的蜷缩在一起,努力的往外爬。

    秦老板架住他,说:“能走吗!”

    温白羽说:“快走,来了!”

    两个人互相扶着从河水里挣扎出来,一出来就感觉身上结冰了,但是不敢停留,快速的往前跑,这个时候就听到“吼——”的一声。

    温白羽转头一看,说:“老虎!”

    秦老板摸了一下/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找到,他们遇到袭/击的时候都在睡觉,但是非常仓惶,根本没来得及拿任何东西。

    温白羽在身上抹了一下,在羽绒服里找到了凤骨匕/首,匕/首也湿了,匕/首和鞘竟然冻在了一起,使劲拔了一下才拔/出来。

    那只老虎似乎是在河谷周围河水,忽然就听到了动静,老虎的眼睛在黑暗中发着亮,盯着他们,一动不动,似乎在寻找时机。

    温白羽头晕脑胀的,周围的风很大,这个地方比较窝风,巨大的风吹过来,温白羽身上的衣服一动都“咔嚓”响,肯定是结冰了,他又在发烧,感觉烧的糊涂,握着凤骨匕/首的手都在发抖。

    秦老板扶住温白羽,两个人不敢动,但是眼看那群黑色的小咬已经飞过来了,简直就是前后夹击。

    就在这个时候,老虎“吼——”的一声,飞快的冲了过来,但是还没有冲到他们眼前,那群小咬发出“嗡嗡——”的声音,一下席卷上来,猛地将花斑的老虎一下包裹住。

    好像一群黑色的浓雾,老虎被包裹住,立刻发出“吼吼——”的大吼声,温白羽和秦老板只能看见老虎在黑雾中不断地挣扎,发出凄厉的吼声,然后声音越来越小,鲜血四溅,全都溅在河水里,顺着碎片往下游漂流。

    温白羽感觉浑身发凉,秦老板也是呼吸困难,拽着温白羽说:“走,快走!”

    温白羽和秦老板互相扶着往前跑,小咬在吞噬老虎,他们趁机往前快速的跑。

    “咚!”一声,两个人全都栽倒在地上,别说温白羽,秦老板也没有力气了,感觉身体要粘在地上了,突然有一种颓废的感觉,想要直接睡过去。

    温白羽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秦老板竟然闭上了眼睛。

    温白羽站起来,使劲晃着秦老板,远处老虎的声音已经完全没有了,不知道那群小咬是不是要追过来了。

    秦老板一点反应也没有,温白羽使劲锤了他一下,秦老板只是睁了眼睛,然后又闭上了。

    温白羽着急的大喊着:“秦夏!秦夏!”

    他喊了半天,秦老板根本没有反应,温白羽咬着牙,使劲拽着秦老板往前拖,托的雪地上全是道子,但是他现在身体累得厉害,拖了几米就没有体力了,浑身出汗,汗一出来就被冻上了,感觉衣服都冻在了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沙沙沙——”的声音从旁边的枯草丛中传出来,随着“沙!”的一声,一个黑影从里面钻出来。

    一双灰蓝色的眼睛,竟然是罗开!

    罗开风尘仆仆的样子,满脸都是汗,天气这么冷,他却跑得满身是汗,脸色通红,喘着要吃人一样的粗气,见到他们顿时松了一口气,立刻上去将秦老板一把抱起来,然后拽住温白羽,说:“这边走,前面有个山洞!”

    温白羽根本来不及想罗开是怎么出现的了,怎么找到他们的,是不是跟七笃一伙的,他现在什么都想不了。

    罗开抱着秦老板,带着温白羽往前跑,果然看到了一个山洞,众人冲进去,秦老板意识很迷离,躺在罗开怀里,身上的衣服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正往下掉冰渣子。

    温白羽一下瘫坐在地上,仰着头靠着山洞,山洞里有股奇怪的味道,湿气又难闻,估计是动物居住的地方,不过现在这地方是空的。

    罗开将秦老板放下来,从自己的背包里快速的拿出纱布,将秦老板脸上,脖子上的伤口全都包扎了一下,说:“你身上有没有伤口,流/血的快处理,那些飞虫闻到血腥味会很快追到这里。”

    温白羽检查了一下,见血的地方真的不少,到处都是血,因为他们从山坡上滚下来,地上全都是树枝,刮得露出来的皮肤没一块好地方。

    温白羽艰难的包扎了一下,包扎完了之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实在太累了。

    温白羽听见有人叫他,迷糊的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的人是一双灰蓝色的眼睛,顿时有些失望,并不是万俟景侯,还是罗开,温白羽以为自己醒过来就能看到万俟景侯的,结果并不是,他恐怕是病的很严重,所以总想着万俟景侯,毕竟他心里最为依赖的人就是他。

    罗开见温白羽烧的迷糊,说:“吃点药吧。”

    他说着把退烧药递给温白羽,温白羽手打颤的拧开水瓶,吃了退烧药,但是很快的,药效还没有发作,温白羽又跑出去吐了,吐得实在没辙了。

    罗开有退烧的针剂,但是温白羽现在怀/孕,不敢给他随便打,没准脱水虚脱,他们的补给也不够,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温白羽又吃了一次药,这回强忍着难受,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秦老板感觉身上很难受,但是渐渐温暖起来,耳朵边有“噼噼啪啪”的火声,身上也温暖了,总算是干松了很多,有人一直搂着他,轻轻的拍着他,好像在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

    秦老板睁开眼睛,发现竟然是罗开,罗开抱着他,亲吻着他的额头,秦老板觉得自己在做梦,很快又睡过去了。

    应该是在做梦,因为那种温柔的感觉消失了,秦老板有些不安,睁开眼睛,发现没人抱着他,但是他的衣服是干松的,而且伤口被包扎了,旁边还有火堆!

    秦老板迷茫的睁开眼睛,发现有一个人背着他,正蹲在温白羽面前,那个人是罗开!竟然真的是罗开!

    罗开小心翼翼的从温白羽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来,那张纸被泡湿了,上面的铅笔字变得更加模糊不堪了,几乎看不清楚,但是能依稀辨别出来,是一张地图!

    罗开看着那张地图,有些兴奋,刚要将地图叠起来放在自己口袋里,突然听到身后有动静,罗开后背一紧,回头一看,秦老板竟然这个时候醒了,正在盯着他,那眼神有些冰冷。

    罗开张了张嘴,但是没什么可信度,他自己都不太相信,因为他的手里正捏着温白羽身上放着的地图,罗开低头去看那张地图,秦老板还在冷冷的看着他。

    罗开快步走过去,说:“秦夏,我……”

    秦老板看了一眼温白羽,温白羽还没有醒,秦老板说:“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罗开有些迟疑,但是还是说:“你说。”

    秦老板说:“七笃把人带到哪里去了。”

    罗开顿住了,好像录音带卡壳了一样,灰蓝色的眼睛注视着秦老板,他以为秦老板会问自己什么要骗他,结果秦老板果然是秦老板,问了一个最实用的消息,七笃把黑羽毛带到哪里去了?

    罗开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

    秦老板冷笑了一声,撇过头去不再理他。

    罗开立刻过去,蹲在秦老板身前,说:“秦夏,我真的不知道,我真没骗你。”

    秦老板说:“真对不起,你骗我次数太多了,我分不清楚你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了。”

    罗开脸色顿时僵硬了,说:“我这次说的是真的,真的,我说实话。”

    罗开的确说的是实话,之前七笃把黑羽毛带到了酒店里,其实就和他们住在一个酒店,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不过现在,罗开已经先来寻找他们了,只是负责留下记号,他并不知道七笃和黑羽毛现在在哪个地方了。

    秦老板看了一眼温白羽,说:“把东西放回去。”

    罗开有些迟疑,但是还是把东西放了回去,毕竟他答应了七笃,只是留下记号,罗开本身想着,如果能得到地图的话,就不需要留下记号了,他或许可以带着秦老板先离开。

    但是看秦老板这个样子,应该不会离开的,但不管如何,秦老板在哪里,他都会在哪里。

    温白羽根本不知道罗开拿了地图,然后又放回去的事情,他吃了退烧药,有些管用了,但是出了好多汗。

    秦老板弄了水给温白羽喝,温白羽感觉嗓子要炸裂了,干的难受,迫不及待的喝了好几口水。

    温白羽顿时呛着了,咳嗽起来,呛得他鼻子都疼了,猛地从地上坐起来。

    秦老板说:“温白羽?你没事吧?”

    温白羽坐起来,头脑发晕,缓了好长时间,才有点回神。

    温白羽醒过来也想问罗开,但是罗开之前也说了,他根本不知道。

    温白羽听到之前黑羽毛本身就跟他们住在一起,只是失之交臂,顿时肠子都悔青了,呼吸加快了好多,咳嗽了起来。

    秦老板见他情绪激动,安慰了他两声。

    罗开说:“你放心吧,七笃不会真的伤害他。”

    温白羽现在已经不放心了,之前他很放心,七笃和黑羽毛的感情非常好,黑羽毛的感情很少表露,和万俟景侯一模一样,从脸到性格,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对七笃的时候非常好,两个人总是在一起。

    当时温白羽还有点怕黑羽毛不懂的什么是感情,但是后来发现,黑羽毛是真的喜欢七笃的,而七笃也是一个完全的忠犬。

    但是现在,这种观念一下就破碎了,七笃藏得那么深,一直潜伏在他们身边,还带走了黑羽毛,让他们半个月之内找到冰宫。

    温白羽揉了揉自己的脸,感觉非常疲惫。

    温白羽说:“七笃为什么要这么做?”

    罗开说:“他这么做……其实也是迫不得已。”

    罗开迟疑了一会儿,说:“七笃曾经说过他有三件事需要做完,第一个是想让母亲复活。”

    温白羽诧异的说:“七笃像要用冰宫里的圣泉养尸?”

    罗开说:“差不多。”

    罗开又说:“第二件事,他想要活下去。”

    温白羽不解的看向罗开,罗开却没有解释的意思,继续说:“第三件事,他想让他喜欢的人一直陪着他。”

    七笃所说的喜欢的人,还能是谁,那就是黑羽毛了。

    罗开叹气说:“但是在我看来,他最后一件也完不成。”

    温白羽狐疑的说:“为什么?”

    罗开说:“第一件事,咱们都很清楚,就算是像你这样的神明,也不可能长生不老,最多寿命很长罢了,几千年来,妄想长生不老或者起死回生的人还不多吗?到头来都是一场空,七笃想要复活他的母亲,根本不可能做到。”

    这一点,温白羽完全同意。

    罗开又说:“第二件事……他也不可能做到,既然第二件事不可能做到,那么第三件事也就永远不能做到了,除非……”

    罗开笑着说:“除非七笃真的杀了他。”

    他说着,耸了耸肩膀,说:“但是七笃不会那么做的。”

    温白羽狐疑的看着罗开,他听到了一个关键字,那就是“真的”,真的杀了他,真的是什么意思?

    温白羽说:“七笃已经有这个想法了吗?”

    罗开点了点头,开诚布公的说:“确实有,七笃跟我说过了,他说他的时间不多了,七笃想让他喜欢的人一直陪着他,如果做不到,那就杀了他吧,陪葬,不是吗。”

    说到这里,温白羽和秦老板都是后背一紧。

    罗开又继续说:“但是你们放心好了,七笃不会这么做的,他只是这么想,到最后他最心疼的,还是你家老四,不是吗。”

    温白羽确实觉得七笃不会这么做,但是那是以前的七笃,他完全不了解现在的七笃。

    温白羽说:“什么叫时间不多了,七笃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怎么了?”

    罗开说:“你们不了解七笃。”

    温白羽说:“你的了解呢,你的了解多吗?”

    罗开点了点头,说:“还记得那个矿洞吗?你们第一次见到七笃的地方。”

    矿洞其实是一个墓葬,墓葬里有个铁牢,七笃就在那里,被拴起来,蓬头垢面的,但是有一群狼在供养着他。

    罗开说:“我也是一头狼,七笃是我们的狼神,当年七笃救过我一命,因为七笃犯了杀掠,将部族里的长老全都杀死了,所以被困在铁牢里那么多年,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在捕食给七笃吃。”

    原来如此,七笃也是肉/身,他被困在牢里,但是能一直活下来,的确是因为那群狼,温白羽他们也见过,那群狼围着七笃,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过来保护。

    罗开说:“你们只知道七笃是部族里的狼神,但是并不知道,这个部族有个可怕的地方,人口非常凋零,他们把女人送给狼来交/配,按理来说,应该女人少男人多,但是部族里的男人更少,因为这些男人到了壮年就会突然猝死,血统越是纯正,死的也就越早。”

    秦老板突然看向罗开,说:“你……你呢?”

    罗开笑了一下,似乎因为秦老板还是关心他的,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我的眼睛是灰蓝色的,已经不是那么纯正了,但我还是狼。秦夏,或许你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了,但是我真的很害怕,我知道你怀/孕的时候,感觉天都崩了,就希望别是男孩,但是偏偏是个男孩……”

    秦老板突然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了,总有一种手脚发凉的冲动。

    罗开总是玩世不恭的样子,很少正紧起来,他揉了揉脸,说:“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除了要报恩之外,我也想让七笃找到解决的办法……不过时间来不及了,就算真的有解决的办法,七笃也要没时间了。”

    温白羽再次听到他说这句话,心中已经开始焦躁,说:“你倒是说,为什么来不及,难道七笃还能看到自己的生死吗?如果真的是有什么难处,他说出来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做的这么极端?”

    罗开怔愣了一下,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说:“温白羽,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

    温白羽说:“一样什么?”

    罗开笑着说:“心善……温白羽,你想过没有,你救过多少人?你帮过多少人?你收留过多少人?有多少人觉得你傻?觉得你蠢?觉得你异想天开?”

    温白羽皱着眉看罗开。

    罗开继续说:“七笃他小时候生活在树林里,和野兽弱肉强食,长大了活在部族里,送到西王母的墓葬中寻找壮大部族的秘密,而他的母亲却被部族的人杀死,他又杀了部族里所有的长老,最后被关在墓葬里,几千年不见天日……七笃心里完全没有光明的东西,他本身就是暗无天日的。”

    罗开叹气说:“他和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是不够长,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如果时间再多一点,或许七笃也会像你一样,说不定。”

    罗开说完了,终于转入了正题,说:“我们看不到自己的生死,不然也不是突然猝死了,只知道是在壮年的时候,随着血统的掺杂,时间会更长一些,但是七笃是正统的狼神。七笃跟我提过一次,他看到过自己的生死,但是他没说在哪里看到过的,但是的确看到了,他说他的时间所剩无几了。”

    温白羽脑子里灵光一现,突然记起他们在万俟流风的墓葬里,也看到了同样的一句话,万俟流风留下来的遗书里写着,他在某样东西上,看到了自己的生死,但是他没说是什么东西,随即万俟流风就跟着了魔一样。

    那样东西好像有魔性,万俟流风被引领着,修了墓葬,找到了玉盘,然后开始复制自己,妄图继续活下去……

    那样东西,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可以预测人的生死,仿佛充斥着一股让人着魔的力量,万俟流风也是,七笃也是,他们知道自己的生死之后,都会急躁不安,然后疯狂的寻找解决的办法,而且做法极端又偏执。

    温白羽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罗开摇头说:“不知道是什么,他从不提起……你们也知道的,我也是这个部族的人,既然能看到生死,谁不想看到自己的生死,好早早作打算,但是七笃从不提起是什么东西,他还说过,那个东西就像恶鬼一样。”

    温白羽实在匪夷所思,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像恶鬼一样?

    温白羽听的浑浑噩噩的,又开始觉得浑身无力,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洞口已经有了阳光,暗淡的阳光透进来。

    秦老板还在熟睡,他窝在罗开怀里,罗开仰着头,靠着洞壁,将人抱在怀里,好像怕秦老板消失一样。

    温白羽慢慢坐起来,感觉腰酸背疼的,他一动,罗开就醒了,罗开轻手轻脚的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胳膊,不过秦老板也是警觉的人,立刻也醒了过来。

    温白羽说:“对了,我昨天就这么睡过去了,都忘了问,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下就剩咱们两个人了?”

    秦老板揉了揉脖子,说:“就是那群小咬,不知道他们吸了什么血,这么冷的天气还这么活泛,你也看到了,一头老虎都能被他们抛上天去,应该是咱们身上的小伤口没有及时处理,所以把那群小咬招过来了。”

    温白羽有些担心其他人,那些小咬看起来很厉害,秦老板现在脖子上都是肿的,其实腿上和胳膊上还有很多,那些虫子能透过衣服咬人,而且个头大,非常疼,咬了身上全是肿包。

    秦老板身上上了消炎的药膏,但是还是肿的,不是特别管用,不知道会不会传播什么病毒。

    温白羽在自己身上找了找,只剩下一个地图,还有一把匕/首,根本没有通讯设备,不知道是不是滚的时候给滚丢了。

    不过罗开身上有,这个地方有的时候有信号,有的时候没有信号。

    温白羽让罗开给万俟景侯打个电话,或者发短信,罗开笑着说:“还是你自己打吧,我怕景爷隔着电话杀了我。”

    温白羽就把手机接过来,信号特别可怜,时而有时而无的,只要把电话一打过去,信号就没有了,挂了电话,信号又出来了,简直就是跟他作对。

    温白羽最后也没打通。

    温白羽给万俟景侯发了一个短信,然后说会留信号,如果他能看到,就跟着信号走,或者直接在冰宫汇合。

    罗开也是要留信号的,正好温白羽就留了信号。

    三个人从山洞里出来,外面雾气特别浓,但是好在不下雪了,温白羽还在低烧,头晕的厉害,但是幸好不是高烧了,意识很清醒。

    罗开想背着秦老板,不过秦老板身体恢复的很好,一晚上就不错了,秦老板让罗开背着温白羽。

    秦老板是知道的,温白羽这个人心软,如果七笃真的没有伤害黑羽毛,他也是有苦衷的话,其实温白羽不会不原谅他,但是如果温白羽有个三长两短,或者肚子里的小五有个三长两短,那黑羽毛和万俟景侯,绝对是不会原谅七笃的。

    罗开把温白羽背起来,温白羽嫌弃的说:“没有万俟景侯背的稳。”

    罗开顿时哭笑不得,转头对秦老板说:“老婆,他还嫌弃我。”

    秦老板瞪了他一眼,不过没说话。

    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倒是有些缓和,罗开背着温白羽走得慢,秦老板在前面探路,罗开突然小声的说:“温白羽,谢谢你。”

    温白羽哼哼了一声,说:“不用谢,回家记得把你儿子借给我玩几天。”

    罗开:“……”

    罗开说:“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人。”

    温白羽:“……”

    温白羽说:“重新说!”

    罗开笑了一声,说:“我说我从没见过你这么心善的人。”

    温白羽沾沾自喜的说:“好人有好报吗。”

    罗开说:“当然,肯定的。”

    秦老板回头催着罗开,说:“没吃早饭吗,动作麻利点!”

    罗开追上两步,额头上都是汗,说:“老婆,我真的没吃早饭,咱们补给不多了,要省着点吃。”

    秦老板说:“那也是你自找的。”

    罗开立刻点头,说:“是是是。”

    他说着,突然“嗬——”了一声,身体一陷,猛地摔在地上,“咚!”的一声,温白羽被他甩了出去,“嘭”一声扎在雪地上。

    秦老板赶紧冲过去把温白羽扶起来,温白羽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着,手直打颤,捂着肚子,一副很疼的样子。

    秦老板立刻慌了,说:“温白羽?你怎么样?别吓唬我啊。”

    温白羽疼的说不出话来,摆了摆手,罗开赶紧爬起来冲过来,说:“怎么了?摔着了!?”

    秦老板见温白羽的脸色有些好转,才松了一口气,说:“你以为都像你一样皮糙肉厚?”

    温白羽腹中的疼痛突然剧烈,但是一会儿就好转了,呼吸渐渐平稳起来,说:“没事……没事……”

    秦老板赶紧把他头上的汗擦掉,以免再感冒。

    罗开立刻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我好像踩到了什么,那地方有个大坑。”

    他说着,指着身后的位置,众人看过去,果然是个大坑,而且坑里还埋着东西。

    因为一晚上都在下雪,大雪把那个东西掩埋住了,所以看不见,罗开一脚踩上去,顿时就摔倒了。

    温白羽爬起来,伸手拍了拍雪,把雪拍掉,发现地上竟然是个黑色的手电!

    温白羽顿时狂喜,说:“这手电是咱们带来的!是不是有人在周围?!”

    秦老板赶紧扶起温白羽,让罗开在周围找,他们把雪翻开,发现走了几步之后,地上又有东西,都是设备,而且是比较重的设备,不容易被吹跑的。

    一直往前延伸,原来其他人早就给他们留下了记号。

    三个人顺着记号往前走,还看到了埋在雪里的压缩饼干和水瓶。

    压缩饼干和水瓶冻在一起了,看起来挺结实的,但是这可是补给,就算不好吃,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要吃的。

    罗开把这些东西捡起来,放在背包里,再往前走,又看到了牛肉罐头,真空土豆冻得可以当子弹用。

    罗开一边走,一边捡东西,手上戴着手套,还冻得没有知觉了,一边哈着气,没想到一哈气,觉得牙都要冻掉了。

    他们一路捡,设备就留下,吃的就捡走,感觉收获颇丰的样子,省着点吃的话,够三个人吃两天的补给。

    罗开不停的蹲在地上翻着雪,因为这样太慢了,温白羽和秦老板也来帮忙。

    秦老板说:“你小心点,别扎了手,别冻着,不行就坐着休息吧。”

    温白羽眨了眨眼睛,说:“我怎么觉得自己是保护动物?”

    秦老板说:“你家小五是个哪吒,你当然是保护动物。”

    温白羽:“……”

    温白羽干脆不理秦老板了,在地上翻着雪,突然翻到了一个样子,白白的,不知道是什么,有点硬/邦/邦。

    温白羽继续翻,突然“嗬——”了一声,跌在地上。

    其他两个人听到动静,立刻跑过来,说:“怎么了!”

    秦老板和罗开跑过来,就看到温白羽面前有个雪坑,坑里不是补给,而是人脑袋,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认识的人,但是这人脑袋还挺新鲜的,脑袋的皮都萎/缩了,好像抽干了血,皮伤害都是红点,密密麻麻的。

    温白羽第一时间想到了那群小咬,他刚才摸/到的白白的东西,其实是一块没有皮肉的头盖骨……

    “呕——”

    温白羽实在忍不住了,翻身起来跑了两步,蹲在地上使劲吐了起来,恶心的他感觉天旋地转的,一吐就收不住闸门,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秦老板也被吓着了,这架势太可怕了,更别说温白羽刚才还摸/到了。

    罗开赶紧铲了两下雪,把人脑袋埋上,说:“这他/妈什么鬼东西!”

    他刚埋上,就看见温白羽惊恐的看着他,罗开转身一看,就见他铲了的雪下面,又露出一个人脑袋,和刚才一样可怕。

    罗开也吓了一跳,三个人不敢停留,往远处走了几步,罗开说:“这地方太邪性了,咱们走对了吗?”

    温白羽拿出地图,转着在周围比对,越看越心虚,说:“我也不知道啊,地图太简陋了,但是咱们发现了记号,应该是对的吧,我觉得……嗬!!”

    温白羽正在说话,罗开和秦老板也注视着他,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觉得脚下一轻,“嗖——”的一下,整个人陷进雪里。

    温白羽就在罗开和秦老板眼前突然蒸发了,两个人大喊了一声,冲上去,就看到地上有一个大洞,温白羽从洞口跌了进去。

    洞里并不深,温白羽跌进去,顿时撞了头,撞的直恶心,眼前乱转,但是并没有晕过去,使劲甩了甩脑袋。

    就听到“温白羽!温白羽!”的声音,两个人在上面大喊着他的名字。

    温白羽慢慢爬起来,说:“我在呢,还没死呢!”

    秦老板松了一口气,然后说:“呸呸呸,盼自己点好!”

    温白羽揉着脑袋,一摸流/血了,血液顺着额头滑进了眼睛里,赶紧擦了擦。

    他爬起来,脚底下踩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竟然又是一个手电!

    温白羽把手电抓起来,按了一下,洞底下突然亮了起来,手电是好的,洞口里面,竟然还套着一个洞口,形成了L的造型。

    温白羽看见那套着的洞口上有个标记,赶紧蹲下去摸了摸那个标记,标记上刻着字。

    ——景。

    温白羽顿时狂喜,朝上面大喊着:“快下来!快下来!这地方有路,还有万俟景侯的记号!”

    秦老板和罗开一听,立刻全都从土坑上跳下去,土坑并不深,有准备的话完全不会摔着,就怕是横着摔下下去。

    两个人下来,也把刚才捡到的手电打开,照了照洞口,说:“真的是景爷的标记,而且这还是个盗洞?”

    温白羽说:“万俟景侯挖的?”

    罗开摇头说:“不,年代有点久,不是景爷挖的,不知道是谁挖的,但是这里面是个墓葬。”

    温白羽睁大眼睛说:“冰宫?冰宫吗?”

    罗开说:“不知道,我也没见过冰宫,咱们进去看看。”

    罗开打头,温白羽走在中间,秦老板垫后,三个人进了盗洞,里面打得很专业,而且很宽敞,根本不需要钻盗洞,直立就能行走。

    三个人一路走进去,温白羽顿时就失望了,说:“不是冰宫。”

    温白羽虽然没有去过真正的冰宫,但是他也进过镜像的冰宫,应该是一模一样的才对,但是这个墓葬,根本没有一点冰,也没有刻着“广寒清虚之府”的大门,所以这并不是冰宫。

    众人走进去虽然有些失望,但是看到墙壁上刻着记号,还有箭头,每个箭头上都刻着一个“景”,这条路应该是万俟景侯走过的。

    众人随着记号一直往里走,墓道很古朴,走了很长时间,温白羽感觉有点累,速度也就放慢了。

    温白羽说:“我怎么觉得,这不像是一个墓葬?”

    秦老板和罗开也皱了皱眉,这的确不像是个墓葬,倒像是某种祭祀的地方,因为他一个墓室也没有。

    众人一直往前走,前面终于出现了一个大门,大家赶紧走进去,就发现果然不是墓葬,因为里面根本没有管材,里面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一个二十两厘米见方的小盒子。

    青铜的盒子,绽放着金色的光芒。

    门中透露出一种金色的流光溢彩,罗开和秦老板没见过这种金光,但是温白羽见过!

    金色的光芒,还有青铜片,这上面的花纹,跟谷雪从墓葬里还有木塔里,拿出来的青铜片一模一样!

    青铜盒子静静的安放在桌子上,众人慢慢走过去,盒子上有复杂的花纹,花纹实在太复杂了,温白羽隐约辨认出来,花纹上有月亮,还有水池!

    温白羽觉得,这个东西应该和月亮玉盘有关系,但是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关系,而且这个盒子是完整的,也没有缺失的地方,那谷雪的铜片是干什么用的?

    温白羽奇怪的看着那个金光闪闪的盒子,慢慢伸手过去,想要把盒子拿起来。

    秦老板说:“温白羽,等等,戴个手套,不知道这上面有没有毒。”

    温白羽立刻把手收回来,也不知道刚才怎么了,突然就是想碰这个盒子。

    罗开拿出了一副手套,递给温白羽,温白羽戴上手套,这才伸手去拿盒子。

    盒子一碰,突然发出“咔嚓”一声,竟然打开了,立方的盒子,从边角打开,竟然展开成了一张/平面的青铜片。

    温白羽有些吃惊,这青铜片,闪着金光,上面仿佛是个地图,画着复杂的路线,最顶头是个泉水,上面画着弦月。

    罗开和秦老板也看见了,众人刚要惊叹,但是一瞬间,盒子开始动了起来,里面仿佛有机关,他们听到了齿轮的声音,但是并没有看到齿轮,不知道怎么巧妙的设计的。

    盒子自己在动,面与面之间开始扭曲,堆叠,拼成不同的形状。

    温白羽眼睛瞬间变得呆滞了,他看到那个青铜的盒子里面,竟然组成了一个立体的大鸟,大鸟还有六条凤尾,一只鸟落入了水中,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做的梦,陷入了一个很深的水中,无法自拔,一直往下,一直往下……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咚咚咚”的声音从外面掠过来,众人都被这种声音一下从梦境中拔了出来,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青铜的盒子已经变回了原样,重新合拢成一个方盒子,安安静静的放在桌上。

    罗开脸色苍白,嘴唇有些哆嗦,深吸了两口气,说:“我……我好像看见了……”

    秦老板奇怪的看向他,觉得罗开的表情不太对劲,罗开从来都是嬉皮笑脸的,没什么能让他露出这种表情。

    秦老板说:“你看到了什么?”

    罗开眯眼说:“我看见……”

    他说到这里,那“咚咚咚”的声音一下冲了进来。

    “万俟景侯!”

    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喊了出来,万俟景侯竟然从外面冲了进来,但是温白羽惊喜过后,发现万俟景侯有些不对劲。

    不是有些,非常不对劲!

    万俟景侯双手都是血,脸上也是血,眼睛里闪烁着红色的火焰,双眼瞳孔放大,似乎根本没有焦距没有神志。

    他冲进来之后,身后跟着几个粽子也冲了进来,万俟景侯的延伸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就在这个时候,粽子大吼着扑上去,准备撕咬万俟景侯。

    “当心!”

    温白羽见万俟景侯站着不动,知道他没有神志,大喊了一声之后,突然把凤骨匕/首一下甩了出去,猛地打在一个粽子的额头上。

    粽子大吼一声,“咚!!”的一下从门口砸了出去。

    万俟景侯也在瞬间移动,猛地伸手掐住一个粽子的脖子,就听“嘎巴”一声脆响,万俟景侯将那粽子的脑袋一掰,同时甩了出去,砸在墙壁上,一下稀巴烂了。

    秦老板吓得使劲抽气,就差捂住眼睛,退后了两步,说:“他疯了!”

    万俟景侯的举动非常暴力,两下解决了粽子,身上还是暴力的气息,猛地冲过来,伸手去抓温白羽。

    粽子砸在墙上,溅了温白羽一脸都是血,温白羽感觉到阴寒的血,腹部有些疼,见万俟景侯冲过来,立刻后退,然后向侧面扑过去。

    万俟景侯反应特别快,一把抓/住他的领子,罗开立刻冲上来,去抓万俟景侯的手,“唰——”的一下,抓破了万俟景侯的手背,从他手下把温白羽夺下来,然后扔给秦老板。

    温白羽被勒的脸都红了,差点窒息。

    秦老板扶住他,罗开说:“万俟景侯疯了,快走!你们先走!”

    万俟景侯双眼赤红,红的要滴血,呼吸粗重,见秦老板扶着温白羽要走,立刻一把抓/住罗开,猛地摔出去。

    罗开觉得自己幸亏没有骨质酥松,要不然就像那个粽子一下散架了,他砸在墙上,疼的后背都要断了,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万俟景侯走过去,对着罗开使劲踢了一脚,罗开发出“咳”的一声,吐了一口血。

    温白羽和秦老板吓得脸色苍白,几乎和罗开一个脸色了,秦老板立刻冲过去,万俟景侯伸手去抓秦老板,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冲上去,从后面一把勒住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的动作顿了一下,抓/住温白羽的手腕,一下将他甩了起来。

    “嗬——!”

    秦老板和罗开大喊了一声,温白羽这要是摔在地上或者是墙上,绝对不堪设想。

    温白羽被甩出去,一刹那间想要展开翅膀,但是他腹中奇痛,就在这个时候,耳边是“呼——”的一声,一对黑色的翅膀突然展开,一下将他在空中兜了起来,然后轻轻落在地上。

    温白羽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竟然是黑羽毛!

    黑羽毛脸色苍白,但是非常凌厉,黑色的头发垂在两侧,看起来非常冷漠,他将温白羽接住,然后轻轻的落地,黑色的翅膀猛地一收,带起“呼——”的一阵风来。

    万俟景侯已经杀红了眼睛,黑羽毛和万俟景侯相同相近的暴戾气息,似乎激怒了万俟景侯。

    “唰——”的一声,万俟景侯手腕一抖,闪着寒光的龙鳞匕/首一瞬间抖了出鞘。

    万俟景侯猛地冲过来,黑羽毛伸手拦住温白羽,说:“我来。”

    他说着,快速的一跃,猛地张开翅膀,在空中兜了一下,一把拔/出插在粽子额头上的凤骨匕/首。

    “铛——”的一声巨响,众人赶紧耳朵要炸了,万俟景侯的匕/首和黑羽毛的匕/首接在一起,黑羽毛发出轻微的“嗬——”的一声,猛地向后退开。

    温白羽发现黑羽毛受伤了,身体有些虚弱,脸色苍白的难看,他退开几步,甚至站不住,手臂发颤,几乎握不住匕/首了。

    温白羽赶紧扶着他,黑羽毛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温白羽说:“你怎么了?”

    黑羽毛的脸色阴沉,似乎想到了自己被七笃下毒,但是摇了摇头,说:“没事。”

    万俟景侯又冲了上来,他似乎非常亢奋,温白羽立刻夺过黑羽毛手中的匕/首,将人推开,然后快速的迎上去。

    温白羽不敢硬拼,万俟景侯的手劲实在太大了,只能跟他兜圈子,但是万俟景侯的反应也很迅速,几乎是迅雷一样,让温白羽几乎措手不及。

    “嘭!”的一声,温白羽后退了几步,撞到了桌子,上面的青铜盒子散落了下来,一瞬间,盒子又发出“嘎啦嘎啦”的齿轮声,然后打开了,开始不断变化着造型。

    金光从盒子里面泄露出来,万俟景侯盯着那盒子,眯了眯眼睛,眼睛里闪动了一下,血红的眼睛瞳孔慢慢缩了起来,似乎有些意识了。

    就在盒子变化的途中,突然发出“啪!”的一声巨响,盒子瞬间变成了一堆粉末,一下散落在地上。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那个盒子,白色的粉末,这个盒子竟然是个镜像?!

    盒子一下散了,万俟景侯深吸了两口气,竟然慢慢的镇定了下来,他伸手揉了揉头,甩了甩脑袋,似乎在回忆刚才的事情。

    温白羽见他终于清醒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刚才万俟景侯差点把罗开踹死。

    万俟景侯看见温白羽,眼神闪了闪,似乎还记得刚才的厮杀,但是最后还是抢过来,扶住他说:“白羽?你受伤了没有?”

    温白羽摇了摇头,说:“我没事。你怎么了?”

    万俟景侯的眼睛还是血红色的,但是已经有了焦距,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瓶子,打开倒了一下。

    空了!

    万俟景侯的药空了,说:“昨天晚上分开之后,药就撒了,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温白羽紧张了起来,还是嘴里安慰着万俟景侯,说:“没事,没事,咱们快点找到其他人,于先生那里还有。”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看见了旁边的黑羽毛,黑羽毛突然出现,然而周围没有七笃。

    说明他已经逃出来了。

    其实罗开一点也不惊讶,七笃怎么可能困得住黑羽毛,这是迟早的事情。

    万俟景侯看见黑羽毛,脸色却突然凝重起来,突然走过去,说:“你受伤了?”

    黑羽毛站起来,摇头说:“没事,一点小伤。”

    万俟景侯迷眼说:“是吸魂的石头。”

    温白羽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七笃让他们半个月之内找到冰宫,原来黑羽毛也受了伤,他和万俟景侯一样了,如果没有盘子做的药,半个月估计已经到了极限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坎儿梨的火箭炮

    谢谢四月中旬的手榴弹

    谢谢妖若、伊雪霏、随风飘远、月精灵、zz攒钱买龙猫、想不出名字、猫了个咪、redtears88、坎儿梨的地雷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Rae、四月中旬、alice、铜雀、(●^o^●)、老少女基地、妖若、花花草草、redtears88、猪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83章 白山黑水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