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81章 鎏金面具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盘子一下消失在众人眼前,地上只剩下了无数的碎片……

    子弹的冲击力很大,碎片碎的很严重,每一个都比之前的残片小得多。

    那帮打/手看到这个变故,立刻大喊起来:“月亮玉盘!那是月亮玉盘!”

    有人这么一喊,其他人都猛地惊醒了,将众人团团围住,暂歇性的停止了开/枪,但是还都端着枪,指着他们。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地上的碎玉盘上面,温白羽也惊讶的看着玉盘,之前盘子说有人坏人要抢盘子,他们还以为指的是玉盘,原来盘子本身就是一个玉盘!

    盒子里的玉盘残片,本身就是盘子的一部分,他眼睛上碎裂一般的伤疤,其实就是那片残片摔裂的痕迹。

    玉盘碎裂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盘子,好像随时要扑上来抢一样。

    万俟景侯的目光扫了一眼那些打/手,就在打/手要开/枪的刹那,猛地冲出去,一下扫倒那个开/枪的打/手。

    打/手已经开/枪了,但是一刹那身体歪斜,“嘭!”的一声直接仰倒在地上,后背拍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同时是“嘭!!”的一枪,子弹一下打上了青石砖的墓顶。

    墓顶是圆形的穹顶,子弹一打,顿时打碎了一块砖,温白羽不懂他们的装备是什么型号的,但是这枪的子弹打出去动静很大,墓顶的砖顿时掉下来了,随即是“沙——”的一声。

    谷雪抬头看了一眼墓顶,有细微的黄沙从碎砖的缝隙里倾泻下来,发出“沙——”的声音,黄沙像断线的玉珠,淅淅沥沥的洒下来,正好洒在他面前的碎片上。

    谷雪猛地扑上去,去抢地上的碎片,其他打/手见他一动,立刻也全都扑上去,还有人准备开/枪。

    万俟景侯立刻撂倒了一个打/手,又冲过去拦住下一个人,温白羽从万俟景侯身上跳下来,猛地跳上打/手的肩膀,那打/手吓得半死,疯狂的抖着肩膀,但是也不敢冲自己开/枪。

    温白羽的关节活动非常不灵活,感觉一抖就要被抖下去了,赶紧双手抓/住打/手的衣服,被甩的在空中划了半个圆,然后一脚踹在他的脸上。

    别看温白羽现在体型小,但是他身上的皮肤都是硬的,根本不柔软,这么一脚踹下去,那打/手大叫一声,顿时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鼻梁大吼着,鼻梁竟然给一下踹塌了。

    温白羽立刻松手,直接被甩出去,猛地落在地上,同时往前一滚化解力气,然后迅速爬起来。

    万俟景侯看的心惊胆战的,见温白羽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温白羽从地上爬起来,还冲万俟景侯笑了一声。

    万俟景侯有些无奈的笑笑,不过脸色瞬间变了,喊了一声:“白羽,当心!”

    温白羽还以为是什么事情,没反应过来,结果“咚!”的一声,有东西砸到了他的头,温白羽顿时被砸倒在地,感觉头晕脑胀,七荤八素的,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

    结果看到一只手/枪躺在自己旁边,竟然是这个东西砸的自己!

    温白羽将手/枪抱起来,枪托架在地上。

    因为他比较矮,其他人都没有注意他,万俟景侯和万俟流风是重点被围攻的对象。

    温白羽看的眼花缭乱,他只能看见众人的腿跑来跑去,还有那些躺在地上的玉盘碎片,谷雪正跪在地上,仓促的呼噜着地上的碎片,将碎片全都拢在一起。

    碎片上已经堆满了许多沙子,沙子从头顶的碎石砖漏下来,发出“沙——”的声音,越漏越多,石砖外面是沙子,这种结构看起来很危险,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谷雪也不管那些黄土和沙子,手有些哆嗦,慌张的收拾那些碎片。

    温白羽看见他的眼睛有些红……

    头顶的沙子在不断的倾泻,突然“咔”一声轻响,什么东西堵住了头顶的青石砖,碎口被堵住,沙子的倾泻变得很慢很细。

    但是温白羽看的清楚,那是薄薄的碎石片,青石砖的外面,果然是砂砾层,砂砾层里混合着沙子和锋利的碎石片,一旦倾泻下来,就会把墓葬里所有的东西掩埋。

    这么细的沙子,流动性非常好,带着锋利的碎石滑动,就算不能把人活埋,也肯定会把人割死。

    温白羽见谷雪在碎石下面收拾玉盘碎片,心里捏了一把汗,细砂倾泻的慢了一些,但是很快的,随着“咔嚓……”的声音响起,青石砖的缝隙越来越大,墓顶竟然开裂了。

    墓顶已经有了一个缝隙,那么细砂就会从缝隙涌进来,大量的细砂带来了大量的石头,压力集中在了一点,青石砖有些不堪重负,裂缝开始蔓延。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头顶的青石砖,说:“砂砾层要流下来了,这里不能留。”

    他说着,手上加快了速度。

    一个打/手从后面冲过来,想要去抢地上的玉盘碎片,温白羽抱着枪,把枪/支在地上,秒了好几次准,猛地双手使劲勾着扳机,就听“嘭!”的一声,那跑过去的打/手突然大喊了一声,一下倒在地上,然后伸手捂着自己的腿。

    温白羽也随着“嘭”的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震得他都蒙了,原来反作用力这么大,他刚才没站住,一下坐在了地上。

    万俟景侯冲过来,将温白羽一把捞起来,说:“受伤没有?”

    温白羽摇了摇头,只觉得丢脸,开个枪竟然被震了一个屁墩儿……

    谷雪匆匆收拾了地上的碎片,抱起来也往外冲,那些打/手都被解决的零零散散的,好多人都受伤了,没受伤的不敢追上去。

    众人从墓室冲出来,就听到“啪嚓!”一声巨响,后背的青石砖终于开裂了,头顶裂了一个大口子,同时流沙和石片快速的倾泻而下。

    万俟景侯抓/住温白羽快跑,说:“快跑,墓顶的石砖是空心的,只能压不能敲,墓葬要坍塌了。”

    众人冲出墓室,要知道下斗最怕的就是流沙层,一旦有流沙层,那就是毁灭性的结构,什么东西最后都会被流沙掩埋。

    谷雪冲出来,却不向来的路跑,而是大喊着:“这边走,跟我来!”

    众人看向谷雪,谷雪反而往深处的墓道跑去,温白羽看想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说:“走,跟上。”

    大家追着谷雪跑在后面,整座墓葬开始震颤起来,头顶上都是“咔……咔嚓……咔嚓……”的声音,好像头顶上的石砖随时会裂开。

    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无数条细碎的沙线从头顶倾泻而下,越来越密集,就听“轰隆——”的巨响,身后的墓室已经完全坍塌了,伴随着那些打/手的嚎叫声,剧烈的震颤晃动着这个墓葬。

    谷雪却依旧领着他们往前跑。

    万俟流风朝后看了好几眼,大喊着:“跑快一点,没时间了!”

    众人向前狂奔而去,万俟景侯伸着手,遮挡住温白羽,温白羽就看见四面八方开始下黄沙雨,万俟景侯把他揽在怀里,用身体遮住他,头顶上还给他遮着,虽然能看见四面八方的黄沙,但是身上一点也没有。

    相比之下,其他人身上就全都是黄沙,一头一脸,领子里也全都是。

    万俟流风大喊了一声:“快跑!”

    一声大吼之后,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一瞬间墓道开始坍塌,剧烈的坍塌,青石砖从头顶往下掉,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巨大的十块坍塌下来,伴随着可怕的黄沙和碎片。

    众人快速的往前冲,黄沙一直在他们后面紧追不舍,沙子像海水一样追逐着他们,疯狂的想要吞噬他们,还有可怕的咆哮声。

    温白羽趴在万俟景侯怀里,向后看着,后面一片混沌,黄沙震起了昏黄的土色,将身后漆黑的墓道瞬间掩埋起来。

    温白羽使劲拍着万俟景侯的肩膀,嘴里“唔唔”了好几声,示意万俟景侯快跑,万俟景侯根本不用回头,他已经感受到了,黄沙/比刚才汹涌了,全都灌进他的头发和领子里,冰凉的黄沙带着一股阴气。

    谷雪也感受到了,喊着:“快跑!就在前面了!”

    他们快速的往前跑,就看到前面有一个大门,大门是敞开的,门上画上左边画着白马,右边画着青牛,这是契丹族的标志。

    谷雪一下钻进大门去,动作非常灵活,其他人也跟着钻进去,大门里面一点震颤的声音也没有,非常安静,好像分隔在不同的世界一样。

    他们冲进去,谷雪“呼呼”的喘着气,猛地一抬头,眼中有些震惊的情绪。

    温白羽疑惑的看着他,就见谷雪突然回头看向大门外面,外面的地上,躺着一个晶晶亮的碎片,那是盘子的碎片。

    谷雪只是犹豫了一秒,随即猛地扑出去,一下扑出了大门外面。

    温白羽吓得心惊胆战的,就在谷雪扑出去的一霎那,顿时“轰隆——”一阵巨响,石块、碎片、流沙,一瞬间从头顶倾泻而下,立刻将谷雪整个人都掩埋住了。

    众人只震惊了半秒,墓门内的一切却非常安静,黄沙流淌过来,但只是少量的黄沙,连他们的靴子都没有没过。

    门内非常安静,门外面却是一片苍茫,黄沙落下来之后,腾起阵阵的土气,呛得众人捂住口鼻。

    门外一下就安静下来,温白羽赶紧从万俟景侯的怀里溜下来,然后跑出去准备挖人。

    万俟景侯快速的跟上去,怕外面的塌陷还没有完,把温白羽也给掩埋了。

    其他人也都从门里挤出来,然后开始从土堆里挖人。

    万俟景侯说:“小心点,流沙里面有石片。”

    大家快速的挖土,幸亏他们已经跑到了边缘,这边的土并不是很多,但是谷雪也是完完全全的被掩埋在了里面。

    温白羽看到了一片墨绿色的衣服,他们先是挖到了腿,看到了谷雪那双军靴,然后继续使劲的挖,谷雪才渐渐的露在众人面前。

    整个人趴在地上,他的身体呈奇异的弓形,后背拱起来,怀里似乎护着什么东西,身上脸上全是划伤,锋利的石片将他身上的衣服皮肤全都划开了,伤口里都是细砂。

    众人合力将谷雪从地上架起来,拖进墓门里面,谷雪的怀里护着那些碎片……

    地上有好多血,谷雪还在昏迷中,把他拽进来,放平在地上,温白羽把背包里的瓶子抱出来,万俟景侯看他动作不方便,就把瓶子拿过去,给谷雪的伤口上滴了几滴蛋蛋的眼泪。

    伤口深可见骨,那些黄沙在土里掩埋了近千年,而且是墓葬的流沙,上面难免沾染了尸毒,伤口有些狰狞。

    不过蛋蛋的眼泪非常管用,滴上之后,立刻就开始愈合了。

    谷雪的伤虽然可怕,终归是皮外伤,立刻就醒过来,他动了一下,手里没有东西,顿时惊得全身都是冷汗,猛地翻身坐起来。

    温白羽把谷雪归拢的碎片摆在地上,正一点一点的拼成原型,不过碎片实在太多了,想要拼回去绝对不容易,估计最少也要拼一个小时。

    谷雪看到碎片还都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瘫软在地上,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

    墓门后面非常安静,这个墓门好像一个分界线。

    万俟景侯站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轻轻敲了敲墓门里面的墙,发现这些石砖敲起来声音比结实,并不像刚才的墓室。

    这里的石砖显然是实心的,而外面是空心的,空心的石砖设计很巧妙,可以平均承重,但是不能重点承重,只要有一个点使劲敲击,似乎都不需要太使劲,外面的流沙层就会突然破裂,倾泻而下。

    而最巧妙的是,墓门是一道分界线,在众人都以为整座墓葬要毁于一旦的时候,其实工匠巧妙的设计了一下,将外面的流沙隔开,墓门内的承重也增强了。

    看起来这道墓门内还有玄机,恐怕外面的东西,只是无关紧要的而已,真正有用的还在里面。

    谷雪瘫软的躺在地上喘气,眼睛注视着墓顶,似乎有气无力的,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狂奔,于先生的体力也有些跟不上。

    万俟景侯看着瘫软在地上的谷雪,冷淡的说:“你是什么人?”

    谷雪眼神仍然呆呆的望着墓顶,喃喃的说:“或许是坏人。”

    温白羽奇怪的看着谷雪,谷雪好像并不是回答万俟景侯的话,他的眼神有些空洞,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想到了什么。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看他,谷雪似乎是感觉到了万俟景侯的冷意,侧头看了他一眼,说:“你放心,我不是平凯的人。”

    温白羽更加不解了,谷雪不是平凯的人,那他是什么人?

    万俟景侯没有再说话,只是突然走过去,将温白羽刚刚拼上一个角落的玉盘碎片全都归拢在一起,然后收拾起来。

    谷雪看他归拢那些碎片,立刻翻身站了起来,说:“你干什么!”

    万俟景侯的动作干脆利索,把碎片收拾起来,放在一个盒子里,然后晃了晃,让谷雪听到里面“哗啦哗啦”的声音,说:“在你说实话之前,这些碎片我来保管。”

    谷雪侧眼看着他,冷笑着说:“最后一片碎片还在我手上,你以为拿到了碎片有什么用?”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并没什么用,可是盘子不是因为我碎的。”

    温白羽:“……”

    温白羽感觉万俟景侯说花太犀利了,这一刀直/□□了谷雪的心窝子里。

    谷雪的表情一凝滞,抿了抿嘴唇,转瞬之间眼睛红了,深吸了一口气,又压下了那股感觉。

    谷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你们想知道什么,我是谁?”

    万俟景侯竖起了三根手指,晃了晃,说:“你是谁,为什么这么熟悉这里的墓葬,红棺材里发光的东西是什么。”

    谷雪说:“你们想知道的还挺多。”

    万俟景侯说:“说,还是不说,都随你。”

    温白羽心里默默的吐槽着,万俟景侯果然是当惯了掌权者啊,真是民/主自/由,毫不专/制!

    谷雪瞪着他,最后泄气的说:“我说……”

    他刚要继续说,就听到“咔”的一声。

    温白羽顿时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不过听起来好像是机关的声音?

    谷雪的神色立刻变了,说:“不好!”

    他说着,众人就感觉到了一股凉风,随即“唰——”的一声,他们头顶上顿时豁开了一个口子,头顶上的青石砖竟然是假的,原来是个翻板,外面做成了青石砖的模样。

    翻板打开的瞬间,头顶上像下雨一样,掉下来一堆的东西。

    万俟流风大喊了一声:“什么东西?是虫子!?”

    他说着,快速的将于先生拽到身前,伸手给他挡住。

    “哗沙沙”的声音从头顶倾泻而下,比刚才下黄沙还要可怕,一个个虫子从天上掉下来,落在他们的身上,然后专门往他们的肉里钻。

    那些虫子跟线一样细,就好像一个小线头,活动也非常灵活,落在皮肤上,立刻就往里钻,如果使劲拽或者捏,虫子一下就断了,尾巴落在地上变成了另外一条虫子,而头钻进去还会继续钻。

    万俟流风护住于先生,胳膊上顿时钻进去好几个虫子,那些虫子扭动着,扎着头往里钻,万俟流风的皮肤上顿时鼓起来好几块,上面全是红色的肿块,看起来非常可怕,钻进去之后又痒又疼,还有一种钻心的感觉。

    于先生看不见四周的环境,听见万俟流风频频的抽气声,说:“怎么了?”

    万俟流风将于先生兜帽戴上,把他的衣服系好,将人裹严实,按在自己怀里,说:“快跑快跑!于先生把你的手缩起来,千万别漏出来!”

    谷雪一瞬间也将自己的衣服拉锁拉高,把手缩进袖子里,然后快速的往前跑,说:“前面有人!有人碰了机关!”

    万俟景侯抱起温白羽往前跑,头顶上的翻板很大,不停的下着虫子雨,万俟景侯身上也都是红色的肿块了,看起来非常可怕,就跟过敏了一样。

    温白羽看的心惊胆战,觉得浑身都痒,可是他奇异的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事!

    温白羽猛地醒过来,自己是娃娃,根本就不是人的皮肤,或许虫子对他并不感兴趣。

    这个时候,穿过虫子雨,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影,那人影微胖,化成灰温白羽也认识,竟然就是平凯!

    平凯的人在墓室里,没想到他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平凯站在前面,他身边根本没有虫子雨,旁边只有一个牛头的壁雕,平凯的手身在壁雕的牛嘴里,似乎正在触动开关!

    头顶上的虫子很多,源源不断的往下落,众人不堪其扰,就算身法再好,也躲不开这么密集的虫子。

    温白羽看见平凯,立刻从万俟景侯的怀里窜了下去,然后快速的往前跑。

    万俟景侯想去追他,但是周围的虫子太多了,那些虫子落在他们身上,不断的撕咬钻着皮肤,奇/痒无比,还有一种钻心的剧痛,而落在地上的虫子,纷纷蠕动着,然后聚拢在他们的脚边,从脚下爬上去,顺着他们的腿往上爬,从靴子的缝隙钻进去。

    众人前行的速度都被绊住了,疯狂的踩着地上的虫子,看起来狼狈不堪。

    而温白羽路狂奔而去,根本没有虫子理他,这让温白羽毫不受阻。

    平凯触动了机关,见到有人追过来,一个黑影往前狂奔,转头就准备跑,但是那个黑影渐渐近了,身材竟然无比的小,在古墓中看到这么一个东西,绝对没人想到是ВJD娃娃,想到的第一个念头都是粽子。

    平凯背着一个大旅行包,快速的从包里摸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冲着温白羽就扔了过来。

    “嗖——”的一声,温白羽侧头一躲,虽然已经是他最快的反应了,但是身为娃娃,关节太生涩了,所以动作很僵硬。

    那黑乎乎的东西顺着温白羽的脸侧划过去,幸好没有打中,温白羽看着那东西滚在地上,还弹了两下,竟然有弹/性。

    仔细一看,是一只黑驴蹄子!!

    怪不得刚才闻到一股发馊的味道,估计还是年头不短的黑驴蹄子!

    平凯竟然把他当成粽子了,温白羽心里恶狠狠的想着,你才是粽子,你/全/家都是粽子。

    平凯见那个脸色苍白,动作僵硬的粽子竟然不怕黑驴蹄子,转身就要跑了。

    这个时候温白羽快速的冲上去,猛地一跃而起,对着平凯的后背使劲一踹。

    “啊!”平凯大叫了一声,一下倒在地上,顿时磕到了鼻子,鼻血长流,磕的满脸都是血,捂着鼻子爬不起来。

    温白羽站在他背上,又使劲蹦了两下,踩得平凯就要内脏出/血了。

    “嘭!嘭!”两声。

    竟然有人从前面迎面跑过来,是平凯的打/手,对着温白羽就放了两枪。

    温白羽迫不得已的向侧面扑出去,一瞬间万俟景侯已经从后面赶了上来,猛地将温白羽一扑,一下按倒在地上,子弹发出“嗖嗖——”的声音,直接打了出去,打在墓墙上,发出“嘭!”的声音。

    第二枚子弹一下将牛头的壁挂打碎了,“啪嚓”一声巨响,随即是“嗡——”的一声,头顶上的翻板随着牛头碎裂的一瞬间,快速的闭合了,发出沉闷的低响声。

    虫子被隔断了,但是下面的虫子还是不少。

    平凯趁着这个机会,快速的爬起来,几个打/手保护着平凯往里跑。

    温白羽觉得很奇怪,平凯竟然知道墓葬的机关在哪里,而且他们跑的虽然不快,但是好像很熟悉墓道,七拐八拐的就不见人了。

    众人身上都有伤,那些可怕的虫子还在往里钻,疼的不行,大家就没有贸然去追,离开了虫子聚集的地方,然后坐下来休息。

    于先生只有手背上钻进去了两个虫子,有两处肿块,最惨的是万俟流风和谷雪,他们身上全是肿块,尤其是脸上,非常可怕。

    万俟景侯的反应非常灵敏,有虫子落下来的时候,还没等他钻进皮肤里,就直接碾死了,所以看起来肿的并不是那么严重,尤其是脸上少。

    众人都狼狈不堪,还在不断的拍打着自己身上的肿块,那些虫子不停的往里钻,难受的厉害,又痒又疼,实在消磨人的意志。

    谷雪将背包卸下来,从里面掏出火柴,说:“谁有烟,这东西出不来,只能用烟头烫。”

    这一下麻烦了,因为众人都不抽烟,温白羽以前抽烟,因为他们上大学的时候,他们寝室都抽烟,温白羽还特意学的,不过自从遇到了万俟景侯,万俟景侯就不让他抽烟了。

    大家有些犯难,看起来这些虫子怕火,但是也不能真的往身上烧火,众人在背包里翻找了一下,最后温白羽在背包最下面翻找到了一盒被压扁的香烟。

    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还在这里,他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之前放在背包里的了。

    香烟全都压瘪了,不过不妨碍用,谷雪把烟点起来,然后吹亮了放在胳膊上,那些虫子受烫之后,纷纷跑出来,然后打着圈的扭动着身体,看起来十分恶心。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进去吸了血,出来的时候好像比之前更圆了,长条形的棍状,在地上不断的翻滚扭曲着,实在觉得可怕。

    众人纷纷拿着烟,学着谷雪的样子,开始往自己身上烫,感觉就是一种酷刑,皮肤上本身全是肿块,烫完之后就更是可怕,又红又肿,吃饱了的虫子钻出来的时候伤口太大,还往外冒血。

    万俟流风帮着于先生把手背的虫子烫出来,幸好只有两块,虽然狰狞,但是也算是幸/运了。

    众人身上被烫的斑斑驳驳的,最可怕的是,那些虫子竟然还钻进衣服里,大家身上也都是又疼又痒的。

    万俟景侯把上衣脱了,温白羽就看到他后背上好几个肿块,看起来非常可怕。

    万俟景侯经常在外面跑,但是皮肤很白,肌肉流畅,红色的肿块一个一个的,看起来非常狰狞。

    温白羽让他坐好,然后拿着相对他来说粗大的烟头,小心翼翼的在万俟景侯的后被轻轻的烫着。

    万俟景侯的后背挺得很直,坐在地上,有种笔杆条直的感觉,脊椎骨的地方还有一个窝,虽然温白羽觉得现在想这个时候不太适合,但是温白羽真的很想说,那个窝太性/感了!

    大家纷纷互相帮着把身上的虫子也给烫出来,腿上尤其的多,那些虫子都掉在地上,然后就钻进了腿里。

    温白羽真是无比庆幸,他们的样子看起来实在太惨烈了,而自己一点事也没有。

    大家烫过了虫子,使劲弹了弹身上,还有几个漏网之鱼从衣服上掉落下来,被大家全都踩死了。

    众人处理完了,都松了一口气,感觉这个墓葬太邪门了。

    温白羽指了指墓道深处,示意平凯从这个地方进去了。

    谷雪艰难的从地上撑起来,他似乎有些累,说:“走吧,我知道平凯要去哪里。”

    温白羽奇怪的看着谷雪,谷雪看出他的疑问了,说:“我的确不是平凯的人,但是不代表我不认识他。”

    谷雪说着,把自己的背包整理好,温白羽看到里面有一个金色的鎏金面具,那么那块长四厘米宽两厘米的玉盘残片应该也在里面。

    谷雪带路往前走,说:“你们已经去过那个木塔了,应该看的出来结构,这座墓葬和木塔其实是一样的结构,只不过木塔坐在地面上,而墓葬建在地底下,这座墓葬一共也是九层,一直往下延伸,要说不同的是,这座墓葬只有第九层是暗层。”

    温白羽更加奇怪了,谷雪对这个墓葬太熟悉了。

    谷雪往前走,众人跟在后面,他们果然看到了回旋的墓道,正一圈圈的往下延伸,是楼梯,和木塔一样,看起来他们正在从第一层,通向第二层。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你还没有回答之前的问题。”

    谷雪说:“你们想先听什么?我是谁?我一直也在想这个问题。”

    谷雪说着,声音幽幽的,好像自问自答一样,在黑暗的墓道里带着回音,不断盘旋着,听起来有些空洞。

    谷雪说:“这个问题实在太久了,久的我都要忘记了,你们想知道的事情,其实都是串联在一起,包括平凯的所作所为。”

    谷雪说着停顿了下来,但是脚步没有听,隔了一会儿,才继续说:“还记得在红棺材上看到的金色凤凰吗?”

    温白羽狐疑的点了点头,谷雪笑着说:“‘南禺之山,佐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海,有凤皇、鹓鶵。’,‘夫鵷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这些说的都是鹓鶵。”

    温白羽惊讶的看着谷雪,心里隐隐有一个答案。

    谷雪不紧不慢的说:“我曾经就是一只鹓鶵,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是了。”

    鹓鶵,谷雪是一只金色的凤凰,但是他却用的“曾经”,而且说他现在不是了。

    这种说法倒是让人匪夷所思,毕竟不管是什么东西,物种总是不会变的,而且谷雪的确不像是鹓鶵,按理来说他和温白羽也算是同类,但是温白羽丝毫没有感受到,再加上谷雪根本没有任何灵力,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而已。

    谷雪慢慢的回忆着,说:“在契丹族还鼎盛的时候,女真族作为附属,每年都需要上供,契丹族喜欢女真人的宝珠。女真人的活动范围在长白山和黑龙剑一带,就是大家所说的白山黑水之间,这种地方盛产珍贵的珍珠,珍珠在十月份成熟,但是捕捞非常困难,尤其当时的女真人还不算开化,各种条件都比较落后。辽人对这种珍珠的喜爱程度很高,每年施加给女真族的压力越来越大,也导致了女真人对契丹族的仇恨与日俱增……”

    那还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女人真苦恼于如何才能捕捞出珍贵的珍珠谨献给辽人,就在这种事情,他们发现了一只神鸟。

    神鸟栖息在长白山中的一颗枯木上,茫茫的白雪之中,一律金色的光芒,好像太阳的光芒一样耀眼。

    那是一只金色的鹓鶵,鹓鶵口衔明珠,明珠也熠熠生辉。

    女真人因为完不成采集珍珠的任务,就看中了神鸟口中的明珠,他们合力捕捉了神鸟,得到了神鸟口中的明珠。

    明珠熠熠生辉,金色的光芒非常耀眼,将明珠献给了辽人,不过辽人听说了神鸟的事情。

    这个时候的辽人已经受到了汉化,对龙凤都有极大的崇拜性,尤其凤凰是火精,代表了他们崇拜的太阳,辽人开始对这只神鸟感兴趣了。

    女真人又把这只神鸟进献给了辽人。

    人类对神明崇拜,但是也具有贪婪的本性,神鸟代表了福泽,并不是只有襄王一个人,想要把福泽延绵在自己的国界之内。

    辽人也囚禁了这只神鸟,但是神鸟并不配合,也没有给契丹族带来祥瑞,契丹族在走向强大的同时,也激怒了未开化的女真人,最后渐渐走向灭亡。

    就在契丹族走向衰弱的时候,他们又想到了那只神鸟,想要神鸟力挽狂澜,但是神鸟仍然不配合。

    众人已经从楼梯上下来了,踏入了墓葬的地下二层,面前一片空旷,前面的墓道很深邃,手电的光线苍白无力,照耀着黑暗的墓葬。

    谷雪的声音还是带着空洞,说:“人比我想像的更可怕,我原本以为自己是天神,可是我后来才觉得自己是个玩笑。”

    这个时候契丹族的人从一个古老的碑文里发现了一个关于唐玄宗之女的故事。

    这个故事和他们知道的一样,李隆基非常喜爱自己的女儿,但是这位小公主年纪轻轻就早夭了,李隆基为了自己的女儿,搜罗了很多奇珍异宝,建造了冰宫,而且还找到了圣泉,将圣泉的水移到冰宫之中,同时寻找了五面月亮玉盘。

    在红爷祖父的遗书里面,众人得知了月亮玉盘的真正意义,其实并不是复制镜像,复制镜像只是后来人们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完善贪婪欲求的一种方法。

    月亮玉盘的真正目的,其实是吸收月之精,十二面玉盘可以同时吸收月之精,月亮熟阴,而且是极阴,其实温白羽已经猜到了几分,大约是用来养魄的。

    其实李隆基是想用这些月亮玉盘和圣泉养魄,复活他的女儿,可惜一国之君也没能找起十二面月亮玉盘。

    而圣泉到底是什么,众人现在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说法,温白羽以为圣泉就是冰宫里的那个水池,不过谷雪否定了他的说法。

    谷雪说:“碑文里面记载着,李隆基并没有把圣泉全都掏空,因为圣泉里有一样东西,非常可怕,当时负责去找圣泉的所有官员,甚至是运输的人,最后全都死了,而且死相非常可怕,李隆基怕遭天谴,所以并没有掏空圣泉,冰宫中的圣泉,其实只是一部分而已,甚至说,只是几滴而已。”

    契丹族的人得到了这个碑文,大喜过望,终于找到了这方圣泉,至于圣泉在哪里,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神奇,谷雪也都不清楚了。

    只是知道契丹族的人,也遭到了天谴,在圣泉运过来的途中,大量的人死亡,最后无一幸免。

    谷雪只知道,这方圣池,是一个古老的部落的天池,在远古的时候,部落间经常开战,这个部落名叫血月,崇拜月亮,而且善于机关术,但是最后还是被强大的西王母国消灭了。

    温白羽听着他这么说,猛地一下就想起了魏囚水,还有那个人偶师,于先生似乎也想起了魏囚水。

    众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谷雪继续说:“契丹族的萨满得到了一壶圣泉,他们想要改良这种圣泉。你们或许也在疑问,为什么崇拜太阳的契丹族墓葬里,会和月亮玉盘有关系。其实他们并不是崇拜月亮玉盘,而是利用。”

    萨满改良了圣泉,按照碑文上的说法,建造了一个和冰宫差不多的圣池和十二圆墩,至于这种结构,其实也是血月族人的机关设置,原理已经不得而知。

    谷雪说:“他们想用玉盘和圣泉来养尸,养一个会听话的忠狗,这里本来不是墓葬,只是一个祭坑。在第八层的地方,那里……有我的尸体。”

    契丹族的人,想用圣泉和玉盘改良鹓鶵,让他从神明变成听话的忠狗。

    温白羽听着谷雪慢慢的回忆,感觉有些毛/骨/悚/然,突然觉得其实当年万俟景侯的做法,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养尸,到底要怎么养呢?鹓鶵是天神,与天地同寿,不可能突然变成尸体,除非死/于/非/命。这些人把鹓鶵压到祭坑里,然后将他的皮肉一点点剥掉,只剩下最后的骨头。

    骨是聚集魄的东西,如果没有骨,魄会四散漂泊,所以最后他们留下了鹓鶵的骨头,将皮肉全都捣碎了。

    温白羽后背冒起一阵阵冷气,诧异的看向谷雪,谷雪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在说一个听闻的故事一样。

    谷雪继续说:“这个时候墓葬坍塌了,那些人觉得伤害神明可能要遭到天谴,所以干脆把祭坑建造成了墓葬的形势,然后把鹓鶵的一截骨头,放在了棺材里,建造了一个衣冠冢,然后把他剩下的骨头,扔进了圣池里,准备炼尸。不过很可笑……”

    不过很可笑,辽国还是被灭了,彪悍一时的契丹族人在历史中驰骋一时,但是短短的几百年,辽国破碎,女真人对契丹人恨之入骨,大量的残杀措施,让昔日强大的契丹族人,就这样消失殆尽了。

    鹓鶵的尸骸就投放在圣池中,日日夜夜的接受着洗礼,墓葬里有两枚玉盘,也随着契丹族人的灭绝而消声灭迹,甚至没有人知道,这里放着两枚玉盘。

    一枚圆月,一枚椭月。

    谷雪说:“我的衣冠冢,在第八层,里面只放着陪葬品和一根骨头。”

    骨头……

    温白羽听着骨头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平凯膜拜的那根骨头。

    果然就听谷雪慢慢的说:“我支离破碎的太久了,已经不知道多久,以为这样就完了,但是竟然还没有结束。毕竟人心都是贪婪的,不管是什么族人,其实本性都是一样的。”

    谷雪终于说到了平凯。

    谷雪被葬在这里,说白了也不是葬,因为他的尸骸已经被分尸了,没有皮肉,阳气外散,只有骨头固住阴气,但是他的骨头大部分还散落在圣池之中。

    那时候有一个人无意间用炸/药爆开了墓葬,那个人就是平凯。

    平凯之前和皮子讲过,他说自己不小心挖到了一截骨头,然后被这截骨头蛊惑了,开始疯狂的执着于玉盘的事情,想要玉盘给自己治病。

    而谷雪说的却是另外一个版本……

    平凯进入了墓葬,他那时候还不是专业级别的,平家的组上是土夫子,所以平凯也会这些手艺,他早些的钱全是从斗里赚出来的。

    平凯爆破进了古墓里,他走到了第八层,发现了古棺,古棺非常精美,这让平凯贪心大起,准备撬开棺材拿走里面的财物。

    棺材撬开了,里面没有任何尸体,只有一截骨头。

    骨头非常白,不是腐烂成白骨的,而是被剔掉了皮肉,就像啃干净一样,而且当时剔掉的时候一定非常仓促,骨头上面有很多划痕。

    棺材里还有很多值钱的东西,平凯就全都拿走了。

    但是平凯没有找到第九层的暗层,所以根本没有发现圣池和玉盘,他和两个玉盘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平凯带走了鹓鶵的一截骨头,尸骨不在土里,就没办法养魄,因为他另外的尸骨还在圣池了,本身还有意识,但是尸骨不全,让他得不到安息。

    平凯发现了这个尸骨的与众不同,本来想要卖掉的,不过后来留了下来。

    他发现这个尸骨竟然如此神奇,他知道很多事情,他甚至是有灵性的尸骨,只要平凯握着这截白骨,他想要什么都有,简直无所不能,因为鹓鶵不答应他,就永远得不到安息。

    谷雪伸手揉了揉脸,看起来非常疲惫,说:“你们可能奇怪,平凯是怎么知道月亮玉盘的事情的,还有圣泉,冰宫的事情……因为是我告诉他的。”

    还是因为上次平凯从悬崖上掉下去,所以谷雪才得以脱离平凯。谷雪这次回来,其实就是想要找回自己的尸骨。

    谷雪说:“平凯根本没有什么不治之症,他只是在为自己的长生不老做打算。人真是奇怪,活着的时候,就在拼命的为自己的身后事做虚无缥缈的打算。”

    温白羽听完了,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谷雪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的让人心惊胆战。

    万俟景侯听完了,淡淡的说:“棺材里发光的东西是什么。”

    谷雪摇头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应该是……类似于地图的一种东西。是一些发金光的青铜片,我怀疑他们是得到了这些东西,所以才知道圣泉的所在的。”

    谷雪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放在手心上,他的手心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看起来非常明亮。

    果然是青铜片,看起来年头非常久远,上面锈迹斑斑,非常的斑驳,但是金光还是非常明亮的。

    谷雪手里放着两个青铜片,一个是墓葬里的,一个是木塔里的。

    那两个铜片上面都有花纹,但是花纹很细小,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而且碎片实在太小了,估计只是冰山一角,所以很难看出来。

    众人顺着黝/黑的墓道往下走,一路上都非常平静,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只能听到谷雪说话的声音,也很平静。

    他们已经下了很多层,谷雪带着他们,并不往深处走,因为他熟悉这个墓道,只是找到楼梯,就继续往下走了,好像要直奔主题,去第八层和第九层。

    他们一路往下,楼梯很幽深,也是青石砖的楼梯,比木塔的楼梯结实很多,越往下,规模就越是巨大。

    契丹族果然是崇拜太阳的,墓葬里有很多关于太阳的图腾标记,还有牛头和马头。

    少不了的是佛像,越是往下,墓葬里就出现了大量的佛像,似乎是要镇邪一样,佛像的数量越来越多,最后几层的时候,楼梯旁边的墙壁上,也都是佛像。

    一个个佛龛镶嵌在青石砖的墙里,里面都是佛像,有的是金的,有的就是石头的,而且还丢了好几个佛像,有的佛像倒塌了,石头佛像上的金子被刮掉了。

    温白羽觉得,这肯定是出自平凯的手笔,平凯之前进入过这个墓葬,而且淘了不少东西,这沿路根被打劫了一样,肯定也是他干的。

    众人沿着楼梯往下走,温白羽坐在万俟景侯的肩膀上,抱着手电,往四周照,在照过一个石头的时候,温白羽突然“嗬——”了一声。

    万俟景侯侧头说:“怎么了?”

    温白羽立刻抱着手电跳起来,扶着万俟景侯的脑袋,用手电去照旁边的佛龛。

    刚才一闪而过,温白羽看见佛龛里面的佛像,眼珠子突然转动了一下,那种感觉特别诡异,人的眼珠子虽然能转,但是也不是画着圆的转,这个佛像看起来太诡异了。

    不过现在温白羽用手电照着佛像,那眼珠子就不转了,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温白羽指着佛像,“唔唔”了两声,不过万俟景侯真的听不懂温白羽“卖萌”的语言。

    温白羽一边“唔唔”,还使劲晃着万俟景侯的头。

    温白羽站在万俟景侯的肩膀上,这个位置真是非常的好,他的下面正好对着万俟景侯的脸,而且贴得很近,正手舞足蹈的跟万俟景侯说他看了什么。

    一串的“唔唔唔”,谁也听不懂。

    温白羽那无比纯洁的,一片平坦的地方,就紧紧靠在了万俟景侯的脸上,他完全没有一点点自觉。

    温白羽磨着万俟景侯的脸颊,弄得他有些痒,终于忍不住抓/住了温白羽,让他把他那重点位置从自己脸上移开,说:“要说什么,写下来。”

    温白羽翻了一个白眼,心想着不是该心有灵犀的吗,自己说了半天,都出汗了,他们竟然没一个人能听懂的。

    温白羽在万俟景侯的手心里一个一个的写着字:佛像的眼睛会动!

    众人一下全都警戒起来,用手电照着四周的佛像。

    那些佛像看起来很庄严,用手电一个一个扫过,根本看不到任何异常。

    众人慢慢的往下走,戒备的放慢了速度,

    就听“轰——”的一声轻响,温白羽立刻回顾头来,死死盯着后背的佛龛。

    刚才那个会动的佛像,在一瞬间,突然消失了!

    真的是凭空消失了,一下就没有了,原本的佛龛突然空了!

    温白羽指着那个空洞的佛龛,佛龛后面黑洞/洞的,好像一个小/洞/穴一样。

    众人警戒得用手电照过去,小/洞很深,四周是墙壁,里面深不见底,用手电照不透。

    温白羽用手电打进去,使劲往里看,小/洞很小,只够成人一个手臂伸进去的,绝对无法爬进去,而温白羽身才瘦小,正好可以爬进去。

    他打着手电往里找,同时探头往里看。

    万俟景侯说:“小心。”

    温白羽点了点头,他正在小心翼翼。

    就在万俟景侯说完话的一刹那,温白羽惨白的手电光中,突然出现了一对眼睛!

    眼睛!

    温白羽发出“嗬——”的一声,紧跟着黑洞里突然伸出了一只手,“啪!”一把抓/住温白羽,一瞬间将温白羽迅速的往小/洞里拽。

    万俟景侯反应很快,一把抓/住温白羽的腰。

    温白羽半截身子已经进了小/洞,前面是一只灰白的手抓/住他,冰凉无比,还有腐烂的恶臭,是个粽子!

    后面是万俟景侯使劲拽住他,两股力气都不小,温白羽就觉得自己的下/半/身好像要被拽掉了!

    娃娃的关节已经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因为万俟景侯的力气大,所以那只手不停的抖动着,温白羽隐隐听到了一种铃铛的声音,“叮铛——叮铛——”的,好像又是他们进墓时候遇到的那种粽子。

    温白羽从腰间抽/出那把和小剑一样长短的凤骨匕/首,猛地一砍,“唰”的一下砍下来,那粽子竟然就是不松手。

    “呲——”的一声,伴随着粽子的手臂被砍断,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喷涌而出,一下溅在温白羽的脸上。

    “呲啦——”一声,温白羽感觉到身体一松,顿时被万俟景侯快速的拽回来,同时伸手抹着自己的脸,他的脸上一股灼烧的感觉。

    万俟景侯的脸色很难看,说:“粽子有毒,你的脸被烧了。”

    温白羽倒是不怕中毒,因为他现在是个娃娃,根本不会中毒,但是脸上火/辣辣的,有些刺痛的感觉,伸手摸了摸,没有摸/到坑洼,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温白羽胡乱的抹着自己的脸,万俟景侯赶紧帮他把脸弄干净,疼痛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温白羽仰着头,在万俟景侯守心里写着:我是不是变成麻子脸了?

    万俟景侯说:“那倒不至于,就是太危险了。”

    他说着,把温白羽抱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说:“别再瞎跑了。”

    温白羽想要抗议,但是他说话不方便,明明是那个粽子把他拽进去的,如果自己是个正常人的体型,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众人见温白羽没事,松了一口气,快速的往楼下走,很快到了第八层。

    和谷雪说的一模一样,八层就是一个完成的葬坑,他并没有什么耳室侧室偏室,只是一个巨大的葬坑。

    葬坑修建成了树林的样子,无数桐树埋在葬坑里,墓葬的高度很大,那些桐树的规格都一样,看起来是一个模子铸造出来的。

    桐树全是枯树,而且颜色很沉重,乍一看一片的桐树,聚拢成一片树林。

    这些桐树上没有树枝,全都是干枯的树丫,而且树枝上隐隐约约还有什么东西。

    温白羽仰着头,仔细一看,不只一个树枝上有东西,所有树枝上全都有东西,密密麻麻的,就好像在冬天的枯树上,发现了乌鸦一样,先是看到了一个黑影,仔细一看又能看到黑影,然后又看到了黑影,竟然是成群结队的。

    那些黑影已经数不清楚了,架在树枝上,当然不是乌鸦,但是因为太高了,温白羽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说:“是尸体。”

    温白羽吓了一跳,尸体?这么多尸体?为什么全都架在树上?

    万俟景侯解释说:“应该是陪葬的人,在耶律阿保机开国之前,契丹族的人实行风葬,家人过世之后亲人不可以哭,还要把遗体送到深山里,放置在树上,等到三年之后带回来火化。”

    虽然后来契丹人被汉化,但是一些习俗还是有的。

    这些桐树就表现了契丹族的习俗。

    在浓密的桐树树林中,有一口红色的棺材。

    那口红色的棺材,和他们之前见到的一样,非常精致,做工很精巧,先是一口棺床,棺床有一定高度,旁边放着小巧的楼梯,通向棺床上的棺材。

    红色的古棺,上面雕刻着一只金色的鹓鶵,鹓鶵展翅飞而飞,六条凤尾精致异常,每一根羽毛都细致入微。

    这口棺材和之前的一样,但是不同的是,这口棺材体积正常,是一口正常的棺材,因为它里面装的并不是铜片,而是人骨,也就是谷雪所说的衣冠冢。

    还有另外一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这口棺材看起来非常沧桑,棺材四周也挂着精美的金片流苏,充斥着契丹族人的特色,然而棺材被竖条铜锁链束缚着,那些铁链从四面八方的桐树上蜿蜒下来,将棺材团团围住。

    最后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这口棺材被打开了,棺材盖子扔在一边的地上,棺材盖子里的团龙和金凤依稀可见,但是这些彩料已经被氧化的快看不清楚了。

    棺材里面非常凌/乱,值钱的东西全都被带走了,只剩下一些腐烂的东西。

    看起来也是平凯的所作所为。

    谷雪看着那口棺材,眼神似乎有些无力和绝望。

    因为是塔形的建筑,第八层的面积已经不是太大了,温白羽看了看左右,奇怪的发现,这里虽然树木很多,但是树木并不宽,显得很细,也没有办法藏/人,而一路走过来,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平凯。

    难道平凯出去了?

    那也不太可能,如果他们出去,肯定会和自己打照面。

    平凯不见了,也不在八层,温白羽突然心底冒凉气,难道平凯发现了暗层,已经到了第九层?

    温白羽正想着,脚下一陷,猛的一下陷进去,双手使劲一撑,这才没有掉下去,赶紧爬上来。

    爬上来一看,顿时傻眼了,墓葬的地上有个小窟窿,也就手掌大小,温白羽双/腿并拢可能掉下去,不过也只是卡主,并不会完全掉下去,那个窟窿特别小,但是是人工开凿的痕迹。

    温白羽趴在窟窿上往下一看,嘴里“唔唔唔”了好几声,冲着万俟景侯使劲喊。

    众人都冲过来,就看到地上的小窟窿,小窟窿把八层的青石砖打穿了,能隐约看见下面的情况,第九层的面积就更是小,但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水池,真的和他们在冰宫里看到的一模一样,然后他们看到了好多个人,平凯和他的打/手们就在下面!

    万俟景侯说:“平凯已经下去了。”

    谷雪说:“神门在这边。”

    他冲过去,发现神门的墙壁有被凿过的痕迹,上面斑斑驳驳的,最可恨的是,触发神门的机关被砸坏了!

    谷雪伸手拍了两下,里面有石头卡住了,温白羽着急的厉害,从窟窿往下看了好几眼,池水旁边有十二个圆墩子,在墓葬的墙壁上,真的挂着月亮玉盘。

    不过温白羽从上面看,只发现了一个月亮玉盘,是椭圆形的,不知道另外的月亮玉盘是不是被平凯拿走了。

    温白羽眼看平凯要去拿玉盘,而那边机关根本打不开,顿时非常着急。

    温白羽拔下自己的凤骨匕/首,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扎在地上的窟窿上,就听到“咔嚓!咔嚓!”两声,窟窿一下变大了,温白羽又吸了一口气,猛地从窟窿直接跳了下去。

    “白羽!”

    万俟景侯和其他人正在处理神门的机括,结果一回头,就看到温白羽直接从窟窿跳了下去,那窟窿太小了,只有他一个人能跳下去,其他人根本望尘莫及。

    温白羽猛地跳下去,那些打/手围着平凯,准备把墙上的玉盘摘下来。

    温白羽跳下去在之后,准确的踩在一个打/手的头顶上,打/手被他突然坠落一踩,巨大的力气让他脑袋一歪,一下扑到在地上。

    温白羽借力直接又跳起来,往前一跃,他从缝隙里迅速的穿过人群,双手握住凤骨匕/首,往下使劲一插!

    就听“咔嚓!”一声响,匕/首一下□□了墙面和玉盘的缝隙里,玉盘瞬间从墙面上脱落下来,“喀拉”一声掉在地上。

    正好是正面朝下,方面朝上的掉在地上。

    温白羽一脚将玉盘踹出去,玉盘蹭着地,发出“呲——”的一声,嗖的飞了出去。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结果发现玉盘就在眼前消失了。

    温白羽把玉盘踹出去,自己也飞快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仗着人高比较矮,穿梭的也自如,快速的冲出去。

    有打/手反应过来要拦住温白羽,温白羽手中的凤骨匕/首猛地一摆,正好划在那人膝盖上,打/手“咚”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疼的不能动。

    温白羽冲出去,玉盘瞬间飞出,朝着水池的方向飞过去,“嘭!”的一声撞到了水池的边缘,一下被撞飞起来。

    温白羽心脏“腾腾”的跳,万一撞碎了怎么办!

    温白羽瞬间扑起来,一把接住那玉盘,不敢让玉盘正面朝上,把它倒扣在地上。

    温白羽后背靠着水池的边缘,接住玉盘的同时,往水池里看了一眼,顿时就震惊了。

    水池里泡着一具骸骨,骸骨发白,上面没有一点的皮肉,很难想象这是谷雪的骸骨,因为没有皮肉,只是从骨头来说,他根本看不出来,只能看出一股骇人的阴森。

    骸骨非常干净,但是他的小臂骨头没有,一直白骨的断手就散在池水里。

    吃水里非常清澈,除了骸骨,还有一些润白色的带着黄色斑点的小石头,好像鹅卵石一样的东西。

    吸魂!

    那是让万俟景侯受伤的吸魂,这种石头竟然出现在了水池中。

    温白羽拿到了玉盘,平凯和那些打/手也瞬间围了过来,平凯举着枪,发狠的对着温白羽。

    就在他刚要扣下扳机的一霎那,头顶上突然发出“哐!!!”的一声巨响,头顶的青石板突然豁开了一个口子,一个黑影从上面一跃而下,那么高的距离,一下跃下来,声音却很轻,一下拦在了温白羽面前。

    万俟景侯先跳了下来,其他人也快速的从上面荡了下来,众人见到万俟景侯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竟然丝毫没有受伤,都吓得目瞪口呆,再加上之前他们伤亡惨重,都听说了万俟景侯的名字,所以有些害怕。

    平凯愤怒的注视着他们,说:“把玉盘还给我,不然我开/枪了!”

    温白羽将玉盘放在身后,倒扣在地上,然后坐在了玉盘上面。

    万俟景侯本身木着脸,他刚才看见温白羽一个人钻下去,顿时心脏都要停跳了,他们在上面搞不定神门,从孔洞里看见温白羽一个人把玉盘夺下来,动作非常危险。

    万俟景侯本身心情不好,但是看见温白羽这动作,大有坐地撒泼,就是不给的架势,而且他现在身材小,正好坐在椭圆形的硬盘上,就感觉要上菜一样……

    万俟景侯忍不住笑了一下,平凯见他们完全没有恐惧的心情,更是愤怒,大喊着:“把玉盘给我!!否则我开/枪了!你以为我不敢开/枪吗!!”

    万俟景侯冷冷的扫了平凯一眼,说:“连自己的儿子都杀,你有什么不敢?”

    平凯手臂颤抖起来,不是因为忽然想起了皮子,而是愤怒的,死死盯住温白羽屁/股下面坐着的玉盘。

    谷雪看到水池中的尸骸,闭了闭眼睛,似乎感觉到了一股眩晕,不过很快深吸一口气镇定了下来。

    谷雪对万俟景侯说:“把盘子给我,碎的盘子,圣泉可以养魄,不知道能不能修好盘子。”

    平凯听到“盘子”两个字,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盘子,还以为是玉盘。

    毕竟万俟景侯手里也有玉盘。

    平凯死死盯着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把一个盒子丢给谷雪,谷雪赶紧接住,手有些打颤,颤抖的打开盒子,里面的碎片很细小,因为是炸裂,碎片都很零碎。

    谷雪把盒子里的碎片倒在地上,然后又把自己怀里的那块碎片放在旁边,用盒子从水池里盛了一点水出来,然后泼洒在碎裂的盘子上面。

    所有的人都忘了呼吸,就连平凯也注视着地上的碎片,想要看看圣泉到底有没有奇效。

    但是圣泉的水泼洒上去,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却没有一点点反应,众人等待着破镜重圆的惊喜,然而这份惊喜竟然是徒然的失望!

    谷雪有些瘫软的坐在地上,地上的碎片根本没有动静,安静的躺在那里,还是碎片,而且是凌/乱的碎片,上面反射着水珠的光芒,看起来莹润光泽,但始终是碎片。

    谷雪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发抖,猛的抓起那些碎片,他的手掌被碎片一下划伤了,血珠涌了出来,滴在地上,滴在那些碎片上。

    谷雪呼吸很急促,也不管手中的血,情绪有些失控,暴怒的将碎片扔向墓墙,眼眶同时红了,眼睛里有些水汽不经意的流出来了。

    平凯见谷雪要毁掉碎片,立刻要去抢,但是万俟景侯站在旁边,手中的龙鳞匕/首一甩,匕/首的鞘瞬间“嗡——”的一声甩出去,“咚!”的一声巨响,打在平凯的胸口上。

    平凯大吼了一声,一下仰躺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其他打/手赶紧去扶平凯,嘴里喊着老板老板。

    玉盘的碎片被谷雪暴躁的扔出去,温白羽却看见那碎片在飞出的一霎那突然爆发出白色的光芒,光芒转瞬之间猛地炸亮,好像爆炸一样,甚至比爆炸的光芒更强。

    墓室里涌动起一股怪异的气流,狂风乱作,吹动着水池里的水。

    谷雪被那股风掀翻在地上,背包撞在地上,一下散了,从里面“喀啦”一声,滚出一张鎏金面具来。

    白色的光芒带着一股戾气,在墓室里爆裂着,万俟景侯戒备的护住温白羽,温白羽也从椭圆形的玉盘上站起来,诧异的看着那片白色的光芒。

    光芒骤然亮了,然后慢慢的熄灭,就看到那光芒的后面,竟然站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他身材非常高大,似乎和万俟景侯差不多高,脸部轮廓非常凌厉,眼睛不大,也不显得狭长,但是眯起来显得非常冷峻,他的鼻子有些鹰钩,给面容多加了几分严肃,他的嘴唇有点薄,看起来更加冷峻,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是盘子……

    然而这个盘子,并不是六七岁的年纪,看起来像是个成年男人,长相和盘子如出一辙,眼睛上也没有拿到碎裂的伤疤了。

    这才是完整的盘子。

    盘子被白光包围着,站在众人面前,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慢慢弯下腰,捡起地上的那张鎏金面具。

    谷雪也诧异的看着他,都忘了从地上爬起来,他还半仰半坐在地上,双手向后撑着地板,诧异的睁大眼睛,看着眼前握着鎏金面具的盘子。

    盘子拿着面具走过来,在谷雪面前弯腰蹲下,然后将那张半面的鎏金面具附在了谷雪的脸上。

    脸颊的起伏,鼻梁的高度,还有额头的弧度,都一模一样,这张鎏金面具,就是谷雪的!

    盘子手里捏着那张面具,轻轻的描绘着谷雪的脸部轮廓,冷硬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盘子终于开口了,声音很低沉,说:“你还记得我吗,我就在那面墙上一直看着你,你在水池里,而我在墙上,我百无聊赖的看着你,因为我是一个毫无生气的玉盘……”

    盘子慢慢的说着,他的嗓音非常低沉,慢慢的脸上带起一股温柔,轻轻摩挲着谷雪的脸颊,说:“我看着你一千年,虽然只有白骨,但是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很好看的人,你的骨头都那么漂亮……你的灵性让我慢慢有了生气,可是当我想要接触你的时候,却摔碎了……你果然长得很好看,很好看。”

    谷雪嘴唇颤抖着,盘子说出来的话,带着一种诡异,夹杂着一种偏执和癫狂,他的骨头怎么可能漂亮,那只是一堆白骨,但是盘子说的却非常痴迷,用一种专注的眼神看着他,融化了脸上的冷峻。

    盘子突然说:“我想亲/亲你,这次可以吗?”

    谷雪眼睛有点酸,里面热乎乎的,嘴唇在颤抖,说:“因为我很好看?”

    盘子摇头说:“因为我喜欢你。”

    他说着,低声说:“嘘——别哭。”

    盘子的嘴唇终于落在了谷雪的嘴唇上,谷雪的眼睫颤抖了一下,闭上了眼睛,突然伸手紧紧搂住盘子,发狠的加深了亲吻。

    温白羽看着盘子复活了,其实心里有些感动的,而且原来盘子和谷雪还有这么深的渊源,盘子看着谷雪一千年,盘子那股痴迷和偏执的感觉,让温白羽有点想起了当年的万俟景侯。

    谷雪使劲抱住盘子的脖子,手掌贴在他的背上,狠狠的咬着盘子的嘴唇,盘子被他亲吻的呼吸粗重,死死勒住谷雪,谷雪被勒的难受,但是感觉莫名的安心,两个人唇/舌摩擦着,互相带起疯狂的颤栗感,谷雪主动探出舌头,让盘子含/住,舌尖被啜的颤抖着,鼻子里发出深深的叹息声。

    不过虽然很感动,但是平凯和那些打/手都在呢,盘子和谷雪竟然吻上了,而且吻得相当激烈,似乎如火如荼的,一时半会儿分不开,而且怎么看着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温白羽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结果那两个人小别胜新婚,根本没听见,温白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门,感觉无比的头疼。

    平凯亲眼看着碎裂的玉盘变成了一个大活人,那种震惊和兴奋几乎冲昏了他的头,玉盘竟然有了灵性,从死物变成了活的,那岂不是更能让他长生不老?!

    平凯大笑了一声,用枪指着他们,尖锐的大喊着:“玉盘都是我的!谁也休想拿走!”

    万俟景侯转了一下手中的龙鳞匕/首,冷笑了一声,似乎有些嘲讽,沉声说:“那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平凯眼睛睁大,眸子一缩,猛地“嘭!”放了一枪,就在这一瞬间,万俟景侯手中的匕/首突然一抬,轻松的一挡,子弹瞬间打在匕/首上,寒光闪闪的匕/首上根本连个印记也没有,“啪”的一声子弹就斜着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盘子突然松开了谷雪,谷雪眼睛通红,被吻的喘着粗气,似乎有些呼吸不舒畅,身体不停的颤栗着,他有些尴尬,不知道是不是突然看到盘子复活太高兴了,自己竟然被一个吻弄得兴奋起来,他尴尬的并拢了腿,不想让盘子发现。

    盘子轻轻拍着谷雪的后背,突然开口说:“景爷可以不可让给我这个机会?”

    万俟景侯看了盘子一眼,挑了挑眉,说:“随意,但是别见血,我怕白羽不喜欢。”

    温白羽站在椭圆形的玉盘上面,狐疑的看着他们,就见盘子慢慢的站了起来,冷笑了一声说:“不见血,不是很容易?”

    他说着,突然抬了一下手,就听“哗啦!”一声,水池中的吸魂石头突然自己飞了起来,盘子只是轻轻动了一下手,就听“嗖——”的一声,石头就像子弹一样,一瞬间打了过去。

    “嗬——!”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已经都去过年了吗?最近看文的小天使少了好多,听说过年的时候都这么冷清,蠢作者在纠结春节那些天的更新量。

    另外,这一卷差不多快写完了,这个文最少还有一卷,下一卷蠢作者都想好了,已经迫不及待继续□□小白羽和万俟攻攻了!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坎儿梨的手榴弹

    谢谢四月中旬、月精灵、redtears88、小23、Stellar暗的地雷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miho、长毛兔子、(●^o^●)、zjsylp、redtears88、熊来了、坎儿梨、zz攒钱买龙猫、姬西亚、YY贞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81章 鎏金面具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