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78章 鎏金面具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左明休说完,就“咚!”一声,关上/门走了。

    温白羽看见自己的下/身,如五雷轰顶,简直恨不得一头撞死!

    万俟景侯蹲在行李箱面前,然后狐疑的转头看向温白羽,温白羽动作倒是快,“唰”的一下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然后紧紧捂着自己的下/体。

    万俟景侯说:“天使体?是什么意思。”

    万俟景侯对这方面完全没有理解,所以提到天使体,并没有往那方面想。

    温白羽简直要死了,真的想立刻飞到内蒙古去,把那个樊老揪回来,变成娃娃就算了,不能吃不能喝就算了,连那个地方都没有了!

    温白羽哭都没地方哭去。

    万俟景侯收拾完了行李,就去浴/室洗澡了,温白羽一个人盘着腿,托着硬/邦/邦的腮帮子坐在床/上,唉声叹气的,时不时拉开自己的白色小裤裤往里看一眼,感觉人生都无望了,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万俟景侯擦着头发走出来,说:“你用洗澡吗?”

    温白羽立刻摇头,娃娃的嘴巴是闭着的,根本没办法做出口型说话,所以温白羽只好手舞足蹈的摇头,嘴里还含糊的“唔唔”着。

    娃娃做的再像人,那也不是人的皮肤,怎么能洗澡,一洗澡就该起泡了。

    温白羽从床/上爬起来,因为袍子太长,“吧唧”一声就倒回了床/上,吓得万俟景侯立刻冲过去,把温白羽扶起来。

    温白羽重新站在床/上,拽了拽自己的长袍子,长袍子太长,再加上温白羽全身都是皮筋,行动僵硬,太不方便了。

    温白羽艰难的把自己脚上雪白的长靴子踢掉,娃娃的鞋子做的非常精致,靴子雪白,上面绣着复杂的花纹。

    温白羽把靴子踢掉,万俟景侯就勤勤恳恳的一只一只的捡起来,然后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温白羽又把外面的纱质外袍脱掉,扔在一边,里面还有一件白色的绸缎袍子,也脱掉扔在一边,底下还有白色的外裤,全都脱掉之后就剩下白色的里衣了和内/裤了。

    温白羽着才撅着屁/股往被窝里爬,钻进被窝去,给自己盖好被子,平时躺着能打滚的双人床,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巨无霸……

    万俟景侯看着温白羽的动作,因为温白羽缩小了很多,人显得精致,动作显得特别可爱,不由得笑了一声,然后把他的那些袍子和裤子也捡起来,挂在一边的衣架上。

    小衣服挂在衣架上,旁边是万俟景侯的衣服,那对比效果还挺强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又养了一个儿子呢。

    万俟景侯看了一下时间,才不到七点……

    蛋/蛋来叫他们吃饭,蛋/蛋冲进来之后,就看到爸爸已经躺在被窝里准备睡觉了,然后快速的爬上/床来,掀开被子,温白羽刚要睡觉,就被掀开了被子,结果看到了比平时要大好几倍的蛋/蛋……

    那感觉实在太微妙了!

    蛋/蛋眨着大眼睛,说:“爸爸,你怎么睡觉了,吃饭饭啦!”

    温白羽:“……”

    温白羽心说,自己连嘴都张不开,怎么吃饭!

    而且……也不能上厕所……

    幸好他没有肚子饿,或者尿急的感觉,不然真是生不如死。

    万俟景侯伸手把蛋/蛋叫过来,蛋/蛋很乖的跑过去,伸手要万俟景侯抱。

    万俟景侯把蛋/蛋抱起来,说:“蛋/蛋先去。”

    蛋/蛋立刻点头,说:“嗯嗯!”

    说着“跐溜”一下,从万俟景侯的怀里遛下去,毛/茸/茸的拖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哒哒哒哒……”的声音,一连串的跑远了。

    万俟景侯这才走过去,坐在床边,说:“去吃饭吗?”

    温白羽艰难的翻身坐起来,坐了两次,全都倒回了床/上,娃娃身/体里的筋实在太紧了,其实为了让娃娃能坐的住,身/体里的筋都弄得很紧,一般过一段时间,筋松了还要带出去当专门的地方换筋。

    最终温白羽还是被万俟景侯扶起来的,温白羽瞪着大眼睛,狠狠瞪万俟景侯,嘴里含糊的指责着万俟景侯,简直就是往人心窝子里插刀,膝盖都插碎了,改插心口了,本身就不能吃饭,还要去楼下闻味吗!

    万俟景侯一个字都么听懂,因为温白羽不能张嘴,说出来的不是“唔”就是“嗯”,顶多再多一个“啊”,听起来不是太和谐……

    温白羽坐在床/上,手舞足蹈的瞪着他的大眼睛,眼睛上抹了眼影,还画了眼线,虽然只是淡妆,但是显得眼睛比平时大得多,非常突出,而且更加柔和了,有一种莫名的妩媚。

    万俟景侯看着眯了眯眼,然后低下头来,伸出食指和中指,轻轻托住温白羽的后颈,低下头去,吻上了温白羽喋喋不休的嘴。

    温白羽:“……”

    温白羽当场就傻了,现在的温白羽看来,万俟景侯的嘴唇太大了,一下就把他的嘴包住了,而且因为娃娃没有体温,所以就感觉万俟景侯的嘴唇温度很高,又因为娃娃本身皮肤是硬的,没有一点柔/软度,所以觉得万俟景侯的嘴唇柔/软的不行。

    温白羽傻呆呆的眨着眼睛,万俟景侯只是亲了一下,然后就抬起头来,毕竟温白羽的嘴唇张不开,也没办法回应他。

    温白羽傻了一阵,突然伸手捂住嘴巴,嘴里又开始“唔唔唔”的说话,万俟景侯仍然一个字都没听懂。

    其实温白羽是在说他禽/兽,连娃娃都亲!

    温白羽没办法吃饭,只好闷头睡觉了,万俟景侯把他的被子整理好,看着薄薄的白色里裤,勾勒出温白羽挺翘的臀/部,不由得伸手过去,顺着臀/部的弧度,用食指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温白羽:“!”

    温白羽感觉没办法说话,实在太痛苦了,娃娃虽然不能吃不能喝,也没有上厕所的感觉,奈何其他感官都还存在,他能感觉到冷热,能闻到气味,同样能感觉到触/摸。

    万俟景侯的手指实在太猥琐了,正好摸/到了他臀/瓣的缝隙,吓得温白羽直蹬腿。

    万俟景侯顿时觉得,怪不得娃娃卖这么贵也有人买,原来也挺有/意思的,尤其这个娃娃还是温白羽,看着温白羽炸毛又无可奈何的样子,那就更有/意思了。

    万俟景侯笑着亲了一下温白羽的额头,说:“我先去吃饭,你睡吧。”

    温白羽抬手抹了抹自己的额头,看着万俟景侯走出去,还给他关了门,关了灯,心想着难道自己应该庆幸了吗,毕竟只是穿成了娃娃,幸好没穿成更小比例的娃娃,要不然手伸起来都够不到脑门!

    温白羽胡思乱想着,把脑袋塞/进被子里,拉开自己的内/裤又看了看,看到那片平/滑光洁的地方,温白羽就有些生无可恋。

    最后在生无可恋中,实在太无聊了,七点半就睡着了。

    万俟景侯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温白羽的脑袋扎在被子里,黑色的长发弄得乱糟糟的。

    万俟景侯把他的被子整理好,然后帮他顺了几下黑色的长发,别看长发又顺又长,但是好像不太容易梳通。

    万俟景侯也不敢使劲,就给他轻轻整理了几下,看了看时间,还是太早,就没有上/床去睡觉,走到卧室里的屋去,卧室里面有个书房,摆着笔记本和一些书籍。

    万俟景侯坐下来,把笔记本打开,然后搜索了一下关于娃娃头发怎么梳通的问题。

    万俟景侯看着贴吧里各种各样的回/复,突然觉得养娃也颇为博大精深,他顺着链接打开了一个淘宝店铺,这个店铺里是专卖娃娃衣服,还有各种娃娃道具的。

    衣服的价/格都比给人穿的还要贵,而且成衣很少,都是要等着订做现做,一等三个月半年,还有好多人买,评论里都是尖/叫。

    t***2(匿名):美美美!!实在太美了!!!我儿子穿这个实在太美了,美得飘起来!而且做工特别精致,激动的本宝宝不要不要的。从别家买来的衣服看起来不错,但是里面线头实在太多了,这家的衣服里面也没有线头,做的一级棒!!

    h***n(匿名):虽然价/格小贵,但是为了儿子闺女还是拼了~~实在太美了,还送了一个娃娃的拍摄道具,感觉棒/棒哒!

    l***8(匿名):衣服太美,请允许我尖/叫嗷嗷嗷,买买买,我这个月的工/资都给儿子买衣服了!吃土也要买!!另外他家的娃娃出行睡箱很棒,十一我刚带着儿子去了一趟西/藏,棒/棒哒,一点磕损都没有~好评好评~

    万俟景侯看着评论里那么多激动的评论,于是打开了所有宝贝,准备浏览一下,毕竟他们要出门,温白羽只有一身古代的长袍,实在不太方便。

    八成的娃衣全是订做现做的,只有少量娃衣是现货,而且现货也非常贵。

    万俟景侯浏览了一遍,娃娃的衣服种类很齐全,和普通人的几乎没有区别,什么睡衣、家居服、羽绒服、冲锋衣、休闲服、礼服,还有各种探险装。

    万俟景侯看的挺满意的,把自己想要的东西都加入购物车,又给温白羽选了好几个靴子,还有小型背包,背包都是仿真的,可以拉开,装东西没问题,关键是特别贵。

    但是万俟景侯这种隐型的购物狂,买东西从来不会看价/格。

    万俟景侯选好了这些,又看到了娃娃道具,里面有好多神奇的东西,例如cоsplay流行的盗墓套装,里面还有洛阳铲工兵铲折叠铲、登上棍、军刀一类的,大小都适合娃娃体型。

    万俟景侯又把这些加入购物车,最后突然想起贴吧写的,娃娃出行要旅行包,或者睡箱,虽然睡箱看起来特别像棺/材,但是这个是最好的,否则磕了碰了心疼的还是做爹做娘的。

    万俟景侯忍不住回头往卧室里看了一眼,确实如此,娃娃看起来挺脆弱的,皮肤没有弹力,如果磕一下肯定会磕一个坑的。

    万俟景侯选了一下,又选了一个超豪华的睡箱,说真的,真的像一个随身棺/材,或者是骨灰盒……

    万俟景侯点进了购物车,把勾选的东西拍下来,他买的虽然都是现货,但是想了想自己马上要出门,就把地址改了一下,地址改到了内蒙古……

    温白羽睡醒一觉,发现四周昏暗,外面还没有天亮,黑/洞/洞的,卧室里面的小书房倒是亮着灯。

    温白羽艰难的爬起来,爬到床头柜上,按了一下自己的巨大手/机。

    手/机一亮,上面显示半夜一点半。

    温白羽揉了揉眼睛,感觉有点不对劲,差点把娃娃的眼睫毛给揉下来!

    温白羽赶紧住手了,艰难的爬下床去,床对他来说有点高,双手抓着床单,“出溜——”一下,滑/下了床,然后艰难的走进书房,果然看到万俟景侯还没有睡觉,坐在电脑前,靠在椅子上,侧着头,一条胳膊架在椅子扶手上支着脑袋,正在浏览网页。

    只是浏览网页,那动作也苏的不能忍。

    温白羽觉得,如果不是自己闭着嘴张不开,估计口水就流下来了!

    万俟景侯买了衣服,虽然他挑的很快,但是不知不觉已经十一点了,不过万俟景侯还不怎么困,又去浏览了一下贴吧。

    贴吧真是博大精深,除了给娃娃梳头,还有化妆的技术贴,娃娃上妆的讲究特别多,看的万俟景侯眼花缭乱的,有点不知所措,看起来这真是技术活,他这对这种给娃娃上妆的事情,似乎不太通用,就把这个帖子关了。

    然后又去看其他帖子,娃娃不能沾水,那要怎么清洁?

    万俟景侯果然就找到了帖子,有一种擦擦克林的东西,据说娃娃要是脏了,就用那个东西轻轻的擦娃娃就可以了。

    万俟景侯在刚才的淘宝店里搜索了一下擦擦克林,发现真的有,但是他没有买,于是又拍了擦擦克林。

    万俟景侯浏览着贴吧的帖子,也没看时间,突然就听见有动静,低头一看,温白羽从床/上下来了,而且还走进了书房里。

    万俟景侯见他赤着脚站在地上,赶紧把他抱起来,说:“怎么起来了,还没天亮。”

    温白羽开始费劲的和万俟景侯交流起来:“咱们什么时候的飞机?”

    万俟景侯说:“明天中午的。”

    温白羽:“那你还不快睡觉。”

    万俟景侯笑了一下,把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说:“马上就睡,你先睡吧。”

    温白羽裹/着被子,感觉他得了一沾枕头就困的病,而且治不好……

    万俟景侯见他又睡着了,这才去书房,把笔记本关上,然后回了卧室,悄悄的上了床,钻进被子里,伸手搂住温白羽。

    感觉温白羽实在太小了,万俟景侯怕把他弄坏,搂的小心翼翼的。

    温白羽没有体温,感觉到暖烘烘的温度,立刻自动滚了过去,把小脑袋扎在万俟景侯的怀里,还蹭了蹭。

    温白羽一觉睡得特别踏实,就是起床时候腰酸背疼,还是不太适应,觉得自己的关节都要碎了,艰难的在床/上滚了好几圈。

    万俟景侯说:“我帮你揉/揉?”

    温白羽:“……”

    给娃娃按/摩,亏他能想得出来。

    万俟景侯订了中午的机票,大家早上起床,就该准备出发了。

    这回的机票只需要订三张,万俟景侯一张,万俟流风一张,还有于先生一张,而温白羽那张,就直接省略了。

    众人早上吃过饭,歇了一会儿,就准备发出去机场了,因为现在是春运高峰期,路上总是堵车,尤其是去机场和火车站的路线,都非常的拥堵。

    大家出门打了车,万俟景侯穿着黑色的衣服,外面套着黑色的大衣,拉着行李箱,那颜值比空少还要帅,然而他胳膊上还坐着一个ВJD娃娃。

    娃娃穿着白色的古装衣服,看起来漂亮乖/巧的样子,还伸手抱着万俟景侯的脖子,小屁/股坐在万俟景侯的胳膊上,这画面实在太违和了……

    他们上了出租车,司机又频频往后看,万俟景侯倒是完全没有不好意思,还帮温白羽轻轻的整理头发。

    温白羽则感觉压力很大,司机大叔的目光一直在他们身上滚来滚去的,温白羽在外人面前要尽职尽责的装娃娃,眼睛都不能眨,搞得眼眶很酸。

    而且万俟景侯总是碰他,不是弄他的头发,就是弄他的衣领,有的时候还摸/他的脸,弄得温白羽非常不自然,但是也没办法法抗,如果温白羽能张嘴,一定要使劲咬他。

    终于到了机场,温白羽感觉像上了酷/刑一样,他们进了机场,没有需要托运的行李,所有人的行李都不多。

    最可怕的就是安检,安检排队的时候,万俟景侯的颜值实在太高,所以频频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再加上他胳膊上坐了一个ВJD娃娃,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大广告牌,所有人都朝他看,温白羽感觉压力很大。

    过安检的时候,温白羽还不得不坐在传/送带上,据说安检这东西有辐射,不知道娃娃会不会被辐射,他家小五还在肚子里呢!

    传/送带将温白羽传/送出去,感觉安检就跟鬼屋似的,里面黑/洞/洞的,出去的时候还有帘子,温白羽比较轻,后面的安检筐一下顶过来,差点把温白羽顶飞了。

    温白羽不知道娃娃的脸色会不会惨白,反正安检的过程不太愉快。

    过了安检之后,众人才顺利的进入候机室等着登机。

    众人捡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看了看离登机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实在太早了。

    众人坐下来休息,于先生靠着万俟流风的肩膀睡着了,美得万俟流风一动也不敢动的,目光频频瞟向于先生,然后偷偷的低下头来,吻在于先生的脸颊上。

    温白羽:“……”

    温白羽还以为他会吻在于先生的嘴唇上,结果是脸颊上,真是勇气可佳啊。

    温白羽百无聊赖的坐在万俟景侯的腿上,结果就看到几个小姑娘,坐在远处,频频回头向这边看。

    一边看还一边交头接耳,小声嘻嘻的笑,不知道在讨论什么,看起来笑得很腼腆,时而又笑的特别“猥琐”。

    温白羽眼皮腾腾的跳,感觉不是什么好事,难道是万俟景侯又要招桃花?这不能够啊,虽然万俟景侯长得帅,但也不能够随时随地招桃花啊,难道真帅到那种地步了吗?

    就在温白羽想的时候,那两个小姑娘突然下定了决心一样,然后站了起来,互相推着往前走,嘻嘻笑着,然后走到了万俟景侯的左手边坐下来。

    温白羽瞪着眼睛,心说那么多空座位,为什么非要贴着万俟景侯坐下来!

    那两个小姑娘果然是要搭话的,看起来是结伴回老家的样子,年纪也不大,估计是大学/生,有点腼腆,坐下来之后还在交头接耳。

    一个小姑娘推了另外一个好几把,说:“赶紧,赶紧啊,一会儿登机了。”

    坐在万俟景侯旁边的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说:“好像跟搭讪似的。”

    温白羽心说,你们就是在搭讪。

    那个小姑娘做了五分钟准备,终于“状似不经意”的转过头来,对万俟景侯说:“那个……你的儿子在哪里画的妆?他的妆好漂亮啊,能告诉我吗,我也想带儿子去画。”

    温白羽消化了一下,有点消化不良,儿子是什么鬼?!

    小姑娘才多大年纪,都有儿子了!?

    不过温白羽见那个小姑娘说“儿子”的时候,指的是自己,顿时更加头晕脑胀了。

    万俟景侯则是明白的,毕竟他昨天逛了一晚上贴吧了,养娃都管自家的娃叫儿子或者闺女,ВJD需要化妆,不然就是惨白的一张脸,而且妆容要几个月换一次,否则吃进娃的皮肤里,就掉不了了,那才叫心疼。

    万俟景侯听到小姑娘和他说这个问题,友善的笑了一下。

    这两个小姑娘确实是来搭讪的,但是是想讨论娃娃,毕竟养娃的都是娃奴,虽然普通人觉得带着娃娃来机场什么的,有点神/经病,但是娃奴来看的话,就觉得特别有共同语言。

    结果万俟景侯一笑,那两个小姑娘顿时神魂颠倒了,目光也不再看温白羽了。

    另外一个小姑娘抢着说:“我之前也商场也见过你儿子这样的ВJD,好像是现货呢,但是特别贵。对了对了,你儿子是什么款式?嘻嘻,我之前问了店员,她说这款ВJD虽然是大叔体型,但是只有两个款式,一个是天使体,另外一个是可拆卸的大丁丁!”

    他这么一说,第一个小姑娘推了她一把,似乎觉得她太豪放了,闺蜜之间说还好,和一个陌生男人说也太豪放了点。

    温白羽:“……”

    温白羽心里只剩下了,什么鬼!天使体!又是天使体!还有可拆卸的大丁丁是什么鬼?!

    ВJD的大丁丁还可以拆卸,温白羽真是长知识了,那为什么左明休不买一个可拆卸的啊,好歹还可以装上呢,搞得自己现在是个“小天使”!

    万俟景侯倒不介意,还是一脸微笑,而且笑的高深莫测,轻轻摸了摸温白羽的头发和脸颊,声音低沉性/感,说:“是天使体。”

    温白羽:“……”

    只是一个晚上,为什么万俟景侯提到“天使体”的时候,会从不解变成一副鬼畜笑容?!

    为什么笑得那么高深莫测!

    为什么温白羽觉得,一晚上的时间,万俟景侯好像在梦里领悟了什么叫天使体!

    其实并不是在梦里,就在温白羽睡觉的时候,万俟景侯在贴吧里领悟了什么叫天使体。

    两个小姑娘也是娃奴,叽叽喳喳的和万俟景侯讨论了好多,还给万俟景侯介绍了两个淘宝店铺,东西都特别好,嘻嘻哈哈的说了好半天。

    温白羽看见万俟景侯微笑的勾三搭四,自己也不能动,就悄悄的把手放下来,然后偷偷摸/到万俟景侯的大/腿内/侧,使劲掐了一把。

    “嗬……”

    万俟景侯突然低声抽气了一声,倒不是因为疼,温白羽捏他大/腿内/侧,这举动实在太暧昧了。

    万俟景侯对那两个小姑凉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

    两个小姑娘聊得高兴了,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往洗手间去,两个人还在笑嘻嘻的谈论。

    其中一个小姑娘说:“那个人好帅哦,而且好温柔,他的手太苏了好吗,你看他给娃娃整理头发的时候,手指苏的我一脸血!”

    另外一个小姑娘笑着说:“哎呀,你有没有觉得,他和他娃娃CP好有感觉啊!”

    第一个小姑娘立刻点头,说:“外表温柔内心鬼畜的攻,还有外表禁欲,内心淫/荡的受~”

    温白羽:“……”

    温白羽听见后面两个小姑娘的话,差点撸胳膊回去踢馆,什么叫外表禁欲内心淫/荡,我还没走远呢!

    万俟景侯则是笑着挑了挑眉,轻声说:“是这样吗?”

    温白羽没办法说话,抗/议的“唔唔”了两下。

    万俟景侯把温白羽带进了吸收进,进入了隔间,把门一锁,温白羽突然感觉自己的处境很不好。

    万俟景侯让人坐在自己的胳膊上,眯着眼睛,捏着温白羽下巴,说:“刚才谁掐我?”

    温白羽说不了话,但是立刻摇头,头摇的飞快,头发都乱/了。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咱们好久都没做了。”

    温白羽:“……”

    温白羽心里呐喊着,丧/心/病/狂啊,禽/兽!难道他要和娃娃做吗,但是自己是个ВJD,也不是充气的!搞错种类了好吗!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温白羽的脸颊,然后用食指轻轻/抚/摸/着温白羽的脖子,温白羽感觉万俟景侯的手指太热了,一根手指就很大,游走在自己的脖子上,拨/开衣领子,突然往里摸去。

    温白羽:“!”

    温白羽踹着腿,伸手去推万俟景侯的手指,不过一踹腿就要从万俟景侯的胳膊上掉下来,又只好伸手搂住万俟景侯的脖子。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温白羽变小之后感觉对自己都没辙了,这种优越感感觉不错。

    温白羽瞪着他,万俟景侯亲了亲温白羽的脸颊,说:“让我看看。”

    温白羽眨着眼睛,不知道万俟景侯要看什么。

    万俟景侯突然伸手掀起他的长袍子,然后要脱他的裤子。

    温白羽顿时就反应过来了,万俟景侯竟然要看他下面,立刻踹着腿,使劲的挣扎,不过万俟景侯那么大,动作也快,温白羽活动不自如,立刻就被万俟景侯扒了裤子,连小内/裤都掉下来了。

    温白羽的大/腿非常白/皙,ВJD做的很精致,腿上的肌肉纹路都非常漂亮,只是关节有些许的突兀,而漂亮的双/腿之间,一片平坦光滑。

    温白羽简直羞耻的想要跳河,但是这里没有河,只有下马桶水道……

    一双眼睛瞪着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总算是看到了,把温白羽的内/裤和裤子穿好,见温白羽瞪自己,声音温柔的说:“只是看一看。”

    温白羽叉着腰,抬腿艰难的踹着万俟景侯的脸,万俟景侯抓/住他的脚脖子,在他的大/腿上亲/亲/吻了一下。

    温白羽:“……”

    温白羽不知道ВJD会不会脸红,应该是不会,不然现在已经红到脖子去了。

    两个人去洗手间也不是上厕所去了,等了一会儿,万俟景侯并不敢把温白羽惹急了,两人就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刚打开隔间的门,温白羽“嗬——”的抽/了一口冷气。

    就看到隔间外面有一张惨白的大脸,脸上一对黑豆眼,大大的嘴巴。

    竟然是樊老铺子里的那个纸人!

    温白羽吓了一跳,那个纸人则是笑着,手里还捧着一个盒子。

    盒子就是之前他们在铺子里看到的那个盒子,里面装着一个鎏金面具,还有一个碎片。

    纸人把盒子递给万俟景侯,万俟景侯说:“给我?”

    纸人立刻点头,然后在胸口写了几个字:麻烦你们见到大人之后,把碎片给大人,大人走的太急,忘记带了。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好。”

    两人出了洗手间,那两个小姑娘还坐在那里,脸都红了,不知道在激烈的讨论什么。

    温白羽听不清楚,他们走的近了,那两个小姑娘就安静了下来,不再讨论了,不过星星眼的看着他们,目光在万俟景侯身上还有温白羽身上游走,好像大灰狼一样。

    他们坐下来,温白羽隐约听见那两个小姑娘笑着说:“你快看啊,娃娃的头发乱/了,衣服领子怎么还开了,看来去洗手间好激烈啊!”

    另一个小姑娘更加豪放,说:“我已经脑补了三万字H,ВJD精和他家鬼畜主人的故事。”

    温白羽:“……”ВJD精是什么鬼?

    那个小姑娘继续嘻嘻笑着说:“主动坐上去什么大爱呀,体形差什么的大爱呀!”

    温白羽:“……”你确定不是充/气/娃/娃精?

    温白羽听的都不淡定了,万俟景侯倒是非常淡定,等到广播登机的时候,就抱着温白羽去排队了。

    万俟流风的耳力也特别好,不过大多说听不懂,扶着他家于先生也排队登机去了。

    众人上了飞机,正好三个人一排,温白羽就坐在万俟景侯的怀里。

    温白羽歪着头,靠着万俟景侯怀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睡着了之后,温白羽还做了一个奇葩的噩梦,他梦见自己是个ВJD娃娃,然后还抱着万俟景侯那个地方帮他发/泄,因为身材太小了,几乎整个人都抱上去,最后万俟景侯还把他掀翻在床/上,然后……

    温白羽猛地就醒了,如果会出汗,绝对吓得一身冷汗。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他竟然在自己怀里弹了一下,差点蹦起来,醒了之后瞪着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震/惊的样子,虽然脸上的表情不会变,但是眼睛里的情绪非常丰富,眼睛里竟然染上了一些水光,看起来颇为旖旎。

    温白羽从梦里吓醒了,快速的伸手,隔着裤子摸了摸自己屁/股,然后放心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幸好自己没有小菊/花!噩梦是不会成真的!

    众人下了飞机,在机场打了车,直接往万俟景侯预定的酒店去了。

    万俟景侯把温白羽安顿在酒店里,然后让万俟流风照顾一下,自己就出门去了。

    万俟景侯只是打听到樊老来了内蒙古,但是并没有打听到他具体在哪里,这会儿又出去找/人打听去了。

    温白羽无聊的呆在酒店里,他也不能说话,没办法找万俟流风和于先生聊天,只好躺在床/上打滚。

    酒店的床没有家里的大,但是对于一个ВJD来说,已经足够打滚了。

    温白羽在上面滚来滚去,滚得头发都乱/了,无聊的踹掉了靴子,钻进被子里去了,准备先睡会儿。

    就在这个时候,“叩叩叩”几声,竟然有人敲门?

    温白羽从床/上爬起来,捡起自己的靴子,艰难的穿上,刚要过去开门,不过发现敲门的人不是万俟流风,也不是于先生。

    他跑到门边,就听到有人在门外说:“您好,快递,有人吗?”

    快递?

    把快递都送到酒店来了?

    温白羽有些不解,就默默的选择无视了,毕竟一个娃娃过来开门,快递小哥估计会被吓死的吧?

    温白羽又艰难的顺着床单爬上了床,然后钻进被窝里,快递小哥一直敲门,敲了有五六分钟,终于要放弃了,这个时候温白羽又听见门外有声音,好像是万俟流风的声音。

    万俟流风把快递签收了下来,快递小哥就走了,温白羽艰难的打开门,从门缝里朝外看,眨着眼睛一脸好奇的看万俟流风。

    万俟流风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说:“不是我的,是叔父的快递,他临走的时候说可能有快递来,来了让我帮忙签收一下。”

    温白羽更加不解了。

    万俟流风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万俟流风把快递帮忙搬进来,非常大的箱子,整整一大箱,放在门口之后,万俟流风就走了。

    温白羽爬上箱子,感觉箱子特别大,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看了看快递的单子,上面写的是一个淘宝店的名字。

    温白羽坐在箱子上,托着腮帮子,差点忘了万俟景侯是购物狂魔。

    温白羽等了半个小时,万俟景侯没回来,他有点忍不住了,想要打开箱子看看是什么东西。

    温白羽跑到行李箱前面,蹦起来抓/住拉锁,然后把行李箱的拉锁拉下来,从里面掏出自己的凤骨匕/首。

    现在的凤骨匕/首对于温白羽来说,那就是一把短剑了。

    温白羽抱着匕/首过去,“嚓!”一声扎在箱子上,刚要打开的时候,门就被推开了,万俟景侯已经从外面回来了。

    万俟景侯看着温白羽抱着比例很大的匕/首,坐在箱子上面,正在豪迈的拆箱子,那个样子好像真的挺萌的。

    万俟景侯走过去,把箱子和温白羽一起抱起来,放在桌上,然后帮温白羽把箱子拆开。

    温白羽好奇的看着万俟景侯拆箱子。

    万俟景侯笑着说:“给你买的。”

    温白羽更加好奇了,箱子打开之后,直接跳了进去,发现里面是一堆衣服,各种各样的小衣服,都非常精致,还有一些道具,还有他看不懂的东西,最可怕的是,温白羽发现了一个棺/材!

    温白羽指着娃娃的睡箱,心里已经在咆哮了,他还没有挂呢,为什么要买棺/材?!

    而且这么小的棺/材,和他的体型刚刚好!

    万俟景侯解释说:“这个是睡箱,出门的时候你躺在里面,里面有棉花,减震,不会把你磕坏。”

    温白羽使劲摇手,坚决不要,什么睡箱,分明就是个棺/材!不是棺/材也是骨灰盒,太可怕了!

    温白羽不要睡箱,万俟景侯就把其他的东西拿出来,好几件衣服,换洗的都有了,因为ВJD都是标准身材,所以衣服现货也能穿。

    又拿出了旅行包,登山棍,小军刀,小铲子,小手电一类的。

    温白羽看了看旅行包的大小,刚刚好,然后收拾了一下,把他的东西全都塞/进去,正好凤骨匕/首也可以塞/进去。

    万俟景侯把那些衣服拿出来,拆开,一件一件的摆在床/上,温白羽看的眼花缭乱的,什么样的衣服都有,内/裤都有好几条,而且上面全是卡通的。

    温白羽指着一条正面画着可爱的兔子,还有两个鼓/起来的兔子耳朵,背面一团兔子尾巴的小内/裤,眼睛都要掉下来了,这是什么鬼!给他儿子穿都觉得太幼/齿了!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说:“据说这个款式销量特别好。”

    温白羽:“……”

    万俟景侯把他的衣服都扒光了,然后给温白羽换上了兔子的小内/裤,圆圆的兔子尾巴正好在屁/股中间,温白羽一动,兔尾巴就一耸一耸的。

    太羞耻了……

    万俟景侯又给温白羽穿上睡衣,白色的睡衣质地轻飘飘的,大冬天穿有点冷,不过娃娃的睡衣现货就这一件。

    温白羽并不想穿,因为这种睡衣怎么感觉像是给女娃穿的,而且有点太薄了,穿上之后有点透,看起来跟情/趣版似的!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欣赏着温白羽,感觉挺不错的。

    温白羽这一天跟着万俟景侯奔波,而且也不老实,难免碰了东西,手上脸上都有些黑印。

    万俟景侯把擦擦克林拿出来,拆开包装,实验着给温白羽的手心擦了擦,感觉效果还挺好。

    因为温白羽身上的是浮土,擦起来很快就能擦掉,温白羽坐在床/上,伸着手让万俟景侯帮他擦,感觉这样跟洗手洗脸似的。

    万俟景侯给他擦了手心,还有脸上的脏东西。

    温白羽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抖着,嘴唇画的粉嘟嘟的,是最流行的果冻色,娃娃的嘴唇微微撅着,似笑非笑的样子。

    万俟景侯眯了一下眼睛,顺便在粉色的唇/瓣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温白羽:“……”

    温白羽抹了自己的嘴两下,然后抢过万俟景侯手上的擦擦克林,对着自己的嘴巴和脸就擦了好几下。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轻点,别太使劲擦。”

    他说着,赶紧把温白羽手里的擦擦克林抢下来,免得温白羽把自己的脸擦出印子来。

    万俟景侯拿过来,说:“躺下来,这边还有点脏。”

    温白羽瞪了他一眼,然后不疑有他,就躺了下来,万俟景侯掀开他的睡衣,在他腰上蹭了蹭。

    温白羽还有感官,蹭的他发/痒,痒的在床/上打滚,把轻薄的睡衣都滚起来了,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万俟景侯的眼神有些深沉。

    万俟景侯两根手指就把温白羽按在床/上了,然后拽下他的裤子,笑着说:“原来腿上也有点脏,别动,我帮你擦擦。”

    温白羽瞪着眼睛,使劲踢腿,心里呐喊着,万俟景侯这个老流氓,瞪着眼睛说瞎话,腿上根本不脏。

    温白羽嘴里“唔唔唔”了好几声,不过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万俟景侯按住他的腿,用擦擦克林轻轻的在上面滑了两下。

    “嗬——”

    温白羽的腿内/侧非常敏/感,每次万俟景侯轻轻的吻他这里,温白羽都会兴/奋的夹/紧双/腿,眼睛里也会蒙上水光。

    万俟景侯抬起头来,就看过温白羽的眼睛里果然是一片水光,仰着头,肩膀被按住,腰却在不停的发/抖,弓起来抖动着。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我都没碰你,就这么舒服了?”

    温白羽:“……”

    温白羽咬牙切齿的,而且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睛瞪万俟景侯,偏偏他现在的目光没有威慑力,反而看的万俟景侯下腹发/热,呼吸都粗了起来。

    万俟景侯把手里的擦擦克林丢掉,低下头来,轻轻的吻着温白羽的嘴,伸手摸上那片光滑平坦的地方,他的大手直接把那地方包裹/住了,轻轻的摩挲着,然后从前面摩挲到了温白羽的臀/部,就这样从前往后的一下一下的摩挲着。

    温白羽双/腿乱踢,一会儿之后就变成了轻微的抖动,最后用腿夹/住万俟景侯火/热的手掌,但是万俟景侯的手掌太大了,温白羽感觉腿都合不拢。

    万俟景侯笑了起来,看着温白羽仰起头,眼睛翻白,嗓子里不断的发出“嗬——嗬——”的声音,双手从推,改为抱住他的脖子。

    万俟景侯低声说:“这样也有感觉吗?还要我继续吗?”

    温白羽张/开眼睛,眼睛里有些湿/润,生理泪在眼角打转,顺着眼角流下来,万俟景侯赶紧把他的眼泪擦掉,低声说:“要吗?”

    温白羽羞耻得要死,死死闭着眼睛,嗓子里发出“嗯”的一声。

    万俟景侯低笑了一声,亲了亲温白羽的小耳朵,说:“乖孩子。”

    温白羽嗓子里发出“哎”的一声轻喊,最后直接瘫/软/了下来,双手也搂不住了,半张着眼睛,迷茫的喘着气。

    万俟景侯看的眼神深沉,但是温白羽这个样子,他也什么都做不了,只好亲了亲温白羽的额头,把他的衣服整理好,给他盖上被子,笑着说:“累了先睡会儿,我去洗澡。”

    温白羽还在喘气,几乎没听见万俟景侯在说什么,万俟景侯进了浴/室之后,温白羽这才反应过来,将被子一拽,盖住脑袋,想起刚才的失态,感觉自己还是闷死算了。

    万俟景侯很快就出来了,身上冒着一股凉气,看起来刚才是去洗凉水澡了,毕竟他刚才喘气就跟要吃/人一样,但是有的看没的吃,只能去洗凉水澡了。

    万俟景侯出来,温白羽还在装睡,万俟景侯坐在床边,说:“我已经让人去打听樊老的消息了,樊老确实来了这边,但是具体现在在哪里,还没有消息。”

    温白羽仍然装睡,当做没听见,之后有敲门声,万俟流风来找他们下楼吃饭,万俟景侯没下去,只是让万俟流风和于先生帮他带一份上来。

    万俟景侯呆在房间里陪温白羽,温白羽真的不想让他陪自己,还沉浸在刚才的羞耻中不能自拔,说好的天使体呢,为什么还有感觉!而且因为羞耻,感觉好像更强烈……

    温白羽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也不知道多久之后,反正他睡得正香,突然听到“爸爸接电/话啦~爸爸接电/话啦~爸爸怎么还不接电/话……”的声音。

    万俟景侯的手/机突然响了。

    万俟景侯快速的翻身坐起来,怕吵醒了温白羽,赶紧把手/机接起来。

    温白羽这个时候已经醒了,看了一眼手/机,竟然才晚上十点半,连半夜都没睡到。

    万俟景侯听着电/话,脸色突然凝重起来,很快挂了电/话,然后翻身下床,说:“白羽,醒醒了,咱们现在就要出发了。”

    温白羽说翻身坐起来,疑惑的看着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说:“刚才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查到了樊老定了今天十一点二十三的火车票,去通辽。”

    温白羽:“……”

    樊老都一把年纪了,竟然上蹿下跳的,刚从北/京飞到呼/和/浩/特,又从呼/和/浩/特要去通辽,还是晚上十一点半的。

    温白羽认命的爬起来穿衣服,万俟景侯先去旁边,敲了敲门,万俟流风过来开门的,说:“叔父?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收拾一下东西,咱们马上要出门了,樊老定了十一点二十三的火车票。”

    万俟流风赶紧去叫于先生。

    万俟景侯回了房间,温白羽正在艰难的穿裤子,裤子设计的非常紧身,有点不好穿。

    温白羽只好让万俟景侯帮自己穿,牛仔裤穿上之后,包着温白羽挺翘的小屁/股,看起来特别的……骚气。

    万俟景侯又把靴子给他穿上,将他的裤子掖进靴子里,给他套/上羽绒服,把小旅行包也背上。

    众人准备好,火速的下楼去了,万俟流风去前台结账,万俟景侯拦了一辆出租车,众人赶紧上了车,往火车站飞奔而去。

    温白羽感觉这也太遭罪了。

    从呼/和/浩/特到通辽的火车是过车,只有硬座和站票了,众人买了票,幸亏还没有停止售票,然后开始急匆匆的排队安检,准备上车了。

    众人一路飞奔,温白羽则是抱着万俟景侯的脖子,坐在他胳膊上,感觉自己都要颠散了,终于是赶上了火车。

    上了火车,一股憋闷的气味就穿了过来。

    温白羽真的不喜欢坐火车,因为人太多,而且特别杂,空气也不流通,觉得特别憋闷。

    因为在呼/和/浩/特是过站,他们上车的时候,好多人把他们的座位都坐了,后来才不情不愿的站起来。

    温白羽他们买了三张票,一张桌子正好是四张票,旁边坐着一个看起来面相很凶的人。

    温白羽觉得他就跟电视剧里的土/匪似的,挂着一脸的凶相。

    万俟景侯瞥了那个人一眼,就把目光收回来了。

    火车停靠八分钟,然后就发车了,一发车,那个很凶的大汉就站起来,似乎在找/人,在车厢里走了两圈,然后拉开车厢的门,去其他车厢了。

    温白羽有些奇怪,万俟景侯轻声说:“那个人应该是道上的人,不知道在找什么人。”

    温白羽一听,心里想着,不会是在找樊老吧?

    樊老的盒子里有一个玉盘的碎角,不知道有没有让其他人听到这个消息。

    那个大汉半个小时之后回来了一趟,然后坐了下来,频频的看向自己的手表,后来又来了一个人,低头跟大喊说了一声什么,声音很小,大汉抬手制止他说话,两个人就到车厢的一头去说话了。

    万俟景侯说:“他们果然在找/人。”

    万俟流风说:“不会也是找樊老的吧?”

    万俟景侯说:“这个说不准,不过咱们也应该去找找了。”

    他说着,抱着温白羽站起来,说:“我和白羽去找找,你们留下来。”

    万俟流风点点头,说:“好。”

    这么一长列火车,想要找到樊老,还真是不容易,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往大汉相反的方向走,轻声说:“刚才那个人说后面找过了没有,咱们从这边找。”

    温白羽有些纳闷,到底是什么人在找樊老?

    而且樊老坐飞机到呼/和/浩/特,然后又突然准备去通辽,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

    纸人说樊老看到了金面具和碎玉盘突然就出门了,可是按理来说,那个盒子就是樊老本人的,他为什么要突然出门,是他想起了什么吗?

    温白羽想了半天,觉得实在没有头绪。

    万俟景侯带着他一路走,走了很远,然后又折返回来,折返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那个大汉,大汉不认识万俟景侯,看他怀里抱着一个娃娃,再看见万俟景侯的面容完美,还以为万俟景侯没什么威胁,嘲笑的笑了一声。

    万俟景侯并不介意,和那个人擦身而过,就回到了座位上。

    万俟流风说:“叔父,怎么样?刚才又有几个人来找这个人,我隐约听见他们说找不到。”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我刚才又遇到那个人了,他身上有枪。”

    有枪?!

    温白羽不知道这帮人是怎么过安检的。

    车子在深夜里行驶着,已经一点多钟了,温白羽困得厉害,那个大汉也停了下来,似乎准备睡觉了,但是他的手下很多,不知道一共多少人,每半个小时就回来报告一次,每次来的人都不一样。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靠着万俟景侯,听着火车机械的声音,慢慢的沉入了睡梦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白羽听到有“咚咚咚咚”的脚步声冲了过来,他朦朦胧胧的睁眼一看,一个身材很高的人急匆匆的跑过来,正在和他们旁边的大汉说话。

    那大汉一听,顿时站起来,跟着那个人走了,同时说了一句“真的是那老头?”

    温白羽顿时就醒了,看了看天色,还黑着,现在才五点多一点。

    万俟景侯也站起来,万俟流风也要跟着站起来,万俟景侯说:“你们在这里等着。”

    他说着,抱着温白羽就追着那大汉跑了出去。

    大汉和他的那个手下一直往前跑,这个方向其实他们刚才已经检/查过了。

    那个打/手说:“那老小子,特别的机警,一直在不断的换位置,要不是咱们的人警觉,就被他逃了,就在前面。”

    万俟景侯带着温白羽冲过去,他的眼力很好,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位置上的樊老。

    樊老没有穿他的道袍,穿着一件很普通的大衣,包裹的很严实,那头全白的头发很招眼。

    樊老坐在座位上,似乎在睡觉。

    大汉们果然是要找樊老,脚步声一响起来,樊老好像突然从梦中惊醒一样,猛地回头看去,然后噌的站起来。

    他动作非常快,快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老头该有的速度。

    万俟景侯皱了一下眉,似乎心里有些怀疑。

    大汉们冲着樊老追上去,眼看樊老要跑,但是樊老的座位在里面,出来需要过人,并不是很方便。

    就在樊老冲出来要跑的时候,那几个大汉已经追上去了。

    温白羽拍了拍万俟景侯,示意他快跑,不过樊老似乎特别机警,立刻大声说:“哎呦抢/劫了!抢钱啊!”

    他一大喊,旁边沉睡的人的都醒了,看见几个大汉围着一个老人家,都义愤填膺的,还有人要叫警/察。

    那几个大汉被众人骂着,都有些发懵了,樊老借着这个机会,快速的冲出人群,那动作真的太灵活了,简直就是用灵动来形容。

    万俟景侯也挤过人群,朝着樊老跑过去的方向继续追,那些大汉想追,但是被人群围住,根本没办法走,直接就被甩下了。

    樊老快速的往前跑,似乎感觉到还有人追他,他已经冲到了车厢和车厢串联的地方,这个时候就听“哗啦——!”一声巨响,车厢门突然被拽开了,几个大汉从前面的车厢迎面过来,一见是樊老,立刻伸手就抓。

    温白羽心脏腾腾的跳,那几个大汉看起来很凶悍,而且万俟景侯说他们有枪,一看道路就不正。

    温白羽急的“唔唔”了两声,拍了拍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本身能冲过去拦住那些大汉,但是他的动作就故意慢了一点。

    那些大汉冲过去,拽住樊老,就在碰到樊老的一瞬间,樊老突然猛地出手,一爪抓/住大汉的脖子,“唰——”的一声直接甩出去,“咚!!!”的一声,砸到了火车门上,同时矮身一扫,一瞬间另外一个大汉就跌倒在地上,发出“咚!!!”一声巨响。

    温白羽:“……”

    温白羽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樊老一把年纪了,竟然是个武功高手?

    就在这个时候,好几个大汉又冲了过来,樊老冲进前面的车厢,一时间车厢里混乱的厉害。

    万俟景侯看着樊老在车厢里飞窜着,眯眼说:“这个樊老好像有问题。”

    他说着,抱着温白羽追了上去。

    那些大汉数量很多,樊老有些应付不暇,这个时候万俟景侯才过去帮忙,因为车厢里有人打架,很快就来人了。

    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趁机溜走了,樊老的影子已经不见了,这个时候火车正好到站桑根达来,在桑根达来停站六分钟,下车的虽然不多,但是也不算少,好几个人提着行李在过道里走,情景一下混乱起来。

    温白羽坐在万俟景侯怀里,抱着他脖子,尽量抻着头看,但是就是找不到樊老。

    温白羽不经意的往窗外一看,顿时傻眼了,立刻拍着万俟景侯,指着窗外,嘴里“唔唔唔”的。

    万俟景侯往窗外一看,就见樊老竟然下车了!

    他买的是呼/和/浩/特到通辽的火车,结果竟然在桑根达来就下车了,火车才开了一半的距离。

    火车开始广播,提示乘客们上下车。桑根达来站的停靠时间不长,万俟景侯当即抱着温白羽,跟着人流快速的下了火车,然后拿出手/机给万俟流风打电/话。万俟景侯左手抱着温白羽,右手拿着手/机,快速的冲着樊老的背影去追。

    万俟流风一听樊老下车,都懵了,赶紧提上行李,拽着于先生就跑下车去,他们下了车,火车就关门发车了。

    万俟流风觉得太险了,但是左右一看,根本没有樊老的影子,也看不到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倒是那些大汉也下了车,在旁边寻找着。

    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追在樊老后面,几个大汉追上来,还没追上樊老,已经被万俟景侯一扫,全都扫倒了。

    那些大汉从地上爬起来,骂骂咧咧的说:“他/妈/的!小子你别多管闲事!否则我……”

    大汉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没骂完,就被万俟景侯一脚踢倒在地上,温白羽顿时觉得胯/下生疼,赶紧捂住自己的胯部。

    那大汉倒在地上,一脸冷汗,在地上哀嚎不止。

    其他几个大汉看的有点发憷,站在一边戒备着,不敢往前抻头。

    万俟景侯就冷眼扫了下众人,然后直接跨过地上的大汉,往前继续去追樊老了。

    樊老出了火车站,因为是凌晨时间,还没有天亮,外面漆黑一片,万俟景侯在追出去的时候,外面什么都没有,只趴着几辆车,人影早就看不见了。

    万俟景侯站在原地,往四周看了一圈,然后又拿出手/机来,给万俟流风打电/话,等了五分钟,万俟流风和于先生就赶过来了。

    万俟流风说:“樊老呢?又跑了?”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樊老的动作非常快,他们在后面解决那些大汉,樊老就直接跑了,而且他一路狂奔,根本不是一个老人该有的体力。

    万俟流风说:“樊老不是要去通辽?他是被/迫下车,还是根本就是虚晃一枪?”

    万俟景侯摇头,这一点他也不太清楚,不过看樊老在桑根达来站之前还在熟睡的情况下,很可能樊老的确是想去通辽的,但是因为突然杀出来那些要抓他的大汉,所以被/迫下车了。

    现在是凌晨,还不到六点,虽然是火车站,但是这个站很小,看起来有点荒凉。

    因为樊老跟丢/了,万俟景侯还要去打听一下,大家首先找了一个小招待所住下来。

    就在火车站旁边,很简陋,也没有之前住的酒店干净,但是胜在有地方住,这里冷的要死,而且是干冷,吹得温白羽作为一只ВJD娃娃,都在瑟瑟发/抖。

    他们进了房间,把门窗都关上,温白羽还把窗帘拉起来,就是这样,还能听见“呜——呜——”的风声从窗户缝里,还有门缝里灌进来。

    万俟景侯打了几个电/话,他想打听樊老的行踪,但是在桑根达来没什么人脉。

    万俟景侯的电/话打到时叙那里,时叙还没有起床。

    其实万俟景侯也只是碰碰运气,毕竟时叙也很少在这边走动,他的人脉都在北/京。

    早上六点多一点,时叙还在被子里做春秋大梦呢,手/机一响,吓了饕餮一跳。

    时叙的手/机铃/声是自己弄的,而且还是昨天晚上刚刚录的,是时叙的得意之作,录的是饕餮的哭声。

    饕餮现在还浑身都疼,迷迷糊糊间突然听见呻/吟的声音,还在自己耳朵边,好像还是自己的声音,那种精分的感觉下了饕餮一声冷汗。

    时叙听着声音,笑眯眯的翻身坐起来,说:“老婆叫的真好听。”

    饕餮脸色顿时通红,一巴掌拍过去,说:“滚,蠢才!”

    时叙被打了还是笑眯眯的,还亲了一下饕餮的手心,这才把电/话接起来,笑着说:“景爷啊,今天竟然有空给我打电/话,但是太早了吧,我还没起床啊。”

    温白羽好久都没见到时叙了,听到时叙的声音有点怀念,还是如此欠揍的声音。

    万俟景侯让时叙看看在桑根达来有没有人脉。

    时叙想了想,说:“我之前认识了一个朋友,他老家在那边,快过节了他应该回去了,我帮你问问。”

    万俟景侯挂了电/话之后,就开始等消息了,温白羽趴在窗户上,一直往下看,因为时间太早了,下面的车流量很少,几乎没什么人,有人进出火车站都逃不过温白羽的眼睛。

    就是窗台实在太冷了,冷风灌进来,吹得温白羽的脸都疼了。

    万俟景侯走过去,把温白羽抱起来,温白羽很不满意现在的体型,因为万俟景侯想对他动手动脚,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按住,想把他抱起来就能抱起来,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温白羽踹着腿,而且还没有办法说话,只能抗/议的“唔唔唔”了几声。

    万俟景侯摸了摸温白羽的手和脸,凉冰冰的,本身就没有温度,这个时候吹得更是凉冰冰的。

    万俟景侯把温白羽塞/进被窝里,说:“你先休息吧,时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消息。”

    温白羽确实困了,折腾了一晚上都没睡好,感觉这一晚上真是多/姿多彩。

    就在温白羽睡下的时候,万俟景侯的手/机又响了。

    万俟景侯接起电/话,是个陌生的号码,对方的声音清朗悦耳,这个人万俟景侯并不认识。

    那人自我介绍叫谷雪,以前在道上也没有听说过,不过万俟景侯并不经常来这边,而且这个人也很年轻,应该是才出道不久的。

    谷雪说:“我人就在桑根达来,查到消息再给你打电/话,到时候开车接你们。”

    万俟景侯挂了电/话,就看到温白羽在看自己,一脸疑问的表情。

    万俟景侯看他那双灵动的眼睛,忍不住低下头来亲了亲,说:“放心吧,等消息就行了,有了消息会给咱们打电/话。”

    温白羽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又躺回去准备睡一会儿。

    温白羽睡了三个小时,快十点的时候,万俟景侯的手/机又响了,谷雪问了他们的地址,随即突然笑了起来,说:“你们知道,自己和樊老住在一个楼里吗?”

    温白羽:“……”

    原来樊老出了火车站,并没有逃走,而且跑进不远处的招待所里,怪不得一下就不见踪影了,而且还和他们住在一个招待所。

    谷雪报了一个门牌号,他就在附近,挂了电/话就过来了。

    谷雪大约二十五六左右,和温白羽的年纪差不多,但是看起来有些冷漠的模样,也是长头发,头发竖/起来,穿着一身军绿色的衣服,踏着黑色的军靴,看起来很干练的样子。

    樊老的门牌号在三楼,他们在二楼,而且正好就在他们正上面,挨得还真是近。

    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啪嚓!”的声音,声音是从窗外传出来的,而且还是从头顶上传来的。

    万俟景侯冲到床边,打开窗户,往上一看,就看到上面的窗户也是打开的,一个人影突然从窗户纵出来,一头全白的头发。

    温白羽看的都傻眼了,感觉再也装不下去娃娃了,樊老竟然从三层的窗户跳了下来!

    “嘭!!!”的一声巨响。

    招待所前面有一些货物,还有一个棚子,樊老从三楼跳下来,直接摔在棚子上,将棚子压塌,然后从上面滚下来,快速的往前跑去。

    随即楼上传来大吼声:“老大!那老头跳出去了!朝北边跑了!好的我知道,我从后面让人包抄……”

    他说着,声音从窗户移开了,越来越小,然后众人就听到了门口传来“咚咚咚”的下楼的声音,显然是个大手从楼梯下去了。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楼下,说:“我去拦住他们,你去叫上流风。”

    他说着,突然双手一撑,纵身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温白羽扒着窗口往下看了一眼,万俟景侯好端端的落地,他落地一刹那,打/手从招待所里跑了出来,差点吓一跳。

    万俟景侯拦住那个打/手,温白羽赶紧从窗台上跳下来,结果跳下来的时候“啪”一下,摔在了地上。

    温白羽:“……”

    温白羽腿脚本身就利索,再加上这地方天气冷,温白羽感觉自己更加僵硬了。

    一抬头,就看到谷雪盯着自己,目光倒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探索。

    谷雪弯下腰,把温白羽扶起来,温白羽“唔唔”了两声,就当是谢谢了,没想到谷雪听懂了,还说了一句“不客气。”

    温白羽赶紧从屋子里跑出去,“砰砰砰”的敲着旁边的门,万俟流风打开门,就看到了他。

    温白羽伸手比划着,谷雪从后面走过来,说:“樊老找到了,景爷已经去追了,跟我来。”

    万俟流风早就知道万俟景侯找了一个当地的手艺人帮忙,所以见到谷雪也没什么惊讶的感觉。

    众人提着背包,冲出了房间,然后下了楼,万俟景侯的身影很模糊了,温白羽有些着急,怕把万俟景侯跟丢/了。

    谷雪冲到一辆大车面前,打开车门钻进去,让众人上车,温白羽艰难的爬上车去,还没坐稳,谷雪已经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车子“蹭——”一声直冲出去,巨大的推力让温白羽“咕咚”一下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掉了下去,掉在地上,摇元宵一样摇来摇去。

    谷雪开车比温白羽还猛,车子发出巨大的油门声,快速的冲出去,追着万俟景侯去了。

    万俟景侯已经追上了樊老,这个时候迎面来了一队车,一共三辆,几乎把路都拦住了。

    谷雪一脚踩下刹车,朝外大喊:“上车!”

    樊老还要跑,万俟景侯一把抓/住樊老的脖领子,将一拽拽上车,然后“嘭!”一声关上车门。

    温白羽从副驾驶下面爬起来,刚爬起来,就感觉到谷雪又踩下了油门,“蹭——”的一声巨响。

    温白羽双手使劲抓/住座椅,感觉身/体都要飘起来了。

    谷雪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的三辆车,说:“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温白羽:“……”你现在还没加速啊!

    温白羽干脆眼睛一闭,等着又要摔下去,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的手一捞,一把捞住温白羽,将人从副驾驶抱起来,抱到自己怀里。

    温白羽赶紧死死搂住万俟景侯的脖子,指了指自己的发冠。

    万俟景侯低头一看,温白羽古风造型的发冠都摔掉了,头发披散下来,这个形象也很不错。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低头给温白羽整理了一下头发。

    这个时候樊老从座椅上蹦起来,朝后大喊着:“后面又来了!”

    众人朝后一看,他们的车子刚刚穿过三辆车的包围,现在后面又来了两辆车,一共五辆车追着他们,而且都是大车,看起来人数不少。

    温白羽瞪大了眼睛,后面紧追不舍的车里,竟然还有人在给枪装子弹。

    温白羽侧头看着樊老,不知道樊老到底惹了什么人,竟然这样紧追不舍。

    谷雪把车子开的飞快,他们的车子都赶上了赛车,快速的飞驰着,每一次都急转弯,几乎是九十度转弯,谷雪开车虽然很猛,但是不会像温白羽那样不靠谱,后面的车子应被他甩掉了三辆,还有两辆紧追不舍。

    谷雪把车子开上了高速公路,一路飞驰往前,温白羽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身/体都轻飘飘的,而且他们的车子并不算太好,开到一定速度之后就开始飘,微小的石子都让车子剧烈的颠簸起来。

    温白羽紧紧抱着万俟景侯的脖子,感觉他在做游乐园里的过山车,这比四十五度大转角还疯狂。

    万俟景侯看着温白羽缩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其实还挺有成就感的,将人轻轻搂在怀里,伸手抚/摸/着温白羽的后背,从他瘦弱的背部,一路抚/摸下来,最后手落在温白羽挺翘的小屁/股上。

    车子又猛地一拐,直接从快行道一下并到出口,从出口出了高速公路,那两辆车没来得及并到,车速又快,“唰——”的一下飞驰了出去,错过了出口。

    那几个大汉立刻大骂一声,赶紧倒车。

    趁着这个时间,谷雪早就把车子开得飞快,一下就扎进小道里,在偏僻的小道上快速的飞驰。

    樊老这个时候松了一口气,慢慢坐了下来。

    万俟景侯搂着怀里的温白羽,还把手掌搭在温白羽挺翘的屁/股上,温白羽毫不知觉,只感觉胃里翻滚,一身虚汗,嘴巴张不开,这下好了,想吐都没办法吐了。

    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眼神冷淡的看着旁边的人,说:“你不是樊老,樊老在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伊雪霏、坎儿梨的火箭炮

    谢谢四月中旬、伊雪霏的手榴弹

    谢谢随风飘远、月精灵的地雷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老少女基地、黏豆包、lanlingyu、40、铜雀、彼采艾兮、长毛兔子、姬西亚、宇佐见呵呵喵大天神、(= ̄ω ̄=)。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78章 鎏金面具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