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76章 黎家弦月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皮子粗喘着气,闭了闭眼睛,把手/枪扔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

    温白羽一众人从后面冲上来,把黎英扶起来,黎英狠狠瞪着皮子。

    皮子站起来,把枪扔了,呼吸也慢慢变得平稳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恢复了以往的冷漠,说:“你开/枪吧。”

    万俟景侯没有动,黎英看着皮子的眼神晃动了一下,看起来有些着急。

    皮子淡淡的说:“既然少爷不跟我走,你就开/枪吧,是我把你们的信息告诉了平凯。”

    黎英突然暴怒起来,如果不是他双/腿站不起来,肯定要走过去,对着他的脸打两拳。

    黎英大吼着:“你是在威胁我吗!?”

    皮子突然笑了一声,说:“少爷,您觉得我是在威胁您吗?那说明你还在关心我,我以为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人关心我了。”

    黎英顿时语塞了,他心里确实怕万俟景侯真的开/枪,他们现在的这个处境,完全是因为皮子的出卖,如果不是皮子,平凯不可能追上他们,而且已经得到了墓葬的地图。

    黎英粗喘着气,说不出话来。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却把手/枪慢慢放了下来,皮子是背对着他的,看不见他的动作,却能感觉到手/枪离开了后脑。

    皮子不禁奇怪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从他身后绕了过来,走到温白羽旁边停了下来,说:“既然你并没有把平凯当父亲,为什么要给他传信息?”

    万俟景侯的话,似乎一下问到了点上,黎英看向皮子。

    皮子苦笑了一声,但是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说:“我不想多说了。”

    黎英气得全身发/抖,一把抓起地上的枪,对着皮子手直抖,说:“你知道吗,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如果不说,我就一枪崩了你!”

    皮子看着他,笑着说:“少爷,你的手在抖。”

    黎英气的眼前发黑,手/枪“啪”的一声落在地上,他们这一天一直在逃命,黎英的身/体非常弱,吃了一点东西,但是都没怎么喝水,被皮子一气,差一点就晕过去。

    温白羽赶紧扶住黎英,说:“皮子,你为什么就不说?”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淡淡的说:“有一个可能性。”

    他这么一说,众人全都把目光转向他,眼前发黑的黎英也看向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继续说:“皮子其实并没有想要通风报信,不过他在黎家做卧底的这十年,发现了一件事情,是关于黎英的。”

    黎英诧异的说:“我?”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你碰过那块白色黄斑点的石头,你的腿也是因为这块石头瘸的,想必皮子想要给你找到破/解的方法。这个时候平凯就找到了皮子,用破/解的方法换黎家弦月的消息。”

    黎英转头看向皮子,皮子并没有否认,只是苦笑了一下。

    万俟景侯又说:“不过很可惜,看起来平凯食言了,不然皮子为什么会突然要求黎英跟他走,永远也不回来。”

    温白羽也看向皮子,皮子仍然没有否认,这次配合的点了点头,说:“对,是这样,你全都猜中了。”

    万俟景侯说:“在山上的时候,皮子和那个陌生人见面,其实并不是通风报信,因为那个时候,信息早已经传出去了,那时候皮子正在和平凯的人反水,不过不小心被咱们看见了。”

    皮子淡淡的说:“也对,但是说了这么多,没有什么意义,我可以告诉你们,平凯的人已经到了墓葬,我已经接到了他们的信息,那地方被平凯的人包围了,你们去了是自投罗网。剩下的也不用多说了,我是个出卖你们的小人,开/枪吧……少爷,开/枪吧。”

    黎英浑身发/抖,一半是气的,一半是难过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活这么大,第一次想哭,心里装了太多的东西,他刚刚才想要从颓废中崛起,但是现在给了他很大的打击,皮子是他最亲近的人,出卖了他,而且还隐约的告诉他了一个信息,他的腿似乎像是绝症,永远也好不了。

    温白羽扶着黎英,感觉他呼吸特别重,而且双手颤/抖,握着手/枪好像随时能扣动扳机,但是他现在情绪很不稳定,不知道会对谁开/枪,也不知道有没有准。

    黎英颤/抖了好久,最后把手/枪狠狠的一甩,“啪!”一声甩到了皮子的脸上,双眼通红的盯着皮子。

    皮子的头被打偏到一边,嘴角肿了,吐出一口血来,看起来黎英的手劲不小,他虽然荒废了这么多年,但是自小跟父亲学的还没有忘。

    万俟景侯又说:“平凯食言了,你知道黎英的病根本无解,想着干脆带他走一了百了,但是你想过吗,黎英的病也有痛苦,他甚至就快没有后半辈子了。”

    皮子突然大吼一声:“别说了!”

    万俟流风背着于先生站在最后,于先生刚刚一直在昏睡中,现在被吵醒了,只是听了一点,但是已经不难想象全过程。

    于先生从万俟流风背上下来,万俟流风紧张的说:“于先生,慢点。”

    于先生身上的伤好了不少,感觉昏睡了一会儿体力也恢复了不少,突然说:“黎英的病,并不是无解。”

    皮子顿时看向于先生,眼里露/出一股诧异,说:“你说什么!?”

    他说着,快速的往前走,万俟流风戒备的拦住皮子,说:“站着别动。”

    皮子这才停了下来,但是仍然激动的看向于先生。

    于先生淡淡的说:“我也碰过吸魂的石头,而且我还是一个镜像,我活的时间比他长得多。我有办法延续他的生命,但是完全找到解决办法,我需要十二个玉盘做实验。”

    皮子的眼睛里顿时就明亮了起来,说:“是真的?你说的是真的?你要什么条件?”

    于先生笑了一声,说:“如果是过去的我,或许要好好想一想,和你交换什么条件,不过还是算了,你之前也救过我一命。”

    万俟流风一听,顿时都晕了,而且他家于先生对别人笑了,万俟流风有点吃醋,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皮子什么时候和于先生认识了,还救了于先生一命。

    万俟流风虽然这么想,但是不想让于先生觉得自己太孩子气,也不想让于先生讨厌他,所以就没问出口。

    反倒是温白羽帮他问出来了。

    温白羽诧异的说:“你们怎么认识的?”

    于先生说:“也不算认识,毕竟我现在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刚刚才听到他的说话声音。我能从平凯手里逃出来,就是他偷偷放的,当时他没有说话,不过我听动作的声音,应该是他。”

    众人都有些吃惊,温白羽还以为于先生是自己跑出来的,毕竟于先生一直很厉害,虽然武力上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但是于先生很聪明,一直都是运筹帷幄的,即使眼睛看不到,也能运筹帷幄的。

    他真没想到于先生之所以能逃出来,原来是皮子偷偷把他放了。

    于先生说:“怎么样?平凯知道你把我放了,一定饶不了你,你选择和我们一起去找玉盘,还是选择我们告诉平凯你是叛/徒?”

    于先生这么一说,万俟流风顿时又高兴了,于先生真是有办法,看起来也不是对皮子特别,因为于先生刚才还感谢皮子,下一刻却要检/举皮子,万俟流风很不/厚道的高兴起来,忍不住抓/住了于先生的手。

    于先生露/出一丝运筹帷幄的笑容,不过笑容有一点僵硬,万俟流风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让他有些不自然。

    除了万俟流风,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皮子身上。

    皮子扫了一眼众人,发现黎英也在看着他,目光就定在黎英身上,说:“你真的能让少爷的病好起来?”

    于先生说:“你要他活着,他就能活到老,你要治好他的腿,必须要找到十二个玉盘。”

    皮子似乎下了决心,说:“好,我答应你们。”

    于先生笑了一下,说:“这就对了。”

    温白羽说:“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咱们赶紧去找墓葬吧,平凯的人已经找到了墓葬,咱们如果去晚了,弦月就被拿走了。”

    皮子说:“平凯的人很多,咱们不能贸然过去,我已经让小皮去引开了于雅那帮人,小皮身上有特殊的荧光剂,于雅的人会追着小皮走,于雅带着平凯的第一队,那队里很多以前道上的人,除了那个队,还有先头的一个队,平凯身边自己跟着一个队。”

    温白羽说:“一共多少人?”

    皮子说:“五十几个人。”

    温白羽:“……”

    温白羽一阵沉默,就算引走了于雅,那平凯的两个队也太多了。

    皮子说:“我之前已经看到了暗号,先头的队伍已到达了墓葬,但是不知道平凯那队现在到没有到。”

    温白羽说:“咱们先过去,到时候小心点,见机行/事吧。”

    众人也觉得,最主要是先到墓葬边上,看看形势再说。

    他们又爬回洞窟里,顺着洞窟往回走,然后跳下来,重新走上正路。

    这会儿小皮不见了,黎英的轮椅也报废了,只能让皮子背着他,黎英本身不想和他说话,但是皮子做了这么多事情,全都是为了治好他的病,虽然有很多事情让黎英心里不好受,但是皮子做的事情,没有一件事出于自己的利益。

    黎英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皮子,尤其皮子刚才还说喜欢他,黎英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毕竟皮子总是留在他身边,黎英根本不需要想,也没觉得他们之前的感情在慢慢变质。

    大家一路都很沉默,顺着洞窟往前走,河流旁边的地上真的有荧光的痕迹,星星点点的,过一点就有一个痕迹,不过很快的,那些痕迹就拐向了其他的洞窟,看起来是小皮干的。

    众人顺着水流走,走了一个小时,洞里总有一股一股的冷风吹过来,把水汽吹得很冷。

    温白羽一边走一边打哆嗦,肚子里有些疼,额头上直出冷汗,万俟景侯伸手过来给他擦了一下汗,说:“怎么了?肚子不舒服?你脸色不太好。”

    温白羽牙关得得得的上下打抖,说:“有点冷。”

    万俟景侯见他哆嗦的厉害,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他披上,温白羽披上衣服确实暖和了不少,但是万俟景侯穿的就太少了,看起来冷得要命。

    温白羽说:“没事,咱们走快一点就暖和了,你还穿着吧。”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你穿着,我背着你。”

    说着,弯下腰来,让温白羽趴在他背上,万俟景侯的大衣比温白羽的大得多,别看万俟景侯穿着衣服的时候并不显得如何,但是其实身材很有料,身上的肌肉不少,大衣也比较宽。

    温白羽趴在他背上,大衣从后面搂过去,正好能搭在万俟景侯的肩膀上,这感觉真是苏气……

    温白羽趴在万俟景侯的背上,还偷偷笑了好一阵。

    众人一路往前走,洞窟很大,时不时还要从小/洞窟里挤进去。

    等他们从洞窟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外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倒不是树林了,而是之前一样的缓坡峡谷。

    一望无垠的缓坡,上面的树木星星点点的,杂草丛也很稀疏,看起来不容易隐藏行踪。

    众人跟着河水继续往前走,再走了半个小时,万俟景侯突然说:“这边藏起来,有车来了。”

    众人快速的跟着万俟景侯跑过去,全都藏在枯草丛中,大家把手电灭掉,全都屏住呼吸。

    他们躲进去之后,因为人多,躲得并不是很严,但是仗着天黑,还有点遮蔽。

    大家躲好之后,果然就听见汽车的轰鸣声,竟然还是一辆大车的样子,“喀啦啦”的往这边颠簸的开过来。

    其他人对万俟景侯的耳力已经没什么惊讶了,倒是皮子有些吃惊,吃惊的看向万俟景侯,没想到万俟景侯的警觉性竟然这么强,他们躲好之后才听见有卡车的声音隐隐约约而来。

    车光很强烈,在颠簸的山路上被石头颠了一下,惨白的车灯一下照了过来。

    万俟景侯突然压低了声音,说:“趴下!”

    众人立刻趴下来,车光一扫而过,又随着颠簸的山路开过去,扫过枯草丛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发现。

    温白羽心脏腾腾的跳,慢慢抬起头来,那辆卡车从他们身边经过,车上装了很多集装箱,里面看起来都是大件的设备。

    后面还跟着两辆车,也都是卡车,看起来装的是补给品,每辆车上都有持枪的守卫,看起来人数不少。

    温白羽说:“他们简直是有备而来,这么多装备。”

    万俟景侯的眼睛扫了一眼卡车,说:“咱们跟着卡车走,就能找到他们的营地了。”

    皮子说:“不行!这太危险了,而且咱们找到他们的营地干什么,只要顺着河流走,就能找到墓葬,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因为咱们的补给不够,必须去拿一些补给来,否则进了斗也是死。”

    皮子顿时无话可说了,但是还是觉得太威胁,营地里都是平凯的人,他们的大部/队肯定在那里,这么过去绝对太危险了。

    他们正说话,又有一辆车子行驶了过来,不过这回不是卡车了,而是一辆很豪华的商/务车。

    黑色的汽车,钢琴漆光在黑夜里熠熠生辉,车子缓缓从他们面前驶过,温白羽隐约看见车后座上,坐着一个微胖的男人,他虽然看不清楚,但是那个轮廓非常眼熟。

    皮子的情绪一下激动起来,说:“是平凯。他的队伍也来了,这下人多了。”

    车子行驶过去不久,万俟景侯小声说:“走。”

    众人站起来,慢慢跟着万俟景侯摸过去,跟着车子的轮胎印记往前走,大约二十分钟,他们就看到了营地的灯光。

    非常明亮的灯光,几乎把黑夜照的灯火通明,营地的规模很大,绝对有几十人在里面,或许比皮子说的更多,看起来人数很不理想。

    而且戒备非常森严,他们的营地外面甚至还设了电网栅栏,带来了发电的设备,门口有端着枪的守卫。

    温白羽说:“太夸张了,他们门口还有瞭望塔,那上面还有两个守卫!”

    温白羽说着,转头对于先生说:“于先生,我现在发现你的派头还不够大。”

    于先生笑着说:“平凯可比我有钱的多,有钱能使鬼推磨。”

    皮子说:“平凯手里有很多高人,一些隐退的人全都被他请出山了。”

    温白羽说:“他还挺舍得钱的。”

    温白羽好奇的说:“你说他这么有钱,而且也一把年纪了,为什么要假死,还费这么大力气去找十二个玉盘?说起来,平凯这一辈子都在干这件事。”

    于先生冷笑了一声,说:“你都说了,他这么有钱,除了钱,他还想要什么?”

    温白羽说:“权?也不对。”

    万俟景侯说:“长生不老。”

    于先生点头说:“对。”

    温白羽说:“还真是,什么人都跳不出这个圈子。”

    于先生又说:“至于他为什么装死,这也很明白了。当年他的队伍兴师动众的,十二个队员全都是专/家级别的人,从地质,到生物,甚至还有民间的土夫子,你想想看,一下死了十二个人,他们的家族,不是匡家这样的大家族,就是红家这样的地方鼎盛,如果真的追查下去,凭借他们的实力,拧成一股绳的话,还勒不死平凯这个祸/害吗?”

    温白羽有些醒/悟了,说:“原来是这样,之前咱们还怀疑过平盛勋,以为平凯把产业传给了平盛勋,看起来平凯根本不在乎这个侄/子啊,只是想把他当盾牌用。”

    皮子笑了一声,说:“侄/子?平凯是个疯/子,他这个人心里根本没有亲情。”

    温白羽觉得也对,因为皮子就是平凯的儿子,他连儿子都能利/用,更别说侄/子了。

    众人远远的蹲在营地外面观察情况。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表,现在是夜里十一点半,已经要到午夜了。

    万俟景侯突然压低了声音,说:“他们应该是两个小时换一次班,咱们想要从营地摸进去,必须解决外面的两个哨兵。”

    温白羽说:“应该是十二点换班吧。”

    万俟景侯指了指营地四周的四个哨兵,不管从那一面进去,必须解决两个,另外两个有视觉死角,可以不需要解决。

    万俟景侯又指了一条路线,刚才开进去的卡车就在那个地方停着,非常靠近腹地,必须从外面穿进去。

    万俟景侯对万俟流风说:“一会儿咱们过去,我左你右,解决上面两个哨兵,然后跟着我去拿补给,速战速决,剩下人就在这里等我们。”

    温白羽第一个反/对,说:“不行,我要去!”

    万俟景侯说:“去的人多不好,而且我们需要有人留下来照顾剩下的人。”

    温白羽说:“让流风留下来,他家于先生还在这里,流风肯定舍不得离开。”

    万俟流风本身没觉得,不过被温白羽这样一说,突然觉得了,有点不好意思,说:“太傅……”

    万俟景侯说:“不行,白羽你还是留下,里面太危险了,我和流风快去快回。”

    温白羽说:“别废话了,就这么定了,我和你去,我解决右边的,你解决左边的,我小时候经常爬树,爬高对我来说最拿手了。”

    万俟流风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太傅小时候爬树的样子,实在想象不能。

    万俟景侯实在拧不过他,将一把枪放在温白羽手里,说:“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开/枪,一开/枪就打草惊蛇了。”

    温白羽点点头,说:“我有分寸。”

    万俟景侯又说:“但是也别让自己危险,知道吗。”

    温白羽笑着说:“放心吧。”

    他们计划好了路线,就是抢补给,最好神不知鬼不觉的抢补给,尽量多拿,拿完就走。

    等到还差五分钟十二点的时候,真的有人来交/班了,他们从哨塔的楼梯爬上去,温白羽把枪别再腰上,手心里有点出汗,张合了两下手心。

    万俟景侯拍了拍他的肩膀,温白羽看向他,万俟景侯说:“走。”

    两个人立刻悄无声息的跑出了草丛,一左一右,快速的借着黑/暗冲了出去。

    温白羽冲出草丛,把凤骨匕/首咬在嘴上,就地一滚,猛地往前一扑,一下就扑到了哨塔底下,立刻窜身起来,贴着哨塔站着。

    温白羽侧头往左边的哨塔看去,万俟景侯已经开始往上爬了,他的动作非常利落,在黑夜之中,像一只黑色的猛禽,悄无声息的往上飞快的攀爬,因为他们是偷偷上去,所以不能走楼梯,只能顺着哨塔堆砌的木头往上爬。

    温白羽咬着匕/首,往上看了一眼,也快速的往上爬。

    两个人都是悄无声息的,温白羽爬上去,轻轻落在地上,那个守卫正端着枪,在寒风中打哆嗦。

    因为哨塔比较高,这地方风大,非常寒冷,那个守卫抱着枪打哆嗦,“哒哒哒”的用靴子敲着地板,好像并没有发现身后的异常。

    温白羽双手一撑,悄悄上来,猛地一把从后背勾住守卫的脖子,另外一手一下捂住守卫的口鼻。

    守卫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被制住了,温白羽抢下他的枪,一下打在他的脖子上。

    守卫身/体一软,猛地载下去,温白玉伸手一接,轻轻把他放在地上。

    温白羽往左边一看,万俟景侯也解决的了守卫,正在扒人家衣服。

    温白羽:“……”

    温白羽看了看地上晕倒的人,也开始扒守卫的衣服,把他的外衣帽子全都扒下来,然后穿在自己身上,把枪也跨在自己肩膀上。

    等温白羽做完这件事情,就看见万俟景侯在对面看着自己,然后打了一个手势,堂而皇之的抱着枪,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温白羽觉得这样太拽了,也学着万俟景侯的样子,从楼梯上直接走了下来。

    两个人很快就碰头了,然后一起往营地里走。

    营地里很多守卫,都和他们的装束一样,因为这里太冷了,所以把衣服全都拉得很严实,帽子遮着脸,万俟景侯和温白羽一点也不显眼。

    最幸/运的事,这地方巡逻的守卫,全都是两个人一组,并排走着。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并排往里走,冲着补给的卡车走过去,温白羽多少有些紧张,手心里直出汗。

    他突然感觉到有人碰了碰他的小手指,吓得差点叫出来,侧头一看,万俟景侯正眯着眼睛朝他笑。

    温白羽一阵无奈,万俟景侯压低了声音,说:“别紧张,放松。”

    温白羽也压低了声音,说:“你以为逛街呢?”

    两个人稳稳当当的往里走,很快就接近了对方货物的帐篷。

    里面黑/洞/洞的,没有灯光,看起来没有人。

    外面有一个守卫,抱着枪也在哆嗦。

    温白羽小声说:“有人怎么办?”

    万俟景侯没有说话,只是走过去。

    那个守卫看见他们过来,说:“刚换过班?怎么又来了?”

    他说着,看向最前面的万俟景侯,说:“咦?面生啊,怎么没见过你?”

    温白羽手心里全是汗,万俟景侯却说:“我看你也面生。”

    他说着,突然出手,一把抓/住守卫的肩膀,守卫吓了一跳,刚要大喊,万俟景侯的手已经一使劲,那守卫都没叫出来,脸色一下就变得扭曲了,估计是疼的,而且还有一种酸麻感。

    万俟景侯就捏着他的肩膀,手中的龙鳞匕/首顶着他的后背,说:“进去。”

    守卫疼的喊不出来,被万俟景侯推着,进了帐篷李,刚一走进去,立刻“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温白羽也跟进来,就看见万俟景侯把那个晕过去的守卫托着扔到了集装箱的后面。

    补给非常多,两个人走进去,发现很多补寄已经分好了份,装在大型的背包里,温白羽扯开一看,笑着说:“没想到平凯还挺体贴的,已经帮咱们整理好了。”

    万俟景侯说:“这倒是省事,走吧。”

    他们背了两个大背包,里面的补给非常充足,绝对够了,正要往外走,突然听见有脚步声过来了。

    万俟景侯说:“有人来了,这边。”

    温白羽一听都出冷汗了,他们就差最后一哆嗦,可千万不能出差错。

    两个人躲进集装箱后边,刚躲进去,就听到“哗啦——”一声,有人掀开了帐篷的帘子走进来。

    借着微弱的光线,温白羽一瞬间看到了一个微胖的身形,竟然是平凯进来了。

    平凯旁边还跟着一个人,是个女人,身材高瘦,竟然是于雅!

    两个人走进来,帐篷帘子一放下来,顿时就黑/暗了,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于雅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万无一失吗?我们追着人皮走,整整追了半天,什么都没发现。”

    于雅说着,冷笑着说:“你的内应,是不是出问题了?”

    平凯说:“这不需要你管,现在你的任务来了,别再去追那些人了,没有/意义,那边有已经准备好的装备,带上你的队伍,明天一早就下墓葬去,把弦月玉盘给我带上来。”

    于雅说:“咱们当初可说好了,你帮我把于先生弄到手,现在于先生不见了,你的内应一点也不可靠,我凭什么要帮你去拿玉盘?”

    平凯笑着说:“于雅,你真不是个聪明的人,你的于先生也在找玉盘,你去墓里,自然会和他碰面。”

    于雅说:“既然这样,我明天一早就出发。”

    于雅说着,转身要走,但是又停下了,说:“你也管好你的内应,他的那张人皮/带着我们转了一下午!”

    于雅说着,出了帐篷走了。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一直屏住呼吸不动,过了一会儿,平凯也出去了,这个时候温白羽才松了一口气。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从集装箱后背出来,温白羽压低声音说:“他们走了吗?”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走。”

    两个人出了帐篷,背着背包,快速的往外走,于雅出去之后,就开始集/合他的人,几乎有点迫不及待,想要整顿出发了,看起来不会等到明天早上那么早。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背着装备,就从于雅后背走过去,温白羽一身的冷汗,都不敢喘气了,几乎同手同脚。

    于雅大声的训/话,并没有注意他们,两个人很快出了营地,快速的往前跑。

    两个人回了枯草丛中,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黎英说:“你们去的时间太长了,还以为你们出/事/了。”

    两个人把装备卸在地上,温白羽说:“我们刚才正好遇到平凯和于雅说话。”

    皮子皱眉说:“于雅已经回来了?”

    温白羽点头说:“对,而且于雅和平凯估计已经怀疑你了。”

    皮子没有说话。

    万俟景侯说:“看来咱们不能休息了,于雅打算今天晚上动身。”

    他说着,把背包整理了一遍,两个背包分成了四个,把装备和补给平分了一下,然后出了草丛,继续沿着水流走。

    他们沿着水流往前走,走了大约十五分钟,就看到了另外一队人,那些人穿着荧光色的衣服,身边有很多重型的仪器,还有爆破装置,前方是不是传来“嘭!!嘭!!!”的巨大爆破声。

    众人躲在大树后面,温白羽说:“这些人在干什么?想要把墓葬的顶棚掀开吗?”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往前看,说:“小墓掀顶,这些有些门派的手法,但是看这个架势,这个墓葬绝对不小,深度也很可观。”

    他们正说着,万俟景侯又说:“噤声,有人来了。”

    大家都屏住呼吸,果然听见有汽车的声音,一辆大卡车开了过来,卡车后面运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人,车子停在前面的队伍中,于雅第一个从卡车里下来。

    竟然是于雅的人,这么快就过来了。

    于雅的人似乎在和之前的人交涉,但是因为离得远,根本听不见在说什么。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一直盯着前面,温白羽说:“听得见他们在说什么吗?”

    万俟景侯摇头说:“听不见。”

    温白羽说:“要不要走近一点?”

    万俟景侯说:“不用,能看见他们的唇形。”

    万俟景侯说完了,似乎已经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说:“他们还没有找到墓葬的具体/位置。”

    温白羽说:“炸成这样还没找到?万一墓葬在底下被他们震塌了怎么办?”

    黎英把那张地图拿出来看,借着暗淡的月光,地图画到这里,已经非常简陋了,只是隐约画了一棵树。

    这附近有很多树,虽然稀疏,但是数量相当可观,黎英实在不知道父亲画的是哪棵树。

    黎英说:“这怎么办?”

    温白羽也凑过去看那张地图,奇怪的说:“树?树是不是有些名堂?难道是下墓的入口?”

    他说着,突然“嘶——”了一声,立刻把手收回来。

    万俟景侯进张的说:“怎么了?”

    温白羽掐着自己的指尖,说:“没事,被树刺扎了一下。”

    他说着往外挤血,侧头一看,顿时愣住了,惊喜的说:“看看!你们看!”

    他指着眼前的树木,这棵树是他们掩藏用的,树干上面有一个雕刻的痕迹。

    雕刻的迹象已经很老旧了,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上面画了一个小月牙,月牙的旁边,还画了其他东西。

    是一只狗?

    黎英一眼就认出来了,说:“这种手法,是我父亲刻的!”

    温白羽奇怪的说:“月牙我能理解,狗……狗是什么意思?”

    黎英的父亲是皮影戏的大师,雕刻和和绘画的手艺都非常好,虽然只是寥寥几笔,但是那只狗的形象非常生动,看起来像是矫健的品种,非常的凶悍。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那个雕刻,发现狗的身上有几个特殊的纹路,似乎在写字,又似乎是狗身上的花纹。

    万俟景侯突然说:“危险。”

    他这一说话,众人都吓了一跳,还以为于雅发现了他们。

    结果万俟景侯又说:“狗身上的纹路,是道上行话危险的意思。”

    温白羽诧异的说:“墓里难道有狗?很危险?”

    皮子说:“不管怎么样,在旁边找一找,应该能从这里下去。”

    万俟流风说:“要在这里开盗洞吗?太危险了,于雅那边的人会发现的。”

    万俟景侯蹲下来,伸手在树坑下面摸,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一边摸一边说:“既然有人留下了危险的记号,说明他曾经进过这个墓葬,或许已经有盗洞了。”

    他说着,动作突然蹲了下来,说:“找到了。”

    众人连忙蹲下来也去看,但是并没有看到万俟景侯摸得地方有什么不同。

    万俟景侯快速的把土拨/开,说:“这下面是金属板,摸起来质地不一样。”

    他的话还没有说,众人真的看到了金属板,就在土下面,但是土并不薄,黎英也是从小学手艺的,没想到万俟景侯竟然这样神乎其神。

    众人快速的把土全都拨/开,因为年代很久了,金属板几乎要黏在地上了,万俟景侯和温白羽用匕/首插/进去,使劲一撬,金属板这才被撬了起来,下面真的是一个大坑。

    而且保存的非常完好,看起来很深。

    万俟景侯转身又把拨/开的土洒在金属板上,让其他人先进去,他最后垫底,轻轻挪动金属板,不让上面的土洒下来,“咔”的一声,金属板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痕迹,但是这么黑的情况下,于雅这些人总要找一会儿才能找到。

    众人下了土坑,这才敢把手电都拿出来,然后打亮。

    土坑非常深,非常长,坡度不算太陡,众人顺着土坑往里爬,爬了十分钟,位置偏斜的还挺大,怪不得于雅他们的人炸不到墓葬,根本就不在那个位置。

    不过炸/药的威力很大,他们在土坑里爬行,就听感受到土坑随着“嘭——!!!”的声音在震荡,头顶上的土全都洒下来,洒了温白羽衣服里全是,难受的实在不行。

    众人都是灰头土脸的,生怕头顶上的土埋下来,而地上面的人因为没有炸到墓葬,还在不停的炸着。

    温白羽说:“这帮人真是够了,不过多炸一会儿,还能给咱们多点时间。”

    打头的皮子突然说:“快到了,前面有墙。”

    他们说着,加快了速度,快速的往前爬,皮子背着黎英,尽量放低身/体,不让黎英被土坑碰到头。

    再爬了几步,就看到了一堵墙。

    墙面被打穿了一个圆洞,正好可以让一个人钻进去。

    众人依次钻进去,一下就进入了墓道。

    墓道非常幽深,里面黑/洞/洞,温白羽钻进去之后,一抬头,顿时“嗬——”了一声,险些被吓了一跳。

    墓道的墙壁全都是彩画,全部是彩画,一直延伸下去,两边的特别的宏伟,别的墓葬,彩画都是装饰,而这里的墓葬,正条墓道,两壁全都是彩色的,看起来非常绚烂奢侈。

    彩画的主题多半是狗,什么样的狗都有,而且大多是大型犬,看起来很凶悍的那种。

    温白羽说:“这墓里真的有狗?”

    万俟流风看到了一幅彩画,笑着说:“你们这个,这只狗竟然穿着衣服。”

    万俟景侯皱着眉,说:“这墓葬里的彩画,还有这些狗,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典故。”

    温白羽说:“什么典故?”

    万俟景侯说:“春秋时代晋国的国君晋灵公。晋灵公好狗,喜欢给狗穿上绣花衣。”

    万俟景侯说着,又说:“咱们往里走走。”

    万俟景侯走在最前面,把手电调到最大的亮度,众人跟着往前走,墓道两侧是彩画,墓道的顶棚是狗的雕刻,看起来有些诡异。

    温白羽跟在旁边,一边走一边用手电照着四周看,就看到前面的木道上竟然有一个黑色的东西。

    温白羽说:“那是什么东西?”

    众人快走几步,实在说不出那是什么东西,石头做的,有点尖,有点像楔子,但是又不太像。

    温白羽把手电往头上一举,立刻就明白了,说:“原来是耳朵。”

    众人也看向头顶,头顶上一个狗头的雕刻,竟然裂开了缝隙,狗耳朵掉了下来,正好砸在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轰隆——!!!”一声巨响。

    开裂的狗头虽然这巨响开始颤/抖,然后一下就在了下来。

    万俟景侯大喊一声:“当心!”

    他说着,猛地一把将温白羽扑倒在地上,然后就地一滚,滚到墓道边上。

    其他人也快速的闪开,巨大的狗头一下砸下来,撞在地上,顿时粉碎了,溅的满处都是。

    温白羽听着巨大的爆破音,耳边震了良久才慢慢平静下来,被万俟景侯抱着,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一抬起头来,发现万俟景侯一头一脸全是石头的灰分,其他人身上也是这样,狼狈的不行。

    而地上的狗头已经炸裂了,摔得不成样子。

    整个墓道还在轻微的震颤着,温白羽抬头看着满目疮痍的墓顶,说:“这是上面的爆/炸声吗?”

    万俟景侯弹了一下/身上的灰土,说:“听起来像,这条墓道不结实,咱们快往里面走。”

    众人全都跟着往里走,时不时还能听到“嘭!!!嘭!!”的爆破声,简直不绝于耳。

    走的往里一些,声音才渐渐平息下来,虽然声音不大了,但是还能隐隐约约听见。

    墓道一直就一条,一直向里延伸着,他们走了十五分钟,一直都黑/洞/洞的,除了彩画,什么都没看见。

    彩画上除了有给狗穿绣花衣的,还有狗头士兵,一个个士兵穿着衣服,手里拿着□□,却是狗脑袋,看起来特别违和。

    温白羽说:“我还以为看见了埃/及的阿努比斯了呢。”

    大家一直往里走,墓道突然开阔了起来,从条形的墓道,突然变成了宽阔和篮球场差不多的一个空间。

    前面开阔起来,出现了城门和围墙。

    城门紧闭着,围墙很高,但是围墙并没有顶到墓顶上,竟然还留有一些空间,温白羽抬头看去,就发现围墙上站着一个个人!

    温白羽说:“你们看!有人在上面?”

    众人还以为是平凯的人,但是仔细一看,那些人一动不动的,好像是一个个木桩子似的,而且那些人的影子很奇怪,耳朵长得很尖,还长在头顶上!

    温白羽仔细看了看,说:“那壁画上的狗头士兵?”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看了看,说:“不是人,是青铜的。”

    温白羽更加奇怪了,说:“摆件?”

    那些狗头士兵一个个竖/立着,一动不动的,不过手里没有拿枪,而是拿着弓/弩,弓/弩上还有箭。

    城门也是一个狗头,獠牙大张着,看起来比狼还要凶猛的样子。

    众人走过去,刚往前走了几步,就听到“咔咔……”的声音,温白羽循着声音抬头一看,惊讶的说:“那些士兵动了!”

    他们走到城门下,那些狗头士兵竟然真的动了,一个个端起弓/弩,就听“嗖嗖——嗖嗖嗖——嗖——”的声音,无数只弩/箭从天而降,就像下雨一样飞了下来。

    万俟景侯伸手揽住温白羽,说:“快走!”

    □□纷飞而下,众人散开,往城门下面冲了过去,快速的滚到城门下面,这才躲避了射下来的弓/弩。

    大家靠着城门的狗头,还能看见有弩/箭从天上射下来。

    温白羽说:“现在怎么办?咱们从门里过去的话,也会被射中。”

    万俟景侯说:“没关系,等时间就可以了,那些青铜人都是一次性的,弓/弩射没了就行了。”

    众人贴着城门站着,上面的弩/箭向下雨一下,一直不停的下着,就在众人觉得没个头的时候,天上射下来的弩/箭终于慢慢的停息了下来,随着最后一根弩/箭射完,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

    众人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研究狗头的大门。

    万俟景侯在狗头大门上摸了一遍,然后伸手进满是獠牙的狗嘴里,虽然温白羽直到这只狗是假的,不过看起来仍然很凶的样子,万俟景侯把手伸进去,温白羽还有点担心。

    温白羽说:“机/关在里面吗?”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有点深……而且我发现……”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突然皱起眉来,一下把手抽/了出来。

    温白羽见他的表情不对,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来不及了,有人来了。”

    众人一听,都是后背发紧,万俟景侯正说着,就听到后面的墓道里突然传出剧烈的脚步声,“哒哒哒哒”的声音,朝着他们的方向跑了过来。

    随即整个墓道灯火通明起来,于雅带头冲了进来,看见众人,脸色顿时兴/奋起来,目光紧紧盯着于先生,兴/奋的大叫:“快!把他们都抓起来!如果谁反/抗,就当场打死!”

    于雅说着,还“嘭!”的放了一枪,那一枪正好打在城门的狗头上。

    进来的人加上于雅,一共三十个。

    三十个,人数实在太多了,而且全都端着枪,他们的火力很大。

    温白羽他们一下就被包围住了,那些人逼近过来,把他们全都圈起来。

    万俟景侯的目光扫了一眼众人,在皮子的身上停留了两秒,然后又扫了过去。

    皮子突然放下黎英,快速的走了过去,于雅大喊了一声:“不要动!再动开/枪了!”

    这个时候,趁着混乱,万俟景侯突然动了,但是在下一刻,就听到“咚!”的一声巨响,皮子一下打在万俟景侯的后背上,万俟景侯猛地一头栽在地上,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温白羽“嗬——!”了一声,吓了一跳,想要冲过去,却被于雅的人一把抓/住,按在了地上。

    温白羽猛地窜起来,手臂一曲,“嘭!”的一声砸在按住他的人的脸上,那人顿时鼻血喷/涌/出来,温白羽快速的跑过去,扶起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倒在地上,已经毫无知觉了。

    黎英见到这一变故,瞪大了眼睛,说:“你干什么!”

    皮子却满脸冷漠的站了起来,走到于雅旁边,于雅笑着说:“我还以为你要叛/变了呢。”

    皮子笑了一下,说:“如果不表现出一些诚意,他们怎么能相信我呢?”

    黎英震/惊的看着皮子,双眼顿时通红,全身气的发/抖,猛地爬起来,但是双/腿用不上力气,一下又栽倒在地上。

    皮子看着黎英,身/体动了一下,不过还是攥起拳,并没有做过去扶他。

    于雅笑了一声,说:“你可真是的,心疼了?这有什么的,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喜欢那姓黎的吧,也是,他那模样跟个女人似的。”

    黎英被人按在地上,气的狠狠瞪着皮子。

    皮子冷声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误事的。”

    于雅抓到了于先生,看起来心情特别好,说:“没关系,你有你喜欢的,我也有我想要的,咱们各取所需,怎么样?毕竟吗,咱们给平凯干活,劳心劳力的,总要有些报酬才行。”

    皮子看向于雅,说:“你说的也对。”

    于雅笑着说:“我要留了于先生,你要留下姓黎的,这下好了,其他的就全都杀了吧。”

    皮子目光一转,见于雅第一个朝万俟流风走过去,“嘭!”一的脚,将万俟流风踹翻在地上。

    于先生看不见东西,但是能听到声音,头侧了一下,说:“于雅,住手!”

    于雅看着他,目光兴/奋的说:“先生,我马上就杀了他,只要他死了,你就是我的了,你也没有什么念想了。”

    于先生表情很冷淡,说:“于雅,你知道我的手段的,除了眼睛,我还有脑子,还有思维,就算你今天能抓/住我,保不齐我哪天就会逃跑,你说是不是?”

    于雅顿时焦躁起来,说:“怎么办!怎么办!?”

    于先生笑着说:“你保证不伤害万俟流风,我就不会逃走。”

    于雅一瞬间满眼都是愤/恨,死死盯着万俟流风,万俟流风被他踹了一脚,两把手/枪顶着他的脑袋,双手攥拳,狠狠的注视着于雅。

    于雅似乎有些妥协了,转头看向温白羽,还有昏迷的万俟景侯,又笑了起来,说:“也可以,那我先拿这两个人开刀,温白羽,没想到吧,你也有落我手上的一天!”

    皮子这个时候走过来,说:“等一下,这两个人还不能杀。”

    于雅说:“夜长梦多,这个道理你还不懂吗!?”

    皮子说:“这个墓葬邪门的厉害,咱们总要有人身先士卒,留着他们还有用,绑起来就可以。”

    于雅瞪着皮子,皮子冷声说:“如果完不成平凯的任务,到时候看你怎么交代?”

    于雅最后还是妥协了,气的冲着昏迷的万俟景侯猛地踹了一脚,温白羽就在旁边,胳膊一挡,一下将于雅挡了回去。

    于雅气的大吼了一声,让人抓/住温白羽,然后走过去,一把抓/住温白羽的长发,将他的头扬起来,温白羽被他抓/住头发,疼的“嘶——”了一声,不得不仰起脸来。

    于雅从他手里夺过凤骨匕/首,拨/开鞘,然后轻轻的在温白羽的脸上划了一道。

    “嗬……”

    凤骨匕/首削铁如泥,献血一下就涌了出来,滴答一下,滴在万俟景侯的脸上。

    于雅在温白羽脸上划了一个血道子,笑着说:“这把匕/首不错,给他们搜/身,武/器全都卸下来,然后铐起来。”

    那些打/手们很快给众人搜/身,把他们的武/器都拿走,然后拿出手铐,将众人全都铐了起来。

    万俟景侯还在昏迷,躺在地上,双手被铐了起来,因为他在昏迷,所以那些人也没有太担心,只是把他双手铐起来,其他人则是双手铐在身后。

    于雅说:“这道/门怎么过?”

    皮子说:“我听他们说,机/关在狗嘴里,你找/人搜搜看。”

    于雅说:“那你呢?等着吃瓜捞?”

    皮子突然笑了一下,说:“你说我准备干什么?我可装了这么久,能干什么?”

    他说着,朝黎英走过去,黎英脸色通红,狠狠的瞪着他,皮子一下将黎英打横抱起来,黎英双手铐在身后,腿也不能动,只能不停的打着挺,但是皮子身材高大,也非常健壮,一下就把黎英制住了,抱着他走到角落去,然后把他放在地上。

    黎英挣扎了的一身汗,大吼着:“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放我下来!混/蛋!”

    皮子将人放下来,“嘶啦——”一声,快速的拉开黎英的大衣外套,然后将他所有的衣服一下都拽下来。

    黎英猛地抖了一下,身/体快速的颤/抖着,铐在背后的手铐也跟着“喀拉喀啦”的颤/抖着,声音也在发/抖,说:“你干什么!滚开!”

    皮子只是狞笑了一声,低下头来,撕扯着黎英的衣服,疯狂的亲/吻着他的脖子,在黎英白/皙的脖子上使劲的舔啜。

    “嗬——嗬——”

    黎英浑身泛起鸡皮疙瘩,挣扎了一身汗,头不断的摆/动着,躲避着皮子的亲/吻,眼眶发酸,有些喘不过气来。

    那边的人笑起来,说:“平哥真是猴急。”

    “还别说,姓黎的少爷长得比女人还好看,你看那皮肤白的,啧啧!”

    “别想了,那是平哥的。”

    “你说也是,做了十年的卧底,天天有的看没得吃,要是我也狠狠/干丫的!”

    于雅见他们一直在说荤话,瞪着眼睛说:“干活了,去看看狗嘴里有没有东西!”

    于雅让人去检/查狗嘴,回头看了一眼皮子,皮子掐着黎英的脖子,正在和黎英接/吻,黎英不停的挣扎着,这一会儿时间,脖子上已经有好几处吻痕了,看起来非常激烈。

    于雅就不再去看,专心看着她的人摸索机/关。

    黎英狠狠喘着气,皮子浑身充斥着粗/暴的情绪,一点也不像平时的细心和温柔,黎英全身发/抖,眼眶酸的优点发湿。

    皮子亲/吻着他的嘴唇,突然温柔了下来,嘴唇贴着黎英的嘴唇碾压,然后又吻到黎英的耳朵边,含/住黎英的耳/垂轻轻的吻,突然压低了声音说:“少爷,别哭。”

    黎英用血红的眼睛盯着皮子,皮子心里一抽,轻声说:“别哭……别哭……你信我。”

    他说着,伸手解/开了黎英的手铐。

    黎英猛地一抖,惊讶的看着皮子,皮子把钥匙塞在他手里,说:“少爷,搂着我脖子。”

    黎英迟疑了一下,不过有几个人总是频频看过来,黎英手里还捏着钥匙,就真的抬手搂住了皮子的脖子。

    那边的人哈哈笑起来,说:“原来姓黎的真是欠/干,你看现在也不哭丧了。”

    黎英气的全身发/抖,皮子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怀里,贴着他耳朵说:“进了门,可能有些混乱,到时候什么都别管,跟着万俟景侯走就行了。”

    黎英脑子里飞快的转着,想要说话,不过皮子已经伸手搂住了他,将人抱在怀里,狠狠的吻上他的嘴唇,黎英嘴里“唔”了一声。

    隐约听见皮子轻声说:“什么都可以是假的,但我喜欢你是真的。”

    那边检/查狗嘴的打/手,把手伸进去,然后就触/碰到了一个开关,开关有点复杂,费了很大力气。

    “咔!”

    一声巨响,开关一下就被打开了,与此同时,就听“咔!”又一声巨响。

    然后是打/手“啊啊啊啊啊!!!”的惨叫/声。

    巨大的狗嘴,带着獠牙,猛地落了下来!

    一瞬间,打/手的手臂还在狗嘴里,一下就被咬了下来,发出“咔”的一声脆响,随即是鲜血喷/涌而出。

    “呲——”的一声,溅了于雅满脸满头都是。

    于雅一瞬间就懵了,那打/手断了胳膊,猛地倒在地上,在地上不断翻滚哀嚎着。

    皮子趁这个时候,把黎英的衣服拉上,然后将他抱起来,放在温白羽旁边,看了一眼黎英,然后快速的往城门边走,大声说:“发生了什么事?鬼嚎什么,打扰我的好事!”

    皮子走过去,于雅才醒过来,使劲抹了两把脸,说:“把他拖下去。”

    打/手冲过来,把那个断胳膊的拖下去,大家都没想到狼嘴里有机/关,而且看那个深度,如果拨动了机/关,很难快速的把手抽/出来。

    虽然有机/关,城门却真的打开了,城门“轰隆隆隆——”的打开,于雅深吸了一口气,说:“点齐东西,咱们出发了,尽快找到弦月,尽快出墓去。”

    众人站起来,有好几个人推搡着温白羽也站起来,温白羽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就感觉有人在自己手里塞了东西,回头一看,竟然是黎英塞过来的一把钥匙。

    黎英后背的手铐已经开了,虚挂在手上,并没有声张。

    温白羽接过钥匙,有些紧张。

    前面的人已经过了城门,就在这个时候,突听“砰砰!!”两声枪响,因为他们人太多,过城门的时候比较窄,有些混乱,只是听到枪声,根本不知道是谁开/枪了。

    于雅大喊着:“是谁开/枪了!!”

    众人一时间都混乱/了,温白羽趁机一屈肘,“嘭!”的一声打在推他的打/手脸上,打/手往后一仰,倒在地上,只是短暂的昏晕了一下,然后又快速的爬起来。

    温白羽的手背在后面,也看不见,只好用钥匙使劲往里插,手有点抖,插了两次都没有插对,眼见那个打/手又爬起来了。

    这个时候一直昏迷不醒的万俟景侯猛地睁开眼睛,从地上一跃而起,他的双手是铐在身前的,完全不妨碍行动,他一下从地上纵起来,猛地抬腿一踹。

    冲上来的打/手一下被踹翻出去,脑袋磕在岩石上,顿时就晕了。

    温白羽有些惊喜,万俟景侯竟然没事,他刚才差点担心死了,皮子那一下打得很重,万俟景侯一头就栽在地上了,昏迷了很长时间都不醒。

    没想到万俟景侯没事。

    万俟景侯跳起来,猛地双手一拽,就听“咔嚓!”一声,手铐一下就断了。

    万俟景侯伸手揽住温白羽,快速的给他解/开手铐,然后又用钥匙把万俟流风和于先生的手铐解/开。

    皮子在前面正在制/造混乱,万俟景侯说:“走,现在走。”

    他说着,拽着温白羽往前冲,万俟流风扶起于先生,然后背起黎英,快速的跟着他们跑。

    众人穿进人群,万俟景侯的视线一扫,一下就锁定了于雅。

    万俟景侯突然松开温白羽,快速的往前冲过去,猛地跃起,“嘭!”的一下,猛地踩在于雅背上。

    于雅根本没有准备,一下被万俟景侯踹到在地上,面朝地顿时磕的满脸都是血,门牙都掉了。

    万俟景侯的动作干脆利索,一把抓/住于雅的头发,将于雅的头往后一仰,伸手在她手腕上一捏,就听“嘎巴”一声,于雅的手腕一下碎了,万俟景侯把她手上的凤骨匕/首夺下来,回身扔给温白羽。

    城门处一时间混乱成一片,有人看见万俟景侯醒了,就跟从地狱中走出来魔鬼一样,一手就把于雅的骨头捏碎了,于雅脸上的血溅在他身上,看起来无比的可怕阴森。

    混乱变得更加混乱/了,“嗖——”的一声长哨。

    皮子这个时候面色突然严肃起来,挤过来说:“快走,是信号,平凯的人来了,听声音不远了!”

    温白羽他们冲过来,黎英抓/住他,说:“一起走!”

    皮子却“啪”的一声甩开黎英的手,说:“来不及了,我拖住他们,你们尽量往里走,找到玉盘,一定找到玉盘。”

    黎英眼神晃动着,紧紧注视着皮子,皮子头也不回,在人群中挤着,猛地开/枪打中了身边的几个打/手。

    众人见到有人倒地了,更加混乱,听到他们谈话的都被打中了,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万俟景侯带着其他人往前跑去,但是那些大手刚才见到了万俟景侯的狠手,都不敢贸然去追。

    温白羽一行人冲进城门,进入了墓道,后面还是一片混乱,紧跟着又是一声长哨,平凯的人真的来了。

    皮子手里握着枪,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往回走,这个时候脚下却被绊了一下,低头一看,于雅满脸都是血,死死抓着他的腿。

    于雅的门牙掉了,说话都漏风,手骨也碎了,但是看着他的眼神很愤/恨,于雅好像是个聪明人,把皮子给看穿了。

    皮子蹲下来,于雅的声音很微弱,估计是疼的,说:“你这个叛/徒!”

    皮子笑了一声,说:“你刚才伤了温白羽,就算得罪了万俟景侯,你以为是你走运,才留了一命吗?恐怕是他还没想好让你怎么死。你也得罪了我,不过算你走运,我这个人很仁慈,不会给你太大痛苦的。”

    他说着,眼神顿时锐利起来。

    平凯的队伍来的时候,就听到“嘭!”的一声枪响。

    皮子站在人群中,一身都是血,看起来/经过激烈的缠斗,他们伤亡比较严重,于雅的脑袋也开花了。

    平凯被打/手们团团包围着走过来,看到这个场面,地上还有一条断胳膊,有些触目惊心,说:“人呢?发生了什么事情?”

    皮子脸上很冷漠,说:“逃走了。”

    众人顺着墓道快速的往里跑,里面又是那种彩画的墓道里,很幽深,而且非常黑。

    温白羽跑了几步,累的不行了,他肚子里疼得厉害,满头都是冷汗,之前怀/孕的时候一直会感觉灵力守制,好在庆幸这次不是很受制,但是温白羽发现,其实并不是不受制,而是感觉没那么明显。

    而现在,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众人顺着墓道往里跑,很快就看到了一个墓室,身后的声音已经不见了,估计是皮子把他们拖住了。

    众人也是跑得受/不/了/了,他们一口气跑了半个小时,众人的跑速也不低,看起来是一时半会儿跟不上来了。

    大家就拐进墓室里,温白羽一下瘫坐在地上,靠着墓墙,实在忍不住了,嗓子里全是血/腥味,而且特别干,干的他都想吐了。

    温白羽瘫在地上,万俟景侯立刻蹲下来,伸手轻轻摸了一下他的脸颊。

    “嘶……”

    温白羽感觉脸上有些刺痛,这个时候才发觉,他脸上的伤口还么有愈合。

    别看于雅划得轻,但是凤骨匕/首非常锋利,脸上的血口子还挺大的。

    万俟景侯蹲下来,和温白羽平视着,慢慢探身过去,轻轻/吻着温白羽脸颊上的伤口。

    “嘶……”

    温白羽又嘶了一声,万俟景侯的态度更温柔了,伸出舌/尖来,轻轻的舔/吻着,伤口起初有点疼,后来有些麻麻的感觉,最后只剩下了一片火/热。

    万俟景侯等温白羽的伤口愈合之后,又仿佛的亲/吻了两下温白羽的脸颊,说:“还疼吗?”

    温白羽摇头,呼吸还有些喘,说:“没事了。”

    万俟景侯从背包里拿出/水来,拧开递给温白羽,温白羽接过水,手直打颤,好像连水瓶都握不住了。

    万俟景侯扶住他的手,让温白羽慢慢的喝,温白羽喝得有些猛,喝过了又觉得胃里冰凉一片,喝多了有些恶心,干呕了两声,难受的厉害。

    其他人也瘫坐在地上,感觉累得要死,万俟流风把黎英放在地上,说:“于先生,你没事吧?”

    于先生摇头说:“我当然没事,你有没有事,你刚才不是被踹了一下?”

    万俟流风听见于先生关心自己,顿时高兴起来,说:“没事,没事,我身/体这么结实,踹一下没事的。”

    于先生说:“不知道皮子能拖住平凯多久,这个墓葬的范围太大了。”

    黎英心里有些担心皮子,显然刚才是皮子和万俟景侯在演戏,两个人的反应都很快,毕竟刚才于雅那帮人的火力太大了,就算万俟景侯没问题,他还能护住温白羽,万俟流风也没问题,但是于先生眼睛看不到,黎英身/体素质也不好,腿还不能走路,他们绝对火拼不过。

    所以当时万俟景侯看了一眼皮子,皮子真的懂了,不过皮子的卧底工作还没有做完,现在又要拖住平凯。

    虽然皮子是平凯的亲儿子,但是黎英还是忍不住担心,毕竟平凯对皮子根本没有亲情,而且他的手段那么狠,说不定也像对于先生那样对待皮子。

    黎英这么想着,手心里全都是汗,感觉自己太紧张了。

    众人也就休息了两分钟,喝了一口水,温白羽就挣扎着站起来了,说:“咱们走吧,时间不怎么够用了。”

    万俟景侯看他脸色偏白,说:“你的身/体还可以吗?”

    温白羽说:“没事,比前几次好的多。”

    其他人虽然也累,但是同样想到他们时间不多,不知道皮子还能拖多久。

    大家全都站起来,在墓室里检/查了一圈,这个墓室很简陋,彩画倒是有,但是没有什么陪/葬品,墓室里唯一一种陪/葬品,就是竹篓子,里面装着东西,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已经腐烂的看不出来了,应该是肉一类的。

    温白羽觉得很奇怪,肉一类的东西,不是应该装在鼎里吗?怎么会装在竹篓里?

    众人从墓室里出来,继续往前走,他们走的速度很快,用手电在四周照明,顺着彩画斑斓的墓道一直往里。

    墓葬修建的非常大,非常宏伟,只是说这些彩画,就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才能画好。

    他们走了十几分钟之后,终于又看见了一个墓室。

    还没有走进去,温白羽就闻到了一股极其难闻的腐臭味道,那种味道实在太深沉了,好像积攒了很久很久,带着一股发霉的阴气,从墓门扑面而来。

    温白羽捂住鼻子,就看到墓门里面非常可怕的一幕……

    墓室的顶棚上全是钩子,每个钩子都挂着一个尸体,尸体是头朝上,脚朝下挂着的,好像上吊,那些尸体挂在空中,一个挨着一个,数量非常可观,因为长时间的挂着,这些尸体的脖子看起来都有些长。

    最可怕的是,尸体的脚,全都被砍掉了,双足都被切掉了,每一个都是这样。

    温白羽皱着眉,捂着嘴,说:“为什么要把脚切掉?这是什么意思?”

    黎英转头看着墙上的彩画,说:“这墓葬还真有可能是晋灵公的,你们看这些彩画,这些被砍掉脚的人,都是冲撞了墓主的狗的罪犯,刑罚就是把双足砍掉。”

    这一墓室的尸体,温白羽都不用细数,几十个总是有的。

    温白羽看的全身都是冷汗,说:“咱么快出去把,这里阴气太重了,有点凉。”

    万俟景侯看了看四周,这似乎是个刑罚室,除了砍掉双足的罪犯,其他没有什么。

    就在众人准备退出墓室的时候,万俟流风忽然“嗬……”了一声,然后猛地双膝一曲,“咚!”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万俟流风背上的黎英也滚在了地上,众人赶紧冲过去,于先生扶起万俟流风,温白羽把黎英扶起来。

    于先生说:“怎么了?”

    万俟流风气息有些粗,说:“没……没事,胸口突然有点疼,刚才针扎一样,现在……现在也还有点疼。”

    他说着,按住自己右侧的胸口,脸上全是冷汗,看起来根本不是有点疼的样子。

    万俟流风刚才被踹了一下,不过也不是踹在有胸口,而且看他这样子,并不是瘀伤,疼得有些怪异。

    万俟流风说完了,满头全是冷汗了,双臂直哆嗦,忽然颤/抖起来,一下推开于先生,猛地站起来,后退了好几步,“咚!”的一声撞在墓墙上。

    墓室被撞得巨震一下,天花板上的尸体“哗啦……呼啦……”的开始晃悠。

    温白羽见他不对劲,说:“他怎么了?受伤了吗?”

    万俟流风双眼有些失去焦距,痛苦的挣扎着,说:“我……我有些不对……别过来……”

    万俟流风喘着粗气,他手指上有一个红色的半点,在黑/暗中有些发光。

    温白羽脑子里一闪,突然想到之前万俟流风被针扎过一下,之后就被人偶师控/制了,那表情,和现在非常像!

    可是温白羽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人偶师已经死了,脖子都被万俟景侯剖开了,怎么可能还来控/制万俟流风。

    万俟流风有些发狂,痛苦的低吼着,于先生看不见,但是能听到他嘶哑的吼声,想要过去查看万俟流风。

    这个时候就听到“呼——”的一声风声,万俟流风猛地从后背把他的大刀卸了下来,闪着寒光的大刀在空中一摆,刀尖指着于先生,眼神里一片空洞。

    温白羽一把抓/住于先生,把他拽回来。

    万俟景侯拦住众人,说:“后退,他被控/制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四月中旬、蜗、枫叶红、塑料袋的手榴弹

    谢谢铜雀、樱桃、redtears88、小酉、玥溪、浮生若梦似飘平、zjsylp、Stellar暗、薄荷ㄟ心凉ヾ的地雷

    昨天和前天的20个红包已发(不同往日尔耳、铜雀、老少女基地、目乏、 樱桃了、塑料袋、 mask 、念非、狐小元、书箱C

    啾啾~~~~~啾、小酉、lanling、柒爷、柳慎独、mingxiyu 、黏豆包、不同往日尔耳、铜雀、桃夭不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76章 黎家弦月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