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64章 万俟流风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提线人偶……

    众人听到于先生说那是提线人偶,都有些惊讶。

    温白羽说:“怎么这里也有提线人偶?”

    那女尸被踹翻在地上,突然大吼了一声,嗓子里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声音,然后迅速的从地上又蹦了起来。

    众人不约而同的抬头去看,都看向女尸的头顶,但是很奇怪的,女尸的双手吊着,感觉像是人偶,可是她的头顶没有任何细线,起码是肉/眼看不见的细线。

    万俟景侯手一松,龙鳞匕/首一下从袖口滑了出来,随即猛地向前跑去,那个提线人偶本身蹦起来之后还想攻击于先生,因为于先生已经受伤了。

    但是万俟景侯冲了上去,女尸只好转过头来,女人迎面扑上来,温白羽看的心脏直跳,万俟景侯这个时候却突然踏着旁边的树干,一下纵身跃起,女尸扑了一个空,根本没有扑到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翻身跃起,手中的龙鳞匕/首银光一闪,一下出鞘,“嗖——”的一声从女尸的头顶划过。

    众人立刻屏住呼吸,想要看看那些无形的细线到底是什么东西。

    女尸扑过去,扑了空,立刻“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众人看着松了一口气。

    但是就在这一刻,女尸忽然又从地上蹦了起来,万俟景侯正好落下,一脚踏在女尸的后背上,女尸发出“咯咯咯!”一声大吼,“咚!”一声,又倒回了地上。

    因为万俟景侯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女尸倒在土地上,顿时惊起一片的尘土,然后趴在土地上大吼一声。

    温白羽说:“划掉线不管用吗?这粽子怎么这样邪性?”

    温白羽刚想上去帮忙,万俟流风拦住他,说:“太傅,我去吧。”

    于先生这个时候甩开万俟流风扶着他的手,说:“你让开。”

    他说着,捂着胳膊快速的走过去,女尸正被万俟景侯踩着背部,挣扎不起来,但是双手和头部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后仰着,似乎真的有细线在牵扯着她的身/体。

    但是刚才万俟景侯已经划过了,无论有什么细线,肯定都会被万俟景侯划断的。

    于先生走过去,粽子正好抬头,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大吼声,好像恐/吓一样。

    万俟流风说:“你小心啊。”

    于先生根本充耳未闻,伸手扶着他的兜帽,稍微向后脱/下一点,露/出那双淡金色的眼睛。

    在一瞬间,于先生的眼睛和女尸的眼睛撞在了一起,女尸就跟中邪了一样,一瞬间发出“咯咯!”的大吼声,随即一下歪头倒在了地上,双手和头部都自然下垂,似乎是伏尸了。

    万俟景侯这才走开,回到温白羽身边。

    这并不是众人第一次见识于先生眼睛的威力。

    之前在那个水下的墓葬里,那只狐狸脸攻击大家的时候,就因为于先生看了他一眼,立刻调头跑了。

    要说于先生的眼睛,万俟流风是最有体会的,于先生这个人也很邪性,万俟流风感觉好像巫术一样,他想让人看到什么,就能看到什么,这种力量很可怕。

    女尸倒在地上,温白羽稍微走过去一点,就看见于先生已经跪在地上,没有受伤的手伸出去,在女尸的头部和胳膊,双手,双/腿的地方摸索寻找着什么。

    万俟流风不知道他在摸什么,但是他摸得是一个光溜溜的女人,虽然这个女人的脸看起来挺可怕的,充满了狞笑,眼睛还流/出/血/泪,但是女人的身/体雪白无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少/女。

    于先生这么仔细的摸索,看起来实在太失礼了。

    万俟流风也走过去,说:“你找什么?”

    于先生瞥了他一眼,说:“你要帮我找?”

    万俟流风一时有些语塞,别说这是女尸,就说她是一个光着身/体的女人,万俟流风也不好摸她。

    不过万俟流风瞥到于先生手上的手臂,银灰色的大衣上已经有了血迹,看起来伤的不轻。

    万俟流风就点了点头。

    于先生从善如流的站起来,说:“看看她的头发里,脑袋上面,脑袋后面,有没有什么细线,还有双手手腕、臂弯、脚踝、膝盖的地方,有没有细线。”

    温白羽脑补着这种地方穿了细线,一个尸体被人控/制着翩然起舞的样子,顿时后背发凉,感觉这个树林有点阴森,不由得把衣服拉锁拉到了最高,跺了跺脚,说:“好冷啊。”

    万俟景侯伸手搂住温白羽,说:“好点没有。”

    温白羽哆嗦着点了点头。

    万俟流风赶紧伸手去摸,手和胳膊还好摸,但是脑袋就不好摸了,这是个女人,留着披肩的长发,刚才经过一番缠斗,女人的头发早就凌/乱不堪,杂七杂八的掺杂在一起,实在难以翻找。

    幸好女人的头部比较娇/小,万俟流风也看不见头发里面,干脆一咬牙,嘴里说着:“多有得罪。”然后伸手摸了过去。

    于先生一边用酒精湿巾擦着自己的手,一边笑了一声,看向万俟流风,喃喃的说:“真是呆/子。”

    万俟流风专心的摸了两下,说:“没有线,倒是有很多头发。”

    于先生说:“不可能,仔细摸。”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突然发话说:“的确没有任何细线。”

    于先生有些惊讶,温白羽也惊讶,说:“不是提线人偶吗?怎么会没有线?”

    万俟景侯说:“我不知道什么人偶,但是这具女尸头上没有任何细线。刚才我去划的时候,她头顶是空无一物的。”

    万俟流风看向于先生,说:“不会是你看错了吧?”

    于先生脸色很难看,说:“不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流风突然“嘶……”的一声,然后赶紧缩回手来。

    他的食指手指尖有点出/血,一个很细小的血珠冒出来。

    万俟流风胡乱的甩着手,说:“没有细线,倒是有个扎人的东西。”

    他说着,拨/开女尸的头发,就看到惨白的头皮上,扎着一根很细很细的针。

    因为手刚摸了尸体,万俟流风就是再不拘小节,也不可能把手指放在嘴里啜,所以只是甩了甩血珠,然后擦了一下指尖。

    还好针特别特别的细,万俟流风的手指也不再出/血了,伤口立刻就愈合了,只能看到一个小红点,其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温白羽见他出/血了,说:“快消毒一下,别沾上了尸毒。”

    于先生蹲下来,看着扎在女尸头皮上的那根很细很细的针,睁大了眼睛,说:“针?”

    万俟景侯戴了一次性手套,把那根针取下来,放在布里包起来,说:“先回去,你们的伤口都需要消毒。”

    众人没什么异/议,这个时候于雅已经带人找了过来,看到于先生立刻冲过来了。

    万俟流风分外眼红的看着于雅,其实万俟流风觉得很奇怪,因为他对于女子都非常礼貌的,毕竟在万俟流风的那个年代,女子都很柔/弱,需要男人保护。

    万俟流风可不知道于雅有多泼辣。

    万俟流风觉得自己可能有点问题,思想里有偏见,但是他看见于雅追在于先生后面,真的很气愤,心里有种愤愤不平的感觉。

    众人往回走,从林子爬上土路去。

    于雅赶紧拿出他们带来的医药包,给于先生清理伤口。

    于先生的胳膊臂弯的地方咬伤了,伤口正好是容易活动的地方,于雅给他清理了伤口,然后仔细的包扎好。

    于先生本身想把剪坏的衣服脱/下来,但是突然想到自己一身的吻痕,昨天晚上万俟流风太疯狂了,好像一只疯/狗一样,几乎要把他咬得遍体鳞伤。

    于先生解扣子的手突然顿住了,拿着干净的衣服,往前面的车上走,说:“我自己会换。”

    于雅有些失落,眼看着于先生上了前面的车,众人也全都上车,准备再次出发。

    于先生坐上车,把后车窗和后玻璃的玻璃百叶窗拉下来,然后才慢条条的脱衣服。

    温白羽又发动了车子,万俟流风坐在后座上,眼睛暼着于先生脱衣服,于先生把外衣脱/下来,然后开始脱衬衫,他的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被自己拽豁了,不能系上,衬衫还有点皱巴巴的,另外就是,胳膊的地方被撕坏了。

    于先生把衬衫也脱/下来,外面天气很冷,车子因为停了一阵,车里的温度也不高。

    于先生脱/下衬衫,上身就全部露了出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细细的小疙瘩从后背爬上来。

    万俟流风的眼睛不太听使唤,一直偷偷暼着于先生的身/体,于先生大大方方的脱衣服,身上的吻痕,还有淤青,全都暴/露了出来,他的脖子上,手腕上,腰上,全是淤青,看起来触目惊心的。

    万俟流风眼皮一跳,心想着自己有这么禽/兽吗?竟然把于先生弄得这么多处都受伤了。

    万俟流风不由得回忆了一下,于先生的腿/根上,其实也有很多瘀伤,都是他捏出来的。

    万俟流风自小跟着万俟景侯习武,手劲也非常大,而且他天赋异禀,从小就是练武的好苗子,可以说是一身怪力,其实也没多使劲,就是一时没忍住。

    于先生根本心无旁骛,脸色很冷淡,脱掉衣服之后,快速的换了一件新的衬衫穿上,就是在弯胳膊的时候,觉得有些力不从心,稍微一动,就能感觉到结痂裂开的声音。

    万俟流风看他穿的那么艰难,立刻侧过身去,说:“我帮你。”

    于先生的手臂正好难以弯曲,就把手垂下来,让万俟流风帮忙。

    万俟流风给他一个扣子一个扣子扣好,从上开始扣,扣到中间的时候,万俟流风看到于先生瓷白的皮肤,心脏开始加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迎上心头。

    万俟流风稍微一抬眼,正好撞见了于先生的目光,于先生也正看着他,那淡金色的眼睛漂亮极了,放射性的细线带着一种天然的蛊惑力,好像随时随地吸引着万俟流风。

    于先生的扣子才扣了最上面的两个,胸口和腰全都露着,见万俟流风一直不动,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立刻心头腾腾一跳。

    万俟流风回过神来,表情有点尴尬,赶紧给于先生系上扣子,然后给他穿上大衣,最后戴上兜帽。

    于先生淡淡的说:“你的手处理了吗?”

    万俟流风举了举食指,说:“消毒了,已经愈合了。”

    万俟流风的食指上早就不流/血了,但是始终有一个小红点。

    万俟景侯将布包打开,看着里面的那根非常细非常细的针,好像头发/丝一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温白羽说:“提线人偶,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先生摇头说:“我不清楚。”

    温白羽说:“我看是敌是友已经不用分辨了,这么邪性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于先生说:“那麻烦可就大了。”

    于先生说完了,就不再说话了,头像后仰着,靠着后座的椅背,开始闭目养神。

    他一把头抬起来,万俟流风又开始口干舌燥了,于先生的脖子很好看,一仰起来,更显得修/长,上面修饰着一个精致的喉结,因为呼吸,喉结微微颤/抖着,脸色被兜帽遮挡着,好看的眼睛也闭起来。

    他休息的时候,比睁着眼睛要柔和很多。

    最重要的是,于先生脖颈上很多红痕,一扬起来全都露了,看的万俟流风心跳加速。

    温白羽开着车,他们离目的地还有距离,如果一会儿进不了城,就只能在车里睡觉了。

    车子在土路上颠簸,于先生因为身/体难受,还在发低烧,所以很快就睡着了,被车子一颠,突然身/体一斜,一下靠在了万俟流风的肩膀上。

    万俟流风一阵紧张,小心翼翼的搂过于先生,调整了一下他的姿/势,让他睡得舒服点。

    温白羽从后视镜里看着后面两个人的动作,感觉像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神情笑眯眯的,充满了八卦之情。

    因为实在颠簸,万俟景侯已经把那根针重新包了起来,以免就颠跑了,那么细的针如果掉下去了,恐怕是找不到的。

    万俟景侯收好了针,侧头对温白羽说:“前面有个大坑。”

    他们的话刚说完,就听“噗咚!”一声,车子果然从大坑里冲下去,然后颠上来,温白羽开车从来都不知道躲坑。

    万俟景侯早有准备,已经伸手扶住了车门的扶手,后面两个人根本没有准备,万俟流风还在出神,被颠的磕到了车顶,而于先生一颠,从靠着万俟流风的肩膀,变成了躺在他腿上,于先生看起来很困倦,竟然这样都没醒过来。

    万俟流风“嗬……”的轻轻吸了一口气,感觉于先生这么躺着,实在太危险了。

    温白羽可不知道后面大侄/子有多煎熬,车子开得还是依旧颠簸,于先生好几次差点从万俟流风的腿上滚下去,万俟流风拉了他好几次,反复的颠簸就是折磨,万俟流风反复的深吸气,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时间已经很晚了,车子被/迫停了下来,众人都怕温白羽疲劳驾驶发生什么事/故。

    这荒郊野岭的,他们也没地方扎帐篷,就把车子停在土路的旁边,然后大家把车子的座椅尽量放平,躺在椅子上睡觉。

    温白羽躺在椅子上,翻了两圈,万俟景侯看他身上跟长了跳蚤一样不老实,说:“怎么了?”

    温白羽说:“椅子好硬,硌的我腰疼。”

    万俟景侯招手说:“过来。”

    温白羽说:“那怎么过去啊,椅子这么小,咱们两个人躺不下。”

    万俟景侯身材高大,一个人坐在副驾驶上,已经很满当当了,温白羽再跑过去的话,车门就挤掉了,后座上万俟流风靠着,于先生躺着,也是满当当的。

    万俟景侯突然坐起来,打开车门,温白羽说:“你去哪里?”

    万俟景侯下了车,也把他的车门打开,把温白羽拉下车,说:“这边。”

    温白羽莫名其妙的下了车,就看到万俟景侯把他们的后备箱打开了,从里面抽/搐一个大号睡袋来,然后扔在车顶上,双手一撑,猛地翻身上了车顶。

    他们的车顶是个大号的行李架,专门租的这种能放行李的,车顶比较宽的车子。

    不过因为车子多,行李不需要放在车顶上,所以车顶是空着的。

    万俟景侯翻身上去,把睡袋整理了一下,说:“上来。”

    温白羽看着新鲜,难道要在车上睡觉,那倒是比较宽敞,还能伸直了腿。

    温白羽踏着车子的前机器盖子爬上去,万俟景侯伸手拽了他一把,将人拉上来。

    万俟景侯撑开睡袋,温白羽就钻进去,车顶的长度正合适,万俟景侯随即也钻进来,不过他身高比较高,需要蜷着腿。

    万俟景侯把睡袋封严实,双手搂住温白羽,说:“冷吗?”

    温白羽摇摇头,一点儿也不冷,反而暖烘烘的,万俟景侯是个天然的大暖炉,比躺在车里舒服多了。

    睡袋很保暖,而且非常厚,躺着是软的,肯定比座椅舒服,再加上万俟景侯的热度,因为万俟景侯蜷着腿,两个人的腿就碰在一起。

    温白羽干脆把自己的腿缠上万俟景侯的腿,夹/着万俟景侯的腿也暖烘烘的。

    万俟景侯见他一直在睡袋里鼓悠,咬了他的鼻头一下,说:“再动我不客气了。”

    温白羽立刻不敢动了,但是没一会儿,又夹/住万俟景侯的腿轻轻的鼓悠,因为万俟景侯的腿实在太暖和了,好像夹/着暖气片似的。

    万俟景侯实在忍不住了,低头含/住温白羽的嘴唇,说:“犯坏,是不是?”

    温白羽说:“没有,向组/织保证,绝对没有。你可别弄脏睡袋,之后还要用的。”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说到弄脏,每次也都是你先弄脏床单。”

    温白羽顿时一张老脸通红,使劲踹了万俟景侯两下,万俟景侯反而夹/住温白羽的腿,夹得温白羽动弹不得,说:“再动?我真的忍不住了。”

    温白羽真的不敢再动了,因为万俟景侯已经升旗了,只好抱着万俟景侯的腰,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温白羽很快就睡着了,温白羽睡觉从来都这么神速,从来都没有失眠的状况。

    万俟景侯无奈的看着温白羽的睡颜,他的火气还没降下去,只好反复亲着温白羽的嘴唇和额头,用额头轻轻磨蹭着温白羽的脸颊。

    温白羽睡得特别好,而且翻身都无压力,其实是他在翻身的时候,万俟景侯立刻搂住他,以免他从车顶上摔下去。

    温白羽靠着万俟景侯的胸口,睡得昏昏沉沉,结果就听“咔……沙沙沙……沙沙……”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不过很快身边的暖源就不见了,温白羽立刻行了,迷迷糊糊的说:“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说:“我在呢。”

    温白羽听到声音就在耳边,不过旁边一点儿也不暖和,立刻睁开眼睛,就看见万俟景侯竟然从睡袋里出来了,而且大马金刀的站在车顶上,正在黑/暗中眺望着远方。

    温白羽说:“怎么了?什么声音?”

    万俟景侯立刻蹲下来,给温白羽快速的系上领口的拉锁,说:“走,快进车里,树林里有声音。”

    温白羽这下完全清/醒了,但是他的身/体还有些反应迟钝,刚站起来,“咚!”一下又跪在车顶上了。

    万俟景侯伸手扶起他,说:“怎么了?”

    幸好车顶铺了睡袋,不然温白羽的膝盖肯定磕青了。

    温白羽赶紧摇头,站起来,从车顶滑/下去,万俟景侯则是一跳,猛地跳下去。

    温白羽都没打开车门,直接手一撑,从开着的车窗钻进了去,万俟景侯也坐进了副驾驶。

    后面的万俟流风已经醒了,说:“外面什么声音?”

    万俟景侯说:“树林里的声音,还不清楚是什么声音,但是数量不小。”

    温白羽一边按下无线电,喊醒后面的车,一边发动/车子,立刻将车子启动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啪!”的一声巨响,随即是温白羽“嗬——”的一声。

    只见他们的车窗玻璃上突然多了一个血手印!

    一张带血的脸一下冲上来,趴在他们的车窗玻璃上,竟然是一个死人,而且是于先生后面车里的人。

    温白羽虽然不认得他,但是认得他穿的衣服,绝对是队服,领口还有他的编号。

    随后众人听到后面的车子开始骚/乱起来。

    那张血脸贴在车窗玻璃上,突然出现,狠狠的吓了温白羽一跳,他正在全神贯注的启动/车子,本身已经很紧张了,被这样一下,肚子里突然一阵绞痛,疼痛猛地席上大脑,温白羽脑子里“嗡——”的一下,这种疼痛他很熟悉……

    难道真的是怀/孕了?

    温白羽没空在想这个,因为死人已经起尸了,他的血还在流,说明刚死没多久,而且热血在冰天雪地里还冒着热气,这种起尸的速度也太快了。

    死人满脸都是血,蹭花了他们的车窗玻璃,然后突然向温白羽开着的车窗玻璃钻进来。

    温白羽立刻“啪!”的一下按下车窗按钮,把所有的玻璃全都升起来,但是车窗玻璃并不能秒升,那只带血的胳膊已经伸了进来。

    朝着温白羽抓过来,就在他伸进来的一霎那,车窗玻璃一下升了上去,正好将那只手卡住。

    万俟景侯猛地拔开匕/首,刚要去割那只手,温白羽立刻制止他,说:“别割!别把他的手留在车里,太恶心了。”

    他说着,猛地发动/车子,把手刹往下一放,车子一下窜了出去,车窗玻璃的力度完全加不住一个成年人,那死人一下被甩了出去。

    就在温白羽庆幸的时候,“咚!”的一声,车顶上好像落了什么东西,差点把顶棚给踩出印子。

    温白羽“草”了一声,立刻甩了一下车尾,但是那东西好像抓的很紧,这么甩都没有把他甩下来。

    后面的车队开车追上来,于雅坐在副驾驶,打开车窗,对着前面的车顶“砰砰!”开了两枪。

    就听“咯咯咯!”的声音,一个影子突然从他们的车顶落了下来,发出“砰砰砰!”的声音,从车尾滚了下去,滚在地上,后面的车子赶紧绕开黑影,从侧面追上前面的车。

    温白羽从反光镜里一看,竟然是女尸,又是那种赤条条的女尸,好像又是于先生说的提线人偶。

    温白羽看到女尸,才忽然想到,这么大的动静,于先生竟然没有醒过来。

    于先生还躺在万俟流风的腿上,因为车速太快,而且在不停的躲着袭/击过来的提线人偶,于先生好几次差点被晃下去,万俟流风紧紧搂着他。

    温白羽说:“于先生怎么了?”

    万俟流风说:“好像又有些发/热,他身/体很烫。”

    万俟景侯突然说:“向左打轮!”

    温白羽的反应很快,猛地使劲打轮,他刚一打轮,就听“咚!”的一声巨响,一个粽子突然从后面袭/击过来,要扑他们车子,结果温白羽使劲打轮,那个粽子就扑空了,一下落在旁边,顿时摔得脸都没了。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从后视镜往后看,就看见后面有好多这种没穿衣服的女粽子追过来,果然像万俟景侯说的,数量还不小,都非常的疯狂。

    其他几辆车子追着他们,也都是甩着车尾,不停的甩着那些粽子。

    车子开得非常疯狂,在土路上一路颠簸,好像要飞起来似的,不断的甩着尘土,绝尘而去,而那些提线人偶也飞快的追着他们,好像不知疲倦。

    温白羽说:“怎么办?这些东西甩不掉。”

    万俟流风朝后看着,那些白花花的胴/体在黑夜中,一路狂奔追着他们,万俟流风终于感觉到了什么是疯狂,这种景象真的实在太可怕了。

    于先生还没有醒来,一直昏迷昏睡着,突然动了一下,万俟流风还以为他要醒了,结果于先生开始梦呓,似乎是做了什么噩梦,不断地摇着头,额头上也出现了一些冷汗,呼吸开始粗重。

    万俟流风低下头,说:“你说什么?”

    于先生并没有醒,仍然在梦呓,说出来的话让万俟流风有些发愣。

    于先生嘴里胡乱的说:“不……不是……不是!我不是怪物……我不是……不是怪物!”

    万俟流风一阵发愣,他不知道为什么于先生突然梦呓这样的话,他知道在自己的睡梦中,有人/大喊着,让他杀了那个怪物!杀了那个怪物!

    万俟流风一阵发呆。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咚!咚!咚咚!!”的声音。

    紧跟着车子竟然开始偏斜,几乎是一面轱辘着地,发出“蹭——”的声音,差点斜着飞出去。

    温白羽赶紧稳住车子,费了半天劲,才没有让车子猛地倾斜过去。

    温白羽听着头顶“咚咚”的声音,说:“草,那些人偶上来了,这样车子没法开。”

    车顶发出“咚咚”的声音,同时还有“呲啦——”的声音,似乎是那些人偶用指甲掀车顶的声音,但是车顶不是那么容易掀开的,那些声音好像在磨指甲一样,听得众人后背一阵阵发/麻。

    万俟景侯说:“我去解决她们。”

    万俟流风这个时候粗喘两口气,说:“叔父稍等,让我去。”

    他说着,猛地打开车窗,将自己的大刀咬在嘴里,突然双手一抓,勾住车顶,身/体一下从车窗撑了出去。

    与此同时,万俟景侯说:“关窗户!”

    温白羽赶紧按了车窗按钮,把后面的车窗关上。

    万俟流风窜出去,一下上了车顶,车顶上有四个提线人偶,见有人出来了,立刻放弃了掀车顶,都扑向万俟流风。

    万俟流风站在车顶上,手中的大刀摆了一下,在黑夜里显得寒光粼粼。

    温白羽有些担心,说:“你侄/子不会有事吧?”

    万俟景侯说:“他可是我的接/班人,别小看他。”

    万俟景侯说着,就听“呲——”的一声,一道血突然从车顶滋下来,一下打湿/了车窗玻璃。

    温白羽吓了一跳,眼看着血柱一条条的滑/下来,顿时胃里一阵翻滚,恶心的要吐。

    紧跟着他们就看到一个提线人偶猛地从车顶翻下来,“嘭”的一声掉在了车子旁边,因为车子在不断的飞驰,提线人偶一下就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紧跟着又是“砰砰”两声,又有两个提线人偶掉下去,温白羽数着,这个时候应该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提线人偶了。

    车子也相对好开了很多,没有那么多重物在车顶上较劲,起码车子不再偏斜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于雅突然把枪伸出窗户来,然后对着他们的车顶,猛地“砰砰!”放了两枪。

    又是“呲——”的一下,一捧血流下来,温白羽胃里翻滚,实在不行了,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而此时,就听“砰砰”两下,两道影子从车顶上翻下来,温白羽一看,立刻大喊着:“不好,流风掉下来了!”

    温白羽猛地一脚刹车,将车子停下来,于先生被巨大的惯性一甩,从后车座上“咚”的一下掉下来,立刻也就醒了,摔得有些发晕,但是还是爬了起来。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赶紧拉开车门冲出去。

    就见万俟流风翻在了地上,身上有好多血,一动不动的,温白羽一阵紧张,赶紧跟着万俟景侯冲过去,不过还没到跟前,万俟流风突然动了一下,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捡起自己的大刀,抹了一把脸上的血。

    温白羽跑过去,说:“你怎么样?”

    万俟流风甩了甩手上的血,整个人就跟从血水里爬出来的似的,说:“没事,一点儿轻伤。”

    于先生也从车里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是血的万俟流风,有一些惊讶,赶紧走过来。

    万俟景侯突然伸手抓/住万俟流风的手,把他的手抓起来,温白羽和于先生同时“嗬——”的抽/了一口气。

    万俟流风的手心里全是血,他的手刚刚正压着自己的腹部。

    万俟景侯眼睛一眯,说:“他中枪了!”

    温白羽吓了一跳,立刻回头看向从车上下来的于雅,于雅刚才放了两枪,两枪应该都打中了,但是其中一枪并不是冲着粽子去的,而是冲着万俟流风去的。

    于雅见温白羽盯着自己,而且脸色非常寒冷,立刻抖了一下,竟然觉得有些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感觉到温白羽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这是于雅从来没想过的,毕竟在她的印象里,温白羽是个温吞的人。

    万俟流风没见过枪,不知道什么是中枪,他只是觉得腹部有些疼,但是对于疼痛万俟流风不是太敏/感,以前也受过很多伤,没当一回事。

    万俟景侯立刻撕/开他的衣服,子弹的力度很大,直接穿了出去,并没有留在万俟流风身/体里,但是失血很快,而且伤的位置容易达到内脏。

    万俟流风很快/感觉到一阵眩晕,有失血过多的样子,脸色也惨白下来。

    温白羽出门特意带了蛋/蛋的眼泪来,立刻拔开瓶子,给万俟流风的伤口上洒了一些。

    万俟景侯按住他的伤口,说:“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内脏,先去就近的医院再说。”

    万俟景侯架起万俟流风,将他放在车座里,温白羽坐进驾驶位,于先生也想上车,不过万俟景侯这时候已经“嘭”的一声关上后车门,转头对于先生说:“我们的合作已经终止了。”

    他说着,上了副驾驶,车子很快绝尘而去。

    于先生站在一片黄土之中,眼看着车子开向远方,气的胸口快速起伏,双手攥拳,指节嘎嘎作响。

    于雅从后面走过来,说:“先生,既然他们……”

    她还没有说完,于先生突然回身,一把攥/住于雅的脖子,猛地将人提起来,于雅吓得尖/叫起来,后面的人也不敢说话,全都闭着嘴,连看都不看一眼。

    于先生眯着眼睛,说:“为什么要朝他开/枪?”

    于雅眼睛晃动了一下,说:“没有……我没有啊先生……”

    于先生淡金色的眼睛盯着于雅,于雅很快害怕起来,颤/抖的说:“因为先生是我的!我不要让任何人抢走!先生是我的!是我的!”

    于先生眯着眼睛,声音很冰冷,冷笑着说:“我该让你死在水底下才对……你听着,我不是任何人的。”

    于先生说着,猛地松开手,快速的上了后面的车,钻进副驾驶,撞上车门,冷着声音说:“开车,追上前面。”

    司机不敢说话,立刻启动/车子,就把于雅扔在了荒郊野岭,很快车子就全都启动,跟着前面的车子走了。

    万俟流风意识有点混沌,他身/体发冷,伸手摸索了两下,将大刀紧紧/握在手里。

    万俟流风的意识在消沉,他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前一片黑/暗,有亮晶晶的星星在乱晃,耳边是有人/大吼着:“杀死那个怪物!杀死那个怪物!快杀死那个怪物!”

    万俟流风挣扎起来,双手乱抓,嘴里低吼着:“谁?到底是谁?让我杀谁!”

    万俟流风吼完,猛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温白羽连夜把车子开到了城镇,两个人火速的将万俟流风送进了医院。

    万俟流风很快就去抢救了,因为止血很迅速,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万俟流风伤到了胃部,胃酸跑了出来,内脏有点烧伤,这二愣子竟然也不知道疼。

    万俟流风从抢救室推出来之后,就进入了监护室,手术很顺利,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一直在外面等着。

    只是让温白羽没想到的是,于先生竟然也跟来了,于先生站在监护室外面,但是没有进去,表情淡淡的看了一圈。

    温白羽说:“你怎么来了。”

    于先生负手而立,说:“你开了我的车,后备箱里还有我的装备,我当然就来了。”

    温白羽:“……”

    温白羽一阵无语,同时心里还有点火气。

    于先生这个时候却说:“开个玩笑。”

    温白羽说:“一点也不好笑。”

    于先生耸了耸肩膀。

    温白羽说:“我看你还是走吧,万俟景侯是最护犊子的,等他出来,你绝对会被打的五眼青。”

    于先生又耸了耸肩膀,但是并没有走,目光透过监护室的玻璃,盯着躺在病床/上的万俟流风,万俟流风还处于昏迷的状态。

    万俟景侯很快从监护室出来了,看到于先生,果然脸色很不善,阴沉的要下雨一样。

    于先生说:“对他开/枪的并不是我,你不能牵连我,是不是?”

    万俟景侯冷笑了一声,说:“于雅是你/的/人。”

    于先生说:“这是我的疏忽,但并不是我的本意。”

    温白羽看着两边剑拔弩张的样子,说:“你们小声点,这里是医院。”

    于先生点了点头,声音放的很轻,说:“我对你们本身没有恶意,毕竟我需要盟友,这点你们知道的。”

    温白羽说:“可是我们不了解你。”

    于先生笑着说:“你想了解什么?”

    温白羽说:“于玥,科研队的领队,是吗?”

    于先生表情很自然,笑着说:“我就知道你想问这个,但是我无可奉告。”

    温白羽立刻皱起眉来,于先生说:“起码现在不能说,我有我的原因,时机成熟的时候,你们都会知道。”

    万俟景侯阴沉着脸没说话,但是态度看起来非常冷淡,毕竟万俟景侯非常护犊子,万俟流风虽然不是他的儿子,但是万俟景侯一直把他当亲儿子看待,因为那时候万俟景侯根本没有子嗣,可以把王/位传给万俟流风,已经表明了一切。

    这个时候病房里的人突然发出“嗬——”的一声,门外的三个人立刻紧张起来。

    万俟景侯第一个冲进了病房,温白羽也跟着跑进去。

    万俟流风呼吸有些急促,旁边的监护仪器显示心跳很快,估计是麻药过去了,万俟流风终于开始觉得疼了。

    于先生没有跟进去,但是跟上了两步,贴着玻璃往里看,将整张脸隐藏在兜帽里,嘴唇张了张,喉结滚动了一下,看起来有些紧张。

    万俟流风很快醒过来了,比医生预料的要早多了,温白羽叫了护/士过来,护/士给万俟流风换了液,笑着说:“病人身/体素质很好,这么快就醒了,就是要受点罪,麻药劲儿过了,忍一忍吧。”

    护/士换了液,很快就走了。

    万俟流风醒了过来,有点奇怪的看着这个房间,一片雪白,墙面是白绿色的,医院非常老旧,鼻子间全是消毒水的奇怪味道,他手背上还扎着针,身上贴着各种仪器。

    万俟流风疲惫的睁着好奇宝宝一样的眼睛,说:“这个滴滴响的东西为何物?”

    温白羽:“……”

    温白羽有些无语,万俟流风刚醒来就开始问问题了。

    温白羽说:“你别动,你一动贴片贴的不严实,机器检测不到心跳,当然滴滴响了。”

    万俟流风似懂非懂,说:“原来心跳可以看到,真是太神奇了。”

    温白羽:“……”

    万俟景侯说:“别说话了,休息一下,保存体力。”

    万俟流风点了点头,一点头牵扯到了伤口,感觉有点疼。

    温白羽见他皱眉,说:“伤口疼?”

    万俟流风说:“很奇怪,有点奇怪的疼,而且……而且我手臂有点麻……”

    万俟流风说着,颇为尴尬。

    温白羽笑着说:“是不是压到手臂了,我帮你换个姿/势。”

    万俟流风说:“麻烦太傅了。”

    温白羽帮万俟流风动了动手臂,因为输液的问题,万俟流风的手臂发/麻也是一般现象,并没有什么大事。

    万俟流风很快就又睡着了。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脸色很难看,说:“你也休息一会儿,这地方条件太差了,要不你到车上去睡?”

    温白羽摇了摇头,说:“我趴着睡就行。”

    温白羽说着,坐下来,然后趴在床头柜上,没有一分钟就睡着了,真的是很疲惫了。

    万俟景侯看了看周围,只有一床被子,温白羽这样睡觉肯定会着凉,而且天色要亮了,万俟流风要吃一些流食,万俟景侯就趁着现在没事,准备出去拿被子,然后买点流食回来。

    万俟景侯出去的时候,还冷冷的扫了一眼于先生。

    于先生没有任何表情,被万俟景侯盯着看,也没有什么压力。

    等万俟景侯从楼梯走下去,于先生才转身轻轻的进了房间。

    于先生走进来之后,站在病床前面,就静静的看着万俟流风,万俟流风似乎睡着了,呼吸非常平稳,心跳也慢慢的平稳下来,闭着眼睛,嘴唇有点发白,看起来像是缺血,但是止血很迅速,血色素不是太低,并不需要输血。

    于先生看了一会儿,突然往前走了两步,然后伸出手来,轻轻的拨了一下万俟流风的长发,将垂下来的头发往后拨。

    万俟流风没有动,没有睁眼,于先生的手缓缓落下来,终于摸/到了万俟流风的脸颊,沿着他凌厉的面部轮廓,轻轻往下摸,一直摸/到万俟流风的下巴,戴着黑色的皮护指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万俟流风苍白的嘴唇。

    万俟流风这个时候突然张/开嘴,将于先生的食指一下咬住,虽然咬的很轻,但是于先生仍然吓了一跳,差点喊出来。

    不过怕惊醒温白羽,只好忍着没出声。

    万俟流风已经张/开眼睛了,眼睛里有些血丝,但是并没有什么迷糊或者睡意,看起来刚才一直在装睡。

    万俟流风声音沙哑,低声说:“我醒着呢。”

    于先生把手抽回来,轻轻咳嗽了一声,掩藏起自己的尴尬,说:“死不了吧?”

    万俟流风说:“当然死不了,只是小伤。”

    于先生点点头,说:“我先走了。”

    万俟流风突然说:“等等。”

    于先生本身已经转身了,他一说话,立刻停下来。

    于先生走回来,说:“还有什么事?”

    万俟流风用带着血丝的眼睛看着他,说:“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于先生没想到他问的这么直接,立刻就愣住了,万俟流风看到于先生的兜帽下面,嘴唇微微张/开,淡金色的眼睛睁大,都露/出了瓷白色的眼白,不过惊讶的表情转瞬即逝。

    于先生笑着说:“没有。”

    万俟流风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于先生顿了顿,又说:“但是我喜欢和你做/爱的感觉。”

    这回轮到万俟流风愣神了,随即笑了起来,说:“原来你喜欢被我/干。”

    于先生没想到他说话这么粗/鲁,脸上顿时变色,说:“你休息吧,我走了。”

    他还没有动,万俟流风突然拉住他的手,于先生怕他抻到了伤口,就停了下来,往后走了几步,说:“又有什么事?”

    万俟流风使劲拽着他,将人往下拽,突然一把抓/住于先生的后脖子,把人按下来,猛地含/住于先生的嘴唇。

    于先生挣扎起来,两个人唇/舌交/缠,疯狂的互相亲/吻着,万俟流风发狠的啜/着于先生的舌/尖和舌根,嘶哑的说:“好香,好甜……”

    于先生喘着气,又怕温白羽醒来,瞥见万俟流风的吊瓶已经开始回血了,一把推开他,哑声说:“你是疯/子吗,回血了没看见,老实呆着,我去叫护/士,肯定要给你重新扎,手背都肿了。”

    于先生说着,气喘吁吁的,呼吸有点不稳定,赶紧往外走去叫护/士了,走出去的瞬间,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火/辣辣的,舌根很酸。

    护/士很快来给万俟流风重新扎针了,正好万俟景侯回来,脸色更是难看,不过万俟流风的嘴唇有点红/润了,但是不是精神状态恢复了,而是因为刚才急躁的亲/吻于先生弄的。

    万俟流风睡了一觉,中午才醒来的,感觉睡一觉之后,全身的力气又回来了。

    但是唯一让他很不舒服的是,他一晚上都在做噩梦,明明应该做春/梦才对,但是万俟流风做了一晚上噩梦,总有人嚷着,嘶喊着,让他杀了那个怪物!杀了那个怪物!杀了那个怪物!

    万俟流风觉得自己在噩梦中竟然恢复了体力,真是不太容易。

    万俟流风醒来的时候,温白羽还在睡,万俟景侯站在病房里,正眺望着窗外。

    窗外停着一辆车,一晚上都没走,于先生就坐在车里,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中午。

    万俟流风第二天就下床活动了,医生让他多活动,以免肠粘连。

    万俟流风恢复的特别快,几乎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了,忍了一晚上,那种奇特的疼痛也就好了。

    万俟流风扶着阳台走动,往下一看,就看到了于先生的车,于先生仰着头往上看,两个人的目光透过车窗玻璃撞在了一起。

    万俟流风“呵”的一声笑了出来,于先生脸色似乎有些改变,然后侧过身,把一件大衣蒙在头上,似乎准备睡觉,不去看上面傻笑的万俟流风了。

    让万俟流风很郁闷的事情,则是他这几天必须吃流食,过两天吃半流食。

    万俟流风觉得没肉就算,而且没有方便面吃,简直太煎熬了。

    温白羽感觉自己家里又多了个孩子,万俟流风竟然喜欢吃方便面,而且什么口味都喜欢,每次吃都会称赞方便面太神奇了。

    万俟流风喝了两天米汤,然后又喝了两天米粥,脸都变成了菜叶子的颜色,然后终于出院了。

    出院之后也需要调养,万俟流风住院这几天,于先生一直没来,但是楼下一直停着那辆车。

    等万俟流风出院的时候,于先生就出现了,笑眯眯的说:“多少也让我表示一点愧疚,我给你们定了酒店,可以休养一下。”

    万俟景侯的态度还是冷冷淡淡的,但是架不住万俟流风喜欢于先生,这一点万俟景侯早就看出来了。

    最后三个人还是跟着于先生走了,这种小县城,亏得于先生竟然能找到这么豪华的酒店,看起来是下了血本了。

    众人住进了酒店里,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一间,万俟流风一间,于先生一间,还有一堆打/手,酒店没什么人住,这一层几乎就是他们。

    温白羽进了酒店,先睡了一个饱觉,感觉浑身都舒坦了,伸着懒腰,在床/上打了一个滚儿,万俟景侯进来的时候,就看着他光着白花花的大/腿,在床/上正在翻滚。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走进去,伸手一抄,就按住了温白羽的大/腿,温白羽赶紧踢了两下腿,说:“你跑哪里去了,手竟然这么凉。”

    万俟景侯把被子给他拉上,说:“出去买了点吃的,外面特别冷。”

    万俟景侯把买回来的吃的放在桌上,温白羽拍了拍床,示意万俟景侯上来,万俟景侯也上了床,钻进温白羽被子里,温白羽首先感觉到一股凉气,凉飕飕的,但是很快就被万俟景侯的体温驱散了。

    温度特别合适,温白羽又有点昏昏欲睡,感觉怎么睡都睡不够,立刻又睡着了。

    万俟景侯担心的看着温白羽,温白羽最近睡得有点多,不过也不想生病了,就让温白羽睡觉,然后自己起来吃饭,吃过饭之后,想把另外的一份送到万俟流风那里。

    万俟景侯去敲门,但是很显然万俟流风不在房间里,倒是隔壁传来了声音。

    似乎是于先生的声音,于先生的声音很沙哑,“咚!”的一下撞到了大门,声音压抑着哭腔,说:“……好累,你滚开……”

    万俟流风的声音也很沙哑,说:“嗯?还骂人是不是?”

    于先生的声音抽/了好几口气,说:“没……没有……没有骂人,就是让你滚开……”

    万俟流风笑着说:“还嘴硬。”

    于先生的声音突然拔高喊了一声,随即是万俟流风的轻笑声。

    虽然房间比较隔音,但是架不住两个人贴着门折腾。

    万俟景侯提着盒饭,眯着眼睛看着于先生的房门,随即走过去,使劲敲了两下,说:“不要把伤口撕/裂了。”

    于先生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一跳,嗓子抖动,立刻晕过了去,万俟流风也吓了一跳,说:“知……知道了叔父。”

    万俟景侯没有再说话,转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温白羽饿得不行,这才醒来了,醒来之后狼吞虎咽的吃饭,因为实在太饿了,也不管油不油了,先吃了再说,吃了之后果然胃里不太舒服。

    众人在酒店休息了三天,万俟流风已经生龙活虎了,倒是于先生,眼底全是黑青,总是很疲惫的样子,这幅样子的于先生,温白羽可从没见到过。

    这天吃过早饭,于先生提出来上路,就算他们不去找什么提线人偶,月亮沟总要去的。

    温白羽看了一眼万俟景侯,万俟景侯冷着声音说:“什么时候走?”

    于先生笑着说:“随时可以走,现在走都可以。”

    万俟景侯看向万俟流风,说:“你的身/体怎么样?”

    万俟流风立刻摇头,说:“已经没事了。”

    万俟景侯又看向温白羽,说:“你呢?”

    温白羽眨了眨眼睛,说:“我没事啊,我一直睡得挺好的。”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你是睡得太好了。”

    于先生让人去退房,然后准备出发。

    众人从酒店出发,还是要先去找那个会做提线人偶的手艺人。

    万俟景侯态度很冷淡,说:“你除了想和这个人做盟友,其实还有别的原因吧?”

    于先生坐在后座上,笑眯眯的说:“确实有原因,我想验证一件事情,但是这件事情还不能说。”

    温白羽总听到于先生说还不能说,还不到时候说,已经习惯了,都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

    土路坑坑洼洼的,越走越难走,车子在中午的时候,终于到了他们第一站的目的地。

    一排很古老的房子,有点破旧,像几栋危房,因为房子太老旧了,落满了乌鸦。

    乌鸦“嘎啦嘎啦”的叫着,盘旋在空中,四周因为冬天,显得非常萧条,都是老树枯丫,风一吹呜呜的响。

    温白羽打开车门,说:“这是什么鬼地方?”

    于先生下了车,让人先去敲门,他们在这边等着。

    几个人过去敲门,就看见他们敲了一会儿,然后门打开了,走进去,然后又折返回来。

    那几个人说:“先生,里面没有人,门也没有锁啊。”

    于先生皱了皱眉,说:“去看看。”

    他说着往那几栋危房走去,温白羽他们也走过去。

    大门推开了,里面黑/洞/洞的,温白羽在墙上摸了两下,没看到有灯,就把背包里的手电拿出来,把手电打开照了照。

    房子里非常凌/乱,到处都是堆砌的破箱子,还有很多管道,很七竖八的交错在一起,一股发霉的腐烂味道传过来。

    众人走进去,温白羽说:“请问有人吗?”

    温白羽喊了三声,都没有人答应了,不知道这个屋子是不是废弃了。

    地上堆着好多破箱子,温白羽轻轻踢了踢,发现那些破箱子里面竟然装着东西,并不是空的,非常有重量。

    万俟流风拨/开一个纸箱子,低头一看,顿时说:“这里面是尸体!”

    他一说,众人都看过去,就见箱子里蜷缩着一个女人,也是全身赤条条的,不过还没有起尸,这就是一具尸体,尸体脸上也没有血/泪,窝在箱子里一动不动的。

    万俟流风说:“这是做人偶的……材料?”

    于先生看了一眼,说:“恐怕是的。”

    温白羽打了一个寒颤,说:“这太恶心了,他哪找这么多女人来。”

    于先生说:“咱们上楼看看。”

    他说着,指了指楼上,然后率先走了上去。

    众人跟在他后面,于先生走上去,不知道在寻找什么,左右看着。

    二楼有很多房间,仍旧是黑/洞/洞的,而且仍旧是管道错综复杂,看起来非常的压抑。

    所有的房间全都是关着门的,但是没有一个锁死,于先生伸手一推,门就开了。

    这里像是一个工厂,二层的房间里,放着很多尸体,有的坐着,有的躺着,有的趴着,都是未完工的。

    温白羽也来越觉得后背发凉,随着老旧的地板“吱呀吱呀”的响着,温白羽感觉头皮越来越麻,万俟景侯伸手搂住他的肩膀。

    温白羽缩了缩脖子,说:“这里真冷。”

    万俟景侯说:“这里尸体这么多,阴冷肯定是正常的。”

    温白羽打了一个喷嚏,感觉这个屋子尤其冷,他们在仔细的看那些“半成品”,温白羽就抱着胳膊出去了,站在楼道里冷的直跺脚。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忽然听到有“嘭……嘭……嘭……”的声音从后背传来。

    温白羽猛地回头,就听见声音是从后背的一个屋子里传过来的,他们上了楼之后,先从左手看,所以还没有看到那间屋子。

    那间屋子也关着门,但是温白羽确定,自己的确听到的是“嘭……嘭……”的声音,像是有东西在里面撞击。

    温白羽见那几个人还在屋子里研究那些半成品,就退回屋子里,说:“喂。”

    万俟景侯抬起头来,说:“怎么了?”

    与此同时,万俟流风突然说:“找到了!”

    他说着,手一抖,突然从女尸的头发里拔/出一样东西,看起来就像众多黑发里的一根白发一样,但是那根“头发”特别的硬,一直直立着。

    原来是一根针。

    又是这种针!

    很细很细,插在女尸的头皮上,埋在头发里,万俟流风已经有经验了,小心翼翼的,所以没有被扎伤,如果是其他人,估计又要被扎上一下。

    万俟景侯将那根针包起来,也放在布包里,说:“果然也有这种针。”

    温白羽见他们看得专注,回头看着斜对面的那间房间,房间里似乎还传来声音,但是房门并没有任何动静,似乎那东西暂时跑不出来。

    温白羽忍不住说:“打断你们一下,你们没听见有声音吗?”

    于先生站起来说:“什么声音?”

    温白羽朝后一指,指向斜对面的房门。

    刚因为大家正在专心研究这个尸体,所以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声音,但是经过温白羽一提醒,他们就听见“嘭……嘭……嘭嘭……”的声音传来。

    温白羽说:“什么声音?”

    万俟景侯“嘘——”了一声,然后招手示意大家跟上。

    四个人小心翼翼的往斜对面的房门里面走,就看到房门紧闭着,但是依旧没有锁。

    于先生把枪从大衣里掏出来,轻轻上膛,万俟景侯的手搭在门把上,慢慢的,悄无声息的拧开门把,随后就猛地一推。

    温白羽也有些紧张,门一下推开,一股奇异的味道从里面传了出来,简直就是扑面而来。

    万俟流风突然“嗬——”了一声,一下双膝“咚咚”两声跪在地上。

    温白羽吓了一跳,于先生反应更快,一把抄住万俟流风,说:“你怎么了?!”

    万俟流风猛地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刚才突然眼前黑了一下,现在没事了。”

    万俟流风确实不像有事的样子,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也没有变得难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腹部中了一枪,身/体还是没有调理好。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把手指压在嘴唇上,众人立刻全都噤声,就听到“嘭……嘭嘭……嘭……”的声音。

    温白羽目光一扫,立刻将整间屋子尽收眼底,屋子里很空旷,屋子两边摆着很多“半成品”,那些女尸都垂头低脑的,似乎没有被主人启动。

    温白羽看的毛/骨/悚/然,因为除了那些女尸,他们竟然还看到了一口黑木棺/材。

    棺/材就摆在房间的正中间。

    温白羽眼睛一直盯着那棺/材,棺/材里似乎有东西在动,发出“嘭嘭”的声音,他们刚才隔着门听到的声音,就是这种声音,竟然是棺/材里的东西在动!

    温白羽感觉呼吸有些急促,并不是因为他害怕这种声音,而且他脑子里有一种奇怪的想法……

    这口棺/材很特别,因为棺/材上还刻着东西,棺/材板子上刻着的乍一看很凌/乱,但是仔细一看,让温白羽心惊胆战的东西。

    温白羽指着那口“嘭嘭”乱响的棺/材,说:“万俟景侯……你发没发现,这个棺/材上的花纹,有些眼熟?”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不过万俟流风则是一脸的诧异,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这个时候于先生却突然震/惊的说:“果然如此……”

    万俟流风就更奇怪了,不知道他们都看出了什么。

    温白羽则是一脸诧异的看向于先生,不知道于先生在说什么。

    温白羽觉得震/惊,是因为这口棺/材,他和万俟景侯都见过,而且是在沙漠里,那个时候他们一行人进入沙漠,想要找到独自去找西王母墓葬的骆祁锋和谢衍。

    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砂砾古城,古城的奇怪雕像下面,有个大坑,他们当时进入了这个大坑,下面有复杂的迷宫,随即找到了很多棺/材。

    这是一个崇拜满月的部族,他们因为战争,被/逼死在这块活死人墓中,但是能看得出来,他们并不甘心,在棺/材上面刻上了事/件的起伏。

    而眼前这块棺/材上的花纹,看起来很凌/乱,万俟流风根本看不懂,那是因为这是其中的一口棺/材,棺/材板子上的花纹没有和其他棺/材拼在一起,所以一眼根本看不懂上面画的是什么东西。

    这是那个部族的棺/材,当时有两口空的棺/材,所以温白羽记忆比较深刻,虽然记不住上面的花纹,但是再一看到,立刻就想起来了,这绝对是其中一口空的棺/材!

    然而当时进入沙漠的人,不可能有于先生,而于先生却说“果然如此”,好像早就已经料到了什么。

    于先生有些紧张的盯着那口棺/材,深吸了两口气,说:“把棺/材打开吧,我想进一步确认我的想法。”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对看了一眼,同时拿出匕/首。

    棺/材还在发出“嘭嘭”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不甘心寂寞,想要从里面出来。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走去,将匕/首插/进棺/材的缝隙里,然后使劲一插,发出“咔”的一声。

    万俟景侯看向温白羽,说:“准备好了吗?”

    温白羽点了点头,两个人同时往下一压,就听棺/材又发出“咔咔”的两声,随即盖子一下被撬了起来。

    万俟景侯抓/住棺/材盖子,猛地一掀。

    “嘭嘭”的声音一下消失了,同时他们听到了“呜呜”的声音,温白羽“嗬——”了一声,低头一看,棺/材里的竟然是个少/女!

    也是浑身赤条条的少/女,少/女一件衣服也没穿,长发披肩,头发很凌/乱,嘴巴被胶布贴着,双手被胶布裹/着,双眼全是眼泪,眼睛发红的看着他们。

    见到有人过来,立刻发出“呜呜”的声音,也不管男女有别了,皱着眉看向他们,眼神非常渴求,似乎在呼救。

    温白羽惊讶的说:“活人?!”

    万俟景侯说:“看棺/材里面,有棺液。”

    温白羽这才发现,棺/材里面竟然有棺液,差点被他忽视了,因为棺液,少/女身上全是水,头发也湿的。

    不过棺液并不满,只有一半那么多。

    温白羽更加诧异了,那个部族的棺/材里同样也有棺液,那种棺液是用来炼尸用的!

    就在他们震/惊的时候,突然听到“咯咯”一声大吼,屋子里四周的女尸竟然毫无征兆的起尸了。

    所有的女尸全都从地上蹦了起来,众人吓了一跳。

    随即其他屋子里也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声音,女尸全都蹦了起来,整栋危楼都被“咯咯咯咯咯”的声音充满了。

    楼梯里也有“咚咚咚”的声音,女尸从一楼二楼分别向他们包抄过来。

    外面传来于先生的人的声音,大家已经开火了,不停的开火,同时喊叫着。

    万俟景侯扫视了一眼四周,说:“救人,咱们先出去。”

    万俟流风赶紧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然后说:“姑娘,得罪了。”

    他说着,伸手将少/女从棺/材里抱出来,然后快速的用大衣把她裹起来。

    旁边的女尸冲过来,于先生顿时就开/枪了,“砰砰”两声,随即一脚踹开门,说:“走!”

    众人从房间退出来,外面的女尸非常多,数量惊人,温白羽说:“现在怎么办?”

    于先生的人围着他们,不断的开火,说:“先生!一楼的粽子全都跑上来了!”

    “这边也有!”

    “这边也有!”

    万俟景侯环视了一下四周,目光落在凌/乱的管道上,突然说:“这边,进管道,咱们从房顶走。”

    房子一共就两层,有走气的管道从二楼通向屋顶,最后作为烟囱排气用。

    众人挤到管道面前,万俟流风刚想进去,于先生一把拉住他,说:“我给你开路。”

    他说着,双手一抓,翻身跳上去,从端口钻进管道里。

    万俟流风随即跟上去,抱着那少/女也进了管道。

    管道很宽,但是绝对不能直立行走,大家猫着腰快速的往里走,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垫后。

    众人冲进管道里,那些女尸竟然紧追不舍,一路追着他们往前爬,嘴里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声音。

    但是因为管道狭窄,只能单人通/过,那些女尸全都扎过来,似乎争先恐后,所以速度一下就降下来了。

    于先生开路,其他人跟在后面,跟在最后的万俟景侯突然说:“等等,前面有声音。”

    他的话音一落,就听“嘻嘻”一声,管道里突然传来空冥的笑声,嘻嘻哈哈的笑着,然后是“啪……啪……啪……”的声音。

    有什东西正爬着朝他们而来,一边爬过来一边笑着,好像也是人偶粽子。

    万俟流风一阵紧张,说:“于先生,当心点……”

    他正说着,突然一个黑影扑过来,一下扎到他们面前。

    众人在黑/暗中,只看到一张带血的,惨白的脸,两道血/泪,好像化了妆一样,贴在那粽子的脸上。

    一张脸突然放大的冲过来,嘴里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

    前面被粽子堵住了,后面还不断的有粽子追过来。

    于先生举起枪来,对着粽子“砰砰!”开了两枪,子弹打破了管道,粽子中了一枪,猛地趴在地上,但是下一刻又站了起来。

    粽子根本没有知觉,而且已经不算是起尸,而是被人控/制,所以子弹根本解决不了粽子了。

    粽子被打趴下来,立刻蹦起来扑过来,万俟流风有些紧张于先生,但是他怀里抱着一个小姑娘,不好上去帮忙,他刚要把小姑娘放在地上。

    就见于先生突然放下了手,把枪一扔,两只手快速的脱/下头上的兜帽,一双淡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散发着光芒。

    女尸盯着于先生的眼睛,一霎那就陷了进去,万俟流风不知道女尸看到了什么,估计应该是她最恐惧的事情,女尸的面容突然开始扭曲,眼睛里真的流下了血/泪,再也不是诡异的妆容。

    女尸突然“嘭!”一声,双膝跪地,好像五体投地的大礼,一下趴在地上,微微仰着头,用血/泪的眼睛看着于先生,虽然害怕,但是还是盯着他的眼睛,然后不断慢慢的后退,一边哆嗦一边后退。

    于先生同时慢慢的往前走,声音很冷淡,非常沙哑,说:“别浪费时间了。”

    那女尸一听,身/体连连颤/抖,快速的向后退去,因为女尸的身/体比较娇/小,立刻在管道里调了一个头,然后快速的跑了。

    众人顺着管道快速的往上跑,后来管道变成了直上直下,万俟流风就背着那个少/女,众人从管道里爬上去,终于扎出了烟囱口。

    他们一个接一个的从烟囱爬出来,外面于先生的人包围着危楼,但是不敢贸然进来,不断的开着火。

    众人从屋顶上翻下来,温白羽跳下来一顿,顿时腹部有点疼,疼得他“嘶——”了一声。

    万俟景侯赶紧抢过去,说:“怎么了?脚腕扭了?摔到膝盖了?”

    温白羽摇了摇头,眼看那些女尸也要从烟囱里跑出来了,尤其气喘的说:“背……背着我,我肚子疼……好像真的又怀了……”

    万俟景侯愣了一下,随即快速的一抄,托住温白羽腋下和膝盖,一下将人公主抱的抱起来,说:“不能背着,我怕压了你肚子。”

    万俟流风抱着那小姑娘,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当然没想到太傅一个男人竟然能怀/孕,还以为是“坏了”,不知道哪里磕坏了,或者受伤了。

    万俟流风还紧张的说:“太傅,您哪里受伤了?”

    温白羽看着大侄/子二愣子一样的表情,实在说不出话来了。

    于先生拽住万俟流风,说:“别说了,先跑。”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明日补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64章 万俟流风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